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算(官場) 正文 第十三章 轉機
    李斌良隨林局長走進江泉市公安局大樓門廳,立刻感到一種熟悉、親切、溫暖的氣氛撲面而來:門廳兩邊是兩道走廊,分別是他主管的刑警大隊和技術大隊,一些弟兄出出入入,一副匆忙的神色……這種曾經每天都見到的情景,此時看起來是這樣的親切。因為,這裡是他的家,是他工作多年的單位,這裡有他的辦公室,有他的戰友,也有他投入的情感和生命。其實,昨天夜裡他就來過這裡,可是,因為當時的心情所致,一切都視而不見,更沒有閒情逸致品味這種氣氛。現在不同了,女兒已經平安歸來,各種感官也就恢復了功能,又感到和嗅到了這種親切而熟悉的氛圍。或許,在山陽的這些日子投入的精力太多了,工作得太專注了,壓力也太大了,所以,儘管在那裡呆的時間並不長,卻覺得過了很長一段日子。看著眼前的景象,想起過去幾年來在這裡度過的日日夜夜,當時,也曾經覺得壓力很大,覺得很累,可是,那一切和現在所辦的案件相比,都好像輕了許多,甚至包括當年鐵昆殺人案,好像也沒有現在的案件這樣沉重,這樣讓他心力交瘁。幾個弟兄看到李斌良,都高興地迎上來,親熱地打著招呼,詢問苗苗的情況。刑警的職業就是這樣,因為他們總要並肩作戰,時間一久,自然產生了一種和其他行業不同的感情,因此,之間也就自然而然地稱起了兄弟。李斌良初當刑警時,對此很不習慣,曾糾正過隊裡的同志,不要稱什麼「弟兄」,而要稱同志,可是,沒過一年,自己也這樣稱呼起來。這種特點,是外人所不瞭解的,有的人還認為這是「匪氣」,實在是一種天大的誤解。李斌良向一個刑警詢問胡學正在哪兒,回答說在後院的法醫解剖室,李斌良即和林蔭向後門走去,恰在這時,胡學正從後門走進來,同二人碰個滿懷。李斌良:「情況怎麼樣,屍檢結果出來了嗎?」胡學正:「剛出來。法醫說,死亡時間大約在四到六小時之前,也就是我們找到孩子的前後;死者的胃裡沒有多少水,可以肯定入水前已經死亡,而且,脖頸上有勒痕,左大臂脫臼,肌肉嚴重拉傷,皆外力所致。」李斌良:「這麼說,曾經發生過激烈的搏鬥?」胡學正:「對,你沒看到,死者身體很強壯,可是,對方卻能致他以死地,而且,致其手臂脫臼,肌肉拉傷,肯定身手不凡,學過散打武術甚至點穴什麼的……對了,技術大隊已經提取了樣材送省廳進行DNA檢測。林局長,李局長,還有什麼指示嗎?」李斌良:「走,再去解剖室看看。」

    解剖室內,屍體已經蒙上了白布簾,儘管不能看清整個身體,可是,感覺上軀體很高大。法醫應李斌良的要求,將面部掀開,讓他觀看。因為是在水中撈出來的,所以,兇手臉上倒很乾淨,而且,並沒有水浸泡後那種浮腫的情景,說明在水中的時間不長。不過,他的面目很是猙獰,眼睛還睜著,但是,已經失去光澤,只殘留著垂死的恐怖,舌頭微微從口中吐出,顯然是脖頸勒扼所致……

    「林局長,李局長,你們看!」胡學正指了指死者的脖頸,那上邊有一道清晰的繩索勒過的印跡。印跡很細,說明繩索也很細,但是,一定非常結實堅H韌……作案手段如此熟悉,李斌良一下想起南平砂坑中的馬強,他的表情和脖上的勒痕,與眼前這個人完全相同。

    那麼,作案人也應該相同,加害他的人和加害馬強的人是一個人,而據分析,加害馬強的人和殺害鄭書記妻女的是一個人,那麼,算上眼前這個人,已經是第四條生命了。胡學正在旁:「目前,還沒有人來認屍,局裡也沒有一個人認識他,估計他不是江泉人……對了,苗苗怎麼樣,她能不能辨認一H下……」胡學正說了半截就住口了,李斌良也沒有接話。是的,這個人肯定和昨夜發生的案件有關,應該讓苗苗來辨認一下,可是,能讓剛剛受過嚴重刺激、脫離危險的孩子再來看這醜惡、猙獰的屍體嗎?胡學正:「李局長,對不起,我是隨便說說!」李斌良:「沒什麼,可以讓她辨認,但是現在不行,要等她恢復一下,採取點別的辦法。」胡學正:「要不,讓她看照片……李局長,你想過沒有,這是怎麼回事呢?」是啊,這是怎麼回事呢?從這個人的死亡時間上看,再加上苗苗說過的有人打架的事,或許,他就是「壞壞蛋」和「好壞蛋」中的一個。經過一場激烈的搏鬥,這個失敗了,被殺死了,扔到了水中。從目前的情況看,勝利的就是那個殺死過鄭書記女兒和馬強的兇手,那麼,這個被害人又是誰?莫非就是苗苗說的「好壞蛋」?如果他是那個人,那麼,活下來的就是「壞壞蛋」,他怎麼會放了女兒呢?女兒說了,放她的是個「好壞蛋叔叔」啊!那麼,如果活下來的是「好壞蛋」,他就是殺死四條人命的殘忍兇手,既然這樣,他怎麼會忽發善心,放了女兒,或者說救了女H兒……胡學正在旁:「沈兵還帶人在現場附近搜索,剛才打來電話,說在一個涵洞裡發現一些煙頭,估計是罪犯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正是胡學正的。他中斷講話,拿起來看了一眼:「是沈兵的。」然後放到耳邊。胡學正:「是我,有什麼新發現嗎……是嗎……這是怎麼回事,你馬上把它們弄回來……好,林局長和李局長都在,我們等著你。」胡學正放下手機,對林蔭和李斌良:「沈兵說,他們在另一個半干的水泡子裡發現一台摩托車和一個頭盔。」這……李斌良急切地:「能不能是兇手的?」「不,」胡學正說,「沈兵說,摩托車很多地方已經生蛂A看上去,曾經在水中浸泡過一些日子!」這又是怎麼回事?

    半個小時以後,沈兵和幾個刑警將一台依然水淋淋的深藍色摩托車運了回來,放到公安局的後院,技術人員立刻開始拍照,檢查,林蔭、李斌良也在一旁觀察。從油漆的外觀上看,這台摩托車狀況還不錯,起碼有七成新。不過,沈兵說得對,它肯定在水中呆過一段時間了,瞧,很多地方已經生了水蛂A車身上還有淤泥和水草,它不可能是罪犯的交通工具。那麼,怎麼解釋它的來歷呢?林蔭突然一拍李斌良的肩膀,把他拉向一旁。李斌良:「林局長?」林蔭:「斌良,你想起來什麼沒有?」李斌良:「你是說,這摩托車……」李斌良大腦中猛地閃出一個火花:「難道……那可夠巧的了!」林蔭:「只能這麼解釋。你沒看出來嗎,深藍色,如果晚上看,就是黑色,七八成新,如果不是這樣,誰會把這樣一台摩托扔到水裡呢?」李斌良:「把失主找來辨認一下就清楚了!」李斌良把林局長的判斷對胡學正說了,胡學正也醒過腔來:「對呀,真有可能是那台摩托……那起案件發生後,我們在調查中得到報告,有人的一台摩托車丟了……我有失主的電話,這就給他打。」很快,失主趕來了,他一眼認出,是他丟的那台摩托。這是那台涉嫌犯罪的摩托。是襲擊趙漢雄的兇手騎過的摩托。事情湊到一起了。沈兵匯報說,他們本想尋找昨天夜裡罪犯留下的一些痕跡,想不到,在距發現屍體不遠的另一個半乾涸水泡子裡發現了這台摩托車意外收穫。痕檢人員也很快報告,他們在頭盔內發現幾根毛髮。

    林蔭:「立刻送省公安廳進行DNA鑒定。」李斌良看出,一向鎮定的林局長也現出激動的神情。誰能不激動呢?根據多年的刑偵經驗判斷,各種跡象表明,案件有可能就要取得突破,或許,兩起案件同時取得突破。真是太巧了。李斌良頭腦又閃出火花: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趙漢雄被襲擊的案件和鄭楠親人被殺案及自己的女兒被綁架案之間,有沒有聯繫H呢……李斌良懷中的手機突然激烈地響了起來,他拿起來看了一眼,是邱曉明的號碼。難道他們那裡也取得了什麼突破不成?沒等邱曉明說話,李斌良就著急地問起來:「邱局長,有什麼新情況嗎?那個嫌疑人找到了嗎?我說的是蔣大隊長說的那個姓高H的……叫什麼來著,你們找到他了嗎?」邱曉明:「高大昆,找到了……不,沒找到,但是,我們在戶口底卡中找到了他的照片。」李斌良:「是嗎?你馬上用傳真傳過來吧……對了,我在江泉市公安局。」邱曉明還不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奇怪地問:「江泉……李局長,你回江泉幹什麼,出什麼事了?」李斌良把女兒的事情簡略地講述了一下,邱曉明驚訝地:「H這……有這種事,孩子現在怎麼樣,沒事吧?」李斌良:「沒事,你們趕快把照片傳過來,要快。」邱曉明:「好,我們馬上就發。」只幾分鐘的工夫,家住南平、涉嫌殺害馬強的嫌疑人高大昆的傳真照片就到了李斌良手中,他看了一眼,心立刻咚咚跳起來。可是,他沒有聲張,而是壓抑著自己,再次來到屍體旁邊,揭開蒙面布進行比對。錯不了,就是他。他就是高大昆,也就是殺害馬強的兇手。可是,在馬強被害後,專案組已經基本認定,殺害馬強的和殺害鄭書記妻子女兒的是同一個人。現在看,這同一個人就是高大昆,他就是他們千辛萬苦尋找的真兇。可是,現在,他已經死了。這也就推翻了李斌良和林蔭剛剛做出的分析:殺害鄭楠妻女和馬強的兇手殺死了現在這個高大昆。而現在的事實卻讓人得出相反的結論:有另外一個人,用同樣的手段,殺死了這個身背三條命案的殘忍兇手。換句話說,這又是滅口。那麼,殺死高大昆的人又是誰?應該是那個放了、或者說救了苗苗的男子,也就是那個「好壞蛋」。他為什麼要放苗苗,或者說,救了苗苗?這……案子到了這個份上,非但不能告破,看上去,反而更複雜了。林蔭低聲對李斌良:「斌良,你好好想想,這裡邊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殺了這個兇手,放了孩子,這裡邊有沒有什麼征H兆……我是說,你覺察出什麼異常的東西沒有?」這……大腦中突然發出一聲警號:「這……我想起來了,苗苗還沒救出來的時候,鄭書記給我打過電話,當時,他好像罵了句什麼,還說,絕不讓他的悲劇在我身上重演……事後,他還打電話來瞭解過情況,好像要證實什麼……這……難道,一切真的和他有關?」林蔭臉色如鐵:「這種時候,我們要多想一些可能。」李斌良:「可是,鄭書記不應該是這樣的人哪,他怎麼能和這種殘忍的犯罪有聯繫?」林蔭:「或許,這裡有人所不知的秘密,或者,他是身不由己。」這……李斌良心中生出一種痛苦,他真的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不相信鄭書記會和這種犯罪有關,可是,如果不這樣,又怎麼解釋發生的一切?林蔭看了沉默的李斌良一眼:「你想過沒有,下步該怎麼辦?」李斌良沒有馬上回答,說起來,下步有很多工作要做,譬如,圍繞鄭書記進行調查,把他身上的疑團搞清,圍繞趙漢雄進行調查,把他在江泉受到高大昆襲擊的案件查明……可是,他也知道,這都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這兩個人,前者是縣委書記,後者是市縣兩級人大代表,其影響力甚至比縣委書記還大,能夠公開調查他們嗎,如果調查,必須經市委批准……因此,他只能回答:「我覺得,我們正處於黎明前的黑暗時分,只要我們堅持下去,案件一定能夠突破。林局長,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就回去了!」林蔭:「這……孩子怎麼辦?」李斌良心中升起一股柔情:「孩子……我真該陪她一些日子,可是,在這種時候,我怎能?等案子破了,我一定休一回假,好好地陪陪她!」林蔭:「那也得先看看孩子再走哇!」【BT22苗苗在安靜地睡著,可是,當李斌良走到她身邊時,她立刻醒過來,一把抓住他的手,放入自己懷中,然後又閉上眼睛。這使李斌良一時難以說出離開兩個字,他把目光轉向王淑芬。王淑芬側著身子不看他,但是,她的身姿完全流露出對他的怨恨和不滿。李斌良:「淑芬……」王淑芬不出聲。李斌良:「淑芬,我……得走了!」王淑芬仍然沒有說話,但是,他的手卻被女兒猛地攥緊了。他把目光望向女兒,她正大睜著眼睛看著他。李斌良:「苗苗,爸爸有事,要離開了。」苗苗把他的手抓得更緊:「不,我不讓。」李斌良更加為難,他撫摸著女兒的頭,輕聲說:「苗苗,爸爸要去抓壞蛋,不然,他們還會害別人的。苗苗,爸爸知道,你是個懂事的孩子,等爸爸把害你的壞蛋抓到,就馬上回來。行嗎?」女兒的手鬆動了一些,但是,馬上又抓緊了:「爸爸……」李斌良:「苗苗,有什麼話要對爸爸說嗎?」苗苗大大的眼睛盯著他:「有。」李斌良:「那就快說吧,你要爸爸做什麼,爸爸一定答應。」苗苗:「爸爸,你說的是真話嗎?」李斌良:「當然是真話,爸爸哪能騙你呢?」苗苗:「那好,爸爸,我讓你回家,咱們還像從前那樣……」苗苗突然忘記了勇敢,無聲地哭起來,李斌良的心驟然抽緊,說不出話來。他萬沒想到,女兒會說出這話來,這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她一定是受了這次驚嚇,產生了深重的不安全感,所以,希望爸爸隨時生活在她的身邊。可是,他卻無法答應她……他看了一眼王淑芬,她背著身在抹眼睛。一種難言的感情從他的心中升起。難道,真的能破鏡重圓嗎?這個問題,李斌良在離婚以後,不止一次地想過,對此,他已經有了清醒的認識。他儘管同情她,關注著她,可是,他已經意識到,他和她不是一種人,或者說,差距太大了,她傷了他的心,他也傷過她的心,如果重新回到過去,儘管一家人團圓了,但是,過去的冷戰也會重現,那種黑暗冰冷的日子,他實在過夠了。何況,分手已經三年,那本不牢固的感情早已冷卻乃至煙消雲散。可是,女兒在哭泣,她的淚水滴在他的心裡。王淑芬也抽泣出聲。從她的抽泣中,他隱約看出她內心的活動,她可能有破鏡重圓之意,可是,她的抽泣中又明顯地含有責難之H意……對了,曾經聽人說過,她在背後說,如果破鏡重圓,一定是他主動提出,並且去央求她才能答應……他的心更冷了,不能,自己不會這樣做,即使這樣做了,真的再和她一起生活,她一定會故態復萌,也不會有幸福。不,不能……李斌良輕聲對女兒:「苗苗……」苗苗停止了哭泣,大大的眼睛看著他,似乎在問:「爸爸,你答應嗎?」李斌良慢慢地搖著頭:「苗苗,爸爸對不起你……」他真的覺得對不起女兒,因為,她不能像別的孩子那樣,和父母雙親生活在一起,得到她本應得到的完整的愛。曾經在書上看過,這種不完整的家庭,將會給孩子幼小的心靈中投下濃重的陰影,影響到她們的心靈健康,可是……女兒雖然還小,可是,她是聰明而又敏感的,她明白,自己無法挽回父母的婚姻,她慢慢放開了他的手。李斌良反過來把女兒的小手緊緊地抓在手中,又拿起她的手撫摸了一會兒自己的臉,最後,又伏下身抱起女兒的上半身,緊緊地摟了片刻,終於把她放下:「苗苗,爸爸走了!」李斌良站起來,欲向外走去,王淑芬突然掉過身來:「你站住!」李斌良站住,回過身,正面朝向王淑芬,這是自離婚以來,他第一次和她面對面互相望著。他看見,此時,她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淚水,現出一副冰冷的神情。這使他不由懷疑起她剛才的抽泣是不是真的。他看著她:「你……有什麼事嗎?」王淑芬:「有。」李斌良:「什麼事?」王淑芬:「我不想再帶著孩子了。」李斌良:「什麼……」王淑芬一字一句地:「孩子是我們兩個的,我想讓她跟你一起生活。」這……這是為難自己。李斌良努力耐心地:「淑芬,當初,是你非要孩子不可的,而且,經過了法院的判決……」王淑芬:「我可以重新提起訴訟,改變判決。」李斌良:「可是,這需要時間。淑芬,這樣吧,等我辦完這起案子再說好不好?」王淑芬:「不好,我想現在就解決,咱們馬上就去法院!」簡直是胡攪蠻纏。剛剛恢復的一點溫情又完全消失了。李斌良正要說話,床上的女兒帶著哭腔開口了:「媽,你別為難我爸爸了,求你了……爸爸……」王淑芬看了一眼女兒,不再說話了。李斌良感激地望了一眼為自己解圍的女兒,再次轉身要走,王淑芬卻又再次叫住他:「等一等。」李斌良:「還有什麼事?」王淑芬:「那個女人是誰?」李斌良:「哪個女人?」王淑芬:「還有哪個?她不是頂替我了嗎?」這是雙關語。李斌良當然明白什麼意思,急忙解釋說:「H這……她是我們專案組的,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人家……」王淑芬打斷他的話:「行了,你別解釋了,我是女人,這種事瞞不了我。如果只是工作關係,她能這麼關心你嗎?自從進醫院後,她就一直守在外面沒有離開,行了,我們娘倆死活不用你管,你去找她吧!」王淑芬說完,把身子向後一轉,再不開口。李斌良向女兒勉強笑了一下,伸手說了聲「拜拜」,匆匆向外走去。王淑芬說得沒錯,苗雨一直守在門外的長椅上,此時,她正閉著眼睛,瑟縮著身子在小憩,好像睡著了。一股愧疚和自責從心中升起,自從把女兒解救回來後,他就忘記了她,把一顆心全放到女兒身上,後來又投入到案件上,再也沒管過她,甚至出入醫院病房也沒有注意到她。她卻一直默默守在這裡,等待著自己。她一夜未睡,一定累壞了……他靜靜地觀察著她。她好像真的睡著了,此時,她臉色有些蒼白,疲倦一覽無餘地寫在她的臉上,完全沒有了往日那種颯爽英姿,反而平添了一種女性的質樸和溫柔,下意識間,他輕輕地叫出一聲:「寧H靜……」她猛然醒來,睜開眼睛,看著他:「是你……你在叫誰?」他猛然意識到自己走了嘴,可是,他沒有糾正,而是說:「叫你,咱們走吧!」

    林蔭把李斌良和苗雨送到「凌志」跟前,並隨著他們上了車,坐到後排。李斌良奇怪地回過頭:「林局長,你……」林蔭:「這個問號還沒有找到答案,咱們分析一下,你們再走!」苗雨:「什麼問號?」林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要綁架孩子?」是啊,這個問題,還沒找到明確的答案。李斌良:「現在我們所知的是,綁架我孩子的是被殺死的高大昆,而這個人也是在江泉襲擊趙漢雄的人。」林蔭:「那麼,這又意味著什麼?」李斌良:「你是說,這起案件,也和趙漢雄有關?」林蔭沒有回答。苗雨:「這

    ……他們是不是想轉移咱們的視線哪?」這……林蔭還是沒說話,可是,李斌良的心卻猛地被觸動了。是啊,這起綁架案太奇怪了!已經分析過,幾乎所有的綁架案都是為了敲詐錢財,可是,自己並沒有多少錢,兇手似乎也不那麼迫切地要得到這筆錢……如果不是為了錢,又是為了什麼,為什麼偏要選自己這個公安局的刑偵副局長的女兒……這裡邊一定是有原因的,苗雨說得對,他們是想轉移視線,干擾專案組的工作。如果是這樣,他們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那是因為,專案組的調查已經觸痛了他們,已經接近了他們的要害。那好,我們就繼續工作下去,進一步觸痛他們,並揭開他們的真面目吧!三個人又低聲談了幾句,林蔭打開車門跳下去,和他們揮手告別。晴空萬里,陽光燦爛,大路寬敞。「凌志」在江泉通往山陽的公路上疾駛。景物真是變化得快,才幾天工夫啊,一切和去山陽時大不一樣,路旁的山野、樹木和草地已經是鬱鬱蔥蔥,初夏已經悄然來臨。儘管一夜未合眼,但是,女兒化險為夷,失而復得,轉危為安,使李斌良心情大為暢快,加之案件即將突破的激動,使他沒有一點倦意。本來,苗雨說他累了一夜,爭著開車,讓他睡一會兒,可是,他硬是奪過方向盤,坐到駕駛座上,讓她休息。可是,她顯然也難以入睡。從倒視鏡中,可以看到她的眼睛一直睜著,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她在想什麼?經過一夜的波折,經過大悲大喜的跌宕,他感覺好像一下和她拉近了距離,產生了一種親近感,一種和以往不同的、超越了常人的感情。這使他感到一絲愉悅,同時,也感到一種危險。不行,李斌良,你已經是三十幾歲的人了,你再不能放任自己的感情,也不能再胡思亂想,這樣,帶給你的只能是傷害……他平靜著自己,沒話找話地:「苗雨,你一夜沒休息,睡一會兒吧!」可是,她卻答非所問:「李局長,你離婚幾年了?」這……她打聽這個幹什麼?李斌良略有尷尬地:「快三年了。」苗雨:「你們為什麼離婚?」李斌良苦笑一聲:「這怎麼說呢……怪我吧,我不是個合格的丈夫。」苗雨:「我可以多知道一些嗎?」又是什麼意思?李斌良思考了一下,斷斷續續地回顧了自己和王淑芬結合乃至離婚的經過,講述中,他盡量保持客觀,屬於自己的責任也沒有迴避,當然,他沒有告訴她另外一個人,那個已經離開這個世界的人。他倒不是想對她保密,而是覺得,那是一個神聖的領域,他不敢輕易提及,害怕由於自己不慎而傷害她。苗雨聽完後,沉默片刻:「三年了,你還沒建立新的家庭?」李斌良沉默片刻:「我的條件太差,一般女人是不會跟我受罪的。」苗雨:「這話怎麼聽起來有點虛假?你是公安局副局長,前途無量,這條件怎麼差呢,跟著你怎麼會受罪呢?」李斌良又苦笑一聲:「你說的都是表面的,我到底怎麼個情況我自己清楚。我是副局長不假,可是,我只能靠工資生活,離過婚不說,還要供養著女兒,每月都要拿出三分之一的工資支付贍養費,加之生活不規律,根本攢不下錢。物質是基礎,沒有物質支撐,別的也就都談不上。哪個女人願意跟我這樣的人生活呢?」苗雨:「就是因為這個嗎?」當然還有別的原因,可是,李斌良不想說。苗雨繼續地:「難道,你就想一輩子這樣下去?」當然不想。李斌良知道,自己還沒到心如死灰那一步,還對生活抱有希望或者說是幻想。然而,他也清醒地知道,自己儘管還沒有老去,可是,最美好的青春時代已經過去,那種希望也就等同於幻想,很難實現了。苗雨不屈不撓地追問著:「李局長,怎麼不說話?這裡沒有別人,能把心中的秘密對我說說嗎?」李斌良又沉默片刻,突然地:「我想找到能打動我的人,讓我激動的人!」話一出口,他的心就咚咚跳了起來,車身也輕微地搖晃了幾下,他急忙平靜自己,把穩方向盤,目視前方,再也不敢斜視。苗雨也沉默片刻:「真的嗎,你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人?」李斌良覺得不好回答,如果在遇到她之前,他會乾脆地回答「沒有」,可是,現在,已經遇到了她……她突然地:「寧靜是誰?」車身又猛地搖晃了幾下,好在路比較寬敞,跟前也沒有別的車輛。他不得不放慢速度,才把穩方向盤,使「凌志」恢復了鎮定,繼續前行。他本來以為,那個錯誤的呼喚她沒有聽到,原來她聽到了。她瞥了他一眼:「寧靜,一個很好的名字,想來人也一定不錯。」她再次提起這個名字,李斌良被深深地觸動了,觸痛了。她說中了,是的,這個人是真正打動過他、使他激動過的女人,這種打動和激動又那樣的強烈、深沉且持久,可是,她並不是他的妻子,她已經離去,永遠地離去了,她為了救他而離開了這個世界……李斌良克制著感情,終於講起了她,講起深藏他心中三年的痛楚和那種深摯的感情,最後,他坦白地說:「我知道,這種感情在一些人看來是不道德的,但我不能否認,我們確實有這種感情,可是我們沒有做過任何不道德的事……我不能不承認,我恐怕永遠也忘不了她。」苗雨好一會兒才開口:「我明白了,就是因為她,你才一直沒有建立新的家庭,沒有找到如意的人。這才是主要原因,是嗎?」李斌良的心再次被觸動,她一下說中了要害。曾經滄海難為水,或許,在潛意識中,這才是你陷於今天這種孤獨境地的真正原因。苗雨又問:「對了,你剛才說到,她留下一個兒子,現在他怎麼樣了,在哪裡?」一股羞愧之情從心底猛地泛起,並迅速湧上頭部和臉頰。李斌良知道,自己的臉一定紅了。這是他的內疚之處,他對她食言了。在她離去的時候,他曾經答應她,要照顧他,可是,他沒能做到。她犧牲後,他在相當一段時間裡和弟兄們承擔起照料她兒子的責任,他也曾發誓要把他養大,讓他幸福,但是,他很快發現這是一個難以兌現的承諾。你可以撫養他,供他上幼兒園,供他上學,供養他生活所需的一切,可是,他是一個人,他需要的不止這些,你無法給予他親情,無法給予他父母的溫暖。何況,刑警的職業也使他沒有充足的時間來照料他。他很快發現孩子變得非常自卑,非常憂鬱,他深感痛苦又無能為力。後來,一個沒有生育能力的外地中年夫婦知道了這件事,特意找到刑警大隊,提出要收養他。經過對他們認真的考察和反覆的思考,他同意了。因為,那對夫婦的一句話打動了他:「我們要為孩子著想,他需要一個家庭,這一點,你和你的弟兄是無法給予他的。」就這樣,孩子跟他們走了,離開了江泉。後來,他曾經和收養的夫婦通過幾次電話,知道孩子跟他們在一起確實很好,而且,和自己的女兒一樣,也上了小學一年級……對了,已經好長時間沒通話了,他現在怎麼樣,學習好嗎?加入少先隊沒有……苗雨聽了他的陳述,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歎息一聲開口:「這麼說,你現在還在愛著她,是嗎?」李斌良:「是的,我好像有點傻,這種感情,永遠也不會改變了!」苗雨聽後,再也不開口。車內的氣氛顯得沉悶起來。這回,是李斌良打破了沉默:「苗雨,你什麼時候結婚?」苗雨一怔:「嗯……你問我嗎?你說什麼?」李斌良:「我問你什麼時候結婚?」苗雨:「結婚?跟誰結婚?」李斌良:「當然是李權,你們……」苗雨大聲打斷他:「誰說過我要和他結婚?」李斌良:「這……你們不是……」苗雨:「我們怎麼了?我們是在相處,可是,僅僅在相處,相處意味著選擇,我們都在選擇,你明白嗎?」李斌良言不由衷地:「可是,他的條件很好……」苗雨:「是嗎,你說的是什麼條件,政治的,物質的?如果我把這作為選擇的條件,早就結婚了。」李斌良:「那,你的選擇條件是什麼?」苗雨想了想,聲音低下來:「本來,我也說不清,可是,現在我知道了,我要選擇一個能打動我、激動我的人。」這是他說過的話。他的心不由一熱,又追問道:「難道,李權沒有使你心動嗎?」苗雨沒有正面回答,他想了想說:「應該承認,他對我很好,我也對他有好感,可是,我卻沒有因此而激動……你剛才說到選擇的條件,在所有條件中,最重要的、最寶貴的是什麼呢?我覺得,是一顆真誠正直的心靈,如果沒有這樣的心靈,什麼都毫無意義,這樣的人也讓你無法相信。也許,他現在真的愛你,可是,你卻難以確定,當你老去的時候,當有風雨來臨的時候,他能否和你同舟共濟……」李斌良:「可是,你和他……」苗雨:「我現在就要解釋,我確實在和他相處,可是,這種相處是一種理智的選擇。說起來,我年紀也不小了,女人往往隱瞞自己的年齡,我卻要告訴你,我已經三十一歲,對一個未婚女子來說,這個年紀實在有些可怕,可是,我仍然抱有幻想或者希望,希望能遇到一個打動和激動我的人,我知道,這個希望很難實現。」李斌良激動起來:「這……可是,你和李權……」苗雨:「我說過,我和他相處是一種理智的選擇,或者說,是一種無奈的選擇,一種現實的選擇。怎麼說呢?歸納起來有這麼幾點:一是為了改變舅舅的處境。你可能不知道,我舅舅曾經在清水當過市長,既有抱負又有能力,可是,因為他另類的作風,很快就被排擠到閒職的崗位上,而李權在白山的官場上具有巨大的潛在影響力,我希望他能給我舅舅以幫助。二是有一種探秘的慾望。我想通過和他相處,深入瞭解一下他是個怎樣的人,有著怎樣的內心世界,他這樣一個人怎麼會影響著白山的政局。三H是……怎麼說呢,算是虛榮心吧。畢竟,在白山地區的很多人心目中,他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有這樣的人追求自己,總是件讓人得意的事吧。說起來,我也是個普通的女人,也有普通女人的弱點。四……嗯,我也得承認,在和他處了一段時間後,也產生了那麼一點感情。總之,就是這些原因吧。你相信嗎?」李斌良覺得,她很坦率,也很可信。他回答說:「如果你相信我,我也就相信你。」苗雨沒有出聲。片刻:「可是,我還沒有說完。」李斌良:「還有什麼?」苗雨:「我也曾經愛過一個人,可是,這是注定不會成功的愛情,而且,他還不知道,或許,是裝作不知道。」李斌良一愣,想問這個人是誰,又覺得不妥。不用他問,苗雨繼續著:「這個人早已有了家庭,而且,他的家庭也很幸福。可是,當時,我還是愛上了他。值得慶幸的是,我好像沒有你陷得那麼深,現在,我已經基本上從那種感情中拔出來。」李斌良沒有再問,他知道,如果她想告訴他,會告訴他的,不想告訴他,打聽也沒有意義。苗雨繼續著:「我還要告訴你的是,我和李權相處,我舅舅並不同意,他還通過別人,給我介紹了另外一個人。」李斌良的心打鼓般跳起來:看來,她什麼都知道了。他強自鎮定地反問:「那麼,你對這個人的印象怎麼樣呢?」片刻:「他是一個有些特殊的人,我正在觀察……對了,李局長,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李斌良沉默片刻:「這……你和我遇到過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樣。」苗雨:「哪兒不一樣?」李斌良:「現在還說不清,我也在觀察,總之,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樣。」苗雨歎息一聲:「是啊,我是一個老姑娘了,人們都說,老姑娘都有個性,而這種個性會導致她失去應有的幸福。」李斌良急忙地:「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苗雨:「那是什麼意思?」「這……我……」李斌良正在為難之際,苗雨的手機突然響起,她看了一眼,放到耳邊,大聲地:「李權啊,有什麼事?」警報忽然在腦海中響起,李斌良的耳朵也變得非常敏感,他聽到了李權的聲音。「沒什麼大事,就是有點想你,你在哪兒,是一個人嗎?」苗雨扭頭對李斌良含意不明地一笑:「是,有什麼話,說吧!」李權的聲音:「我是順便問一下,最近,有什麼新情況H嗎……」各種跡象顯示,案件就要突破了,可奇怪的是,偵破工作卻陷入僵局。李斌良和苗雨回到山陽後,立刻再次接觸了趙漢雄,公開告訴他,案件已經破獲,襲擊他的人就是殺害鄭楠妻子和女兒的人,也是殺害馬強的人,綁架李斌良女兒的人,而這個人已經被殺死,讓他解釋這是怎麼回事。趙漢雄硬是裝傻充愣,說什麼也不知道,還借題發揮,說這裡還有內幕,被滅口的兇手還有後台,強烈要求專案組盡快偵破,揪出幕後黑手。事後,苗雨氣得直跺腳,說他就是幕後黑手,早晚要把他揪出來。可是,生氣是無濟於事的,既然什麼也問不出,只能客客氣氣地送走趙漢雄。接著,又是一連幾天過去,再沒發現新的線索,而秦志劍和邱曉明也在南平打來電話,南平的「大哥」還是沒有露面,他們也再沒找到別的線索,也同樣陷入困境。偵破處於停頓狀態。最困難的時候,往往就是即將突破的時候。李斌良這樣安慰鼓勵自己,鼓勵苗雨。可是,突破點在哪裡?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山陽的黨代會馬上就要召開了。近幾天,谷局長經常打來電話,詢問案件進展情況,雖然他的語氣很平靜,但是,林蔭和李斌良都聽得出,他的內心很著急,而且,他也在承受他們所不知的壓力。就在這時,突破點出現了,是在不經意間出現的。這天上午,林蔭又被谷局長叫回市局,他剛走不久,一個電話打入李斌良的手機,是在醫院警衛袁志發的呂康打來的。「李局長,袁志發說話了,要見你……」什麼……沒等呂康說完,李斌良就大叫起來:「我馬上去醫院……」他旋風般向專案組室外奔去,苗雨緊緊跟在後邊。

    二人在醫院門口下車後,直撲袁志發的病房,他聽到自己的心臟像打鼓一樣狂跳不已,難以控制。因為,即將破案的預感更加強烈了。袁志發非要和自己談話,他會談些什麼呢?不管談些什麼,肯定會對破案有幫助,有重大幫助。然而,呂康在門口堵住了他們,並且告訴他一個意外的消息:袁志發並不能說話。這……沒等他發問,呂康已經做了回答:「他的手功能恢復了,能寫字,我和他用筆交流過了……」呂康把幾張寫著鋼筆字的白紙遞給他看。果然,上邊寫了不少字,雖然字很大,歪歪斜斜的,但是,完全可以看懂。

    上邊寫著的是:「我叫袁志發」、「我要和李斌良局長說話」等字樣。呂康又講述了袁志發能夠寫字的經過,當時,他正守在病房外,突然聽到室內嗚嚕嗚嚕的聲音,他開始還以為聽錯了,後來弄清是袁志發,就急忙奔進去,問他要幹什麼。袁志發抓住他的手示意著什麼,費了很大的勁兒才明白要找李斌良,呂康告訴他,李斌良有事外出了,很快就回來。二人又比划了一會兒,才明白他可以寫字了。於是,呂康給李斌良掛了電話,只是情急之中沒有說清,把能寫字說成能說話了。可是,李斌良覺得他說得不錯,能寫字和能說話的效果是一樣的。李斌良急不可耐地走進病房,走到袁志發的床前。

    袁志發已經感到李斌良來了,正在大睜著眼睛焦急地等待著他,當看到他的面孔時,掙扎著要坐起來,同時,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他知道他是誰,他認識他。李斌良抑制著喘息:「袁先生,讓你著急了,我是李斌良,你有什麼話對我說,請講吧!」袁志發嘴動了動,可是,只能嗚嚕著,卻說不出話來。李斌良急忙安慰地:「袁先生,你別著急,聽說,你能寫字,咱們就這樣交流,我用嘴說,你用筆說,我問一句你答一句,好嗎?」袁志發使勁兒眨著眼睛。呂康急忙把紙和筆遞給他,還把一個塑料夾子墊在紙下邊,搖了幾下滑輪,病床的上半部就略略抬了起來,這樣,袁志發就能寫字了。李斌良:「那好,請你告訴我,我曾經收到一封匿名舉報信,是你寄給我的嗎?」袁志發使勁眨眼,迅速在紙上寫出一個字:「是。」李斌良:「在那封信中,你檢舉是馬強帶著兇手殺害了鄭書記的妻子和女兒。是嗎?」袁志發又寫出一個字:「是。」李斌良:「那麼,你是怎麼發現馬強帶著兇手打眼兒和兇手作案的?」袁志發想了一下,低頭寫了好一會兒,把紙遞給李斌良。經過反覆交流,用了好幾張紙,李斌良終於明白了一切。一切,和原來的猜測差不多。原來,他在出獄後,雖然裝瘋,但申冤復仇的心一直沒死,就暗中監視著趙漢雄和他的手下,想搜集他們犯罪的證據,有朝一日發揮作用,而馬強就是他監視的對象之一。結果,就在鄭楠家案發前三天,他發現馬強和一個陌生青年男子有過接觸,在傍晚時,馬強戴著頭盔,開著摩托,載著那個人在鄭書記家門前往返兩次,而且,每次經過鄭書記家門口時都要減速。當時,誰也沒有注意,可是,卻被他看到眼裡。他們也看到了他,但是,沒把他放在心上。讓他痛悔的是,當時,他只覺得他們可能要幹什麼壞事,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那種慘案,因此,也沒採取任何措施,只是暗中注視著鄭書記家的動靜。結果,那天晚上,他看到那個兇手進了鄭書記家院子,他開始以為他要偷什麼東西,就躲在黑暗中觀察,後來,發現鄭書記的女兒回來了,因為他在院子外邊守候,不敢靠近,也聽不到室內的動靜,但是,過了一會兒,那個兇手出來,離去了。他這才覺得不對頭,就悄悄摸進院子,摸進屋子,推開屋門,發現了兩個慘死的女屍。當時非常驚慌,趕忙逃出屋子,遠遠跑開,再後來,他看到鄭書記的車駛到自家門前,很快公安局的警車駛來……李斌良:「你進屋時,留下什麼痕跡了嗎?」袁志發很快寫出來:「我當時很害怕,記不清了,當時,後屋的門是關著的,我推開進去的,不知是不是留下了指紋。」當然留下了。一個謎團解開了,袁志發的指紋就是這麼留到現場的。袁志發又迅速寫下一行字:「你們快去抓馬強,抓到他,就什麼都清楚了。」他還不知道,馬強已經被滅口。苗雨在旁提出了疑問:「袁先生,怎麼會這麼巧,兇手作案那天晚上,你怎麼會在鄭書記家門外?」袁志發又寫了一行字:「我經常在鄭書記家門外,碰上了。」對,鄰居說了,他經常在鄭書記家門前的街道上徘徊。袁志發繼續寫下去:「大家都說他是個好書記,我也覺得他是個好人,就給他寄了一封申訴信,可是,他沒有反應,我就想接近他,一點一點瞭解他,如果有可能,就跟他說實話,所以,我就……」明白了,解釋得合情合理。苗雨:「那麼,在我們來到山陽的第一天晚上,你在鄭書記家附近幹什麼?」袁志發想了想,又寫了起來:「出事後,我每天都要去他家附近看一看,想發現點什麼,讓你們碰到了。當時,你們對我很好,說的話我也聽到了,我就知道你們是好人,所以,才給你們寫信。」還有這麼一回事!李斌良:「可是,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第二天就寄信給我呢?」袁志發遲疑了一下,斷斷續續寫出兩行字:「我聽到了你們說話,又聽到有人議論,就知道了。」李斌良回憶了一下,但是,已經記不起當時和苗雨都說了哪些話,是否提到自己的名字,只能暫時相信他。苗雨:「你既然覺得鄭書記是好人,為什麼不把發現兇手和馬強的事直接告訴他呢?」袁志發又流利地寫出五個字:「我告訴他了!」什麼……李斌良呼吸禁不住又急促起來:「你說什麼,你把馬強和兇手的事告訴鄭書記了?」袁志發急速地寫起來:「我沒有當面告訴他,可是,我給他寫了信,就像給你們那封信似的,在刊物上剪下來的字,粘上的,可是,不知他為什麼沒有一點動靜。」這……苗雨忍不住地:「這是真的,你說的是真話?」袁志發著急地嗚嚕一聲,又急急地寫出兩行字:「我為啥要撒謊?出事第二天,我就寄給他了。」天哪,這又意味著什麼?這就是說,鄭楠已經知道了馬強參與了殺害他的妻子女兒,可是,他卻無動於衷,更沒有向警方反映。即使專案組成立後,幾次詢問他,他也一問三不知。或許,他知道得更多,既然他知道了馬強參與了謀殺,就不難猜到他幕後的人——趙漢雄。可是,他卻保持著沉默,甚至,還和趙漢雄秘密來往。已經消除的懷疑更強烈地復生了。床上的袁志發也不解地寫出幾行字:「鄭書記為啥沒動靜呢?難道沒接到信?鄭書記是個好領導,看到我在大街上遊蕩,沒人管,還指示民政局安排我,可是,我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苗雨突然又想起那件事:「那麼,在我們來之後,也就是你被車撞之前,又給鄭書記寄過信沒有?」袁志發在紙上寫了「沒有」二字,後邊還寫了個大大的問號。苗雨:「我是說,你給沒給鄭書記寄過一封威脅的信,說他不管你的申訴,是個假清官,你要報復他。」袁志發著急地又嗚嚕兩聲,很快在紙上寫出:「李局長,你已經問過了,我沒有寫,這是怎麼回事?」寫完,還大睜著眼睛望著李斌良。這個事確實已經問過他了,現在看來,他沒有說假話,既然這樣,那封充滿威脅恐嚇語言的信,又是誰寄給鄭楠的?苗雨換成和緩的口氣:「袁先生,你還有家人嗎?」袁志發眼睛閃了一下,搖搖頭。苗雨:「據我們所知,你原來曾經有過家庭,也有親人,現在,他們都去了哪裡?」袁志發沉默片刻,在紙上吃力地寫下三個字:「不知道。」李斌良看到,在寫這三個字時,他的手有些發抖。苗雨看著三個字,小心地:「袁先生,您能給我們說得具體些嗎?」袁志發沉思了一下,慢慢寫出幾行字:「我進去之後,怕他們受牽連,就離了婚,等我出來,他們早就離開了山陽,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兒。我這個樣子,也沒法去找她們。」李斌良:「那麼,你被判刑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像你信裡寫的那樣,是冤案嗎?」袁志發突然激動起來,刷刷地在紙上寫了兩行字:「我要有半句假話,就讓我死在這張床上。」苗雨:「可是,我不能理解,這麼大的冤情,為什麼各級法院和政府都不予解決呢?當時的法院怎麼會無視事實,把你判了呢?」袁志發突然不寫了,臉上現出憤怒和絕望相混雜的表情。苗雨:「袁先生……」好一會兒,袁志發才寫起來:「請你們不要問了,這件事你們解決不了,連鄭書記都解決不了,我也不怪他,這超出了他的職權範圍。」李斌良一下想起,鄭楠似乎也這樣說過,這起冤案超出了他的權力範圍,他無法解決。苗雨把敏感的問題提了出來:「袁先生,我們會對你的話保密的,現在,請你告訴我,你的案件,是不是和市委何書記有關?」袁志發沉默片刻,在紙上寫道:「他和趙漢雄。」苗雨:「你是說,他們勾結起來,迫害你?」袁志發又不說話了,可是,淚水順著眼角流下來。苗雨還想再問,可是,他再也不回答。李斌良急忙制止苗雨,把她拉到了病房門口。呂康聽到腳步聲,拉開病房的門:「李局長,有什麼事嗎?」李斌良:「沒有,你繼續警戒,有什麼情況及時告訴我。」呂康又關上門。李斌良和苗雨對視著。苗雨急促地:「這……難道,鄭書記真的……不可能……」李斌良忽然覺得,苗雨現在的樣子很像當年的寧靜。當年,也是他和她發現了季小龍殺人案的真相,雙雙吃驚不已。他望著她的眼睛:「寧靜……不,苗雨,把你的想法說出來。」苗雨:「這……也許,能不能……是鄭書記有了什麼腐敗行為,被妻子和女兒發現,出於某種原因,他不得不滅口……」那麼,會是什麼腐敗行為呢?苗雨:「可是,我還是不相信,鄭書記不會是這樣的人!」李斌良也不願意相信。儘管接觸鄭書記以後,感到他有一些疑點,可是,對他的印象總體上還是很好的。如果他真的參與了殺害親生女兒,那麼,怎麼解釋他另一方面的表現,包括自己女兒的獲救,都隱隱約約有他的影子……忽然,外邊有騷亂聲隱隱傳來,有雜亂急促的腳步聲,說話聲,人還好像很多,怎麼了……呂康突然拉開病房的門:「李局長,你們快看,鄭書記H他……」李斌良和苗雨急忙走出病房,向呂康指點的方向望去。真的是鄭楠。他衣衫不整,臉上還有一些血跡,正在快步向這邊走來,簇擁在他身邊的除了醫護人員、醫院的領導和司機小丁,還有幾個機關幹部模樣的人和警察,其中包括公安局長老曾和縣委辦明主任。鄭楠被人簇擁著,身不由己地向前走著,邊走邊掙扎著:「你們不要這樣,我沒事,沒事……」有人大聲地:「鄭書記,有事沒事先檢查一下,檢查一下!」一些人呼應著。鄭楠:「可是,我真的沒事……曾局長,你跟著我幹什麼,趕快組織人進行偵查呀,這裡肯定有問題,我的車好好的,怎麼會出事,一定是有人破壞……對了,你趕快通知專案組,通知林局長和李斌良他們,讓他們也介入……」李斌良迎上前:「鄭書記……」鄭楠看到李斌良,停下腳步:「李局長,你也在這兒,太好了,我出了車禍,有人要害我,請你們立刻進行調查。」車禍……謀害……這又是怎麼回事?李斌良一把拉住走過來的司機小丁:「你等一等!」小丁一臉狼狽,衣服也被剮破了個大口子,他停下腳步,看著李斌良和苗雨:「你們……我……」李斌良:「到底怎麼回事?」小丁:「這……我也說不清啊,鄭書記讓我拉著他去希望公路看看施工情況,下十里灣的陡坡時,剎車突然失靈了,眼看車要栽到溝裡,我和鄭書記只好冒死跳下來,車就摔下路溝,然後就著火了。」苗雨:「那麼,你發現過有誰接近你的車嗎?」小丁:「沒有啊?冬天車停在庫裡,現在天氣暖和,就停在外邊,誰都可能接近,可是,我沒注意呀……」李斌良:「那麼,你認為這是怎麼回事?」小丁:「肯定是有人破壞,他們想害鄭書記。」

    傍晚時分,林蔭從江泉聞訊趕來,秦志劍和邱曉明也結束了在南平的偵查,匆匆趕回。專案組立刻召開全體會議,研究新的情況。大家和李斌良都有相同的感覺,案件即將突破了。可是,眼前又出現了一個令人迷惑的事件:山陽縣委書記鄭楠發生車禍,只是由於他和司機及時跳車,才避免了被害。從現象上看,確實是有人破壞鄭楠的轎車,有人要謀害鄭楠。如果是這樣,剛剛重現的對鄭楠的懷疑,又可以排除了。可是,會議很快取得了一致:這次事件不但不能消除鄭楠的疑點,反而使他更加可疑。幾張現場照片擺在桌子上,

    這是山陽警方出現場後拍攝的。秦志劍拿起一張現場全景照:「你們看,這個十里灣坡度有多陡,如果剎車失靈,轎車高速行駛,人怎麼能平安無事地跳出來呢?」李斌良接過照片看著,沒有說話。秦志劍繼續說:「還有,既然剎車被破壞,為什麼在之前沒有發覺,偏偏在下陡坡時發現了?而且,此前的幾十公里又是怎麼走過來的?」李斌良還是沒有說話,但是,覺得秦志劍的分析確實有道理。林蔭提出問題:「鄭書記和司機也提出了懷疑,認為有人破壞。」秦志劍冷笑:「如果一定要說有人破壞的話,那只能是司機本人。」林蔭:「志劍,你這麼說有什麼根據?」秦志劍:「沒有根據,有常識。大家想一想,司機說過,鄭書記的車白天就停在縣委大院裡,而縣委大院雖然沒有圍牆,也沒有保安警衛,可是,院裡從來不斷人,有誰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去破壞縣委書記的坐騎?誰又能夠這麼做了而不被發現?不被懷疑?」「可是,為什麼?」邱曉明突然開口,「秦大隊,如果你的分析屬實的話,那麼,這又是為什麼?鄭書記為什麼要製造假車禍?」秦志劍:「這……現在當然不好說,不過裡邊肯定有原因,我看,咱們得採取相應措施了。」邱曉明:「可是,我還是難以相信鄭書記參與了這件事。我看,十有八九是司機小丁干的,我們應該對他進行審查。對了,這案子刑警大隊在辦著,我們專案組是不是把它接過來,並案偵查?」林蔭:「沒有必要,我想,即使我們接過來,靠審訊也難以突破。再說了,沒有證據,也不能輕易對縣委書記的司機採取強制措施啊!」秦志劍:「我看,咱們也別繞了,鄭楠在這一系列案件中都有重大嫌疑,如果對他進行監控,一定能有重大發現!」苗雨:「是啊,我曾經很信任鄭書記,即使現在也有幾分信任,可是,他也確實有明顯的疑點不能排除,別的不說,袁志發說過,在他的女兒被害不久,就給他寄過一封信,揭發馬強參與了犯罪,可是,他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也沒向警方反映,這太不正常了。」這個問題一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秦志劍:「還有這事?那可真太可疑了!」邱曉明:「這……能不能是他沒接到啊?」苗雨:「這就有待於進一步調查了。可是,最起碼,這是個重大疑點。還有,李局長女兒被綁架,他打來電話詢問後,罪犯就放了孩子,這裡邊有沒有什麼聯繫呢?」秦志劍:「所以,我說要對他進行監控。林局長,你拍板吧!」林蔭:「這種事情,我可不能拍板,必須向上級匯報。」秦志劍:「向誰報告?」林蔭:「你說誰,向谷局長,恐怕還得向市委領導匯報,否則,誰敢監控一個縣委書記?」秦志劍:「恐怕,還有一個人要報告吧!」秦志劍說著,眼睛看向苗雨。苗雨拍案而起:「秦志劍,你什麼意思,看我幹什麼?」秦志劍也不隱瞞:「因為我想起了那位聯絡員,我想,咱們的會議之後,是不是也得向他匯報啊?」苗雨:「這和我有什麼關係,他是他,我是我……」林蔭的手機鈴聲打斷了苗雨的話,林蔭看了一眼手機屏幕,急忙放到耳邊,現出笑容:「李權同志,是我,有什麼事嗎……好,好,我們明天一早就去!」林蔭放下手機,對在座的幾人:「李權同志打來的,要我們專案組明天去市委匯報。斌良,咱們倆一起去,曉明、志劍、苗雨,你們三個留在家中圍繞有關線索繼續進行調查,不過,絕不許監控鄭書記!」秦志劍:「那,小丁呢?」林蔭:「他……可以進行詢問,但,只能是詢問,不是訊問。」幾人站起來欲動,秦志劍急忙地:「等一等……」對林蔭,「林局長,你還有個紀律要求沒有講吧?」林蔭疑惑地:「什麼要求?」秦志劍瞥了一眼苗雨:「那還用說嗎?保密要求唄。我擔心,我們的會一散,消息就會傳出去!」苗雨一砸桌子,邁著大步走出會議室。秦志劍略顯尷尬:「這……林局長,李局長,其實,我和苗雨在清水一起工作過,對她還是瞭解的,可是,我擔心她陷入情網,昏了H頭……」林蔭:「行了行了,等一會兒我跟她個別談談,散會吧!」幾人向會議室外走去,李斌良悄悄拉了邱曉明一下:「到辦公室來一下,我有話問你。」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