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新韻 第34章 激情——雲江愛潮接汶川 (21)
    在米蘭華人華僑工商會多次盛情邀請下,由於鄭耀庭先生捨棄商務,專門抽身和卡羅夫婦精心安排,洋農民阿維熱父子以及我們會親陪同人員於2001年10月12日飛抵巴黎戴高樂機場轉至米蘭。僑胞們在米蘭市大東園酒樓舉行了歡迎酒會。之後幾天,鄭先生和卡氏夫婦開車陪我們遊覽了米蘭市容,遊覽了羅馬等地著名的風景名勝,直到雙方會親細節全部安排妥當之後,10月25日我們以無比激動的心情前往波多濃內市會親。隨行的還有中央電視台、幾家華僑中文報刊的記者;意方有線電視5台、華意電視台及意文報刊的記者。那天清晨車隊排成長長的一行。

    行車3個半小時,中午12點才到達波多濃內市。優蘭達等5位姨媽及兩位姨父十幾位表親均已在鎮口迎候多時。55年前骨肉因戰爭而離散;55年後,親人因開放的環境各方的相助而得以團聚!想及思親的刻骨,尋親的艱難,徐祥順父子跪倒在優蘭達姨媽別墅前的紅柿樹下嚎啕大哭!5位姨媽3個在悲泣啼哭,兩個強忍著淚水把他們扶起來,逐個盯著細看,逐個相擁大哭。我自思年過半百,見過世面不少,輕易不會掉淚。那天目睹此情景,居然心中酸楚一軟,也忍不住地撲撲撲直掉淚而忘了手中的相機。我自覺大男人落淚不好意思,忙拭淚側臉轉看。只見鄭先生父女、卡羅等都在抹淚;一些女表親和彭麗、喬娜等,則淚光更亮。天呀!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不管中國外國,祈求和平安寧、安居樂業,盼望骨肉團圓、天倫之樂,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流淚是正常的呀!何況這55年的刻骨相思!

    波多濃內市市長傑羅林(CEROLIN)身披綵帶率市政廳公務員在大廳舉行了隆重的歡迎儀式。他說,戰爭要詛咒,和平要力爭;歡迎故鄉的兒子從中國飛回來探親;希望今後多加交往,發揚友誼;阿維熱的尋親成功,回到故鄉,這是世界上少有的奇跡。他深深在感激所有為尋親作出努力、作出貢獻的友人!為此,他莊嚴地代表市政府,一是贈送故鄉的兒子阿維熱一枚紀念銀牌及烙有本市市徽榮譽瓷盆;二是建議大家會後到大廳前壇合影留念;三是希望和浙江、溫州交流來往;他將於明年去上海訪問,希望到浙江溫州走一走;四是他將向移民局建議:讓阿維熱這位客觀上成意中人民民間友好的使者自由來往於中國與意大利,讓全意大利的人民都知道有這麼一件曠古奇聞:只有和平與友好,讓親人在離散半個世紀後,還能得到團聚!

    跨國尋親,感動開地;

    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第二天,意大利幾家報紙在顯要位置上刊登了我們會親的消息和親人們相擁而泣的大幅照片,標題有寫成《出生在故鄉的意大利兒子從中國回來啦》。

    消息傳開,意大利全國興趣盎然,稱讚中國政府促成了一件人間美事,都佩服中華民族文化把一個歐羅巴血統的洋人改造成浙南農民的巨大力量。是戰亂,讓親人們背井離鄉,妻離子散;是和平與仁愛,包括現代先進的交通與通訊,讓離散的骨肉得以團圓。看來,繼偉大的馬可·波羅之後,可歌可泣的徐祥順或阿維熱無意中成了中意兩國人民友誼的象徵!

    面對著熱烈而隆重的祝賀場面,有姨媽提議,請內向的徐祥順說幾句。在掌聲中,徐祥順一反平時的結結巴巴,竟興奮地說出如下一串:「沒有中意兩國政府關心,沒有在座的各位先生特別是鄭會長、卡羅夫婦的幫助,沒有張益老師一年多奔波和利建國等一大批朋友支持,我們不會有今天的團圓。我向大家鞠躬致謝!」徐祥順敬禮畢,抬頭提高了嗓門:「看起來意大利很繁華,生活條件很好。但我語言不通,生活也不習慣。我的根在中國瑞安沈岙村,我的老伴兒女們都在塘河邊等著我。我過幾天就回中國去——我在中國為各位親人祈禱祝福!」

    在雷鳴般的掌聲、歡呼聲中,阿維熱——徐祥順,這個中國的洋農民,終於圓了55年的尋親之夢。這真是人間親情永不泯,中意兩國一重天!

    (原載北京《報告文學》2002年第9期,本文當年榮獲中國作協「紀念毛澤東《延安講話》60週年全國報告文學徵文一等獎」)

    冬天陽光雪地篝火

    ——記浙江省三·八紅旗手、關心人民群眾疾苦的C好黨員蔣美瑛同志的感人事跡

    張益

    由於工作需要,我經常跑些基層單位。不管是城鎮,也不管是鄉村,特別是湖嶺,高樓那兩片山區——人稱「瑞安的西藏」,我近年驚奇地發現,一些鄉村幹部,一些學校師生,一些不幸的殘疾人,還有武警戰士,會面露笑容甚至眉飛色舞地稱讚一個女同志。他(她)們不管男女抑或老少,大多不直呼其名,而是敬稱其「蔣會長」、「蔣經理」;青少年則親熱地稱其為「蔣阿姨」、「蔣奶奶」、「廠長媽媽」、「蔣媽媽」等,不一而足。秀麗的飛雲江兩岸,有一百多萬人口。一個芸芸眾生,何其平常。

    一個年近花甲的普通婦女,怎麼會成為城鄉許多人讚不絕口的稱頌對像?怎麼會在鄉親父老的心中,豎起一座令人仰慕的豐碑?筆者深入採訪,才發現這個名叫蔣美瑛的女共產黨員,她不但管好自己當老總的華隆建材包裝有限公司,出口創匯連創佳績,還努力組織引導她任支書、會長的瑞安市女企業家協會30多黨員120名會員邁入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行列,從而名揚省內外。更可貴的,是她從1963年中專畢業下放農村開始的大半輩子,不管是干農業、幹工業、也不管是干個體、干集體、干股份制,她始終追求進步,始終滿腔正氣地傳播先進文化理念,而且始終懷著「群眾的不幸就像我家中的苦難」這一悲天憫人的信念,從長江洪水救災到今年的眾志成城的抗非典,她做了很多很多為不幸者造福的慈善義舉。從而帶動親友、同事、下屬一大片,創造出具有東部發達地區特色的實踐「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的巨大業績。據不完全統計,蔣美瑛這幾年捐了救助善款達21萬元,而她領導的瑞安市女企業家協會會員,這些年跟著她共捐出善款480萬元。一位受助學生信中由衷感歎:你帶來溫暖,給我力量,就像冬天的陽光、雪地裡的篝火……

    「人」字一撇一捺,天生的叫人要互相幫助

    在蔣美瑛所工作的溫州華隆建材包裝有限公司辦公室的檔案櫃裡,我看到一大疊來自四鄉八鎮寄給蔣美瑛的感謝信。有的寫信人文化程度並不高,有的寫得歪歪斜斜顯得稚嫩,但由於及時得救受助,他們如枯苗之逢甘露,那發自內心、發自肺腑的語言,自然顯得情真意切。我隨手抽出一封來自河南省商城縣大別山區一個叫謝玉傑的女高中生來信:

    蔣奶奶:我好想您,也不知怎麼感謝您才好。從您的身上,使我真正懂得「人」字的真正含義。您說得好,「人」是由一撇和一捺相互構成的。也就是說,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不可能孤立存在,這就需要互相關心,互相幫助,互相支撐。只有這樣,才能充實、快樂、幸福地度過一生。從現在開始,我要以您為榜樣,從點點滴滴小事做起,學會關心、幫助他人。用我們真誠的愛心把您所給的溫暖傳遞下去……我才高二,我要更加努力。明年我將以更大進步來報答您對我家那無私的關懷與幫助……

    蔣美瑛是怎樣無私幫助謝玉傑一家,從而激發起謝玉傑的感謝奮進之情的?原來,謝玉傑之父謝祖海,在華隆公司打工8年了。地不分遠近,蔣美瑛等上上下下對這些外省同志給予更多的照顧。祖海他們工作也更安心,更來勁。不料天有不測風雲,前年祖海突感疲軟腹痛,影響上班。美瑛送其去醫院檢查,發現是肝癌晚期。醫生輕輕交代:「存活期不會長」。才35歲呀!妻子王艷芳帶著兩個孩子匆匆趕來,全家抱頭痛哭!兩個才讀小學、初中的孩子哭得也很傷心!艷芳邊哭邊訴:「玉傑,你是大女兒,該懂事了。爸爸打工,哪來錢治大病?你今年初中畢業了,停學打工吧。」「不,」極為同情的蔣美瑛把自己兩個多月工資共5000元全部塞給王艷芳,「天大的事不能讓孩子停學。」她安排王艷芳在廠裡當質檢工,又發動廠裡支部,工會為祖海治病捐錢,又鼓勵祖海:「就是為一家老少,為咱們工友一片苦心,你也要樹立戰勝癌症的勇氣,做上甘嶺的勇士!」果然,當瑞安、上海、深圳一大批醫生、專家都「判決」祖海「只能存活三個月」之後,祖海忍著劇痛接受鄭州腫瘤醫院的新式介入療法,儘管頭髮掉光,面容削瘦,但他居然奇跡般地挺了過來:癌塊縮小、頭髮再生,精神煥發。就在玉傑以優異成績升入高二之時,他又回到美瑛身邊做著力所能及的工作。懂事的玉傑認為是蔣奶奶救了她一家,既揀回她父親一條命,又幫助她繼續升高中,感激之情發自心底,所以便有上面引述的情文並茂的這封信……

    我仔細檢閱這些信,類似於謝玉傑這樣的學生,從小學的周麗穎、林梳梳、柯小芬、金建燕到已培養讀大學的張遠嶺、余少娜等,蔣美瑛多年幫助著26位貧困生,名字抄出來一大串。

    在2003年8月發動女企業家們再次結對助學活動中,蔣美瑛是這樣認識的:我們學習「三個代表」重要思想,要代表群眾根本利益,首先要關心群眾的疾苦與困難吧。」

    「幫人,不僅僅幫錢,更要幫心!」

    蔣美瑛作為有五個子女的母親,對青少年的失怙失學特別有一種善良仁慈之心。但她作為一個有20年黨齡的共產黨員,面對市場經濟轉型期居高不下的青少年犯罪率,在救助孩子時更有一種「為國教子」的高尚情懷。她告訴工友,教育子女,總是堅持這樣的原則:「幫助失學、失業的困難,給錢給東西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激勵,是幫心。」

    一位陳姓政協委員給我講了這樣一件動人的事。

    2001年春,作為市政協特邀委員的蔣美瑛響應市政協號召,跟著去鹿木鄉前小村結對扶貧。市政協捐了3000元的那戶陳姓山民只花幾百元買了頭小牛在養,其他餘錢均用於還債了。他們到達陳家已近10點,那陳家兒子還在樓上大睡,響亮的呼嚕聲順著破舊的木梯傳將下來。對家庭教育很敏感的美瑛立刻警惕起來,忙問陳家主婦:「上次說你兒子18歲了?」

    「嗯。」主婦輕答。

    「快十點了,還在樓上睡覺?」

    「青年人無事可做,夜裡嬉得遲,早上亂睡!」

    「不行呀。家裡困難,父親有病,青年人不幹事會變壞。去割些草給牛吃羊吃,也省些飼料錢麼。」

    「哎,」主婦無奈歎氣,「這世口,青年人下地臉上無光,村裡有哪個青年割草種秧呀!」

    「不行!青年人一懶,會出問題。」蔣美瑛腦海裡閃過一些青少年吸毒、搶劫、犯罪、坐牢的影子,「叫他下來,我看看。他肯聽話,不願幹農業,我給他安排其他工作。」

    「那太好了。」主婦很高興,三步兩步上樓把個兒子硬是搖醒了。

    人高馬大的叫陳永凱的兒子慢步走下樓,他一件紅花襯衣敞開著,雙手揉著庸倦的睡眼。幾位客人都大吃一驚:天呀!要人救濟的貧窮農家,怎麼會出這樣的兒子?他那髮型,一根根直豎的象刺蝟,而且染成扎眼的黃綠色;揉眼的雙手,正好暴露出十隻染成紫醬的色甲;他的左耳還晃著一隻怪型的紅色耳墜。這哪是窮家懂事的少年呀,簡直是七十年代美國跨掉的那些嬉皮士,或是東南亞港澳那些日進斗金的搖滾歌星!

    蔣美瑛心裡一沉:「溺愛懶散的青少年,很容易被社會上的不正之風迷惑坑害。拉他一把,正是為可憐的父母,為可愛的家鄉多增一個正面力量,少一個社會渣滓!」

    美瑛問身邊的一位同志:「你姐那個廠聽說還要男工,你去說說,安排一個,做點好事?」

    「不行,不行,」那位正直的會員直搖頭。她放低聲:「佛看盔,人看坯。這種下三流料作,必是害群之馬,我可不敢講。」

    主婦開口了:「阿瑛姨,你能看中我家永凱呀?他為人誠實的,就是想進城。」

    「永凱,要我給你排工作,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永凱眼睛發亮。

    「你把頭髮剪了,染色指甲刮了,耳墜卸了。衣冠整潔,精神做人,到我公司來!」

    「真的?我一直想進城。可,誰都瞧不起我。」他略一停頓,「行,聽你的,明天就去剪!」

    「今天就去!我明天在公司等你。」蔣美瑛斬釘截鐵。

    果然,第二天永凱如期而至,穿戴整齊,像個樣子。美瑛說服同事,安排培養他管複合機。美瑛給他買書、訂報,給他《溫州青年》雜誌以及鋼筆、筆記本,鼓勵他多學習,養習慣,走正路。比如說,農村散慢慣了,熱天衣衫不整,吃水果亂扔果皮。蔣美瑛公司管理極嚴,要罰出自覺來:黨政負責人隨地吐痰或亂扔垃圾,一次罰50元,且做檢討;工人出問題,罰10元。一次永凱扔果皮受罰了,但他沒錢。美瑛替他墊支,讓他記住:「辦現代文明企業,必須先學做文明的人!」

    畢竟是窮家子弟肯苦幹,在美瑛為首的全廠關心下,永凱變成肯學習肯苦幹的好青年,後來成為他姐夫北京經營的好幫手。今年端午,永凱父母還送來糯米粽,粉干,說全虧蔣美瑛,培養他兒子走上正經路。「如今家裡也翻身了,美瑛阿姨做人積德啊。」實際上她們並不明白,在樸素的「積德」一詞背後,蘊含著共產黨員代表先進文化的科學理念。蔣美瑛是通過滿腔熱情的救助,同時倡導著文明進步的社會風範,傳播著先進的文化啊!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