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新韻 第37章 激情——雲江愛潮接汶川 (24)
    楊余律對自己吝嗇得實在“有個性”。大冬天,居然穿著腋下破了口的外套、磨了毛邊的褲子、光著腳穿著涼鞋、背著一個20年前的草綠書包。“我當時見他時,根本無法把他和捐款200萬元的僑眷慈善家聯系起來。”我們如實報告,招來陣陣掌聲。

    楊余律的開銷,幾乎比低保戶還要節儉——每個星期,買兩元錢的肉、一元錢蝦皮,就是他和老伴的下飯菜。至於外出,他只吃兩、三元一碗的面條。在楊余律家的牆角邊,我們多次看到幾雙破舊的解放鞋,那是他種菜下地時穿的。屋子的廳堂裡,擺放著許多農具——鋤頭、釘耙、鐵鏟、木掀、扁擔、泥箕。盡管現在年齡大了,農活做得少了,但他依然堅持動手下地。我幾次上山采訪,發現他們在種菜。他夫婦向我解釋:種菜有五大好處:一是省錢;二是不施農藥,真正綠色環保;三是曬菜干郵寄國外兒女親友吃,是一種鄉情聯絡,傳統教育,使他們忘不了家鄉;四是鍛煉健身,活動筋骨;五呢,不失勞動本色,心中牢記令人揪心的“三農問題”!一席話,讓我張口結舌。

    有幾件親歷之事,真讓我刻骨銘心。

    2006年4月一周日下午,天氣悶熱,我剛好在瑞安商城門口碰到他。他忙招呼:正要找你商量,給我造的公益風景林寫個碑文,讓後代記住植樹護林,保護生態。當時我糖尿高,口干,寫碑文得精雕細刻。我請他到左邊華都大酒店茶座邊喝邊推敲。他忒熱情,快步走進讓服務員端上兩杯:給我一杯熱氣騰騰龍井茶,他卻喝一杯二元的礦泉水。我笑問:“一杯龍井20元,我會付,就省這18元?”他解釋道,一輩子在山上喝山水,喝不慣熱茶,又能省錢!

    商量一陣子,我要動筆了,感到有點餓了,建議回家再寫。他忙起身:“找到你不容易,我們邊吃邊寫,又方便修改。”說罷登登登地叫服務員端上兩大碗面:遞給我的是排骨大肉面,還有香菇;他吃的是清湯光面,浮些蔥花而已。我有點不好意思,責怪他瘦得皮包骨頭,就是過分節省沒保證基本營養。他嘿嘿地辯解:“你是客人,應該吃好一點。我青菜淡飯吃慣了,不喜歡吃肉。”實際上他夫人告訴過我,老楊愛吃肉,只是節省而已!

    2007年3月,省僑聯安排我們赴杭州報告楊余律先進事跡,老楊與我同住金川賓館318標房,房價是368元。他一吐舌頭:“這麼貴?一人184元,就睡幾個鍾頭,我們得賣一頭小豬了!”我說這房價算中檔,是省裡付錢,你擔心什麼?他直起脖子爭:“公家的也是錢!住一夜一頭豬,你不心痛?”讓著要找小旅社去。經我們好勸歹勸才把包兒挪進房間。入夜談心中我才聽出,他過去出差上海、杭州,都找澡堂或私人旅社10元、15元的通鋪睡。

    去年5月陪他赴京參加中華慈善獎頒獎大會,也是公費。他硬要我找4折的往返機票,弄得半夜才到北京。民政部安排我們住中民大廈,房價488元。我有過上次教訓,便說北京便宜,才188元。他樂了,還說“到底是首都,為我們山區窮人想!”所以座談會上,中央台主持人沈冰,還有民政部慈善發展司的王司長,都誇楊余律有一顆赤子之心。“老楊這捐出二百多萬元,其含金量超過有些企業家的一個億兩個億!”

    榜樣的力量山呼海應

    楊余律堅持多年樂善好施,感動了僑鄉,感動了溫州,擴大了慈善意識,濃郁了愛鄉情結。如今桂峰鄉千山疊翠,生機勃勃,這是榜樣的效應。因為“學余律,做公益”,已成為瑞安乃至全省僑界發展慈善事業的一句流行語。

    老楊的兒女們跟著關注起家鄉公益事業來了。前年山西省登報結對貧困大學生,他兩個兒子結對8個。桂峰鄉校要添電腦,老大楊正超捐給三萬元,鄭重交代不必聲張。今年春節馬嶼鎮老協給我一塊銅牌,上書“感謝楊正昭先生孝敬老人”讓我設法轉交,說是楊的老二匯的錢,讓他們裝修了老協活動室,至此,我才發現老楊的慈善家風將會延續下去。

    鄉黨委、鄉政府巧打僑牌,隨處宣傳楊余律動人事跡。投一石激起千層浪,鼓勵、吸引大批華僑、僑眷捐錢捐物、樂做公益,把桂峰的新農村建設搞得熱鬧非凡。

    楊余律的表兄、荷蘭華僑潘世錦歷年來多做善事,去年他又拿出35萬元修整村裡的水泥路面。今春他母親病故,他簡約辦喪事,把30萬元捐給村裡翻造綜合辦公樓。

    瓦窯頭村旅居意大利的朱良澤、吳文俊等幾位華僑今年湊了125萬元開山修通至水龍頭自然村的6公裡機耕路。奧地利華僑傅光玖拿出18萬元造了一座石拱橋;意大利的青年華僑朱善衡、胡少華、胡愛芬等等。都10萬、20萬元地掏錢把鄉政府至河上垟浙南游擊隊紀念館的4公裡公路拓寬了。楊余律事跡還感動了搬離桂峰移居溫州的老華僑陳益滔等人。目前他們正在籌集120萬元要動工修建元底村的水泥路。這些都屬於新農村的康莊工程。

    由於僑眷歸僑們愛國愛鄉之情被激發,他們捐助項目也向高層次發展。鄉裡去年推開農村合作醫療,意大利僑領詹楊毅一人承擔最近三年的全鄉農民應負的份額30萬元。今年五·一他又主動表態,再拿出15萬元,多資助一年,讓鄉民們一分不花地安心看病。

    下垟村有幾次發生偷盜,有些華僑在國外不安心。意大利華僑李維立、盧學元各出資15萬元,建造了兩個重要路口的治安崗亭;坳後村華僑潘錫萬、盧繼順、張品墨、張品昌等出資承擔了鄉政府組織的14人巡邏隊五年的維持經費。如今社會治安良好,為鄉裡解了難事。

    最有趣的是西班牙華僑王永玨與意大利女華僑胡愛芬。他們捐出20萬元在坳後、元底兩個人口大村安裝太陽能路燈。一為節能減排示范,二為鄉親行路安全。一盞盞路燈雅致漂亮。入夜亮似白晝,男女老少都稱贊。

    過去,鄉裡年輕人都往海外跑。楊余律固守家園有出息,也感召一些華僑子弟歸鄉創業。年輕僑眷陳曉青,投資30萬元在河上垟山頂辦起“部落珍禽養殖場”,招聘了八個農民就業。黃林村的歸僑吳正光投資30多萬辦起“正光農家樂”,助推古樸的黃林旅游風風火火。

    我們站在桂峰山上。藍天白雲,春風吹拂滿眼綠。鄉黨委書記蘇立憲自豪地告訴我們:楊余律無私的愛鄉精神,鼓動了廣大歸僑、僑眷關心家鄉科學發展的熱心與干勁。這些年眾多僑胞捐資鄉裡年年都過兩百萬元,源源不斷地成為政府惠民澤老的重要補充。桂峰鄉凝心聚力,前程美好,將會成為海外華僑的後花園!

    (原載《錢江僑音》2009年第4期)

    以“尚德濟貧”為座右銘的慈善企業家

    張益

    二十年前,慈善事業在發達國家風起雲湧之時,正在為掙脫貧困求溫飽而奮斗拼搏的萬千父老鄉親大多還不明白“慈善”為何物。

    瑞安撤縣建市,彈指二十年,飛雲江兩岸翻天覆地發生變化。單就慈善事業而言:慈善意識已滲透入城鄉;慈善總會的捐款已超過了一億多元;慈善人物,尤其是熱心慈善的民營企業家,一批又一批地在雲江逐浪——其中的弄潮兒,就是敦厚樸實的余碎斌。他十幾年力行“尚德濟貧”,今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榮獲“中華慈善事業突出貢獻獎”,不單為家鄉,為浙江掙足了面子,更為飛雲江兒女“關注民生,追求和諧”樹立了感人的榜樣!有幾位貧困學子這樣稱贊余碎斌:“他是我們家鄉的比爾·蓋茨呀!”

    “四奇歸一”:做人、辦企業,C余碎斌的主心骨是“尚德濟貧”

    瑞安市有120萬人口,提起地處汀田鎮宣典學村的浙江華濱包裝有限公司董事長余碎斌,大多說他是個奇人。因為他不僅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更是一位高尚的慈善家。汀田鄉親歸納他有“四奇”:一是只讀過小學三年,艱苦創辦的企業竟會成為日本三菱重工特別注目的合作伙伴——四條三菱進口的高科技雙向拉伸BOPP薄膜生產線2005、2006年連續向國內外暢銷各超過5億元的產品,成為中國包裝界龍頭企業;二是這個現代化的企業,竟安置了178名殘疾人就業,占全廠工人63%。

    他用“四字經”、“五保險”凝心聚力,結果像一塊磁鐵,吸引了全市甚至市外的殘疾人排隊等候,發誓“要為華濱公司分憂出力”;三是他堅持不抽煙、不嗜酒,三餐青菜淡飯,卻熱心救災扶弱,幫醫助學。這幾年為慈善事業捐款超過1500多萬元,為數以千計的困難群眾提供幫助,被瑞安慈善會員代表大會推舉為永久副會長,被瑞安市人民政府命名為“慈善楷模”,評上全國紅十字工作先進個人,2005年名列中國福布斯慈善榜第63位,2006年冬獲省政府慈善先進個人獎,2007年1月9日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榮獲“中華慈善人物”崇高榮譽;四是他的高尚境界帶動了全家,帶動了整個企業共赴慈善:夫人金玉蘭,分任企業總經理、財務經理的兩個兒子余建勇、余建敏乃至全廠三百多位干部職工,都牢牢樹立了“求和諧、行慈善”以團結互助為榮的觀念,打出了“辦企業回報社會”的人文品牌,達到了業主、職工、客戶、社會、政府的“五滿意”。

    “華濱”成功的根源在哪裡?作者深入采訪期間,職工們一致反映:華濱有一個主心骨,有一個靈魂,就是余碎斌董事長也具有比爾·蓋那樣茨的慈善情懷。他始終把“尚德濟貧”當作自己做人、辦企業以及傳家的座右銘。果真,就在余董事長的辦公室牆壁上,作者看到兩行20個閃光耀目的金字:

    尚德修行,不斷創造財富

    濟貧扶弱,真心回報社會

    艱苦創業,為著造福家鄉,造福殘疾人群體

    余碎斌1951年出生於汀田鎮香橋村一戶貧苦農民家庭。他母親生過10胎,他最末。由於農村貧窮落後,瘟疫流行,前七位哥哥姐姐都夭折了。解放後改善了衛生救治條件,他與一位姐姐、哥哥好歹存活下來。盡管他從小也遭遇過饑荒的苦難,經受過極左的打擊,但從心底還是感念新中國的救命之恩:沒有新中國,恐怕自己也與七位哥哥、姐姐一樣,早去閻王殿了!

    父親由於過度的窮困勞累,在余碎斌12歲那年就病逝了。才讀到小學三年級的余碎斌只好輟學,以稚嫩的雙肩幫助哥哥分挑生活的重擔。他放過牛,耕過田,下過海,逮過魚蝦,又幫母親經營過小面坊。在經常性的“打擊投機倒把紅色風暴”的壓力縫隙中,文化不高的他練得堅毅與機靈。看到鄉親們日夜勞作卻食不裹腹,看到一些小伙伴因無知致殘或無錢治病而落下殘疾陷入悲慘的境地,年輕的余碎斌仿佛當年的陳勝似的向小伙伴發誓:“光種田,一少收入,二難幫人。我將來要辦個大工廠,請你們當工人師傅,住高樓、開汽車,人人能溫飽,家家都幸福!”

    人貴有志。遠大的志向引領余碎斌勤學習,多思考,交良友,覓機遇。他慷慨好義肯幫人,年紀輕輕在塘河兩岸名聲漸起。1989年,他以借貸起家,和陳漫華等合股創辦華濱漁網廠。因善待員工,引進技術,7年間完成了原始積累。1996年他們又合股創辦浙江華濱包裝材料有限公司。三年後,余碎斌獨資承擔,下決心一展抱負。

    有摯友問他:合股辦廠挺順挺好的,為什麼要冒風險另辟蹊徑?他說:“我要實現兒時的一個夙願。”他辦廠鐵定四原則:確保平安,奉公守法,取信於人,造福家鄉。為此,他定位:“設備、技術要從日本、德國引進最先進的;工人多要用本地的。”本鄉這麼窮困,農村勞力大批閒置,無助的殘疾人這麼可憐,辦廠就應該為父老造福。猴、馬、熊貓都能訓練上舞台,有感情、有毅力的農民、殘疾人怕培訓不成?人心都肉做,關鍵在愛心!

    余碎斌鐵了心申辦民政福利企業。他一面重金延聘外國專家,京、滬人才,一面按“福利企業安置殘疾人達51%。”的規定往上加碼,至2004年全廠安置殘疾工人達190人,占比超過63%,全市轟動。

    為什麼轟動?因為以業界常規,個體辦廠為追求利潤最大化。余碎斌多用殘疾人,工廠肯定會辦砸。但余碎斌卻認為這是雙贏的。殘疾人有劣勢,主要表現為生理障礙,心理敏感,過於自尊,半文盲多,管理難。但如果你視之為親人,尊之如朋友,愛之如兄弟,從其自尊激發出的毅力、才智與愛心,甚至會超過健康工人!

    余碎斌默默地用實踐來證明。多年來堅持著“愛”、“誠”、“學”、“善”四字經,終於取得成功。

    他倡導喜愛、友愛、熱愛殘疾人。不管聾啞、肢殘,也不管丑陋、木訥,凡進“華濱”,皆我工友,視為兄弟。工廠初辦時,場地狹小,廠行政僅一間辦公室,24人集體辦公,也沒空調。他卻專門劃出一幢樓作為殘疾工人住房,四人一間,裝上空調,配備專門清潔服務人員。殘疾人高興又激動:“董事長先把空調給我們裝,我們泥腿子不刻苦學習培訓,對不住公司。”其效果可想而知。

    他倡導以“誠”待人,以誠立業。凡要求工人做到的,他自己先做到。BOPP薄膜生產怕火,廠區嚴禁吸煙。他教育全家及親友首先做到,許多職工也跟著把煙戒了。他倡導清潔生產,看到紙屑、垃圾親自揀,職工受震動,廠區保持干干淨淨,連日本工程師也直呼OK!OK!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