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夜伯爵 第一章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不列顛國欲與大清王朝締結鴛盟,以睦兩國邦交,皇上特下旨賜婚斯琴格格,十日後起程,欽此,謝恩!」

    「謝萬歲、萬歲、萬萬歲。」納蘭斯琴接過聖旨。

    傳旨太監離開之後,納蘭斯琴憤怒的跺了下腳。    「皇阿瑪真不公平,宮裡頭格格那麼多,為什麼偏選上我!」她一怒之下,將聖旨摔在地上。

    「琴主子,萬萬不可啊……」丫鬟辛兒連忙跪下撿起聖旨。「其實皇上這麼做也有他的道理。」

    「什麼道理?皇阿瑪根本就是討厭我。」她知道自己一向任性,脾氣又不好,但皇阿瑪也不必將她一腳踢到那麼遠的地方啊!

    該死!該死!真格兒的該死!

    「難道格格忘了嗎?宮裡的格格雖多,可會說洋文的,只有琴主子您哪!」說來奇怪,格格從小就有語言天賦,除了英語之外,法、葡、西班牙語也很流利,而她就笨多了,雖說從小有幸跟在主子身邊學習,但真正能流利的,也僅有英語。

    這話頓時令斯琴啞口無言。該死!早知道就不學那些洋文了。

    心底雖然埋怨,但一想到自己因為洋文流利,每次有外國使節到臨皇阿瑪總會要她當翻譯,因此她接近皇阿瑪的機會也較其他格格多。

    只是她萬萬料不到,這個一向讓她心喜的原因,竟會變成此刻的噩夢!        

    斯琴一想到那些全身毛絨絨的洋人,就忍不住皺起眉頭,十分苦惱!

    「我不甘心,不甘心!」她握住拳頭,在房裡來回不停的踱步。

    「格格,這可是皇上欽點,不得不從啊。」辛兒雖心疼主子,可這也是沒辦法改變的事。

    「不行,我找皇阿瑪去!」對,就這麼辦!話驟歇,納蘭斯琴風一般的奔出了「漱心齋」。

    「格格……格格……」辛兒緊追了出去。

    這下糟了,若依格格的性格,準會頂撞皇上,她還是快去請宜妃解危吧!

    辛兒腳步未停,直往宜妃寢宮而去。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斯琴見過皇阿瑪吉祥!」納蘭斯琴屈膝行禮。

    「平身。」

    「謝皇阿瑪。」

    「想必你接到朕的旨意了。」

    納蘭斯琴咬住了唇,倔強的抬起頭。    「皇阿瑪,我不嫁!」絕艷的小臉上充滿堅決。

    「大膽!朕的旨意,你不得不從!」皇帝暍道。

    「皇阿瑪,您怎忍心將斯琴嫁到那麼遠的地方?」她問出了口。

    一直以來,她認為皇阿瑪是疼愛她的,然而今早這一道聖旨卻徹底粉碎這個想法。

    瞧著她含淚的小臉,皇帝梢稍斂起怒意,緩下聲道:「兩國交流實屬大事,斯琴你一向聰穎,洋文又流利,在朕心中,實在想不出有什麼人比你更適合擔此重任,你明白嗎?」

    「斯琴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她倔強地跪下。

    什麼事她都可以聽從,唯獨聯姻這一件事她不願聽從。

    「大膽!抗旨是要殺頭的。」皇帝怒火重燃。

    「皇上,此舉萬萬不可!」這時,宜妃出現在御書房門口。

    「你怎麼來了。」

    「臣妾見過皇上。」宜妃在皇帝身前跪下。

    「宜妃快起。」      

    宜妃雙眸流轉,回道:「臣妾斗膽,請皇上收回懲戒格格之命,」

    「你又為她求情?」

    「皇上,格格還年輕,皇上一下子下令要格格遠嫁不列顛國,格格心中害怕自然抗拒,皇上不該一味的怪罪格格。」

    皇帝暗付宜妃之話不無道理,當下收起怒意。「都起來吧!」

    宜妃向辛兒使了個眼色,兩人將斯琴扶了起來。

    「格格,其實皇上這麼做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不列顛國日益壯大,為了安邦定國,皇上這才忍痛將格格外嫁呀,您說是不是呢?皇上?」宜妃向皇上使了使眼色。

    皇帝會意,立即接口道:「皇阿瑪這麼做情非得已,但為了天下萬民之福,皇阿瑪也只能忍痛割愛了,你能體諒皇阿瑪的苦心嗎?」

    納蘭斯琴咬住唇,半晌不語。

    「格格,女人遲早是要出嫁的,嫁給什麼人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能得到夫君的疼愛,我聽說不列顛男人一向溫柔體貼,相信格格一定能得到夫君寵愛的。」

    「皇阿瑪真執意要斯琴遠嫁不列顛?」她收起淚,清艷的小臉上似有決定。

    「朕已應允了馬天尼使節,沒有再更改的道理。」

    「既然如此,就依皇阿瑪的決定吧!」納蘭斯琴雖然不願意,但心中更明白此事再無轉圜的餘地。

    一切就由天吧!但願她真如宜妃所言,能得到夫君的寵愛。

    「你能答允,朕很高興,可還有其他要求?」他想多補償她一些,

    納蘭斯琴瞧了辛兒一眼——

    「辛兒願追隨小姐。」她與格格一直情同姊妹,自然捨不得讓格格一個人嫁到那麼遙遠的陌生地方。

    「好,朕就准你所願。」

    「謝皇阿瑪。」

    「謝皇上。」

    皇帝與宜妃互瞧了一眼,均放下心中大石。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格格,您臉色不大好看是不是哪兒不舒服?」辛兒端著晚膳到船艙裡。

    「我……我胸口好悶……想……想吐……」才剛說完,納蘭斯琴哇的一聲,吐了一地穢物。        

    這是她這輩子頭一遭坐船遠航,想不到竟如此難受!

    辛兒立即將穢物清理乾淨。

    「格格,喝點熱湯吧!會舒服點。」

    納蘭斯琴點點頭,將一碗熱湯飲盡。

    孰料,才不一會兒工夫,她胸中一悶,又將方纔喝下的熱湯如數吐出。        

    「格格,您還好吧?」辛兒擔心地問,並拿起一個羽毛枕墊在她背下。

    「我頭好暈,想吐。」

    「那格格先睡一會兒吧!」

    納蘭斯琴點點頭卻不敢躺下,怕更難受,因此半倚在床邊。

    辛兒悄悄歎口氣,將餐盤擱下,再一次清理地面。她知道艙裡必須時時保持清潔,否則難聞的氣味一定會讓格格更加不舒服。

    接下來的日子,納蘭斯琴日日精神委靡,吃不下任何東西,鎮日頭昏欲睡。

    這一晚,船搖晃得比以往厲害,辛兒忍不住來到船長室——

    「辛兒小姐有事嗎?」船長威廉微笑地間。

    眼前這個東方女孩五官十分精緻,像個娃娃似的,十分惹人憐愛。

    「今晚船似乎搖晃得比較厲害。」辛兒微微害羞地道,她十分不習慣船長這種熱切的眼神。

    以往在宮裡,只有不正經的男人才會如此瞧女人,可相處近一個月以來,辛兒知道船長是一個好人,並非有意輕佻。

    莫非西洋男人皆為如此?

    「本來我不打算說的,不過既然辛兒小姐問了,那麼我就告訴你們,目前海上有颶風,再過不久,我們的船便會進入暴風圈,如果沒事的話盡量待在船艙裡比較安全。」

    「謝謝你。」辛兒轉身就走。

    「等一等!」威廉在她後頭喊住她。

    辛兒回頭瞧著他。

    「小心一點。」威廉關切地說道,他很喜歡這個嬌小卻看來十分堅毅的東方女孩。

    在她身上,他可以發現西方女孩所欠缺的溫婉與靦腆,這反倒成為另一番誘人的魅力。

    辛兒淺淺一笑,掉頭離去。

    回到艙裡,只見斯琴格格受不了船暈的搖晃,開口道:「扶我到甲板上呼吸點新鮮空氣。」

    「可是船長方才告訴我,咱們就快進入暴風圈了,留在船艙裡比較安全。」

    「我站一會兒就好。」納蘭斯琴掙扎著起身。

    辛兒上前扶住她。反正只站一會兒,應該會沒事兒的!

    不多久,主僕二人來到甲板。

    此時風浪變大,船身搖晃得十分厲害。

    「格格,咱們還是回去吧!」

    「不,讓我再站會兒。」冷風雖然強勁,卻出奇地令納蘭斯琴清醒不少,胸中煩思的感覺亦沖淡許多。

    這時,天空開始閃起白光!

    白光乍逝,轟隆隆的雷聲隨之而至,豆大的雨點急速而下——

    「格格,下大雨了。」      

    暴風雨似在一瞬間席捲而來,海浪猛烈地翻湧,似要將船身吞沒。主僕二人從未見過如此駭人的巨浪,不由驚呆了。

    甲板上的水手們迅速攀上船桅,解下風帆的繩索準備收帆。而舵手亦用力穩住船舵,讓船不因風暴而偏離航道。

    威廉在此時瞧見斯琴與辛兒慌亂的站在甲板上,因此朝她們主僕二人迅速接近。

    不料,一個巨浪打來,船底撞上礁巖,納蘭斯琴被一個劇晃彈到船舷……

    「辛兒!」納蘭斯琴尖喊。

    「格格!」辛兒朝她奔了過去。

    下一瞬間白浪再度襲來,好幾名水手皆被巨浪捲入海裡,

    此時,甲板上一片混亂。

    辛兒及時被威廉拉住,沒有掉入海裡。

    再抬頭,納蘭斯琴早巳消失蹤影!

    「格格……格……」

    「不要去,危險……」威廉話未完,耳畔便傳來一陣巨響,船區再度撞上礁巖!

    霎時,凶暴的巨浪襲捲船身,一切被海浪吞沒……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彷彿睡了很久似的,她緩緩的睜開了眼,映入眼底的,是一間華麗至極的房間。

    她坐起身,翻開鵝絨毯,準備下床。腳底才觸地,便傳來一陣極柔軟的觸感,她低下頭,發覺是白色的長毛毯。

    遊目四顧,只見房間裡金碧輝煌,屋頂上甚至垂下由一連串透明晶亮的圓珠所組成的燈飾,上頭則插滿了白色的蠟燭。

    法蘭西水晶吊燈!她心頭突然浮上這個字眼。

    她見過的!

    可……是在什麼地方見過的呢?

    一時間,她竟想不起來,腦海中一片空白。

    恐懼霎時盈滿心頭。為什麼?她什麼都想不起來,甚至連自己是誰也不知道……

    天……她痛苦的用手敲著頭……

    「小姐,你怎麼了?」一個小女孩由房門外疾走近她。

    「你是誰?」

    「我叫珊蒂,是爵爺派我來服侍小姐的。」

    「爵爺?什麼爵爺?」

    「小姐難道忘了嗎?你千里迢迢坐船到英格蘭,就是要嫁給莫利斯伯爵的呀!」

    「我是坐船來的?從哪裡坐船來的?」

    珊蒂瞧著她,不禁為她難過起來。「小姐一定是在船難中受驚了。」

    「船難?」她提高音量,腦海匆地湧上一幕波濤洶湧的情景。        

    「是呀!小姐真是十分幸運,被爵爺趕去迎接的船艦所救,全船只有小姐一人生還。」

    她心頭一震,顫聲問道:「那船上有沒有我的親人?」

    「有沒有親人,你不知道嗎?」一道冷酷的嗓音徐徐插入。

    「爵爺!」珊蒂恭敬地喊了聲。

    弗雷緩緩走進房間。

    這個人就是她要嫁的男人嗎?

    一身黑衣的他看來十分的高,寬闊的胸膛在黑衣下微微債起,顯示出他十分壯碩,一頭墨黑的濃髮微微捲曲,順服地束在腦後。

    他的臉——

    該怎麼形容呢?那是一張她見過最俊美的臉!

    兩道英挺的濃眉下是高挺的鼻樑,薄唇微微上揚,彎起似笑非笑的弧形。

    然而,最震懾人心的,是那一雙燦若寶石的藍眸,此刻正如鷹一般一瞬不瞬地盯住她。

    差一點,她便在他的注視下忘了自己要回答什麼。

    「我……我什麼都想不起來。」她小聲的回答。

    他的藍眸微微瞇了起來。「你叫什麼名字?」

    她垂下頭,想了很久……

    「我不知道!」苦惱的眼,迎上深邃的藍眸。

    弗雷的俊顏卻勾起了笑。「太好了,王上要我娶的,居然是一個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的女人!」冷酷的嗓音充滿了嘲諷。

    隨即,他轉身離開。

    那是她與他完婚之前第一次見面,也是最後一次!

    之後,國王與王后帶著宮廷裡的御醫到海德居來看她。

    「啟稟王上,依我的診斷,斯琴格格極可能因船難的影響而暫時失去記憶。」御醫說道。        

    「那麼她的記憶會恢復嗎?」王后問道。

    「短期間不會,」御醫停了下,又道:「也許過一段時間,她會一點一滴慢慢想起一切。」        

    「那麼她的身體呢?有什麼傷害嗎?」國王問。

    「除了她的記憶之外,一切無恙,可算大幸!」

    「斯琴格格,既然你的身子無恙,請容我決定婚期如常,在三天後舉行。」國王瞧住她。

    三天?

    她連自己是不是斯琴格格都不確定,能成婚嗎?

    王后瞧著她疑懼的臉,不由輕輕說道:「其實你毋須害怕,無論你的記憶是否回復,遲早都必須與伯爵完婚,與其等待那不可期的恢復契機,不如早日完婚,你說是嗎?」

    她真的是莫利斯伯爵該娶的人嗎?而她究竟是不是大家口中的斯琴格格呢?

    也罷,事已至此,她也只能暫當斯琴格格嫁給伯爵。一切就等她回復記憶再說了……

    半晌,她緩緩開口:        

    「我想,一切就照你們所說的進行好了。」

    「太好了,三日之後,就由坎伯瑞特大主教為你們證婚。」國王微笑道。

    望著國王與王后離去的身影,她真不知道自己的決定究竟是對還是錯?

    龤www.xiting.org♂龤@ 龤www.xiting.org

    婚禮在西敏宮皇家教堂舉行。

    在眾人眼裡,一身白紗的伯爵夫人雖然是個嬌小的東方公主,但身材玲瓏有致、五官清靈而富神秘感,在一群金髮碧眼的女貴族裡絲毫不顯遜色,反倒別有獨樹一幟的風采。

    然而,莫利斯伯爵卻始終未曾出現。

    議論的私語,悄悄在人群裡散開。有人認為弗雷根本不贊同王上的決定,也有人猜測他還倒在其他女人懷裡,無暇參加自己的婚禮。

    更有人大膽假設,弗雷根本是害怕了!

    因為人人都知道,這已經是弗雷·莫利斯第四次娶妻……只除了新娘仍被蒙在鼓裡。

    耳語般的私議雖未傳入納蘭斯琴耳裡,但由貴族們冷眼旁觀的神情中,她清楚的發現微微的憐憫與嘲笑之意。

    她是一個不受歡迎的新娘,納蘭斯琴猛然意識到這一點!

    這時,國王開始有了不耐之意:

    「弗雷這傢伙要是再不肯出現,我發誓必帶軍隊親自將他揪出來!」

    畢竟這樁跨國聯煙是他一手促成,弗雷若不來,就是對他這個國王公然的挑釁,他決饒不了那小子!

    王后則唇畔含笑,未置一語。

    弗雷的放浪不羈一向深得宮廷仕女們的青睞,就連她自己也曾有一度的迷惑。

    所幸她夠聰明,明白弗雷根本不會愛上任何女人,因此她在國王尚未祭覺之前,結束了兩人間的曖昧關係。

    正當眾人竊竊私語之時,弗雷·莫利斯出現了!

    一身深藍絲絨禮服的他看來精神奕奕,藍色的禮服映著他沉藍的眸,堪稱絕配。

    他甚至比第一次見面時更英俊了!納蘭斯琴忍不住在心中讚歎,

    一旁的宮廷仕女們忍不住以嫉妒的眼光投向納蘭斯琴。如果一個人的眼光可以傷人,那麼納蘭斯琴肯定早已傷痕纍纍!

    這時,弗雷筆直的走向這個即將成為自己妻子的東方女人。

    她十分的嬌小,僅及他胸膛,清靈的五官看來比他任何一任妻子還年輕。

    她多大了?十五還是十六?俊顏忍不住泛起一陣嫌惡的表情……她是如此的年輕……真是可惜了!

    弗雷嫌惡的神情是如此的明顯,讓納蘭斯琴的心不禁瑟縮了下……

    失憶的打擊對她來說,似乎不及他這一眼!

    「為何姍姍來遲?」國王略帶不悅地開口。

    「王上,雖然遲,但我總算來了不是?」弗雷開口,藍眸似笑非笑地,半含挑釁。

    國王瞪他一眼。「坎伯瑞特大主教,可以開始了。」

    在得到國王的命令之後,坎伯瑞特大主教率領基斯弗主教與赫克主教開始了皇室的婚禮儀式——

    當弗雷與納蘭斯琴按聖經宣誓時,大主教開口道:「弗雷·莫利斯伯爵,以基督之名,你可願愛惜你的妻子一生一世?」

    「當然,如果她活得過一年的話。」弗雷再一次譏諷地挑釁道,這已是他第四次起這種無聊的誓言了。

    大主教不以為然的看了他一眼,而後對斯琴開口:「納蘭斯琴小姐,以基督之名,你可願愛惜你的丈夫一生一世?」

    納蘭斯琴怔怔地呆愣住,半晌不語。        

    「看來你是不願意了,那麼我也沒有必要再待下去。」語畢,弗雷轉身就走。

    「我願意!」納蘭斯琴的聲音不大,卻足以讓在場的所有人聽得一清二楚,包括弗雷。

    「我親愛的小姑娘,你真的明白自己答應了什麼嗎?」弗雷轉身,藍眸一瞬不瞬地盯住她,

    「我願意成為你的妻子。」納蘭斯琴重申道。

    弗雷走近她,一把拉起她纖細的手腕,    「不後悔?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他微瞇起眼,

    納蘭斯琴咬住唇。「不後悔。」

    弗雷聞言,藍眸有一瞬陰暗了下來,隨即朗聲道:「今夜海德居大宴,請各位務必光臨寒舍,慶祝我娶妻。」他頓了下,補上一句:「再一次!」眸底的陰暗似乎一掃而空。

    「我會和王后帶領朝臣們到海德居為你慶賀。」國王回道。

    弗雷微微欠身,「現在,我親愛的小妻子,隨我一同回海德居吧!」藍眸凝住她,然後拉著她大步離開教堂。

    這一眼,納蘭斯琴瞧得十分真切。

    雖然他唇畔噙著一抹笑意,但一雙眼卻是冷的!

    藍得好冷好冷……

    像海一樣!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