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撲倒帥底迪 第一章
    「古城建設」由古振遠一手創立,他將家族原本從事的成衣製造,跨領域轉投資建築業,而原本只是沒沒無名的小建設公司,自推出兩、三個大獲好評的建案後逐漸嶄露頭角,至今已成為南台灣數一數二的建設公司。

    前些年在一個盛大的酒會上,古振遠和以代理歐洲手工藝品起家的和氏夫婦結識,此後兩家便開始有生意上的往來。古家和和家距離相當近,走路不到十分鐘,而古家大兒子古伯彰與和家大兒子和振學也成了莫逆之交。

    星期天,古伯彰愉快的走進和家大門,熟門熟路的自個兒走上樓梯,打從進門時就隱隱聽到小提琴聲,上了三樓後,悠揚的琴音流洩在這個明亮的空間。

    古伯彰站在樓梯口對著四樓望了望,「喲……今天心情不錯喔!」他自言自語著。

    他當初會認識和振學以及李心如這對表兄妹,起源於六年前雷諾亞伯爵冊封的酒會上,當時他只不過把視線稍微移開替兩個弟弟夾了一盤滿滿的點心,一回頭兩個弟弟已消失無蹤,正當他開始尋人時,這對渾身散發貴族氣息的表兄妹便笑吟吟的牽著他的兩個弟弟走向他。

    和這對從英國歸國的表兄妹熟識後,發現他倆的個性天差地遠,和振學相當務實又謹言慎行,而李心如則是天真樂觀、個性直率到不行,就像此時,光是聽她的琴聲就知道她現在的心情。

    「阿學,我進來了。」古伯彰隨手敲了一下開啟的門扉,逕自走進書房,「你在看什麼呀?這麼認真。」

    「投資學,最近在教期貨。」和振學合起桌上厚厚的原文書,順手遞給一臉很有興趣的古伯彰。

    古伯彰饒有興趣的把書翻了翻,很快的露出無奈的表情把書放在書桌,他小聲的說:「你們教授是故意選這種用字艱澀的書吧!比上次那本原文經濟學難多了。」

    「哈哈哈……我早知道你會這麼說,你要是看得懂,那我還混得下去嗎?」和振學嘻笑著,「其實你的程度早就可以跳級念大學了,我甚至覺得你的程度比我們班上一些同學更好呢!要不要考慮跳級呀?」

    「謝謝你這麼看得起我,我才高一耶!你把我跟大三的學生相提並論,是我要高興還是你可憐的同學要哭呀!」古伯彰哭笑不得的說。

    「兄弟,你長得比我高,要是哪天我帶你去學校上課,保證沒人發現你是高中生,意思就是你是屬於先老起來放的那種人,哈……」和振學拍拍摰友的肩膀,從小被當成家族接班人的和振學,接受的教育除了一般同齡的課程外,還要學習家族行業相關的特殊課程,例如:識人與馭人術、國際貿易學、管理學、談判心理學、藝術品監識技巧等等,導致他的心智年齡出奇的成熟,老覺得同齡的同學想法太過幼稚,有時甚至很難說得上話,而在遇到古伯彰後,他幾乎立刻就確定了眼前這位小他五歲的男孩和自己是「同類」,說白一點就是一樣是「操勞型」或「未老先衰型」,讓他生出莫名的好感。

    「你要是有個三天兩頭闖禍的天兵弟弟,保證你老得比我快!」古伯彰起身抗議著。

    這時,一陣急切的跑步聲從四樓直奔下三樓,一道仍帶著些許童音的細嫩嗓音喊著:「古伯彰,你怎麼沒有跟我說你來了,我一直在等你耶!」

    李心如那張白皙的娃娃臉上,櫻紅的雙唇微微噘起,雙手叉腰,一副人家欠了她幾百萬的模樣看著古伯彰。

    「我來的時候你在練琴,所以才沒有叫你……幹嘛,有什麼事?」古伯彰走向門口,低頭對著留著一頭及肩長髮的李心如問道。

    「吶……這些票給你,你們一家四口還有你堂弟一家三口……再多給你兩張可以約朋友。」她低頭細數著手上的門票,一邊說道。

    「關宇白音樂班成果發表會。」接過李心如手上的門票,古伯彰溫和低沉的嗓音慢慢的說著。

    李心如帶著燦爛的笑容說:「今年的中秋節放連假,我們發表會在中秋節隔天,大家應該都會有空嘛!所以九張票,一個都不能少。」

    「大小姐,你也要看我爸和叔叔他們有沒有空呀!好吧!我盡量約啦!你還真的很會強迫推銷。」古伯彰有些為難的看著李心如,自從認識她以後,總是被強迫幫她做一些有的沒的,例如幫她換電燈、修理馬桶、當她演奏時壯膽練習用的聽眾等等,簡直把他當成了萬用管家。

    「別看心如老是在壓迫你,她在我們大學裡可是出名的氣質美女喔!我們企管繫上有人對她非常有興趣呢!」和振學在一旁竊笑著。

    「氣質美女是吧……我真恨不得大家都知道你的真面目,看誰還敢喜歡你。」古伯彰提著手敲敲她的頭。

    小古伯彰一個頭的李心如立刻撲到他身上,將他推倒在地死命l著他的臉,「小朋友就要乖乖聽話,你要是害我交不到男朋友,你就慘了。」

    「走開啦!你真不要臉,坐在男人身上算什麼氣質美女,難怪雷炎明老是跟我說女生只會做表面。」古伯彰連忙將她推到一旁,一臉鄙視的看著李心如。

    「哼,在我眼裡你才不是男人好嗎!小.弟.弟!」她忿忿不平的說著。

    「抱歉啊!你在我心裡也不是姊姊好嗎!最多就是跟我弟差不多等級的妹妹!對吧,阿學!」古伯彰揉著被她l紅的臉,退到和振學身旁。

    和振學看了看對峙中的兩人,不禁莞爾一笑,「我覺得你們倆年紀如果倒過來就滿符合實際的心智年齡了,伯彰大一,心如高一,哈哈……心如,我看你也不用裝優雅了,身旁就有伯彰這個又高又帥的好男人,不如就在一起吧!」

    「我不要!」古伯彰和李心如異口同聲的大喊。

    「你這是什麼意思,本大小姐要真願意還沒有人會說不。」李心如首先發難,指著古伯彰那張錯愕的臉忿忿說著。

    「我忙我弟惹出來的蠢事就夠煩了,沒興趣再多管一個麻煩的女人……」古伯彰話還沒說完,那位聽說是氣質美女的人再度巴上古伯彰,兩人扭打成一團。

    和振學帶著無奈的笑顏看著眼前這兩人不知第幾次的扭打,與其說扭打,不如說是李心如單方面的欺負古伯彰,只見古伯彰一個勁的抵擋李心如的攻勢。

    「心如,你別鬧了,不是說今天要好好的練習嗎?還在這裡欺負伯彰。」他說。

    「哦……」李心如玩得正起勁,還一手扯著古伯彰的頭髮,見身下的古伯彰露出萬般無奈的表情,她眨了眨眼,「小子,今天饒了你。」說完,放開被她壓在地上的古伯彰,帶著滿足的表情稍微整理一下亂了的頭髮。

    已經習慣她種種不可理喻行為的古伯彰並沒有搭話,默默的撥撥自己的頭髮,拉整一下凌亂的衣服。

    李心如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到門邊停住,回過頭對著古伯彰露出若有似無的笑容,「你要來喔!」說完即轉頭輕快的走上樓。

    「伯彰,心如她很期待這次的成果展,還特地拿了很多票回來說要邀請你們去,如果可以的話就順了她的意吧!」和振學順手拿了幾本財金書籍放在小沙發旁的茶几上。

    「這粗魯的女人一定是怕沒人去聽她的演奏……」古伯彰無奈的說著,自然地拿起茶几上的書,與和振學兩人靜靜的翻著書,不時討論書中的內容。

    「你剛剛提到的雷炎明,這名字好耳熟,是你們班的?」和振學不經意的問。

    「他是我們社團二年級的學長,這學期才轉進我們學校。啊……他爸爸就是那位雷諾亞伯爵,聽他說之前都住在英國,會回台灣定居是因為伯爵想要在台灣辦一所大學,所以舉家遷到台灣定居。」古伯彰緩緩的說著。

    「難怪我覺得耳熟,我爸和伯爵很熟,曾聽說伯爵有個兒子在英國唸書,原來回台灣了,還當了你的學長,真奇妙。」

    「雷學長其實中文不太好,我們英文社的也沒幾個可以用英文跟他說得上話,但他不知從哪得知我英文講得還不錯,所以就常混在一起了。」

    「你的英文能力可是我一手調教出來的,還能不好嗎?!」和振學得意的說,滿意的看了看古伯彰。

    他早發現古伯彰的學習能力相當強,所以這些年好玩的讓他接觸自己正在學習的課程,想不到古伯彰學得有聲有色,竟然跟得上自己的程度,讓和振學不只一次建議他跳級,但都被古伯彰拒絕了。

    「對了,你要記得帶花去喔!她一定會喜歡。」和振學笑著說。

    「我才不要,會很丟臉。」

    * * *

    一輪又大又圓的明月高高掛在天上,這場音樂成果發表會辦得比古伯彰想像的還要盛大,隨著夜幕低垂,進場的人潮以及送來的祝賀花柱、花籃多到嚇他一大跳。

    「哥,我一定要聽嗎?我跟同學也有約,我們要去放煙火耶!」古又賢不耐煩的看看穿著西裝的大哥古伯彰。

    「聽完再去,媽已經特准你今天可以晚一點回家,還有,乖乖坐好,不要再扭來扭去。」古伯彰不容分說的看著古又賢,這個坐在位置上像蟲一樣動來動去的弟弟忽然讓他覺得很丟臉,再看看坐在古又賢旁邊的堂弟韓沐深,明明一樣是國小五年級,堂弟就乖乖的坐好靜靜的看著印製精美的簡介,古伯彰有一種感覺,其實堂弟才是他的親弟弟,而古又賢一定是出生時在醫院抱錯的!

    「你抱著這紙盒是裝什麼?」古伯彰指著鬼頭鬼腦的古又賢,從出家門開始就緊抱著一個紙盒。

    古又賢瑟縮一下,「沒啦!等一下跟同學放煙火的東西啦!」

    聽古又賢這麼說,古伯彰也懶得再問下去,反正在音樂會上他應該也不會出什麼亂子來讓他疲於奔命。

    雖然曾跟和振學表示不帶花,但古伯彰最後還是乖乖帶了一束包裝精美的粉紅色玫瑰花,讓和振學相當滿意。

    「伯彰,我旁邊留了兩個位置是給誰的?」和振學指著身旁的兩個位置問道。

    「心如硬塞兩張朋友票給我,我就約了雷炎明學長和他表妹……啊!說人人到。」古伯彰對著正站在入口處四處張望的一對男女招招手。

    雷炎明帶著一名女孩走來。

    「學長,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和振學,就是之前跟你提過那位和氏企業的和振學。」古伯彰特意放慢說話的速度,讓雷炎明能聽得清楚。

    「很榮幸認識你,我的名字是艾利克,久仰大名。」和振學立即起身對雷炎明伸出友誼的手,以純正的英文說道。

    「你好,跟我說中文就好,曾經從父親那聽聞你們家族的事,幸會……」雷炎明回應道。

    一旁的古又賢看看旁邊這兩人又是握手又是你好來、你好去的,聽得他意識開始縹緲,直到聽到「我也是前幾年剛從英國回台灣,看到你就想到幾年前剛回台灣的我,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之後,他就睡著了。

    看到弟弟安靜的睡著,古伯彰也鬆了一口氣,這個會走路的「活體闖禍機」只有在安靜睡著後,他才能真正放鬆繃緊的神經。

    古伯彰翻了翻手上的節目簡介,「哦∼∼原來心如姊的表演是壓軸呀!她這麼厲害?」他有點訝異的問和振學。

    「是呀!心如可是關宇白的得意門生喔!之前還在英國讀書時,她就已經在皇家音樂學院的少年部學琴,參加過一些小提琴比賽,成績還不錯呢!」和振學再次肯定自己的表妹。

    「這樣啊……」古伯彰倒是意外了,他原以為李心如最拿手的事情就是欺負自己,想了想,他的確只認識在家的李心如,一點也不清楚她在外頭的事,剛剛聽了她的事,心裡開始對她感到好奇。

    隨著演出的曲目進行到最後一人,司儀的聲音緩緩的傳來,「最後登場的是關宇白音樂班的壓軸,也是最美麗的心如姊姊,她現在就讀C大音樂系一年級,今天要為大家演奏兩首曲子,第一首是波蒂尼『跳舞的洋娃娃』、第二首是舒伯特『小夜曲』。」

    李心如身著一席合身黑色綢緞無袖連身洋裝,拿著小提琴徐徐地走向舞台中央,剪裁俐落沒有過多裝飾的及地洋裝讓她顯得更加修長。

    關宇白相當器重李心如,相信以她甜美秀麗的外貌,高挑纖細的身材,再加上出色的琴藝,日後只要經過包裝行銷,要成為知名的偶像級小提琴手指日可待。

    此時她落落大方且優雅從容的態度,讓坐在台下的古伯彰不由得睜大眼睛。他實在無法想像現在台上站著的人,就是那個常將他壓在地上猛l臉頰的粗魯女人。

    只見李心如對著坐在鋼琴前的男同學輕輕點頭致意,輕快的琴音隨即響起,在場觀眾也因這輕快的旋律而揚起微笑。

    就在短短幾分的曲目拉下最後一個音後,會場響起潮水般熱烈的掌聲,把睡夢中的古又賢驚醒。

    「啊……」古又賢驚呼一聲,轉頭看到四周的人都在鼓掌,他拉拉身旁的古伯彰,「哥,是不是結束了,可以走了嗎?」

    「還沒,快結束了,你再等一下。」古伯彰附在弟弟耳邊說著,雙手仍繼續鼓掌。

    李心如大方的向全場致意後,再度夾著小提琴,準備拉奏第二首曲目,此時全場觀眾自動安靜下來,期待再度聽到她精湛的琴音。

    「哥,幾點了,我跟同學約九點耶!有沒有超過了?」古又賢提著手看手錶,後悔今天戴的表沒有夜光功能,頻頻拉著古伯彰直問。

    「不要吵,等一下就好!」迅速回話後,古伯彰又沉浸在李心如動人心弦的琴音中。

    今晚是他第一次正式聽她演奏,他怔怔的看著台上專注拉琴的李心如,她專注的神情深深的震撼著他,一點一點改變對她原本的印象。

    「卡,卡……」忽然,兩聲突兀的聲音溜進他耳裡,為什麼會有轉動打火機的聲音?

    打火機?!心裡浮起不好的預感,古伯彰連忙看向身旁的弟弟,只見他將懷裡的盒子打開,兩隻手悄悄伸進紙盒子裡,一手拿著已經點著火的打火機,一手抬起正要看表,嚇得古伯彰立刻制止他。

    古伯彰制止的話反而讓古又賢嚇了一大跳,手抖了一抖……

    「啊──」古伯彰清亮低沉的嗓音夾雜著古又賢童稚的聲音,只弟倆一起失聲驚叫。

    古伯彰驚恐的看著盒子裡堆疊著滿滿的沖天炮,其中幾支尾巴的引線上正熱烈的跳動著火花……

    「咻∼∼砰∼∼」盒子裡的怪物發出吼叫聲,嚇得古又賢連忙將盒子拋下,撲到一旁一臉錯愕的韓沐深身上。

    一場無可避免的悲劇正火熱的上演著,宛如鹽水蜂炮的熱烈場面在禮堂裡重現!

    隨著幾支沒長眼睛的沖天炮四處流竄「咻∼∼砰∼∼」、「咻∼∼砰∼∼」的聲音此起彼落,劃過天際的慘叫聲充斥在禮堂,就在大伙紛紛往出口處逃跑時,古伯彰連忙脫下西裝覆在盒子上,阻止那盒沖天炮傾巢而出,而此時工作人員也拿了滅火器飛奔而至,以最快的速度結束這場莫名其妙的鞭炮慘案。

    古伯彰協助工作人員善後,估計只有自己的西裝外套受波及燒出一個大洞外,幸好兩側的椅子都安然無事,但慘的是,他看到李心如跌坐在舞台上,慘白的美麗臉孔正錯愕的望著自己,而舞台邊則走出幾名表演過的年輕學生,就在大伙圍著案發現場議論紛紛時,身著名貴西服的關宇白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走近古伯彰。

    「這是怎麼回事?」他問。

    「……」古伯彰一時語塞,越過關宇白身後,他看見自己的父母正拖著古又賢快速的走近他們。

    古家四口除了肇事者古又賢外,其他三人迅速的交頭接耳著,很快的古伯彰以及古振遠夫婦倆便壓著古又賢的頭,四人深深地向關宇白鞠躬道歉。

    和振學就混在人群裡遠遠的看著場內,四周議論紛紛的,讓他聽不清楚場內的五人究竟在說些什麼,只看到摰友及他父母頻頻的向關宇白道歉,而關宇白則激動的一下子雙手抱頭,一下揮舞雙手咆哮,而他的摰友只能把頭壓得更低更低,此時此刻,他才真正瞭解年紀輕輕的古伯彰,他那老成的外表及心性是怎麼來的了,不禁在心裡為他默哀個三秒。

    半晌,關宇白迅速回到舞台上,拿著麥克風對著台下一鞠躬,「各位與會的好朋友們,很抱歉讓各位受到這麼大的驚嚇,我在此致上最深的歉意,幸好剛剛醫護人員回報說這次的意外事件沒有造成人員受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對於這個意外事件,我深感遺憾,也請各位好朋友能夠原諒我們的疏忽。」關宇白說完,再度對著台下鞠躬。

    一場原本歡歡樂樂的音樂發表會,就在眾人帶著遺憾的心情下結束,人潮漸漸離去,只剩下幾個關係人還留在禮堂裡,看著自己父母和關宇白及校方人員圍著討論後續賠償、修復的話題時,古伯彰狠狠捉著古又賢靜靜的待在一旁。

    「伯彰,我們進去看看心如。」和振學匆匆拉著古伯彰走向休息室。他將剛剛慌亂中古伯彰遞給他的粉紅玫瑰花束交回主人手中,當他們走進休息室時,原本滿滿的人已經走光,只剩下李心如及和振學的父母三人,和振學看著正拚命安慰李心如的父母,「爸、媽,你們先回去吧!我待會會帶心如回家。」

    此時,休息室裡只剩下四位年輕人,室內的空間靜悄悄的,平時再怎麼沉穩的古伯彰此時也慌了,「心如姊,對不起。」緊張的看著李心如的背影,好希望她像以往那樣撲到他身上,l他、打他都沒關係,只求她不要一直背對著自己。

    「心如姊……對不起……」古伯彰的嗓音再次迴盪在安靜的空間裡,他推推一旁的古又賢。

    「心如姊姊,對不起,我剛剛只是想看幾點了,才會……」

    「心如,別這樣,又賢不是故意的。」和振學拍拍李心如的肩膀。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李心如帶著濃濃的鼻音哽咽的說著,她轉過身子,「正常人會帶煙火來聽音樂會嗎?!古伯彰,你弟帶煙火來你覺得很正常嗎?你怎麼不會管一下他!」她指責的眼神讓古伯彰心裡緊緊一抽。

    白皙的瓜子臉上,那雙已哭紅的雙眸此時看起來更加的血紅,圓圓的雙眸裡滾動著晶瑩的淚水,她吸吸鼻子,「老師花了好幾個月的心血都毀在你們的手裡,我只要一想到老師以後在外面會抬不起頭,會被大家恥笑,我就難過得快發瘋,你們還有臉說不是故意的。」

    「心如姊……」古伯彰的心緊緊的揪著,輕輕的喚著她的名字,千頭萬緒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歉意,總是在他面前露出俏皮、胡鬧又有些任性神情的女生,正不發一語的狠瞪著他,她不斷滑落的淚水彷彿化成滾燙的水滴,一滴一滴熨燙在他心上,古伯彰提起手,輕輕為她拭去雙頰上的淚……

    「啪!」李心如用力拍開他的手,推著比她高一個頭的古伯彰,「你走開啦!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她帶著重重的鼻音如是說,讓古伯彰的心情跌到了空前的谷底。

    古伯彰一雙劍眉緊緊的皺著,「對不起,我們這就走,你不要生氣……」將手裡的花束塞進李心如懷裡,拉著古又賢快速的往門口走去。

    「古伯彰!」李心如仍帶著濃濃的鼻音叫道。

    古伯彰停下腳步,帶著些許期待回過頭,而那束粉紅色玫瑰花筆直地朝他飛來,重重砸在他的胸膛後墜地。

    「我不需要小鬼的花。」李心如冷冷的丟下這句話,便轉過頭看著空無一物的牆壁。

    古伯彰彎身撿起那束可憐又無辜的花束,怔怔的望向背對著他還微微吸著鼻子輕顫的背影,他清俊的臉上露出深深的無奈,朝著和振學點頭致意後,即牽著古又賢走出休息室。

    「心如,你這樣太過分了,伯彰也是受害者啊!」

    休息室傳出和振學的聲音,讓古伯彰不禁停下腳步,轉身看向休息室的方向。

    「那我不是受害者嗎?我以後要拿什麼臉再面對老師,都是我的錯,我不該約他們的。哥,你太看得起古伯彰了,他根本還是個小鬼,才會連弟弟也沒有辦法管好……不提了,反正我以後不想再看到他……」

    李心如的話深深的刺進古伯彰心裡,一股難以言喻的苦悶滿盈他胸口,靜靜的,他牽著哭哭啼啼的古又賢,一大一小的背影默默的離去。

    是夜,古伯彰撥了通電話給和振學。

    「伯彰,我正好想打電話給你,心如她氣頭過了就好,你別太在意……」和振學安慰道。

    「阿學,心如姊說的沒錯,我現在的確還是什麼都做不到的小鬼……」

    「啊!你聽到了……伯彰,她那只是一時的氣話……」和振學努力的想要緩和兩人之間的嫌隙。

    「沒關係,我知道該做什麼,阿學,你之前常跟我提的跳級升學這件事,可以詳細告訴我嗎?」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