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羅香 第二章
    長夜將盡,天宇間出現青蒼的顏色。

    朱影青站在窗前,看著疏落的星星掙扎著最後的明亮。

    風從樹梢吹過,吹過窗幃,吹過額前的髮絲,也吹過她的心湖。

    從三年前的那夜開始,她已分不清這是她第幾次失眠,以前她都是為情所困,現在則是被煩惱所苦。

    打從仁壽殿走出來,她不停地在想娘的事,她和慈熠只差兩歲,這樣算起來,娘得寵的時間不過兩、三年,是什麼原因使得娘失寵?她能問誰呢?

    她不能問娘,那會勾起她的傷心……

    那個老嬤嬤可能知道,天亮之後,她決定再去仁壽殿一趟。

    不知為什麼?今晚的廝殺聲特別大聲,她感覺那聲音似乎快要破牆而來,越來越多的腳步聲迥蕩在皇宮內苑,大明江山此刻就像快要墜落的星辰。她忍不住長歎一聲,歎聲還沒止息,身後傳來『砰』地一聲,她猛一回頭,就看到史錦衛焦急的臉孔。

    『城門快守不住了!』史錦衛手上的長劍淌著令人觸目驚心的鮮血。

    『我聽見了。』朱影青的反應異常冷靜,其實她是六神無主。

    史錦衛搖晃著她的肩膀。『公主,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快去收拾細軟。』

    『什麼是細軟?』朱影青回過神,但她卻不知道該帶什麼東西。

    『珠寶,我們需要旅費。』史錦衛急聲大叫。

    『要去哪裡?』朱影青拿起湯教士送的望遠鏡和鏡子。

    史錦衛打開妝奩,抓了一把珠寶往懷裡塞。『先去仁壽殿。』

    『師父!你認識我娘!』朱影青限晴陡地一亮,眸裡全是驚訝。

    『我跟徐妃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史錦衛眼中閃過一抹悲傷。

    『抉告訴我,我娘怎麼會變成那個樣子?』朱影青命令的語氣中帶著央求。

    史錦衛抓著她往門外跑。『再不去仁壽殿就來不及救徐妃了。』

    『什麼來不及?』朱影青上氣不接下氣地問,她幾乎是被拖著跑。

    史錦衛難過地說:「皇上下令,仁壽殿裡的妃嬪今晚自縊。『

    聞言,朱影青心如刀割,她奮力甩開史錦衛的手,衝向奉天殿,她耍請求父皇收回成命。

    但是人還沒走到奉天殿,就看見迎面衝來如蜂擁的宮女,一個個臉色死白,不停地喊著皇上發瘋了,把長平公主的一隻手臂砍斷……

    她停住腳,呆了一會兒,旋即轉身往仁壽殿跑去,淚珠一滴滴的飛落身後。

    堂堂九五之尊,居然落到如此狼狽的下場,在這種危難的時刻,她應該去安慰父皇,可是她不敢;因為父皇已經不再是父皇了,父皇瘋了,父皇認不出她是他最疼愛的皇女,而她也不再是深愛父皇的公主,她怕死,為了愛,她想活下去。

    來到仁壽殿門口,看到師父徘徊的身影,兩人對望一眼,她從師父跟中看到擔憂。

    原來師父早知道父皇瘋了,她因而感到羞愧,彷彿被人抓到這一生最大的把柄似的,但師父疾步走向她,安撫地拍了拍她肩膀,一切盡在不言中。

    一片片的雪花飄落,她現在瘦了,比以前怕冷,忍不住渾身打寒顫,細心的史錦衛立刻脫下身上的長袍給她,雖然沾了血,但她沒有怨言,因為再過不久,她將不再是八公主,而是喪家犬。

    這是她第一次走進冷宮,真的好冷,連一盆火爐都沒有,放眼望去,有披頭散髮的,有濃妝艷抹的,有喃喃自語的,有沉默不語的……

    在這些曾為妃嬪的女人臉上,地看到無窮無盡的寂寞,她們每一個都是被愛拒在門外的可憐女子。

    不知道娘的房間是哪一間,找了又找,終於在從一間沒關門的漆黑房間裡頭看到娘,她獨坐在桌前,面對著她根本無法看見的銅鏡梳發。

    『影青,是你嗎?』

    『還有我師父,史錦衛。』朱影青壓制住喉嚨裡的哽咽。

    『史大哥,別來無恙,你最近可安好?』徐妃露為出歡喜的笑容。

    朱影青握住徐妃的手。『娘,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你快跟我們走。』

    『我哪裡都不去。』徐妃輕聲說,但語氣卻十分堅定。

    『徐妃,老奴來了。』老嬤嬤從他們身後拿著蠟燭走進來。

    『你快來幫我梳頭,我怎麼梳都梳不好。』徐妃孩子氣的撒嬌。

    在昏黃的燭光下,可以清楚地看見屋樑上懸了一條繩子,朱影青和史錦衛驚愕得說不出話。

    這時慈熠衝了進來,一個伸手,想要將徐妃從椅子上拉起來,但徐妃卻一動也不動,因為她一邊肩膀被老嬤嬤按住。

    『慈熠,你來得正好,娘有話對你們說……』

    『娘,沒時間了,城門已被賊人攻破,有什麼話我們路上再說。』

    徐妃吐氣如蘭地說:「我要留下來,遵皇上的旨意。『

    『娘,你別傻了……』朱影青和慈熠同時泣不成聲。

    『影青,你聽娘說,好好照顧你皇弟。』

    『娘,我沒辦法照顧他,我自己還需要人照顧。』

    『不管你跟慈熠過去有什麼過節,但你們從此耍相依為命,相親相愛。』

    『都怪慈熠,他總是跟我唱反調。』告狀向來是朱影青的專長之一。

    徐妃囑咐道:「慈熠,在這亂世要活命,就要聽你皇姊的話。『

    『皇姊好吃懶做,比豬有過之而無不及,她的話不能聽。』慈熠嗤之以鼻。

    『如果娘有影青那麼聰明,今天不會住冷宮。』徐妃眼盲心不盲。

    知女莫若母,朱影青不得不佩服想出這句話的人一定是大文豪。她和娘雖然不過是第二次見面,但娘卻瞭解嗜睡是她逃避宮庭鬥爭的障眼法,理由很簡單,她深得父皇喜愛的同時,自然也得罪了那些不得父皇疼愛的兄弟姊妹們。

    光是周後說話的態度,就不難知道她有多恨她,再加上長平那個變態公主,她若不步步為營,小心謹慎,裝癡賣傻,天曉得她這位八公主能活多久?!

    『影青,慈熠,你們兩個過來。』這時徐妃轉過身,雙手摸索地找到他們的手,將他們的手交握在一塊,黝黑的眸裡爍著淚光。『娘只有一個希望,你們兩姊弟日後一定要相親相愛。』

    這真是個大難題,朱影青和慈熠互看一眼,彼此很有默契地應了一聲是,兩人的臉上不約而同地以微笑掩節心中的敵意。

    瞎子的耳朵比常人敏銳,雖然徐妃聽得出來兩人的允諾有些勉強,但時間不多了,她也就不再多說了,轉向對史錦衛說:「史大哥,答應我,讓我的一子一女,活過這場浩劫。『

    『忠下拚死也會保讓他們出宮。』史錦衛用力點頭。

    徐妃露出放心似的笑容。『有你這句話,我就可以含笑九泉了。』

    『忠下斗膽,請徐妃跟我們一起出宮避難。』史絲衛強烈懇求。

    『史大哥,你應該很瞭解我,我絕不會違抗聖旨的。』徐妃無動於衷。

    『皇上對你無情無義,你何必……』史錦衛的聲音近乎哽咽。

    不管這句話是不是出自好意,讓旁人聽到,可是要砍頭的,尤其是慈熠在場,瞧他眉毛已經擰在一塊,朱影青趕緊摀住史錦衛的嘴,一臉尷尬地對著慈熠解釋。

    『史錦衛不是故意冒犯皇上,他是個粗人,一時口快,請大家別放在心上。』

    『我沒放在心上,你用不著那麼緊張。』慈熠冷哼一聲。

    『那你幹麼皺眉毛?』朱影青不客氣地質問。

    慈熠的眼中有層掩飾不住的陰影。『我高興,你管不著。』

    『你們兩個別吵了,記得你們剛才答應過我的事。』徐妃咳聲提醒。

    『娘,是我的錯,我不該跟皇姊頂嘴。』慈熠搶著在影青之前回答。

    朱影青怔忡地看著慈熠,他的臉部表情很古怪,似笑似正經,完全看不出他是真心或是假意地向她道歉;不過很明顯地他成熟了不少,一夜驟變,他學會了不露痕跡地壓抑心事,這是好現象,因為他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她也不再是八公主,從今爾後,他們必須學會做個普通的平民百姓。

    更不堪的是,他們即將在敵人虎視眈眈的監視下,第一課就是要忍受不對任何不利父皇的批評做出反擊,惟有如此,他們才能活過這場浩劫。或許這就是慈熠在聽到史錦衛大不敬的言論之後,敢怒不敢言的表現吧!

    『史大哥,帶他們去投奔芙蓉,我的孩子就交給你們撫養成人了。』

    『這樣好嗎?芙蓉的環境不適合他們……』史錦衛支支吾吾。

    『芙蓉是他們的阿姨,我相信她會跟你一樣盡力保護他們。』

    『我不要阿姨,我只要娘。』影青和慈熠同時嗅到死亡的氣息。

    『嬤嬤,快去拿準備好的衣服,讓他們換上。』徐妃不理會他們的命令道。

    老嬤嬤放下梳子,拉著影青到屏風後面,把粗糙的苧衣放在她手上,然後拿著青衫走出屏風,交給慈熠。

    兩人很快地換好衣服,朝徐妃跪地叩首,在史錦衛強拉之下,依依不捨地離開仁壽殿,直奔密道。

    到了密道口,真是冤家路窄,居然遇到斷了一臂的長平!她肩膀上隨意地紮著布條,布條上都是血,模樣很可怕。

    雖然朱影青討厭死長平,但她一點幸災樂禍的感覺也沒有,她感到眼眶一陣刺痛。『皇姊,請跟我們一起走。』

    長平沒好氣地說:「不用你雞婆,你快滾出我的視線。『

    好心沒好報,朱影青氣得額頭上的青筋暴跳。長平這隻母老虎,都已是亡國奴了,還這麼威風神氣,不過她的嘴狠起來可足比老虎的尖牙還利。『我不滾,我偏要用走的,而且我還要慢慢走,慢到讓你多看我兩眼。』

    『我數到三,你若還在我視線中,我就殺了你。』長平大動肝火。

    慈熠柔聲相勸。『兩位皇姊請息怒,這時候下適宜吵架。』

    『你先走,我要留下來斷路。』長平向來喜歡慈熠。

    『我陪你善後。』慈熠就是這點可愛,有著一股傻勁。

    『慈熠,你很勇敢,不過你還是快走,將來復國還需要你。』

    『不,該走的是皇姊,皇姊足智多謀,武藝高強,復國需要的是皇姊。』

    長平曉以大義地說:「你是太子,出師之名,你比我更有號召力。『

    『皇姊,保重。』慈熠噙住淚摟抱長平,活像長平才是他親姊姊。

    『我一定會平安脫困,將來助你一臂之力。』長半不小心說到自己的痛處。

    『一臂之力,說的好。』朱影青心中有股醋意,冷不防地發洩出來。

    慈熠轉過臉怒叱。『你少說兩句,沒人會當你是啞巴。』

    朱影青風涼地說:「我的舌頭又沒斷,我為什麼不能說話!『

    『賤女,我就讓你從此無法說話。』長平推開慈熠,??光一閃而至。

    『長公主,鬩牆是不智之舉。』史錦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撥開這一劍。

    『大膽奴才!竟敢阻攔本公主!受死吧!』長平眼中殺氣逼人。

    慈熠撲身抱住長平的腿哀求道:「皇姊,求你饒過他們!『

    『這個賤女,現在不除,將來必是後患。』長平一口咬定。

    慈熠磕頭如搗蒜地磕拜。『她不能殺,她是我親姊姊,求皇姊饒她一命。』

    『有你這個弟弟,她真是好運。』長平一手拉起慈熠,拍去他額上的灰泥。

    慈熠這麼護著她,朱影青雖然感動莫名,但她卻擠不出一句感謝的話,她的舌頭是怎麼了?不是很會說話嗎?她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只會說狠話、壞話、拍馬屁的話,卻不會說謝謝和對不起,她真該好好反省。

    走入密道,沿途見到不少從她身芳快步通過的太子和公主,每個皇族的身旁都有各種不同在宮中任職的人牽著或背著,大家都形色匆匆,狹長的密道,只聽見歎息聲此起彼落,太不堪了。

    出了皇宮,回首一望便看到熊熊烈烈的火焰竄到城牆上,而父皇登基的奉天殿,如今也被火舌吞噬。他們還沒來得及走出城門,城門已因宵禁而關閉,路人議論紛紛。

    得知父皇在萬歲山的壽皇亭上吊時,卻只能忍著不哭,將淚水吞入肚子裡的感覺,好鹹好苦啊!

    第二天清晨,德勝門打開,所有人被迫夾道歡迎闖王,只見李自成那個渾蛋,頭戴白色氈帽,身穿藍布箭衣,騎著烏龍駒,像只插了孔雀羽毛的烏鴉,裝模作樣、大搖大擺地進入皇宮。

    沒想到,慈熠見狀怒火攻心,大病一場,無法趕路,只能留在京城客棧休養。

    幸好,李自成並沒有積極地緝拿皇族,反而嚴禁他的軍隊擾民,因此相安無事了四十天。接著戰火又起,山海關守將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李自成夾著尾巴落荒而逃,京城輕易落入女真人的手裡,狗賊蠻夷下令捉拿皇族餘孽。

    國破,山河在,但天下之大,已無宋氏皇族容身之處……

    ***

    流離道途,迢迢長路,不知何處是歸處?

    未曾跨過干清門的朱影青,對朝廷及廷外的江山一無所知。

    江山真大,遠超過她的想像,但每看一眼,一草一木卻讓她觸景傷情。

    一路往南走,看到不少餓死、病死,或是不知死因的屍體躺在路上發臭。她恨那些害明亡的亂賊,若不是他們不知惜福,江山怎會落人蠻夷手中?可是民間百姓卻不這麼想,她聽到的全是責怪父皇無能的聲音,她不信,但眾口鑠金,讓她不得不信,她的恨沒了,因為她不忍恨自己的父皇。

    說不出的難過梗在她胸口,流淚流到眼晴好痛,她原以為最難過的事莫過於此,但當他們一行人遇到女真敵軍時,她才知道什麼叫痛不欲生……

    她從不曉得蠻夷也有皇族,而且百姓見到他們經過跟見到以前的他們一樣,都要跪在地上,眼看著地,等馬蹄聲消失才能抬頭起身;雖然她和慈熠都不願下跪,但史錦衛硬押著他們姊弟以順民之姿跪地,迎接亡國奴的恥辱。

    眼淚,一顆接一顆落在膝前的泥上,留下痛苦的痕跡,幹不掉似的。

    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朱影青拾起地上小石子,朝著隊伍中一個身穿黃金色盔甲的人、胯下駿馬的屁股擲過去。馬一受到驚嚇,發出嘶叫聲,前腳高高仰起,可恨,那人的馭馬術不錯,並未摔成狗吃屎的模樣。

    『是誰惡作劇?』那人快速地掉轉馬頭,長戡凶狠的對準著人群,但眾人只是將頭低得更低,肩膀微微發抖,噤口不語;這時,那人突然從一名婦女懷中揪出一名小男孩。『我數到三,若是沒人自首,我就殺此童!』

    慘了!闖大禍了!朱影青沒料到會禍及無辜,她開始後悔,開始懊惱,開始慌亂和開始掙扎,她只要一站起身,死的人將是她,她是罪魁禍首,她不應該猶豫的,可是她的雙腿使不出力,她不是不站起來,而是站不起來……

    突然,她感到有一道寒光射向她,是誰?她轉過臉,看到慈熠冷眉冷眼,哦,不好,他知道是她,她慚愧至極,她痛苦地咬著下唇,正想承擔後果,然而史錦衛突然站起身。『不用數了,是我扔的。』

    『是我才對。』朱影青連忙站起身坦誠不諱。

    『你一個女孩子家,手無縛雞之力,不可能是你。』

    朱影青佯裝天真無邪,以俏皮的口吻說:「我只是覺得那匹馬的屁股很可愛,才會丟個石頭玩玩。『

    這招在過去很管用,過去皇室聚在一起饗宴時,只要她一開口,父皇總是第一個哈哈大笑,然後所有的人,包括她的兩個死對頭——長平和周後都會很給面子地跟著大笑;但現在情況不同,身為亡國奴,誰有心情笑?連偷笑的勇氣都沒有!

    『大膽小刁女,居然敢戲弄本額真的寶馬。』額真怒不可遏。

    『小女不懂事,大人你有大量,請你放過小女。』史錦衛急聲哀求。

    額真扔下手中的男孩,眼露殺機。『養子不教父之過,我就拿你開刀。』

    『不准你傷我爹。』朱影青如螳臂擋車般,雙手攤開護著史錦衛。

    『你走開!』史錦衛用力推開影青,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只不過是開玩笑,罪不至死。』慈熠忍不住挺身而出。

    額真冷笑。『小毛頭,輪不到你教本額真怎麼做!』

    『沒你們的事,不許你們再開口。』史錦衛使眼色示意他們閉嘴。

    『是我的錯,爹,弟弟就交給你了。』朱影青偏不閉嘴,倒不是她突然不怕死了,而是她相信自己不會死;湯兄說她福大命大,理應不會就此嗚呼哀哉,但她心裡仍然有點擔憂湯兄說不準,萬一真足如此,她做鬼都不饒過他。

    『你別說傻話,我答應過你娘,拚死保護你們。』史錦衛雙眉緊蹙。

    額真不耐煩地大吼。『你們說夠了沒有,還不快站出來領死。』

    『他們兩個都還是小孩子,請大人高抬貴手,放過他們。』

    『不行,我今天不給你們一點顏色瞧瞧,你們這些賤民永遠學不乖。』

    眼看生死就在一線之間,突然一陣馬蹄聲傳至。『額真,為何停下不前進?』

    這聲音……好熟悉!是在哪裡聽過?在夢裡?還是在她心裡?

    朱影青脖子像生蛈的循著聲音慢慢轉動,她的視線從瘦長的馬腳往上移,看到一雙漆黑乾淨的長靴,再往上移,天空色的套褲,再往上移,天空色的馬掛中間繡了一隻張牙舞爪的七彩蟒蟀蛇,最後一次往上移,四眼孔雀翎冠之下,有一張她想了三年,盼了三年,等了三年的英俊臉孔。

    是他,就是他,那個刺客!沒想到夙世重逢,竟是這般難受的感覺!

    他,愛新覺羅濟爾雅,不是漢人,不是揭竿起義的闖賊,是女真人,是蠻夷。

    怎麼會這樣?她好想大叫,她好想大哭,她好想大罵,老天爺太可惡了,這是什麼鬼安排?居然讓他們成為不共戴天的仇敵,她該怎麼辦?她該何去何從?一時之間她理不出頭緒,但她知道她現在臉上不能有任何表惰。

    若讓慈熠那雙火眼看到蛛絲馬跡,肯走會打破砂鍋問到底。他們的關係是秘密,是不可饒恕的通敵大罪,她抬高下巴,眼珠朝天,努力裝出不屑敵人的模樣。

    但是,她的心跳得好厲害,他記得她嗎?他認得出她嗎?他會喜歡她嗎?她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想這些問題,她好緊張,十指緊緊交纏,卻仍然感覺到手隱隱地輕顫和沁出濕汗。

    心好亂,聽到那個叫額真的渾蛋所說的話又更亂了。

    額真不老實地說:「稟貝勒爺,這三名賤民找死。『

    『發生什麼事?』貝勒眼晴忽地一瞇,隱藏住眸中閃過的一抹驚訝。

    『那個女娃拿石頭打我的馬,她的父兄自願與她一起死。』額真信口開河。

    『石頭有多大?』月勒嘴角浮現一絲不以為然的淺淺冷笑。

    『很小,不過馬受驚,差點害我摔到地上。』

    『這麼說,你並沒摔到地上,算起來只是小事一樁。』

    『這不是小事,貝勒爺,我們應該殺雞儆猴,讓他們知道現在誰是老大。』

    一顆小石頭換來三個死罪,這個額真也未免太狠了!朱影青目光緊盯著駿馬上的貝勒爺,她雖不知道貝勒爺代表什麼,但她感覺得出來他的官不小,他們的生死繫在他一念之間,她清楚地看見他的臉上有威嚴,但他的心地是善良的。

    果然不出她所料,貝勒寬宏大量地說:「這三個人不須受罰。『

    『為什麼?』從群眾傳來鬆一口氣似的喟聲,令額真覺得面子掛不住。

    『我說了就算數,誰准你問原因的!』貝勒眼睛一瞪,比他袍上的蟒蛇還凶。

    額真趕緊跳下馬,跪地求饒。『屬下知罪,求貝勒開恩。』

    『去!這兒沒你的事。』支開額真,貝勒忽然命令。『女娃兒,你過來。』

    『為什麼不是你過來?朱影青自恃是救命恩人,膽子變得比平常六百倍。

    貝勒訕笑地說:「好,我過去,其它人退到三十步之外。『

    看著慈熠疑惑的眼神,朱影青立刻發覺自己錯了,她不該端出公主的架子,這下子她不用跳到黃河,任何人都看得出來貝勒跟她之間有曖昧關係,所以他才會放他們一馬,怎麼辦?她得趕快想個好說辭,化解慈熠的懷疑。

    在她膽憂著的同時,她並沒注意到一雙深邃的黑眸正打量著她,從腳到頭。

    她好瘦,骨肉亭勻,跟四年前救他一命的宮女……小青,他還記得她的名字,一點也不像;但他聞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氣,是她沒錯。

    他還記得當年她十二歲,現在應是十五歲,雖稱不上是大美女,但另有一番清秀靈氣的韻味。

    他飄然地跳下馬,姿勢令人著迷。『果然是你,小青,我的救命恩人。』

    『恭喜你,成為新的統治者。』她冷冷地說,心裡卻是五味雜陳。

    他失笑地說:「你的外貌變了很多,不過你的利嘴依舊。『

    『我的嘴再利也沒你的寶劍利。』她狠狠地頂回去。

    『國家大事,不是你一個小女孩能懂的。』

    『我已經不小了……』她挺起胸,讓他看清楚她有沒有長大。

    『我知道,你十五歲了,已到結婚生子的年齡。』他不好意思直視。

    『你說這個斡什麼?』她的聲音緊張得像琴上緊繃的弦。

    『沒什麼,我只想知道你怎麼會在這兒?』他的神情很平靜,如船過水無痕。

    無形中,她感覺到自己彷彿被打了一巴掌,她還以為他說那話的意思是對她有意思,但他只把她當救命恩人看待,黑眸中找不到一絲情愫,她的失落化成一股怨氣,使她說話更麻辣。『皇城失守,我不逃出來,難道要我留下來等死!』

    『見你平安無事,我恨欣慰。』他似乎很習慣她說話的方式。

    『做亡國奴,有什麼值得欣慰的!』她不悅地撇嘴。

    他一副自信滿滿的神情。『我保證我們會比前朝更愛民如子。』

    『鬼才相信!』她覺得胸口破了一個大洞似的,又冷又痛。

    『我說過,我會報谷你,你有什麼希望?』他對她的挑釁置之不理。

    『讓我和我的家人安全離開。』她想了一下,心中別無讓。

    他很誠懇地說:「我可以照顧你一家人。『

    『不,我不想遺臭萬年。』她毫不客氣地拒絕。

    『你們有去處螞?』他關心地問。

    『我們要去江南投靠阿姨。』她不知自己幹麼要說得那麼詳細!

    『這一塊令牌你拿去,遇到守軍盤查時,它可以讓你們通行無阻。』

    『謝謝。』從他手中接過令牌,她第一次向人道謝,不能自已地熱淚盈眶。

    他的手即使有一股血腥味,卻依然溫暖。她低下頭,不願讓他看見她的難過,可是看到手上的令牌,她的難過卻加深了;這是他的報答,僅止於此,她已經不能再有要求了……一顆不爭氣的淚珠,不偏不倚地滴落在令牌上。

    看到那顆淚珠,他不顧男女授受不親地捧起她的臉。『你怎麼了?』

    『我們再也不能見面了。』她淚眼模糊,沒看見從他身後射來凶狠的目光。

    『不會的,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他的視線被她那梨花帶淚的臉龐深深吸引。

    『什麼時候?』國仇家恨此刻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愛。

    『等我平定亂賊,我會去江南找你。』他承諾道。

    她茫然的幽問:「什麼亂賊?『

    『闖王和前朝的餘孽。』他據實回答。

    在他心目中,她居然是餘孽,這教她情何以堪?

    如同遭受重大打擊般,她踉蹌地退後了一步,她以為她會墜倒,但雙腿比她想像得堅強有力,可是她的心就沒這麼堅定,她的心彷彿從雲端墜落黑暗的谷底,從此不見天日。

    她忍痛割捨地說:「我該走了,不然我爹和我弟弟會擔心。『

    『等等,你們身上有足夠的銀兩嗎?』他關切地問。

    『不用你操心。』她轉身跑開,卻在緊要關頭,扭到足踝跌倒在地。

    他立刻趨前蹲在她身旁,臉上掛著濃濃擔憂。『哪裡在痛?』

    『足踝,但不礙事,骨頭應該沒斷。』她試著自己站起身,但卻失敗。

    『讓我看看。』她還來不及反對,他已握住她的腳,不過突然發出噗哧笑聲。

    『你笑什麼?』她的臉紅得像燃燒中的喜燭。

    『你的鞋子像條小船。』他一邊說,一邊脫去繡花大鞋。

    『我的腳很難看嗎?』她沒有信心地問,但他沒回答。

    他專注地檢查她的腳,沒聽見她的問題,她卻忍不住胡思亂想。

    終於讓她想通女人纏腳是因為男人喜歡,一雙小小的三寸金蓮,可以帶給男人一手掌握的快感,所以女人忍痛纏腳,為的是討好男人,可悲!真是可悲!

    以前她覺得纏腳的女人可悲,如今可悲的是她,因為怕痛而失去所愛,現在她一千個一萬個願意纏腳,但已經太遲了,除非她肯把腳剁去一半,否則她永遠也不會有三寸金蓮……

    聽到她哀聲歎氣,他還以為是腳痛使然,所以他動作非常輕柔地轉了她的腳一圈而已,看來她的傷勢不輕,於是他出其不意地把她整個人抱起來。

    這時她的視線從他的肩膀上面看過去,有一些士兵圍住人群,士兵背對他們監視著人群,但人群卻是向著他們,雖然士兵喝令他們低頭,不過她卻看到兩道陰冷的目光……

    是慈熠和史錦衛,老天,她現在就算跳進天池,也無法洗淨她一身的罪。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