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撫仙毒蠱 第15章 江城水寨 (1)
    再次醒來,周圍一片渾黑。腦袋疼得出奇,我甩了甩頭,用手摀住太陽穴慢慢地起身。我努力回憶發生的事情。只記得之前在陽山上尋找大金牙,然後碰上了無面長爪的食人獸,再後來發生了什麼,我實在無法回憶起來。我想起身,用手臂抓住旁邊的圍欄一撐,不想腦門忽然撞上了硬物。疼得我本能地一縮,沒想到屁股底下跟著一顛,全身一下子失去重心摔了下去。這時,一道強光猛地射了進來,我捂著眼睛反應了好一會兒,只見一個人影在外邊衝我笑了一下,隨即說道:「老胡,你要是再不醒,我們可準備好就地掩埋了。」

    開頭,我還以為是胖子。轉念一想聲音對不上號不談,這小身板似乎也不可能是那熊小子。此時,我身下又傳來了激烈的晃動。那傢伙腳下一扭,摔了進來,差點沒把老子壓死。我一看湊在我面前那張臉,大罵:「四眼你閒得慌!這什麼破地方?」

    秦大律師似笑非笑地掀起我的褲腿,指著包紮好的傷問:「忘記了?你當時疼暈過去,在陽山?」我點點頭:「後來呢?這什麼地方?」

    秦四眼伸出手一拉,掛在我們面前的黑布簾子一下垂了下去。

    綠油油的山間梯田頓時撲入眼眶。我這才發現,我們此刻身在一節簡易的車廂之中,由兩匹高頭大馬牽著正在山道上前進。我正納悶兒怎麼跑到郊外,一隻虎皮大貓慢悠悠地從馬背上跳了下來,躥進車廂之中。我認得這是林魁那隻虎犢子,心說他怎麼也在。果然,一陣馬蹄由遠及近,林大夫的臉很快從車窗處探了進來。他笑嘻嘻地將握著韁繩的手一拱:「胡爺這一覺可有兩天了。叫小弟好生想念。」

    我被這倆弄得腦袋裡一團亂麻,好在四眼比較夠意思,他指著車外說:「咱們已經進滇了。你睡了快一個星期了,期間半醒半暈,一個勁地說要找Shirley楊他們。我本來是準備等你傷好了再上路,但南京那邊的盤查越來越緊,再不走只怕會被困在裡邊。我和林大夫商量了一下,正好鋪子裡有一批醫療物資,是要送進雲南支援貧困地區建設的,咱們正好搭了一個順風船混出來了。今天早上剛換的馬車,現在離江城還有半日的路程。」

    想不到在我昏迷期間發生了這麼多變故,我忙問他阿松和大金牙的下落。這兩個倒霉催的,大金牙被巨石壓斷了肋骨,如果及時就醫,應當沒有生命危險,不過草堂夥計阿松卻是活生生地從我們面前消失了,只怕……四眼緊了下嘴角,看了林魁一眼便不再說話。林大夫卻對我笑道:「各人命數自有不同,胡爺犯不著替他擔心。店裡已經派人去尋了,要是真沒了,只能怪他命賤。」

    「話不能這麼說,阿松兄弟要不是為了幫我們找人,怎麼會遇到這樣的麻煩。如果他出了事,這個責任,自然是我的。」我生平最討厭有人宣揚那種高低貴賤的命數之說,見林魁居然如此評論阿松,心裡頓時不是滋味。本來是打算好好教育他一頓,端正他那股子迂腐的封建大家庭觀念,卻被四眼生生拉住了。他勸我說咱們人生地不熟,連胖子他們的影子都沒摸到,要是與林家的人頂起來,對我們沒有半點好處。

    我心知他說的是個理,畢竟是林家自己折了人馬,說不定林魁只是心中記恨故意拿這話堵我也未嘗可知。我深吸了一口氣,決定轉移話題,隨口問了一句我們現在的位置。林大夫回答說:「昨天在昆明卸了一批貨,現在準備去江城。再往下走是苗區,到了撫仙湖附近,漢人就不方便進了。江城是入苗之前最後一個雜居點,我也只能送這麼遠。」

    四眼接過話頭:「我們在昆明的時候打探過Shirley楊的下落。她用五鶴荷包在各大藥房都留了口信,說胖子性急等不得我們,兩人已經起程去了江城拜訪那位老前輩。這是兩天前的口信,趕車的師傅說,天黑前就能到江城,我們用不了多久就能與他們會合了。」

    我回想起當初薛二爺口中那位弄蠱的大師,只知道此人是苗家出身,似乎因為一件無頭懸案得罪了當地權貴所以被撇出了苗寨。此人虛長薛二爺他們一輩,因為生得一雙有白無珠的瞎眼,所以道上的人都喚他「白眼翁」。薛二爺離開國內已有些年頭,他托人多方打聽,得知白眼翁尚在人間,目前蟄居撫仙湖附近。所以才叫我們幾個自行探訪,雖然不一定能查出神秘老頭的身份,但以白眼翁在蠱物方面的學識,必定可以為我們提供更多的線索。雖然在南京遭遇了諸多不順,可既然已經入滇就不能再沮喪下去。我為自己鼓了一口氣。四眼看出我心中鬱悶,安慰道:「這兩天發生的也不全是壞事,至少大金牙目前已經安全了,買賣玉石的證據咱們也有,我已經托國內的同行起草此事。等一切都安排好了,咱們再回去翻案。眼下咱們急不得,路要一步一步走,飯得一口一口吃。你我都知道事情背後有內幕,除非狐狸不吃雞,否則遲早露出尾巴來。」

    我沒想到回了一趟國,四眼的語文水平居然會得到如此高的飛躍,連比喻都學會了。我一下子被逗樂了。我說睡了這麼久,身體都蚺F,得抓緊練一練,起身將趕車的師傅喝住,自個翻身上馬。一旁的林魁忙叫我小心,說後面一節車廂裡都是高檔藥材。我說咱當年插隊,天天給生產隊趕馬運草,屬於熟練工。看著四周廣闊的天地,呼吸著山野間的新鮮空氣,我一下子渾身是勁,抖了抖將近一個星期都沒活動過的骨頭,馬鞭一揮,一下子躥了出去。天高地廣任我翱翔,心情格外舒暢,沒多大工夫就聽林魁急切地呼喊,和著山風在我耳邊響起:「胡爺,你跑反了,那邊是懸崖!」

    滇池境內多丘谷溝壑之地,即使是改革開放的今天,當地還是有許多地方是人類足跡無法抵達的。不說遠的,就拿我們此行的目的地江城來說,汽車大巴之類的交通工具是無論如何也進不去的。

    這裡的民風還維持著百年前的自然風貌,貨物全靠沿境的馬幫,用馬馱,用騾運,走上百十里的山路從外面運進來。如果怕山路險峻頻出簍子,也有別的法子,那就是走水路,從澄江出發,過了撫仙湖就能進入江城水域。不過聽趕車的師傅說走水路一來耽誤時間,二來撫仙湖附近流傳著不少駭人聽聞的民俗傳說。所以大多數時候,為了保險起見,行商走路的各地買賣人還是更願意僱用馬幫的「馬腿子」運貨。至於像林家這樣自己配馬隊的大戶商舖,又另當別論。

    一路上,我們三個討論了一下大致的行動計劃。林魁說,江城地區魚龍混雜,過往商販密集,想在這個地方找人,特別是胖子和Shirley楊這樣特徵明顯的外來人並不困難,但是我們所說的那個什麼「白眼翁」他從來都沒聽說過。照理說此人來頭不小,如果真是在江城,那他的名號肯定早就頂上天了。這樣一看,此人很可能不是江城的常住居民。

    「最要命的就是他住在苗區。」林魁解釋說,「過了江城往東,就是撫仙湖地區,那裡是苗人的地盤,外人很難深入進去。你們要找的老頭子要是住在那兒……我的馬隊可進不去。」

    我說:「怎麼天底下還有林大夫去不得的地方?你們草堂不是常往苗區運藥嗎?」

    「想入撫仙湖地區,只能雇專業的馬幫帶路。他們常年混跡此地,馬幫裡頭有苗人也有漢人,還有其他少數民族的跑馬人。居民對他們的戒心相對比較少,稀缺的生活物資也全靠他們走馬換貨來運,所以在多民族混居的撫仙湖地區,各大馬幫才是真正的無冕之王。就連我們林家,想從苗人手裡換白藥,也得通過馬幫來交易,讓他們從中抽成。」

    我一聽如此麻煩,就問林魁可有相熟的馬幫。他說有是有,不過人家常年在外邊跑生意,江城不過是一個小據點,能不能碰上還得看運氣。秦四眼做事總愛把前路鋪順當了再走,一聽情況可能與設想中不一樣,又開始犯嘀咕,跟個老媽子似的問這問那。我說這八字還沒一撇呢,大律師你愁什麼,說不定Shirley楊他們已經找著人,現在正江城三缺一,等我們過去搓一盤呢!咱們也許根本不用深入撫仙湖也不一定。沒想到他信誓旦旦地說:「跟了你這麼久,我早就想明白了。

    只要跟老胡你沾邊兒的,事情沒有簡單,只有麻煩。」

    我本想反駁一下他毫無根據的反動論調,可仔細一想,一路下來似乎真與他說的沒差。心中不禁鬱悶,希望這一趟去江城能夠一步到位,別再出什麼岔子。

    當晚我們就進入了江城水寨,雲南這地方,山多水廣,風景一等一的好。江城雖在名義上是座城,實際上卻是常住人口不足萬計的水寨。此地地勢低窪、四面環水,寨中的水道橋碼遠比旱路多出數倍,尤以中央水道十八灣出名,又名「去馬灣」。我們的馬車到了這裡也只好留在城外驛站之中,貨物也全都換做船運。用當地的話來說叫「道無騾馬,水中飛天」。意思是說,在江城寨內走陸路根本沒有前途,只要入了水,連天上就能去得。雖然有點言過其實,可只要親眼見過當地繁榮的水道文化,就能明白此話絕無無中生有之虛。

    當地的鄉紳聽說林家草堂的大少爺親自送貨,早就準備好了香船在十八灣的入水口接應。我們跟著林魁身後被一大群人前擁後捧著上了油光可鑒的龍頭香船,心裡著實嚇了一跳。敢情人家林大夫在少數民族群眾心目中還是挺有地位的,也就我和四眼,天天在人家背後嚼舌根。

    這條龍頭香船長近十米,分了上、下兩層,三間大艙,據說是寨子裡迎接貴賓時才能祭出的法寶。雖是傍晚時分,可河道上燈火璀璨,密密麻麻的水上商船幾乎要把河道佔滿。我站在船頭,看見沿岸上稀稀拉拉的一路過來,不過二十來家小鋪子,與繁榮的水上集會比起來,簡直寒酸得可憐。由此可見,江城的水上文化絕非浪得虛名。

    林魁早早地將迎接我們的商會老小「請」了出去,獨自佔了這一艘寶船,說要陪貴賓遊覽此地風景。搞得我和四眼頓時被大家側目圍觀,一個勁地猜測身份。我說你一個做大夫的,怎麼能欺騙群眾的感情。林魁卻說:「山風淳樸,江城人好客是出了名的,你沒看見船尾擺的汾酒,足夠灌出人命。不嚇嚇他們,咱們哪能這麼容易脫身。」我這才注意到尾艙裡頭堆滿了酒罈,趕緊向林魁道謝。四眼從未見過如此熱鬧的水上集市,似乎連此行的目的都忘記了,只顧著與別船的商販討價還價,買了一堆用不著的手工藝品。

    「現在是晚集高峰期,咱們的船太過引人注目,想開也開不動,咱們先吃晚飯。待會兒租艘小艇靠岸,我帶你們去吊腳樓上打聽Shirley楊他們的消息。」

    水寨的吊腳樓就相當於我們的茶館,聚集了來自五湖四海的客人,是江城裡消息最為流通的地方。不誇張地說,你只要敢從裡邊走一圈,第二天,連城裡賣報紙的都知道你在老家有幾畝地。所以上吊腳樓上打聽消息,那是最方便不過的選擇。我們吃過了水上阿媽燒的臘肉,又用船上的小爐煮了一壺汾酒,待到月上梢頭,吊腳樓亮起了開張營業的大紅燈籠,這才找了一艘小烏篷船上岸。

    不知道是不是在南海留下的陰影,我在船上的時候一直坐立不安,直到兩腳踩上岸,才有了一種安全感。江城水寨裡的路比河窄,沿岸的吊腳樓多數是半立在水中的。樓下空出來的水域,既可以歇船也可以開店。即使是在有水鄉之稱的南方地區,也很少能見到這樣的景象。林魁介紹說,我們現在走的這條路,是江城的南大街。再往前走,過一段石階拐過去就是東大街。南街行商,東街住人,不過大多數人家還是習慣在水上過活。而我們馬上要進的這座掛著燙金流蘇大紅燈籠的吊腳樓,就是本地最大的酒水鋪子。酒鋪並沒有掛招牌,但只要在當地提起「吊腳樓」三個字,必定就是指此處。

    我看了看沿途的行人,多做黑衣藍褲打扮,有的肩頭還扛著山珍野產,一看就知道是少數民族獵戶進城換錢來了。也有與我們同道的漢人,大家同在異鄉,即使遙不相識,也免不得有一股親切感,都遠遠地報以微笑。林魁拉著我倆說:「少在那裡自作多情,這裡多有行騙的歹人,江城這塊地方,每年死於非命的漢人,沒有上百,也過幾十了。」我心中一驚,問他怎麼會這樣。林魁說:「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這裡天高皇帝遠的,少了個把人,誰會關心。殺人劫財,或是只為洩憤的。騙到暗處去,脖子一抹,再往水裡一丟,天才知道。你們這副遊客打扮的,最容易成為別人下手的目標。待會兒上了吊腳樓,千萬別到處東張西望。」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