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騎士2:東方陰謀 第46章 離間 (2)
    哈蒙德滿臉怒氣地說完,立即轉身離開了,只剩下勞倫斯反覆思考對自己的不公平待遇,既生氣又感到羞辱。他乾脆把這次不愉快的爭論看做是挑戰的理由。第二天早上,他看到永瑆帶著男孩離開了,很明顯是因為不被允許接近泰米艾爾。勞倫斯感到很愧疚,他試著去向哈蒙德道歉,但收效甚微,對方什麼都聽不進去。

    「他是否因為您拒絕加入我們而發怒,或是您對他的目的是否估算正確,這些都無關緊要了。」他冷冷地說,「如果您能原諒我,我就會馬上寫信,然後離開這個房間。」

    勞倫斯只好放棄了,轉身去和泰米艾爾告別,而泰米艾爾似乎有點激動,好像非常渴望離開的樣子。勞倫斯感到有些內疚和不快,哈蒙德或許並沒有錯。一個小孩本能地想討人歡心並不會給乾的同伴以及皇帝的龍帶來什麼危險。不管永瑆的動機是否正當,乾的動機是否真誠,都沒有理由來抱怨哈蒙德。

    泰米艾爾離開有好幾個小時了。他們所在的房間很小,臥室是由草紙糊成的矮牆隔開的,因此很容易感受到哈蒙德的不快情緒,所以直到他離開,勞倫斯都一直待在亭子裡,以免和他撞到一塊。已經五個月沒有收到任何信件了,自從那次廣受歡迎的晚宴以來,再沒有什麼有趣的活動,而這已是兩周之前的事情了。他也不想提及和哈蒙德之間的爭論。寫字時他一直在打瞌睡,然後又猛地驚醒。

    「勞倫斯上校,你醒醒啊!」孫凱喊道。當孫凱彎身搖晃著他時,勞倫斯差點撞到他的頭。

    「您說什麼?出了什麼事?」勞倫斯有點恍忽地說,然後睜開了眼睛。孫凱用非常標準的英語,帶有一種讓人聯想起意大利而不是中國的口音:「天啊,這會兒您能用英語說話嗎?」他問道,顯然是想和勞倫斯秘密交談。

    「現在沒時間解釋。」孫凱說,「您必須馬上和我走,他們正趕過來,要殺掉你和你所有的同伴。」

    下午將近五點的時候,在金色陽光的照耀下,湖泊和樹木的影子都被投射在宮殿的門上,在椽上築巢的鳥兒唧喳地飛起。

    孫凱語調冷靜地傳達著如此不可思議的消息,以至於勞倫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明白了事情的緊急後,他憤怒地站起來:「我不會因為這樣的威脅而去任何地方,沒什麼好解釋的。」他提高聲音喊道,「格蘭比!」

    「先生,有什麼事嗎?」布萊茲一直在附近的庭院裡忙碌著,格蘭比跑過來時,他也探出了頭。

    「格蘭比先生,很明顯,我們馬上要受到一次攻擊。」勞倫斯說道,「因為這些房子不能確保安全,我們要佔領南面那個小閣樓——裡面有池塘的那個,在那裡搭建一個瞭望台,並準備好手槍。」

    「好的。」格蘭比說完,箭一般地跑開了。布萊茲默默地拿起他一直在打磨的短厚而微彎的刀,遞給勞倫斯一把之後,將其他的刀裹好,帶上磨刀石,一起運到了宮殿。

    看到勞倫斯的反應,孫凱搖搖頭說道:「這太可笑了,最大的一支部隊正從城裡趕來。我只有一隻船等在這兒,你和你們的人還有時間拿上東西趕快離開。」

    勞倫斯很擔心宮殿入口處的安全。此時他突然想起,柱子是由石頭而不是由木頭製成的,直徑幾乎有兩英尺長,看上去非常堅固。牆也是由光滑的灰磚砌成的,上面塗了一層紅漆。屋頂是木製的,儘管有些遺憾,但是他想光滑的瓦片不易著火。

    「布萊茲,你看看是否能夠在花園石頭的外面,找一個更高的地方來安置瑞格斯和步槍士兵。你來幫他,威勒比。謝謝!」

    他轉身對孫凱說:「先生,您還沒有說把我們帶到哪裡,也沒有告訴我這些刺客是誰,甚至沒有說他們是什麼時候出發的。而且您也沒有給我們充分信任您的理由。您一定利用對我們語言的瞭解而欺騙了我們。我不知道,為什麼您會和以前判若兩人?」

    哈蒙德和另一個人來了,有些疑惑地走到勞倫斯旁邊,用漢語和孫凱打了招呼,「我可以問一下發生了什麼嗎?」他僵僵地問道。

    「孫凱告訴我,他們正在努力打探這些刺客的底細,看看是否能夠從他們身上瞭解到更詳細的消息,同時我們必須馬上作出部署,立即投入戰鬥。他可以說十分純正的英語。」他補充道,「你不需要講中國話。」就在哈蒙德驚訝不已時,他來到入口處,加入瑞格斯和格蘭比的行列。

    「如果我們能夠在前面的牆上開幾個洞,就可以射倒所有的襲擊者。」瑞格斯敲著磚頭說,「要不然,先生,我們最好在屋子的中間設置障礙物,他們一進來就開始射擊,但是如果那樣的話,我們可能就沒有人手拿著劍守在入口處了。」

    「格蘭比先生,在入口處設置盡可能多的障礙物,這樣的話,如果你能應付,他們就不可能一下子進來很多個人。我們把剩下的人安排在遠離交火區域的空地兩邊,當瑞格斯先生和他的同伴重新裝子彈時,這些人可以用手槍和刀守住門。」

    格蘭比和瑞格斯都點了點頭。「您說得對,我們還有一些閒置的槍支,先生,可以在障礙物邊上使用。」瑞格斯說道。

    很顯然對於這件事,勞倫斯並沒有太在意,而是抱著一種輕視的態度作出安排:「盡量在第二次射擊時使用它們。我們不能把槍支浪費在任何技術不佳的步槍士兵手中。」

    凱因斯回來了,步履蹣跚地頂著一大籃子床單,還從他們的住處扛來了精美的瓷器花瓶。「你們不是普通的受難者,但我可以用繃帶把你們固定在夾板上。到了池塘邊,我就會回來。我已經帶了這些東西來取水。」隨後調侃道:「我估計在拍賣行裡,每隻價值至少50英鎊,所以不要打碎它們,讓它們成為激勵我們的動力吧。」

    「羅蘭,戴爾,你們誰更擅長裝子彈?」在得到確定的答覆後,勞倫斯說,「非常好。在最先開始的三場掃射中,你們可以助凱因斯先生一臂之力。戴爾,如果情況允許,你幫凱因斯先生抱著水壺以便大家飲用。」

    「勞倫斯,」在其他人都離開後,格蘭比低聲說道,「我在外面沒有看到守衛,平時他們總會在這個時候四處巡邏。一定有人傳喚了他們。」

    勞倫斯若有所思地點著頭,然後就轉身去工作了。當大使和孫凱一起來到他身邊時,他說道:「哈蒙德先生,希望您能到障礙物後面去。」

    「請聽我說,勞倫斯上校。」哈蒙德急忙說道,「我們最好立即和孫凱一起離開。這些襲擊者都是年輕的旗手,他們是韃靼的成員,都是些出身貧窮的當地土匪,而且數量可能也很龐大。」

    「他們有大炮嗎?」勞倫斯不顧哈蒙德的勸說,問道:「他們有大炮嗎?」

    「大炮?當然沒有,他們甚至沒有毛瑟槍。」孫凱說,「但是那又有什麼關係?他們可能有一百多人,聽說他們中間的一些人還秘密地學了少林拳,儘管那是違法的。」

    「而且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可能還和皇帝是親戚。」他強調,「如果我們殺死一個人,就有可能成為他們進攻的口實,然後把我們趕出這個國家。您要明白,我們必須馬上離開。」

    「先生,您會給我們提供一些情報吧。」勞倫斯斬釘截鐵地對孫凱說。這位使者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只是默默地低著頭。

    「哈蒙德先生,」勞倫斯轉向他說,「您曾提醒過我,要小心那些試圖把我和泰米艾爾分開的陷阱。現在考慮一下,如果他回來了,卻發現我們都不見了,沒有任何解釋,甚至連我們的行李也不見了,那麼他如何才能再找到我們呢?就像永瑆曾經期望我做的那樣,他可能相信我們已經簽訂協議,故意將他撇下不管。」

    「那麼如果他回來後發現我們和你都死了,這種情況又該怎樣處理?」哈蒙德不耐煩地說道,「孫凱之前已經給了我們相信他的理由。」

    「先生,您比我更重視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細節,而我更重視長期並且詳細的疏漏之處。從我們認識時起,他就已經毫無疑問地暗中監視著我們。」勞倫斯說,「不,我們不必跟他走。用不了幾個小時,泰米艾爾就會回來的。我相信我們能夠堅持到他回來。」

    「可他們會找出許多方法來轉移他的注意力,讓他在那裡待更長時間。」哈蒙德說,「如果中國政府打算把你和泰米艾爾分開,那麼在他離開的任何時候,他們早就可以強制地這麼做了。我敢保證,一旦我們安全了,孫凱一定會捎信給泰米艾爾的。」

    「如果他願意的話,那現在就讓他去送信吧。」勞倫斯說,「歡迎你和他一起去。」

    「不,先生。」哈蒙德感到有些難堪,隨後轉過身和孫凱說著話。孫凱搖著頭離開了,這時,哈蒙德從已經準備好的武器裡取出一把刀。

    他們又忙碌了一陣兒,從外面搬來三個奇形怪狀的鵝卵石,充當步槍士兵的障礙物。然後又拖了一個巨大的龍椅把入口處堵起來。現在太陽已經下山了,但是島的周圍並沒有平常的燈籠出現,也沒有人。

    「先生,」迪格比突然指向外部的地面,叫道,「右舷兩點方位!」

    「距入口還有一段距離。」勞倫斯說,「威勒比,把燈關掉。」現在已是黃昏,他看不清任何東西,但迪格比還年輕,眼力比他好。

    給槍扣上扳機後,耳邊迴盪著自己的呼吸聲,蒼蠅和蚊子所發出的嗡嗡聲從外面傳進來。隨後外面傳來一陣輕微的奔跑聲。勞倫斯估計人數一定不少。這時,突然傳來木頭的撞擊聲。

    「他們已經闖入房間裡了,先生。」在障礙物後面,哈克雷悄聲說道。

    勞倫斯示意大家安靜。接著,從房間裡傳來破壞傢俱和打碎玻璃的聲音,隨後開始了搜捕行動。大家一聲不響地監視著裡面的動靜。房外火把的光焰把影子投射到宮殿上,非常奇怪地跳躍著。勞倫斯聽見外面的人開始相互喊叫,屋簷上甚至也有人。勞倫斯回頭瞥了一眼,瑞格斯點點頭。示意士兵們舉起槍。

    第一個人出現在入口處,發現龍椅的厚木板擋在那裡。「我來射擊!」瑞格斯大聲喊道,然後開了火。那個人倒下了,張著嘴巴,似乎要喊出聲。

    但槍聲引起外面更多的叫喊聲,接著那些人手握長劍和火把闖了進來,槍炮齊鳴,他們殺了另外三個人,最後一槍又射中了一個。

    「裝火藥和子彈!」瑞格斯喊道。

    看到同伴被殺死,襲擊者的隊伍越來越壯大,不斷地彙集到門口左邊的空地上。大聲叫喊著:「泰米艾爾和英國!」接著飛行員從陰影處著陸了,投入到眼下的這場襲擊當中。由於長時間處於黑暗中,火把的光焰使得勞倫斯的眼睛疼痛難忍。燃燒的木頭散發出的濃煙,混合著毛瑟槍的煙霧。已經沒有地方可以用來鬥劍了,於是他們用劍柄戰鬥。一個中國人的劍折斷了——他們聞到一股蚳——一些人倒下了。他們再次****回來,抵擋著無數人體的壓力,試圖通過狹窄的空地。

    迪格比太瘦了,在構築人體長城時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只能利用腿和胳膊間的一點點空間,猛刺襲擊者。

    「用我的手槍!」勞倫斯朝他喊道,但沒有機會將他們拉出來,他正用兩隻手緊握著刀子,一隻手放在刀柄上,另一隻放在刀刃上,就這樣保持著與三個人間的距離。他們靠得太近了,根本無法移動,當然也無法攻擊他,只能沿著一條直線舉起或放下劍,試圖通過垂直的重量削弱他的刀鋒。

    迪格比從皮套裡抽出一把槍,開了一槍,當著勞倫斯的面殺了一個人。其他兩個人不願意後退,勞倫斯使勁全力刺向他的肚子,然後又用拿劍的胳膊把另一個人拋到了地上,迪格比將劍刺入他的後背,那人躺在地上不動了。瑞格斯從後面喊道:「現在開火!」接著勞倫斯大聲吼著:「穿過門!」他揮劍砍向與格蘭比交手的那個人的頭,那個人後退了幾步,然後衝上前和他扭打在一起。石質的地板在他們的踩踏下變得異常光滑。有人把正在滴水的壺塞到了他的手中,他猛地灌了幾口,用袖子擦了擦嘴和前額,然後繼續往下傳。此時,步槍全部開火了,接著又有一撥射擊。之後他們又陷入苦鬥中。

    襲擊者似乎已經意識到槍的威力,在門前後退了一段距離。宮殿前,他們幾乎佈滿了整個庭院,許多人拿著火把慌亂地擁擠在一處——孫凱的估計並沒有誇張。勞倫斯從六英尺遠的地方射中了一個人,彈掉了手中的槍。當他們再次衝回來時,勞倫斯敲了一下另一個人的腦袋,然後又衝回來抵擋著刀劍的進攻,直到瑞格斯又喊道:「夥計們,幹得漂亮!」勞倫斯深深地舒一口氣。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