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閒吹 第四講 《逍遙游》(下)
    這一講的內容就是《逍遙游》的最後一部分。但是為了便於大家理解,我們還得再回顧一下上和中,究竟告訴了我們一些什麼。

    《逍遙游》這一篇可以說是《莊子》作品中最富有文學色彩、最有趣味,也是最能表達莊子觀念的一篇。那麼在《逍遙游》的開頭,莊子就把我們所有人都騙了,他寫一隻大的鵬鳥,從北極飛到南極,「其翼若垂天之雲」,說它如何的大,不是我們今天的人可以想像的,比那個太空站還要大,它在空中飛,把所有東西都遮住了。我在讀初中的時候,老師說大鵬鳥在空中飛,就像我們想像自己在空中飛一樣。結果莊子給我們寫了大鵬鳥那樣了不起以後,馬上他又告訴我們,一切能夠飛起來的東西,都是有所依賴的,依賴什麼,依賴風,他說如果不是那個龍捲風,這樣大的一隻鳥就無法升空,而且莊子說,不但要有風,還要有大氣,大氣還得有相當的厚度,如果大氣很薄的話,它也飛不到那麼高。

    那也就是說,大鵬鳥的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它的自由,莊子說的叫「有所待」,像那些小鳥和蟬知,它們覺得這個大鵬鳥莫名其妙,從北極飛南極,有什麼意思?哪裡像我們根本就用不著,我們不用飛那麼遠,就把一天三頓飯解決了,何必要飛那麼遠?莊子從大鵬鳥和小鳥、蟬知的對比,就得出了小知和大知的概念。大鵬鳥就是大知,小鳥和蟬知就是小知。就是說各種生命的存在,有它的等級形式。莊子又說它們的等級形式還有大年和小年的區別。比如有一種椿樹,以八千歲為春,以八千歲為秋;還有一個叫彭祖的,已經活了八百年了。這些就是大年,那些小年呢,有些菌類,生命不過七八天,連半個月都生活不了;有一種蟬知,不知春秋,它生下來就是夏天,夏天還沒有完就死了,它們無論如何動腦筋去思考,都不會知道世界上還有個秋天。這些就是小年。

    但是,把這些區分了之後,莊子又說了,這些大知和小知、大年和小年,都不是真正的「逍遙游」,它們都「有所待」,就是都需要一定的客觀條件,它們才能生存。而莊子要追求的是無所待的自由。「無所待」這個說法就像民間一句口頭話,叫「人不求人品自高」,實際上我們是做不到這一點的,因為生活在社會上便要依賴各種關係,莊子是將事理推到極限來說。莊子說,你看列子,列子生在莊子前面,但是《列子》那一部書的問世是《莊子》問世後的事,書裡還剽竊了好多《莊子》的內容。列子呢,會乘著風在空中飄,他一次順著風飄出去半公里,半公里不落地,這樣他可以走很遠。但是,列子這樣和大鵬鳥、小鳥都不是真正的逍遙游,因為列子還是要有風,沒有風他就無法飛起和停下。

    後來,莊子又說到一些人,他們有一定的才能,有一定的知名度,至少在他們那個小的地方以內,人們會認為他們是很了不起的,他們自我感覺良好,但是「宋榮子猶笑之」,他們還是被宋國這個叫榮啟期的隱士笑話,因為這個榮啟期精神境界好像又高一個層次,那麼他高在什麼地方呢?他完全「無所待」,無所待到什麼程度呢?莊子說全世界的人都來表揚他,他都沒有任何感覺,他都不覺得這有什麼意義。不像我們,收到一兩封讀者說你好的信,心裡就喜歡得不得了。因為我們是小知。

    這些是我們在《逍遙游》(上)的部分講的內容。

    在《逍遙游》(中)的部分,一開始就講了一個隱士和神仙,隱士講的是一個叫許由的人。他隱居在箕山,這個箕山在山西某一個地方。後來我看見有一篇文章曾經說,箕山的那個「箕」,是《莊子》書上撮箕的箕;還有一篇文章說,箕山這個地方出產兩種很小很小的石頭,一種全部是黑的,一種全部是白的,說中國最早的圍棋用的就是那裡的石頭,所以就叫「棋」。後一種說法其實是不通的。因為中國古代,從來不把圍棋叫做「棋」,圍棋是叫「弈」。你們看《孟子》書上寫得很清楚,有個人名叫弈秋,下棋下得很好。「棋」是後來的象棋,而象棋是從印度那邊傳來的,「棋」這個字是一個音譯,是古代梵文的音譯。

    許由在箕山當了隱士,他的道德修養非常高、非常好,而中國的第一個帝王就是堯,因為堯以前,黃帝、神農、軒轅等,司馬遷說那些東西是不可靠的,司馬遷說那些晉紳先生(就是那個時候的紳士階層)都避開這些不談。那麼中國第一個帝王就是堯,堯生活於距今四千三百年,後人說堯治理天下治理得很好。他找許由,說他不想再當這個帝王,是不是由你許由來當。並且說,天下是因為有了你才治理好的,「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太陽都出來了,你還把小燈點起來,你不是難為那盞燈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其於澤也,不亦勞乎!」天上下了雨,莊稼都有水了,你還去灌水,你不是白白浪費水嗎?但是,許由說我不能代替你。在《逍遙游》這一篇裡,這一段的意思就是說,當了帝王也不自由,因為當了帝王還要治理天下,還要弄得非常累。那個隱士才有真正的逍遙。

    在中的這一部分呢,還講到神仙。根據現在所發現的材料,中國古代所有典籍,第一次寫到神仙,而且把神仙的這種形象寫出來的,就是《莊子》。《老子》沒有講到神仙,是因為《老子》和《莊子》不同,《老子》是追求用一種緩和的手段來治理天下;《莊子》認為天下不可治,要有另外一種精神追求,就是神仙。因此《逍遙游》這一段,把神仙如何騰雲駕霧,「不食五穀,肌膚若冰雪,綽約若處子」,莊周寫得絕了,他說那個神仙的皮膚若冰雪,就是天上下的那個雪,神仙的皮膚是雪白的,神仙的神態窈窕,若處女一般。有一點莊子在設計神仙這種形象的時候考慮到了,這個跟後來的地球人設計外星人的形象差不多,就是神仙沒有性別,你說是男的不行,說是女的也不行,因為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就必須要有性的活動,還要繁殖下一代。

    二十世紀下半葉以來,全世界鬧外星人,好多人也是這樣說的,通過催眠療法,研究的人就知道他曾經被外星人綁架到飛機上面去,外星人給他體檢,還抽了他的什麼精液,還有個女的說外星人把她排的卵取走了。這些對外星人的回憶,外星人都是沒有性別之分。這個事情古今也差不多,莊子設計一種形象要完全滿足「無所待」,便一定要設計成沒有性別。一旦有性別,生了娃兒了,一天到晚關心娃兒上幼兒園啊,還要努力工作掙些錢來養娃兒,這就「有所待」了,神仙不要這個。對於莊子寫神仙的這些話,我們不妨用文學創作的眼光來看待它,我相信莊子絕不認為有真正的神仙存在,他這是在文學創作,你不要根據這個就信了,你信了就太老實了。但是莊子為了闡發他的「無所待」,即真正的逍遙,為了體現這種理念,便進行想像的創作,就創造出了神仙形象。

    《逍遙游》中間這一段,既說了隱士,又說了神仙,無非就是用這兩類生命存在,拿來比較你我這些芸芸眾生,大家都「有所待」,來寄托莊子的一種理想。因此,神仙是不存在的,但是莊子的文學創作,無意之間,就給後來各種偏執們打開了方便之門,因此就出了關於神仙的各種說法,後來就有道教什麼的……那麼,上和中概括了,下面我們講下。

    【惠子謂莊子曰:「魏王貽我大瓠之種,我樹之成而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也。】莊周最好的朋友就是惠施。惠施當時是梁國的宰相。莊子年輕的時候,做過漆園吏,就是宋國國家漆園林場的管理員,職位低得很,只有科級。但是他和惠施兩個人友誼特別深厚,他們的友誼建立在彼此完全對立的兩種思想上面,建立在互相爭論上面,無法說哪個對哪個不對,這種友誼在世界上還是很少見的。但是,莊子和惠施辯論,結果惠施都會被莊子挖苦一頓,所以,惠施心裡就不以為然,這次就想了個事情來挖苦莊子。惠施就對莊子說,魏王(戰國時候的魏國是在山西南部,河南西部,這個魏王就是魏惠王,惠施就在他手下當宰相。那個時候他還不叫梁惠王,因為那時他的都城還建立在山西南部安邑那裡,後來其他國家壓迫他,他遷到開封這一邊,才改稱為梁惠王。

    《孟子》書上多次提到梁惠王,就是這個魏王。孟子和莊子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是都和這個魏王有關係)很看得起我,他送了我一點種子,這種子拿回去栽下,結果結出來一個巨大的葫蘆。「貽」就是送。「樹」是動詞,就是種。我把這個種子種下去以後,就長成了,開了花了,結了果了,結的那個葫蘆大得很,把它拿來裝水,可以裝五石水。從前的這個「石」是重量單位,曾經是以百斤為標準。比如說,這個葫蘆可以裝五百斤水。「實」就是容納,容量。我把它拿去裝水裝漿(各位注意,水是水,漿是漿,漿是其他的飲料,比如我們今天的可口可樂,古代就叫漿。古代的漿更多指的是豆漿,包括北方人喝的那個豆汁兒,也就是酸的那種豆漿。從前的人不喝茶,喝水喝漿),但是你知道,這個葫蘆的壁只有那麼厚,五百斤水裝進去,這個葫蘆本身的堅固程度不足以承受五百斤水的壓力,它會破掉。

    【剖之以為瓢,則瓠落無所容。】我把這個葫蘆中間剖開,成為兩半,就能各裝二百五十斤,但是二百五十斤水裝進去,瓢還是顯得很空,因為它太大了,就顯得「瓠落」。這個「瓠」和前面那個「瓠」不同,前面的「瓠」是葫蘆,這裡的「瓠」和「落」組成聯綿詞,即「瓠落」,拿來做形容的,意思是空落落的。

    【非不呺然大也,吾為其無用而掊之。」】「呺」,空的意思。我們說「枵腹充公」,就是說空著肚子去上班。這個「枵」和「呺」是通的。我得承認這個葫蘆確實大,但是我認為它沒有任何用處,我把它掊瓣了。這個「掊」字是不是把它解釋成劈成瓣了,我都有懷疑,是因為《史記?天官書》中間有這個字,只不過那個是「」旁,而不是「矷v旁,是天空的一個星座,而那個字讀bang,即棒。可不可能是拿起棒棒,把葫蘆砸了呢?但是,從魏晉以來,研究《莊子》的,都沒有這個說法,未可知也。我找不到第二個例子來證明我的說法。因此,我還是按照歷來的說法,讀pou。

    這一段顯然是說莊子的。因為在惠施看來,像莊子這樣的人,太自高自大了,莊子的學問也太大了,但是他沒有用。這就點了莊子的痛處了。惠施覺得,我辯論不如你,但是我有用,我當了魏國的相爺,你看你有那麼多學問,拿來跟我辯論,要把我駁倒,你自我感覺良好,我承認你很偉大,但是你有沒有用呢,你沒有用。惠施是要從實踐的效果來檢驗,我施惠能治國,你莊周就不行。這段話就等於惠施面對面地罵莊子,你沒有用,我只想一棍子把你打壞算了。

    【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矣。】莊子就說,你老先生呢,一貫地很能善於小用,而笨拙於大用。就是說你當那個相爺,只是小用,不是真正的大用,你別以為你了不起。「固」就是口語說的「本來」,書面說的「一貫」。那麼大一個葫蘆,你去裝什麼水啊,裝什麼漿啊,都是用葫蘆之小,你不能用葫蘆之大。然後莊子就給他講了一個故事。

    【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龜」要讀jun,冬天手上裂開就是龜裂。因為「龜」的古音讀做jiu,jiu音可以轉成jun,jiu和jun叫雙聲,這是雙聲對轉。現在還在用這個字,比如發生旱災,農田都龜裂了。這句說宋國有一家人,很會造雪花膏、百雀羚之類,擦在手上,手就不裂了。鬧了半天,化妝品在那個時代就已經有了。

    【世世以洴澼為事。】「」和那個「纊」是通的,就是絲綿。造絲剩下的絲頭子,拿回來做絲綿,做好的絲綿要到水裡去來回漂洗,就叫洴澼。洴澼pingpi是雙聲,不能夠拆開來講,就是把絲綿拿到水裡邊蕩。就像在漢代的時候,織蘇錦,蘇錦織好以後拿到江裡面去漂蕩,然後拿到青草地上晾乾,它的顏色就特別鮮明。我們就恍然大悟,這家人的職業並不是多高貴的職業,是勞動人民。你想,他們一年四季把絲綿拿到水裡去漂洗,因此手容易裂口,為了有一碗飯吃,就自己發明了護膚霜,擦在手上就可以保證手不裂了,可以繼續漂洗絲綿。【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外地有客人來拜訪這家人,出百金的高價,買製藥的秘方。

    【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請與之。』】於是全家聚會討論,都說:「我們世世代代漂滌絲棉,辛苦一年才掙幾金。現在賣技術,一天就賺百金。賣吧。」【客得之以說吳王。】來客買得秘方以後,遠遊吳國,晉見國王,取得信任。

    【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後來越國侵犯吳國,吳王派他帶領軍隊參加冬季水上戰役,他的士兵都搽了這種護膚的特效藥,手腳不生凍瘡,結果把越人打得大敗。吳王酬謝他,賜他土地,封他侯爵。

    【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則所用之異也。】你看,同樣的使手不皸裂的藥物,一個大用,賜土封爵,一個小用,一輩子免不了漂滌絲棉。

    【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現在你有容量五石的大葫蘆,你不會用大,只會用小,你不該把它砸了。你應該讓這個葫蘆干了以後,做腰舟,從前的人要渡過河就要用大葫蘆,用兩個大葫蘆捆到腰帶上,這樣就可以游過去。用這個大葫蘆做腰舟去飄蕩江湖,豈不美哉!還用得著去擔憂大而無用嗎?莊子說的飄蕩江湖的意思就是要惠施不要去做官,回到民間來,不要那些榮華富貴。

    【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這樣看來,你老先生的思路仍舊扭曲如蓬草啊。

    莊子聽不進惠施的暗諷,反倒勸惠施離開朝廷,漂蕩江湖。惠施當然是聽不進去了,接著說。

    【惠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惠施對莊子說,我還種了一棵樹,名叫樗。這個樗是什麼樹呢,今天不是吃椿葉炒蛋嘛,椿葉摘自香椿,還有一種和香椿相似的樹叫臭椿,臭椿就叫樗。

    【其大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捲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匠者不顧。】樹身長滿疙瘩,木匠彈不下墨線。旁柯高枝全是彎的扭的,圓不中規,直不中矩。長在大路邊多年了,木匠走過,熟視無睹。

    【今子之言,大而無用,眾所同去也。」】先生你所說的話,都是空話,就像那棵臭椿,大而無用。難怪啊,眾人都不理睬你。

    惠施拿臭椿來罵莊子。為什麼叫臭椿呢,是因為它的木材本身就發出一種臭氣。我當過鋸木頭的解匠,我瞭解這兩種樹木,椿樹不但嫩芽可以吃,椿樹長大了,把它鋸開,用木頭做一個盆子,可以裝飯,飯裝到裡頭,夏天都不會餿不會臭,它的木質芳香天生有殺菌能力。這是香椿。但是這個樗,就是臭椿,就恰好相反,結果長好大,但是沒用處,它是臭的。這是施惠又在挖苦莊子,就是說莊子在發臭,在臭假寒酸。

    【莊子曰:「子獨不見狸狌乎?】「狸狌」就是黃鼠狼。莊子說,你說臭我就想起了一種動物叫黃鼠狼,也是放臭氣的,你該見過吧。

    【卑身而伏,以候敖者,東西跳梁,不辟高下,】黃鼠狼是很了不起的,黃鼠狼極有用,會逮耗子。黃鼠狼俯伏在暗處,恭候耗子出來,出來一隻,便撲上去,東跳西跳,上下追趕,只顧捕捉老鼠,不顧自身危險。

    你們注意,為什麼他不說貓,而說黃鼠狼,我告訴你們,那時候貓還沒傳入中國,我們今天養的這種貓是從埃及經印度傳過來的,中國古代也有貓,《詩經》上面也寫到,但是那種貓是豹貓,身體很長的一種猛獸,不是我們家中那種貓。從前的人是要保護黃鼠狼的,黃鼠狼又叫臭鼬,又叫鼬鼠,因為它能捉耗子。

    【中於機辟,】「機辟」就是機關,關就是閉,因此這一個「辟」跟前面那個「不辟高下」的「辟」根本就是兩個字,前面那個「辟」是躲避、迴避的「避」,後面這個「辟」相當於「閉」。我們說的機關就是設的某種裝置,機關是原來獵人發明來捕獸的。「機關」這個詞純粹是由於日本明治維新以後,把大量的西洋文字翻譯過來,日本人就把政府單位翻譯成機關,後來我們就跟著拿來用,就變成機關單位了。就說黃鼠狼一下中了機關,被關住了。那個黃鼠狼逮耗子的時候東跳西跳,總有一天它會跳到那個捕獸的夾子裡邊被夾死。

    【死於罔罟。】「罔」就是設的「網」。黃鼠狼結果落到網後頭去了。就是說,你看,黃鼠狼本事那麼好,野貓本事那麼好,結果把命都丟了,中了人家的埋伏,中了人家設的計。

    【今夫牛,其大若垂天之雲。】這個「」字,雖然書上給它的讀音是li,實際上古代的音是可以轉的,li的音可以從mi的音那裡轉來,mi又轉為mao。牛就是西藏那邊的犛牛。犛牛那麼大,笨得很,一點都不靈活,像懸掛在天上的雲朵那麼大。這個是莊子在那裡吹了,因為任何犛牛都不可能有垂天之雲那麼大。那是因為在中原那裡可能看不到犛牛,只是聽說犛牛很大,有一座山那麼大,就是沒看到。【此能為大矣,】要說大,這個就大到頂點了嘛。

    【而不能執鼠。】犛牛塊頭再大,讓它去逮耗子,它又不如野貓和黃鼠狼。犛牛沒有這樣的本事,犛牛也不稀罕有這樣的本事。

    【今子有大樹,患其無用,】現在你有那麼大的樹,而又在擔心它沒有什麼用。

    【何不樹之於無何有之鄉,】那樣大的一棵樹,為什麼不把它移栽到理想國那裡去呢?「於」字古音又讀wu。「無何有之鄉」就是根本不存在的一個地方,翻譯過來就叫理想國,理想中存在,實際上不存在。莊子要告訴他,你必須從現實生活中撤退,必須去追求精神上的理想國,而不要再留戀一個官位。你把這個大樹移栽到精神的理想國裡邊去,不要再參與現實的政治生活。

    【廣莫之野,】一片遼闊的原野。

    【彷徨乎無為其側,】可以在樹旁邊走來走去,不要去做什麼事情,這裡就指的不要去當官。

    【逍遙乎寢臥其下。】你很逍遙,在大樹下面睡一覺。

    【不夭斤斧,】「夭」就是沒有活夠天年就死了。這棵大樹不會夭折於長柄斧和短柄斧。

    【物無害者,】「物」這裡指的是客觀世界。客觀世界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危害它。

    對了,這就是真逍遙。莊子最後才給你們露了底牌,真逍遙就是回到精神的理想國裡邊去,不要被現實生活中的各種得失、榮辱、利弊所牽制,只有到了精神理想王國裡,人才能做到在想像中的「無所待」,就是逍遙。所以,莊子說的這個逍遙,實際上在現實生活中絕不存在,而是說你要回到內心、回到理想、回到精神世界裡去,就是有人說的向內轉。

    【無所可用,安所困苦哉。」】這樣大的一棵樹,沒有任何方面需要用它。

    這就是莊子說的「大用」。凡是你要拿給人家用的,都是小用,大用就是沒有人來用你了,你也不領那份工資,個人吃儉省點,煮點稀飯,來點泡菜。所以,莊子的逍遙絕不是有些人認為的富了貴了就是逍遙,或者到了紐約巴黎就逍遙,或者到了埃菲爾鐵塔就逍遙,或者到了北極南極就逍遙,不是這樣。現實生活中沒有任何逍遙是真逍遙。你看,莊子在《逍遙游》快要完了才講真話,結果竟然是這樣。絕大部分人知道結論是這樣都會大失所望,也許還有少部分人覺得,人要追求內心上的一種「無所待」,這個才是逍遙。也一定有人會說這不是阿Q思想嗎?要說阿Q呢,莊子也好像有一點,如果沒有這點,一天到晚憂國憂民,哪還有逍遙可言呢?

    整個《逍遙游》到這兒就講完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