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隻鶴 正文 第十四章
    三

    「早晨,在電話裡甚至能聽得見這裡的雨聲吧。」菊治說。

    「電話裡也能聽見雨聲嗎?我倒沒有注意。這庭院裡的雨聲,在電話裡能聽得見嗎?」

    文子把視線移向庭院。

    樹叢的對面,傳來了近子打掃茶室的聲音。

    菊治也一邊望著庭院一邊說:「我也並不認為電話裡能聽得見文子小姐那邊的雨聲。不過,後來卻有這種感覺,傍晚的驟雨真是傾盆而來啊!」

    「是啊!雷聲太可怕了……」

    「對對,你在電話裡也這麼說過。」

    「連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我也像家母。一響雷,母親就會用和服的袖兜裡住我的小腦袋。夏天外出的時候,家母總要望望天空,說聲:今天會不會打雷呢。直到現在,有時一打雷,我還想用袖兜摀住臉吶。」

    文子說著,從肩膀到胸部暗暗地露出了腆的姿態。

    「我把那只志野陶茶碗帶來了。」

    文子說著,站起身走了出去。

    文子折回客廳的時候,把包裡那茶碗的小包放在菊治的膝前。

    但是,菊治有點躊躇,文子就把它拉倒自己面前,從盒子裡把茶碗拿了出來。

    「令堂也曾用筒狀的樂茶碗來喝茶吧。那也是了入產的嗎?」菊治說。

    「是的。不過家母說不論黑樂還是赤樂,用它喝粗茶或烹茶,在色彩的配合上都不好,所以她常用這只志野陶茶碗。」

    「是啊,用黑樂茶碗來喝,粗茶的顏色就看不見了……」

    菊治無意將擺放在那裡的志野陶筒狀茶碗,拿到手上來觀賞,文子看見以後說:「它可能不是上乘的志野陶,不過……」

    「哪裡。」

    但是,菊治還是沒有伸出手來。

    正如今天早晨文子在電話裡所說的那樣,這只志野陶的白釉裡隱約透出微紅。仔細觀賞的時候,那紅色彷彿從白釉裡浮現出來似的。

    而且,茶碗口帶點淺茶色。有一處淺茶色顯得更濃些。

    那兒恐怕就是接觸嘴唇的地方吧。

    看上去好像沾了茶蛂C但也可能是嘴唇踫髒的。

    在觀賞的過程中,那淺茶色依然呈現出紅色來。

    正如今天早晨文子在電話裡所說的那樣,這難道真是文子母親的口紅滲透進去的痕跡嗎?

    這麼一想,他再看,釉面果然呈現茶、赤攙半的色澤。

    那色澤宛如褪色的口紅,又似枯萎的紅玫瑰——並且,當菊治覺得它像沾在什麼東西上的陳舊血漬的顏色時,心裡就覺得難以置信。

    他既感到令人作嘔的齷齪,同時也感到使人迷迷糊糊的誘惑。

    茶碗麵上呈黑青色,繪了一些寬葉草。有的草葉間中呈紅褐色。

    這些草,繪得單純而又健康,彷彿喚醒了菊治的病態的官能。

    茶碗的形狀也很端莊。

    「很不錯啊。」

    菊治說著把茶碗端在手上。

    「我不識貨。不過,家母很喜歡它,常用它來喝茶。」

    「給女人當茶碗用很合適啊。」菊治從自己的話裡,再一次活脫脫地感受到文子的母親這個女人的溫馨。

    儘管如此,文子為什麼要把這只滲透了她母親的口紅的志野茶碗拿來給他看呢?

    菊治不清楚,這是出於文子的天真,還是滿不在乎?

    只是,文子的那種不抵抗的心緒,彷彿也傳給了菊治。

    菊治在膝上轉著茶碗觀賞,但是避免讓手指踫到茶碗邊接觸嘴唇的地方。

    「請把它收好。讓栗本老太婆看到,說不定她又會說些什麼,頂討厭的。」

    「是。」

    文子把茶碗放進盒裡,重新包好。

    文子本打算把它送給菊治才帶來的,可是好像沒有踫上機會。也許是顧慮菊治不喜歡這件東西。

    文子站起身來,又把那小包放回門口。

    近子從庭院裡向前彎著身子,走了上來。

    「請把太田家的那個水罐拿出來好嗎?」

    「用我們家的東西怎麼樣?再說太田小姐也在場……」

    「瞧你說的,正因為文子小姐來了才用的嘛,不是嗎?借志野這件紀念遺物,談談你母親的往事。」

    「可是,你不是憎恨太田夫人的嗎?」菊治說。

    「我幹麼要恨她呢,我們只是脾性合不來罷了。憎恨死去的人有什麼用呢?不過,脾性合不來,我不瞭解她,但另一方面有些地方我反而能看透那位夫人。」

    「看透別人就是你的毛病……」

    「做到讓我看不透才好嘛。」

    文子在走廊上出現,她落座在門框邊上。

    近子聳起左肩膀,回過頭來說:「我說,文子小姐,能讓我們用一下你母親的志野陶嗎?」

    「啊,請用。」文子回答。

    菊治把剛放進壁櫥裡的志野水罐拿了出來。

    近子把扇子輕快地插腰帶間,抱著水罐盒向茶室走去。

    菊治也走到門框邊來,說:「今早在電話裡聽說你搬家了,我大吃一驚。房子這類事,都是你一個人處理的嗎?」

    「是的。不過,是個熟人把它買了下來,所以比較簡單。

    這位熟人說,他暫住在大磯,房子較小,說願意與我交換。可是,房子再小,我也不能一個人住呀。要去上班,還是租房方便些。因此,就先暫住在朋友家裡。」

    「工作定了嗎?」

    「還沒有。真到緊要關頭,自己又沒學到什麼本事……」

    文子說著莞爾一笑。

    「本來打算待工作單位定下來之後,再拜訪您。在既無家又無職,漂泊無著的時候去看您,未免太淒涼了。」

    菊治想說,這種時候來最好,他本以為文子孤苦伶仃,但眼前從表情上觀看,也不顯得特別寂寞。

    「我也想把這幢房子賣掉,但我一向拖拖拉拉。不過,因為存心要賣,所以連架水槽也沒有修理,鋪席成了這副模樣,也不能換蓆子面兒。」

    「您不是要在這所房子裡結婚嗎?那時再……」文子直率地說。

    菊治看了看文子,說:「你指的是栗本的事吧。你認為我現在能結婚嗎?」

    「為了家母的事?……如果說家母使您那樣傷心,那麼家母的事已經過去了,您大可不必再提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