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外賣女郎 第十章
    「瞧你的本事有多大,惹出這麼大的事情,還鬧上電視新聞,你是怕你爺爺死得不夠快嗎?你這不孝孫子,敢把你爺爺氣到差點暈過去,你……你太過分了。」雷夫人怒氣衝天的指著電視,狠狠的罵道。

    「好啊!我還真是怎麼也想不到,你居然為了一個賣餅的小丫頭,荒唐到如此地步。哼,那種什麼本事也沒有,光會蠱惑男人的禍水,你也敢惹?」

    「媽,你不要那樣說,初蕾不是像他們說的那種女孩。」被盛怒的母親叫回家,聽著她的教訓,雷競馳甘冒大不諱,也要為心愛的女人辯解,「她只是運氣差了點,在父母的壓力下交了爛男友,加上家人又欠錢跑路,錢莊的人是衝著她爸媽而來,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

    「好了,我不要聽你說那些事。」雷夫人非常失望,傷心的看著兒子,「當初有人跟我說你在公司總部那邊認識了賣餅的女攤販,還帶著她四處跑,我一開始關心的問過,你一口咬定沒這回事,結果咧?現在又怎麼會變成這樣?」

    「媽,你別激動。」硬著頭皮,他得先讓母親的火氣降下來。

    「不氣?能不氣嗎?」雷夫人用力把骨瓷咖啡杯摔在地上,「哼,丟臉!真是丟臉丟到家!要不是我的好姐妹看到電視上正在播報的新聞,趕緊告訴我,我還不知道你的本事那麼大,讓雷氏集團捲入不堪入目的八卦新聞……你真是要把我氣死了。」

    「小……小競,你……」中風的雷老爺努力的想要說話,不忍心愛孫在感情中迷失,「有什麼事,要……要跟爺爺商量,我一定……會幫你,知道嗎?」

    「爺,您別擔心,我可以處理好的。」祖孫間很多話不必說明白,他瞭解爺爺的意思是要他選擇自己所愛的,他願意站在他這邊。

    「唉,爸,您怎麼到現在還寵他?」雷夫人對公公很不以為然,「競馳錯得太離譜了,我不能再任由他糊塗下去。」

    「媳婦,這孩子……他是我們看著長大的,他的個性怎樣,你還不清楚嗎?既然孩子已有他的主張,我們就尊重他吧!」

    「爸,這樣不行啦!」

    「我再……再活也沒多久了,你不要表面上……關心我,私底下卻打著我的名……名號來……控制你的兒子,一有不……順你的意,就……就把我的病……歸罪到孩子的身上,你……你這麼做,我無法……接受。」

    「爸,我……」雷夫人被公公數落一頓,不禁歎口氣,「您這麼說,不是折煞我嗎?唉,算了,您身體不好,先別動氣。」

    「我……我早就想……想點醒你……」雷老爺儘管身體不好,氣很虛,意念仍然十分堅持,「孩子……總要離開父母的羽翼,不……不放他去飛,怎……怎麼鍛煉出百毒不侵的……鋼鐵體質?你啊,你比……小孩還幼稚。」

    「好,既然您都開口了,以後我多注意就是。」不想落個氣死公公的不孝罪名,縱使雷夫人在雷家扮演強勢的角色,對不管事的公公仍必須尊重和體諒。

    「媳婦,聽我的,就聽……這次,好嗎?孩子已……已經大了,順其自然,讓他……讓他自己去發揮,做父母長輩的,我們只……只要給他祝福就行了,你管太多了,會管出事情的。」一改嚴厲的態度,雷老爺的語氣變得溫柔。

    雷夫人愣了愣,已經很久不曾聽他老人家說話這麼溫柔,然後勉強苦笑一聲,語氣放低,「爸,我也很不願意。這次事情鬧太大了,您也看到了,電視上說得亂七八糟,明天的報紙肯定也跟著亂寫、亂報。」壓不住心裡的憂愁不,她的表情凝重,「爸,競馳是雷氏集團的代表人物,我擔心鬧出這種緋聞,新聞媒體輪番播報,光是想到明天報紙會怎麼寫,我就頭皮發麻。」

    「別氣了,人老……就要知道保養身體。」雷老爺勸告媳婦,「你……不年輕了,不如多花……花點心思在自己的身上,儘管去參加……你自己的活動,孩子就隨他自由發展,我們要……要相信孩子的能力,可以……可以處理好他的私事,放寬心……要活,就要……活得快樂。」

    「好吧!」雷夫人就算再生氣,也得忍住。「爸,您說的也有理,就聽您的。」

    「媽、你看爺爺多開明,哪像你成天緊張兮兮的,把我搞得快發瘋了。」雷競馳拿爺爺當靠山,對母親抱怨,「拜託,看在爺爺的份上,以後盡量給我自由的空間。」

    「自由?空間?」雷夫人低聲呢喃,苦笑的看了看病床上的公公,「唉,不好也得好,我沒轍了q爺都這麼為你說話了,我還有什麼話好說?」

    「媽,你就相信我一次,初蕾的個性很好,她不會讓大家失望,將來一定是我們雷家的好媳婦。」雷競馳自信滿滿的說。

    「人是你選的,你有把握就好」雷夫人淡淡的笑著,不再有反對意見。兒子已長大成人,她這個老媽也無法影響他想做的任何事。

    「你……你這麼說,就對了。」雷老爺滿意的微笑,「小競……真的是大人了,有他領導,雷氏集團的業績……蒸蒸日上,從來沒出什麼紕漏,優異的表現……超乎我的意料之外,呵呵……」

    「嗯,爸,您說得是。」聽到公公對兒子讚不絕口,雷夫人覺得很欣慰。「競馳,爺爺和我都看得出你對雷氏盡心盡力,表現卓越超凡,就這點來判斷,往後你的婚姻、你的另一半,應該不至於讓我和爺爺失望才是。剛剛爺爺也說了,你長大了,該放寬心,相信你的抉擇,老媽我呢,也就姑且再相信你一次。」

    「真的?太好了,媽,我真的愛死你了。」

    雷競馳努力不懈,想要爭取長輩的認同,現在連最難纏的母親都願意接受,一時之間難以置信。

    本來以為要讓母親接受初蕾會是一段艱辛苦難的過程,沒想到在爺爺的訓斥、開示下,母親馬上就接受了。

    噢!感謝老天!他忍不住在心中呼喊。

    擺平了爺爺和母親,雷競馳對於其他的流言蜚語,一概不再理會。

    當機立斷是他的行事作風,首先打電話給集團的法務部門,嚴厲的下了指令,對任何發佈凌初蕾和雷氏集團負面新聞的媒體提出告訴,不計任何代價,就是要他們全都閉上嘴巴。

    然後他又打一通電話給集團的公關廣告部門,指示主管把新年度的廣告預算提案先發給各大媒體,哪家媒體不想要千萬廣告費,就繼續白目的八卦下去吧!

    兩通電話平息了外面的風風雨兩,接下來他要處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

    「呵……真想不到你會主動約我喝咖啡。」坐在五星級大飯店的咖啡廳,舒怡平一手攪動熱咖啡,笑得不太自然。

    她一樣精心裝扮,一樣帶著用心準備的商業資料和筆記型電腦,當接到雷競馳打來的電話時,以為是來興師問罪,沒想到他只淡淡的說了要見面談其他的商業合作。

    「有什麼想不到的?」雷競馳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很有風度的說:「你代表的利旺銀行是雷氏集團最好、最久的合作夥伴,我們多的是機會見面談生意,不是嗎?」

    「呵……是嗎?」搖了搖頭,舒怡平不習慣他像個紳士,用這樣客套的態度與她說話,「以前我有幾次透過秘書約你談生意,總是碰釘子,上次若不是雷伯母替我安排,特別召開會議,我們上海的合作案也不可能談成。而且那次做成生意之後,你就不再單獨跟我見面談話,徹底的劃清界線。」

    「哈哈哈……換作是你,硬被長輩設計、非要跟某個你不想見的人見面,想必你的心情也不會太好,不是嗎?」

    「也對啦!那回是稍微過分了,不過你也沒吃虧,現成就做到內地最大連鎖集團的生意,即使被騙很不爽,也很夠本了。」舒怡平一直在觀察他,想瞭解他今天主動約她見面究覺是為了哪樁。

    「嗯,我很感激你居中牽線!」雷競馳伸出手,微笑的說。

    她愣了愣,也伸出手與他相握。

    「好啦!客套話講完,再來要殺要剮,你就爽快點,我不喜歡拐彎抹角。你明明是要找我算帳,何必裝笑臉?想讓我死得愉快點嗎?」急性子的舒怡平自知不會演戲,不想再跟他這隻老狐狸迂迴下去,「說,你想從哪條開始算?」

    「哈哈哈……你還真是沉不住氣,哪像是利旺銀行負責人唯一的掌上明珠?毫無謀略嘛!」

    「別酸我了,有話直說。」她不耐煩的揮揮手,「我寧可一刀斷頭,也不想被你用言語凌遲至死。」

    主導完那出凌太太跳樓自殺的爛戲之後,八卦新聞快速的平息,舒怡平便明瞭自己輸了,輸得徹底。

    如此麻辣有看頭的新聞不再出現在新聞媒體上,表示雷家有本事以封殺廣告為警戒,所有的新聞媒體不敢造次,也就表示他雷總裁要定了凌初蕾,不惜付出最大的代價。

    這一招快狠準,讓所有的人一次看清楚他的決心,廢話不必再多說。

    「照片是你找人弄的吧?」雷競馳從口袋裡拿出一疊照片,從她的眼前晃過,「那男的也是你找來的?」

    「嗯。」舒怡平點頭,敢做敢當,「我把照片寄給雷伯母,看她能不能接受未來的媳婦跟一個前科纍纍、以詐騙為業的廢人在一起搞曖昧,不夠的話,我還會寄給媒體……」

    「結果呢?」他的眼底流露出駭人的光芒,冷嗤一聲,「你想不到我媽會直接把照片交給我吧?」

    「啊?她……她沒說什麼嗎?」這點確實讓她訝異,以雷伯母的個性,一定會有所作為才是。

    「你失算了。」

    雷競馳看著她驚訝的表情,一張接一張的撕破照片。「我媽跟以前不一樣了,她支持我,所以這些造假的照片,她根本不以為意。」

    「沒想到你決心玩真的了。」舒怡平歎口氣,神情沮喪,有如鬥敗的公雞。

    「沒錯,你說對了。」他凜著臉,態度十分堅定,就是要讓她死心。「沒人能代替初蕾在我心中的位置,我跟她是來真的,誰再興風作浪,只會白費力氣,而且我會讓那個笨蛋一無所有,悔不當初,死得很難看。你知道的,我這個人說到做到,絕不是虛張聲勢。」

    「我懂。」端起咖啡杯,她喝一口咖啡,壓壓驚,「再笨的人也聽懂了,你現在在警告我。」

    露出滿意的笑容,雷競馳把話說得更白,「沒錯,你夠聰明。其實我早就調查過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一個人搞出來的,出一千萬讓凌太大演戲,就是要毀壞初蕾的名譽。可惜我不著你的道,說得再白一點,我方律師已經搜集所有的證據,錄音和錄影俱全,若真的告上法院,光是你出錢唆使凌太太跳樓這件事就夠你受了。」

    「只要我從此閉嘴,你可以既往不咎?」舒怡平幫他接著說下去。

    「聰明,你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才是。」雷競馳自信霸道的揚起下巴。

    「好,我知道你的意思。」她放下咖啡杯,站起身,「你警告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請便。」他不留她,精銳的目光緊盯著她,「今天我的話說得有點直,你別放在心上,往後還是有合作的機會。」

    「嗯,會的,希望你說到做到。」舒怡平無心再跟他扯下去,這一局,她已經敗得太慘,敗得難堪,裡裡外外全給人家看破手腳,簡直無臉再面對這個男人。

    「舒小姐,慢走。」

    雷競馳站起身,目送她離開,性格的臉龐露出得意的微笑,歷經這番震撼教育,想來這位千金小姐不敢再造次才是,即便未來斷了和利旺的合作也無所謂。

    為了保護、呵護心愛的女人,不管得罪誰,他都不在乎,只要初蕾過得開心,一切都值得。

    「凌品儷捨?你真的要把怡品儷捨改名字?」

    在雷競馳的豪宅裡,凌初蕾從絨布沙發上驚跳而起,臉上的表情充滿訝異。

    「改名就改名,有什麼好奇怪的?反正我決定的事情,就定案了。」上前擁抱心愛的佳人,他寵愛的親吻她的唇,「呵……你到現在還不瞭解我的個性嗎?我決定的事,誰能改變?怡品儷捨既然是我親手創立,由我親手把它送給你當作結婚禮物,很正常。」

    他幾乎把她捧在手心裡寵著,不管集團各大顧問怎麼規勸,執意要把新開發的連鎖旅館名稱改掉,花上千萬重新宣傳的廣告費用,出在所不惜,只因為他要給她最好的、最獨特的。

    雷競馳仔細的看著她,眼裡滿是愛戀,「再說,送給你的禮物,當然要取一個跟你有關的名字,所以叫『凌品儷捨』,一看就知道是我們凌小姐的旅館,說得通嘛!」

    「不,我覺得……不太好。」凌初蕾搖頭,心中很不安,「這禮物太大了,我不能收。」

    「為什麼?你很快就要成為雷少奶奶了,雷家有的,你當然也有份。」揉了揉她細滑的長髮,他對她呵護備至,「乖,你別想太多,好不好?外頭那些閒雜人等說的廢話,你全當放屁就好,知道嗎?」

    「唉,我好心虛,雖然大學念觀光系,對旅館業卻是一竅不通,平白無故搞得這麼大,我……我搞不定的啦!」

    凌初蕾知道他很疼愛自己,但也很清楚自身的斤兩,扛不起的責任,她不敢亂擔。

    「傻瓜,我們有專業的經營團隊。」雷競馳溫柔的抱起她,「你好天真,我怎麼叫能讓你親力親為?管旅館,尤其是連鎖旅館,跟製作可麗餅完全不一樣,沒你想的那麼簡單。」

    「就是知道難,我才說不要。」她嘟起嘴巴,大聲抗議,「萬一以後沒弄好,連推都沒得推,上面就冠上我的姓,到時會被人家笑死。」

    「呿!誰敢笑你?我的老婆可是無價之寶,哪個人敢說三道四,八成是活得不耐煩了。」他執起她的小手,放在唇邊吻著,「放心,沒那麼嚴重,把它送給你,是代表我對你的心意,讓大家都知道,我雷競馳的老婆是凌初蕾小姐,看到『凌品』兩個字,表示雷競馳是屬於『凌』小姐的,明明白白的刻在石頭上、刻在匾額上,永永遠遠改變不了。」

    「嗯,刻上去,很難改了。」雙眼變得迷濛,他的真心讓她好感動,忍不住哽咽,「你真的下定決心,這輩子我們一起走下去。」

    「對,就是這個意思。」他深情款款的凝視她,伸手拂去她眼角的淚水,「很好,你終於懂我了。」

    「你……你真是……」望著他專注的眼眸,淚水流個不停,她說不出話。

    「我真是太愛你了。」俯首吻去她的淚水,雷競馳幫她接下去,「蕾蕾,嫁給我吧!我們馬上籌備婚禮,從現在開始,每分每秒都不要分開。」

    「嫁?你想結婚?那光是『凌品』當禮物還不夠。」

    「不夠?沒關係,你想要什麼?不管是鑽石、鑽表、柏金包……只要是你想得到的,我立刻準備好。」

    「少俗氣了,我不是說那些。」凌初蕾破涕為笑,故意逗他,嬌嗔的說:「我家欠錢,你知道的,欠很多,好大一個洞,你要負責補嗎?」

    「補啊!誰怕誰?!」雷競馳沒在怕,說得豪氣干雲,「我娶你,就是連你的家庭也一起包容,你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放心好了,我會把爸爸媽媽安排得很妥貼,以後再也不必顛沛流離,四處流浪了。」

    「真的?」很不爭氣,眼淚再度湧了上來,她除了感動,還有更多感激,「我……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謝你,謝謝你……競馳,謝謝……」

    「說什麼謝?又傻啦?我做的一切都是應該的,本分而已。」他將她擁入懷裡,輕聲安撫,「好了,不要哭了,你一直哭,好像我欺負你,乖,別哭了。」

    依偎著他,凌初蕾知道自己流下的是開心和感動的淚水,過去乖舛的命運把她折磨得好慘,如今上天垂憐,讓她遇上真心疼愛、保護自己的男人,他將是一輩子的依靠,是她一生安心停泊的港灣。

    「好了,你開了條件,我也接受了,蕾蕾,你到底要不要嫁給我?」他溫柔的抬起她的下巴,笑著糗她,「別光顧著哭,倒是給我一個答案啊!」

    凌初蕾吸了吸鼻子,又哭又笑,「好,我願意。」

    「太好了!蕾蕾,你放心,往後的日子,我會一直這麼抱著你、擁著你,一輩子都不會放手了。」

    雷競馳含情脈脈的凝望著懷中的女子,她是他一生的唯一,也是他的最愛,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他要她永遠不再傷心流淚,永遠開心,永遠幸福。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