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春尋 第五章
    在這晚之後,春亦尋發起高燒。

    她病得昏昏沉沉,睜著眼睛的時候,也像是仍在迷糊裡,閉上眼睛的時候,卻像是在惡夢裡迷了路,哭得嗚嗚咽咽的。

    葉起城心疼得不得了。

    他一步也沒有離開過她,除了必要的梳洗之外,他只在挨罰的時候稍微離開過,之後急急回來了。

    但一旁伺候的九九,仍然會帶著憂色的皺著眉,輕聲告訴他,“春尋姑娘方才又燒起來了。”

    他在她身邊的時候,病得迷糊的春亦尋的熱度是穩定的,也不怎麼會哭泣掉淚,但一旦他離去,即使只是片刻時間,那熱度都能急速的飆高。

    即使他迅速的回來她身邊守著,那熱度也像是不肯原諒他的離去一樣,得拖延過小半個時辰,才慢慢吞吞的降下來。

    葉起城很不忍心。

    他少吃少喝,將離開她的次數降到最低,又咬著牙,忍著若無其事的,以一架屏風隔開,這邊是他在擦身,那邊是九九為春亦尋洗沐。

    梳洗方面有了解決辦法,但每日一次的挨罰時間,卻是葉起城沒有辦法拖延或避免。

    那一日出事之後,葉起城在春亦尋哭得脫力,終於勉強睡過去之後,他將春亦尋交給九九,自己則前往閣主那兒,先是說明出了什麼事,跟著自請責罰。

    他很清楚,自己絕對失職。

    當閣主聽見他扔著應該要保護的姑娘不顧,居然自己離去,以致事件發生的時候,他來不及阻止或挽救,讓應該要被保護的金釵姑娘遭受危險——閣主的眉梢輕輕的跳了一下。

    她看著底下請罰的葉起城臉色蒼白。

    “葉暗衛。”

    “在。”

    “作為一個暗衛,居然讓一時情緒占了上風,乃至擅離職守,險些造成憾事——這是極為嚴重的疏失。你可明白?”

    “屬下知錯。”

    半晌——

    “……領罰吧。”

    “是。”

    “杖責。”閣主指尖在杯緣慢慢的撫過一圈,又淡聲道:“一百三十下。”

    葉起城眉頭微皺。

    這責罰比他想像中的輕——

    他原以為,閣主會罰他不許再擔任春亦尋的暗衛。他甚至想好了,即使要付出終身不得離開三千閣的代價,他也要請求閣主不要將他調離春亦尋身邊。

    但這責罰,又比他所以為的重上許多——

    杖責,說起來輕飄飄的兩個字,但按著犯事的輕重,接獲命令的行刑人,完全可以拿捏著力道,在十五個板子內活活打死一個暗衛,也可以讓偷溜出閣找酒喝的金釵姑娘硬生生忍過三十個板子,所造成的效果也只是聲音響亮嚇人,而金釵姑娘還能活蹦亂跳的繼續接客。

    由於他的失職,三千閣內重要的商品,貴為金釵的春亦尋差一點就遭人暴力凌辱,乃至損及面容。

    若閣主示意行刑人將他一杖一杖的生生打死,也在理所當然之內,完全不用懷疑。

    臉上血色從蒼白褪至慘白的葉起城咬緊牙根,他被押上長椅,身後一名直屬閣主的暗衛無聲靠近,手裡握著一根板厚質硬的杖子,另一名暗衛拿來一條折疊成長形的巾子,塞到他嘴裡。

    葉起城張口咬住巾子。

    這是為了避免他咬斷舌頭,以及將慘叫聲悶住。

    跟著是輕輕抬起,重重落下的三十個板子。

    即使隔著嘴裡的厚巾子,葉起城都覺得自己快要把牙根咬斷。他在第十個板子時汗濕一身,在第二十個板子時血已經順著腿滑下地面聚成了一小池,在第三十下時,他的下身已經麻痺得沒有感覺了。

    他在那一瞬間,有一種原來死亡臨得如此之近的念頭。

    然後門外傳來敲擊的聲音,緊跟著是有人疾步進門裡。

    葉起城模糊的聽見,那人低聲向閣主稟告了什麼,“……春姑娘……高燒不退……九九……急喚……葉隊長……”

    板子停在三十,沒有再打下去。

    之後閣主冷淡的發下話來。

    “剩下的,一天十下,分次來領吧。”

    葉起城掙扎著起身回話,“謝閣主。”

    於是,接下來的十天,他抱著被子趴在床邊,春亦尋躺在床內,一個燒得迷迷糊糊,一個被打得翻不了身。

    唯一能夠行動自如的九九,好氣又好笑,前前後後的忙碌伺候。

    有一日深夜。

    九九卷著一條毯子睡在離床不遠的躺椅上。

    葉起城因為杖責的傷處無法愈合,又沒有確實的休養與進食,以至於微微的發起低燒來,他趴在床邊,睡得很沉。

    窗外有微雨,月光斑駁的照入內室。

    春亦尋掙扎著想要張開眼睛。

    因為高燒反覆,持續不退,又總是掉眼淚的關系,即使九九不厭其煩的為她擦臉,葉起城也小心翼翼的用熱毛巾給她敷眼睛,但在兩人都睡下的此刻,春亦尋還是面臨了眼屎黏住眼睫的慘狀。

    全身筋骨酸疼,連抬起手來揉揉眼睛的動作,都痛得她哀叫。

    睡著的葉起城像是在夢裡聽見她的呻吟,與她交握的一手不自覺的緊了緊,想要安撫她。

    春亦尋辛苦的用單手揉開眼睛,因為高燒,以及初醒的關系,她的視線模糊不清,眼皮沉重得想讓她再一次閉起眼睛。

    但她沒有閉上眼。

    眼前在很近很近的地方,就在她伸手可及之處,一個男子與她並躺著,被子讓他墊在身體底下。春亦尋想,這個人,這樣睡,也不蓋件毯子……不會怕著涼嗎?

    若她平常也這樣睡,別說九九要跳腳了,連那個老是潑她涼水的芭蕉葉子都會出口“提醒”她要蓋被。

    她又嗅到一種奇異的甜膩味道,帶著鐵蚽諈漁藂,有一點似曾相識……春亦尋想了很久,這才回憶起來,她偶爾會在夏語歡身上聞到這種味道,那是生血的腥甜。

    這個男人的面貌,很陌生。但春亦尋慢騰騰的想著,這個陌生男人躺在她床邊,她卻奇怪的不感到害怕……為什麼呢?

    她想,這個男人,又好像有一點熟悉。

    於是她細細的觀察了一陣子。

    眉毛的濃淡顏色,線條是銳利的斜飛,像是刀削的一樣,眼睛的弧度也像是冷冽冽的,如果下一刻這男人就睜開眼睛,生生的用視線剜下她面皮,春亦尋也不會覺得吃驚。

    男人的鼻子很挺,膚色有一種奇異的白皙,像是少見日曬的那種蒼白。下唇比上唇厚實,有些缺水的干燥,在邊緣還裂著一點皮,讓春亦尋看著看著,就一直想去妝台上找出潤澤的香油來幫他抹抹。

    若不是這人橫擋在她床邊,她說不定真的會撐著病體,翻下床去妝台裡找出香油來。

    她的視線往下滑,她看見男人上身的黑衣。

    啊呀,她認得這件衣服,這是暗衛的裝扮——這人,原來是暗衛啊。

    她眨著眼睛,目光又從男子線條寬厚而繃實的肩線抽離,她看著男子的眉眼,終於遲鈍的想起,她確實注意過這個人。

    “……你居然把我的床搶走一半,壞芭蕉葉子。”她嘴裡咕噥的抱怨。

    但她沒有將被子裡,讓“壞芭蕉葉子”緊緊握住的一手抽開。

    九九曾經用一種近乎是埋怨的語氣,困惑的問過春亦尋,“為什麼春尋那麼不喜歡葉大哥呢?”

    春亦尋回想著,那時是怎麼回答九九的呢?

    “我才沒有不喜歡他。我只是沒有喜歡上他。”

    九九那時翻了個白眼。

    春亦尋覺得自己講得很有道理,“我也從來沒有討厭過芭蕉葉子啊!是九九太偏心了!你就想趕緊把我嫁出去。”

    “你想嫁,也要看葉大哥敢不敢娶吧……”

    “誰要嫁給他!”春亦尋睬了九九一眼,“高頭大馬的,他一個拳頭就幾乎是我一張臉大了,我要被欺負了怎麼辦?”

    “葉大哥只求你不要給他添麻煩就謝天謝地了吧。”九九毫不留情。

    “我什麼時候給他添麻煩!”春亦尋大怒。

    “你沒有給葉大哥添麻煩……”九九斜眼睨來,“羅公子那晚在閣門前與朋友說話,是誰趴在窗台上偷看,還看到跌出窗外的?”

    提起這事,九九心裡就來氣。

    她狠削了春亦尋一眼,“如果不是葉大哥搶救得快,你就當場摔成一塊餅了!”

    春亦尋噎了一下,吶吶道:“……不小心嘛……”

    “我就不懂啊,葉大哥有哪裡不好了?”九九歎了口氣,那模樣就像個小大人。

    春亦尋聽著她感歎,噗地笑了出來。

    她聽得出九九言下之意:那個你苦苦戀慕的羅公子又有哪裡好了?

    春亦尋那時覺得羅公子千好萬好,這世上再沒有另一個男人比羅公子更讓她欣喜,只看上一眼都能令她心花怒放。

    她那時怎麼也想不出來,羅公子有哪裡不好。

    明明是個溫和有禮的佳公子,她也從來沒有想過,她甚至無法想像,她戀慕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羅公子,會在幾杯酒過後,成了個粗野卑劣的凶徒。

    那令她無比恐懼。

    是她什麼地方做錯了嗎?為什麼她心目中的佳公子,會陡然間面目全非,更妄圖對她行使暴力?

    春亦尋一思及那惡夢般的一刻鍾,她就渾身發涼。

    忽然腹中一痛,像帶著毒刺的鞭一樣猝然抽來,驚得她縮起手腳,隨即她意識到下身濕黏,帶著體溫的液體從身體內部不斷流出,那種濕漉感,讓她腦子裡一片空白。

    糟!癸水,癸水居然來了……

    她在心裡尖叫。

    若只有九九在也就罷了,她可以很鎮定的讓九九幫著她更衣梳洗,但是,但是現在還有芭蕉葉子……

    這人,怎麼老是出現在這種要命時刻!

    她在心裡尖利慘叫,一邊恨恨埋怨。

    下意識的撐起身體想要坐起身來,她深吸口氣一下子彈起上半身,但一手撐在床板上後,還來不及穩定住重心,她就又重重跌了回去。

    ……居然手腕無力……

    才跌回去,她臉上血色又褪了一層,變成慘白。

    滑開的手腕疼痛著,像是有些扭到了,但最讓春亦尋感到不如去死的是,因為她這一下撲騰,原本只是一點一點流著的癸水,現在因為她沒有收緊下身,而一整個大潰堤……

    春亦尋絕望了。

    她自暴自棄的喃喃道:“……這下就成了發大水……”

    旁邊飄來一聲音調平平,頗有些冰涼氣勢的低語。

    “是肚子餓所以醒了?還是因為尿急所以醒了?”

    這橫堵在床邊妨礙她的要命家伙,淨是說些惹她發怒的可惡話!

    春亦尋因為疼痛而更加怒氣騰騰的美眸恨恨的瞪向葉起城。

    在她緊盯著他發呆的時候,睡沉的葉起城就已經有些感應,開始模模糊糊的醒來,而在他睜開眼睛之前,春亦尋那一下功敗垂成的撲騰,生生將他嚇醒了。

    睜開眼睛的同時,他聽見春亦尋那句哀怨的低咕,還看見她蒼白臉龐上羞恥的紅暈。

    他想,這小春花在這種夜半時間醒來,又說什麼發大水的……是尿急?還是已經將大水發在被子裡了呢……葉起城下意識的抽著鼻子想嗅味道,但他自己也在發燒,嗅覺頗是遲鈍。

    至於空氣裡彌漫的腥甜血氣,則被他理所當然的忽視掉了。

    這種味道在挨罰的十天之內已經讓他聞慣了,分毫不會引起他的注意。

    但,他也不好這樣貿然的直指出春亦尋的困擾,例如她可能真的是尿床了……於是葉起城很是體貼的拐了個彎,先說肚餓,後來才把自己的猜測給說出口。

    他覺得這樣有個緩沖,臉皮薄又脾氣壞的小春花應該就不會太尷尬,因而變得更生氣才對。

    想當然耳,這笨拙而遲鈍的男人,永遠也不會理解春亦尋在惱怒什麼的。

    一手扭了的春亦尋沒法子打他,但她還有完好的另一只手。

    於是她很自然的抽出讓葉起城握在掌心裡的一手,還沒意識到手心裡一涼的葉起城,立刻得到了春亦尋揍在他後腰上的一拳。

    “讓開!誰讓你睡我的床!”

    她說得張牙舞爪。

    葉起城面不改色,背心卻起了一層汗。

    春亦尋那一拳,沒有砸在他傷處上,但也離得不太遠……一日十下的杖責,范圍從臀部開始,到後膝以上,葉起城在一開始的三十杖早被打得皮開肉綻,之後的一日十下雖然行刑的暗衛穩穩的拿住了分寸,沒有讓他傷勢加重,甚至若無其事的塞了上好傷藥給他,一開始的創口收是收住了,但嚴重到發黑的瘀血卻從來沒有褪過,閣主似乎就打算讓他維持在這種雖不見血,但也絕對不好過的痛苦裡。

    一直高燒昏睡的春亦尋當然不會知道他因為己身的失職,而遭受了什麼樣的責罰,看著葉起城面無表情的趴著,一點也沒有讓開的跡象,又感覺身下流著的液體越來越多,她心裡急得抓狂,那種焦煩讓她更加暴躁。

    “你躺在我床邊做什麼!九九呢!”

    “她在一旁睡著。這幾天讓她很累,你暫時還吵不醒她。”葉起城用一種冷靜的說明語氣在講述。

    他並不在意九九會不會被春亦尋吵醒。她是侍女,隨時准備服侍主子是理所當然;就像他是暗衛,隨時都可以為自己保護的金釵姑娘赴死。

    但春亦尋被他這麼一說明,立刻就閉嘴了。

    她就這樣沉默了一小會兒,葉起城也沒有再開口,只是靜靜的望著她,那種目光裡沒有情緒,就像他平常潛在陰影裡守護著她一樣。

    葉起城看起來很鎮定,但春亦尋已經躺不下去了。

    她臉上的紅暈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占據她整張臉。

    “……我想去洗洗……”

    “嗯。”

    她的聲音很小,他的反應很平淡。

    葉起城神態自若的移動身體,下床,站得筆直,那種非常自然的動作裡,一點也沒有透露出他其實每一條肌肉都疼痛得要抽筋。

    對此一無所知的春亦尋一手抓著被子想把自己藏起來,卻被他一把將被子掀走,她驚了一下,隨即就看見葉起城一貫不動聲色的眉眼裡露出驚愕,緊跟著他眼瞳縮起,那其中射出的凌厲與殺氣,讓她抖了一抖。

    好冷!皮膚好痛!

    她差點尖叫出聲。

    “你什麼時候受的傷——”他卻比她的反應還要大。

    他明明一直待在她身邊,就算他短暫離開,也有九九跟著她,但應該要完好無缺的春亦尋,現在卻血淋淋的縮在床角,那血色還在她身下不斷蔓延!

    “什麼傷?欸?啊啊!你誤會了!”

    她這樣遲鈍的一個人,這時也總算是難得的迅速反應過來,連忙搖著手澄清他的誤會。

    “不不不不,是癸水!癸水來了……”

    他愣了一下,“癸水?”他錯愕的眼底,像是忽然之間沒有辦法理解這簡短的兩字是什麼意思。

    春亦尋對於他這樣失去冷靜的迷惑反應,感到非常新奇,她睜大眼睛盯著他的眉眼,一邊小心翼翼的解釋:“就是女孩子每個月都會來一次的那種……”

    啊,他想起來了。葉起城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是癸水啊。”說完他微微的僵住,一點後知後覺的羞恥從他眼角蔓延開來。

    他極其不自然的轉開臉,仿佛他瘀成了烏黑色的傷處不是長褲掩蓋的臀部,而是他的臉面與脖子。

    “……我把九九叫醒,讓她伺候你。”

    “不用!”春亦尋想也沒想,沖口而出。

    葉起城驚訝的瞥她一眼,卻沒想到自己眼角紅暈未褪,這一瞥,竟然有著意外的風情。

    春亦尋看得目不轉睛。她第一次的注意到了,這一天到晚陪伴在自己身邊的男人,出乎意料的相當秀色可餐。

    美景啊美景,她忽然樂了,連自己血染床單的慘事都被她拋到腦後。

    “都是因為你占了我的床的錯!”她這樣說,“所以你要來幫我的忙。不許你把九九叫醒!”

    葉起城神色怪異的瞪她一眼。

    平常冷靜自持的男人,現在不僅沒有藏著自己臉面,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臉紅,那一眼嗔來的風景出乎意料的可愛並且可口,春亦尋樂得暈頭轉向,懷抱著一種“居然能夠欺負惡犬!大好良機要好好把握!”的新奇與沖動,開始了她一貫在葉起城面前有的任性與蠻橫。

    芭蕉葉子准備洗沐用品。

    芭蕉葉子抱著盆子倒熱水。

    芭蕉葉子走回內室站在衣櫥前發呆。

    芭蕉葉子抽出一件不符時節的厚毛氅子,又黑著臉把氅子塞回去。

    芭蕉葉子再接再厲,又翻出一件滾毛邊短褂,再磨著牙把短褂塞回去。

    芭蕉葉子觀察半晌,終於搞清楚他把衣櫥開錯邊了,冬季的衣服都在左手邊,現在要開右手邊的櫃子啊。

    芭蕉葉子從右邊櫃子裡找出一件窄袖束腰的長袍,還很聰明的抽出同款式的腰帶放在一旁備用。

    芭蕉葉子走回洗沐間,試水溫,把兩手袖子卷起,然後芭蕉葉子的眼睛像逮著老鼠的貓一樣盯了過來。

    ……一直跟在旁邊津津有味觀察的春亦尋,默默流了一滴冷汗。

    “水放好了?那芭蕉葉子你出去吧。”她笑得很甜。

    葉起城一臉嚴肅,目光很慎重。“你要洗頭吧?”

    “嗯,是啊。”她點頭。

    “你高燒未退是吧?”

    “嗯,好像是。剛才點頭太用力,都還有些暈。”

    “你洗完頭還會進桶子裡去泡泡吧?”他每次都有看見春亦尋滿臉期待又愉悅的把自己浸進桶裡去。

    “嗯,我都有泡一下的習慣。”她大方的又點頭,然後一手扶著額側,像是想藉此讓暈眩快點過去。

    “那麼,我來給你洗頭擦背。”他一臉深沉的點點腦袋。

    “欸?!”她錯愕。“為什麼?我只是要你來倒熱水而已,那盆子太重,水又太燙,我抱不住啊。”

    “你還發著燒,又頭暈,這水正熱,你會越泡越頭暈,跟著就掉進水裡淹著了。”他說得像是他親眼所見。

    春亦尋很受驚嚇。

    她從來不知道看起來老是面無表情的葉起城,其實有這麼豐富的聯想能力;還是說,他其實老是在想像要把她淹死在桶子裡?

    “我才不會!”她氣憤反抗。

    方才一連串的“芭蕉葉子觀察記”讓她很感到愉快,雖然她覺得這樣難得的笨拙與反常的芭蕉葉子很可愛很可口,但她並沒有打算讓自己置身這樣超出常軌的芭蕉葉子底下由著他擺布啊!

    但主意已定的葉起城根本不讓她有反對機會。

    於是春亦尋還沒有組織起來的逃亡行動被迅速的鎮壓,然後連尖叫求救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那萬惡的芭蕉葉子剝得只剩件肚兜與短褲,她光著臂膀與長腿,感覺渾身寒毛直豎。

    葉起城畢竟是沒把她扒光了。

    然後他把春亦尋壓在小椅上,拿勺子舀熱水潑濕她,跟著就拿塊巾子為她擦洗起來,他洗得仔細,從腳趾尖往上,往大腿外側逆上腰際,又抓過她十根手指甲仔細的洗,但身前身後幾個私密地方還是沒有去動,只是將巾子遞回給她。

    春亦尋一開始還會鬧脾氣的踹踹腳、甩甩手,又或者扭著身子來制造點麻煩給葉起城,但手裡抓著布巾的男人卻對於自己被牽連著潑濕一身,一點不悅反應也沒有,只是不時伸手摸摸她的頭,那姿勢像在安撫不聽話的小貓。

    反抗沒用,搗亂也不理,她漸漸沒了聲音,也不再做無意義的掙扎,整個人順服下來,乖巧得不得了,連葉起城將巾子遞給她,並背過身去,示意她自己擦洗私密地方,她也沒有趁機胡鬧,安靜的照做了。

    之後,葉起城轉過身來,將她抱起,小心的放進裝滿熱水的大桶裡,她垂著頭,溫順的將整個身子都浸入。

    水面波紋起伏,若在這時放一只紙扎的小船上去,也要顛上好一段時間才平復得下來。

    水聲滴滴答答。

    葉起城身上衣物也半濕了,從衣角袖口上落著水珠子。

    半濕的擦身巾子掛在桶邊,也落著水珠子。

    葉起城半側著身,守在桶子旁邊,他沒有直面的注視著春亦尋入浴,但眼角余光裡,總能留意到她是不是沉進桶裡去了。

    水聲答答滴滴。

    桶裡水面波紋一直沒有斷過,因為呼吸起伏,因為心脈搏動,以及不知何時開始,像是斷了線的珍珠鏈子一樣不斷落下的水珠。

    她連哭泣都沒有聲音,頭也不抬。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