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奴 正文 第八章
    「姑娘。」無聲無息地,屈胤痐S打她身邊冒了出來。

    「你——你又跟來做什麼!」奴兒退開一步,急惱地問。

    屈胤祫q聳肩,隨意看了眼幽靜的後苑。

    好極了!沒什麼人,正是個傾訴別後離情的好地點,正好可以「盡情發揮」,他的小女人真是太會選地方了。

    「我們都還沒談出結論,妳怎麼可以拋棄我。」屈胤砦D,那口吻,像極了被遺棄的怨婦。

    「我們哪有什麼好談?」奴兒的口吻是一派的不以為然。

    「怎麼沒有?妳是菩薩送給我的美嬌娘,妳忘了嗎?」

    「誰……誰是你的美嬌娘?」奴兒結結巴巴。

    「妳呀!」他回得理所當然。

    奴兒心頭酸酸苦苦。

    他還是沒變嗎?見著女人,總愛逗弄一番,看別人為他意亂情迷,然後便覺快意?

    「公子請自重!」除此之外,她不曉得她還能怎麼響應。

    「我是很自重啊!瞧,我連妳一根手指頭都沒碰到,要在以前,我早就直接把妳拖上床了。」忍了四個多月的,絕對夠她受的!

    他的話讓奴兒的臉色忽紅忽白。

    這種話叫「自重」?虧他還有臉說自己是「正人君子」!

    「你……不要亂來……」她下意識地退了一步。沒辦法,太了解他的人了,再加上他講的那些話……她很難不這麼反應。

    但,屈胤皏u是無辜地眨眨眼。「我什麼都還沒做,妳就在期待啦?既然如此——」他「順應民意」地往她跨了步去——「不要!」奴兒驚叫一聲,立刻跳開。

    「妳小心一點!」他脫口喊道,伸手摟住她。

    她不想活啦!身懷六甲竟還敢這麼蹦蹦跳跳的。

    奴兒錯愕地看向他。

    是錯覺嗎?她怎麼覺得——他好像很緊張?那算是關心嗎?

    這一刻,她突然有了很奇怪的感覺,他是不是早就認出她來了?

    旋即,奴兒又搖頭斥罵自己的傻氣。她臉上覆著頭紗,他怎麼可能認得出來?

    推開他,她連連退了好幾步,拉出了安全距離,讓自己的腦子能多少保持清醒。

    屈胤眹癡S阻止她的舉動,但他的黑眸卻一瞬也不瞬地瞅著她,然後語出驚人——「決定了,我要要妳!」

    他很大聲地宣布,又將奴兒嚇得神情呆愣。

    他、他、他……這怎麼可能!屈胤眲O個最鄙視婚姻的人,就算是戲弄,也從不讓此言出口。

    奴兒都快分不清精神錯亂的人是他還是她了。

    「我——並不漂亮。」她低低地道。

    以往,他總愛嘲謔地喊她一聲「丑奴兒」。如果他知道,眼前的她,曾是他棄乏敝屣,不屑一顧的女人,不知會作何反應?

    「無所謂。」他淡然置之。

    是啊!他當然無所謂,只要嘗起來的滋味夠銷魂就行了,不是嗎?

    奴兒悲澀地想著,沒忘記他每一句殘酷見血的言詞。

    「我——有孕在身,你沒看到嗎?」

    屈胤皏堨短瞬間接觸到她隆起的小腹,一抹復雜的異常光芒閃過眼瞳,但旋即又消逸。「那又怎樣?我並不在乎。」

    這樣的回答,令她愕然。

    「但我心裡有人了,我只愛他,沒有人能取代。」不指望他聽得懂,反正……她就是傻,能用著自己的方式訴盡情意,就覺很滿足了,至少,這用不著面對他殘忍的嘲諷與鄙棄。

    「是嗎?妳愛他——」屈胤祩悍銡謔a低語,深深望住她。

    「至今仍是?」

    那是什麼樣的眼神?他的眼中盈滿她所無法解讀的情緒,奴兒沒來由地心神一震!

    為什麼她會覺得,他像是早已看穿了她?那般深幽的眸光……究竟在表達什麼?

    接著昏亂的腦子,她害怕去深思,也不敢碰觸可能會有的答案,唯一的念頭,只是慌亂地逃離——屈胤眹S再糾纏下去,定定地望住她遠去的身影,放任她找回寸許的喘息空間。

    但,那是暫時。只有他的懷抱,才是她最終的棲息處,他會讓她再度回到他身邊的。

    今生,她再也無法逃開。

    ※※※

    低垂的夜幕籠罩大地,萬籟俱已寂,奴兒的心卻再難平靜。

    回想起白日的點點滴滴,激蕩奔騰的心緒,勾起了她一直以來極力隱藏的血淚悲歡。

    她並不堅強,相對的,她有的是一顆一捏便會碎去的心。當初離開他,是她用盡了畢生的力氣才辦到,在那一刻,靈魂便已死去一次。

    她甚至無法回想,那一段日子,她究竟是如何熬過來的。意識成日虛虛浮浮,宛如游魂一般,想的、念的,淨是他與她共處的每一分時光,有歡笑、有甜蜜、有酸楚,也有刺骨的傷痛……食不知味,寢不安忱,日裡夜裡、甚至縹渺的夢境中,總是盈滿了他的形影、他低沈醇醉的嗓音,她幾乎以為,她會因為過度的思念與悲傷而死去。

    就在那時,她得知自己有了身孕。

    彷佛一股全新的生命力灌入體內,她有了活下去的方向,空茫的瞳眸,再次凝起光亮。

    這是她的孩子,也是他的。

    呵!多意外的驚喜。她腹中正孕育著他的骨血呢!也許,「他」會長得很像、很像他哦!

    像是獲得了無上的至寶,奴兒萬分珍惜地看待著他賜予她的一切,也因為這樣,她熬了過來。

    本以為,她這輩子就是這樣了,卻沒想到,有生之年,她還能再見他一面。

    今日一見,使得狂切的思念,再一次地泛濫成災,奴兒不得不承認,她其實好想他,卻始終強壓在心靈深處,不敢去碰觸。

    如今的少爺……怎麼說呢?讓她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一樣。

    浪蕩的神采,狂肆的邪笑,這些都沒變,只是,幽邃的瞳眸深處,似乎多了抹專注。

    專注?這怎麼可能?他對女人從不專注的。

    「想情郎啊?」低沈的嗓音,自幽靜的一室響起。

    奴兒思緒一團亂,未經思考便本能地道:「小姐,妳又取笑我——」

    然而,她一轉身,卻對上了那噙著謔笑的俊顏,她嚇得神情呆滯。

    「我的聲音會像女人啊?妳太傷我的心了吧?」他可是自認很有男子氣概的。

    「少……少爺……」過度的驚嚇,讓奴兒只差沒暈厥。

    「不錯嘛!還認得我。我還以為妳這無情的小東西早把我給忘得一干二淨了呢!」一點也不曉得什麼叫客氣,屈某人反客為主,一派悠閒地坐了下去,還自動自發地為自己倒了杯水。

    「我……」當下,奴兒的腦筋全打成了死結,什麼句子都轉不出來。

    他、他、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是三更半夜……「我說奴兒,別用這麼饑渴的眼神看著我,我會害羞的。」屈胤眵D涼地丟來一句。

    饑……渴?害羞?

    喝水的是他,但是差點被嗆死的人卻是她。

    「我有說錯嗎?奴兒呀!不是我要說妳,咱們一夜夫妻百日恩,妳怎麼可以裝作不認識我?一聲聲的『公子』,喊得我心都碎了。」

    「原來……」她張口結舌。「你早就知道我是誰了?」

    難怪他會這麼戲弄她!

    「有必要這麼意外嗎?」他的表情明顯地嘲弄著她的大驚小怪。「妳全身上下,哪寸肌膚我不熟悉?要是連自己的女人都認不出來,我不是白混了?」

    別有暗喻的言語,聽得奴兒嫣頰泛紅。

    「我……才不是你的女人。」

    「妳再說一遍。」音調驟降,屈胤痐@步步逼近奴兒,頓時,無措的她給逼到了牆邊。「妳倒好啊!自個兒逍遙快活去,要走也不打聲招呼,很不把我放在眼裡嘛!」

    難不成,他是來興師問罪的?

    奴兒輕咬著唇,備覺委屈。

    明明是他先不要她的,他怎麼可以反過頭來指責她,說得好像她有多對不起他似的。

    「那——如果我求少爺放過我,你會嗎?」

    「我考慮、考慮。」他隨口漫應,不著痕跡地吸了口氣,掬飲著久違的幽香。

    還是只有她,最能契合他的靈魂呀……「那……你要考慮多久?」奴兒垂下傷懷的小臉。一直都是這樣,他不曾將她放在心上,又怎會在意?

    屈胤祪h了她一眼,突然有些慍惱。「怎麼?妳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想逃離我?」

    「我……」她有苦難言。

    「有這麼輕易嗎?」他冷笑,視線往下移,定在她隆起的小腹上。「我們之間有什麼樣的牽扯,妳心知肚明,要想一筆勾消,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在那灼然的注目下,奴兒沒來由地渾身虛軟,因突來的想法而心慌。「你……你想要回孩子?」

    屈胤祧K了下眉。他要一個軟綿綿、什麼都不會,只會哭得煩死人的小東西做什麼?

    「隨妳怎麼說。總之,我和妳糾纏定了,至死方休!」如果得這樣才能牽制住她,他可以不擇手段。

    「不可以!」奴兒驚嚷,眸底湧上驚懼的淚水。

    她什麼都沒有,腹中的孩子是她唯一僅存的珍寶,他為什麼要這麼殘忍,連她唯一的希望都要剝奪?難道他真打算逼死她嗎?

    「求求你,別奪走我的孩子,我……我……」

    誰想奪走她的孩子了?他想奪的,是她的身、她的心!

    「妳眼裡、心裡就只有這個孩子嗎?那我呢?無足輕重了是不是?」他就是覺得非常生氣,不爽到了極點。

    這丫頭根本就沒把他當一回事!

    奴兒眨眨水眸,一下子不太理解他到底在激動什麼。

    該死的!她還敢故件無辜?簡直是欠揍!

    「看著我,奴兒!我要妳所有的心思都只容得下我,只看得貝我!」屈胤砦D,不是詢問或要求,而是直接霸道的宣誓。

    「這有差別嗎?」奴兒反問,對於一個他所厭棄的女人,在不在乎他有什麼不同?她怎麼也想不透。

    該不會是……男性尊嚴受創吧?

    「沒差別?」他咬牙低吼。「那妳今天說的那些話又算什麼?」

    「哪些話?」她說了很多耶!誰曉得他指的是哪一句。

    還哪句話?

    屈胤眵`吸了好幾口氣,差點把牙給咬碎掉。

    「妳說妳愛我,無人能取代。」

    被一語道出心事,奴兒倍感困窘。

    他又要嘲笑她了嗎?再一次用輕蔑殘忍的言語,將她的心擰碎?

    不,她不想再承受這些了。

    「我又沒說……那個人是你……」

    「不是嗎?」出乎意料地,屈胤眭滲咻滮浀蚑w和了許多。

    「不然還能有誰呢?」

    「我不要告訴你。」

    屈胤眵`深看著她。

    她的自我防備有多強烈,對他的情就有多深,這點,他又怎會不明白。

    「妳還是學不會隱藏心事。」他逸出一聲幾不可聞的歎息。

    「為什麼要說謊?承認依然愛我,有這麼困難嗎?」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奴兒說得又慌又急,彷佛多說幾遍,說服力便能加深。

    「奴兒!」

    「我不愛你,我早就不愛你了……」怕聽到他冷蔑的譏刺,她掩住耳朵,躲進自我保護的殼中。

    屈胤眻i口欲言,卻驚見她眸中閃動的淚光。

    他沉默下來,不再多言,也不阻止她,任她不知所雲地喊著、念著,微傾下身,輕輕柔柔地吻去她的淚。

    她錯愕地微張著嘴看他,一時忘了身在何處。

    他……幾時變得這麼溫柔了?

    「在等我吻妳嗎?」屈胤痐摒O不改慣性地嘲弄,不同的是,那其中隱含著難以察覺的寵溺。

    「不要!」奴兒一聽,立刻用雙手緊緊掩住唇。

    她再也不想沈溺於他殘酷的柔情中,也絕不允許自己沈溺,深怕再讓他傷這麼一次,她真的會死在他手中。

    嘖!這什麼態度?活似要死保貞操似的。

    屈胤痐ㄩ’a看著她的舉動。「放心,我從不強暴女人,除非妳心甘情願送上門來。」

    「我才不會……」

    「不會嗎?等著瞧吧!小女人。」說完,他扯下她的手,以著令人措手不及的速度吻了下她的唇,而後,掠窗而出,消失在沉沉夜幕中,奴兒只來得及感受一抹溫熱,淡淡地拂掠唇際。

    望著空無一人的深沈夜色,她征征地撫上唇畔那抹似有若無的氣息,心知,這將會是一個無眠的夜。

    ※※※

    在那之後,屈胤眱K時時出現在她眼前,而且都是選在她一人獨處的時候。

    問他怎麼進來的,他總會嬉皮笑臉地對她說:「呆瓜!當然是翻牆啊,難不成還光明正大走進當朝丞相的府邸來偷香?」

    奴兒陡然心驚。「你不怕被當成賊啊!」

    然後,他就會十足輕狂地回她:「有妳關心,死都值得啦!」

    奴兒只能歎息。她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才好了。

    日裡夜裡,他的形影總不時地出現在她眼前,就連入了夢,他都不死心地糾纏相隨……這教她如何平靜?

    奴兒真的不明白屈胤眹鴝釵b想什麼,他明明不乏美人相伴,哪來那麼多的時間與她糾葛不清?又為什麼願意這麼做?

    就這樣,兩個月過去了,她依然沒有答案。

    正凝思著,一陣細微的聲響由窗口傳來,她連想都不必,會在夜深人靜造訪她香閨的,只有他了。

    奴兒旋即閉上眼,她以為也許他見著她已入眠,便會識相地離開。

    然而,她卻忘了一件事——屈胤硈o人八輩子都不曉得什麼叫「識相」!

    老樣子,他大大方方地出窗口躍入,再大大方方地走到床邊,最後再大大方方地生了下去。

    睡了?那正好。這兩個多月來,她老是竭盡所能地抗拒他,實在很不可愛,睡著了正好可以任他為所欲為。

    「誰教妳警覺性低,怪不得我嘍!」屈胤盓C語,傾下身去,濕熱的舌輕舔了下奴兒的紅唇。

    不會吧?他這麼沒人格?

    奴兒都快嚇死了。她記得他不是說過,他從不強暴女人嗎?

    噢!不行了,她沒辦法思考了,熱熱麻麻的感覺,已由唇瓣泛延開來,當他溫暖的唇覆上她時,亂烘烘的腦海早已呈空白狀態。

    屈胤硊L揚起眉,一抹邪笑揉進了相接的四片唇之中。分開柔軟芳唇,他不客氣地深入探索,舌尖挑弄著軟膩丁香。

    怎麼辦?怎麼辦?奴兒被這摧情的熱吻弄紊了氣息,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很能撐嘛!

    屈胤盓C笑,魔掌罩上奴兒豐盈酥胸,恣情揉弄。

    「轟」地一聲,宛如雷擊般,麻了她四肢百骸,奴兒輕喘出聲。

    屈胤皉A也忍不住,悶笑出聲。「妳還要裝多久?再不睜開眼,我要開始脫妳衣服嘍!到時『失身』可別哭哭啼啼地怪我。」

    奴兒霍地睜開眼。「你早就知道了?」

    他聳聳肩。「我又不是妳,蠢得天地同悲。」

    這張嘴還是這麼可惡!

    「你——走開啦!別壓在我身上。」她害怕這樣的親暱,彷佛就快捉握不住自己的心。

    「我不。」屈胤盓韞[親密地貼住她,但卻細心地不讓自己的重量成為她的負擔,並且避開她愈見可觀的肚子。

    「我來看我的孩子也不行嗎?」

    奴兒無言了。

    她是可以拒絕他的接近,但卻沒有權利拒絕他接近他的孩子。

    「你——會想要他嗎?」她以為,他是什麼都不在乎的。

    「妳要我就要。」

    這是什麼回答?那如果她不要呢?他也不要了?

    「信不信?自從妳離去後,我沒再碰過任何一個女人。」他低喃,輕吻著她的耳垂、秀頸、下巴,蜿蜒著往下移。「因為我不曉得,還有誰能比妳更契合我。」

    奴兒昏昏沉沉,聽著他的話片片段段飛掠腦際。

    契合?他指的是什麼?的滿足?對他而言,她是不是只剩這樣的利用價值?一個洩欲的女人兼生孩子的工貝?

    一手拂開她的前襟,輕舔淡吮的唇舌,萬般珍愛地在她胸前印下纏綿的證明。

    「妳也在等我嗎?妳的身體熟悉我,就像沒人比我更熟悉妳一樣。」屈胤砦D,撫過她每一寸敏感的肌膚,那戰栗的悸動,呼應著長久以來的思念情潮。

    潛意識裡,她還是在等他嗎?不,她不知道。

    然而,著了火的身體,卻熱得發燙。

    「那就別再抗拒,妳知道我對妳的渴望,從未減少一分。」屈胤痐o寸往下移,大掌在她圓滾滾的腹間停留了一會兒,才又往下移,來到銷魂美好的地帶。

    渴望……他對她,有的只是「渴望」而已。奴兒喃喃告訴自己。

    是啊!不然她還期待什麼,一個無愛的人,又能給她什麼?

    她輕抽了口氣,因他愈來愈放肆的撩撥而渾身虛軟,沈蟄已久的熟悉情悸,有如浪潮般,一波又一波地襲來,禁不住那樣的,奴兒終於出聲。

    明明早已知曉人事,她的反應、她的熱情,卻永遠帶著純真,是否,正因這樣的氣質,才會教他深深沈淪,迷戀得難以自拔呢?

    「好久、好久了……我從沒一刻忘記過妳的感覺、妳的味道。」屈胤眴陘U身子,雙唇覆上她熱燙顫悸的女性幽秘,以舌尖挑出她更多難抑的情潮,感受那悸動的……「我想要妳,很想、很想……」早在重逢的第一天,他就想這麼做了。

    七個月!整整七個月的不近女色,早已令他忍到極致,一旦尋著相契相合的軟玉溫香,他怎麼也控制不了了!

    今晚若不要了她,他會發狂!

    這就是他的目的!他只是想要她的身體而已,一旦厭倦之後,他仍是會極盡絕情地傷害她,然後將她遠遠地拋開……她不要!不要再一次宛如破布娃娃般地被他丟棄,她再也承受不了第二次的致命創痛了,屆時,她會再也沒有勇氣活下去!

    「不要!」奴兒驚懼地喊出聲,抗拒地並攏雙腿,阻止他更深層的進犯。

    屈胤硅J撇唇。「都快是一個孩子的娘了,妳還不明白嗎?這種事不是說停就能停的。」

    他當她在鬧孩子脾氣,不將她的舉動放在心上,拉開她的腿,大手探入其中,揉壓著她濕燙的珠蕊,刺激她早已泛濫的欲潮。

    「不——」奴兒亂了方寸,急道:「你說你不會勉強我的!」

    「我是說過,但——」他拉長音調,長指出其不意地猛然刺入,惹得她嬌吟失聲。「妳言不由衷。」

    「不……我不要……你別這樣……」看出他執意掠奪的決心,奴兒慌了。

    身已沈淪,她知道自己抗拒不了他的撩撥;而心……她該怎麼辦?再一次飛蛾撲火?再一次體無完膚嗎?

    她為他吃的苦、流的淚難道還不夠多?他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為什麼就是不放過她……感覺到她異常的沉默,嬌軀微微顫抖,卻不是之故,屈胤硊L仰起頭,才發現她已淚流滿腮。

    「怎麼了?」他旋即撒手,將她摟進懷中。

    「你……可不可以找別人?」她抽抽噎噎。雖然想起他和別人纏綿的畫面,心會好痛好痛地滴著血,但至少她還能承受,因為她再也不要嘗一次數月前那股毀天滅地的淒絕之苦了。

    屈胤眹H下臉。「妳知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我……知道。」在那樣的注視下,奴兒沒來由地瑟縮了。

    「妳倒大方啊!」那他為她「守身如玉」了半年又算什麼?她當是笑話嗎?

    他的冷言冷語,又讓她眼眶凝滿珠淚,一顆顆地往下掉。「我也不想啊……可是……可是……」都是他自己不好,他還怪她。

    一見她的淚,再有沖天怒火,也全化成一攤柔水。

    「別哭了!」屈胤皉釣ワ撊疆a拭著她臉上的淚痕。「我不碰妳了。」

    「真的?」奴兒意外地睜大了眼。

    她明明已經感覺出他張狂的情欲,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會虧待自己的人,怎麼可能會為了她而委屈自己?別人的感受,他一向都不會在意的。

    「半年都忍了,還差這一晚嗎?大不了牙一咬就過去了。」他自我解嘲地苦笑,將她摟在懷中親了親。

    「別動!」在她掙扎前,他低聲威脅。「多少給點撫慰,否則我真的會獸性大發。」

    此言一出,她果然不敢再妄動,任他溫存地輕吻著她的眼、眉、鼻尖,以及朱唇。

    「告訴我,奴兒,妳在怕什麼?」

    「我……沒有啊!」

    「沒有會哭成這樣?鬼才信妳。」他扣住奴兒小巧細致的下巴,逼她與他相視。「和我上床沒這麼可怕吧?我記得妳以前不是這樣的,妳很熱情、很……」

    「不要再說了!」奴兒愈聽愈無地自容。這種事有什麼好討論的?

    「那妳說不說?」

    奴兒抿緊唇,不語。

    「真倔!」本以為他會發怒,誰知,他只是低聲一笑。

    無妨,他多得是耐性,她要耗一輩子,他都可以奉陪到底。

    屈胤硍鏽i地伸了下腰,他索性往床上一倒,閉上眼養精蓄銳去了。

    奴兒微愕地看著他,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伸手推了推他。「少爺,你不能睡這裡。」

    「閉嘴,我累得要死。」她難道不知道,欲火的折騰對一個男人而言,是很傷身的。

    「可是……」奴兒欲言又止,要讓人看到,她該怎麼解釋啊?

    「妳再呱呱叫地吵我,害我沒了睡意,我們就另外找事情『做』。」

    不用想都知道他會找她「做」什麼「事」。

    這下,奴兒反倒呆看著他,不知如何是好了。

    屈胤眵捶之E光瞥了她一眼,不禁歎了口氣,只得探手將她拉進懷中。

    「少——」

    「閉嘴!睡妳的覺,孕婦不要這麼多話。」又不是第一次相擁而眠了,還表現得像個黃花大閨女似的,受不了她。

    一靠上他溫厚的胸懷,本欲抗拒的心,全化為不由自主的依戀。明知是隨時能讓她屍骨無存的龍潭虎穴,她仍是深深沈醉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