花花小少爺 第九章
    深夜時分,一棟舊辦公大樓的五樓辦公室外,出現了一個身材嬌小的鬼祟身影,那人手拿鑰匙打開了這間沉黑一片的辦公室,而後迅速地閃了進去。

    好險!周欣荳在心媟t自慶幸,好在她沒有將以前的鑰匙丟掉,否則今晚便不可能進行得這麼順利了。

    她沒有打開電燈,只點燃了帶來的蠟燭。望著這兒印象中還要狹小髒亂的辦公室,她忍不住搖搖頭,或許是與現在有了比較,才會覺得這間辦公室如此不堪吧!

    她不想多浪費時間,於是便直接走向以前那個小氣老闆的位子。畢竟她是偷跑出來的,得趕在天亮前回去,才不會害柯震宇夫婦無法對何亞文交代。

    她迅速地翻找著抽屜堛漯F西,心裡卻忍不住嘀咕著,何亞文只讓她一個人每天在柯家如坐針氈地擔心不已,一點消息也沒有。她實在沒有耐心再這樣等下去了!何亞文既然遇到了瓶頸,那麼,就由她來突破這個關卡吧!

    可是,沒有!什麼也沒有!她拿著手電簡,幾乎就要將整個辦公室翻遍了,卻怎麼也找不到告密者可能有的傳真、信件、錄音帶,甚至連匯款憑條她也一張張的翻了一遍,根本找不到任何可疑的名字!

    「不可能呀!」周欣荳皺起了小臉,嘟囔道:「沒道理查不出來呀!」

    「你想要查什麼呢?」電燈突然「啪」地一聲亮了,門口傳來一個陰冷的聲音,「周小姐!」

    周欣荳駭得差點驚呼出聲,手上的手電筒也掉落在地上。完了!怎麼被人發現了?她已經是這麼小心了呀!

    「沒想到這堜~然躲了個賊,看來,這門鎖是非換不可了!」何廣華表情冷淡地走進辦公室。

    周欣荳一時認不出他,「你是誰?」

    「我是誰?」何廣華冷哼了聲,「你不認得我是誰嗎?」

    這個人是……何廣華?天哪!怎麼會是他?「你!……你怎麼在這堙H」

    何廣華扯了扯嘴角,「這應該是我問你的問題才對,周欣荳小姐,怎麼反倒是你問起我來了呢?」

    「你認得我?」她自己都只見過他的照片而已,不記得曾經見過何廣華的面呀!

    何廣華邪氣地瞇了瞇眼,「我弟弟的女人,我當然認識了,是不是?」

    他的語氣讓周欣荳很不舒眼,「可是……你怎麼在這堙H」

    何廣華眼底閃著精光,「這家雜誌社我已經買下來,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誰出賣了咱們何家!沒想到,真讓找等到了兇手!」

    這條肥魚果然自動上勾了!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吁!幸好剛才他沒有聽父親的話在家埵u株待兔,否則事情怎會進行得如此順利!

    周欣荳急急地搖頭,「不!不是我!我只是來找證據的。」

    「找證據?我看是湮滅證據吧?」何廣華不懷好意的打量著周欣荳姣好的臉蛋,「三更半夜私闖我的公司,恐怕沒有人會相信你的說辭吧?」

    周欣荳不斷地搖頭,「不是,我是真的想找出是誰將消息賣給了風月期刊,好洗刷我的冤枉的!」

    「將消息賣給風月期刊的人,不就是你嗎?」何廣華邪惡地道:「你真以為我有這麼傻,會相信你的鬼話?還是你認為上了我弟弟的床,咱們何家就會輕易的放過你了?」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周欣荳瞪大了眼,他的話中話讓她心堳傶纗L,「我不是那種女人!」

    何廣華冷笑著,「你的意思是,不是你偷偷潛入亞文家中,將那個女人給趕跑的羅?」

    周欣荳驚訝地瞪大了眼,「你怎麼知道?」

    「哼!要查出這種事,對我而言,根本是易如反掌!」何廣華眼神邪惡地流轉著,一步步地走近她,「我原本以為亞文吃錯藥了,才會捨倪妮而只要一個小記者……沒想到,他的眼光還真不錯哪……」

    感覺出何廣華的不懷好意,周欣荳嚇得直往後退,「你要幹什麼?」

    「反正你又不是在室的,跟他和跟我實在沒有什麼差別,對不對?」何廣華低聲笑著,「要不然這樣吧!你跟了我之後,我保證不再追究你出賣咱們何家這件事,你覺得如何?」何廣華愈靠愈近,臉幾乎就要貼住她的鼻尖上了。

    「不!」周欣荳驚駭地大聲呼叫,陡地彎下身閃過了何廣華,直往大門門衝去。

    「想逃?看你逃到哪去?」何廣華大聲喝道。他向前跑了兩步,便揪住周欣荳的衣服,用力將她拉倒在地上。「不要逼我打你,這麼漂亮的臉蛋,我可捨不得讓它紅腫難看哪!」

    「不要!」周欣荳一臉蒼白,口堣斷尖叫著。她雖然被何廣華壓制在地上,卻仍不斷揮舞著雙手、雙腳,想要掙脫這難堪的箝制。

    不行!她是何亞文一個人的,絕對不能讓別人碰她!

    周欣荳用盡全身力氣想把這個禽獸給推開。然而,何廣華濕熱的嘴唇卻不斷壓著她的臉,那股噁心的感覺讓她流出了恐懼萬分的眼淚。

    何廣華用淫穢的語氣道:「別擔心,我包你只要跟過我一次,以後便會日日夜夜思念著我,每天纏著我不放了。」

    「放開我呀!」周欣荳仍然不斷地尖叫、不斷地掙扎。她在驚慌之中,一口咬住下何廣華的手臂。

    「啊——」何廣華痛得叫了出來,他看著手臂上沁血的齒痕,一張臉陡地變得陰狠。「你敢咬我?」

    淚水模糊了周欣荳的視線,她雖然脫離了他的扼制,卻腳軟得站不起來,只得手腳並用地努力爬離他。

    何廣華追了上來,他一手抓住她的頭髮,痛得她禁不住哭喊出聲。他將臉湊到她的面前,恨恨地道:「你敢咬我?」他厚實的手掌高高揚起,眼下的筋肉不住地跳動著。

    「放開她!」門口倏地傳來一聲狂吼,何亞文瞪著泛著血絲的雙眼直衝而入,一把抓起何廣華的衣領,用力將他甩到一誇,他胸口急促的喘息還未平息,便緊緊地將周欣荳擁在懷堙C

    乍然見列何亞文的她頓時流下喜極而泣的淚水,整個身子因恐懼而不斷地顫抖著。她緊緊抓著何亞文的背,不斷呼喊著他的名字,「亞文、亞文……」

    「別怕!我在這堙I別怕,荳兒,沒人敢傷害你……」霎時紅了眼眶的何亞文。心痛得如同被撕裂般地難受,他試著不斷安慰飽受驚嚇的周欣荳。

    「我、我好怕……他、他……」劇烈顫抖的周欣荳將臉深埋在何亞文的胸膛堙A想將剛才的事告訴他,然而,她卻只哽咽得不成聲。

    「我知道、我知道!對不起,我沒有好好保護你,是我不對……」何亞文只恨自己來晚了一步,才會讓他的周欣荳嚇成這個樣子!

    跟在後頭的柯震宇,臉色嚴厲地一把拎起躺在地上哀嚎的何廣華,新仇加舊恨,怒氣氳紅了他的眼眶,他咬著牙道:「你這個無恥的雜碎!難道你就只會要這種卑鄙的手段嗎?」

    何廣華吃過柯震宇的虧,不免有些畏懼,「你不過是個僕人,憑什麼插手我們兄弟間的家務事?」

    何震宇緊瞇起眼,「就憑這個!」他一拳就擊向何廣華的肚子。

    何廣華驀地哀嚎出聲,他捧著肚子跪跌在地上,這一拳讓他痛得額上冒出了豆大的汗水。

    緊擁著周欣荳的何亞文心疼的吻了她幾下。他小心翼翼地扶著她站起,怒火中燒地對何廣華吼道:「為什麼要對欣荳不利?有什麼事衝著我來,不需要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何廣華恨恨地怒視何亞文,「為什麼?我是為了替咱們何家討回個公道罷了!難道她出賣了我們,你還要循私庇護這個女人?」

    「你我都十分清楚消息是誰放出去的!」何亞文怒不可遏,「欣苴不過是你的一個棋子、一個替死鬼!我自始至終都十分明白!」

    「你!」何廣華陡地瞪大了眼,眼底的恨意再也難以遮掩。

    柯震宇冷冷地悶哼出聲,「你真以為天下人都像你一樣笨不成?這種三歲小孩都識得破的把戲,你還當它天衣無縫?」

    「你們……」何廣華一張臉難堪地扭曲著,「你以為把這件事推到我頭上,就可以保住那個女人了?若真要說是我做的,證據呢?沒有證據就平空誣賴我,不怕被人說你何亞文心眼狹小,容不下我這個做哥哥的嗎?」

    何亞文俊挺的臉龐繃得死緊,「大哥,我再強調一次!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跟你爭過什麼!若真要和你爭的話,我又何必離家出走十一年?」

    「那不過是伯父他老謀深算的計策之一罷了!」何廣華扶著桌子站起,憤恨地道:「他不過是想藉此來凸顯你的與眾不同,好讓我成為別人眼中一事無成的笨蛋!等到時機成熟,把你務正言順找回來扶正後,再順理成章地把我打入冷宮,這樣一來,誰也不會說他循私護短!」

    「你怎麼可以這樣誤會他?」何亞文嚴厲地道:「你也知道他當初花了多少心血在栽培你,你若是有那麼一點上進心,又怎會落到今日這種下場?」

    「你給我住口!」何廣華粗聲咆哮,「你少在那埵菮R清高!現在真相都已經大白了,你是他的親生兒子,這麼多年來,他根本就是有計謀的在排擠我及我爸,最終目的就是要讓你這個真命天子回來接掌人權!其他的,全部是假的!」

    何亞文替親生父親感到不值,「你誤會我沒有關係,但你怎麼可以誤會將你視如己出的伯父呢?」

    「視如己出?」何廣華的臉色十分難看,「偽君子!他就只會在人前假仁假義,我難道還會被他所騙嗎?若不是看在媽的份上,他恐怕早就置我於死地了,還容得下我活到今天?」

    何亞文繃著瞼,「他不是這種人!」

    何廣華對何亞文瞪大了眼,大聲咆哮道:「他就是這種卑鄙小人!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你而已!根本沒有真的在乎過我!」

    何亞文深深地歎了口氣,痛心地道:「大哥,我們到底是同一個母親生的呀!為什麼兄弟之間一定要這樣撕破瞼?華亞的事業如此龐大,根本不可能只屬於哪一個人的!我不過是背負著這個最重、最難的責任罷了,你這樣鑽牛角尖又有什麼用?再這樣鬥下去,媽會有多難過,你知道嗎?」

    「媽……她會為我難過嗎?」何廣華臉色閃過一陣青白,「你真以為我是白癡不成?你真以為我不知道媽比較疼你不成?你……」他驀地對著何亞文狂吼出聲:「你真以為我不知道她這十一年來每天都在想你不成?」

    何亞文緊抿雙唇,「大哥……」

    何廣華激動地雙手握拳,「從小你樣樣比我強、樣樣超過我,她花在你身上的時間永遠比我還多!你是她永遠引以為傲的孩子,而我卻是永遠得不到她歡心的那一個!以前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我瞭解了,原來我對她而言,不過就是個恥辱!一個年輕際遇時的最大羞辱!」

    何亞文同樣激動得大吼起來,「但爸卻最疼你,不是嗎?」

    「你以為這樣就扯平了?」何廣華眼眶居然泛出了淚光,「你真以為我不要媽的關心嗎?你真以為我忍受得了這些異樣的眼光嗎?」他恨恨的看著何亞文,「從小,你就擁有伯父及媽全部的注意力。」他神色激動地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不知有多少次,我多麼希望你立刻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那麼,也許媽就會多看我一眼……而有那麼一陣子,我以為我的願望實現了,沒想到……」他雙拳重重地擊在桌上,語調十分激動,「你居然回來了!這次不但奪走原本屬於我的一切,更把媽全都給佔去了!為什麼?你為什麼要回來?」

    何亞文深吸口氣,「我本也不想回來,只是,媽的身體愈來愈差,我只希望能夠多陪陪媽,根本沒想過要獨佔媽……」

    「謊話!全部都是謊話!」何廣華怒吼道:「媽有我來照顧!媽有我一個人就夠了!根本不需要你!你最好滾回去,永遠消失在我面前!」

    周欣荳緊緊地依偎在何亞文身邊,對這個幾近瘋狂的男人,她忍不住道:「對伯母而言,手心手背部是肉,根本不可能由誰來獨佔的,你說亞文自私,我覺得你只顧慮到自己,你才是最自私的那一個!」

    「你胡說八道什麼?」何廣華瞪著周欣荳,「這裡哪有你說話的餘地?」

    周欣荳有些害怕盛怒中的何廣華,她不由自主地向何亞文懷媮Y了縮,「我又沒說錯!聽你這樣說,你好像很可憐似的,但是亞文更可憐呀!他才是從小受到歧視、飽受虐待的那個人呀!但是他從來就沒有自憐自艾過,更不會把過錯推到別人身上。哪像你,永遠只會怪別人沒有給你最好的,真是太丟臉了!」

    「你——」何廣華臉色十分嚇人。若不是何亞文緊緊擁著周欣荳,恐怕她早已被砍成八段了。

    「很好、很好!如今連一個女人都可以這樣數落我!」何廣華一步步地向後退,「這個世界真的反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要背叛我了,是不是?」

    「你不可以這麼誤會週遭的人!」周欣荳不知哪來的勇氣,「大家都對你很好,只是你太死腦筋了,你跟你爸一樣,每次都要鑽進死胡同埵掘悝O人的好意,真是太不應該了!」

    何廣華黝黑的臉上有著非常難堪的神色,他驀地大吼一聲:「不准這樣說我!」

    他的大手一揮,弄倒了身後的蠟燭,辦公桌上多是紙類及新聞稿紙,火勢就這麼迅速地點燃了!

    「該死!」柯震宇見狀,徒手便要上前滅火,哪知何廣華瘋了似地擋在他面前,力氣突然大得嚇人。

    「誰敢過來?要死,大家一起死!」他轉身將著火的稿紙發瘋似的丟向四周,窗簾、文件迅速燃上了火苗,何亞文及周欣荳見火勢竄燒了起來,也想跟著滅火。

    但,一切都來不及了!成堆的雜誌一旦被點燃,火勢便強勁地教人難以置信。加上何廣華發狂似的推波助瀾,火勢竟由四面八方迅速竄燒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濃煙嗆得三人睜不開眼,何亞文拉著周欣荳就要住門外跑,「救不了了!趕快走!」他對著何震宇喊道:「震宇!滅不了了!快找水源!」

    「該死!」柯震宇丟下根本不堪使用的滅火器,粗聲詛咒著也跟著何亞文向外撤。

    「哈!」何廣華身陷熊熊火光之中,興奮地大聲狂笑,「燒吧!燒吧!把這一切全都燒光吧!」

    眾人皆退到了門外,何亞文對媕Y大吼:「大哥!快出來啊!」

    何廣華卻像是沒有聽到似的,仍不斷地瘋狂叫喊,任憑大火在他周圍熾熱地狂燃,愈來愈猛、愈來愈不可收拾……

    眼見情勢完全失去控制,何亞文立刻對周欣荳道:「荳兒,你趕快下樓去通知警衛著火了,叫他立刻通知住戶疏散!快!」

    「嗯!」周欣荳慌亂地跑下樓梯,依照何亞文的指示行動。

    柯震宇此刻也打了報警的電話,熊熊火光灼得他眼睛有些刺疼,「亞文,快走吧!這堣茼M險了!」見繃著臉的何亞文仍不肯離去,他抓住何亞文的手臂,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亞文?」

    何亞文雙眼緊盯著身陷火場的何廣華,此刻他瘋狂的叫聲已變成了淒厲的哭喊:「啊——救我!救我呀!」

    「該死!」亞文陡地冒出—聲詛咒,一把扯掉柯震宇拉著的手,跑到旁邊的洗手間弄濕了身子。

    「亞文?」看到一身濕的亞文,柯震宇再傻也知道他要做什麼。「別去!」然而,他根本還未碰到何亞文的手臂,何亞文便已直衝入火場堙C

    猛烈的大火早已驚醒了整棟樓層的人,紅色的警報器嗚叫不斷。就在柯震宇心急如焚之際,身後傳來一身激烈的吼叫!

    何銘萬居然出現在這堙I?

    「天啊!」何銘萬一張老臉的表情驚駭萬分,他不敢置信地看著這燒得火紅的地方,按不下心底的恐懼,他大聲質問著柯震宇,「廣華呢?廣華人在哪裡?」

    「還能在哪堙H」乍見到何銘萬,柯震宇滿腔怒火地人聲咆哮,「這火是他造成的,他難道還逃得掉嗎?」

    「你說廣華人在堶情H」何銘萬震驚得差點就要崩潰。

    他早在何廣華出門後,眼皮便不斷猛跳,他的心底一直有股不安的騷動,沒想到真讓他料中了,廣華有危險了!

    一想到他心愛的兒子竟身陷火窟之中……這怎麼成?他若失去了廣華,這輩子還有什麼意義?

    「廣華——」愛子心切的何銘萬竟不顧一切地衝了進去。

    一直擔心何亞文的柯震宇根本沒料到他有這個舉動,他阻止不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何銘萬的身影沒入火海之中……

    周欣荳急匆匆地上來了,她見不著何亞文,眼淚急得掹流,「亞文呢?他人呢?」

    老友身陷火場的恐懼讓他極度不安,柯震宇面對著火舌,痛心地道:「這個傻瓜!這個人渣哪堶得他這樣做?」

    「亞文他……」周欣荳驚駭地呆了半晌,尖叫一聲就要衝進火場,「亞文!」

    柯震宇怎麼可能還讓她衝進去?他一把抓住了周欣荳的手臂,企圖阻止她。「不行!你不能進去!」

    「不!」周欣荳不斷掙扎著,臉上滿是淚水,她聲嘶力竭地哭喊:「放開我!亞文!我要去救亞文!」

    「亞文不會有事的!」柯震宇厲聲吼道:「亞文吉人天相!他不可能會有事的!」

    「可是他在堶情I他在堶情K…他需要我呀!」周欣荳用力的想要掙脫柯震宇的束縛,不料柯震宇卻死也不放。

    「你冷靜點!亞文會平安五事的!」柯震宇一顆心也激烈地狂跳不已,「他不會有事的!」

    「嗚……我不要呀!我要去救亞文……」周欣荳的身子癱軟在地上,自責地哭喊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若是乖乖待在你家,就什麼事也沒有了!都是我!是我害的!」

    柯震宇抿著嘴,緊盯著冒著熊熊大火的現場,熾熱的火舌在他眼前竄跳得極為激烈,時間真的太久了……

    這時,火場真突然出現了兩個身影,愈走愈近……愈走愈近……

    「亞文?」柯震宇全身釋出一股強烈的電流,他陡地衝上前去,聲音是沙啞哽咽,「亞文!你沒事吧?」

    何亞文攙著幾近暈厥的何廣華,腳步踉蹌、一身狼狽地走出火場。

    「亞文!」周欣荳喜極而泣地衝上前去,抱著渾身多處燒傷的何亞文,哽聲哭喊道:「亞文——」

    何亞文放下何廣華,忍著渾身的痛楚,試著安慰欣荳,「荳兒……」然而,才一發聲,聲音卻乾啞得可怕。

    「你別說話!」柯震宇一把扶住何亞文,掩不住激動的語調,紅著眼眶對周欣荳說道:「我們得趕快送亞文去醫院!」

    此刻,消防車、救護車的警笛聲由遠而近,整棟大樓的騷動聲、尖叫聲不絕於耳……

    癱倒在柯震宇身上的何亞文,則緊緊握著周欣荳的手,在昏眩過去的那一剎那,都一直未曾放開過……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