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奴 正文 第九章
    房門一打開,宋香漓突然頓住步伐,害身後的朱玄隸一時停不下來,朝她撞了上去。

    「哎喲!妳——」

    「噓,小聲點。」宋香漓突兀地又將房門關上,拉著朱玄隸離開。

    「干什麼啦!妳不是要去找奴兒嗎?大白天的,別拉人家去做『那種事』,我會不好意思的。」

    香漓瞪了他一眼。

    瞧他說的是什麼鬼話,好像她無時無刻都在覬覦他似的。

    「沒心情跟你鬼扯,朱玄隸,你聽好。我答應嫁給你了,但是有個條件——」

    「喲!妳『答應』嫁給我?」他干笑兩聲。「妳有臉說我還沒臉聽呢!前幾天不曉得是誰聲淚俱下地跑來說愛我的哦!妳想嫁人家都還未必肯娶咧!還『條件』?」

    「朱、玄、隸——」宋香漓開始磨牙。「就沖著這句話,你這輩子休想娶到本姑娘了!」

    就在她甩頭想走時,朱玄隸片刻不差地張手將她摟了回來。

    「拿開你的賤手!」

    朱玄隸不禁搖頭歎笑。「妳呀!脾氣這麼沖,要真娶了妳,我還有好日子過嗎?」

    「那麼,我建議你去娶那個溫婉似水的太子妃,如何?」

    「只怕到時某人又會哭得天地變色給我看。」

    「你——」她簡直嘔死了!

    「好了!好了!承認愛我入骨又下是什麼丟臉事。」他像安撫小狗似地拍拍她的頭,說得反倒像是她在無理取鬧。

    宋香漓連連吸了好幾口氣。沒關系,這回算他厲害,不計較了。

    「是!我愛你入骨,請你娶我行嗎?」

    「那個——我要考慮一下。妳知道的嘛!妳脾氣不好,長得又不怎麼樣,再加上……」什麼叫得了便宜還賣乖?這男人實在很有這方面的可恥天分。

    「朱、玄、隸!」宋香漓大叫,隱含殺人怒焰的聲音響起。

    對,她承認,她脾氣是不好,因為她現在就很想踹死他!

    「好、好、好!我娶、我娶!不要再逼婚了。」朱玄隸急忙點頭。聽聽,那是什麼聲音?別說會讓他作上三天的噩夢,連母豬聽了都會難產。

    算他倒霉了,不然還能怎麼辦?

    「是啊!你好委屈嘛……」宋香漓皮笑肉不笑地瞅著他。

    「妳知道就好。」他搖著頭直歎氣,好像那是多慘絕人寰的不幸。

    「好!很好!朱玄隸,用不著你委屈!本姑娘就不信除了你便沒人可嫁。」

    哇!她這回氣壞了耶!

    朱玄隸開懷地朗笑出聲,不理會她的掙扎,將她抱得更緊。

    「早就是我的人了,不嫁我還能嫁誰呢?妳一定要我承認我也愛妳入骨,才能心理平衡啊?」

    宋香漓一征。「你說什麼?」

    「我說,妳的脾氣真不是普通的差,成親之後,一定得找間牢固一點的房子當新房,否則,肯定三兩下就被妳給拆了。」

    被他這麼一逗,她反倒不知該氣還是該笑好了。

    「討厭!」

    「好了,妳剛才說有什麼條件?為夫的洗耳恭聽便是,只要別叫我禁欲就好。」

    宋香漓瞪了他一眼。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我想說的是奴兒。」她和奴兒感情這麼好,盡管奴兒有心隱瞞,但是奴兒被一個不要臉的男人暗地裡纏了兩個多月的事,她怎麼可能完全沒發現。

    「怎麼?要讓她嫁我作妾嗎?」朱玄隸不正經地調笑。

    「如果你不怕被屈胤眹鵀角Q八塊喂狗的話。他現在就在奴兒床上,我很樂意替你轉達剛才的話。」

    「沒想到這家伙的手腳還挺快的,我本來還打算等奴兒臨盆時,再將他揪到奴兒面前纖悔認錯呢!」

    「真搞不懂這爛男人有什麼好的,值得奴兒這般死心塌地。」

    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床上兩人親密交纏、倚偎而眠的模樣,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朱玄隸悶笑。「娘子,請別忘了,你家相公以前和他一樣爛。」

    言下之意便是:奴兒有多沒眼光,她宋香漓也差不多,半斤也別笑那個八兩啦!

    「問題是,這天下第一賤男人對奴兒是認真的嗎?」朱玄隸對她,也只有這點可取,所以她勉強可以說服自己節哀順變,但是奴兒呢?

    「我想,應該是吧!」朱玄隸忍著不笑出聲。

    天下第一賤男人?虧她說得出口。

    「應該?」宋香漓對這答案不滿到了極點。

    「我不過才賊笑兩聲,他就威脅著要打落我的門牙,妳想,我還敢再問下去嗎?」朱玄隸道。能得到一個「應該」就偷笑了。

    「我們來試試如何?」

    「怎麼試?」朱玄隸躍躍欲試地湊近她。

    朋友是干什麼用的?當然是無聊時打發時間,消遣兼陷害用的,他老早就看那家伙不順眼了。

    「既然奴兒還是不能沒有他,那麼,我當然要確保再一次將她交給屈胤眱寣A她不會被虧待,不過,也多少想玩玩那個薄情郎就是了。」

    「對呀、對呀,所以說……」

    兩人交頭接耳,討論得不亦樂乎,偶爾也停下來親個小嘴。

    呵!呵!兩人的濃情蜜意,可不輸房內的交頸鴛鴦呢!

    ※※※

    宋香漓突然公布了她與朱玄隸的喜訊。

    當然,這當中最為她感到開心的,莫過於奴兒。

    不過呢!她也開出了條件:除非王丞相收奴兒為義女,代她承歡膝下,她才能安心出嫁。

    這事兒,小姐已經不是第一回提出了,可是她自認出身卑微,不敢高攀,只想安安分分當她的小奴婢,伺候著小姐就好。

    如今這樣……豈不教她為難?

    接下來,朱玄隸看奴兒的眼神,總會充分地表達著:妳要是不答應,真的會害我娶不到老婆。

    壞人姻緣的事,奴兒豈敢去做?

    萬不得已,她只好點頭了。

    王丞相夫婦是對很慈藹的父母,也極喜愛她,於是她也在心底默默地感念著小姐的恩澤。

    猶記小姐出嫁前,曾對她說過:「奴兒,如今的妳,已不再是孤苦無依的小孤女了,妳是相府的二小姐哦!所以,受了委屈千萬別暗自隱忍,記得,妳還有我這個姊姊,以及一個當王爺的姊夫、更有丞相府這個娘家可以讓妳靠。這麼顯赫的身家背景,誰敢欺負妳?」

    小姐……噢!不,姊姊的話,聽得奴兒一知半解。

    她為什麼會受委屈?大家都對她很好呀!

    還有,什麼叫「娘家」?她又沒有「夫家」。

    「姊姊呀!要嫁的人是妳又不是我,這些話,應該是我對妳說吧?不過我相信,姊夫會好好疼愛妳的。」本就單純的心思,不會去多想什麼,那番話,奴兒全當是宋香漓出嫁在即,太過緊張的緣故。

    之後,香漓風風光光地嫁出去了。而屈胤痋A仍是不間斷地時時出現在她身邊,不過,白天卻鮮少再見到他,她想,應該是她身邊總是有幾名小婢女轉來轉去,他找不到恰當的時機吧!

    ※※※

    夜晚,再一次來臨。

    揮退了身旁轉得她頭昏的婢女,奴兒悄悄推開了窗。

    期待夜晚,成了她的習慣,不得不承認,潛意識裡,她其實也在盼著他。

    「在等我嗎?」屈胤盓C抑的嗓音在耳畔輕回,由身後將她抱了個滿懷。

    奴兒驚喘了聲,偏過頭看他。「你——」他這回又是打哪兒冒出來的?

    「妳以為我每次都會跳窗進來呀?」屈胤祫`能輕易看穿她的想法。「小笨蛋,妳房門又沒鎖,我當然會選擇大大方方地開門走進來。」

    她偏頭想了一下。「對哦!」

    嬌憨的神態,看得屈胤硅△譟R憐,俯下頭溫存地輕吻她。

    「我好想妳——」

    一聲盈滿感情的話語,令她渾身酥軟口「少爺——」

    她覺得自己好沒用,明明再三告誡自己,別再靠近他,卻總是情難由己地一再深陷,難以自拔。

    「看在我是妳孩子的爹的分上,改一下稱呼。我早就不是妳的少爺了。」看著朱玄隸抱得美人歸,他竟也有了某種悸動與渴望——「那——我該喊什麼?」奴兒一臉為難,小腦袋瓜老實得不會轉彎。

    聞言,屈胤眳彌拲o直想撞牆!都暗示得這麼明顯了……唉!早該對她的資質絕望的。

    「至少喊我的名字。」沒關系,他多得是一輩子的時間和她磨,就不信不能讓她主動開口喊聲夫君!

    「胤……胤痋K…」她喊得僵硬。

    他又不滿了。「妳那什麼口氣?委屈妳了嗎?」

    「人家……不習慣嘛!」又凶她?他脾氣真壞。

    她扁扁嘴,可憐兮兮的。

    「我……」屈胤硒|揉額際。「為什麼妳總能讓我覺得我好像欺侮弱小的惡霸?」

    什麼「好像」?他本來就是。

    楚楚堪憐的風韻,足以教任何鐵石心腸的男人感到羞愧。他低低歎道:「好了,別破壞氣氛,好幾天都無法靠近妳,讓我好好看看妳。」

    「我有什麼好看的?」他從來都只會笑她「丑奴兒」,才不會想看她呢!他應該是要看他的孩子吧?

    「別像個怨婦。」他笑謔地親了下她的唇。「那不是我的錯,我也想來,但總不能讓妳惹人非議呀!」

    他幾時也會在意她的名聲問題了?

    奴兒忍不住好奇地仰首看他。

    「那群人到底在搞什麼?一天到晚繞著妳打轉,他們都沒事做了嗎?」說到這個,他就忍不住滿腹抱怨,害他每次想親近他孩子的娘都好困難。

    「是香漓姊,她說我大腹便便,得有人隨時在旁照顧才成。」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她沒反對,愈近臨盆,很多情況都不是她能預料的,她得為她的小寶貝著想。

    但屈胤皏i就不這麼想了。

    他連連冷哼了數聲。「我倒覺得那女人不懷好意。」

    他才沒有奴兒的單純,宋香漓這麼做,絕對是沖著他來的,搞不好朱玄隸也摻了一腳。

    「你別這樣說嘛,香漓姊也是為我好……」

    「又替別人說話?」屈胤眹H下臉,開始不爽了。「是不是連那個女人都比我重要,我根本無足輕重,是不是?」

    「那……那個……」他在生什麼氣啊?什麼重不重要的,他的脾氣真是愈來愈怪了。

    還猶豫?屈胤皏縝b抓狂當中。

    隨便一個閒雜人等都能把他比下去,那他到底算什麼啊?

    沒錯,他正在做著最可笑、以為一輩子都不會發生的事——吃醋!

    「奴——兒——妳給我說清楚,妳究竟把我當什麼了?

    我——」

    他非常、非常的凶,同時也把她給嚇到了。

    「哇——」奴兒撫著肚子,低喘了聲。

    好像動了胎氣,連寶寶都受到驚動,抗議地直踢她。

    屈胤砦鄸惆鴞o的異樣,臉色一變。「怎麼了?」

    「我——」奴兒蹙起秀眉,哀怨地望著他。

    「我看看。」他拉開她的手,貼上腹間,感受那一波波的震動。

    「小家伙又搗蛋了?」

    剛開始,他真的是被她給嚇出一身冷汗,一直到後來,才漸漸習慣。

    兒點了下頭。這陣子,她真是被折騰慘了。

    屈胤秸曊K地扶著她回到床上,大掌輕柔綿密地撫著她圓滾滾的肚子。「再半個月就臨盆了吧?」

    有些訝異他記得這麼清楚。

    他調整了下姿勢,讓她安穩地偎靠在他胸懷。「其實,我很意外妳會懷孕,這明明不太可能發生。」

    奴兒倏地僵直背脊。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別緊張。」屈胤舊安撫地拍了拍她,柔聲道:「我絕對相信這是我的骨肉。我只是不明白……妳沒喝藥,對不對?」

    「藥?你說的是那些補藥嗎?」她到現在都還對他的話深信不疑。「它真的好苦,我最怕喝藥了,每次喝完都會吐出來。」

    「所以妳就干脆不喝了?」他簡直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她心虛地點了下頭,自覺有愧他的好意。

    「這就難怪了。」算是陰錯陽差吧!「小傻瓜!有哪種『補藥』,會需要在男女交歡之後喝的?」

    「你是指——」她瞪大了眼,似有領悟。

    「沒錯,一開始,我並不打算讓妳懷有我的孩子。」

    「那……那……」奴兒心驚不已,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不安地想挪離他的懷抱,他卻沒讓她如願。

    「妳都已經先斬後奏了,還擔心什麼?」她根本沒讓他有說不的權利。

    「你……想要他?」

    「我以為我已經表現得很明顯了。」

    是啊!否則他這些日子何必對她癡纏不休?她笑自己的窮緊張。

    「你希望是男孩還是女孩?」

    「女孩。」他連想都沒想。

    又是一個出乎意料的回答。

    她以為,他會希望是個男孩。畢竟,他至今仍無子嗣,不該是期望有個男丁為他傳承香火嗎?

    「那,你會帶走他嗎?」這是她最擔心的。

    「妳問題太多了。」屈胤皏纗洢呇磽o忙碌的小嘴。

    奴兒卻不依地努力躲開他積極的進犯。「少爺!」

    「喊我的名字!」他有冤枉她嗎?這女人的確是蠢到天地同悲!他都做到這樣了,她還不開竅,真想扭下那顆小腦袋瓜,看看裡頭都裝了些什麼。

    「你……回答我嘛!」

    「除非妳抱著孩子一起回到我身邊,否則我什麼都不稀罕,這樣妳滿意了嗎?」他氣悶地回道。

    沒錯,他是知道這孩子對她很重要,足夠讓他脅迫她,而他也曾想這麼做,但是……唉!那只會令她哭泣。

    他認栽了,心高氣傲如他,卻偏偏見不得她的淚,她想怎樣,都由著她吧!

    「那……不是太委屈你了嗎?」奴兒一臉心疼地看著他。骨肉分離很苦的。

    知道他有多委屈就好!

    屈胤眵儐韘o。「那就張開嘴。」

    張開嘴和骨肉分離有什麼關系?

    正欲發問,他已印上她的唇,火熱的舌狂野地席卷了她,直欲嘗盡她唇腔之內的每一寸甜蜜。

    老天!她一定要這麼整他嗎?他都快被折磨得發狂了。

    近乎貪渴地攫取著她每一分溫香,急切的手搓揉著她因懷孕而更為豐盈的胸房,但,那卻無法滿足他,熱辣的舌襲向那抹嫣紅,饑渴而狂切地吸吮,沁出的淡淡乳香是如此沁甜,刺激著他幾欲爆炸的情欲。

    奴兒嬌吟失聲。這股來勢洶洶的情潮,教她無力招架。

    「我沒有辦法停止……」屈胤硉h苦地粗聲道,濃重的鼻息灑在奴兒細致敏感的嬌軀,點點冷汗隨之滑落。「我可以嗎?奴兒。」

    「我不知道——」她迷惘地搖著頭,像個找不到方向的孩子。

    「那就阻止我,否則……妳今晚會再也無法全身而退。」一再的壓抑,已讓他瀕臨爆發的極限,他可不是聖人啊!

    「我……我……」明明是想聽他的話,將他推開的,但是軟膩小手一碰上他,卻是情不自禁地攀附。

    「噢,天!」屈胤眴曊}她層層的衣物,再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別……」意識稍稍清明,奴兒羞慚地低道:「我懷孕的模樣很難看……」

    屈胤眯漱F下。「傻瓜!」他不再遲疑地卸去她身上所有的遮蔽,溫熱的雙手一寸寸地膜拜著不若以往嬌娜窈窕、卻同樣誘人的胴體,以行動告訴她:在他眼中,任何時候的她,都是最美好的!

    「胤痋K…」奴兒呢喃著,感覺出他顯而易見的呵憐與珍愛,她動容地泛起淚光。

    「這是妳第一次主動喊我的名字。」屈胤砦鴾W她盈然淚眸,心頭一震。

    「妳——不要哭,我不碰妳就是了……」他咬緊牙關,硬是強迫自己抽身。

    「不,別走。」奴兒摟回他,這是數月來,她頭一回主動親近他,表現出對他的需要。

    他震撼地望住她。「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

    「我知道。」她輕輕淺淺地吻著他發熱的耳畔。「我不要你走。」

    當她沒出息好了,她就是離不開他。

    這些日子,她一直在做著徒勞無功的掙扎,但那又怎樣呢?心早已不由自主地飛向他,她明白自己始終在自欺。

    這一生,她是注定得依附他而活,即使下場是再一次被他傷得體無完膚,她也認了。

    她情願死在他手中。

    得到她的允諾,他拋開疑慮,低道:「我會很小心的。」

    然後,他動作輕緩,極溫柔地深入她溫潤的嬌軀,讓兩道渴望交融的靈魂深深結合——一瞬間的滿足,令他不由得吟歎出聲。

    多久了?這股柔暖的撫慰,教他眷戀著、渴盼著,無一日或忘,也只有她,才能帶給他除卻靈肉之外,另一種似水般的柔情包圍。

    「奴兒呀……」他似有若無地低喃著,一個首度教他放入心上的女子芳名;一個由他所取、由他所獨占珍憐的女子芳名。

    像是回應著他的纏綿,奴兒迎著他,與他一道共舞繞腸醉心的情纏旋律。

    盡管是在極致繾綣中,他依然不忘溫柔,每一回的深入,給了她歡愉,也給了他慰藉,但就是不允許自己放縱。

    原來呵!兩性的交歡,也能是心靈的旖旎相契,而不為狂野的肉體激纏……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