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新韻 第49章 激情——雲江愛潮接汶川 (36)
    他搞收藏,有一條鐵定的規矩:只藏不賣。幾間舊屋,櫃內櫃上,床頭床尾,都擺齊了,塞滿了。妻子兒女連個轉身的餘地也難留,大家都相親相愛,甘之如飴:一切為藏品讓路!兒女們從小受到教育與感染:收藏,不僅把玩有趣或投資發家,還在於增長學識,更在於繼承傳統,延續文明。

    外行的看熱鬧,學會鑒賞的,會賦予文物以生命——每一件古玩文物,其中都烙著刻著與個人、社會或民族息息相關的生命密碼!它對於發揚優良傳統,傳承炎黃文明,創新中華文化,正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只藏不賣,幾十年用心如一,感動好多父老鄉親。瑞安中學薛老師,年過八十了,家藏祖傳字畫,有明代大思想家王陽明書法,有唐伯虎繪畫,還有康熙皇帝之師傅李光地中堂,十分珍貴。他怕孩子糟蹋,要饋贈葉茂錢。葉極喜卻不敢當,仍勸他妥為家藏。薛老師只好象徵性地收點錢,算是「賣給葉」,讓茂錢心安。

    一位收破舊紙張的莊稼漢,凡有線裝書古籍,都先送葉茂錢挑選,說是老葉客氣,待人厚道。每次去,總是遞煙,敬茶。即使一本未收,也給盤纏路費,把他當個朋友親人似的。這不,那次挑去一擔舊書,其中竟有幾冊曠世奇書《永樂大典》!原中國文物交流中心主任、中國國家博物館著名研究員雷從雲先生慕名來參觀葉之收藏館,大為驚歎:「《永樂大典》我只在故宮博物館見過,這裡是平生第二次看到。還有那兩隻東晉熊獸罐和五代越窯密色瓷蓮花紋壺,都是頂級藏品。」

    學歷低辨識高

    我國歷史悠久,先輩們創造了光輝燦爛的古代文明,也留下了數不盡的文物瑰寶。收藏與收藏活動便隨著社會的進步而發展。只是過去的收藏,大抵為皇室貴族壟斷,至漢唐以後,漸漸增生出士大夫及學問家的私人收藏,如歐陽修收石刻拓本,李公麟收青銅器,趙明誠、李清照夫婦之收金石書畫,「其商周鼎彝漢唐石刻愈兩千件。」但私人收藏必具三個條件:一是有財產有地位,二是有學識能鑒別,三是有專業社交圈,有人舉薦,有人交換,出賣或饋贈等。歷代眾多的收藏家,均為延續創新偉大的中華文化作出不朽的貢獻。

    葉茂錢是一介平民。葉氏祖上雖也是書香人家,到他祖輩已是家道式微,屈居鄉郊,小販為生。葉茂錢八歲讀小學,喜滋滋讀到初一,偏碰上文化大革命,從此輟學學工,分挑養家的重擔。哪有一點收藏的條件?

    但理念與決心會讓人脫胎換骨煥發睿智。葉茂錢在創辦企業的摸爬滾打中,有兩點刻骨銘心的感悟:他的先祖葉適,為南宋永嘉學派集大成者,名揚天下,後代敬仰。他恨自己讀書少,學歷低,只能充當苦力。古人造字多奇妙:「窮」字,下邊一個「力」。窮困是因為只有力氣,缺少學識與智慧麼。自古「平陽出戲子,瑞安出才子」,自己就不能自學?在收藏中,辨別真偽品級,刨根問底,可學到多少東西!這不單對自己有利,更重要的是對兒女子孫為最可靠的教育與熏陶!博大精深的考古鑒賞,可讓葉氏家族世代文明!

    其二,人生短暫,要活得有意義。錢財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許多朋友專注於財富的積累、物慾的增長,住洋樓、開名車,泡美女,迷豪賭,並沒給家人帶來多少真正的快樂。不少人還進了牢獄甚至命喪黃泉。人呀,應該有一種高尚的生活目標,追求精神的充實與愉悅,心靈的舒暢,情感的寧靜與欣慰,個性的自由與社會價值的實現,決不能做金錢的奴隸!這一點如能為兒女作出表率,則家族也會昌明發達。

    兩點感悟如強大的火箭推力,推動葉茂錢一頭扎進知識的海洋,一邊鑽研,一邊收藏;學中收,藏中學。特別是在二十年前,人家風起雲湧大辦企業搶佔市場之時,他毅然賣掉公司或退出股份,專搞別人未曾染指的收藏。這一「人進我退,人無我有」的戰略選擇,早早走在如今的收藏熱之前,水到渠成地成就了一位令許多專家欽佩的私人收藏家。

    從此,他成了住家附近國家重點文保單位玉海樓的常客。看了藏書看字畫,問了青銅問陶瓷。凡藏品展示,書畫展覽,甚至溫州、紹興舉辦,他也盡量趕去看。實踐是最好的學堂。在實物面前,觀察、對比,仔細詢問,虛心求教,當年連文物館前輩俞岳秋先生都驚奇:葉茂錢虛心好學,才識精進!

    當然,葉茂錢還多買多看文物圖書,多翻報刊,多聽考古、藏寶新聞。葉夫人說,茂錢讀書少基礎差,但決心大,人勤奮,記性也忒好。春秋秦漢,唐宋元明,年代、特徵,他能一清二楚。國家文物保護法,他記得爛熟;文物分十八項,清乾隆60年(1795)、民國建立的1911年、新中國成立的1949年為三個重要的分界點。「好多知識,什麼『十清不如一明,十圓不如一方』,我們都從他那聽來的。三個兒女讀大學到畢業,他們互相為師。有的方面還不如其父。」葉夫人甜甜地笑著。

    作者多次的往來中發現,葉茂錢頗有學識。談及善本,他有許多版本學知識,知道歷代書商如何利用撤翻重刻序跋和挖改牌記或摹刻作偽,也知道以殘充全的贗本,能講出藏書印的幾種作假手段;說到陶器,他對中國的紅陶、彩陶、黑陶、灰陶、白陶、硬陶和釉陶所出年代及特徵講出很多道道。一次我在他藏室順手捧起一隻淺紅色灰陶問他,他如報家門:這是龍山文化或二里頭文化早期(夏代)沿承下來的春秋期灰陶器皿。它的特徵是翻口卷唇,頸短、腹鼓、底平。頸部有幾道弦紋,肩頭飾菱形席紋,腹部從上至下刻有小菱形格紋。這是春秋時期制陶較普遍的紋飾特徵,一看就明白。讓我聽了如醉如癡,厲害呀。

    他常說:做事只要有心,專心,都不難。市場經濟,一些人崇拜金錢,什麼造假手段都使出來。不認真學習,會上當受騙。損點錢事小,砸藏館品牌事大。現在呀,連有些拍賣大公司也魚龍混雜,以假充真。甚至有頂級鑒定專家與大師的家屬也被腐蝕拖下水了。

    說及國內幾百家文物藝術品拍賣行,說及當前收藏界的一些誤區,葉茂錢一臉困惑。

    鄉情濃藏德厚

    葉茂錢癡情於文物收藏,還由於濃濃的愛鄉之情,解不開的愛鄉情結。他堅持認為,人不能忘本忘根,不能拋離生他養他的家鄉。何況瑞安從漢代立縣,至今有1700多年歷史。自古文風鼎盛,名人輩出。葉適的永嘉學說,高則誠的《琵琶記》,孫詒讓的甲骨文,「三孫五黃」的學說及才藝,周予同的歷史學等等,誠可驕傲,有多少東西值得繼承發揚。這是家鄉的珍貴財富,是民族的命根!

    因此,有台灣的至親請他去,他婉拒;有親友申請邀請他去巴西,他卻叫姐弟去。如今乃弟葉茂勝成了巴西有名的僑領。為了感謝哥哥的栽培,姐弟分別從南美洲、從西歐幫他徵集鄉邦文物。經葉茂錢幾十年的耳染目濡,兒女們也都培養了對文化、文物的鑒賞愛好,並分別有所獵涉。兒子葉曉勇,在銀行工作,業餘專注於唐宋陶瓷,高古瓷收藏也超過百餘件;長女葉曉靜工作在血站,業餘則潛心研究古錢幣,對於幣材、書體、年號和背分記號劃分古錢幣種類,如數家珍;小女葉曉英,為中學美術教師,乃父引導她收藏書畫正中下懷,她喜愛中國古代名畫的欣賞。如果把父女倆收藏的書畫、信扎合計,恐怕也有數千件了。明清兩代溫籍名人所留筆墨,包括黃紹箕、黃體芳、黃體正,乃至近代的夏鼐、黃賓虹、夏承燾等,「盡入囊中矣」!

    葉茂錢對此頗得意,他向作者流露過:「眼下青少年犯罪率居高不下,毒情氾濫,好多家長歎息;不想銀錢千千萬,只盼兒女別進牢房!兒女斯文傳家,愛好文化,我最為欣慰!」

    鄉親父老們知道公園路住著一個葉茂錢,知道葉茂錢傾家建立了收藏館,也知道葉茂錢堅守著「一德二心三防四不」的收藏原則:

    一德,要堅守藏德,傳承文明;

    二心,一靠決心,二有良心,不說假制假;

    三防,一防違法,二防假貨,三防賊贓;

    四不,凡發現鄉土文物,決不放過;

    別人收藏的文物,決不強求;

    送貨上門的不予漏真;

    家中藏品,一概不賣。

    葉茂錢多年始終恪守著這幾條原則,其藏德在收藏實踐中閃閃發光。1997年夏間,他聽說紹興一古玩店掛賣一幅乾隆間瑞籍書畫家蔡鏡雲任德清知縣所書篆字五尺大幅劉禹錫《陋室銘》,他挺著暈車嘔吐的煎熬,連夜乘車去紹興買來。誠如「千金買馬骨,千里馬常來」一樣,從此圈內文友一帶十,十帶百的,都為葉茂錢癡心感動,願為葉茂錢收藏出力。有的半賣半送,有的提供信息線索。葉的購求圈從溫、台、杭擴展至蘇、皖、閩、廣,直至數千里外的西安、南寧甚至蘭州!

    有感於葉茂錢的癡情,本邑書香之家的老潘伯1998年把滿滿一箱書畫作價1000元讓給他。他欣喜若狂——裡面有近百名人的200多幅字畫,包括清代女畫家魯紋的工筆畫花鳥,上海首任文史館館長冒廣生的題聯,楊紹廉的長卷書法及北大老教授林損的行書等等。

    有感於葉茂錢的癡情,一農民要把祖傳的十幾件古陶瓷送到葉館。其中有獨特的東晉熊獸罐,有極珍貴的元青花瓷等。消息走漏,有文物愛好者趕到汽車站攔截,願出五倍以上價格。但農民就是不賣。此人不解,要問個明白。農民笑答:「你買,可能倒賣賺錢,為私;給葉館長,是留後世,教育子孫,為公,又不會流失。低價我也要給他!」此人呆若木雞,事後他才瞭解到葉茂錢待人十分至誠,對古玩商販也是說話算數,一諾千金,所以能磁鐵般吸引著許多藏友與文物愛好者。

    就在作者採訪的正月初八夜,一位文友給葉送來幾枚古銅鏡,其中有光亮錯金的漢鏡,有四方蚴祖瑣埶篜銵A還有一枚薄薄的花紋拙樸的西周鏡。作者到他家時,他眉笑顏開地打開箱子遞給我察看,那神態彷彿是年輕人娶到天下第一美女——直嚷嚷:「我古鏡已有百餘枚,就沒收藏過西周的。這枚國家一級的,太好了!」

    助公益出境界

    大凡文化人,都有著較高的修養。癡迷於文物收藏決心延續文明的,更具有一腔傳統的慈善情懷。歷史上,許多著名收藏家,把畢生心血收藏的珍貴藏品捐給國家獻給人民傳之後世者不勝枚舉。葉茂錢其人,急公好義,正同此心。

    由於葉茂錢在瑞安很有威望,鄉親文友們總愛把終日忙碌的他拽出來做些實事好事。即使百般推辭,他總推不了那個市僑聯常委,那個市政協委員——竟至連任八屆,二十多年!這種威望,來自他對文化事業的追尋與執著,來自他對公益事業的熱愛與襄助。

    舉全家之力興辦收藏館,其人力、財力、物力耗盡已是何等繁難。但葉茂錢在捉襟見肘之時常有驚人之舉。七十年代瑞安籌建濱江中學為解決百姓的入學難,他第一個捐了2000元;團中央興辦希望工程之時,他又捐了3888元,等等。「那時候,幣值挺,工資低」,葉夫人向作者低訴,「他強著,說是支持教育有意義。再困難,我也得聽他的。」

    葉茂錢還認為,搞收藏不能秘而不宣,得無償向公眾展覽,以普及文物知識,宣傳中華美好的人文精神,發動公眾關心、保護國家的文化遺存。那是中華民族的名片和象徵。但展覽談何容易!租場館,列藏品,配文字,打廣告,作解說,時間、精力、成本,以及防盜、防損等。十多年來,「葉茂錢藏品展」,「瑞安已故名人書畫展」等,他不辭辛勞舉辦多次。儘管他與妻兒累得筋疲力盡,但聽著鄉親父老及許多京滬專家「嘖嘖嘖」的稱讚,看到藏界朋友年多一年,他心中就特別甜蜜。

    2004年,為著助推文化大市建設,發動更多朋友參加文物保護,提高收藏水平,葉茂錢作為發起人之一,為籌建「瑞安市博物館之友聯誼會」而奔走。他說,眾人拾柴火焰高,萬紫千紅才是春。大家都來搞文化、搞收藏,才是文化的繁榮出新!結果,一百多會員公推他當副會長。之後,組織會員外出培訓考察,編印出版精美的會刊《收藏之友》,葉茂錢出力出智出錢,會眾水漲船高,搞得不亦樂乎。

    春節間政協委員議政,葉適紀念館副館長葉偉東提及中華文物保護的緊迫,國務院與省政府正大力提倡公眾百姓收藏、保護文物和各類藝術品。有仁人志士為保護文物,如防盜救火、鬥智鬥勇而流血受傷遭難入貧的。這又激發了葉茂錢的慷慨之志。他倆當晚議定,要捐資200萬元,倡議成立全國首家「中華文物保護貢獻者救助基金會」。葉茂錢輕聲告訴作者:我們是四兩撥千斤,想為推動全國的文保出點力。

    你看,葉茂錢的眼光和境界!

    (原載《文化交流》2007年第3期)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