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新韻 第35章 激情——雲江愛潮接汶川 (22)
    類似這樣的救助,蔣美瑛又有一大串。據市婦聯主席何玉瑛介紹,蔣美瑛身兼瑞安市女企業家協會會長,今年三·八節率領一批很富愛心的女企業家李愛釵、張翠娥、胡阿蘭、李愛武等等,成立瑞籍女服刑犯幫教團,帶上慰問品去金華女監探望60多名女服刑犯。她們聽女犯懺悔,和她們談心,鼓勵她們振作精神,還答應她們刑滿釋放後安排就業,並和6位女服刑人員簽訂了《結對安置幫教協議書》,感動了女犯們涕淚漣漣,信心倍增。金華的報紙、電視報道後,全省傳為美談。7月12日,林××刑滿釋放返瑞,很沮喪地找蔣美瑛說找工作難。蔣美瑛兌現承諾,高溫下連跑7家好企業,替她落實崗位。有人問蔣美瑛:「你怎麼想到幫助女犯人?你還不夠忙?」美瑛輕輕一句:「人生難免有曲折,回頭便是岸。很多女犯破罐子破摔,夫離子散,我們應該設法拉她一把。社會上誤入岐途的太多了。拉回一個走歪路的女人,等於救了一家!」

    「我獨木難成林,黨員貴在帶頭,C主要靠發動,靠會員,靠大家。」

    蔣美瑛讀過大專,當過工人、技術員、工會主席,也當過支書、廠長。她明白一條籬笆

    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眾人拾柴,火焰才旺。社會存在貧富差距,經濟發展各地不平衡,天災人禍也不斷,慈善救助是絕對需要的。所以政府提倡成立慈善總會,開展慈善救助活動。蔣美瑛明白慈善的深遠意義,她自己省,更為國家省。按理,她有公醫勞保,但她看病買藥,從來都是自己掏錢,十幾年不去報銷一分。她倡導全家節衣素食,一雙皮鞋穿三年捨不得換,一隻手拎包還是五年前的舊包。女兒、媳婦勸她換新的,她卻瞪著雙眼:「我算什麼?一隻包、一雙鞋好好的。人家香港船王包玉剛,十年用一隻舊皮包,捐給寧波大學幾個億!」今年春天她要赴杭參加省第十一屆婦代會,後來又參加溫州第九屆黨代會,女兒、媳婦悄悄買了新皮鞋及幾套新衣,硬是把婆婆(母)打扮一新。她樂著歎口氣:「我還有好多事要幹,錢不能瞎糟蹋。」女兒頂嘴:「媽,天塌下來你能一個人頂著?靠大家齊上陣呀。」「是呀,」美瑛說,「我有時也愁著,結對助學幾十個人,有的讀小學初中,有的才大一、大二,自己近60歲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兒女們異口同聲:「媽,你萬一不在,有我們。兒女排隊接龍把你的心願接下來。」「子子孫孫無窮盡麼。」自己辦廠業績不錯的小兒子池景松幹脆背誦起《愚公移山》來。

    實際上美瑛就是這麼做的。家中日常對話,不過是她藉機滲透善心教育。她之所以身兼多職,不顧疲勞,甚至常常睡半夜,起五更,就是為發動更多的支部同志、協會同事、工會會員參與對弱勢群體的救助。幾年來她救孤幫老助殘濟困,已花去20多萬元,用光所有積蓄。「我是黨員,首先要樹個榜樣,人家才信任你,聽你的。黨員貴在帶頭。」

    飛雲江農場,有一位高位癱瘓的女孩叫竺琳。她船漏偏遇連夜雨:母親死了,父親棄家出走,她全靠年邁慈祥的外婆照顧著。她不甘躺以待斃。有點文化的竺琳知道張海迪姐姐的事跡,她也對美好生活充滿熱情與渴望啊——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給女企業家協會、給蔣美瑛阿姨寫信訴苦。天生慈祥的蔣美瑛第二天就冒雨踩著泥濘去農場探望她。她明白書籍與知

    識最有用,紅包、滋養品,只解一時之需,竺琳渴望學習,希望學會電腦。還有今後長期的生活保障問題。一次又一次,蔣美瑛像母親探望患病的女兒一樣,連去三次,「不行,我們得把相關的單位都發動起來,讓全社會關心她,讓鄉親們都鼓勵她。」打電話、寫信、開會,她都順帶提竺琳的悲慘與堅強。蔣美瑛通過市婦聯負責人、市慈善總會,把市殘疾人聯合會、女知識分子聯誼會、女企業家協會、市紅十字會等等都串連起來。一面湊錢給她買書買7000多元的聯想牌計算機,一面安排教師教她英語、寫作、操作電腦上網及服裝圖案設計。幾位中學教師為她一個人上課,天天堅持,竺琳從識ABC開始到能讀英語短篇,學會電腦設計、剪裁圖案甚至還有經濟收入,全靠著大伙的熱心。「為殘疾姑娘一個人辦一所學校」的新聞上了省台,上了中央電視台,竺林得到極大的鼓舞。熱心的大夥兒也從助殘中得到鼓舞,瑞安的慈善助殘事業,開展得一年比一年紅火。這裡用得著竺琳在寫給美瑛阿姨信中的一句話:「你們幫了我,使社會變得溫暖,富有人情味。使我也明白了要幫助別人。我窮,但我也義務替窮困的人寫信或設計圖案。人活命需要五穀糧食,人的快樂卻來源於互助幫助啊!」

    在蔣美瑛的帶領組織下,她任書記兼總經理的華隆黨支部,華隆公司及公司工會,她任會長的女企業家協會,她任常務理事的市慈善總會,市計生協會及法學會等等,救助弱勢群體都搞得有聲聲色。市慈善總會今年發動「慈善一日捐」,她帶頭捐1萬元,女企業家協會捐了8.6萬元。她領導的女企業家協會30名黨員,120名會員,這三年為全市助殘助學濟困捐了四百八十多萬元。2003年7月市慈善工作展開「幫助百名貧困大學生」活動,蔣美瑛帶頭結對資助陳步策同學簽下助學協議,結果發動了女企業家們資助了23名大學生,其中,副會長張翠娥竟結對了7位。大家都說「蔣美瑛帶了好頭,是個好黨員,也是個好經理,好會長。正如市婦聯周逢玉主席說的:「她的思考要比別人深一些,遠一些。她多年來一步一步發動引導一百多名女企業家邁入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行列,有效開發婦女人力資源,提升了女能人們的發展層次,正適應了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

    「我不求回報,只希望你們記住:滿天下C人幫人多了,一年四季就都會像春天了。」

    3月5日,是蔣美瑛華隆公司發工資的日子。只見一個叫陳銳新的略顯瘦弱的中年男子,

    顫抖著雙手,把裝有800元工資的信封塞到蔣美瑛手裡。美瑛莫名其妙,問他:「銳新,這是你第一次領工資,叫我幫你數錢?我們出納員精細,十年未出錯!」「不、不、不,」銳新哆嗦著嘴唇,「你救了我這條命,又幫了我兩個孩子,我沒啥報答。這第一個月工資,我們全家商量決定了,先孝敬你,一點心意。」

    「胡說!」美瑛豎起柳眉,但轉而又放緩語氣,「你重病才愈,能勝任工作,我替你高興。這點錢,你還有大用。我幫人從來不求回報。只希望你記住:要回報社會。現代文明社會,人人都需要幫助,也需要幫助別人。都做到了,天下就太平了。」

    陳銳新認真聽著,直點頭,兩行熱淚從腮邊掛下來。新來的兩位江西籍工人不解,陳銳新回宿舍便一五一十講述了蔣總救助他的感人經歷。

    那是1999年,市政協結對幫助他家鄉鹿木鄉扶貧,蔣美瑛捐資結對幫助他女兒陳霜與兒子陳包斌姐弟讀小學。第二年,她去鹿木鄉陳家探望,方知他家極為不幸:老母83歲,有眼病;兩個孩子尚小,正讀書。他結婚九年,病了九年,肝硬化、腹水,動不得、幹不得。全家五口,三餐度日難,更無錢醫病。木訥的妻子只是低聲的哭!蔣美瑛胸中翻騰:「黨員,不能見著不幫,遇難不救!」小時候斷文識字的母親教她背過的四字警句又閃出眼前:「善良是寶,積德快樂。點亮心燭,播種希望……」她掏出包內全部的現金500多元交給銳新:「今天未多帶錢,你先拿去看病。我想辦法接你到瑞安治療。你的病一治好,全家就有希望了。」沒幾天,她聯絡女能人董紅衛、張翠娥、吳月華等,把陳銳新送進瑞安市人民醫院,她首先預付了住院費3000元,還給他購置了新衣新鞋及一套生活日用品。每天去病房送物品,幫照顧,彷彿長輩對待子女。同室病友問美瑛:「你們什麼關係,對他那麼好?」銳新囁嚅著,紅了臉。蔣美瑛乾脆一句:「我們是親戚呀!」「不像。他那麼窮,你這麼利索能幹。」「皇帝也有三門窮親,何況我瑞安小百姓?」「你這個瑞安小百姓,比老娘還親哎。」

    不知是愛心感動了上帝,還是陳銳新苦出身,少有用藥,打針竟然特別靈。經過二十多天的中西醫綜合治療,陳銳新腹水消退,肝區疼癰消失,食慾大增,身體迅速康復。蔣美瑛不但為他付出8000多元醫藥費,並且帶動紅十字會,人民醫院及許多姐妹們為他獻出愛心。有人告訴蔣美瑛的丈夫池體乾:「你老伴天天往肝病區跑,遲早會染上肝炎。」體乾笑答:「我知道她脾氣:行善心頭亮,快樂百病消。白勸的,還是幫她做點事更好。」

    陳銳新康復出院了。考慮到鹿木鄉貧窮,他又無特長,美瑛與大伙商量給他添置床被衣帽,安排到自己公司當工人。「指望他認真工作,擔負起家庭責任,培養好兩個孩子成才。孩子一失學,將失去一生發展的機會。」按理,幫人幫到這個份上,蔣美瑛也夠仁至義盡了。但不,蔣美瑛還牽掛陳家兩個孩子,還常去鹿木看望。奇怪,她去幾次,都沒看到銳新八十三歲老母。懷疑是否逃荒乞討去了?她追著銳新問:「你說要用行動感謝幫助你的人,你怎麼不管你親生母親?」「沒有呀,她自己分灶獨自生活的。我三兄弟都給她谷米或蕃薯。」「我幾次去都沒看見。告訴你,我公司的職工,第一要求誠實孝順。子女每人省一口,老人就有飯吃。你不孝,就沒有資格留在我公司工作。我下次去鹿木再看不到你母親,我們就解除你的勞動合同!」銳新被批得痛哭流涕、心服口服。

    隔了兩周,蔣美瑛說到做到,再去鹿木鄉陳家,發現陳家場院打掃得乾淨了,兩姐弟的衣裳也光鮮了。後院顫顫地摸出一目失明的老奶奶,一把拉住美瑛的雙手,老淚縱橫:「好廠長啊,你救了銳新,又救了我。三個兒子都孝順多了。陳家好事傳十里,前村後莊都說共產黨教育好哎……」

    受到感化的陳銳新,現在樂於幫助別人,義務幫公司種樹,幫工友修理工具,代人值班,還是工會積極分子。而受過蔣美瑛幫助的白血病患兒王存發之父王阿坦,儘管兒子最後仍然失去,但他卻給東家老人送楊梅,給西家孩子送牛奶,自己解釋是「學學蔣美瑛,做個善良人。」那個高樓鄉高二村尿毒症患者林朝偉,在蔣美瑛帶頭捐5萬元並發動一批會員及一些女企業家捐了8萬多元,最後通過換腎恢復了健康,心靈上也似經受一次洗禮,從此在家鄉做好事,勸行善,並給媒體寫信表彰「蔣美瑛會長是我心中最崇高最偉大的女人。以她為代表的好心人帶給我第二次生命。我要以實際行動,以助人與行善,來報答大家的厚愛……」

    看來,莎士比亞說的一點不錯:「慈善的力量勝過權力。」蔣美瑛這位普通的女共產黨員,只是默默無聞地奉獻著。這種無形卻十分強大且能泌人心脾的力量,彷彿橫掃SARS病菌的消毒劑,在滌蕩污濁,催生文明啊!是不是可以這樣說:蔣美瑛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已成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在基層的優秀實踐者。因為她團結帶動一大批女能人、女會員率先為全面建設小康的瑞安創出巨大業績,同時主動為困難群眾提供幫助,實現共同發展,充分體現了東部經濟發達地區的創造特色。

    「社會主義給了我光明,我也應把光明分給大家。C因為同在一片藍天下,人人都應該共享陽光。」

    蔣美瑛善事義舉做多了,又符合「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人們誇讚不斷,隨之榮譽也多了。先進工作者、優秀黨員、巾幗英雄、三·八紅旗手、溫州黨的九大代表,省婦代會代表等。由她任支部書記的市女企業家協會臨時黨支部由於活動出色業績顯著,還受到多級領導的表彰。去年,中央政治局委員,原浙江省委書記張德江等同志,親臨協會黨支部作調研,肯定其「臨時支部不臨時,幾條經驗很寶貴。」各級領導及熟悉的同志都十分關心她,也直率地問到一些要害問題。蔣美瑛心直口快,都一一作答,言詞很樸實,卻更動人心。「你老幫別人,花不少錢,自己又是靠當總經理工資過日子,錢夠嗎?」

    蔣美瑛說,她有十幾個兼職,就拿公司總經理每月2500元左右工資。不過她在公司裡入股還有分紅,每年都有幾萬元收入。自己用得省,青菜淡飯,又省錢又保健。快60歲了,還未發胖,沒有腐敗肚!(大家都笑了)。家裡,丈夫有退休金,五個子女,四個當公務員,一個辦企業,住高樓開小車,收入都不錯,都有出息。全家人明白全靠社會主義,全靠改革開放才有富裕幸福的今天,所以都支持她,也跟著學習她做善事。今年,連那個小孫子都把儲蓄罐裡存了幾年的25元硬幣倒出來了。蔣美瑛笑著:「我沒有後顧之憂啊,」又說:「自己沒困難,不能忘了別人有困難,我們有責任伸出援助之手。」

    「你兼這麼多職務,搞這麼多活動,時間與精力又怎麼應付的?不累嗎?」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