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新韻 第42章 激情——雲江愛潮接汶川 (29)
    他們仿佛籌謀宏大的一場戰役,付出滿腔熱情:按照“明晰產權關系,強化約束機制,增強服務功能,國家適當支持,地方政府負責”的總體改革思路,委托專家對市農信社及下轄全部網點徹底清產核資並經上級銀監會驗收確認,制訂增資擴股及股本金募集方案,嚴格審訂合作銀行章程,募集股東3123戶計2.02億股金,協商准備好所有各項籌建材料,於2004年9月29日獲中央銀監會驗收批准,趕在11月17日隆重召開瑞安農村合作銀行創立暨首屆股東代表大會。葉秀楠被大會推舉為董事長並經組織任命為黨委書記。之後,又陸續申領總行、支行和分理處的金融許可證和工商營業執照,至2005年4月12日,即陳林到任的不久,瑞安農村合作銀行和轄屬12家支行、67家分理處終於統一掛牌開業,為不斷擴展的農村合作邁出了鏗鏘有力的關鍵一步!在這精心籌建的一年多時間,葉秀楠雙手象彈鋼琴,一手促業務支農與發展,一手促改制換牌。或孤燈下長夜伏案,或驅車杭、滬來回奔忙,憔悴得臉上增添了許多道皺紋。員工們嘀咕:成立合作銀行圓了我們多年的夢,大家樂了;但我們的葉董恐怕會更累更苦了!

    是的,對於擔任董事長的葉秀楠來說,合作銀行的開張是新長征的第一步。他身上浸潤著當年毛澤東津津樂道的“與天奮斗,其樂無窮”的奮進精神。“董事長是大家信任推舉的。我必須繼續把幾篇合作大文章寫好。寫不好就下台!”葉秀楠橫下決心。

    在陳林的支持、指導下,葉秀楠留心收集、分析、設計成立全市農村合作協會在農村金融方面的宗旨、架構和功能。他在深入調研中愈加明白,農村合作,信用合作最需要,也最緊迫。合作銀行首當其中,要發揮核心作用。而農村合作協會的功能發揮,又能為合作銀行滲透為農服務,提供了穩固、持久、有實效的巨大平台。機不可失!他和董事會、助手們煞費苦心擬訂出三篇合作大文章的框架。

    四、供銷聯社留少良主任慧眼獨具:合作是光明之路

    陳林想到留少良主任,也有他一番道理。

    留少良1981年從浙江供銷學校畢業,在供銷聯社一干就是25年。這個精明強干的小伙子,腳踏實地鑽研供銷流通規律,對農村的產、供、銷非常熟悉,從基層干事一直升到市聯社黨委書記兼主任。近幾年,他們以出色的成績被中華全國供銷總社列為全國縣級供銷社的綜合改革試點單位,從此樹立了把供銷合作社辦成為農民合作經濟組織的目標,強化了為農服務的宗旨,滲透“有為才能有位,為農才能興社”的理念,大膽參與了農業產業化經營,探索完善農村社會化服務體系,在全市城鄉贏得較高的知名度。要知道,這個公信度甚弱的社會,號召力恰和硬碼的知名度成正比!

    2002年,他們所屬18家企業完成了產權制度改革,牽頭領辦和參辦了二十幾家專業合作社和綜合服務站,又與市財政共同成立了市農信擔保公司;又參與信用合作社改制,爭取國家開發銀行的支持,搭建為農服務的融資平台,實行農資連鎖經營,邁出了可喜的幾大步。

    至2003年,他們與市農業局聯合牽頭創辦經濟實體型的市農村合作經濟聯合社,首批吸納39家成員單位,主要為之提供信息、技物保障、農信擔保、拓展購銷等服務以及爭取政府政策與資金的支持,進行了高一層次的合作化探索,又摸索出不少經驗。

    陳林還知道,供銷社作為以流通服務為主的合作經濟組織,是一支為三農服務的主力軍。其為農服務的功能與作用是其他組織難以替代的。它擁有規模不小的商品流通場所與配套基礎設施,擁有一支有經營頭腦和供銷經驗的隊伍,更有遍布城鄉的營銷網絡。為農民們服務,供銷社有親和力,有一定優勢。留少良這一頭是必須參加農協並且要挑重擔的。

    陳林象朋友似的和留少良商討籌建農協,留少良猛的一拍雙掌,“對極了!我也早有考慮擴大農村合作之事。但供銷社一家的力量太單簿了。現在有你專家兼市長牽頭,我們供銷社干定了。我們急需擴展農村網絡。離開農村合作不會有出路。”

    “僅你一個人想干了還不行,你得把農村合作思想武裝到每一個職工。”陳林說罷,遞過一疊外國、外地農村合作資料。比如,歐洲農產品市場,合作社產品占60%多;丹麥的奶制品,90%由合作社經銷;荷蘭合作社銷售的花卉、水果、蔬菜,分別占市場份額的95%、78%、75%;提倡自由經濟的美國,10年前供銷合作社就達到4073個,社員超過402萬人;信用合作社也是4000多個,成員500多萬人。美國80%的農場主參加了各類合作社,其產銷農產品占市場的80%強。日本國1900年頒布《產業組合法》,成立各級農協已超百年。農協為農民提供產前、產中、產後以及資金調劑等方面周到服務,收費低而效率高,入會者年年不衰。農民會員生產發展,錢包日鼓,政府省下不少管理成本。甚至打仗了,政局也保持穩定。

    韓國類似日本,農業合作功不可沒。台灣則以農會形式開展四項服務:一是供銷,二是信用(包括存款、貨款),三是農技推廣,四是禽畜保險等。實行小農經營的多山的台灣,主要依靠這種高度組織化的生產經營方式,二十年內實現了農業的專業化、商品化和現代化。

    陳林特地指著日、韓及台灣模式的資料交代:“世界上農村合作形式多種多樣,大多是因地制宜,適合本土。中國人多地少又系東方文化,這日、韓、台三種合作模式最有參考價值,你要多看幾遍,真正融會貫通。”

    留少良雙眼發亮。他知道,供銷社前幾年拼死拼活,圖的是生存。改制時清退老社員股金,盡管尚存近億元的淨資產,但令人尷尬的現在沒社員了。家庭聯產承包的推行,商業流通的放開,供銷社在基層的網點、業務年年萎縮。如果下決心搞聯合合作,供銷社自身也就找到了發展的新起點。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遇呀。

    兩個人談得投機,最後達成共識:供銷社也帶頭融入農協,在保持自有品牌和淨資產收益權、目前維持原有編制、經費體制不變前提下,要起核心會員四大作用:一是努力增加農民收入,改善農民生產、生活條件;二是積極開拓農產品市場,為農村流動做好服務;三是全力為推進農業產業化經營發揮龍頭作用;四是支持、引導全市農民組建各種專業合作經濟組織,為提高農業組織化出大力,為農協先打下一塊扎實的基礎。

    留少良主任有一雙慧眼,看得遠。他和助手廖學權們明白,帶頭倡導合作,瑞安供銷聯社將會在全國率先趟出一條光明之路!

    五、農村合作銀行的重頭戲:C打造中國式“鄉村銀行”

    留少良的熱心參與農協,吳植松、王永旺、姜林華、方傑等頭腦們轉為關注農村的潛在能量,這使葉秀楠腰板更挺。他率領銀行一班伙計以極大的熱忱投入籌建瑞安農協。除了每天開不完的碰頭會、協調會,他那兩只手機早晚鈴聲不斷。

    這位農民的兒子,和農民打了半輩子交道,從骨子裡知農、愛農、憐農、支農。所以按照市委、市政府的指示部署,他協助陳林決定籌建農協的進度表。而作為首批核心會員的農村合作銀行的董事長葉秀楠,具體的是著手書寫原先擬訂的四篇文章。

    第一篇文章,是投石擊水式的,由內至外由上向下分步宣傳講解發動,讓全行的干部職工尤其是股東們,理解合作銀行參加市農協的重大意義與潛在利益,使得2005年6月16日召開的股東代表一屆二次大會能順利通過《關於支持籌備成立瑞安農村合作協會的決議》,農村合作銀行從此調撥力量支持籌建並作為首個核心會員。銀行上下心明眼亮出干勁,抽調人馬,策劃活動,培訓骨干,推出試點等等,都似輕車熟路,水到渠成。盡管中間有些曲折,但到年終,基本順風順水。正如采訪中陳林向作者贊歎的:瑞安農協的順利誕生,除了領導層面的省委正副書記習近平、周國富高瞻遠矚,溫州市委書記王建滿、副書記包哲東和瑞安兩任書記錢建民、葛益平等人高屋建瓴式大手筆,葉秀楠所率的合作銀行逢山開路式先鋒作用功不可沒。

    第二篇文章,是千方百計抓住時機,背靠中央“惠農”強大政策光照,利用農協平台達到銀行發展與農民增收的雙贏。也就是既使合作銀行做大做強,又能利用合作制讓農民得實惠。合作銀行由於幾十年農信社的贏利與增值積累,資產有60多億元。但這次改制組建的股金資本只有2億多元。銀行要提高競爭力,要為農產品和生產資料大生產、大流通跟蹤、延伸服務,勢必要增資擴股,跨區域發展。發展就得眼睛向下,通過合作協會,面向農村、農民,讓每一社、一村直至每一戶農民獲益,以保持續發展。

    第三篇為重頭戲,是創新支農,真正實質性地解決農民貸款難。盡管這幾年下狠心推開農民小額信用貸款和農戶聯保貸款,取得些實效,但是量小面狹。許多貧窮農民還是叫苦連天,批評銀行貸款首先考慮安全而不是把“農民需要”擺在第一位。“貸款貸款,都貸給大款;朋友朋友,專門繃有(指幫襯富裕的人。‘友’與‘有’溫州話同音)。”“這哪是我們種田人的銀行啊?”

    對於銀行來說,“需要”與“安全”確實是一對不易解決的難題,世界各國莫不如此。葉秀楠平時留心中外各地的金融成敗經驗,之所以對孟加拉國的格萊明銀行奇跡特別贊賞,就在於兩國有著大同小異的農村背景及相類似的支農感情與支農信心。這與新到任的市委書記葛益平一拍即合。葛益平原先在甌江北岸永嘉縣當縣委書記。他大學讀書,對政治學、社會學及經濟學都有鑽研。步入政界後,始終在鄉鎮的風雨中摔打,硬是把永嘉相對落後的工、農、商貿產值與利稅翻上兩番。那條花團錦簇讓溫州人眼紅的甌北大道,就是在他手裡形成規模與巨大的輻射力。甌北的一幢幢摩天大樓拔地而起,不但勢壓南岸的鹿城,而且房價在三年裡躥地升騰,和鹿城區並首媲美。羨煞未捷足先登的溫州炒房客跌足長歎:哎呀,怎麼忘了去甌北呢!

    永嘉的山區多,山民普遍窮困。葛益平深知農民資金周轉困難。所以把孟加拉尤努斯教授創辦的“鄉村銀行”牢記在心,也就特別重視農村的金融工作。春間到任瑞安,就兩次到農村合作銀行調研,和葉秀楠心心相印。

    2006年10月間,為籌備溫州市委即將在瑞安召開的推廣農村新型合作經驗現場會,葛益平書記到合作銀行先開座談會,聽得真,記得細,一開開到十二點,肚子咕咕叫,就在銀行食堂吃便飯。用膳間,他細味著合作銀行上下支農、惠農的決心,就問葉秀楠:“你們有沒有打造中國式鄉村銀行的決心?”葉即答應:“當然有呀,我早就想過了。我們過去只是干些實際具體的支農工作。現在有你書記親自策劃我們的辦行方向,那真是求之不得呀!”而幾位新在8月入行的年輕職員卻聽不懂“尤努斯”,只好聽帥氣的葛書記介紹尤努斯感人的金融救窮人故事。

    孟加拉國吉大港大學經濟學年輕教師尤努斯1976年一次帶學生下農村調研,碰到一個編竹籃竹凳的農婦蘇菲亞,問她編一個竹凳可以賺多少錢。蘇菲亞說,她有三個孩子,沒有余錢做資本,只能向高利貸者借50美分買竹子。高利貸者心黑手辣。一個竹凳賣掉,要給高利貸者20美分利息,自己只嫌2美分。也就是說,十分之九給高利貸者剝削去了。他又帶領學生進村入戶調查,發現有46個窮苦婦女共借了高利貸者27美元。區區27個美元,成了身無分文窮人的無情吸血枷鎖!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