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小少爺 第十章
    何家舉行了盛大的喪葬儀式。

    由於華亞集團在商界、政壇上層於大老級的地位,這個令人扼腕的消息不僅震驚了全台灣,而那悲劇性的英雄人物,更成了大街小巷眾人議論的焦點!

    是啊!一個為了救兒子而奮不顧身地往火海沖的父親,其壯烈犧牲的事跡,的確讓人掬了不少同情的眼淚!

    而何亞文在燒燙傷病房、加護病房之間輾轉住了一個星期後,由於傷勢好轉,已經轉到普通病房堨蟛i。

    又過了半個月。

    這天,周欣荳拎著精心熬燉的雞湯,及幾樣極易入口的小菜,走進了何亞文的病房。

    「亞文!」周欣荳先將東西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將臉湊到他眼前,仔細地看著他臉上的傷口,「喏,你沒有又亂動吧?你都已經破相了耶!不可以再像上次那樣了喲!」

    何亞文的臉上雖然有被火灼傷的傷痕,卻不如雙手、雙腳的傷勢來得嚴重。

    他泛起一絲苦笑。上次才不慎弄裂了傷疤而已,就被她念了好久。「沒事的,在你的監視下,我可是個模范病人哪!根本沒有機會再弄裂傷口!」

    周欣荳嚴肅地點了點頭,又仔細端詳著他手上、腿上的紗布後,才滿意地抬起頭。「我剛寸在電梯那媢J到了VANCE,你有沒有乖乖地休息呢?」

    「當然有啦!I何亞文輕咳了一聲,「VANCE只是代替辦公室堛漲P仁來看看我,沒有別的事、」

    「醫生交代你得好好休息養傷,下可以太過勞累呀!」周欣荳按著按鈕,小心地將病床升起到一定高度後,便坐在床沿,拿起燙熱的雞湯,一口一口的喂著何亞文,口裡邊叨念著,「你這麼不聽話,小心傷口不能愈合,到時候看你怎麼辦?」

    「不會的!我都快出院了,沒事的。」何亞文信心十足,他明白臉上的傷要痊愈絕對是不成問題。而那些手腳上可能會留下的傷疤,他其實不久在意。

    周欣荳挑撿著小菜,配上加入多樣補物的粥,一湯匙,一湯匙地送到何亞文嘴堙A「還是得小心點哪!我可不想又有萬一……」

    何亞文憐惜地看著周欣荳,對她這一個月來夜以繼日的細心照顧感動不已,他沙啞地道:「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周欣荳扁起了嘴。一想起何亞文是因為自己的任性,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她就忍不住紅了眼眶,自責地道:「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如果不是我自作主張跑去那堙A你也不會……」

    「這倒是。」只要一想到若不是他和柯震寧早到一步,她恐怕已被大哥欺負了。何亞文深吸了一口氣,「喏,就是因為你不信任我,上天才會罰我受這種罪。」

    周欣荳淚眼婆娑地道:「我不信任你,老天應該罰我才是,怎麼會是罰你呢?你一定是讓火燒壞腦子了,講話才會這麼沒有邏輯。」

    何亞文勉強揚起嘴角,「夫代妻受過,這可是天經地義的事,怎麼會沒有邏輯了?」

    周欣荳的眼淚都還沒掉下來,就讓何亞文的話給糗得羞紅了瞼,「討厭!不准胡說啦!」

    周欣荳這個模樣,讓何亞文既心疼又好笑,他抬起手,用沒有被紗布包住的手指,不住地撫著她的臉蛋,「好了,別再想那些不愉快的事了,再這樣下去,我可是會心疼的哪!」

    「我又沒受傷,你心疼哪兒了?」周欣荳吸吸鼻子,抹去眼角的淚。

    「我心疼你心疼我呀!」何亞文柔聲道:「記得嗎?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就讓倪妮給抓傷了臉,那時的我可是心疼得要命;如今我受這麼重的傷,同理可證,你一定難受極了,對不對?」

    周欣荳點點頭,經過這段時間天人交戰的煎熬,還有初時擔心會失去何亞文的恐懼,這真是這輩子她遇過最苦的事!「我希望你能夠快點好起來,而且,一個疤痕都不要留下……」

    「我倒希望留下幾個記號在身上,這樣一來,每當咱們在床上時,你就會因為內疚而對我百依百順,」何亞文微笑了起來,「這樣不是挺好的?」

    「壞人!」周欣荳紅著臉瞪著他,將粥一口口送進他嘴堙A「說話這麼不正經!」

    「這一個月來,我可是再正經不過了。」何亞文搖搖頭,「還好再過一陣子就可以出院了,否則,我可要多心疼一樣事情了。」

    「什麼事?」周欣荳將最後一湯匙的粥送進他的口中。

    「心疼你得獨守空閨呀!」何亞文含混地吞下嘴堛漯F西,「我這麼一個病人作夢都會夢到你了,你難道沒有想過我?」

    「你……大壞蛋,我……我是女生耶!怎麼可能……」周欣荳羞得連身子都熱了起來。

    「真的沒有?」何亞文拿下她手中的空碗,抬起周欣荳的小臉,嗄聲說道:「我受傷的只是身子,但……那兒可每晚想你想得疼得緊,想到心都要碎了哪!」

    「病人要乖乖地養病,怎麼可以三心兩意?」周欣荳紅著臉瞪著何亞文,「反正日後時間多得是嘛!」

    「時間當然很多。」何亞文十分肯定地道:「你放心,等過幾天出院後,我一定會全部彌補回來,絕對不讓你失望!」

    周欣荳嬌羞地瞪了他一眼,「老這麼不正經!反正我答應過你,只要你不趕我走,我是不會走的,眼下你的身體最要緊,那事又不急在一時呀!」

    盯著周欣荳暈紅的俏瞼,何亞文的不捨隨之升高。想起自他倆相識以來,她一直是無怨無悔地跟著他,在旁默默地守候著他,他的心頭又開始揪著痛。

    經歷了這一次生死交替的關頭,讓他深深體會到生命的可貴,除此之外,他更是明白,他對她的愛有多深刻濃烈!

    甚至,當大火無情地在他身邊熾熱地竄燒時,他的腦袋堳o只想著一件事——他還沒有讓周欣荳明了他有多愛她!

    不!他絕對不能讓這種遺憾發生!他要將對她的愛大聲說出來,他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何亞文愛周欣荳!

    何亞文充滿感情地沙啞喚著:「寶貝荳兒。」

    周欣荳收拾好桌面上的東西,坐在他的床沿,替他拂順了因火燒而剪短了不少的發絲,柔聲問道:「干嘛?」

    何亞文一把握住周欣荳柔軟的小手,數著她的指頭問道:「你告訴我,這些日子以來,你跟著我,到底開不開心?」

    周欣荳眨了眨大眼,「你怎麼這麼問?你對我這麼好,我想不開心也難呀!」

    如今何銘萬已死,何亞文也確定將接手華亞的所有事務;如此一來,這件丑聞也算有了不甚圓滿的收場。

    接下來的是,她和何亞文的未來……

    一想到這堙A周欣荳的神色便黯淡了下來。她會被何亞文放到什麼位置呢?她會是何亞文的負擔嗎?

    她不想成為他的絆腳石啊!

    何亞文明了周欣荳那教人心疼的想法,他沉黑深邃的雙眸埵酗茼h太多難以言喻的深情,他啞著聲道:「你是不是在擔心,我接手華亞後,就會不要你了?」

    周欣荳咬緊了唇辦,感到心頭有一陣苦澀湧入,她逞強的搖搖頭,「不要緊的,我明白你有你的壓力,我會體諒你的。」

    何亞文深深地歎了口氣,「看來,你還是不明白我的用心!」

    「用心?」周欣荳抬起那張掩不住哀傷的小瞼,她不懂他的意思。

    何亞文雙眸緊盯周欣荳的眼眸,他堅定地道:「你難道不了解我是多麼愛你?你難道不了解找這輩子已經不能沒有你了嗎?寶貝荳兒?」

    「我……」周欣荳的雙眸堸{著激動的淚光,她慌亂地低下頭,小聲地道:「你怎麼突然……」

    「我早就想把我的心意告訴你了!」何亞文抬起她的臉蛋,撫著她細致的肌膚,—古腦兒地傾吐心聲,「從我見到你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愛上了你!愛你的真、愛你的嗔、愛你的善良、愛你的天真、愛你總喜歡嘟嘴的俏模樣……」他雙眸盈著滿滿的愛意,不斷地道:「你可知我最快樂的事,就是你在小山坡上答應留下來永遠陪我的那件事!那一刻,我只覺得找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那一刻,我恨不得能將這份喜悅分享給全世界的人知道!」

    「亞文,你……」周欣荳感到喜悅,淚水立即湧滿眼眶。

    「我不能沒有你了呀!荳兒。」何亞文深吐了口氣,「你可知道當我身在火場之中,腦袋媟Q的是什麼嗎?你知道在那危急存亡的關頭上,是什麼力量支撐著我,讓我非得走出火場嗎?」

    此刻的周欣荳感動得已然無法出聲,她緊抿著嘴,拚命搖著頭。

    滿腔的濃情蜜意在他的言辭之中表露無遺。池沙啞地道:「是你!我的腦子娷鄋漸都是你!」

    淚珠頓時滾滾掉了下來,顆顆落在何亞文的手臂上,她的聲音哽咽,「亞文……」

    何亞文將周欣荳擁在胸前,「在那時,我只想到要是我有了什麼萬一,我的寶貝荳兒一定會很傷心、很難過,我只擔心,沒有我在你身邊保護的你,會不會讓人給欺負了。」

    「亞文!」周欣荳不停地流著淚,淚水弄濕了他胸前的衣服。

    何亞文輕撫著周欣荳的背,緩緩地道:「所以我知道,我不能有萬一呀!我還沒能讓你開開心心、光明正大地跟我過好日子;我還沒有給你一個你應有的名分;我還沒讓你知道我這麼在乎你,怎麼捨得就這樣離開你?」

    「我……我……」周欣荳也想告訴他她心底的話,她也想告訴他她愛他。然而,不斷滾出的淚水和激動的情緒,卻讓她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何亞文抬起她的臉,深情地望著她,一字一字道:「我、愛、你!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相信我!」

    周欣荳緊抿著唇,不斷地點頭,淚火爬滿了她的臉。有了他這句話,她這一生就已經足夠了。「我相信、我相信你!」

    何亞文深情地將唇緊緊地覆在周欣荳的唇辦上,舌尖嘗到了濕熱的淚水,卻毫不在意地吻得更加徹底,四片緊密結台的唇完全找不出任何空隙,藉著舌尖的交纏,兩人互吐彼此最深的情意。

    濃烈的感情深深交融在彼此的心間,相擁至深的兩人不斷吮吻彼此的唇,努力地還想擁有彼此更多的愛……

    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何銘峰和張惠蓮相偕走入病房內。

    周欣荳和何亞文急忙分開,她紅撲撲的臉蛋上還掛著兩行淚珠,嬌羞萬分地離開床邊,低垂著火紅的小臉,囁嚅地道:「何董、伯母,你們好。」

    張惠蓮倒也體貼,她揚起笑意溫和地道:「別在意咱們這兩個老骨董,沒事的。」

    這話更讓周欣荳糗得渾身燥熱,「伯母……」

    何銘峰給了張惠蓮一個眼神,張惠蓮臉頰驀地泛上了紅暈。她走到床沿,關心地問何亞文,「怎麼樣?有沒有好一些?」

    何亞文大刺刺地往枕上一靠,根本不在意親熱鏡頭被人當場看到。「好多了,陳醫生說幾天後便可回家。就是欣荳管我管得可嚴了,這個不准、那個不行的,規矩可多了哪!」

    張惠蓮替兒子拍松了枕頭,「那我可要謝謝欣荳了,將我兒子照顧得這麼好。」

    「嘿!媽,你怎麼幫起外人說話來了?」何亞文抗議了起來;「人家說胳臂住內彎,怎麼你和別人不同呢?」

    張惠蓮不贊同地瞪著寶貝兒子,「誰說欣荳是外人了?」

    周欣荳驀地羞紅了臉,嬌羞地直低著頭,她沒想到張惠蓮竟會這樣護著她。

    「聽到了嗎?荳兒?」何亞文點著頭道:「媽說你不是外人,那就是我的內人羅!」

    周欣荳的臉蛋垂得更低了,她不知所措地道:「不要胡說啦!」

    何亞文笑得十分開心,他想給周欣荳更多的保證,他轉向何銘峰,「我想爸也應該贊成才是,是不是?爸?」

    「是啊!」何銘峰露出和何亞文十分神似的笑容,「下個月我就要和你媽到加拿大去,有個人照顧你,我也幾較放心。」

    「加拿大?」何亞文驚訝地問:「你們要去加拿大嗎?」

    張惠蓮溫婉的臉上透出了些許紅暈,「我本想將這件事緩一緩,可你爸他……」

    何銘峰搖搖頭,「我和你媽已經浪費了太多時間,如今公司有你接手,一切我都很放心,你媽苦了一輩子,是該讓她享享福的時候了。」

    何亞文點點頭,他知道他們想過清靜的日子,還是得遠離這些難聽的是是非非才是。

    何銘峰笑了笑,「原本你媽還不答應的,一會說你要人照顧,—會又放心不下廣華的,」他歎了口氣,「就不知那顆心有沒有掛在我身上過。」

    張惠蓮忍不住白了何銘峰一眼,「你怎麼在孩子面前講這些?」

    何銘峰笑得十分開心,「我等你足足等了一輩子,如今連說實話也有罪了?」

    張惠蓮紅了雙頰,「別提這些了,那件事你還不快跟何亞文講?」

    「什麼事?」何亞文看父母有情人終成眷屬,真是打從心底開心。

    何銘峰道:「我和你媽決定了,要把廣華一並帶到加拿大去,就由他負責打拚那堛漕こ~。」

    「大哥肯跟你去嗎?」何亞文皺起眉頭,「他對你的誤會這麼深,這……」

    「這陣子你沒有見到廣華,你可能不了解,廣華變了許多。」談起最讓她放心不下的大兒子,張惠蓮滿臉憂心,「自從銘萬去世後,他窩在房堣@步也不曾踏出,整個人消沉喪志得很,我和銘峰都贊成讓廣華換個環境,看能不能對他有所幫助。」

    何銘峰點點頭道:「我想你拚命救他這件事,對他的沖擊也不小。唉!台灣對他而言,有太多不愉快的回憶,我想還是讓他跟著去加拿大,有我和你媽看著他,希望能徹底改變銘萬帶給他的不良影響,看能不能讓他改頭換面、重新做人。」

    「可大哥都三十幾歲了,心性已定,恐怕……」何亞文有些不確定這樣做是否可行。

    「誰都可以放棄他,我是他的媽,我不能放棄他!」張惠蓮眼底泛上了淚,「這孩子受的委屈著實不比你少,只是外人看不見罷了。以前我找不到機會彌補對他的虧欠,如今就算是只有一點希望,我也要試試啊!」

    何銘峰拍拍張惠蓮的肩,安慰地道:「逝者已矣,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以後怎麼過日子才是最重要的,是不是?廣華如今也算是我的孩子,不是你—個人的責任,我會陪著你一起努力,別想那麼多了。」

    張惠蓮點點頭,伸手抹去淚水,她走到周欣荳面前,執起她的手,柔聲道:「我就把亞文交給你了。」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周欣荳頓時慌了手腳,「伯母,這……」

    張惠蓮握緊了周欣荳的手,「我很清楚亞文對你的感情絕對不是逢場作戲,否則他不可能將你帶來給我看,更不會為了洗清你的冤任,費那麼多心神。」

    周欣荳聞言,早已不住地搖頭,她拚命想將事情解釋清楚。「伯母,你誤會了!那天亞文會帶我去見你,其實是怕伯父會誤解你、遷怒於你,不是你所想的那樣!而出版社這件事,也只是亞文想找到真正的主使者而已。」

    「難道你不喜歡我的兒子?」張惠蓮沒想到她會是這樣的反應,「是不是亞文對你不好?有事你盡管說出來,伯母幫你作主就是了。」

    何亞文也在一旁幫腔道:「是啊!荳兒,就把我如何對你不好、如何待你苛薄的事,一五一十全講給媽聽,好讓媽評評理。」

    「這……」周欣荳急出了滿頭汗,她瞪了瞪何亞文,努力地向張惠蓮解釋道:「不是這樣的!何亞文他對我很好,只是……」

    「只是什麼?」張惠蓮皺緊眉頭,這兩人明明相愛至深,難道還有什麼誤會?

    「是啊!荳兒你快說,只是什麼?」何亞文樂得在一旁不斷扇火。

    張惠蓮白了兒子一眼,又轉向周欣荳,擔心地問道:「有什麼委屈盡管跟我說,若是何亞文做錯事了,我會叫他跟你陪不是。這個孩子從小就非常任性,自視甚高,才會一聲不響地就離家出走,我知道跟著他著實苦了你,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多擔待著點,好嗎?」

    周欣荳的頭搖得就快斷了,怎麼張惠蓮全偏向她這邊呢?「不是這樣的!他怎麼可能做錯事?是我……我……」

    「你怎麼了?」張惠蓮十分關心,「你父母那塈瓻e幾天也拜訪過了,應該沒有問題才是,還是……你不喜歡亞文?」

    「不!」周欣董急得脫口道:「我當然喜歡他啦!只是……」

    「哈!」何亞文興奮地張大了嘴,「還是媽厲害,我哄她說這句話不知哄了多久,等到我都從火場堣E死一生回來了,還是沒法子聽到……沒想到姜還是老的辣哪!」

    周欣董羞紅了瞼,都快紅到耳根了,「你……」

    看著兩人的反應,張惠蓮總算松了口氣。原來不過是小女兒家的矜持罷了,害她以為中意的兒媳婦就此飛了哪!「既然你也喜歡亞文,那麼事情就好辦了,等亞文傷好之後,找個時間讓你們兩個先訂婚,再選個好日子結婚。我們盼著要抱孫子,可盼很久了。」

    訂婚?結婚?這……難道真要她家進何家不成?她慌亂的心情全表現在臉上:「伯母……我……我不懂何家的規矩,恐怕……」

    張惠蓮體貼地道:(別怕,咱們何家的規矩其實沒有那麼多,而且所有的親戚奡N屬亞文的爸輩分最高,這件事只要他決定了,就沒有人出聲反對,你就放心吧!」

    周欣荳惶恐極了,她哪堸鷒禤瘨驧髡顙文呢?「可是,我只是個……」

    張惠蓮又拍了拍周欣荳的手,不讓她把話說完,「我合亞文的爸都沒有什麼門戶成見,我相信你一定會成為咱們家的好媳婦,別妄自菲薄,我對你有信心。」

    周欣荳感動地紅了眼,「謝謝伯母,我……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亞文,不會讓你失望的。」

    張惠蓮欣慰地點點頭,「好、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好了,咱們走吧!這剩下的事,得讓他們自己決定了。」何銘峰環住張惠蓮的肩,「別打擾他們小倆口的時間,咱們走吧!」

    張惠蓮點點頭,「那我們先走了。」她轉向兒子,「喏,這個媳婦你得好好替我看著,別惹她不高興,凡事都得忍讓著點,知道嗎?否則要是趕走了她,我可唯你是問。」

    「是!遵命!」何亞文揚起大大的笑臉,十分愉悅地應著母親的話。

    他們兩人離開病房後,何亞文對著周欣荳勾勾手指頭,咧著一口白牙喚道:「荳兒老婆!」

    周欣荳給了他一個大白眼,心不甘情不願地走過去,頭差點要垂到胸前,「干嘛啦!」

    「我媽都開口要我娶你了,這下子你想跑也跑不掉了!」何亞文盯著她,再次強調地道:「荳兒老婆,聽到了沒?」

    周欣荳的嘴嘟得半天高,「我又沒答應你。」

    何亞文挑起了眉,「可你要是不答應,我哪還有臉見我媽呀?」

    「那是你的事,我可管不了這些。」周欣荳眼睛瞄著別處,就是不敢看他。

    何亞文歎了一口氣,看來這事急不得。「要不,我想再聽一次剛剛那句話。」他加強語氣地點著頭。

    周欣荳當然知道他要聽哪句話。她嘟起了嘴,「不要!」

    何亞文皺著眉頭,「我要啊!」

    「誰理你?」周欣荳將頭一撇。

    何亞文萬般無奈地又歎了口氣,他一把將她擁入懷堙A嗅著她清柔的發香,真不知該拿她怎麼辦,

    他的唇索性開始不規矩地啜吻著她的頸子、挑逗她小巧的耳垂,但腦子堳o不停地轉著,看來要她答應嫁給他,還不知要費多少功夫哪!

    他將舌尖采入她的耳廓堙A濕膩膩地挑弄著。他仍然在想,連要她說出「我愛你」這幾個字都這麼困難。看來,這場辛苦仗還有得打呢!

    他努力地一路吻到她的頸子上。算了!他已經打算從今天起,每天對周欣荳說一百次「我愛你」,他相信總有一天,她會感激地回應他一句的。

    他那只傷得較不嚴重的手掌探著周欣荳柔軟滑膩的胸脯,拈起嬌挺凸起的蓓蕾左右旋弄著,才短短的幾分鍾而已,他胯間便疼得有些難忍……

    周欣荳想沉下身於,不料卻讓何亞文的手給阻擋住了;「嗯……」她忍不住抗議出聲,喘息不斷的她,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瞪著何亞文,不懂他為何阻止她。

    何亞文額上冒出了大顆的汗珠,他大口大口的呼著氣,全身肌肉緊繃,他硬是自喉頭擠出一句話,「說你愛找!」

    「我……」周欣荳雙眼蒙著一層淚霧,那灼熱的觸感緊抵在她最隱密敏感的地方,直讓她身子激動地顫抖不斷。

    「荳兒!快告訴我!」何亞文繃著身子悶聲吼著,天!他就快撐不住了!

    「我……」欲火灼得周欣荳放下了矜持,她驀地哭出聲來,「我愛你!我真的好愛你!」

    「荳兒!」何亞文放開手,就在那一瞬間,周欣荳的身子陡地下降,火熱的硬物立即挺進她體內,互古不變的定律在她的主導下,再次開始猛烈地重復不斷。

    何亞文閉上雙限,靠在枕頭上,任由周欣荳上上下下沉陷的身子,將他帶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感官世界!那埵鹵E烈的愛情、有狂放的欲念,更有相愛至深的兩個人,共享親密的最高潮!

    這反覆不斷沖擊的愛,是那麼深刻、那麼激烈、那麼令人難以置信!

    太美了!何亞文爆出激烈的吼叫。原來一個人可以這樣深愛著另一個人!原來相愛的感覺竟是這般美好!

    滿室愛意繚繞不斷……

    這一刻,兩人承諾將「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終生不悔!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