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新韻 第33章 激情——雲江愛潮接汶川 (20)
    11月初,旅居荷蘭的學生黃群回鄉,巴黎的學生王玲梅回鄉,我都像撈到救命稻草似的,讓她們帶去材料。荷蘭、法國怎麼找?她們也努力宣傳,還把我的文章推薦給《歐洲時報》等報刊發表,廣造輿論。我堅信,廣為宣傳對尋親有利。

    為此,我又寄資料給法國的學生王敢,給佛羅倫薩的胞弟張存。他們又推薦給《華聲報》、《歐華時報》等刊載,以廣造聲勢。

    12月初,省政府外事辦苗軍、愛平等同志看到報道,寫信給我鼓勵,後來又來瑞安看望徐家。經莫麗麗副主任推薦,浙江衛視還拔出經費讓我陪徐祥順夫婦、徐賢孝父女到杭州拍攝《祝福新世紀》的電視專題片。在2月14日至19日五天的拍攝期間,徐家由參與者變成後來的晚會主角。從澳大利亞來華的專家白德妮,還有荷蘭駐杭州的商務代表卡荷蕊女士等,都表示要支持徐祥順尋親。全國政協常委、省對外友協會長沈祖倫先生等,省外辦正副主任,都親切看望了徐祥順一家,還給他們敬酒,祝賀尋親成功。沈會長鼓勵徐祥順:「馬可·波羅傳播了中意友誼,千古留芳。你在中國55年,融入中華文化,變成地道的中國農民,時間之長、經歷之傳奇,世上罕見。你是中意人民民間友誼的使者,你尋親一定會成功!」會場熱烈鼓掌。我用相機拍下了這感人的場面,心中突然一陣感悟:莫非領導的關心,正是「貴人相助」?沈會長是浙江老省長,德高望重啊。

    浙江衛視迎接新年專題片《祝福新世紀》在12月30日晚按時播出。溫州,尤其是華僑、僑眷們反響很強烈。瑞安市政府、市政協的幾位領導人也感受到尋親及宣傳瑞安的意義。林錦麒主席、陳詒昆副主席、陳成業秘書長還鄭重地給予我鼓勵。浙江衛視的導演謝水兔女士、《文化交流》雜誌編輯劉曉華還提醒我:「這樣有趣的題材,為什麼不報告中央電視台?日本、韓、朝孤兒在中國養大的不少,西歐孩子在中國當農民55年尚未聽說過呢。」

    妙語點明,我恍然大悟,連忙將《意大利親人啊,您在哪裡》一文寄給「東方時空」製片人時間先生,我並附上一封信。想不到「東方時空」研究後,把徐的跨國尋親當作向國外宣傳的重點題材,派出強幹的編導彭麗、攝像林宏等,2001年月直飛瑞安,從家庭生活一直拍到去上海領事館要求籤證;8月又飛瑞安,拍鄭耀庭會長、卡羅夫婦找到徐之親人後來仙巖報喜的場景;10月又跟我去意大利拍會親的感人場面。他們不惜代價拍攝實景式記錄,決心以30分鐘《紀事·洋農民跨國尋親記》以及四集《百姓故事》向世界播出:中華民族尊重人性,四面八方關心、支持洋農民徐祥順出境尋親以實現骨肉團聚!

    由於媒體的傳播,此事也引起許多外國記者的注意:意大利女記者勞拉來了;《德意志報》記者馬凱來了;英國廣播公司記者鄧肯夫婦來了;美國《城市週報》、《洛杉機時報》等記者也來採訪了;《參考消息》以大半版篇幅轉載了美國《洛杉機報》的《一個中國農民的意大利之根》;而新華社攝影記者譚進,則是最早報道徐祥順的。我又想,這些大媒體的著名記者,也都是相助的「貴人」。有他們向國外宣傳,尋親有希望!

    真正的「貴人」,實際後面還多著呢。

    2001年4月,正當我們接待中央電視台記者之時,周育平科長給我們介紹了鄭耀庭先生。他回鄉談判投資事宜。他矮壯敦實,一臉慈祥,一直獻身於中意友誼,多次協助我駐意使領館接待訪意的江主席等中央多位領導人。一聽說有徐祥順尋親的奇事,他即詳盡詢問,翻閱材料。第二天又請我陪他去仙巖看望徐一家。之後,他要去我複印的兩套尋親資料,一套推薦給意大劉報紙刊出,一套給意大利老朋友卡羅夫婦去尋親。正是由於卡羅夫婦7個月不懈的努力,才最終找到徐祥順5位健在的姨媽,一個已老殘的舅舅,並親自到仙巖報喜,此事後文自當專章報告。要知道,鄭耀庭先生身兼僑務三職,在米蘭又開四間大酒家,又有進出口生意,如何自己去尋找?能找到退休且熱心腸的卡羅夫婦,已是第二大功!

    鄭會長更多更繁瑣的工作還做在後面。他先後29次向國外、向意大利駐滬總領事館發傳真邀請函,為我和《瑞安日報》副主編管陶以及徐祥順父子辦護照、辦批件及去意大利的簽證。那一摞一沓中文、英文及意大利文邀請函、擔保書等的起草、打印及發出,何其繁雜?他還付出13萬元人民幣為徐賢孝入境辦理保險等擔保手續;他還介紹新會長陳世甫先生等從中協助支持;他還為我們組成會親團出訪意大利打過上百個國際電話;在出訪意大利的20天裡,他派人,調車,陪同,並發動諸多華僑朋友接待吃與住,直至與陳世甫會長,組織幾百人的歡迎會、歡迎會。其間所耗心血,真非筆墨所能表述。正如中央電視台彭導向我感歎的:「鄭會長啊,能有這份耐性,真是好人!」這莫非是真正的「貴人」?

    還有一個劉建國,瑞安長江電子工程實業有限公司(後升格為中國奔騰公司)總經理,一個修長、斯文很有氣度的人。劉總年紀輕輕,即已成為溫州赫赫有名的現代化企業家。說來也巧,我為徐氏父子籌劃出境尋親時,知道徐家欠債6萬餘元,實在無法承擔那往返一張近萬元的機票支出及外國昂貴的住宿費,何況又不是1個人!我將此事跟學生陳曉東——正在擴建立奇塗料廠的廠長商量。曉東言告我:他在建廠房又正幫建開元中學宿舍,資金缺口大,給我介紹好友劉總。說他慷慨大方,樂善好施,並在第二天就開車陪我去見劉總。我開始還半信半疑的。

    劉總名不虛傳。一聽原委,立即滿口答應,問我需要多少?我外行地估計:大約需要4萬元吧。不料他說:幾個人往返4萬不夠,恐怕要5萬。並立即作出部署,在10月7日停工為我們出國會親團隆重召開歡送大會,讓我在會上介紹徐家身世、尋親意義,劉總當場捐資5萬。中央電視台、溫州、瑞安電視台都聞訊到場拍攝了這熱烈的場面,也給我們以很大的鼓舞!

    當我們會親成功從西歐歸來之時,許多單位請我們座談感想,我牢牢不忘的一句話是:「我們碰到很多很多相助的『貴人』。他們都是文明的使者,都是道德高尚的模範。這個『貴人』,就是講文明、樂幫助、心善良的大伙群體啊。誰說中國淡漠人性,不尊重人權?徐祥順尋親的成功,就是中國人講究人文關懷的鐵證!」

    九、卡羅夫婦

    一班人出國尋親,談何容易。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西歐國家對溫州人入境是卡得最嚴的。去那些駐華使館辦簽證,手續嚴得有些冷酷。所以常使一些正直的僑眷僑屬望而生畏。

    為了使尋親得以成行,我祈盼得到意大利駐華使館領館的幫助。從2000年6月開始,我先後給北京意大利駐華大使白龍義先生寫信,也給駐滬總領事寫信並寄材料。那一年多,我曾陪徐氏父子三次去上海設法搞簽證。2001年4月終於收到北京大使館的一封復函:C

    尊敬的張益先生:

    就您在去年6月份提出的關於意大利原籍的徐祥順先生的事情,我謹通知您本館已將這一情況通知了負責浙江省地區的意大利駐上海總領事館。

    關於徐祥順先生回籍的問題已向意大利外交部提出而且中方當局在他們職權範圍也在關注這一問題。

    因為時間跨度太大,從1944年徐先生出世和他1946年回到中國至今,無論是意大利的國籍法和在中國實施的法律都幾經更迭,而且徐先生隨養父姓,這都使調查的這一情況變得格外複雜。

    總而言之,無論任何情況,只要您認為有助於這一情況的調查,您都可以與上述負責辦理這一事宜的總領館直接聯繫。

    謹致敬禮

    意大利駐華大使館

    一等秘書澤燎禮

    2001年3月9日於北京

    不管復函講得如何「格外複雜」,我們總算得到一個消息:要去上海!於是,又湊錢拉徐氏父子赴滬去淮海中路找駐滬總領事館。由於是熟門熟路,總領館允許我們不要排長長的隊,總是優先讓我們上12層樓;那德朱莉館員總是微笑著向我們解釋「要耐心等待」。後來有一次,一個白髮慈祥的年長領事出來了。他與德朱莉用意語嘰哩呱啦了好一陣,最後才通過一位女翻譯給我們:「你們沒有找到意大利親人,沒有確切姓名、地址,沒有人擔保,是不能作探親簽證的。旅遊,又不成理由。耐心再等待吧。」我們怏怏而回。

    浙南有民諺:船到橋間自會直。就在我們為簽證被屢拒而焦頭爛額之時,鄭耀庭會長拜託尋親的卡羅夫婦,正以驚人的毅力,在打三千多個探詢電話。這對非親非故、令人欽佩的外國朋友,才是真正的「貴人」啊!

    卡羅今年63歲,原為米蘭電纜公司的電程工程師,大前年退休。他夫人喬娜(GIANNA),是位極有修養的知識分子,從一家大公司文員職位退休,溫柔且賢惠,今年58歲了。卡羅夫婦已遊覽過40個國家,兩次到了中國。說起北京、上海,特別是昆明、大理及西雙版納的傣族風情,他搬出相冊,指著字畫及許多工藝品如數家珍,聽得我這個生長在中國的旅遊迷也點頭佩服。卡羅曾打趣說:「如果我們沒到過貴國,就不會對貴國感興趣,也不會認識你們,更不會幫助阿維熱(洋農民)尋親了。看來,」他停一下,重重吐出一個中文詞兒,「緣分,這是緣分。」

    說來巧,卡氏夫婦從鄭耀庭先生那裡一看到尋親資料,特別是聽說雙手殘疾的徐祥順魂牽夢繞地盼了55年,心裡既感傷又同情。他們想,馬可·波羅當年周遊中國,成了傳世佳話;我們若幫其圓了這曠世罕見尋親夢,在意大利民間友誼史上,豈非多了光彩的一筆?

    過罷2000年聖誕節,卡氏夫婦丟掉身邊活計,放棄旅遊,開始了漫長的尋親之旅。他們懷揣那套證件複印本及幾張照片,找過米蘭警察局與市政廳,找過羅馬的移民部門,朱利亞省的檔案館,但每次都是興沖沖駕車而去,怏怏地敗興而歸。

    喬娜有著女人特有的細心。春夜,她反覆端詳徐祥順父母1946年的結婚證,上頭有MARIA教堂名稱、地址及國案。教堂的檔案一般較為齊全,只要教堂沒有在二戰中被炸毀……對呀,卡羅心中豁然開朗。第二天清早,他拉上喬娜開車疾馳。東打聽西打聽,他們竟然找到至今完好的古色古香的老教堂。在兩位鬚髮皆白慈眉善目的老教士幫助下,他們打開塵封56年的檔案,竟奇跡般找到了當年徐祥順父母申請結婚時所填寫的履歷表。儘管發黃模糊,但其母千蒂的姓氏全名、出生地、父母的姓名、兄弟姐姐的姓名等,都能看明白。原來,意大利姑娘結婚前都隨父姓。他們共同地都姓朱絲麗(GIUSTI)。

    卡羅夫婦義務尋親的真誠,感動了米蘭市的警察局。他們破例為其提供全國近萬個姓朱絲麗的個人電話號碼,以便電話詢問。

    春暖花開,地中海的和風北上,卡氏夫婦的尋親電話也從意大利北面的阿爾卑斯山下的美麗島開始。他們總是客氣文明地說:「您好,我在代人尋找50年前的一位婦女,希望你能幫忙。」電話向西打到都靈、比薩,向東打到威尼斯、波裡,向羅馬以南,那玻倫、西西里、那不勒斯,500個、800個、1000個、1500個……電話飛傳,花時間,花費用,更花心血!對方都說沒有親屬遠嫁中國。直到7月初,有人在電話裡推薦:波多濃內(PORDENONE)市有幾戶也姓朱絲麗。

    2001年7月8日,是卡羅、喬娜夫妻難忘的一天。撥到波多濃內的一戶電話通了,彷彿是第三千多個了:「您好,我是米蘭的。有件尋親的事,麻煩您。請問一下,貴家族姓朱絲麗嗎?」對方是位女士,聲音挺輕柔的。「是的,我叫朱絲麗·優蘭達。」「我在替一位叫阿維熱的中國男人尋找外公外婆姨媽,請問您家族40年代有姑娘遠渡重洋嫁到中國嗎?」「有呀!」優蘭達吃驚得大聲起來。他報的千蒂姓名地址、外公外婆姓名,全部吻合。未了,優蘭達在電話裡抽泣:「聽母親說過,她不同意千蒂去中國的。千蒂硬要去,還帶孩子去。沒幾年來信說病倒了,後來就斷了音信。估計是病故了。她來信提到兒子,還生了女兒,幾十年讓全家人想得好苦哇,不知如今怎麼樣!」……優蘭達越聽越激動,記下了卡羅的通訊處,說是盡快寄上她們還健在的黎娜(RINA)、艾明亞(ERMINIA)、朱絲平娜(GIUSEPINA)等5姐妹的照片及通訊處、電話號碼,歡迎徐祥順一家回故鄉會親她們日夜盼望的就是這一天!

    至此,尋親時間長達7個多月,卡羅夫婦打了3000多個電話。找到了親人,有名有姓有住址有材料,省人民政府外事辦為我們發了批件,意大利駐滬總領館熱情地電話通知我們去滬辦理簽證。

    十、夢圓米蘭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