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四伏 第十章 第1節
    八年以後。

    古城三月,春雨來得比往年早,唐河岸邊的樹梢在煙雨中最先浮出嫩嫩的新綠,那一層浮綠虛蒙飄忽似轉瞬就無法把握的綠雲……人對季節的感知永遠不如自然對季節感知那麼敏感呵……

    而就在這早春三月,古城人忽然發現唐河的水被一段一段地截流著,鏟車轟轟隆隆地開進了河道,日夜不停地開始清理歷史以來積成的污泥濁垢。清理一段,民工就在乾淨的河道上鋪上清一色的正方形水泥磚面,兩邊堤岸用規整的石料壘砌成平面蜂窩狀,然後再以水泥抹沿兒,唐河便一段一段地露出嶄新和潔淨。清理工程接近那拱形橋墩了,圓形拱柱間距過密,使大鏟車失去了用武之地,拱柱周圍不得不換上了從各縣臨時招來的民工,民工用鐵掀一鏟一鏟地在河泥裡挖著,他們從河泥裡不斷地挖出一些自行車鋼圈,廢鋼爛鐵等物件。這吸引了古城地界上的收破爛的紛紛聚在橋頭河邊,橋上橋下便充滿一派討價還價的叫喊聲……

    民工蔣小生一邊挖一邊問同鄉黃秋河你不是說去醫院看你大伯嗎,黃秋河說晚上去。黃秋河一掀下去,掀尖似觸到一件鐵器上發出金屬和金屬碰撞的響聲,他將鐵鍬挪了一下,又斜挖下去,往上一挑,一個塑料袋就被鍬尖挑著帶著河泥的污髒顯露出來。蔡小生分明聽見了金屬的響聲,他伸過頭好奇地問:「又挖著什麼了?」黃秋河蹲下身去解那污髒的塑料袋,他的手伸進去掏出來的竟是一把手槍。他大驚失色地喊到:「槍,是一把真槍!」蔡小生說給我給我,這玩藝是真寶貝!「

    一群民工聽到挖出槍就全圍過來了,大家爭著要看看究竟,黃秋河說,「這槍不定是咋回事呢,咱交給工頭省得惹麻煩!」這時工頭擠進人群,他把煙頭往鞋後跟上一捻說讓我瞅瞅,伸手接過了那把槍。他左看右看說:「快交給公安局吧,是真傢伙!咱還是別惹事為好!」

    黃秋河說我大伯在公安局,要不要我去叫一下我大伯。工頭說,你和蔡小生就近找公安局的誰來都行,咱把這槍交了算完事……

    橋頭派出所的民警跟著黃秋河來到工地取了槍未敢怠慢地交到了分局,分局見是槍,也未敢怠慢地交到市局,市局技偵處迅速對槍和槍裡的彈夾進行清洗檢驗。那是一把五四手槍,槍裡有一個彈夾,彈夾裡沒有子彈,那槍雖在塑料袋裡包裹著,但經污水沖,經淤泥的污蝕和埋壓,槍身已袑騑陷部C婁小禾極其細心地一點一點進行著清理,師永正則守在旁邊看著、等待著……「1145」案八年懸而未破,這是古城人的一塊心病,更是師永正心中的一塊「堵」。刑偵體制改革,刑偵處已改為刑警支隊,師永正現如今是古城市公安局主管刑偵的副局長兼刑警支隊支隊長,肖坤一直覺得自己在刑偵副局長這個位置上有點趕鴨子上架的味道,正好主管治安的胡副局長到點兒了,他就接了那個角色,算是自己給自己找了個台階。而這樣一來,「1145」案件的偵破就歷史地落在了師永正的肩上,這幾年任何與槍有關的人和事,對師永正來說都成了最敏感的神經牽扯。現在,他還不得而知這把槍究竟是否與「1145」案子有牽連,倘若有,那或許會是啟開八年懸案之謎的一把靈性的鑰匙,最起碼也是在絕望的斷層中升出來的一線契機……他正想著的時候,婁小禾急沖沖的話音就打斷了他的思考:「師局長,檢驗結果出來了,這把五四式手槍的槍號為12100096,而彈夾號與槍號不符,是9574……」

    師永正神經末梢觸電一般與那槍號和彈夾號迅速聯通在一起,他太熟悉這把槍的槍號了,不用去槍櫃裡查槍檔,這是林天歌被搶的那把手槍,而那個彈夾號,如果沒有非常特殊的情況應該是被害民警孫貴清的……

    情況重大,他必須要跟新上任的局長匯報一下。

    這兩年,公安系統實行領導幹部異地交流,從省城交流過來的新局長叫王文君,是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系畢業的高材生。解知凡被交流到H省一個偏遠的小城市,雖然在公安局長的職務前還掛了個副市長的職銜,但誰都知道那是一種明升暗降,其實也就滿足瞭解知凡的一心想當副市長的虛榮心,案子沒有破,任何一任走了或來了的領導除了壓力,沒有什麼光彩可言。

    王文君的辦公室仍在206號房間,自「1145」案發以來,這個屋已三易主人了。

    師永正一進屋就看見了滿眼的綠色,窗台上,桌子邊,沙發前,擺滿了綠蘿,文竹和巴西木,師永正也很喜歡這些綠色的充滿生機的植物,要是在平日,他一定少不了要讚美幾句,可是這個時候,他滿腦子轉動著的全是槍!槍!槍!

    「王局長,從唐河鐵路橋下半米深的淤泥處挖出了被害民警的槍和彈夾!」王文君年輕幹練,他聽到這個消息先是一驚,轉而沉穩地思索了一下對師永正說:「僅憑獲得的被害民警的槍和彈夾還不能說明什麼,槍上的指紋有可能查驗出來嗎?」

    「我已叫他們送公安部二所,槍擊部分似有幾條紋線。」

    「那麼,我想是不是請教有關方面的專家,搞清楚槍陷在這麼深的淤泥裡需要多長時間,這樣也就大致確定一下犯罪分子扔槍是在什麼時間,從87年第一起案發,這八年的跨度排查起來,最好在時間上有個限定比較好一些!」

    師永正走了以後,王文君撥通了市委書記臧天意辦公室的電話:「臧書記,我是王文君,我有重要情況要向你匯報……」

    臧天意聽完匯報,放下電話,就叫秘書安排車悄悄去了唐河。臧天意40歲左右的年紀,是古城歷史以來最年輕的市委書記。這幾年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全國大中城市逐漸重視起城市的環境改造和美化,臧天意上任之後先到大連、威海、廈門等幾個城市實地考察了一下,這些城市的河道經整治以後,就像城市的一面無塵的鏡子,照出一個城市潔淨的精神面貌,唐河是一條歷史悠久的河流,他臧天意為什麼不能讓唐河的古老和陳舊煥發出新顏呢!他下決心要給古城人一個驚喜:整治唐河河道,清挖河底淤泥,修建古城的唐河帶狀公園。

    可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清理淤泥竟挖出了「1145」懸案中的被害民警的手槍和彈夾!那把被挖出的手槍和彈夾,將沉寂了八年的案子重新拽到了古城人的關切裡……

    唐河挖出手槍的事被沸沸揚揚地傳開來。

    「唐河自有歷史以來就沒挖過淤泥,誰能想到這新來的市委書記要挖河呀!」

    「要是不挖河,那把槍永遠都不會有重見天日的機會呵!」「嗨,都是天意呀,就是挖河,那大鏟車轟轟隆隆地一嘴抓那麼多髒泥,怎麼那麼寸就能單把那槍揀抓出來呢!」

    「哪兒呀,犯罪分子真要扔河中央,真要是遇大鏟車鏟,那麼點的小物件早和了泥被埋別的地兒了,你說那犯罪分子偏偏就扔到了橋墩子底下,偏偏鏟車又進不去,只得改了用鐵掀挖,多虧是用鐵掀挖呢!」

    「說來說去呀,這人算不如天算,這事兒還就得說是天意,哎,你說咱古城新來這市委書記的名兒也怪了,叫什麼『臧天意』,這『天意』和天意怕不是巧合吧,世界上怎麼就是有這麼機巧的事呢!」

    葉千山穿著收破爛模樣的衣服夾在議論的人群當中。他從挖出手槍的當天就扮成了收破爛的在挖河現場盯著民工一掀一掀地挖東西。林天歌的槍和孫貴清的彈夾被挖出,給他晦暗的心多少帶來一片曙色。

    正常的邏輯應該是槍是誰扔的,誰就是犯罪分子!

    可是,是誰扔的呢?

    他最初來這兒蹲的目的是想起了打宋長忠的那個鐵器,雖然他沒見過,但只要一見,他就能認出來,因為那個鐵器太特殊了……他想犯罪分子既然可以把被害人的槍和彈夾扔到河裡,為什麼不可能把作案工具也扔進河裡呢?

    他心懷了這一線希望開始蹲守。他蹲在堤上,看見不遠處橋頭上站著許多收破爛的,橋下幹活民工不斷挖出許多的廢舊鋼鐵,有小偷偷了自行車銷贓時扔下的自行車,也有從鐵路橋上經過的火車掉下的鐵錠,當民工的掀一發出金屬的撞擊聲,葉千山就要先跑下去看一看,他怕收破爛的把挖上來的東西當場買走了,萬一把挖出的凶器當廢鐵買走,再追可就不好追了,所以他不厭其煩地上來下去,下去上來……

    天氣一天比一天暖和起來,葉千山穿著破衣爛衫堅守在陽光裡。陽光炫耀的光彩有時逼得他睜不開眼,他便細瞇著眼在七彩的光景裡分辨著自己身上披掛的真實的顏色……

    這幾年要說混的最慘的就屬他葉千山了。

    當年,魏成當局長的時候,為了解決辦案經費緊張問題,曾讓葉千山負責局裡下設的幾個公司和三產的經營,葉千山的心思和精力全放在破案子上,轉租和承包出去的公司,只要按期把錢交上來,至於經營什麼,怎麼經營他很少過問。事情也就出在這不過問上。全國清理整頓公司的時候,檢察院立案偵查一起走私汽車案件,經查是掛靠在葉千山負責的貿易公司下邊的汽車修配公司犯的事兒,檢察院也查明是該公司經理徐帆背著葉千山干的,但葉千山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徐帆為了撇清自己咬出了葉千山跟他索要彩電一事。後來葉千山私下向師永正說明了情況,師永正也考慮為慎重起見,不便公開彩電給了見證人葛師傅的事實真相,就和葉千山一人掏了一部分錢把那彩電錢堵上了……而為了給檢察院一個說法,葉千山就被局裡「掛」起來了。「掛」起來既不是免職,也不是撤職,當然也不是退二線,反正是公安局再沒得葉千山的事兒可做了。葉千山從那個時候起就淪落為社會「閒人」,而他這個「閒人」似跟被公安機關開除了也沒什麼兩樣,只是名義上好聽一點。

    葉千山在古城刑偵口上大小也算個「名」人,結交的人多,對他關注的人也特別多,刑偵處的副處長那個位置也是引人注目的,突然被解職了,這在古城的地面上掀起了不小的風波,關於葉千山的流言四起,傳得最多最普遍的就是:「葉千山帶著小姘捲了幾十萬元的公款逃跑了!」

    這些傳言自然也傳到了妻子舒華的耳中,葉千山一直沒有把真相告訴妻子,他每天裝模作樣按點上班下班,晚上睡覺還給妻子編一些在班上發生的笑話,他口若懸河講笑話的時候,妻在暗夜中背著他以淚洗面……

    有一天他回到家,家裡只有妻留下的一張字條:

    千山,無論發生了什麼,你都應該給我一句實話,我們是實實在在的夫妻,你什麼時候學會了演戲?等你卸了妝變回真實的你,我再回來!

    妻舒華即日

    妻帶著兒子回了娘家,他把頭埋在妻的信裡失聲痛哭起來……

    單位裡出現的危機似乎比家裡更甚。個別人說他佔著茅坑不拉屎。因為他雖然被掛起來了,但組織上並沒有對他做出任何處理決定,他雖然人不在刑偵處了,但,他仍佔著刑偵處副處長的位子。所以,想要那個位子的人自然對葉千山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

    有人還給師永正提意見:為啥還給葉千山開工資?葉千山又不幹活,可是獎金卻一分不少!有一次,葉千山回單位找一個記事的小本本,卻發現他的櫃子,寫字桌,不知被誰扔到了廢棄的庫房裡,櫃裡的東西全被庫房裡經年的大耗子給嗑碎了,他有委屈卻無法與人訴說,他看著滿是蛛網和灰塵的自己的那些東西,眼淚生生地在眼圈裡打著轉轉……

    金屬碰撞的聲音是那樣刺耳地截斷了他目光之中的灰灰的往事,他循著那響聲看見民工彎腰在泥裡撥弄著,他一躍跳起身就奔跑到橋下,民工正從一塑料袋裡掏出三個被鐵絲捆在一起的彈夾!

    這簡直太出乎意料了,而從根本上來講是他連想都沒有想過的,他的目的只是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到打宋長忠的作案工具。這意外的收穫太令人興奮了,他急急地跟民工說:「把這個給我!」他上去就搶生怕搶慢了就被別人搶走了!

    「我不給!」民工黃秋河緊緊地把彈夾捂在懷裡。

    「你要它有啥用呀?」

    「我留著玩,又不是你的東西!」黃秋河拿著沒有任何商量餘地的架勢。

    「這是我想要的東西!」他一邊說一邊把黃秋河拽到橋墩子後面以便避開橋上人的眼目,然後他掏出了工作證說:「你看清了,我是幹啥的,你再不給我,我只好把你帶到公安局去!」

    黃秋河仔細看了看那工作證,又看了看葉千山,才肯把彈夾交出來。葉千山接了那彈夾便迅速撤離了唐河工地……

    師永正那天正在技偵處聽婁小禾匯報從公安部帶回來的對那把槍所做的檢驗結果。結果也在他們預料之中,槍擊部分那幾條紋線,自然光能見,用激光,長波,短波,紫外線等技術拍照均沒得到指紋……

    師永正問瀋陽刑警學院畢業分配來的王者,「你那一塊的工作有結論了嗎?」

    「槍和彈夾在河裡埋有半米深,專家認為怎麼也得有五、六年的時間!」師永正聽完陷入沉思,他抬眼望向窗外,正看見葉千山猴急猴急地用手指頭勾他呢。他知道葉千山沒有特別的急事是不會到局裡來找他的。他疾步出去,葉千山附耳對他說:「來菜了!」

    「來啥菜啦?」

    「又挖出彈夾來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