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小少爺 第五章
    華亞大樓的大辦公窄堙A才過九點,每個人都在自己約工作崗位上努力,周欣荳也不例外。

    一陣子後,她拿著空茶杯自座位上站起,想去茶水間倒杯茶,但肌肉傅來的酸楚,令她不由得齜咧了起來。

    沒想到這渾身酸疼還真不是普通的令她難受,一想到這堙A她就總不住要咒罵他,討厭的何亞文!都是他害的!

    其實昨夜她也不知是何時睡著的,只記得朦朦朧朧中,何亞文還一直不斷地愛撫著她,只是她實在累得無法抗議罷了。

    她的臉上忍不住泛起了嬌媚的紅暈,她盡量挺直身子走進茶水間,無意識地倒著水……

    「欣荳!」何亞文居然如鬼魅一般的出現在這堙C

    周欣荳陡然嚇了一大跳,手上滾燙的開水瞬時灑了出來,疼得她哀聲叫了起來。

    「小心!」何亞文眼明手快地將杯子接過手,迅速地執起她燙傷的小手在水籠頭下沖水;「做事別這麼不專心,要真燙傷了還得了?」

    「都是你啦!」周欣荳扯著手,不想讓他握著,「要不是你突然叫我,人家也不會被燙到!」

    何亞文是特意走到這層樓來的。「剛才就瞧你一個人失神地走著,我不放心才跟來的……」他將她的小手拿到眼前仔細看著,「還好沒事……」

    周欣荳紅著瞼,用力將手抽回,「你在這堣z什麼?快走啦!這媕H時都會有人來的。」

    「有什麼關系?」何亞文皺著眉頭,「今早你不等我一起出門,現在還趕我走?」這個小妮子大概忘了這是誰的公司哪!

    「不趕你趕誰呀?」周欣荳突然像做賊似地,緊張得探頭探腦,「走啦!你不要跟我在一起,這樣太明顯了,萬一被人看見了,一定會誤會我們……」

    何亞文挑挑眉,「誤會?你是我的女人巳成事實,這還有什麼誤會可言?」

    周欣荳倒抽了一口氣,氣急敗壞地道:「小聲點!就算是真的也不可以說出來的呀!」這個男人怎麼一點常識也沒有?「你不怕被別人知道我們的事,我還怕別人的閒言閒語哪!」

    「閒言閒語?」

    周欣荳用力點著頭,「當然啦!你我只有一個月的約定,一個月後我還想繼續在這堣u作耶!若是被人家知道我曾被你包養過,邪我還能厚著臉皮繼續侍在這媔隉H」

    包養?她是這麼看待他們之間的關系嗎?

    也罷!乾脆現在就讓她離開他的公司,包養就該包養到底!「如果怕日後難做,那不如就離開公司,別做了。」

    周欣荳聞言瞪大了眼睛,小手倏地捂住了嘴,豐軟的胸脯劇烈起伏了起來,她驚喘地道:「你要把我辭掉?」

    天!原來這個何亞文竟然這麼壞心眼,等這一個月利用完她了以後,便要叫她卷鋪蓋走路?

    原來是這樣啊!所以他才會不顧流言的將她安排在他公司,而且,以他的財力、勢力,他才不怕離開後的她會扯他的後腿,造成他的麻煩!

    原來,最終他會將她丟到遠遠的地方,讓她孤苦地過一輩子!

    周欣荳撇起了嘴,清徹的黑瞳寫滿怨懟地睨著何亞文,太可惡了!昨夜還說他會好好的待她的……大騙子、壞人,負心漢……

    看著她哀怨的表情,何亞文不用多想也知道她在想什麼。他深深地歎了口氣,「傻荳兒,別胡思亂想了。我的意思是,只要你高興,隨時可以不用工作,專心一意地陪我呀!跟著我,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周欣董抬起臉看著他,「那要是我不再跟著你了呢?你會怎樣虧待我?」

    何亞文再也忍不住地輕笑出聲,他輕搖著頭,一把將她擁進懷堙A柔聲道:「傻荳兒,別淨說些傻話,嗯?」

    「人家是問真的嘛!」周欣荳抬起頭看著他,「等一個月的期限過了,你會不會將我辭掉?」

    「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如果她在床上的表現像昨晚那樣……不!只要有一半的話,他就絕對不會讓她離開他身邊半步!

    表現?「我會很認真做事,不會給你添麻煩的。」她覺得應該給何亞文一點安全感,「你放心吧!以後我遇到你,也會裝作不認識你,別人不會察覺我們的關系的,當然,你更不用擔心我會洩漏我們的事,真的,我發誓!」

    這個小妮子腦袋瓜婺邞漯F西,可真教人摸不著頭緒。「嗯……然後呢?」

    「 然後?」她覺得可以和他談點條件了,「只要你同意我繼續在這堣u作,我保證這些事我都會忘得一乾二淨。」

    「忘得一乾二淨?」何亞文認真地看著她,「你的意思是,我們之間就如同南柯—夢,作過就算了?」

    對呀!不然還能怎樣?又不能跟在他身邊一輩子!「當然了,這是咱們當初就談好的呀!」

    何亞文的眉頭皺了起來,他怎麼不記得有和她談過以後的事?

    走廊外突然傳來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周欣荳忽然小小聲地尖叫出聲,一臉驚慌地望向門口。

    有人來了!怎麼辦?要被人發現了……

    周欣荳慌張地左看右瞧,這麼狹小的茶水間,根本沒地方躲呀!不!還有個陽台啊!她沒有多想便拉著何亞文往陽台走去。

    「怎麼了……」何亞文才開個頭,便被周欣荳的小手給捂住了嘴。

    「噓……」周欣荳緊張兮兮地開了通往陽台的門,先將何亞文給推了進去,自己也跟著擠了進去。才一關上陽台門,便聽見三、四個女同事走進茶水問,並且開始吱吱喳喳地八卦起來。

    陽台外是一大片玻璃帷幕,一扇小窗子雖然只向外微微開啟,然而,窗外那車水馬龍的嘈雜聲卻可聽得十分清楚。

    何亞文一臉好笑地瞧著周欣荳。沒想到這個小妮子居然真的玩起偵探游戲來了!看著她連大氣也不敢喘—口的份上,也許,他不該這麼輕松才是。

    其實,他也根本輕松不起來。陽台本就十分窄小,再加上還放了幾株植物,所剩的空間幾乎容不下兩個人,於是,不可避免地,他倆靠得十分近。

    周欣荳只顧著不讓同事發現他們兩人,完全沒有發覺自己的背緊貼著他的胸,嬌翹的臀部也和他的胯間相貼,他的手甚至繞至她的胸下,親膩地環著她。

    這個小妮子腦袋瓜婺邞漯F西,可真教人摸不著頭緒。「嗯……然後呢?」

    「 然後?」她覺得可以和他談點條件了,「只要你同意我繼續在這堣u作,我保證這些事我都會忘得一乾二淨。」

    「忘得一乾二淨?」何亞文認真地看著她,「你的意思是,我們之間就如同南柯—夢,作過就算了?」

    對呀!不然還能怎樣?又不能跟在他身邊一輩子!「當然了,這是咱們當初就談好的呀!」

    何亞文的眉頭皺了起來,他怎麼不記得有和她談過以後的事?

    走廊外突然傳來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周欣荳忽然小小聲地尖叫出聲,一臉驚慌地望向門口。

    有人來了!怎麼辦?要被人發現了……

    周欣荳慌張地左看右瞧,這麼狹小的茶水間,根本沒地方躲呀!不!還有個陽台啊!她沒有多想便拉著何亞文往陽台走去。

    「怎麼了……」何亞文才開個頭,便被周欣荳的小手給捂住了嘴。

    「噓……」周欣荳緊張兮兮地開了通往陽台的門,先將何亞文給推了進去,自己也跟著擠了進去。才一關上陽台門,便聽見三、四個女同事走進茶水問,並且開始吱吱喳喳地八卦起來。

    陽台外是一大片玻璃帷幕,一扇小窗子雖然只向外微微開啟,然而,窗外那車水馬龍的嘈雜聲卻可聽得十分清楚。

    何亞文一臉好笑地瞧著周欣荳。沒想到這個小妮子居然真的玩起偵探游戲來了!看著她連大氣也不敢喘—口的份上,也許,他不該這麼輕松才是。

    其實,他也根本輕松不起來。陽台本就十分窄小,再加上還放了幾株植物,所剩的空間幾乎容不下兩個人,於是,不可避免地,他倆靠得十分近。

    周欣荳只顧著不讓同事發現他們兩人,完全沒有發覺自己的背緊貼著他的胸,嬌翹的臀部也和他的胯間相貼,他的手甚至繞至她的胸下,親膩地環著她。

    周欣荳神情緊張地揪著自己的領口,希望同事們能快點離開……

    而何亞文卻樂得將大掌在她身上輕輕游移起來:在一陣輕撫之後,竟食髓知味地偷偷地解開了她衣服的一個鈕扣,鑽進她溫暖的胸腹之間……

    周欣荳倒吸了口氣,轉同頭怒瞪著他,並試著要將他的大掌拍掉,然而,何亞文卻只對她咧著一口白牙,含笑的雙眼挑逗地對她眨了眨,指尖又皮皮地往她的胸罩上頭掃去……

    周欣荳忍不住地扭動身子,想躲開何亞文的觸摸,不料他指上的電流仍然穿透薄薄的絲料胸罩,令她渾身起了難忍的雞皮疙瘩。

    她狠狠地瞪著何亞文,並且不斷地使眼色要他安分點,無奈此刻的她完全居於下風,因為他毫不理會她的威脅。

    他挑開她的胸罩,讓她粉色的花蕾直接與他的指尖接觸,兩指指腹才左右揉捻了數下,那凸起的花蕾就綻出他的兩指之間,頂住了薄薄的襯衫。

    周欣荳忍不住輕喘起來,他手指的揉弄讓她想起了昨晚的銷魂,她羞赧地將眼睛閉了起來,仿佛這樣就可以讓昨夜的記憶不再那麼鮮明。

    她當然錯了!

    閉上眼的她更能清楚地感受到何亞文所帶給她的陣陣酥麻,而且,反而讓昨夜的纏綿如跑馬燈般,一幕幕不停地閃過她的腦海,竄向她敏感的下腹,那股難以言喻的感覺,又再次纏繞著她不放。

    這個男人,怎麼可以將她的感受完全掌握在手中呢?

    她驀地睜開眼,卻發現何亞文氳滿情欲的雙眸正盯著她的小臉舌,她嬌羞地低下頭,全身熱得可以噴出火。真是太丟人了,她剛才的表情竟全讓他看光了!

    在她身後的何亞文,用一只手憐惜地將她火紅的小臉抬了起來,讓她的頭頂著他的胸膛;他彎下身,先輕吻了—下她的額頭,再往下吻她的眼瞼、鼻尖,最後攫住了她顫抖不已的唇辦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激動的氣息仍無法撫平。察覺出茶水間內已經沒有人,何亞文才敢重重地吐了口氣。

    他汗濕的臉龐下斷磨蹭著她的頸間,就著她柔膩的肌膚,沉沉地呼吸著。

    「嗯……」周欣荳嚶嚀出聲,轉身將自己的臉埋在何亞文的胸膛堙A羞紅的臉蛋怎麼也不敢抬起來。

    何亞文緊緊的擁著她,氣息好不容易稍稍平順了些,才驚覺到自己竟做出了這麼違背常理的事。

    他低頭瞧著半裸的周欣荳,再望向自己凌亂不整的衣褲,天啊!這個小妖精到底對他施了什麼法?竟能讓他在自己的公司做出這種事?

    他深深地、深深地吸吐了幾口氣,彎下身想替她將夾裙整理好,不料她卻低呼一聲,一把推開他,低垂著燙熱的小臉,自顧自地就要拉起絲襪……然而激情過後,她身子似乎冒出了火……

    何亞文迅速的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見到周欣荳手足無措的嬌羞模樣,不禁輕笑了起來,他拿出手帕遞給她,「喏,荳兒,拿去!」

    周欣荳一把搶下手帕,緊抿著羞怯的小嘴,轉過身背對著他……

    「荳兒?」何亞文在她背後輕聲喚著。

    周欣荳低著頭,兀自扣著襯衫鈕扣,根本不答腔。

    「荳兒?」何亞文又喚了一聲,他知道周欣荳一定不高興了。

    羞愧感占滿了周欣荳的心。她當然高興不起來囉!委屈的小嘴翹得半天高,完全不想理他。

    「對不起,荳兒。」何亞文真心道歉,他知道他的作為一定讓拘謹害羞的周欣荳難堪極了,「我也想控制自己,只是……」

    周欣荳背著他,將頭用力一撇,目光望向地板,雙唇抿了下,才道:「算了,反正都……」

    這媢磞b不是個談話的地方。何亞文將她反過身來面向他,拇指輕撫她的臉蛋,「這樣吧!咱們到我辦公室去,在那堙A隨你怎麼生氣都無所謂,好不好?」

    「我不去!」周欣荳撇撇嘴,「我還要回去上班哪!」

    「你這個樣子怎麼上班?」何亞文撫著她口紅完全脫落的唇辦,還有那漫著紅暈的臉蛋及頸項,「聽話,先去我辦公室休息一下,晚點再回去工作。

    周欣荳垮下了肩膀。是啊!她這副模樣,就算是個瞎子也知道她剛才做了什麼壞事,更何況是那些八卦同事們。

    她極不情願地道:「你先上去,然後我再上去!」

    「需要這麼麻煩嗎?」何亞文不習慣玩躲貓貓的游戲。

    周欣荳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不然呢?你要光明正大的和我一起走進電梯,然後手牽手一起走進你辦公室?」

    何亞文聳聳肩,「有何不可?」

    周欣荳不耐煩地將他往外推,「好了,你先走啦!」

    何亞文實在拗不過她,只得先行離去,而周欣荳則覺得臉蛋沒那麼紅了之後,便迅速閃出茶水間,刻意低著頭按著電梯,直達頂樓。

    在電梯堛漲o還在擔心怎麼過何亞文的特別助理VANCE這關呢!卻沒料到電梯門一開,便看到何亞文帶著笑意,直挺挺地站在那兒迎接她。

    周欣荳紅著臉踏出電梯,只聽得何亞文交代VANCE,「中午的飯局替我回了,還有,沒什麼重要的事,電話我暫時不接。」

    「是!」VANCE公式化的應著,但那雙眼仍然忍不住多瞄了周欣荳幾下 。

    周欣荳機械似地跟著何亞文走進他的辦公室堙C寬敞的空間及名家品味的裝潢,處處顯示這個天之驕子不凡的氣勢及傲人的財富,這令她有些手足無措,突然覺得自己是如此卑微渺小……

    何亞文率先在沙發上坐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坐啊!站著又長不高。」

    周欣荳瞪了他一眼,不悅地走到另一邊坐下,嘴堣ㄩ’a嘟囔道:「既然喜歡高眺美麗的女人,那就別找我呀!」碰了她卻還要嫌她,真是太惡劣了。

    「高眺女人哪有你一半性感呢?」何亞文對她無賴地眨著眼,「身材甚至都沒有你一半好哪!」

    「花言巧語!油嘴滑舌!」她才不信呢!

    「至少……沒有女人可以讓我在我的公司堙A做出這種事來!何亞文回味著剛才的激情,「荳兒,你真是太迷人了!」

    周欣荳火紅的臉差點垂到了胸前,「大壞蛋!」

    何亞文呵呵笑出聲,「別擔心,我只對你使壞而巳。」

    「你這個大壞蛋不守諾言,小心說謊的人鼻子會變長!」為了讓自己的罪惡感減低些,周欣荳開始詛咒他。

    這話讓何亞文輕笑起來,「我違背了什麼諾言會讓鼻子變長?」

    周欣荳白了他一眼,「你忘了嗎?你之前答應過我,不會在白天找我……找我……」

    「嗯?什麼?」何亞文已經猜出來了,仍存心故意地問著。

    「就……那個呀……」周欣荳囁嚅了半天,就是無法說出來。

    「做愛?」何亞文將身子舒適地靠在沙發上,「我只說咱們不在白天睡覺,可沒說不能在白天做愛呀!」

    「你……」周欣荳瞪大了眼,這才發覺又被騙了!「太壞了!你居然用計騙我。」

    她的表情真是可愛到了極點,何亞文笑得更加開心了。「寶貝荳兒,這可是當初你自己提出的哪!我只是被動的附和,委屈的人可是我耶!」

    什麼道理嘛?得了便宜還賣乖?她只恨自己實在太笨了,居然中了他的計!

    何亞文笑著站起身,「別氣了,小荳兒,我昨夜讓你累壞了,今天又陪著我『運動』了好一會,你就在這堨薿坐@下,中午我再叫你起來,這樣好不好?」

    「不要!」周欣荳瞪著他,抿著嘴道:「我要回去上班。」

    何亞文假意歎了口氣,「陪我吃個午飯有這麼難?」

    「不難啊!可是我怕你……」

    「不會的,你累壞了呀!」何亞文走近她,將她從單人沙發上抱起,溫柔地放在長沙發上,並將自己的西裝外套蓋在她身上。「放心吧!我會等到晚上,再和你一起履行『睡覺』的義務。」

    周欣荳揪著他的西裝,聽到他的話,頓時又紅透了臉,「可是,萬一同事找下到我……而且,今早還有個企畫案……」

    「我會交代的。」何亞文替她將外套蓋得密實些,並在她額上輕吻了一下,「睡吧!」

    這張沙發又柔軟又舒適,何亞文西裝上的味道也好聞得讓她整個人松懈了下來,她的眼皮愈來愈重,不多時,便迅速沉入了夢鄉。

    這個小磨人精終於睡著了。何亞文憐惜地順了順她的發,將她疲憊的神情看得十分仔細。

    他不能了解,為何她看他的眼神總是有這麼多的不安及畏懼呢?她難道不明白他對她的感情有多深嗎?她難道不知道,他從未這樣將一個女人放在心中的最深處嗎?

    他愛極了她無意中所散發出的真和美,那股想要完全擁有她的意念是那麼的強烈,強烈到甚至讓他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使命感。

    何亞文深歎了口氣。這一切發生得實在太快,就如同河水突然潰堤般,直沖而下的情感沖得他難以招架,快得他來不及阻止、快得讓他逃之無路……

    真的太快了!

    他每天都在告誡自己,非得要克制自己奔流的情感,才不會嚇著了脆弱易感的她。他知道,對她來說,細水長流的情感才有安全感,才經得起考驗。

    他得更加努力經營才行。何亞文在心中默默發誓,他想許給她的是一個長長久久的未來,絕不只有一個月而已!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