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新韻 第18章 激情——雲江愛潮接汶川 (5)
    風正揚帆時。中國加入WTO,市場體系變化莫測,隨著中國經濟的迅速增長,市場經濟全球化明顯突出,企業做大做強,是企業老總們決策的關鍵一步。通過20多年的艱辛拚搏,王上勝以「敢為人先、特別能創業」的溫州人精神,和過人的膽識、頑強的意志,使精心創辦的勝華波集團從無到有、從小到大,不斷發展壯大,成為中國最大的汽車電動刮水器生產企業,集團下轄10餘家子公司及50多家銷售服務機構,並在美國、英國、日本,加拿大、北美等地設有銷售公司,擁有三大生產基地——上海、溫州、瑞安,總佔地面積160000m2。主導產品汽車座椅電機、汽車刮水器總成、發電機、汽車天窗、化油器等十大系列2000多個品種。

    產品現主要與北美、歐洲等國家和地區做OEM配套,並與幾家世界知名汽車生產廠商建立了長期穩定的合作供貨關係。汽車電動刮水器目前為中國最大的生產廠家,產品同一汽、二汽等國內幾十家知名主機廠配套,2007年銷售總產值7.5億元。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王上勝早已運籌帷幄,對未來發展進行了大膽決策,制訂出實質性的發展戰略規劃:一、打造成為世界汽車電機領先生產基地;二、鑄就世界汽車電機第一品牌;三、實現「十一五」戰略:(一)銷售總額達到200億(二)2009年股份公司上市

    一場淒風冷雨在戊子年的春天遽然而至:原材料持續上漲、人民幣升值、勞動成本提高……這些難題集中發難,讓多年來習慣於高歌猛進的勝華波集團也遭遇了一個生死命題。變則興,不變則衰。面對當前的困難形勢,勝華波集團面臨一場未曾有過的「革新」,必須要大刀闊斧地「改」,要改進生產技術、產品和品質,更要改變企業的發展戰略、營銷策略,產權制度、企業管理模式和引才留才機制。

    當然,在這場轟轟烈烈的「革新」中,有遠見的勝華波集團已率先而動,拉開了「革新」大幕。在「創造財富、回報社會」宗旨的召喚下,王上勝又夥同韓玉明等幾位志同道合的企業家,認真思索更好更快地提升自己企業的方式和途徑,他們借助各自集團企業雄厚的資金運籌實力和搏擊市場能力,共同創辦了「溫州港瑞(財團)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掀起第三次創業熱潮。

    從「炒房」、「炒車」、「炒煤」、「炒油」、「炒股」到「資本投資」,溫州民間資本開始轉向創業投資,「港瑞財團」也不同於前幾年以企業加盟形式組成的「溫州財團」模式,它是王上勝等以個人名義籌資組建的投資股份公司,投實業、做長線,不僅突破了單個企業資本薄弱的局限,還改變了以往溫州商人非正規軍作戰方式,對溫州長期以來遊走的民間資本也有一個吸引集聚作用。掛牌成立後的「港瑞財團」推行「戀鄉不戀土、敢冒知進退、自信不自滿、重利不守財」,全力打造「港瑞」輝煌的明天。創業初期「港瑞財團」將以高新精特工業、中高端房地產、商貿市場三個領域為主,通過資本投資經營、資產兼併重組等手段進行要素資源整合,拓寬「港瑞」發展空間。

    王上勝等人以溫州人敏銳的市場嗅覺、精明的投資眼光和豐富的創業經驗,在瞬間萬變的信息潮中靈敏捕捉準確商機,經過實地考察和科學論證後,迅速開發啟動首批投資項目。山西運城是「港瑞財團」創業初期青睞的投資熱地,連續幾個大手筆使「港瑞財團」成為運城人討論的熱門話題:北郊園林生態型商住小區佔地800多畝,首期投資3億多元;總面積9萬多平方米、總投資7.8億元的運城黃金地段南風廣場商貿城正進入最後談判階段;「鑫運城商住樓」項目已完成工程初步設計,投資額3.2億元,目前已動工興建。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站在改革開放30年的路口,王上勝比任何時候都能深切感受到:低成本、低價格的優勢已經失去;高污染、高能耗的增長方式已難以為繼;低小散的產業結構正成為致命的硬傷。

    不斷追求卓越的王上勝彷彿找到了一條創新之道:他要開拓中國民間投資的新領域,從基礎設施建設、房地產開發、現代物流、進出口貿易、高新技術、金融、上市、風險投資——積極參與要素資源的有效配置和整合,努力使勝華波走出中國,奔向世界,成長為具有較強競爭力的民營跨國財團。

    新世紀的曙光正在升起,嶄新的未來正在召喚,滿懷著對未來的憧憬和期盼,王上勝帶領的勝華波人將躊躇滿志、意氣風發,走向更輝煌、更燦爛的明天!

    (原載《報告文學》2008年第10期)

    作者簡介:黃春翔,1973年出生,瑞安人,中共黨員,大學本科畢業,曾先後從事過記者、編輯、廣告等新聞工作,擅長新聞廣告策劃和研究。自1993年從事工作以來,先後在中央、省、市級各類媒體發表和播放文章300餘篇,並獲得浙江省優秀廣播電視作品評比一、二、三等獎(政府獎)。

    大愛之路多漫長

    ——塘下鎮虞海河創辦「幸福一家」特寫

    胡少山

    身材高大的虞海河,雙手高擎鮮花和獎盃,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儀表堂堂的虞海河,鮮花和獎盃在手裡不停地晃動,吸引著更多的鎂光燈在他的面前閃爍。是的,虞海河並不低調。此前,曾有多家媒體採訪過他,他是來者不拒。他樂意在世人面前張揚自己的輝煌業績。其實,他的高調做派是一番歷練鑄就的。另外,他還認同,張揚要能喚起更多的人關注並投入,便是高附加值所求。

    2008年4月2日,溫州廣電中心演播大廳。「2007感動溫州十大人物」頒獎大會直播現場。

    「虞海河,鬱金香。鬱金香容顏華麗,又包含了慈愛和溫暖。飲水思源,他以鬱金香的善意,領養了八名家境貧寒的孩子,精心營造一個「幸福之家」,涓涓細流,河匯成海。海納百川,成就大愛。」這是直播現場給虞海河的頒獎詞。

    虞海河,浙江省瑞安市塘下鎮雙橋村人。

    我之所以冒昧寫他,一是跟他同鄉,有採訪他的方便;二是想通過採訪體驗,使我的靈魂得到救贖。況且,這又是弘揚慈善文化的善事。須知社會的科學發展,根本在於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依靠著一代一代孩子的健康成長!

    在他看來,慈善不單是捐或多或少的錢,C炫耀在或大或小的慈善榜上。

    從塘下驅車到羅鳳雙橋,不過5分鐘。一條貫穿全村的小河旁,坐落一棟四間六層的樓房。房主就是虞海河。首批來自瑞安西部山區的特困家庭的8個孩子就住在這座樓房的二、三層。虞海河是個曾有過貧困童年生活的孩子。上輩留給他的是低矮的瓦房。艱苦創業之後,他改建了老屋。

    從東邊的側門上樓,一樓樓梯的平盤上方,「新家歡迎你」的紅色剪字赫然在目。從三樓進門,正中兩間是大廳。大廳裡,整齊地擺放著八張小型辦公桌,是為學習桌。東牆是兩排書架,西牆上貼著孩子們的獎狀,東西兩側是孩子們的臥室,每個臥室都配上衛生間。面南的分別是一間廚房和一個餐廳。二樓是孩子們的娛樂室,擺著一對乒乓桌,放著幾副象棋。桌面上有點灰塵,好像還沒有得到充分利用。

    這裡就是虞海河創辦的「幸福一家人」的地方,每層平面有兩百多平米。來到這裡的孩子們所有學習生活的費用都由虞海河提供。

    搞慈善,捐款是通常所見。虞海河的創意,賦予慈善以新的元素,而這一切都是千波百折之後完成的。

    虞海河21歲開始創業,白手起家,奮鬥15年,建成一間工廠,廠房十餘畝,工人百餘名,產值數百萬,初步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當多數企業主將原始積累紛紛投入房產、金融、商業等領域進行擴張之時,虞海河卻選擇了付出。

    回顧自己少年貧困的生活,他感慨萬千。父母外出養蜂,海河寄居在舅父家,得到親戚的護養;養蜂徹底虧損,家裡一貧如洗,常靠鄰居好友送兩升米三斤蕃薯干艱難度日。他記得,貧病交加的父親離開人世時,海河只有十四歲,母親靠著賣豆腐含辛茹苦把海河拉扯大;他記得,人家做喜事辦喜酒吃剩的菜,拿到家裡可以吃上半個月;他記得,東挪西借建起一間瓦房,好多年沒錢安門窗,寒冬臘月時那透骨的冷;他還記得,為了初辦的作坊能賺一點錢,三天三夜沒合一眼,沖床穿透手指那刺心的痛;他仍記得,欠債的日子裡,債主總挑著日子來討債,那凶神惡煞的樣子。———他哪能忘記那風雨飄搖中甜酸苦辣的日子!那些曾接濟過他家的親友鄰居讓他感激不已,如果他們有經濟上的困難,他以德報恩,毫不猶豫的予以關照;那些如今仍掙扎在貧困線上的人,他感同身受;那些在苦難中備遭白眼的人,他倍感同情。於是,他除了堅持捐款修橋鋪路,給村裡老人贈送「壓歲錢」等等,心中還燃起了一團火焰,萌生了一種願望———他毅然決然選擇了付出,決定將自己積累的財富、感悟的心血奉獻出一部分,來救助一些山區貧困孩子。

    僅僅拿出一點錢,對他來說,似乎過於省心,雖然可能使一些家境困窘的人解一時之渴。而且,在他看來,錢實在是個冷冰冰的東西,雖然它硬梆梆,沉甸甸,實實在在。他的願望不是捐或多或少的錢,炫耀在或大或小的慈善榜上。虞海河,在付出錢的同時,還要營造一個家的溫暖。就這樣,虞海河收養特困家庭子女的願望便在心中蕩漾開來,並且得到愛妻戴其麗和勞苦一輩子的善良母親鄭美香的齊心支持。

    2007年2月至8月,虞海河有空沒空便往山區跑,一路疾馳,一路奔向自己的願望。半年裡,行程6000公里,跋山涉水,走街串巷。

    「不是人販子吧,哪有這麼好心的人?」

    「將來孩子長大了,回不到自己的身邊,我們憑什麼養老?」

    疑慮,猜忌,猶豫……一次又一次打擊著虞海河。

    鐵了心的人哪,別提有多執拗!半年裡的個人努力失敗後,他並不死心。他情急之下,跑進《瑞安日報》社,要登廣告———刊登免費收養家庭困難兒童讀書生活的廣告。廣告沒有登載,倒是引起了報社主編的注意,並很快得到瑞安市慈善總會的積極回應。林錦麒會長敏感地意識到,這是發自民間的一種慈善救助新形式,對於解決山鄉困難、留守或孤殘兒童很有示範意義,便立即指派負責社會救助項目的陳素梅女士竭力相助。

    媒體的跟蹤和官方的回應很快促成了宏大計劃的開拓。

    考察,篩選,釐定……步步到位。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市慈善總會的陪同下,為虞海河物色了八名特困家庭的孩子。

    簡單而隆重的開「家」典禮就在虞海河的那座四間樓房裡舉行。所有孩子的家長或法定監護人到場,民政局、教育局以及慈善總會負責人出席,資助者與受助者分別在官方擬定的協議書上簽字。協議的大致內容為:「資助者無償培養受助者自接收之日起最高至大學畢業,原有的親屬關係或法定監護人不變,資助者有臨時監護人的責任,解決孩子們衣食住行的同時,就近安排他們入學。」

    這種界定,至少可以消除雙方的多種顧慮,資助者和受助者無認養關係。虞海河有子女,本身不具備認養孩子的法律條件,順理成章;受助者也不必擔心孩子成龍成鳳之後不能回到自己的身邊,使貧困再度陷入貧困,符合親緣倫理道德原則。

    「幸福一家人」就此開張。當然,也有人敲邊鼓:只怕是自找苦吃!

    「要做慈善不怕煩,我一定會把孩子們C當作自己的家人一樣對待」

    兩個初中生,一個初一,一個初二;六個小學生,兩個四年級,四個二年級。他雇了保姆,聘請家庭教師,「幸福一家人」自2007年8月成立以來已有一年多了。一年裡,虞海河夫婦與8個來自不同地區不同背景的孩子一起走過了這段不尋常的日子。

    有一個孩子的母親是盲人。當虞海河對前來探望的民政幹部說「我一定會把孩子們當作自己的家人一樣對待」時,這位當時在場的家長,當場站到虞海河的面前,連鞠三躬。想說句表示感謝的話,也因過於激動,多次抽泣,語不成聲。

    下午四點半,照例是孩子們放學之後陸續回家的時間。五點鐘了,那個看起來有點虎頭虎腦的孩子還沒回家,虞海河急了;五點半了,這個孩子還沒回家,虞海河更急了,虞海河的夫人戴其麗團團轉,為他料理家務的阿姨也坐立不安。一邊聯繫學校,一邊通知遠方的家長,一邊開車到處轉,一邊又停車到處找。長得一表人才的老闆,怎一個焦頭爛額了得!殊不知收養人家的孩子,安全責任重如泰山!最後,總算在一處池塘旁邊找到了。玩出一身污泥的孩子仍然虎頭虎腦的樣子,渾然不知有多少相關或無關的人如何的心急如焚!事後阿姨相告,那一天家裡如捅了馬蜂窩,虞海河是滿頭大汗!

    小玲花十元錢買了一個機械陀螺,她花的是奶奶給的壓歲錢。她拿拉桿往齒輪圈裡一穿,右手用力一拉,將左手的陀螺往地面上穩穩放下。那唰唰的旋轉,立刻引來了四五雙尖利如匕首,燒灼似爐火的目光。小玲再不敢在同伴面前玩陀螺。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