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小少爺 第七章
    何亞文載著周欣荳駛回住處。

    醒來後的張惠蓮,終於將整件事的真相娓娓道來……

    原來,何銘峰和張惠蓮年輕時本就情投意合,只是彼此愛在心堙A沒有互吐情意。而後張惠蓮遭何銘萬強行佔有,更不幸懷了何廣華,逼不得已之下,只有嫁進何家當二媳婦。

    然而,何銘峰對張惠蓮的情意並沒有因為她已結婚而消逝,反因同處一個屋簷下,日久情愈深,兩人終於背著何銘萬懷了何亞文,何銘萬自然大怒,他本就不想留下何亞文,但在何亞文祖父極力的反對下,才留住他的命。

    何家是地方上的世族,這亂倫事件堪稱為最難看的頭條醜聞!也因此,張惠蓮不但無法母憑子貴,反而在何家一直抬不起頭來,而何銘峰也因為如此,對何銘萬一直心懷歉疚之情。

    「亞文。」車堛漫P欣荳緊張地扯著衣角,小心抬眼看著何亞文,「你……還好吧?」

    「別擔心,我沒事。」何亞文此刻平靜得像個沒事人一樣。

    周欣荳好佩服他的定力,若換成是她碰到這種事,一定會亂得毫無頭緒哪!「你不驚訝自己的身世?」

    何亞文沉邃的眼閃了閃,「與其說是驚訝,不如說是鬆了口氣。」

    「鬆了口氣?」周欣荳睜大了眼,「這種事怎麼會讓你鬆了口氣呢?」

    「這樣至少讓我瞭解到,為何父親對我的成見如此之深了。」何亞文深吸了口氣,「至少解了我心中一個最大的疑惑。」

    「不是因為你比較喜歡你伯父的關係嗎?」

    他當然偏向伯父,只是如今確定他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心情難免複雜。「也許吧!從小我就覺得伯父比較疼我,但一直以來,我都認為他會對我這麼好,是因為大伯母無法生育的原因?」而他的大伯母已經去世多年。「現在想想,有很多時候他對我比父親更像父親。」

    周欣荳點點頭,「若是要我挑的話,我也要挑你伯父,至少他看起來不會打人,也不像你爸那麼凶。」

    何亞文輕扯嘴角,「其實,這幾年他大概年紀大了,手勁比以前差了很多,要不,在我還未離家之前,母親和我都有被打到送醫院的紀錄。」

    周欣荳心疼地皺起小臉,「一定很痛吧?那時你還那麼小,又不懂得保護自己……」

    「我還好,倒是我媽就比較慘了。」想起母親甚至會在父親——現在或者應該說是——叔叔回家前將他藏起來。當然,找不到何亞文的何銘萬自然將怒氣全出在張惠蓮身上。

    「真是太壞了!」周欣荳不免為張惠蓮打抱不平。

    何亞文扯著嘴角,「習慣就好,沒什麼。」

    一句話堨]含了多少難言的苦澀,周欣荳真替何亞文感到委屈。「沒想到你小時候這麼可憐,我還以為你們這些人從小就錦衣王食,又不愁吃穿的,一定很快樂才是……」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是嗎?」何亞文泛起苦澀的笑容,「要不我又為何離家十一年?」

    「這倒是,」周欣荳皺起了眉頭,「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件事要是傳了出去,對你及整個華亞集團,恐怕都會造成很大的傷害耶!」

    何亞文聳聳肩,「真相就是如此,別人要說就讓他們去說吧!」

    「也許你不用在乎那些謠言,可是你媽……」周欣荳瞭解那些八卦流言的影響力有多可怕。「她為了你,忍受你爸這麼多年,受盡了委屈,如果現在還要讓她受到謠言的攻擊,是很殘忍的。」

    何亞文抿起了嘴,輿論的壓力的確足以摧毀一個人。「到時再說吧!」

    周欣董輕點著頭,也只能這麼辦了。「不過,我想就算有什麼流言傳到她的耳朵,你媽應該也能勇敢面對才是。畢竟,她若不是有著超人的意志力,也不可能在這種環境下生活三十幾年。」

    是啊!尤其和最愛的人每天朝夕相處,非但無法廝守到老,還要強顏歡笑、忍人所不能忍。光是這點,周欣荳就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媽的確是很堅強。」雖然他明白在母親溫婉柔弱的外表下,有著怎樣堅毅的個性,卻仍心疼母親這輩子所受的苦。

    想起何亞文那風評極差的大哥,周欣荳問道:「那你大哥呢?他一定也會知道這件事,到時候你要怎麼辦?」

    「能怎麼辦?一切就看……伯父的決定了。」他還是無法改口,「如果伯父真認為有愧於我爸及大哥,那麼要我讓出總經理的位置也不是不行。」

    「說得也是,反正你能力那麼強,做什麼一定都能成功的,不,一定要留在華亞。」周欣荳有點希望他不再是那個高不可攀的華亞集團總經理。

    何亞文自信地揚起嘴角,「這倒是,我與震宇合資的電子公司已經營運了半年,業績比我預期中的還要好,所以就算將公司交給大哥,也是無所謂的。」

    這間電子公司及另一家建設公司是他在回何家前奮鬥出的一點成績,算是他白手起家的小小成就。

    「怕就怕你大哥會將華亞給弄垮了。」所以何銘峰一定不會讓何亞文離開的。周欣荳沮喪地低下了頭,「算了,你還是乖乖經營何家的事業吧!」

    何亞文轉頭看了眼周欣荳,意味深長地問:「你希望我離開華亞自行獨立嗎?」

    她抿了抿嘴,靜默了一會兒,然後緩緩搖了搖頭,「你以前是何董的侄子,他都不讓你走了,更何況是現在……我只是怕你父親會為了你大哥,真做出對你不利的事來。」

    周欣荳的猶豫,何亞文深深看在眼堙A他把視線移回前頭,「事到如今,也只有見招拆招了。」

    「嗯!」周欣荳盯著他的側臉,「你一定要小心呀!」

    如今只有周欣荳的關心能讓他稍覺溫暖,「放心,為了你,我不會這麼快就投降的。」

    「我?」周欣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別……胡說。」

    何亞文揚起嘴角,將心中的苦澀暫且丟到一旁,「荳兒,如今你是我最終的依靠,我可不許你隨意離開我,否則我一定會崩潰的。」

    「你……討厭,反正人家都答應你了嘛!我說話算話的。至少,你現在這麼難過,我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你呀!」

    「真的?」何亞文極度需要周欣荳的保證。

    「嗯!」周欣肯定地點頭。

    何亞文深深地吐了口氣,「荳兒,你放心,不論將來我做什麼樣的決定,或者別人替我決定了什麼,我一定不會讓你跟著我吃苦。」

    她其實好希望和他一起吃苦的哪!「何董怎麼可能讓你吃苦呢?以住他對你是將疼愛放在心底,如今真相都大白了,還會不將你的未來給安排妥當嗎?」

    只是這樣一來,她和何亞文的距離就更遙遠了……

    「傻荳兒,別胡思亂想。」何亞文明白周欣荳的心思,「現在的你對我而言比誰都重要,你要相信我,我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她當然明白何亞文不會故意委屈她,只是,他會有很多身不由己的主、客觀因素,逼得他不得不放棄她……

    周欣荳轉頭望著窗外。夜晚擁擠的車潮,讓她的心更加煩亂、到底她的未來將何去何從呢?而一旦失去何亞文的她,究竟該如何自處呢?

    停滯在長長的車陣堙A周欣荳也陷入了長長的思考之中。

    這件事情揭發後的三個星期,沒有人因此而亂了生活步調。

    這天,周欣荳將何亞文替她買的車子駛進何宅,將在超市選購的大包小包東西一一拎出。

    何亞文因公出差到日本快要一個星期了,今天下午四點半的班機便會抵達桃園。她整天興奮地坐也坐不住,礙於身份的關係,周欣荳沒有辦法去機場接他,但是,她卻準備和他度過一個浪漫的夜晚,

    「欣荳小姐,你怎麼買這麼多東西?」貴嫂見狀連忙替周欣荳提去大半,「這些事交代給阿貴就行了,你又何必自己跑這一趟?」

    周欣荳跟進廚房,將東西放在料理台上,「沒關係的,我想親自做些亞文喜歡吃的東西,貴嫂,今晚就看我的,你別忙了。」她忙著將料理一樣樣自袋堮野X,「對了,早上麻煩你的鹵牛腱……」

    「早就入了味了!」貴嫂喜孜孜的幫忙整理,「少爺本來就挺喜歡這道菜的,這次又是欣荳小姐特別為了他而做,少爺一定正會吃得盤底朝天。」

    周欣荳露出了微笑,「這都是貴嫂你幫忙的呀!否則我怎麼會做這道菜?」

    貴嫂呵呵笑著,「對了!待會我有事要請個假,阿貴說要帶找去洗溫泉哪!」她忍不住叨念著,「都老夫老妻了,我原本還說不要的,可是阿貴說我和他這兩個大電燈泡實在太礙眼了,想想他說得也是,我才答應的!」

    周欣荳羞澀地紅了臉,「我想這是貴叔的藉口吧!難得他有這份心,你就放心和他去玩,亞文那塈皕|跟他說的。」

    就在聊天當中,一道道美味佳餚便上了桌。就在周欣荳將最後一道菜給端上桌,大廳外也響起了動靜聲。

    「一定是少爺回來了!」貴嫂連忙將手抹淨,走進大廳開了門準備著,周欣荳也不自覺地撫順頭髮,有些懊惱沒有換件漂亮的衣服……

    何亞文踏著大步走進大廳,昂藏挺拔的身形絲毫看不出長途旅行的疲憊。見著了周欣荳,他俊逸的臉上立刻漫起一抹迷死人的笑容,沉厚的聲音就如同記憶中的那麼誘人。「荳兒?」

    周欣荳莫名激動地泛紅了眼眶,她忍不住衝上前去,不敢在貴嫂面前失態,只站在他面前,不斷揪著衣角低聲道:「你回來了……」

    阿貴挺機靈的,拉著貴嫂直往門外走去,將這個世界交給這兩個人。

    既然只剩下他們兩人,何亞文當然毫無顧忌起來。

    他一把將周欣荳抱起,緊緊地貼在自己寬厚的胸膛上,聲音媞′O思念的語調,「荳兒,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這些個晚上,我每每想你想到都無法入睡哪!」

    周欣荳也緊緊地抓住他的背,想起這幾天孤枕難眠的滋味,她就忍不住哽咽起來,「我也是,我也好想你……」

    心頭的不捨塞窒在何亞文的胸口,他吐著氣道:「別這樣……你這樣教我下次怎麼能安心出差去?」他抬起周欣荳的小臉,拭去她臉上的淚珠,「乖,別哭得像個淚人兒似的……喏,要是眼睛哭睡了,可要變成丑荳兒了……」

    周欣荳吸了吸鼻子,「討厭……」

    何亞文撫著地細緻的臉,像要把她烙進心埵的,他看得十分仔細,「荳兒……」他倏地攫住她火燙的唇,將她抱起,往沙發上帶去。

    「嗯……」周欣荳緊緊環著他的頸子,兩人一起跌坐在沙發上,四片唇辦熱切的吸吮著,聲音斷斷續續地迴響在客廳中。

    再也壓不住累積多日的熱情,何亞文迅速扯下周欣荳的衣服,迫不及待地要用手掌觸摸這教人魂縈夢繫的身子。

    「亞文……」周欣荳試著要離開他的臉,她喘氣道:「先等一下……我、我先去洗個澡,你坐了這麼久的飛機,也要稍微休息一下……」

    何亞文啃著周欣荳白嫩嫩的頸項,怎麼也不願放開她,「我們一起洗。」說畢,不待周欣荳反對,便將她往樓上抱去。

    才走進房門,何亞文便將自己及她的衣服全數褪盡,一路吮著她的耳垂踏進浴室。

    「寶貝荳兒,我真想死你了!」任由蓮蓬頭衝下嘩啦啦的水,赤裸的兩個人不需要太多言語,便激烈地擁吻著彼此,就像是離別多年的戀人似的,兩人貼合得找不出半絲空隙。

    溫熱的水沖刷著他們的身體,爆發的熱情愈發激起了兩人的渴望,何亞文一雙手飢渴地撫遍周欣荳柔滑的身子,像個孩子似地熱切吸吮著她那粉色蓓蕾。

    「嗯……」周欣荳仰著身子,任何亞文的手在其上游移著,反倒還主動將他的臉按壓在自己胸前,讓自己完全沉陷在何亞文的熱情之下。

    積壓多日的思念讓何亞文無法自制,周欣荳柔膩的身子早已逗引得他蓄勢待發,他倏地將她整個抱起,讓她的腿緊緊纏繞在他腰間……

    周欣荳將泛紅的瞼蛋貼在他頸項上,激情後的餘溫仍今她心神蕩漾不已。順著溫熱的水流,她也忘情地撫摸著他強健光裸的背部,喁喁地敘述自己這幾天來的心情。

    河亞文不捨地抬起周欣蔓的臉,「這樣吧!乾脆下次出差時我帶你一起去,也省得這樣兩地相思。」

    「不行!」周欣荳撫著他的臉,「公歸公、私歸私,怎麼能混為一談?你是堂堂的總經理,要做人家好榜樣的。」

    何亞文深吸著氣,「可我真舍下得你難過呀!況且,沒有你在我身邊,實在難過得睡不著哪!」

    「總得要習慣的!」剛才的激情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來得激烈,周欣荳羞赧道:「人家不是說,小別勝新婚呀!」

    何亞文眼底重新蒙上了慾念,「那倒是……所以咱們得再努力一次,好讓這次的『小別』發揮最大的功用!」

    「什麼?」周欣荳都還未回過神,紅艷艷的唇辦就被何亞文給密實地覆住……

    他附在她耳邊問著:「荳兒,告訴我……這樣可以令你開心嗎?」

    然而,周欣荳卻只能自嘴堣斷地逸出如貓般愉悅的嬌吟,她的手緊緊地扣在他強壯的肩頭上,任憑自己迷失在何亞文肆虐不斷的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