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v.s名模 第六章
    說話一向算話的戴華倫,很快就再次出現在青霓的面前。

    跟他在政壇上犀利明快的作風一樣,對於自己百歡的女人,他也毫不吝於主動表示。

    開始時,青霓礙於情面還不好意思拒絕他的邀約,幾次之後,戴華倫不但開始干涉青霓的交友,更想完全控制她的行蹤,儼然當方霓是他的女人。

    這天,剛結束工作的青霓,一走出大樓就看見他在外頭等昔了。

    「我真怕你巳經走了呢。」戴華偷一身淺色的休閒裝扮,顯衍年輕帥氣。

    「有事嗎?」青霓問。

    「我的車就在那,上車吧。」他指著一輛BMW雙門跑車,那火紅車身不斷吸引過路人的目光。

    「可是我……」

    「來,上車再說。」他不讓她有猶豫的時間,主動拉她走向停車處。

    「你要帶我上哪去?」青霓一坐進去就問。

    「吃飯。」戴華倫用手指輕觸她的唇,示意她暫不要問。

    青霓尷尬的把臉轉開,用沉默抗議他的舉動。

    但戴華倫卻不以為意,他肓歡她這含羞帶怯的反應。

    三十二歲的他閱歷過不少女人,也玩夠了,現在只想要個能讓他心動,而且夠純潔的。

    青霓不但完全符合他的條件,而且她那沉魚落雁之姿,更讓她成為他積極想佔有的女人。

    即使她已經被靖傑捷足先登,但他相信,若能從他手中搶到她,那一定是全世界最極致的快樂了。

    車子開了幾十分鐘,青霓發現漸漸遠離市區,便開始不耐煩了。

    「戴先生,你究竟要帶我上哪去?再不說,我就要下車了。」

    青霓將手攀上門把,以顯示自己所言不假。

    戴華倫見了笑說:

    「你性子真急,我想搞點小神秘引起你的好奇,你都不給面子?」

    「你覺得有趣,我可沒精神奉陪。工作一天我很累了,現在只想回家洗個熱水澡,然後上床睡覺。」

    「這麼早?蹉跎這美麗的夜晚,不覺得可惜嗎?」他望向窗外。

    「如果你是要找人陪你花前月下、品酒聊天,那你找錯人了。」

    只見他空出一隻手,對她搖了搖說:

    「我沒找錯人,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要的女人。」

    「拜託,別再跟我調情了好嗎?」青霓心一揪,想到靖傑也跟向己說過同樣的話。

    「我活到今天,從沒一刻比現在還認真。」

    話才說完,車子便駛進一間非洲叢林風格的主題餐廳。

    車一停妥,服務生立刻上前問候:

    「戴先生,晚安,您訂的位己經準備好,這邊請。」

    一進大門,裡面高朋滿座,好不熱鬧,甚至還有人排隊等著。

    跟著服務生來到二樓,放眼望去,偌大廳堂卻不見一個人影。

    「這是怎麼了?樓下還得排隊,樓上卻一個人也沒有。」青霓不解。

    戴華倫笑笑,直到兩人落座,他才不疾不緩的說:

    「這是我持別的安排,我不想讓人打擾我們用餐。」

    他說完一抬手,侍者立刻送上一瓶紅酒,為兩人斟上。

    「就為了吃飯,你把整個場地包下來?」

    「為了你,值得。」他舉杯,卻換來青霓冷眼瞠視,「你好像……並不高興我這麼做?」

    「這種幼稚、自私、又自大的行為,有什麼好高興的?」青霓皺眉反問。

    「我想藉此表示你在我心中的份量。」

    「不必這麼大費周章,我承受不起。」青霓毫不領情的說。

    戴華倫聽了,沉默一會兒才無奈的笑笑,承認自己被她打敗了。

    「知道嗎?從沒一個女人讓我這樣無所適從,告訴我,該怎麼做才能討好你?」

    「韋家跟戴家的聲望不相上下,但我爸的影響力只在商界,對你的政治前途並沒有幫助,你幹嘛討好我?」

    戴華倫直接用手指向她。

    「你這是什麼意思?」

    「男人討好女人只有一個目的──得到她。」

    青霓歎了口氣,如釋重負的說:

    「那你不必白費力氣了,你得不到我的。」

    「你拒絕我是因為靖傑?」

    「這……他是他,我是我,你別胡亂扯在一起。」

    一提到靖b,青霓便失去冷靜,慌亂了起來。

    「我知道你跟他的關係非比尋常。」

    「你……」

    因為他說的字字句句都充滿自信,讓青竟不敢隨便出言否認。

    「別擔心,你跟他的事我不在乎。」他大方的說。

    「你在不在乎與我無關,我跟他的事你也無權過問。」青霓駁斥他。

    「我現在是沒資格過問,但世事變化無常,就算是皇家……也可能有日落西山的一天。」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戴華倫還沒來得及解釋,就被上菜的侍者給打斷了。

    沉默片刻,青霓突然想起他說過兩人之間的恩怨,於是問:

    「你們曾是好朋友,後來為什麼反目成仇?」

    「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人生的選擇讓我們成了敵人,自然不適合再做朋友了。」他說的輕鬆,但青霓一點也不認同。

    「靖傑根本沒得選擇,你這麼自由卻偏偏跟他作對,你到底是何居心?」

    「這話我不懂。」他啜了口白酒,目露寒光的看著她。

    「一個議員應該去督促國家大事,皇室礙著你什麼,為什麼非要找他們的麻煩?」

    戴華倫靠在椅背上,嘴角掛著恍然大悟的微笑。

    「你倒是一點都不避諱幫他說話。」

    「這不是幫他說話,我只是……」

    「不必解釋,你的理由我不想聽,我只相信自己的判斷,誰都別想改變我。而且從現在起,不准你在我倆獨處時提到別的男人,尤其是『他』。」

    「我不認為我跟你還有獨處的機會。」青霓放下刀叉,一點食慾都沒有。

    「是嗎?咱們走著瞧。」他舉杯敬她,臉上自信的神情讓青霓害怕。

    這讓人食不下嚥的飯局終於結束。

    回程路上,青霓的神情顯得輕鬆許多。

    當車子一在她家門口停妥,可霓就聽到車門的安全鎖鎖上的聲音。但她還是故作鎮定,一言不發的坐在位宵上。

    「別害怕,我只想好好跟你說句話。」戴華倫解釋說。

    「你今晚說的還不夠嗎?」

    「今晚只是個開始。」

    「你到底想怎麼樣?能不能一次把話說清楚?」青霓惱羞成怒的說。

    「我要一個吻。」

    一說完,他立刻扳起她的下巴,粗魯地吻起她來。

    青霓使盡全力掙扎著,最後索性在他唇上用力一咬。

    「啊──」戴華倫驚叫一聲,迅速離開她的唇。他摸著自己流血的唇,冷眼瞅著青霓。

    「讓我下車!」

    「讓你走可以,不過後天你得陪我參加一個聚會。」

    「我說過,我不會再跟你……」

    「你不是想幫靖傑求情嗎?如果你答應……我或許會考慮在議會上放靖傑一馬。」

    「你在威脅我?」青霓輕吼著。

    「選擇權在你,我可一點都沒勉強你。」

    青霓考慮了幾秒,別無選擇的點頭答應。

    戴華倫一得到滿意的答覆,立刻伸手按了鈕,讓青霓下車。

    只見她像道閃電,迅速拉開門,飛快的疾奔進屋。

    坐在車裡的戴華倫,將目光從她的背影移到鏡子裡,察看傷口,不時用舌頭舔舐上面的血,當血腥味充斥在嘴裡,他忍不住笑了。

    他對自己發著誓,不久的將來,他不但要讓靖傑痛不欲生,更要他嘗嘗自己的血腥滋味!

    天氣晴朗的早晨,戴華倫八點不到變依約到韋府接青霓。

    而為了配合這陽光燦爛的一天,青霓挑了件孔雀藍的削肩洋裝,足蹬白色高跟鞋,紮起了美麗的褐髮,戴上一頂寬邊的小圓帽,嬌俏中又帶著憮媚。

    一上車她就問:

    「是什麼聚會在一大早舉行?」

    「賽馬。」他神情愉悅的望著她說。

    「原來你喜歡玩賽馬,這挺像你的性格。」

    「賭錢我沒什麼興趣,不過有些東西加上玩命的賭法,還真是挺過癮的。」青霓瞅他一眼,他繼續說:「像是人性、愛情……」

    「夠了,一大早我不想聽那些,開車吧。」

    他發動引擎,緩緩朝郊外駛去。

    雖然青霓答應的不是很情願,但沿途看到翠綠的草地、迎風搖曳的黃色花朵,連樹上的鳥兒都快樂的鳴唱著,她的心情也不由得愉悅起來。

    約一小時的車程,車子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戴華倫禮貌的把手伸向她,青霓卻遲疑了一下沒有反應。

    「我是怕你跌倒。」

    「謝謝。」她勉為其難的伸手,誰知他一握住她的手便不肯再鬆開。

    走進賽馬場大門,青霓興致勃勃的四處張望,對一切都感到有趣。

    雖然地處偏僻,但馬場裡卻人潮擁擠,好不熱鬧。而且從一輛輛穿梭車道的高級汽車和與會者的打扮看來,每個人似乎都大有來頭呢。

    戴華倫將邀請函交給服務人員。

    在他的帶領下,兩人來到了貴賓座。

    青霓一坐定,就看見遠遠的大海報上有張熟悉的臉孔。

    「為什麼他的照片會印在上頭?」

    「他可是今晚的主角呢。」戴華倫將視線轉到斜對角的包廂裡,微微點頭說:「瞧瞧那些王室的人,還不是靠老百姓的血汗錢才能過這麼悠哉的生活。」

    「他們是皇室的人?」

    青霓遠遠望著,想到靖傑就是那圈子裡的人,這中間的距離,是她永遠也無法跨越的,心中不免感慨起來。

    「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

    「我覺得你該多瞭解他的生活,還有他的生活圈。」

    「不用你提醒,我很清楚。」

    戴華倫別過頭來,熱切的望著她說:

    「要是真瞭解就好。」

    話才說完,馬場另一端便傳來一陣鼓噪。

    青霓不免好奇地循聲看過去,就看到了那令她日思夜想的身影──

    是靖傑!

    青霓的手撫著胸口,彷彿這樣就能緩和自己狂跳的心。

    今天的他帥透了,一身雪白標準騎師的裝扮,黑色的皮帶、馬靴上都有著皇家的標誌,黑色的絨帽更讓他顯得英氣勃發。

    他正低著頭跟皇后及一些親族寒暄。

    突然,有個年輕金髮女子起身,走到靖傑身邊,臉上掛著甜美的笑。

    青霓的視線全集中在那個女子身上,她失神的看著,直到戴華倫說話──

    「貝貝也來了。」

    「誰是貝貝?」青霓追問著。

    「就是那個金髮的女孩,她是公爵的掌上明珠,從小在王室長大,聽說也是王子殿下未來的妃子。」

    青霓沉著臉,一言不發。

    正當她身受剛剛那席話的困擾之際,戴華倫不知怎地,突然欺身過來想吻她。

    青霓嚇得趕緊閃躲,卻還是被他親到了臉頰。

    「你幹什麼?!」青霓低聲斥責,這才發現靖傑一雙噴火似的眼正往她這瞧。「太卑鄙了,你是故意的!」

    「為了得到你,我會不擇手段的。」

    「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碰我!」

    「這我可捨不得。對了,反正已經來了,要不要過去打聲招呼?」

    青霓沉住氣,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再說話。

    幾分鐘後,第一項馬術競賽正式叫始。

    只見靖傑坐上黑馬,就等在起跑點卜。

    司儀一唱名,他便輕拉韁繩,讓馬走進場中。

    現場立刻響起如雷的掌聲。

    站在白色障礙物前的靖傑,一如往常英姿勃發,神情堅定沉穩。但誰也沒瞧見壓低帽沿的他其實臉色蒼白,神情也有些恍然。

    槍聲響起,靖傑開始向前奔馳。他騎在馬背上,以優雅敏捷的姿態穿越每項障礙。

    每越過一個,現場就響起掌聲。許多慕名前來的淑女們,更用愛慕的眼神直盯著他不放。

    突然,不知閃了神還是怎地,靖傑竟然慢了兩秒拉韁繩讓馬兒跳起,只見馬的前足被白色圍欄絆了一下,接著便重心不穩的往前傾倒,靖傑連人帶馬的翻落在地上。

    觀眾席立刻傳來陣陣驚呼和尖叫聲,司儀則用麥克風要大家鎮定的坐在原位。

    幾秒後,醫護人員抬著擔架衝進場內,保鑣和警察都圍上來,蹲在靖傑身邊察看傷勢。

    「王子殿下,你覺得怎麼樣?」醫護人員小心翼翼的檢杏一著。

    「我的馬……它怎麼樣了?」靖傑臉色慘白、不斷冒冷汗,卻還是撐著一口氣問。

    「殿下,你已經傷成這樣還管馬?」保鑣不解的應。

    「你們……給我好好照顧它,知道嗎?」他命令道。

    保鑣面面相覷,隨即答應。

    靖傑一聽,這才放下心中的重擔,眉一皺,昏了過去。

    醫院外,聞訊的電子媒體幾乎同時間趕到,一字排開的攝影機堵在入口處,準備獵取最好的鏡頭,記者們也各自找好了位置,抓著麥克風做即時報導。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不能走?」青霓在車裡坐立難安,不斷探頭出車窗觀望。

    「為了不受打擾,醫院一定做了管制,不讓閒雜人等接近。」戴華倫揣測的說。

    「不能接近?那是說他傷得很重了?」

    「那樣摔下來死不了的。」他不以為然的應,「不過只是受點傷,為了自己的方便,竟然做出這樣擾民的舉動,真是……」

    「夠了你,我不想再聽你批評皇室了!」她實在無法忍受兩面的煎熬,於是決定下車瞧瞧。

    「你去哪?」戴華倫扯住她的手,嚴聲問。

    「我要去看他。」青霓甩著他的手,怒斥:「戴先生,請放開我。」

    「去了也沒用,他們不會讓你接近他的。」

    「接不接近是我的事,你只要放開我就好。」

    戴華倫像是槓上她了,說什麼也不放手。

    青霓一氣之下,乾脆揮手賞他一巴掌。

    「你敢打我?」他頓時呆住,也放開了拉著青霓的手。

    「這是警告你,別把女人的話當耳邊風。」

    見他伸手又要拉她,青霓立刻閃開,跳下車,直奔醫院入口。

    但正如戴華倫所言,她雖然進了醫院,但急診室外層層封鎖,阜家侍衛比病人還要多,她才靠近,就有人上前阻攔。

    試了幾次徒勞無功,青霓只有失望的先走出醫院了。

    「上車,我送你回去。」戴華倫又開著車跟在她身邊,搖下車窗說。

    「你能不能離我遠點!」青霓失控的吼著。

    「這恐怕不是我能控制的。」

    「那好,既然你不能,從今天起我會躲你遠遠的。」

    青霓冷笑,用那清澈的眸子望了他一眼,隨即轉身走進小巷,徹底避開他。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