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奴 正文 第十章
    半個月後。

    相府內苑,傳出了尖銳的叫聲——「啊——好痛——胤痋X—」

    獲知消息的宋香漓,趕在最快的時間揪著夫婿奔回娘家。直到現在,一個時辰又過去了,聽著房內愈來愈悲慘的叫聲,她眉心都快打成了死結。

    「怎麼會這樣?奴兒會不會有危險啊?」

    「安啦!」心知兩人的姊妹情深,朱玄隸陪在身邊,輕擁著她安慰道:「生孩子本來就是這樣的,妳沒聽妳婆婆、我娘親說過嗎?她在生我的時候,痛得差點一刀砍死我父王。要不然,妳想為什麼自古以來,女人生孩子,男人都要在門外等,直到生完才能進去?就是怕發生命案嘛!」

    宋香漓被他這麼一逗,緊繃的心弦頓時緩和不少。「你少鬼扯了!」

    像想起什麼,她左右張望著。「咦?那個良心被狗啃去了的負心漢呢?」朱玄隸暗暗偷笑。

    他真的很佩服他老婆,每次提起屈胤痋A她都能冠上一串與眾不同的形容詞,而且最厲害的是,到目前為止,還不曾有過重複的情形。

    「我叫人去通知他了,應該——妳看,說曹操,曹操沒到,不過,那個良心被狗啃去了的負心漢確實來了。」

    香漓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果然見著屈胤盓峖漭^匆地飛奔而來。

    「奴兒呢?她現在如何了?」

    「你不會自己看!」想到奴兒為他所受的苦,宋香漓就擺不出好看的臉色。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及時從房裡傳了出來。

    「我去看她!」屈胤硐“僑N要住房內沖,多虧朱玄隸攔下他。

    「你不能進去。」

    「我為什麼不能?」他不滿地大吼。

    「你為什麼能?」宋香漓冷哼著回道。「敢問屈大公子,你除了會玩女人之外,還懂些什麼?進去有個鬼用?」

    「香漓!」朱玄隸意思性地低斥了聲,但背叛的眼眸,卻洩漏出笑意。

    說得好哇!其實他真正想做的,是鼓掌為愛妻喝采。

    屈胤祫y色難看得想殺人。「朱玄隸,管好你的女人!」

    「說個兩句不成嗎?屈胤痋A你可真行啊!好好的一個女人,你能把她折磨得只剩一口氣,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呢?如果得像你這樣才叫會『管』女人,那我情願天下的男人都去死!」宋香漓怒道。

    「關我什麼事?」朱玄隸無辜地叫了聲。他好倒霉哦!

    屈胤祫^緊了臉,悶聲不語。

    「你想不想知道奴兒那段日子是怎麼過的?丟了心、失了魂,茫然得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你又想不想知道,她後來是怎麼熬過來的?還是為了你!她愛你甚於一切,相對的,也會用同樣的心情看待你給她的一切,要不是為了你的骨血,她根本活不到今天!」

    宋香漓生氣地說。

    「好不容易,她漸漸地平復了心頭的創傷,你又堂而皇之地出現,全無愧意地再一次掠奪她的身心……她就活該欠你啊!是不是一定要逼死她,你才會罷休?如果真是這樣,我建議你一刀往她心口捅,讓她瀟灑地解脫,也許她還會感激你的仁慈!」

    屈胤硈Q罵得啞口無言。不為宋香漓的憤怒,而是想到那個受苦受難的人是奴兒,他的心……會疼……這些,他從來都沒想過。原來,她受的傷,比他所想像的還要重,而她,卻從來不說……「我並沒有想要傷她……」屈胤硒X不可聞的音浪,連他自己都聽不見。

    這一回,他是真的想要好好疼惜她。

    由他的神情,宋香漓大致猜出了他的意思。可她仍不住要問:「你拿什麼擔保?」像他這種人,根本沒人格。

    「我不需要向妳擔保什麼。」

    什麼話?宋香漓又欲發飆,朱玄隸卻以眼神制止了她,暗示她適可而止。

    以屈胤眭滬茤吽A能忍耐她囂張至今已屬難得了,再下去的話,朱玄隸一點也不懷疑他會眼也不眨地一掌劈昏她。

    就在此時,產婆由房內走了出來。

    「怎麼樣?」屈胤眴漸衝上前去。

    產婆看了宋香漓一眼,宋香漓立刻以眼神示意她。屈胤皏副心思都放在奴兒的安危上,以至於沒留意到兩人一來一往的怪異。

    「那個……這位姑娘難產,孩子與母親……呃……你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

    屈胤祫y色一變,不等她說完,旋即揪住產婆,狂怒地吼道:「別管什麼孩子了,我只要我的女人平安無事,妳聽到了沒有!她必須平安無事!否則,我會殺了妳來陪葬!」

    多可怕的威脅啊!可憐的產婆,幾乎要給嚇破了膽。

    掙扎著逃回房內後,還在心中喃喃嘀咕:早知道就別答應他們演這齣戲了,誰曉得他們在搞什麼鬼。

    房外,屈胤痐@拳重重捶向牆面。他從來不曾有過這種無助的感覺,本以為自己早就什麼都無所謂了,如今才發現,他還是會害怕,他怕失去奴兒、失去那個待他情深義重的女人……不,他不能忍受失去她,絕對不能!

    將臉埋進掌中,深沈的恐懼,將他淹沒。

    朱玄隸與愛妻對望一眼,皆在彼此的眼中,找到了相同的訊息。

    他想,他們已經有答案了,而且是很明顯的答案。

    奴兒的癡情一片,總算沒白費。

    ※※※

    屈胤痐ˇ撅o又過了多久,窒人的岑寂中,偶爾交雜著奴兒悲厲的吶喊,每一時,每一刻……他幾乎可以聽見時間流逝的聲音,緩慢且持續地凌遲著他的心。

    一直到——產婆走出房門,手中抱著一名粉嫩可愛的小娃娃。

    屈胤盓b立著,神情反倒有些木然。

    「呃……」貝他這樣,曾被他嚇得魂不附體的產婆,一時也不知怎麼反應。

    結果,還是宋香漓主動上前打破僵局。「男的還是女的?」

    「是名可愛的女娃兒。」

    屈胤眽w了眨眼,稍稍回神,但卻不是接過他的孩子,而是急切地開口問:「奴兒呢?孩子的母親還好嗎?」

    「有驚無險。」產婆說得很心虛——其實根本打一開始就沒事。

    屈胤痐G話不說,直接衝進房內。

    「欸——」什麼跟什麼?這是他女兒耶!他怎麼連看都不看一眼?

    「我來吧!」最後,還是朱玄隸伸手抱過孩子。

    可憐那個不知情的產婆,都快搞不清楚孩子的父親是誰了。

    之後,朱玄隸拉了宋香漓,夫妻倆賊頭賊腦地移步到窗口,當偷窺狂去了。

    坐在床畔,凝望著那張完全不見血色的慘白容顏,屈胤皉糷熉奮畢o,指尖所傳來的,是冰涼的水氣,分不清是汗是淚。

    他早就相信產婆的話了,她這模樣,糟得像是剛由鬼門關繞完一圈回來。

    老天!他差一點就失去她了!

    微微顫抖的手,輕撫過她輕合的眼、眉、鼻、唇,然後輕柔地、堅持地握起她同樣失溫的小手,無聲地傳遞溫度。

    「奴兒!妳一定要好起來,再一次健健康康地站在我面前,我不可以沒有妳,妳知不知道?」

    柔柔地,像是怕驚擾了她,他宛如自言般地輕語。「一開始,我真的沒打算付出這麼多,但妳就是佔據了我所有的心思,讓我像個傻子般,情緒一再地受妳牽引,所以我本能地感到憤怒,並且將這股怒氣發洩在妳身上,毫無理性地傷害妳……但是當我發現,這樣的宣洩並不能讓我從中得到快意時,我逐漸明白,妳的存在,並不是任何女人都能取代的……」

    「於是我投降了,想停止彼此的傷害,再一次將妳擁入懷中時,妳卻已悄然遠去……」他小心將奴兒被搓暖的心手放到頰邊,溫存地摩挲著。

    「妳知道嗎?當我知曉,妳已如一陣輕煙,消失在我生命中時,那一瞬間,我好茫然,空洞的心,什麼也感受不到……那種茫然,妳能想像嗎?這幾個月,我簡直不曉得自己是怎麼過的,直到再次相逢,才讓我死寂的心,重新有了跳動的感覺,只是,我不曾為誰動過情,不懂、也不會表達,才會總是把妳弄哭,其實,妳的淚真的好讓我心疼……妳究竟聽到我的話了沒有?奴兒,我曾經失去過妳一次,我不會再讓妳有第二次的機會逃開,哪怕是陰曹地府,我都會糾纏到底,妳聽到嗎?聽到了嗎……」

    她微弱的氣息,令他惶然,他俯低了身子,臉頰與她相貼,倚偎著、纏綿著,流瀉出再難掩藏的真情……窗外,一雙相偎的身影悄悄退開。

    罵也罵過了,玩也玩夠了,也許,他們真的可以安心將奴兒交給他了。

    ※※※

    悠悠醒轉,房內空蕩蕩的,只有她一人。

    夢嗎?奴兒的明眸浮起霧般的迷離悵惘,輕輕撫上自己的臉龐,彷彿猶感受得到他所遺下的餘溫。

    恍恍惚忽中,她好像聽到他對她說了好多、好多的話,還說他不能沒有她,要她永遠陪伴著他……那是真的嗎?

    夢吧!她笑自己的癡愚。這種話,屈胤眲O抵死也不會說出口

    的。

    也許,她真的說對了,那只是一場夢。

    因為自她醒來之後,又過了半個月,奴兒一直都沒看到他。

    他一點也不在乎她,就連他們的孩子,他都不曾來看過一眼。

    「寶貝,我們好可憐……」奴兒撫著小娃娃粉嫩的臉蛋,感傷地低語。

    「誰好可憐了?」某人再一次由不知名的角落冒了出來,並且,也沒有意外地再一次將她給嚇到。

    「你——」她眨了眨眼,再傻氣地揉了幾下。「真的是你?」

    「不然妳以為是誰?」不難看出,她是真的很期待見到他,屈胤眭Y慰又愉快地摟她入懷。

    「你為什麼這麼久才來?」奴兒反問,小臉揉進他懷中,依戀地撫蹭著。

    說到這個他就有氣!要不是有著懷中幾乎要化成了水的柔情佳人,他絕對會噴上一把火。

    「叫姓朱的那對夫妻給我小心一點!」

    聽到他咬牙切齒的聲音,她不解地仰起頭。「你說姊姊和姊夫?」

    「少叫得那麼好聽,我們和這兩個人沒有關係!」

    「你為什麼會這麼生氣?」

    「妳以為我這幾天為什麼會不見人影?因為那對可惡的夫妻不讓我見妳!」愈說滿肚子的火就燒得愈旺。

    「這怎麼可能?」香漓姊沒理由這麼做,而且,屈胤硊Q做的事,她不認為誰有那個能耐阻止。

    「怎麼不可能?他們就是惡意搗蛋!」害他想死了奴兒,卻又不得其門而入。

    別看朱玄隸平日浪蕩不羈的,他要真有心防備,屈胤痐ㄩ猻O來明的還是暗的,都不可能近得了奴兒的身。

    一直到今天,他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明言他們要是再搞鬼,他絕對會豁出去和他拚個風雲變色,朱玄隸這才識相地放他來個牛郎織女大相會!

    「那,你有想我嗎?」奴兒的纖纖素手撫上俊容,但並不期望他的回答,只是想自我安慰。

    「想得入骨。」他握住頰邊的小手,低笑著回答。

    奴兒小嘴微張,以為是幻聽。她還在作夢嗎?

    什麼嘛!好侮辱人的表情。

    屈胤眹S好氣地輕吻她的小嘴,一下,又一下。「還要我再深入嗎?」

    「呃?」她眨眨迷濛大眼。

    「別誘惑我了,妳才剛生完孩子,是不能行房的,這點分寸我還有。」

    「你……是認真的嗎?」她一愣一愣地,還不大回得了魂。

    「妳指分寸?當然是。」屈胤眭熄簡集{著不明顯的戲謔。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奴兒一頓,詞窮了。

    「想妳那一句,是嗎?」他失笑出聲。「當然是啊!小傻瓜,除了妳,還有誰值得我這般全心珍愛?」

    奴兒瞪大了眼,明眸凝聚水光,然後一顆又一顆地跌了下來。

    「妳該不會是喜極而泣吧?」屈胤硌桮蛓5她的心思,每回一碰上她的淚,他總是無可奈何。

    「為什麼我總是會弄哭妳呢?」他極盡溫柔地輕拭淚痕。「明明,最捨不得妳掉淚的人是我,但每回害妳落淚的,卻也永遠是我,唉!我該拿妳怎麼辦才好?」

    他愈拭,她的淚反而掉得愈凶。她不斷地搖著頭,抽抽噎噎地道:「你……又在騙我了……」

    他怎麼可能會心疼她?絕對不可能的!他說過,他對她只是玩玩而已,厭了便會丟棄……她一直都記得,也一直害怕這一天的來臨。

    「騙妳?」他不解地重複。

    「你以前也是這樣……」很早以前,他也說過喜歡她,可是結果呢?

    三言兩語,立刻讓他領悟了她的意思。

    「忘掉那些亂七八糟的過去,奴兒!我們重新開始。讓我寵妳、憐妳,補償過去虧欠的一切。」

    「不……不可能的,你只是想要孩子而已,對不對?所以你才會說這些話哄我……別再讓我懷抱希望,然後又殘忍的敲碎,否則……我真的會活不下去的……」

    這是什麼話?屈胤眳薶o得直想嘔血。

    報應吶!他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我就這麼不值得妳信任是不是?妳到底把我看成了什麼?我會為了孩子無所不用其極?妳給我聽清楚,奴兒,這些話我只說一遍!」

    深吸了口氣,他退開一步,神情陰鬱地看著她。

    「我並不稀罕這個孩子,從頭到尾,我要的就只是妳而已!沒錯,我是個沒有真心的男人,也的確對很多女人說過喜歡之類的話,喜歡將她們玩弄於掌心的感覺、喜歡她們所能帶給我的肉體歡暢,但,卻從未對誰說過珍惜!因為沒有一個人值得我去珍惜,只有妳——讓我魂牽夢縈,想拋諸腦後都辦不到!

    「至於這個孩子,從一開始,我就不知道她的存在,記得我曾說過,希望妳生個女孩,而非男孩嗎?因為我父親年輕時,風流得讓我感到噁心,他一直希望屈家能夠香火綿延,偏偏膝下卻只有我這個孽子。對!我就是故意要絕子絕孫給他看!

    「我甚至不介意告訴妳,我從來就沒打算讓我的骨肉在任何女人腹中孕育!今天如果不是妳,我會毫不猶豫、甚至是不擇手段地弄掉胎兒!不介意是否會因此而造成一屍兩命的悲劇。」

    奴兒驚抽了口氣,他的話,讓她渾身發軟,小臉駭然轉白。

    屈胤眹n著她恐懼的臉龐,苦笑。「但也因為是妳,所以我沒這麼做。我知道妳想當母親,妳期待這個小生命,我為妳而接受她,為妳而喜愛她,因為那是妳為我所孕育的孩子,因為她體內流著妳的血,這才是主因。」

    一口氣聽他傾出了所有的心事,奴兒掩著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不是為了孩子,他想要的是她,一直都只有她……「你說的……是真的?」她顫抖地確認。

    「該死!我都說這麼多了,妳還懷疑?」屈胤痐S惱又嘔。

    「好,我會讓妳相信的!」

    尚未來得及理解他話中涵義,奴兒懷中的娃兒便讓他奪了過去。

    「你去哪裡?」

    「去哪裡都好!如果得把這小東西丟到我和妳都看不到的地方去,妳才會相信我的話,我絕對做得出來!」

    奴兒一聽,大驚失色地驚喊:「你不可以這麼做!」

    「那妳相信我了嗎?」他站在門邊,語帶威脅。

    是嚇她嗎?也許有一點,但她若執迷不悟,他還是會言出必行。除了奴兒外,他什麼都能捨,包括自己的親生骨肉。

    奴兒嚇都嚇死了,哪敢再遲疑。

    她飛快奔向他,雙手死摟著他,怕他真的跑掉。

    「你……壞死了!居然這樣嚇我……」驚嚇過度的結果,就是痛哭失聲。

    像要回應她似的,屈胤离h中的娃兒也跟著放聲大哭。

    「別哭了……」一大一小,都是生命中最親的女人,屈胤硉L措地乾瞪眼,左手抱著小娃娃,右手摟著他的小女人,一時不曉得該先哄哪一個。

    以往,他是最瞧不起女人的人,豈料如今卻是被女人給吃得死死的……唉!他算是嘗到苦果了。

    「哇……」驚悸猶未平息,奴兒哭得更加壯烈,簡直是可歌可泣!

    「哇……」小小娃兒成了回音,忠實地追隨著母親「哭天搶地」。

    「天……」屈胤痐]想哭了。

    饒了他吧!哪個善心人士願意前來解救他啊?

    「奴兒,妳給我閉嘴!」屈胤痐亢薴Q足地大吼一聲。

    小女人嘴巴張著忘了合上,愣愣地看著他。

    很好,總算擺平一個了。

    他很酷地一把將女兒往她懷中塞。「搞定妳女兒。」把麻煩丟給麻煩,呵!多麼的一勞永逸。殘淚猶掛有眼角,奴兒吸吸鼻子,很有責任感地說:「可能是餓了。」

    「那就餵飽她。」

    「可是……可是……」他不迴避嗎?很羞人耶!

    「妳全身上下,有哪個地方我不熟悉?」看穿她的心思,他丟了句過去。

    裝什麼黃花閨女嘛!搞不清楚狀況。

    人家都這麼說了,奴兒只好忍下羞澀,別開暈紅的小臉,解開襟鈕先滿足女兒的需求再說。

    屈胤硒N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這溫馨寧和的一幕。

    本以為,這世上再也沒有什麼能感動他這顆早已結霜的心,而今,這平和如水的幸福,卻教他深深動容,靈魂深處的冷硬角落,不知不覺地為這一大一小而柔軟。

    無聲地在她身後生了下來,他張開雙臂,將她納入胸懷,他的臉龐輕貼著奴兒馨香柔馥的肩頸之間。

    多想就這麼與她們相依……「回到我身邊來吧!奴兒,別再折磨我了。」感受到她輕輕地顫動,他將她摟得更緊。「讓我娶妳,給妳和孩子一個最溫暖的家——」

    家……多令人嚮往的詞彙。

    奴兒發現自己又想哭了——然,這一回,卻是為了感動。

    她也能有家,有一份穩定嗎?

    「可是……我長得並不好看,別人會笑你的……」

    「妳又想逼我動怒了是不是?」屈胤离g罰似地輕咬了下奴兒凝雪的頸項。

    她怯怯地道:「我……我只是不懂,你喜歡我什麼?我並沒有絕艷容顏。」這樣他也能生氣啊?禁慾過度的男人果然有點不可理喻。

    屈胤盓皝L她的身子,長指似有若無地撫過奴兒裸露在眼前的雪白胸房,在輕吻了下她的柔嫩小嘴聊以慰藉後,才啟口道:「擁有絕艷容顏又怎樣?美麗的女人,我看過太多、太多,她們都美得足以傾城,但又怎樣?那都打動不了我的心,我就要你這醜丫頭,我的心就是毫無道理地只為妳悸動。」

    他的大掌覆上奴兒的嬌容,輕緩地移動著。「我不要什麼絕色佳人,妳的純真,妳不染俗塵的清靈氣質,才是世間難尋的。妳大概不曉得吧?當妳執著而專注地寫著我的名字時,所散發出的光彩,有多麼震懾人心?那是我見過最美的容顏……繞了這麼大一圈,直到後來,我才領悟,早在我第一次開口喚妳『奴兒』時,我倆便注定糾纏一生一世,難分難捨了……我的醜妖兒呀……」

    以往,總覺刺耳的醜字,由他口中喚來,感覺竟是如此的甜

    蜜……她的確是他的醜奴兒呀!

    柔柔地偎著他,奴兒安心地閉上了眼,將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給了他。

    她再也沒什麼好猶豫的了,這副胸懷,一直都是她不變的執著,是她這一生的棲憩處,打從他第一聲喚她「丑奴兒」開始……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遠休,卻道天涼好個秋……是誰的吟詠,柔柔地低回著,或者,那是來自他們心靈深處的執戀……好一闕「丑奴兒」!不論是那個清靈純真,不識人間愁的醜奴兒,抑或滄桑淒柔、識盡愁滋味的醜奴兒,都是他永世的牽念……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