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了南城 愛上你,就像手上開了花,美,卻鑽心的疼 抽屜對桌子的眷戀,只需要一霎光景(14)
    「我……我沒有……」蘇夏顫顫的在顧北城身後露個頭,又快速縮回頭去。顧北城見她的模樣,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她就這麼害怕林朔麼?

    慢慢將蘇夏推開,顧北城站起身來,淡淡掃了下身上的土,直視著面前的孩子們,微微勾唇。「你們就這麼欺負一個女孩子?」

    「欺負她怎麼了,誰讓她媽媽是狐狸精,養出她這麼個小狐狸精!」林朔冷哼一聲,嗤之以鼻。

    「沒有,我媽媽不是!」似乎是看到顧北城在身邊,蘇夏忽然對「狐狸精」這個詞厭惡不已,以往他們人多勢眾,說說也就罷了。可是現在這個漂亮哥哥站在身邊,她多怕他和他們統一戰線。

    「哥哥,你要信我……」蘇夏扁扁嘴,泫然欲泣。眨巴的大眼裡寫滿了委屈,似乎只要他遠離她,那大滴的眼淚就能滾落下來,毫不吝惜的滾落下來。

    顧北城皺皺眉頭,憐惜感瞬間用上了心頭。他輕輕拍拍蘇夏的頭,看著林朔他們的眼神瞬間冷了下來,「她能變成狐狸還是能變成妖精,讓你們這麼說她。大人的事,你們懂什麼,無端出氣在一個小女孩的身上,不覺的丟臉嗎?」

    「你說什麼?丟臉,丟什麼臉,你欠揍是不是!」林朔身後的男孩子,似乎想要出頭,凶神惡煞的罵了回去,還裝腔作勢的揮了揮拳頭。

    顧北城冷冷一笑,滿眼的諷刺,他伸手將蘇夏護到了身邊,不動聲色的看著他們。林朔瞇起眼,眼裡泛起危險的光。

    「你想要幫她?」

    他還真是沒有想到,才這麼幾天,蘇夏就找了靠山。平日的打架鬥毆慣了,他一眼就能看出這是個狠角色。要是和他單挑,他肯定吃虧。

    那不能吃虧,那就賴皮吧。

    所以林朔見顧北城一副傲氣的樣子,很不知羞的給後面的孩子們使了個眼色,然後孩子們很不知羞的將顧北城團團圍住了。

    在柏家莊小霸王的字典裡,沒有公平二字,有的,只有「勝利」。所以,當這場戰役打響後,蘇夏被推到了一邊,八九個孩子向顧北城發起了攻擊。撕咬,拉扯,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

    顧北城是練過的,在跆拳道館練過三年,沒少受老師的誇讚,可是儘管這樣他也被驚呆了。他死都不會想到這裡的孩子打架那麼不要命,白色的襯衫被他們扯得幾乎變了形,摸到一塊肉就狠命的咬下去,當疼痛感突兀的傳來時,他的第一個念頭是。

    這些人多久沒吃過肉了。

    更加讓人無法容忍的是,這些孩子專挑他的臉打,帶著拳風的拳頭,一個個被他險險躲過,卻還是有幾個不幸命中。他舔了舔嘴角,鐵蚳傳來,讓他有些惱火。

    他們真以為自己這樣躲閃下去就是病貓了?只是不想和他們鬧成一團才未曾出手,他們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想到這裡,他揉揉微痛的臉頰,攥緊了拳頭……

    ^^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