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小少爺 第四章
    「什麼?你綁了個女人住家堙H」柯震宇在何亞文的辦公室堙A一雙眼瞪得老大,「亞文,你該不是發燒了吧?這可一點也不像你呀!」

    「這不是綁架!只是—樁互惠的交易。」何亞文皺著眉頭回答。「沒有你想的那麼嚴肅。」

    柯震宇悶哼了聲,在沙發上將姿勢擺得更大剌剌了,「交易?就為了她偷看你和別的女人上床,所以你就名正言順地把她囚禁在你家一個月?你有沒有搞錯呀?亞文少爺!」

    「這也不算囚禁?白天她在這堣W班,晚上也可以自由行動,她的生活作息完全和以前一樣。」是呀!哪個犯人可以在星朔日悠閒地外出作畫一整天的?

    「你把她安排在這堣u作?」柯震宇懷疑地看看何亞文,「真的假的?那你日後還想脫身嗎?」

    「那倒是其次。」何亞文不在乎她是否會纏著他不放,「她因為我丟了工作,替她安排工作也算是種補償。」

    「補償?還補什麼補!別把她強留下來,不就什麼也不用補了!」柯震宇皺起了眉,「我真不敢相信你不但做出這種莫名其妙的蠢事,而且還留了個日後恐將難以收拾的尾巴!簡直是太教人匪夷所思了!」

    面對柯震宇的指控,何亞文只悶聲不語。

    何震宇斜眼瞄著他,「你拿這個理由騙別人可以,想騙我?你是不是太心虛了些?」他意味深長地道:「我看你就別再瞞我了,還是老實招出來比較好。」

    何亞文長長地歎了口氣後,才緩緩道:「她是有些不同……」

    「不同?我是沒看過這個女的長相,但是,她真能代替倪妮?」柯震宇皺起了眉,「我不信!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記者,居然可以讓你將倪妮給踢到一邊去,這話說出去只怕沒有人會相信。」

    何亞文聳聳肩,「事實就是如此。」

    柯震寧挑眉,「真長得這麼美?」

    「也不至於……」何亞文想起周欣荳不如意時總愛嘟起的小嘴,還有那生氣時耍耍小性子的可愛模樣。「挺討我喜歡的就是了。」

    柯震宇沒有錯過何亞文眼中的柔情,「你就這麼有把握她一定會乖乖就範?而且還會心甘情願的在你床上待一個月?」

    把握?他何亞文向來不做沒把握的事!當然,除了這件事以外。

    柯震宇瞪著何亞文,「你也不怕人家告你!」

    「告我?你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何亞文斜眼瞄著他,「別忘了你也有綁架女人的紀錄,而這個女人現在就端坐在你家堙A做你的老婆!」

    「這是兩碼子事!不能混為一談。」何震宇搖著手,「我第一次見到芷苓時心奡N已經有數,她是我的生命共同體,我這輩子是要定了這個女人!柯震宇忽地停了下來,一雙眼狐疑的盯著何亞文,「你該不會……」

    何亞文無奈地聳聳肩,「先別問我這個問題,我現在不過是依直覺走而已,其他的我還沒想那麼多。」

    「直覺?好個直覺!這可真是為自己的罪行找到一個最好的藉口。」柯震宇鼻子哼了哼,「承認吧!大情聖,我已經看到你的周圍冒出許多愛情的泡泡啦!你再怎麼否認也沒有用!

    何亞文垂下了眼,若有所思地問道:「你當初遇到芷苓,是不是也像這樣?」

    「不知所措?」柯震宇替何亞文接了話,「拜託!我可比你慘太多了!畢竟我和她的家世是天與地的差別哪!」

    「至少芷苓愛你,甚至肯為你嫁給我大哥……」而他的周欣荳卻老將他當豺狼虎豹似的,避之唯恐不及。

    「我無法替你猜測那個小記者的想法。」柯震宇想起他們夫妻一路走來的艱辛,仍對愛妻所受的委屈心有不捨。「不過,我能告訴你的,就是千萬別低估了女人的力量,尤其是在面對感情這件事,她們所堅持的勇氣和希望,住往比我們強上數十倍!

    「說得好像我跟她有了什麼山盟海誓似的!」何亞文搖頭父歎氣地,「我現在只不過是想將她留在身邊罷了,往後的事也沒來得及想那麼多。

    柯震宇第—次發現何亞文也有遲鈍的一面,他搖著頭道:「這可真是一點也不像你哪!你的腦袋是不是被人敲過才變鈍了?連這點道理都想不通?」

    「也許,等我真的擁有了她,情況就會有所改善也不一定……」何亞文開始支支吾吾了起來。

    「你還沒動手?」柯震宇聞言,連忙坐起身,驚訝地問道:「不會吧?你還沒碰過她?」

    何亞文皺眉沉吟著,「我想給她一點時間調適一下,畢竟她才剛跟著我,總會有些不習慣……」

    「不習慣?」柯震宇低沉的聲音難得帶著尖銳。「你怕她會不習慣?」

    何亞文聳聳肩,「沒錯。」

    這個回答讓柯震宇難以置信地張大了嘴,「那晚上呢?你將她安排在哪堙H」

    何亞文眉間皺得極深,「當然是我房堣F,她哪堣]不會去。」

    柯震宇的眼珠子簡直快凸出來了,「你是說你每天和她同床共枕,卻不曾動過她?」

    何亞文忍不住丟給了他一個大白眼,要柯震宇那張像是見了鬼似的大嘴給閉起來。

    「亞文,我可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成了柳下惠,居然練就了一身坐懷不亂的真功夫。」柯震宇簡直快瘋了,「你不動她,又將她強留在你床上,你這是在搞什麼鬼?」

    何亞文繃著臉,「我不過是想讓她早點習慣我的存在,別老是我才一出現,她就神經緊繃得像要斷掉了一樣,躲我像老鼠躲貓似的,只要我捎不留神,她一溜煙就個見了。」

    柯震宇拍了下額頭,「老人!你就為了這個愚蠢的原因折磨自己?」

    「也不算折磨……」其實夜堜窱萓o入睡的感覺真的很好。嗯!甚至有些好得過了頭……

    「何少爺!」柯震宇不敢置信地搖著頭,「你完了,我敢打賭,你這下真的得玩完了!日後這個女的若不爬到你頭上撒野,我的頭就剁下來給你當球踢,你等著瞧吧!」

    「不會的,我已經有所防備了。」何亞文有些不確定地道。

    「防得了嗎?」他的天真讓柯震宇不敢想像,「你真以為女人這麼好安撫?」

    「只要適時地用些技巧,恩威並施,應該……」何亞文愈說愈心虛。

    「沒用的,亞文,」柯震宇嗤聲道:「你還不瞭解嗎?女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生來就是要挑戰我們的耐性、破壞這個世界既有規炬的!我勸你還是不要把商場上那一套用在她們身上,那是絕對、絕對行不通的!」

    是嗎?何亞文心埵釣Ыh疑,「應該有方法可以阻止這種情形發生……」

    柯震宇深深地歎了口氣,搖了搖頭,「阻止?這不過是白費功夫罷了!你還不明白嗎?只要她們願意,她們就會像細菌一樣,無時無刻不在你血液奡生、流竄,等到你發覺時,就已經在你體內落地生根了,想逃?門兒都沒有!」

    「這招也不行,那招也不成,何亞文頹然地歎了口氣,「看來我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沒錯!」柯震宇搖頭道:「沒想到一個女人就讓你昏了頭,拜託你清醒一點可不可以?」

    何亞文歎了口氣,沒錯,遇到了周欣荳,他那些引以為傲的理智全都派不上用場。

    「既然你對她的感覺非比尋常,實在就不該如此浪費時間,那些無謂的掙扎只會加深彼此的不信任,那是於事無補的。」

    他在做無謂的掙扎嗎?

    何亞文眉頭緊蹙,他只不過是希望用時間將自己對她的感情做最好的詮釋,也可以藉此好好釐清這剪不斷、理還亂的思緒……

    柯震宇站了起來,拍拍何亞文的肩道:「勸你一句話,千萬別像我—樣,就為了那愚蠢的自尊和面子,而造成雙方一輩子無法彌補的遺憾;芷苓所受的苦,可是我心中永遠的痛哪!」

    受苦?周欣荳會因為他的猶豫不決而受苦嗎?

    才一想到這種可能而已,便讓何亞文心中揪痛……不!他絕對不要可愛的她受到任何一點傷害!

    看著何亞文那副模樣,柯震宇已經非常確定他這個黃金王老五的頭街即將拱手讓人了。

    柯震宇誇張地歎了口氣,「好了,大情聖,別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了!坦白點,乾乾跪脆地跟她攤牌,讓她名正言順的成為你的人吧!別再折磨彼此了,這樣對她也是不公平的!」

    何亞文的肩膀垮了下來。柯震宇說得一點也沒錯,這件事他處理得的確太不果斷了!況且讓周欣荳因為他不明確的態度而受罪,是十分不公平的……

    唉!也罷!看來,是他該棄械投降的時候了!

    周欣荳蜷縮著身子,緊張得整張臉都快埋進了被子堙C都已經一個星期了,她還是習慣性地在何亞文上床之前,屏注氣息不敢呼吸。

    這樣防衛的舉動,自浴室走出來的何亞文自然不陌生。

    他在心中沉重地歎了口氣,用浴巾擦拭著頭髮,緩緩地走到床沿一屁股坐下。就算是背對著她,他仍然能感覺出她的不安及緊張。

    這相同的戲碼已經上演了一個禮拜,他的耐心都快被磨盡了。白天見不到她也就罷了,誰教她的專長——美編攝影,根本不適合擔任他秘書的工作,但是,他實在不甘於只擁有睡著時的周欣荳呀!

    睡著時的她是那麼的甜美可人,而且總會毫無防備地依偎在他的臂膀之間,她均勻沉緩地吐出的氣息,一次次的溫暖他的胸口,混著她清甜的香味,他總要品味這感覺許久才捨得睡去。

    然而,醒著的她卻總像只驚弓之鳥似的,渾身帶刺不說,就連他的呵欠聲都會讓她突然變得緊張萬分……害他最近照鏡子時常端詳自己許久,不知頭上是否真的長出了邪惡的角來……

    他將浴巾丟在一旁的椅背上,轉身輕聲喚著:「欣荳。」

    周欣荳兀自裝睡著,眼瞼不自主地輕扇了下,淺淺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何亞文輕歎口氣,翻身上床後,他索性將周欣荳拉進自己懷堙A抱著她溫膩的身子,他才滿足地吐了口氣。

    他想將她擁得更深,於是輕輕地調整著彼此的姿勢……但不管他如何用力想扯開被單,她卻絲毫不肯放手。

    「你再不放手,小心連衣服都沒得穿!」何亞文就像之前的每個晚上—樣,違背自己心意恫嚇著她。

    周欣荳不高興地睜開了眼,他為什麼老是要這樣欺負她呢?她委屈萬分地道:「放手就放手!老是喜歡威脅人家……」

    何亞文一把扯掉了被單,穩穩地將她抱了個滿懷,拇指開始摩挲著周欣荳柔細的臂膀,沉聲道:「不這樣你怎麼肯乖乖聽我的?」

    「你不用威脅,我也會聽你的呀!」周欣荳的唇抵靠在他光裸的胸前,含混地道:「泛不著老用這招……」

    是囉!反正她是他的階下囚,大老闆高興要她怎樣,她就得怎樣了……威不威脅結果都一樣!

    何亞文不斷嗅著她清新的香味,享受這軟玉溫香的感覺,腦中不斷思索著白天與柯震宇的談話內容……

    忽地,他輕柔地喚著,「荳兒?」

    周欣荳警覺地瞪大了眼,他每次這麼叫她準沒好事!她繃著身了,謹慎地問:「幹嘛?」

    何亞文細細地揉了揉她的背脊,在她耳邊吐著氣,「今晚……跟了我好嗎?」

    這問話不過是形式上的尊重罷了,何亞文知道,今晚是萬萬不可能再由著她了!

    然而這句話卻讓一股熱潮「轟」地衝上周欣荳的臉蛋,熨熱了她整個小身子。「你……」

    何亞文抬起她的小臉,溫柔地望著她,「荳兒,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你難道還要繼續抗拒我?抗拒你對我的感覺?」

    哼!這自以為是的大壞蛋!她對他哪有什麼感覺可言?「你……不准胡說!我又不喜歡你,哪有什麼感覺?若說有的話,也是討厭的感覺。」

    何亞文仔細地端詳她紅透了的臉頰,伸手輕撫著那白皙的肌膚,「真的不喜歡我?真的……這麼討厭我?」

    「當然了!你無緣無故的將我留在這堙A就連回來都還有門禁時間,我當然討厭你了。」

    何亞文的拇指撫到了周欣荳唇邊,輕觸著那紅潤的櫻桃小嘴,他嗄聲道:「別忘了,這可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的作法哪!若不這樣……」他緩緩貼近周欣荳唇角,「你去哪塈鉽茯萓P的生日禮物還給我?」

    「其實你又不一定要把倪妮趕跑的!」周欣荳羞惱地想避開他的吻,「我已經說過我不會洩漏這件事的,你偏偏不信!」

    「換做是你,你會相信一個偷窺狂的話嗎?」何亞文偏個頭,便輕易地攫住了那柔軟的唇辦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