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新韻 第1章 跨越——瑞安,跨越! (1)
    度過了跌宕起伏的2008年,2009年的春天來了。

    在這綿綿的雨絲裡,我們暢想著春的播種,秋的豐收。2009年是個非常特殊的年份。國際金融危機日益蔓延,國內經濟也不明朗,瑞安的發展處在十字路口;同時,今年又是新中國成立60週年,60年一甲子,富而思進的瑞安人將重新站在起跑線上。

    開春之際,市委市政府召開了全市工業經濟大會,市委書記蔣珍明指出,我們要認真落實科學發展觀,著眼於破解發展難題,增強發展後勁,加快轉型升級。

    為迎接挑戰,深入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瑞安日報從2009年3月底推出大型系列報道《跨越——瑞安發展再破題》。

    該組系列報道,分經濟、民生、發展三大版塊,共10章。經濟版塊,我們和企業家們一起討論了在金融危機下的瑞安中小企業,如何調整結構、轉型升級、做大做強;民生版塊,我們和老百姓們一起聊起了瑞安人最關注的一條路、一道河、一間房和一群人;發展版塊,我們和瑞安的幹部群眾一起暢想瑞安建設「大城市」的發展目標,再造一個新瑞安。我們希望,這組報道能在市民百姓中掀起關於瑞安發展的大討論;我們更希望,百姓的意見建議,能給市委市政府的決策提供參考。

    這個跨越,是瑞安企業渡過金融危機的跨越,是瑞安百姓生活質量提高的跨越,是瑞安由飛雲江時代向東海時代的跨越!

    瑞企,危機下的轉身

    潘勤勇李群歐苗苗/文

    高端聲音

    市委書記蔣珍明:

    面對宏觀經濟形勢的新變化,實現經濟平穩較快發展,光靠保是保不住的,關鍵還是靠轉型升級。我們必須牢固樹立和認真落實科學發展觀,著眼於破解發展難題、增強發展後勁,加快經濟轉型升級,努力促進塊狀經濟向產業集群轉變。主要手段有:一要優化產業空間佈局。二要增強自主創新能力。三要做大做強優勢企業。四要大力發展生產性服務業。

    (摘自《在全市工業經濟大會上的講話》)

    市長陳建明:

    要全面實施企業幫扶、產業提升、項目推進三大行動,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和增長方式轉變。要狠抓工業有效投入。要著力提升產業層次。堅持把自主創新作為提升產業競爭力的關鍵環節,加強科技創新平台建設,加大技術改造和科技成果轉化力度改造提升三大主導行業和傳統特色產業,積極培育汽車電子、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新技術產業。

    (摘自《政府工作報告》)

    「只有退潮時,你才知道誰在裸泳。」這是美國股神巴菲特的名言。在金融海嘯的衝擊下,全球經濟遭遇「寒流」,瑞安的製造業也同樣面臨嚴峻挑戰。如何渡過這個經濟嚴冬,迎來「春暖花開」?近日,記者走訪了幾家企業。

    掙扎:白天休息晚上上班

    塘下鎮羅鳳花園村有一條冶煉路,周邊聚集了20多家小熔煉企業。現在,白天走在這條路上,大多數企業變得「靜悄悄」。

    「工人都是白天休息,晚上上班。」記者走進一家當地頗有名氣的銅帶廠看到,一位姓徐的老闆正和2名技術人員一起檢測冶煉設備。他無奈地告訴記者:「今年的訂單比去年同期少了一半左右。我們是用電大戶,大多都安裝了峰谷電表,白天0.78元/度的電價用不起,只能到晚上用0.38元/度的電,以此降低生產成本。」

    今年53歲的徐老闆從事煉銅行業已有十幾年。2000年,他投資200萬元辦了一家上規模的銅帶廠,到2007年年底,手頭的現金流高達1000餘萬元,而到2008年年底就只剩下200萬元。回憶起去年9月份以來的那場危機,徐老闆猛抽了一口煙,悲壯地說:「3年的利潤在一個多月裡全沒了。去年10月1日前,市場上的銅價高達45000元/噸,到11月中旬,我們最低賣過19700元/噸。」

    為什麼會虧得這麼慘?徐老闆說,當時大家都頭腦發熱,盲目生產,庫存積壓太多。有家同行去年虧了1200萬元,現在老闆手機關機,負債纍纍,企業也已提前關閉。「去年過年的時候,一班朋友喝酒,我們這桌10個人總共虧了6000萬元。有人估算了一下,去年羅鳳整個冶煉行業虧損約25億元,約有10%的企業已提前關門。」

    徐老闆早在2003年底就引進過濾除塵技改項目,解決了環保問題,但高能耗的問題一直解決不了。他說:「由於企業規模小,生產成本高,加上市場供大於求,存在惡性競爭,根本賺不到錢,有不少同行業都處於半停產、停產階段。估計今年羅鳳還有30%的冶煉廠要關閉。現在大家都在熬,不比誰活得好,只比誰活得長。」

    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花園村現在剩下來的大多是擁有省排污許可證的「正規軍」。他們僅為瑞安及周邊地區的汽摩配和機械電子等行業提供配套服務。

    轉型:鋼管企業投身「太陽能」

    「誰掌握了可再生能源,誰就能領導21世紀。」美國新任總統奧巴馬的一句話,道出了世界能源經濟的發展趨勢。

    去年年底,由浙江瑞迪硅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8寸單晶硅棒,通過有關部門驗收,填補浙江省內空白。該產品經切片後,將運用於太陽能發電系統。

    今年44歲的李國迪從事不袗無縫鋼管行業已有20多年,他的裡學鋼管曾一度躋身我市工業企業30強。去年,裡學鋼管年產值達1.88億元。

    為何轉行?李國迪說,這是響應國家產業轉移的號召,也是企業自身科學發展的需要。「這幾年傳統鋼鐵行業受資源的限制及環保因素的制約較大,並且從21世紀初開始,整個行業就開始出現產能飽和的苗頭。如果我們還在這個傳統勞動密集型行業裡求生存求發展,未來的路可能會越走越窄。」李國迪如是說。

    太陽能作為一種沒有任何污染的新能源,在未來必將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而單晶硅是太陽能光伏產業鏈裡的一個關鍵環節,前景不可限量。現在,我國也紛紛鼓勵發展新能源行業。

    「早在2004年,我們就果斷決定擴大公司規模,進行多元化投資,主要打算進軍多晶硅產業,可惜當時碰到技術人員稀缺和產業高能耗無法解決的瓶頸問題,幾經努力未能如願。直到2006年,我們瞭解到歐洲太陽能市場的旺盛需求後,感覺再也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了,多晶硅搞不起來就先上馬搞單晶硅。」那一年,他的生活在「跑」中度過:為了幫企業融資,他跑在向各家銀行貸款的路上;為了尋找單晶硅的上游材料多晶硅,他跑在國內外的多晶硅廠商之間;為了引進先進的工藝設備,他跑在和北京的生產廠家無數次的談判路上……

    近日,記者來到位於瑞安經濟開發區飛雲新區的瑞迪硅谷,發現這裡正在建設辦公大樓,而生產大樓已正式投入生產。該企業總投資8000多萬元,已於去年10月份開始生產單晶硅棒,預計今年產值為2億元。為實現打造溫州最大的「硅谷」目標,李國迪還在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濱海園區征地20畝,計劃投資2億多元,成立浙江天瑞硅光能有限公司,準備開發、生產太陽能整體發電系統。該企業預計在2010年正式投產。

    在當前的經濟寒流下,轉身進軍環保節能產業,除李國迪外,還有通力減速自主研發風電齒輪箱技術,海尚集團與瑞典公司合作海水淡化工程,浙江風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生產太陽能電池、LED路燈等等高科技環保節能產品。

    升級:

    精益生產開源節流

    每一次經濟狂潮消退時,製造業因大規模生產留在沙灘上的惶恐、尷尬身影,它一無遮羞地露出企業的致命傷——「低效和浪費」。精益生產是改變製造業這一現象的一把「金錘」。浙江長城換向器有限公司常務副總周強這樣介紹。

    在去年9月份以來的經濟寒流下,長城換向器沒有像寒號鳥那樣到「哆嗦嗦」時,才想到要壘窩。早在2006年伊始,他們就已嗅到幾分「冬天」的氣息:原材料漲價、員工工資提高……於是從2007年9月份就極具前瞻性地正式開始精心投入製作一件優質「棉襖」——精益生產。以精益生產為主線的向管理要效益、向管理要效率、向管理要富裕的「三要」管理工程的戰役在2008年初全面打響。

    長城換向器的三車間,是推行精益生產的第一個樣板車間。記者在現場看到,這裡共有24條生產流水線,穿著統一工作服的員工們沿著流水線全部站立式操作,從第一道工序到最後的產品包裝,整個工序非常流暢。「嗚……」突然16號流水線一段的保全警示燈突然亮起來,這時一位保全工迅速跑來,解決了一個小故障。線長邱均介紹,他主要負責收集設備運行的一些分析數據和生產管理數據,原來這裡員工較多,生產秩序比較亂,但精益生產讓這裡整個變了樣。

    精益生產(LeanProduction,簡稱LP)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數位國際汽車計劃組織(IMVP)的專家對日本「豐田TPS(TOYOTAProductionSystem)生產方式」的理論解釋,精,即少而精,不投入多餘的生產要素,只是在適當的時間生產必要數量的市場急需產品(或下道工序急需的產品);益,即所有經營活動都要有益有效,具有經濟性。精益生產的特點是消除一切浪費,追求精益求精和不斷改善。

    「原來員工都是坐著操作,每道工序生產的產品要先放在周轉箱內,然後搬運到其他工序及檢驗區檢驗,而導入精益生產後,我們就本著『工序流暢化』的要求對流水線進行改造,在流水線上增設檢驗和包裝工序,杜絕了『場地、搬運、不良品、生產過剩、等待』等7項浪費。」周強笑著說,「我們現在甚至連生產會議的形式也開始講究精益,原來開會都是在會議室裡坐著開,而現在全部站著開。」

    「導入精益生產的好處實在太多了。生產效率提高17.4%,不良品降低81.1%,節省空間694平方米,庫存下降85.94%,產品生產週期縮短99%(原來生產一批產品需要3天,現在只需22小時),節約生產成本達千萬餘元……」周強說,去年9至12月,雖然企業的產值有所下滑,但由於工序流程流暢,勞動時間縮短,人均產能在不斷提高。今年,企業將全面推廣精益生產,預計可節約6000萬元。特別是通過精益生產後,原來的生產車間可以騰出不少空地,只要經濟形勢一好轉,馬上就可以上新的流水線,擴大生產規模。

    「企業導入和實施精益生產,如同蝴蝶的歷煉,在歷經化蛹為蝶的陣痛之後,必將迎來新生。」在長城換向器的宣傳欄上,隨處可見類似的精益生產標語口號。向內挖潛,優化內部資源,節約內部管理成本,這應該是每家成長型企業抵禦經濟嚴冬的好辦法。

    瑞安困惑

    面對金融危機,如何應對?記者在採訪中發現,有的高能耗、重污染企業在這場危機中已自然關閉、提前淘汰,或仍處於掙扎階段;有的高能耗企業在危機中抓住機遇,通過節能降耗或轉型上新項目,獲得生機;有的綠色成長型企業抓住機遇,在政府的扶持下,勤練內功,做優做強。為什麼這些企業對「過冬」有不同的反應?不同心態使然,有的企業家仍存僥倖心理,無所適從,有的則對宏觀政策面把握不準,方向性考慮不清等。

    專家切脈

    轉型升級是縣域經濟發展的永恆命題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客座研究員張文:

    產業轉型升級,大體上就是圍繞產業從小到大、從低到高、從無到有、從粗到精的系統提升過程。縣域經濟的發展歷程,就是產業不斷轉型升級的過程,也就是塊狀經濟向現代產業集群轉化和不斷提高的過程,所以產業轉型升級是縣域經濟發展的永恆命題。

    轉型升級必須以市場為基礎,物競天擇,市場規律也一樣。只要有市場基礎,轉型升級才能適應發展的形勢和需要,才能成為應對危機的有效手段,為企業開闢更好的發展前景。

    轉型升級也離不開政府的引導與支持,違背了產業政策的要求,得不到政府公共資源配置的傾斜和支持,轉型的成本就會更大,效果可能會離預期的目標有距離。

    產業的轉型升級既可以通過企業的轉型升級來實現,也可以通過高新技術產業的培育和產業結構的優化調整來實現。對我市而言,產業轉型升級面臨三大任務:一要做大做強主導產業,形成比較明顯的區域競爭比較優勢,特別要著力打造並形成新的比較優勢。二要做精做專傳統特色產業,努力使其實力不衰,優勢不減,市場不丟;三要加快傳統特色塊狀經濟向現代產業集群轉變,重視產業鏈建設,提高配套加工業的技術水平,大力發展現代物流、商務會展、技術服務、人才培育等生產性服務業。

    連線政府

    落後企業:限電綠色企業:扶持

    市經濟貿易局副局長張明華:

    面對這場國際金融危機,我市可以說是見事早、行動快、措施實。2008年初提出要把防止企業大面積停產、防止重點工程大面積停工作為經濟工作切入點,年中部署開展工業經濟雙月服務活動;召開銀企、銀項洽談對接會,到四季度組織開展「克難攻堅·奮力衝刺」雙月大會戰和「千名幹部進千企、共渡難關促升級」活動。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