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夜伯爵 第二章
    「珊蒂,可不可以告訴我一件事?」

    「夫人想問什麼呢?」珊蒂一邊開口,一邊扯緊納蘭斯琴背上的東帶。

    「為什麼那一日在皇家教堂裡,爵爺說我活不過一年呢?」為此,她一直困惑在心。

    珊蒂聞言,倏地岔開話題:「夫人,這件可以嗎?」她拿起擱在床畔的紫色天鵝絨衣裙。

    「可以。」納蘭斯琴由著她為自己穿上。

    「夫人,您瞧瞧還滿意嗎?」

    納蘭斯琴望著鏡子中的自己,一時說不出話來。她從來不曾這麼美過,她十分確定這一點!

    驀然間,在她腦海掠過一個絕美的女人,那是誰?

    「珊蒂,記不記得我曾問過你,船難中除了我之外,還有我的親人嗎?」

    「好像沒有!小姐是唯一的生還者。」

    「是嗎?」納蘭斯琴不禁微微黯然。

    「夫人的早餐要在房裡用還是到餐室?」

    納蘭斯琴強打起精神,    「在餐室好了。」她停了停,又開口問道,「爵爺回來了沒?」打從婚宴那一晚之後,她已有三天沒看見自己的丈夫。

    「還沒!」

    她真的這麼惹人嫌惡嗎?

    歎了口氣之後,她隨著珊蒂走到一樓的餐室。

    海德居很大,事實上它是一座城堡,納蘭斯琴暗付:若無珊蒂帶領,她極有可能找不到餐室!

    不一會兒,兩人來到餐室,珊蒂取過搖鈐輕晃幾下,清脆的鈴聲響起不久,數名僕人端著食物來到桌前,恭敬地擺上桌。

    納蘭斯琴數了數,一共有十幾種各式不同的餐點。

    「還有誰與我共進早餐嗎?」納蘭斯琴問。

    「回夫人的話,沒有。」

    沒有?瞧著一桌子的精緻點心,她一個人怎麼吃得完?

    「你是……」納蘭斯琴抬頭望著其中一名看來較具威嚴的僕婦。

    「回夫人,我叫海瑟。」

    「廚房的工作都是你在管理嗎?」

    「是的,夫人。」

    「那麼下一次用餐時,若只有我一個人就不用如此浪費,這樣比較省。」

    「這是規矩,夫人,海德居一向如此!」海瑟回道。

    瞧著海瑟微微不悅的神情與倨傲的口氣,納蘭斯琴無言以對。

    看來,連下人都不喜歡她!

    「海瑟,這就是你不對了。」一道男性嗓音由餐室門口傳來。

    「瑞克少爺!」海瑟恭敬地喊了聲,

    斯琴循聲望去,只見餐室門旁站了一名高大的金髮男人。

    「想必你一定是那位東方公主了。」瑞克走向納蘭斯琴,並執起她的手放到唇邊吻了一下。

    納蘭斯琴想也不想,倏然抽回手。

    瑞克不以為忤,朗聲大笑了起來。    「看來傳言果然不假,大清皇朝的女子果然個個羞澀可人。」藍眸灼灼,直凝在納蘭斯琴臉上。

    她真是美,漆黑的瞳眸與黑緞般的長髮,像一個娃娃般惹人憐愛……弗雷那傢伙可真是幸運!

    那一雙藍眸與弗雷如出一轍,卻又是那麼的不同——一個像冰,一個則像火。

    納蘭斯琴在他的注視下,臉頰不由染上兩朵紅雲。

    「我是弗雷的弟弟,不知今早我有沒有那個榮幸代替弗雷陪你一塊兒享用早餐?」

    納蘭斯琴微微一笑。「反正東西那麼多,你就留下來一塊兒吃吧!」

    瑞克二話不說,拉過椅子就坐了下來。

    「海瑟,以後就照夫人所說,毋須擺上一桌子餐點,似乎有點浪費。」

    「海德居一向如此,這是老爺在世時就留下的規矩。」海瑟依然堅持。

    「我知道、我知道。父親一向愛擺排場,可是他已經死了。」他頓了下,又接口道:「而你眼前這一位東方女子才是海德居的主人,難道你不該聽從她的指示?」說完,他朝納蘭斯琴眨了眨眼。

    「我也希望她是,瑞克少爺!」海瑟的眸光與瑞克交會片刻,之後便走回廚房。

    納蘭斯琴總覺得兩人似乎有什麼事瞞著她!

    接下來,瑞克充分發揮他的詼諧,將納蘭斯琴逗得笑聲連連,令餐室充滿了愉悅的氣氛,連一旁的珊蒂都忍不住掩嘴笑了好幾次。

    忽然,笑容由納蘭斯琴的臉上退去。

    瑞克循著她視線望去,見到了弗雷!

    「嗨!弗雷,你總算出現了。」

    弗雷瞥他一眼。    「吃完早餐之後,到我書房來一趟。」藍眸落在納蘭斯琴的臉上。

    弗雷離開之後,似乎也將這餐室的陽光一併帶走。

    納蘭斯琴無心再品嚐眼前精緻的餐點。

    「看來,我該走了。」瑞克推開餐盤,對納蘭斯琴眨眨眼。    「你多保重。」他起身離去。

    「珊蒂,帶我到爵爺書房去吧。」納蘭斯琴歎了口氣說。

    「是的,夫人。」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書房在海德居東翼,必須要過一條連結主翼的長廊。

    長廊兩側淨是拱形窗,一眼向外望去,可以看見遠處深藍色的海洋。

    不過,納蘭斯琴此刻無心欣賞這樣的美景,一想到要見弗雷,她就忍不住緊張起來。

    雖然兩人是夫妻,可……這只是她第三次見他啊……

    「夫人,容我先告退。」兩人到了書房門口,珊蒂說道。

    納蘭斯琴點點頭,並告訴自己不要緊張。

    隨即,她深吸口氣,抬手敲門——

    「進來!」

    納蘭斯琴順從地推開門,走進書房。

    聽見開門聲,弗雷由落地窗前轉身,一雙藍眸瞧住了她。

    紫色很適合她,襯得她膚勝寒雪。一般而言,東方人少有這樣的好膚色,她很幸運。

    「坐!」他指著書桌旁的椅子說。

    「謝謝。」斯琴在他的注視下,一顆心彷彿要由嘴裡跳出來似的。

    「既然你已經是我的妻子,那麼海德居有些規矩你就必須遵守,你明白嗎?」

    「明白。」

    弗雷走向她,在她身前站定。居高臨下的位置,讓他注意到她低領下圓挺尖聳的胸脯——

    天殺的!他居然升起了熱切的慾望。

    隨即,他以鋼鐵般的意志加以控制,緩緩開口:

    「在海德居內你有絕對的自由,但西翼是禁地,沒有我的允許,不得到那裡去,明白嗎?」

    「明白。」

    「還有,入夜之後,不要隨意離開房間。」

    「為什麼?」她忍不住問道。

    藍眸微微瞇了起來。「不許問這麼多,這是規炬!」

    「我明白了……」她輕聲地說道,垂下眼睛。

    「你有什麼要求?」

    納蘭斯琴拾起眼,微微訝異地望住他。

    「別那麼驚訝,我不是苛刻之人。」他頓了下,繼續說道:「說吧,你想要什麼?」

    納蘭斯琴沉思了會兒。「這裡很好,我什麼都不缺。」

    弗雷的濃眉微微揚起。    「真的?我的財富足夠你揮霍不盡。」隱於語意下的,是微不可辨的嘲諷。

    女人和他在一起,莫不極盡能事的揮霍,他不信眼前這個女人會是例外!

    納蘭斯琴瞧著他,心裡有一點點難過。

    若說她真要什麼,那也不過是希望他能對她好一些些,不要像陌生人般的冷漠……可是,這些話,她卻說不出口。

    「我真的什麼都不缺。」她半垂下眼,掮動的長睫掩去明眸深處的渴望。

    出乎意料的,他伸出手勾起她的臉。

    「在我面前不需要裝模做樣,女人和我在一起,無非是為了我的錢。」他頓了下,接口道:    「在你還有機會的時候,不要放棄自己的權益!」冰冷的語氣含著微微的怒意。

    納蘭斯琴咬住唇,瞧住他陰冷的俊顏。

    「我嫁給你,並不是為了你的錢!」她勇敢的迎視他冷厲的眸。

    「哦?那麼你說說看,你為什麼會嫁給我?」

    這個問題,把納蘭斯琴問住了。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嫁給他?

    「說不出來了是嗎?」

    「我……我是奉旨成婚的。」這是她唯一想得出的理由,也是他們告訴她的。

    驀地,弗雷大笑起來,雙手輕捧著她巴掌大的小臉,    「說得好!你是堂堂大清皇朝的格格,怎會為了區區錢財而下嫁予我呢?你我皆為奉旨成婚,真是天生一對,是不?」他放開手,轉身回到窗邊。

    望著他倚窗而立的背影,納蘭斯琴心底有說不出的難受。

    半響,他輕輕開口:「你可以離開了!」

    納蘭斯琴起身,默默退出房門外。

    這一次,她站在長廊外,靜靜地望著遠處的大海。

    僅隔一牆的弗雷,視線亦與她落在同一處。然而,兩人心緒卻各自迥異;一個陰沉,另一個卻是深深的迷惑!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夜裡,納蘭斯琴被一陣奇異的聲響驚醒。

    那聲音隱約而持續著,掙扎了半晌,她決定一探究竟。

    這些日子以來,她始終認為海德居裡,似乎有什麼事情在隱瞞著她,令她十分的困惑。

    循著那隱約的聲音,她來到西翼。長廊的盡頭有一扇門,而那奇異的聲響,正是由那道門後發出。

    為什麼西翼是禁地?

    這和門後的聲響有關係嗎?她該進去嗎?

    掙扎間,那道聲音再度傳出,納蘭斯琴一步步朝門扉走近……

    此時,天邊一道白光驟閃,緊接著傳來雷聲,大雨在一瞬間降臨大地!        

    納蘭斯琴手握門把,深吸了口氣之後,她悄悄推開門扉。

    在她推開門扉的同時,那道聲音隨即消失!

    未適應黑暗的眼,瞧不清楚房內有什麼。突地,白光再度閃起,在頃刻間照亮一室。

    在這驚鴻一瞥中,納蘭斯琴瞧見一個被鐵鏈鎖住手腳的男人!

    是弗雷,她的丈夫!

    「既然看見我了,為何不進來?」他開口。

    納蘭斯琴心懷震顫地走入房內。窗外的雷雨加劇,接連而來的閃電讓她瞧清他陰鷥的俊顏……

    「你……」

    「不必問,是弗雷把我鎖住的!」他知道她心底的疑問。

    他這麼說是什麼意思?他不就是弗雷嗎?

    為什麼自己鎖住自己?

    「門邊的牆上掛著鑰匙,快拿過來!」他命道。

    這時的納蘭斯琴雙眸已適應黑暗,她輕易地便瞧見了牆上的鑰匙。不知道為什麼,她心底有一道聲音叫她不要動手。

    「快一點!」他怒叫道,腳下因不耐而急速地踏地。

    終於,納蘭斯琴明白引她前來的,是鐵鏈拖地的聲音,遲疑了會,她取下牆上鑰匙,來到他身前。

    「解開!」他遞上雙手。

    她雙手微顫,解開他手上的鎖鏈。

    雙手一得到自由,他立即接過她手上的鑰匙,迅速解開腳上的鎖鏈。

    納蘭斯琴將一切瞧在眼底,感覺一切有說不出的詭異。

    「真好,終於自由了!」他深深凝住她,目光似要將她吞噬。

    納蘭斯琴心頭一顫,不由向後退了一步。

    倏地,他一把抄起她的手腕,唇畔掀起一抹邪佞的笑。    「既然來了,我絕不會放你走!」語畢,他攔腰抱起她,走向床榻。

    「你……你想做什麼?」她驚惶地問。

    「當然是享受我的新婚之夜,伯爵夫人!」此時閃電遽閃,映出他佈滿邪惡的藍眸。    「你該不會忘了這是你的義務吧?」說完,他縱聲狂笑起來。

    隨即,他將她拋到床上……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翌日一早,海瑟來到西翼。

    當她打開門之後,裡頭的情景令她驚異地張大了嘴!

    躺在床榻上的赤裸身軀,除了伯爵夫人之外,還有爵爺……

    他是怎麼掙脫鐵鏈的?思及此,海瑟的眸光立即轉向牆上的鑰匙……果然不在了!

    弗雷與納蘭斯琴在此時醒來,她一見站在門口的海瑟,立即羞赧地拉高被褥。

    「海瑟,你先下去吧!」弗雷開口,

    「是的,爵爺。」海瑟面無表情地轉身離開。

    雖然她不明白為什麼爵爺每一晚都把自己鎖在西翼,但每一天早晨都是她來為爵爺解開鎖鏈的,日復一日。

    而這個秘密除了她之外,沒有人知道,即便是之前的三位伯爵夫人也不知道這個秘密……看來斯琴夫人算是例外,而她不知道這對斯琴夫人來說,是喜或不幸。

    海瑟離開之後,弗雷盯住納蘭斯琴,目不轉睛。    「昨晚,我做了什麼?」他勾起她低垂的小臉問。

    斯琴微微訝異,難道他這麼快就忘了?

    「快說!」他沉聲道,加重手上的勁道,毫不憐惜地捏住她的下顎。

    納蘭斯琴被他突如其來的怒氣所驚,望著他突然陰暗的藍眸,她回道:「你……你要我打開鐵鏈。」        

    「然後呢?」

    納蘭斯琴咬了咬唇,小聲地回道:

    「你我成了夫妻。」

    「該死!」他咒罵一聲之後掀開被褥,果然看見床單上觸目驚心的血跡!那是她成為人妻的證明……該死!

    納蘭斯琴不明白她做錯了什麼,心底十分驚懼。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她低聲問道。

    藍眸怒瞇了起來,弗雷大吼:

    「我不是告訴過你,西翼是禁地,要你入夜之後待在自己房裡?」

    「我……我是聽見了奇怪的聲音才一路循聲來到這裡,並非有意破壞規矩。」

    他看著她,半晌無語。

    「你不該解開鐵鏈的!」他放開手,離開床榻,撿起地上的衣褲迅速穿回身上。

    掙扎了會兒,納蘭斯琴輕輕開口:「為什麼要把自己鎖住?」

    「你以為我喜歡把自己當成野獸一樣鎖住?」他大笑出聲,陰暗的眼眸深凝她一眼,隨即轉身大步離去。

    有那麼一刻,納蘭斯琴似在他眼底瞧見哀傷……

    為什麼?

    到底,海德居裡還有什麼她不知道的秘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