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卿狂焰 第二章
    翌日。

    當溫暖且柔和的陽光照顧在她那絕俗的臉龐時,她感到些微的刺眼,繼而睜開了雙眼。

    這裡是哪裡?

    巧淑嫣心中不禁泛起疑惑。

    這房間裡不僅是床,包括所有的裝飾幾乎都是采藍色色調。

    看來這房間的主人,一定是個極愛藍色系的人。

    當她想起身時,突然發覺自己的下體有些酸痛,她低頭看著自己,天!她居然……身無寸縷地躺在床上,這……

    隨即,她想起昨夜的事,昨夜似乎有個陌生男人對她動手動腳的,可……最後她不是有將他給推開嗎?怎麼……

    「啊!」突然間,她的頭開始痛得十分厲害,讓她不得不放棄繼續想下去的念頭。

    當她那纖細的手掀開蓋在她身上的薄被,鐵證如山的落紅明白地告訴她,昨晚她已經由小女孩變成一個女人了。

    她被這個事實嚇得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

    為什麼她會變成這樣呢?

    難道昨天發生的事都是真的?天!怎麼會呢?

    一想到這,她感覺自己的心彷彿被掏空,原本光澤紅潤的臉龐變得十分蒼白。

    沒多久,房間出現一個身著全黑勁裝的陌生男人,氣勢上給人一種狂佞、冷漠的感覺,外加一絲絲的邪魅,讓人完全看不出他現在心裡在想些什麼。

    冷漠淡然的谷焱宣站在一旁,看著她的俏臉充滿呆滯、震驚不已的表情,他明白此刻的她,已經知道自己非處子的事實。不過,那倒好,這下可是省了他不少事!

    「怎麼,已經不是處女的事實,讓你這麼震驚嗎?」俊逸的臉龐勾勒出一抹壞壞的笑容。

    「你究竟是誰?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又為什麼會在這裡?」問話的同時,她拉起薄被努力地遮掩自己的身體,但仍是遮掩不了她此刻所散發出來的美。

    「該看的、該摸的、該嘗的,我都已經做過了,你又何必再遮掩自己呢?」

    他說完便直接朝她走去,並用力地將圍在她身上的薄被給拉下。

    「啊!」她大叫一聲,那雙美眸中漸漸地泛起淚水,但堅強又不馴的她硬是將淚水給逼回。

    看著他硬是將她身上的薄被給拿走,她羞怯地立即以雙手環抱自己的身子。

    繼而,她快速地躲到角落,緊緊咬著下唇,在不知不覺中她的唇瓣漸漸地泛出一絲絲的血跡。

    強忍住心中的恐懼,她不明白的看著他。「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要奪走我的第一次?這究竟是為什麼?」

    聽到她那歇斯底里的問話,他緩緩的說:「好吧!既然你那麼想要知道的話,那我就大方的告訴你吧!因為昨晚的我需要一個身材姣好的女人為我暖床,而你就是最佳人選,懂嗎?」語畢,他走到她的面前蹲下,大手緊捏著她的下巴,狂佞邪肆的雙眼則緊緊地盯著她臉上的每一個表情。

    他那狂炙陰森的眼神,讓她感覺到,她在他的面前就像只螞蟻似的,彷彿她的生死全在他的一念之間。也許正因這樣的原因,讓此刻的她無法說出任何的話語。

    看到她那既惶恐、害怕又悲哀的神情,他突地笑了起來,那狂佞放肆的笑聲,讓她的心更加不安。

    為什麼他要笑?這樣的笑聲,讓她不由自主地感到毛骨悚然。

    谷焱宣走到衣櫃前,拿了一套粉紅色的套裝放在床邊,然後便無情地轉身離去。

    看著他就此離去,巧淑嫣心中的不安和恐懼愈積愈深。

    天!有誰能告訴她,現在的她應該如何做?

    突然,她想起這一連串發生的事。

    昨天所失去的清白身軀及情人的背叛,讓她真不知道未來的路究竟該怎麼走?

    想了許久,最後她拿起衣服穿上,卻意外地發覺這套衣服的尺寸完全與她的身材吻合。

    看來,剛才那個陌生男人,對女人的身體瞭若指掌!

    現在的她是應該要恨他的!

    可是,為什麼在她看到那雙極為冷淡的眼神中竟帶著一絲絲的脆弱時,竟令她不由自主地心疼起來?

    在想著這事的同時,巧淑嫣已經來到門前,當她試探性地以手轉動門把時,意外地發覺門把竟可以轉動,她便毫不遲疑地打開門,急急地衝了出去。

    巧淑嫣離開別墅沒多久,就看到一輛計程車往她的方向開了過來。見狀,她立刻招手,見到計程車停下後,她快速地上了車,直接往學校而去。

    巧淑嫣走後,谷焱宣拿起昨天岳令雲交給他的下一個目標的資料——

    姓名:巧龍剛

    電話:(03)257Q2572

    學歷:台大法律系畢。

    家庭成員:一對年長的父母,老婆張雲琳,一個已失蹤的兒子巧飛雲,還有一個正在清揚大學就讀的巧淑嫣。

    谷焱宣一看到巧淑嫣這三個字時,便好奇的翻開最後一頁,想看看這個女孩子究竟長得怎麼樣?

    天!這個女人居然就是昨晚被他上過的女人……

    一思及此,谷焱宣不自覺地勾出一抹如惡魔般的笑容,自語道:「巧淑嫣,看來這次的一夜情只是個前戲罷了,下次你再也沒有機會能夠從我手中逃離。」

    當天,谷焱宣就將巧龍剛給捉來,他的眼中帶著一抹陰狠,專注而充滿算計的眼神,彷彿在訴說著這一切全在他預料之中,而巧淑嫣是他的獵物,她逃不了的。

    ☆☆☆

    清揚大學

    看著寒晴雪不停地走來走去,坐在一旁的杜亭雲忍不住說道:「晴雪,你別再走來走去,你這個樣子讓我看得頭都痛了。」

    「你還敢說!這整件事情全都是你一個人搞出來的,而你居然還一點都不擔心?對了!你怎麼會和另一個女人做出那種事?」寒晴雪厲聲厲言地指責坐在她眼前的男人。

    「我……」

    此刻他真的不知該說些什麼。

    看到他欲言又止的模樣,氣憤的她又再度冷酷地說道:「既然你喜歡的是別的女孩子,以你就放棄淑嫣!如果你再繼續這樣猶豫不決的話,那麼你將會失去淑嫣。」

    「你在恐嚇我嗎?」

    他氣得想海 扁眼前這個女人。

    「這不是恐嚇,而是提醒。」她仍然不改酷樣地說道。以現在的情況而言,不狠狠地對他下重藥是不行的。

    「你……」

    媽的,這個女人簡直快將他給氣死了。

    「你的決定到底是如何?」他一天沒做出決定,那最痛苦的肯定是淑嫣。

    「我……」

    「快說啊!」

    男人真是奇怪的動物,明明已經有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友,居然還去招惹其他的女孩子,這整件事情,還真的是亂成一團。

    「好吧,我說。那個女人才能讓我感受到被愛的感覺,而淑嫣就不行了,她讓我感受到的只有痛苦。」

    正巧要走進宿舍的巧淑嫣,剛好聽到杜亭雲所說的話。

    她那雙美眸立刻泛出淚水,但堅強的她,硬是不肯讓淚落下來。

    也許他倆真的是該結束了!巧淑嫣在內心哀傷地想著。

    她抬起那顫抖的手悄悄地推開門,看見寒晴雪和杜亭雲兩人正在對談。

    寒晴雪聽到門被推開的聲音,連忙轉身,發現開門的人正是她找了一晚的巧淑嫣。

    她立刻奔上前去,看見她的臉上佈滿了淚水。

    「淑嫣,你跑哪兒去了?害我擔心得要命。」她著急的問道,並打量著淑嫣的全身,看看是否有什麼不同。

    嗯……看起來與平常的她並無不同,唯一怪的是她穿在身上的那套香奈兒的衣服。

    巧淑嫣見到寒晴雪那疑惑的表情,急忙搖著頭,示意著她沒事。

    但事實上,在昨晚她已被……

    天!她還是別去想的好,免得待會兒她又想哭。

    她深吸了一口氣,抬起頭來盯著眼前的杜亭雲,他仍舊是那副溫文儒雅、文質彬彬的模樣,但對於現在的她而言,所有過去美好的一切,已經消失無蹤。

    「杜亭雲,你來這裡做什麼?」她的美眸泛著淚水,語氣冰冷。她和他過去的甜蜜已不復在。

    「我……」

    為什麼見到她的淚水,他絲毫沒有心痛的感覺?

    當他正想對她說聲對不起時,寒晴雪快速地打斷他的話,並將他推出宿舍。

    「亭雲,我覺得你還是改天再來跟淑嫣解釋吧!」語畢,將他奮力往外一推,就將門用力的關上,不管他在外面如何大聲叫喊,她完全不理睬。

    「淑嫣,你到底跑去哪兒了?你知不知道我好擔心?」說著她立即走到她身旁。

    「我……」

    面對好友寒晴雪關心又急切的詢問,她真的不知該如何解釋昨晚的荒唐,她已由女孩轉變成女人……

    「我……」

    天!她該怎麼對晴雪說才好?是照實的說,還是隱瞞?

    「當我是朋友的話,就對我說實話吧!」知道自己的好友被情人背叛,她真的好為淑嫣不值。

    聽到寒晴雪那句話,她不自覺地流下淚水,波濤洶湧般的痛楚,在剎那間宣洩而出。

    「昨晚我失身了。」她緊緊地環抱住自己,邊流淚邊痛苦地說道。

    失身!?怎麼會有這麼多事同時發生在淑嫣的身上?

    寒晴雪不敢置信的說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告訴我好嗎?」

    「晴雪……你能不能讓我靜一靜?」她哀求地說道。在這個非常時期,她實在不太願意講出一切經過,而淚水早已氾濫。

    「好吧!那我先出去。」

    見她哭得如此傷心,寒晴雪也不忍心再繼續問下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便轉身離開,將房間完全留給她。

    巧淑嫣見好友走後,忍不住又掉下淚水。

    為什麼?

    這究竟是為什麼?

    對他癡心無悔的愛,到頭來竟變成一場錯誤?

    是她的錯嗎?

    還是……

    一想到這,她眼中的淚不禁再度潰堤。

    在她哭泣的時候,突然間電話響起,她走上前接起電話。

    「喂!請問要找誰?」她的聲音中仍帶點哽咽。

    (是淑嫣嗎?)

    母親似哭泣後的聲音,讓巧淑嫣提高了警覺。

    「媽,你怎麼了?」

    奇怪,平常媽媽都不打電話給她的呀!

    (媽媽有件事要告訴你。)傷心欲絕的張雲琳,根本未注意到女兒的不對勁。

    「怎麼了?媽,發生了什麼事?」巧淑嫣緊張地問道。

    從她住校以來,母親就很少打電話給她,她們都是以寫信來告知彼此之間的近況。所以這一次媽媽會打電話來,肯定是發生了大事。

    (你爸爸他……不知……被誰給帶走,到現在仍然……下落不明。)張雲琳說到最後,終於忍不住在電話的另一端哭了出來。

    天!才剛剛遭遇連串打擊,現在居然又聽到這個令她驚心動魄的消息,這簡直……

    她急著追問:「那……媽,你有去報警嗎?」

    (沒有……)

    張雲琳在電話的另一邊猛搖頭,眼淚忍不住一直落下。

    「好,那我今天就跟學校請個假,然後再立刻趕回去。」巧淑嫣急忙說完,便掛上電話。

    為什麼不幸的事情接二連三地發生在她身上?難道是她命該如此嗎?

    不,現在不應該是在這裡哀傷的時候,而是該好好地處理這些事情,至於感情的事,她只好先放在一旁。

    一想到這,她立即起身到教務處辦請假手續,之後便快速的趕回家。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