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新韻 第38章 激情——雲江愛潮接汶川 (25)
    他倡導寬容,笑臉迎人。自己不管多累,壓力多大,從不生氣,不發火,更不訓斥工人。他常告誡各級管理幹部:「有些殘疾兄弟本身己夠自卑,從農民到現代工人的轉化,總得有個過程,心急吃不得熱豆腐。換個位置想一想,如果你的兄弟姐妹是殘疾人,已夠努力了,你還批他、罵他,於心何忍?作為領導,要對己嚴,對人寬。寬容是胸襟,退讓見力量——退一步海闊天空呢。」職工們說:「就憑著董事長真誠的笑容,我們再累一點也心甘。」這就是讀書不多的余碎斌充滿人性味的辯證激勵法。

    他倡導刻苦學習,學管理、學技術,更學做人。他從日本考察歸來,講最多的是兩句話。一句是「現代化的企業首先是學習型企業,培訓工人要不惜代價。」他先後分幾批把企業骨幹送到日本培訓;第二句是「學習管理首先是學做人。學做一個先進幹部,學做一個文明工人,學會關心每一個人。」廠職工原先每週只休息一天,學習《勞動法》以後,他依法堅持每週休息二天。廠裡原先給殘疾職工定的工資標準與普通工人一樣,還給辦了工傷、醫療、養老、生育四保險。他對照慈善事業發達的先進國家,認為公司還不到位,決定把殘疾職工工資調高超過普通工人,肢殘行動不便的每月還補給50元交通費,使殘疾職工工資每月都超過1000元;另外又增辦失業保險,變成人人「五保險」。而逢年過節,又堅持開展文體、慰問活動及評先進、發紅包等等,把全廠搞得紅紅火火。

    職工及其父母家屬感恩於心,幹勁倍增。四鄉八鎮的殘疾人也聞風而來,願意獻計出力。公司實在安置不了,有的殘肢人根本無法上流水線。余碎斌逐個詢問,考慮到其中有四、五個家庭實在困難,尋工到處碰壁,就安排他們坐著協助保安當門衛、干收發等等。人事主任說是窩工浪費,增加公司成本。他笑著解釋:「每人增加一萬多元,公司哪裡都能省,他(她)一家人難題就解了。我們也得為人家想想。」主任許久不解,眨巴著雙眼:「那我們華濱公司,豈非變成救濟院?」

    他倡導「善」。善良做人,慈善幫人。凡廠裡職工生病,受災遭禍,他總是第一個到場瞭解,看望,慰問。他出差,就打電話讓夫人金玉蘭、兒子建勇或建敏代表,至少也派廠工會幹部去。每次慰問金、救助款都少不了。「關心職工」,余董總強調、叮囑:「要真心,要做實。要幫到點子上,不可講空話。」

    職工說,十來年,三百多號人,余董及其家人做過的好事數不清。他連職工家鄉火災、水災也救濟;職工夫妻打架鬧離婚,他還調解加救助,常感動得夫婦倆破涕為笑,破鏡重圓!

    工會幹部戴建付告訴作者:有一件事他印象忒深,就是余董善於普及慈善意識,說是大海要納百川。那是公司女工楊小芳,不幸患上白血病,去北京做骨髓移植,耗費超過50萬元。家裡房子都賣了,還欠下一屁股債。余董知道後,不因她辭職回家而不聞不問,而是抓住機會發動職工募捐。余建勇總經理首先帶頭捐1.5萬元,廣東籍的工程師王澄清、陳凱各捐了1萬元。全公司三百多人個個掏錢,最少的三十、五十元。有十幾個殘疾職工掏出了當月的千餘元工資一分不留。全公司一天捐起12萬多元。余董擔心捐多的會造成困難,想動員退回一點,少捐點。他自己又補給10萬元。不料聾啞的阿柳代表大家拒絕退款,她們在胸前掛出一張小標語:「現在我們幫她,將來同樣幫我;大家共結善心,泥土變成黃金!」使得慈善精神在公司內外為人們津津樂道!

    失學之痛,使余碎斌對貧困學子情有獨鍾

    余碎斌因家貧失學,在闖蕩市場中吃了不少苦頭。現代化高科技的進口生產線,有一大捆配套資料。「摸摸,平的;看看,明的;天書似的,心裡就是不靈清!」儘管艱苦創業中缺資金缺幫手,他咬著牙要兩個兒子讀到大專,同時擠出有限的利潤分批培訓職工,甚至培養職工的子女。

    大約是惺惺相惜,他對社會上的失學現象給予格外關注。十幾年來,有鄉親為孩子讀書求助的,報紙、電視中有助學呼籲的,希望工程、慈善總會、紅十字會、市婦聯、團市委、扶貧辦、教育局等等組織的助學活動,他大多充擔主角。從九十年代的2千、3千元,到新世紀的2萬、5萬元,就數他最慷慨。因此,作者在這些單位的救助檔案裡,翻到一大串余碎斌其名。在華濱公司堆滿捐贈證書,疊著老高的錦旗邊上,看到一大包莘莘學子寄來的感謝信。其中有來自清華、復旦的,更多的是浙師大、溫師院的。廠辦同志告訴作者,余董認為國際競爭本質是民族素質的競爭,是文化教育的競爭,培養教師、發展教育是第一要務。所以,他格外支持讀師大的。汀田一帶也就流傳一句新俗諺:「窮學生,找碎斌」……

    2003年4月5日清明節,有四名回鄉大學生代表給余碎斌送來一面大錦旗,上書「致富思源,回報社會」八個大字。余董丟開事務像接待貴賓一樣款待了他們,還特別高興地和他們合影。秘書當時不解,余董點撥他:這些年輕學生,是國家的希望。更難得的,是他們有感恩之心。人人感恩,這個社會就和美了,就會少了搶劫殺人,少了欺騙與痛苦!

    大年三十,作者又去公司採訪。余董父子仍舊堅守在公司。他指著我找出的這張五人合影如數家珍:右邊叫毛曉宇,住麗岙;左邊叫葉偉傑,住莘塍,都是有志氣的好學生啊。

    正月初三,作者找到回鄉過年的毛曉宇。他現在是清華大學攻讀電子工程專業博士,純純的學生臉上架著一副小巧的近視眼鏡,講話輕輕的,十分斯文。

    當我提到余碎斌的名字,他雙眼立馬發亮,語氣中透著崇敬,「我永遠忘不了余伯伯,忘不了他的熱心,忘不了他那種境界!」

    2002年7月底,家住麗岙的毛曉宇以高考全市第二名的684分成績被清華大學錄取。別人接到錄取通知書,常是奔走相告,設宴慶祝。毛曉宇卻是裹著床單悄悄流淚!原籍桐浦窮鄉的父母,幾年前好不容易掙扎到麗岙鎮做小生意。不料母親病倒之後,父親又累倒了,舊病復發。生意虧本,債台高築,全家惶惶。考上清華大學是好事,可去北京的學費、書費、路費、生活費,一年至少一萬元,這對毛家,無疑是個天文數字。喜事變成難事,曉宇氣呼呼的:「不讀了!不讀了!」

    毛曉宇的困境上了《瑞安日報》。得到消息後,余碎斌第一個打電話表態:「曉宇四年清華本科費用我全包了。」在慈善助學結對儀式上,曉宇第一次看到余碎斌高大的身材,看到他那濃眉大眼煥映著親切慈祥的笑容,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曉宇勇敢地表態:「我會節省,會勤工儉學,盡量減輕你援助的負擔。」

    「不。你身體瘦弱,清華競爭激烈,你必須保證營養;讀書要刻苦專心,不能三心二意。你要奮發向上,不必瞻前顧後。四年本科,我多幫一點,給你6萬元吧。」

    曉宇緊緊拉著余董的手,說了一句:「我以後認真讀書,一定要成才報答你!」

    「不,」余董嚴肅起來,「不是報答我。要記住,我們靠的改革開放好政策,好時代,你將來要回報這個社會!」

    不知是受到感動,還是受到震動,毛曉宇一時激動得哭出聲來。

    一晃四年多了。毛曉宇告訴作者,他時時記住余伯伯「回報社會」這句話,心態好,勁頭足,讀完本科又考上博士;每年回鄉都到公司看看,向余伯伯匯報情況。余伯伯再忙,每個學期總要給他打幾個電話鼓勵,問他有什麼困難——兩人,如今成了忘年交。

    我問曉宇,博士畢業後有何打算?曉宇脫口而出:「我要向余伯伯學習,將來自己創辦公司,把他回報社會的精神傳下去!」

    民族傳承,「當以行孝敬老為本」

    讀書不多的余碎斌,五十年風口浪尖的沖摸滾打,對人生有著深刻的感悟。他教育子女,教育職工,總強調與人為善,特別要孝老敬老。他到處宣傳:「人生很短,要一代勝一代地接力跑,家族、民族才繁榮。晚輩首先要孝老敬老,繼承中華優良傳統,才能持續發展。如果連生你、養你的父母長輩都不孝敬,你不可能與人為善,不可能回報社會,不可能成為合格的好人!」

    余碎斌就是這麼做的。父親早逝,他格外孝順母親,使體弱多病的母親能活到86歲才含笑離世;

    在公司裡,他一貫笑臉待人。若有不孝的職工,他會正色批評,甚至痛心疾首。職工的父母有困難,他也會有求必應——為著獎勵孝道。

    他把獎勵孝道擴展到汀田鎮十幾個村。鎮裡評選「文明家庭」或「好媳婦」,他會痛快地贊助獎金,10萬元、20萬元毫不吝嗇。

    2002年9月,在鎮老人協會代表大會上,余碎斌捐資200萬元,由老協代表公司每年老人節去慰問1466位貧困老人及46戶困難戶。2004年又追加了32萬元。

    2003年,為了豐富老年人精神生活,讓老人安享文明晚年,余碎斌接著又捐款100萬元幫助修建老人公寓及各村的活動中心。至2004年2月,他給金後、宣典學兩村老協分別追加了3.3萬與10萬元。5月又給寨下、沙園兩村老年人活動中心各追加2萬與3萬元。8月,他聽說大典下村修建老人公寓還有資金缺口,連忙通過慈善總會劃給6.5萬元。

    2006年臨近春節,聽到兒時好友、現任老協會長的黃希女每反映,有幾個村的老人或貧或病,經濟比較困難,怕過不好年。余碎斌著了急,連忙派員工協助黃希女每進村摸清底細,之後他帶著財務人員進村給貧困老人贈送「壓歲錢」。結果在金後、寨下、宣典學分別發了3.75萬、4.1萬、10.77萬元。江會計拿出報表給我看,其中1月10日下午又在大典下村發給老人紅包18.08萬元。73歲的朱春菊老人拿到1000元壓歲錢,老淚縱橫,一把扯住余董的衣袖極表感謝:「你真是個活菩薩呀,比我親生兒子好百倍!感謝政府培養出你們這些善心人!」

    2006年9月,公司的江西籍鉗工秦六魁清晨趕路被違章汽車撞倒,血流滿地,當場休克,被送到醫院搶救。他家父母年老,在此舉目無親。偏偏闖禍的司機也是打工的外地人,身邊根本沒幾個銅子兒。余碎斌聽說後,二話沒說,就叫公司派人救助,快送醫藥費。

    秦六魁昏迷三十多天,公司嘩嘩如流水般花去搶救費二十多萬元,總算揀回他一條命。只是腦震盪後遺症嚴重,老父母只好把兒子接回鄉休養。臨走,老人淚花盈盈,拉著余碎斌千恩萬謝。余碎斌看著善良老人的半頭白髮,又悄悄吩咐財務人員:「他們生活艱難,多給點補助吧。」——結果補給5.2萬元。消息在外籍員工中傳開,大家打心底敬佩!

    在孝老敬老上,余董不單慷慨,而且動了不少腦筋。2004年7月,他聽老人說汀四村堂門路面不平,上金村橋階鬆動,川北路坑坑窪窪,「路不好,受傷害的往往是蹣跚老人,要趕快修。」他催促完成修路方案,都是上萬元地支付,圖個放心。2005年8月,汀田文華大橋橋面裂開,有老人摔傷,余碎斌帶頭捐款翻修橋面,花去13萬元。

    2006年5月,黃希女每老人無意中講起,營興村塘河邊老人活動中心一塊河岸坍了,老人們有顧忌,活動展不開拳腳。余碎斌又從每年二百萬預留善款中劃給5萬元給坍岸駁坎,後來他到現場,看到湖光倒影,地方挺美,卻感覺花木、靠椅太少。連忙付給2萬元,讓老協栽些花木,買一批靠椅,要讓老人們賞心悅目。

    上述這些,作者寫的只是他在汀田鎮助老的一部分。至於余碎斌助醫救難的,救災助困的,帶頭捐資創立瑞安市公安民警救助基金會的,以及幫助瑞安各欠發達鄉鎮甚至文成、泰順、龍港、甌海山區縣困難群眾的,那是寫不勝寫。突出寫他在汀田敬老,是因為他在瑞安倡導行孝敬老已成了一個響亮的品牌:「辦企業靠的國家政策好,但人人都會老。改革開放的桃子,應該分給立過苦功的老人們嘗嘗!」

    鄉村的評價是:余碎斌,最貼老人心!

    為國教子,「要牢記追求和諧C是企業家應有的責任與境界!」

    華濱公司不斷發展壯大,余碎斌捐資助善也越來越多。2005年他們在上海投資建造佔地180畝的工業園區,資金缺口大。「再緊,不能忘了慈善。」他們仍向慈善總會和紅十字捐款150萬元;2006年公司響應中央號召,投資支援中西部建設,企業原材料又大幅漲價,他又向市慈善總會、紅十字會捐款150萬元,還給瑞安中學建造教學樓捐了30萬元。截止於2006年底,余碎斌捐款助善超過了1500萬元,成為浙江首屈一指的慈善明星。

    事業大了,慈善的名聲也傳響了,余碎斌卻有了更遠的考慮:怎麼讓兒孫把為仁行善的精神傳下去?

    長子余建勇,頗有膽識,早已挑起華濱公司總經理的重擔。次子余建敏,為人儒雅,擔任公司副總經理,還分管外地投資。兄弟倆忙內忙外,忙南忙北,仁慈愛人,意氣風發,有著乃父的風範。可是余碎斌還是擔心:兩個兒子有文化,明禮誠信,但缺乏苦難的歷練,忙碌中會不會淡忘了慈善?

    2006年底,余碎斌迎新之際,莊重地召開一個家庭會議,和玉蘭夫人與兒子們商定: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