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小少爺 第八章
    「早啊!」周欣荳神清氣爽地踏進辦公室,對著同事們問早。

    配合何亞文的時間,周欣荳在連續假期後又請了幾天的假,兩人—起到國外度了個難忘的假期。今天第一天上班,心情依然愉悅的她,自然沒注意到辦公室眾人驚訝的表情及詭異的氣氛。

    「欣荳!」和周欣荳最要好的同事阿芬推了推她的手肘,一臉為難地看著她,「你……你有沒有看過昨天才出的風月期刊……」

    風月期刊?周欣荳都快忘記自己曾經侍過這家雜誌社了。「沒有啊!你怎麼這樣問?」

    「你沒看過?」阿芬的臉蛋皺得十分難看,她刻意壓低聲音,「真的假的?事情大條了,你知不知道?」

    「唉!」周欣荳不自覺地擺擺手,對那些八卦謠言完全不以為意,「我待過那家雜誌社,內容十之八九都是誇大不實的報導,你別信那麼多。」

    「不是、不是!」阿芬不斷地搖頭,自抽屜堮野X已被同事傳閱得差點要脫層皮的風月期刊,「你自己看了就知道了。」

    「什麼事啊?好像很嚴重似的?」周欣荳一頭霧水地將期刊接過手來。

    何亞文的相片立即映入她的眼簾,邪俊逸的模樣讓她的心臟陡地掹跳了一下,她故作沒事地道:「這是何總的照片嘛!」

    周欣荳想將期刊還給阿芬,不料,卻讓那斗大的標題給嚇失了神……

    獨家!號外!親侄子變親兒子!華亞集團總栽何亞文原來是何銘峰的私生子!

    情何以堪!親兒子變親侄子!何銘萬老臉掃地!顏面自尊哪奡M?

    「這……」周欣荳不敢置信地瞪著這個悚動的標題,「這怎麼可能?」這個秘密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怎麼可能讓她以前的老闆給挖了出來!

    何亞文知道了嗎?何董和張惠蓮又知道這件事已被公開了嗎?天!這簡直是場世紀大災難呀!

    「你自己再看看內文……」阿芬不安地提醒她,替她翻到了相關內頁。開頭的第—句話便讓她臉上的血色盡失。

    據本報記者秘密佈線,經過近四個月的抽絲撥繭,已然證實華亞集團的當家大老何銘峰年輕時與弟媳張惠蓮私通,因而懷了現任總經理何亞文……

    本報記者秘密佈線?這是什麼意思?周欣荳驚駭得無法動彈。這意味著,她是風月期刊派來的間諜嗎?

    不!她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

    可是,知道這個秘密,且唯一可能將消息洩漏出去謀利的人,對何家而言就只有她了呀!

    「欣荳,我們都知道你曾在這家雜誌社工作過,」阿芬盯著周欣荳的臉,就像在盯—個可疑的犯人似的,「可是,你是怎麼知道這個秘密的?我們都很好奇哪!而且,你連續請了好幾天的假,我們都以為你一定『落跑』了,沒想到……」

    周欣荳完全聽不見阿芬的話,蒼白的臉上毫無血色。

    天哪!何亞文會不會也誤會她了?她倏地站起身來,胸脯急促地起伏著。她得去找他,她不能讓他誤會她出賣了他!

    「周小姐!」VANCE站在大辦公室門口,一臉嚴肅地喚著周欣荳,神色僵硬地道:「總經理請你上去一趟。」

    VANCE的出現讓偌大的辦公室堛漱H再也忍不住地騷動了起來,每個人交頭接耳地互相咬著耳朵。何總要見這個「抓扒仔」,事情的發展已到她們預期的最高潮……

    周欣荳困難地吞嚥苦口水,看VANCE這個樣子,想必何亞文也已經知道這件消息曝了光了。她看了看周圍的同事,那些怪異的眼神讓她頓時難過極了。

    這真的不是她做的呀!

    喉頭梗著難言的苦澀,她低垂著頭,跟著VANCE走出大辦公室,一想到何亞文對自己的誤會,委屈的眼淚便不斷在眼眶中打轉,但她卻努力強忍著不讓它落下來。

    到了頂樓,VANCE替她開了門,讓她一個人走進他的辦公室。

    何亞文手拿風月期刊,坐在辦公桌前聚精會神地看著,臉上淨是—片嚴肅之色,而她只站在門口用手揪著衣角,難過得不知是何是好。

    「荳兒?」何亞文抬起頭來,「站在那堸竣偵礡H快過來呀!」

    周欣荳則緊抿著唇,好半天動也不動。

    何亞文皺著眉放下雜誌,起身走向她,抬起她泫然欲泣的小臉蛋,驚訝地道:「荳兒!怎麼哭了?」

    豆大的淚珠一顆顆滾下下來,她終於難忍地啜泣出聲,「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我沒有……」

    這哀淒的模樣看得何亞文心頭揪痛,他連忙拭去她臉上那晶瑩的淚珠,「不要哭呀!你先告訴我怎麼回事,有事我替你作主……」

    周欣荳哽咽了數聲,「那雜誌上寫的事……不是我、不是我告訴他們的!真的,你要相信我……」

    「傻瓜!」何亞文頓時鬆了口氣,原來是這件事,他還以為她真受了什麼委屈哪!

    他將她帶到沙發上坐下,將她擁在懷堳△菕A「別這樣,這雜誌VANCE一早拿給我時我就知道事情曝了光,但我當然明白不是你對外放的消息啦!」

    周欣荳一聲聲地哽咽道:「可是,那上頭寫布線許久……而我不但曾經是他們的記者,還有潛入你家的壞紀錄……」

    「我再傻也知道那不是你!」何亞文肯定地道:「別擔心,這個人打擊我們何家的意圖十分明顯,說不定是什麼商場上的勁敵也說不定,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你,傻荳兒。」

    「你……你真的相信不是我?」周欣荳抬起梨花帶淚的小臉,一臉受盡了委屈似的看著他,「就連公司同事都在懷疑我了,你真的相信我沒有背叛你?」

    何亞文揚起溫柔的笑容,一字—字地道:「在這個世界上,我只相信一個人,那就是你。」

    欣荳感動地哭了出來,她緊緊地抱著何亞文,不斷地喃喃道:「你要相信我,我只對爾一個人忠心,絕對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來,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怎麼會知道的呀……」

    何亞文心疼地揉著她的發,「瞧你,竟為了這件事哭成這樣,你真不怕找看了難過?」

    周欣荳難過地吸吸鼻子,「我好害怕……我以為你一定會誤會的嘛……」

    「沒有,從來沒有!」何亞文深吸口氣,眼下他反而有件最擔心的事。「不過,有件事倒挺讓我煩心的……」

    「什麼事?」周欣荳抬起頭來,「是不是你爸媽?你擔心你嗎會受不了這個打擊,是不是?」

    何亞文沉吟道:「我當然也擔心他們的感受……」

    不過,他的生父何銘峰在商場上打滾了將近半個世紀,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真要處理這事,想必也難不倒他;而他的母親生性堅強,雖然這些難堪的流言肯定會加深她的傷口,但他仍相信母親一定熬得過來。

    至於他的叔叔何銘萬及大哥何廣華,實在不在他擔心的範圍之列。

    其實,在這件事被公諸於世之前,他早已設想好許多狀況要應付……只是沒想到,看到這篇報導的他,反而沒有太多的激動,就連稍早母親的反應,也讓他心情穩定不少。

    他面帶憂色地望著周欣荳,她才是最今他擔心的!

    那個人刻意選她任職過的雜誌社揭發這件事,動機必定不單純!說不定,他的小荳兒已經面臨了最大的危險!

    何亞文深深地吸了口氣。不成!他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她可是他的寶,是他心頭的一塊肉啊!他一定得想辦法保護她的安全才行。

    桌上的內線響起,「總經理,柯董夫婦已經來了。」未等VANCE說完,大門便被旋風似地掃開。

    「亞文!」柯震宇帶著妻子一起進來,臉上的憂慮顯而易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假的?你真是何董的親生兒子?」

    「是啊!亞文。」李芷芩懷著二個月的身孕,也面帶憂心地道:「我們今早接到你的電話便趕來了,這事可非同小可,不能鬧著玩的!」

    「我不信!這教我怎麼也不相信!」柯震宇一屁股坐下沙發,無視於何亞文仍擁著淚水未乾的周欣荳,他怒沖沖地道:「這輩子我只當你隱瞞了你是何家子弟這一件事而已,卻沒料到你竟連身世的秘密也蒙了我這麼久!真是枉費我和你兄弟一場!」

    「震宇!」李芷苓制止丈夫,「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怎麼能混為—談?我想亞文也是剛知道這事沒多久,是不是?」最後一句是對著何亞文問的。

    「哼!」柯震宇氣得哼了一聲,「之前他把我騙得團團轉,如今又搞出了這麼大件事,我不相信他才知道這事沒多久!」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就是不讓何亞文有說話的空間。何亞文頹然地歎了口氣,對好友道:「你說得沒錯,這事我早在三個月前就知道了。」

    柯震宇大大地哼了一聲,「瞧!我就知道!」

    「震宇!」李芷苓白了丈夫一眼,要他閉嘴。

    擁著周欣荳的肩,何亞文將事情的真相完整的說了一遍,這內幕直聽得柯震宇夫婦一愣一愣地,張著大嘴,還是不敢相信。

    「老天!竟有這等子事?怪不得你那個老爸每次見你就像見到仇人似的,非置你於死地不可,原來是被人戴了綠帽子!」柯震宇搖了搖頭,又不免幸災樂禍地道:「真是惡有惡報,活該!」

    「震宇!」李芷苓用手肘頂了頂丈夫,「亞文已經很難過了,你怎麼還這麼說話?」

    「我難道說錯了不成?」柯震宇道:「你沒聽亞文說嗎?他母親是中了何銘萬的計才失身的,這種卑鄙無恥的做法本就不對在先,又怎能怪何董他們兩情相悅地生下亞文呢?」

    李芷苓倒是十分同意這一點,「這倒是沒錯,可他們終究是親戚,如今這事已經讓全台灣的人都知道了,恐怕會有撕破臉的情況發生……就怕這兩代之間的兄弟鬧牆是免不了的……」

    這也是何亞文最擔心的一點。現在的局勢太過緊張,如今他要應付的事情也實在太多了。除了與何銘萬父子檯面上的權力之爭外,私底下更要顧及到母親複雜的心情。畢竟,兩個親生兒子及兩個曾有過夫妻之實的男人,這樣的戰爭對一個母親及妻子而言,恐怕比自己受萬人所指還要難過上數倍!

    而在這場難打的硬仗之中,唯一無辜的人,也就是他唯一要保護的人,就是周欣荳!

    他十分明白,這個將消息賣給雜誌社的人,不但知道周欣荳對他的重要性,更有甚者,何亞文很肯定這個人將會利用她來威脅他!

    他不怕威脅,卻深怕周欣荳受到傷害!而這就是他將柯震宇找來的原因之一。

    「震宇,有件事我得麻煩你。」何亞文沉聲說道。

    「你終於想到我了?」柯霞宇不顧直皺眉的妻子,大刺刺地道:「你說吧!反正遇到了你,想不認命也不成!」

    何亞文轉向周欣荳,溫柔地道:「荳兒!你這幾天先到震宇家埵磽n嗎?」

    周欣荳陡地瞪大了水汪汪的眼,小嘴禁不住扁了起來,「不要!」

    何亞文歎了口氣,「聽話,最近這陣子我有太多事要處理,有你在我身邊,會讓找分心的。」

    「我不要!人家想留在你身邊呀!」周欣荳委屈地道:「我不會妨礙你的,我甚至還會幫你找出是誰在陷害我!」

    這才真是亞文最、最擔心的事!

    「不行!」何亞文一口斷然拒絕,「這件事我自然有辦法查個水落石出,絕對不許你蹚這淌渾水!」

    「可是……」他是不是在懷疑她,所以才要將她趕到柯震宇那堨h?「我在風月期刊做過事,我一定可以提供給你很多消息相線索的。」她仍不放棄地哀求。

    「不行!」何亞文搖頭,「這事太危險了,我希望你這陣子就乖乖地待在震宇那塈O出門,震宇住的大樓門禁森嚴,安全措施比我那埵n太多了,你去住那堙A我也比較放心。」

    「我又不會有危險,那個人這麼壞心地將這件事公佈出來,一定是想對你不利!所以,要躲到震宇那堛漱H是你,不是我呀!」

    「荳兒,」何亞文深歎著氣,「我的身邊有人保護著,不會有事的,要不,你希望我也派幾個保鑣跟在你身邊不成?」

    她當然不要!「可是……」

    「喏,這事就這麼辦了,震宇身手很好,就算是職業殺手他都有辦法應付自如,你跟在他身邊我也比較放心……」

    「一定要去嗎?」周欣荳噘著嘴,可憐兮兮的看著何亞文,希望他能改變主意。

    「一定要去!而且是現在!」何亞文加強語調,還重重地點了點頭。

    「現在?」周欣荳瞪大了眼,「可是我還要上班……」

    「你被辭掉了!」何亞文氣定神閒的擺手道:「從今天起,除非我同意,否則,你將不能出現在這堙I」

    「我……被辭了?」周欣荳張大了嘴,「你不可以這麼做!」

    「我已經決定這麼做了,而且,VANCE應該已將命令發給人事部,這件事即刻生效!」

    真是個霸道的大壞蛋!他怎麼可以這樣任意支配她的人生呢?一會兒要地住到別人家堨h,一會兒又將她未來的飯碗給砸了,這完全沒有顧慮到她的自尊嘛!

    「沒關係的,欣荳。」李芷苓對周欣荳點點頭。雖然她們倆的個性截然不同,但這幾次見面下來,仍對她產生了好感,「這事牽扯得太廣,我看就讓他們兩個男人傷腦筋去,咱們就每天在家媔ⅤW牙,聊聊男人們的是非吧!」

    「可是……」周欣荳不安地看著何亞文。

    「放心吧!」李芷苓笑道:「我那口子什麼都不會,就空有那一身好功夫,有他跟在亞文身邊,包準誰也傷不到亞文一根寒毛!」

    「我不是這個意思,」周欣荳不好意思地道:「我只是想留在亞文身邊,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我想要你幫忙的,就是希望你照顧好自己,別讓我為你操心。」何亞文對周欣荳道:「喏,待會你就跟震宇他們回家,而且,沒有我和震宇的陪伴,你絕對不准踏出大門,知道嗎?」

    「哪有這麼嚴的?」周欣荳心中有千百萬個不願意。

    「荳兒,聽話!」何亞文難得一貫地堅持著。

    周欣荳縱使再想反對,也知道根本說不過他,她終於勉強地點了點頭,「好吧!可是,你得千萬小心點喔!」

    「我知道,為了你,我一定會特別、特別小心的,這總成了吧?」

    「嗯!」周欣荳用力點點頭,「一定喔!」

    柯震宇對妻子道:「這下可好了,白天有欣荳陪著你,你就不會無聊得發慌了。」

    「這倒是,」李芷苓忍不住對周欣荳埋怨起丈夫來,「自從我懷孕之後,他就不准我做這個、做那個的,整天關在家堙A都快悶壞了。現在好了,有你陪我,找一定開心多了。」

    「看來,你真找到了訴苦的對象。」柯震宇搖頭,「好了,咱們走吧!我先送你和欣荳回家,稍晚我和亞文還有事要商量。」

    李芷苓牽著周欣荳站起身,「走吧!咱們別打擾了他們的事。」

    跟著李芷芩的腳步,周欣荳仍眷顧地頻頻回頭,戀戀不捨地看著何亞文。

    何亞文對她揚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不會有事的,你就先跟芷芩回去吧!等會我會叫阿貴把你的衣物送過去,畫具也會一併帶過去,好讓你打發、打發時間。」

    「嗯……」周欣荳無奈地應了聲,只得跟李芷苓先行踏出辦公室,走到電梯口等著。

    跟在後頭的柯震宇站在辦公室門口,與何亞文交談了幾句,「看來,這個人是誰,你心中已經有了數了,是不是?」

    「沒錯!」何亞文深黑的雙眸閃著智慧的光芒,「差不多有了底了。」

    柯震宇盯著何亞文,「他故意挑欣荳任職的雜誌社披露這件事,栽贓的意圖十分明顯,這種欲蓋彌彰的笨手法,不用你我多加猜測,也只有那個笨蛋才做得出來!」

    何亞文抿起了嘴角,「我希望不是他!」否則,他的母親必定要為此傷心好久。

    柯震宇的心情也跟著複雜起來,他明白何亞文此刻的掙扎,「你打算怎麼做?」

    何亞文深深吐了口氣,「我還不太清楚。不過目前的第一步還是要先確定是不是他,第二步再和伯……我爸媽商量,如果他真要華亞的經營權,董事會也決議通過的話,我絕不戀棧!」

    柯震宇搖搖頭,「姑且不論那個痞子是個扶不起的阿斗,如今真相已然大白,你那個親生老爸就算想避人口舌,只怕留不留你在這個位子,都要遭人非議了。」

    「早在我知道真相的那一天,就知道這件事沒有絕對圓滿解決的方式。如今,只有設法將這整件事的傷害減到最低,才能讓我媽不那麼難過。不過,不管怎樣,這事對整個華亞來說,負面形象的衝擊肯定不小……」何亞文歎了口氣,「那早在我的預估之中,免不了的。」

    「說真的,亞文,」柯震宇盯著何亞文,「你到底有沒有懷疑過欣荳?」

    何亞文揚起嘴角,「一次也沒有!」

    柯震宇的雙眸閃了閃,頹然地歎了口氣,「你真的比我強太多了,我要是有你一半理智,也不用讓芷芩吃那麼多苦頭了。」

    何亞文微笑著,「也只有這樣,才能將你那死腦袋給徹底轟醒呀!」

    柯震宇點點頭,他的牛脾氣真的改了很多。「關於你這件事,我十分擔心這只是他的第一步,之後還不知要怎樣陷害你……你心埵頃々F吧?」

    「放心,我對他的瞭解比你還深,他不過是個習慣張牙舞爪的紙老虎罷了!他會使出什麼陰險的小人招數,才是我所擔心的。」

    「所以你才要將欣荳暫時寄放在我那?」柯震宇盯著何亞文,「她對你真的很重要?」

    「沒錯!」何亞文語氣堅定地表示,「我絕對不願她被這場風暴給波及,等到這事處理到一個段落後,我一定會給她個交代。」

    柯震宇挑起了眉,「交代?」

    「至少,我希望能帶著她一起出現在公開場合,不至於像現在這般只能藏在暗處,這著實讓她受了不少委屈。」何亞文有些心疼地道。

    柯震宇點點頭,「這倒也是,這要是換成是我老婆,肯定不會像欣荳這般忍氣吞聲的!」

    何亞文擔心地望向電梯口的周欣荳,「欣董就暫時麻煩你了!」

    「說什麼麻煩!」柯震宇擺擺手,「你替我將老婆給救了回來,我都還找不到機會回報你呢!如今不過是暫時替你保管女人,你居然還那麼見外?」

    何亞文歎息著,「我想我是煩惱過頭了。」

    「你的壓力我懂。」柯震宇對妻子做了個手勢,「我先送她們同去,細節待會再討論吧!」

    望著踏進電梯的周欣荳,何亞文緊蹙起眉頭,想將這複雜的心緒整理出—個大概。

    如今已無可避免地走到了非攤牌的地步,想要解決這無解的習題,恐怕需要更多的智慧及運氣了!

    何亞文深深地吸了口氣、他現在只確定—件事,只要等到一切都塵埃落定,不論結果會是如何,他知道,他和她這輩了絕不分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