馭水 第五章
    察覺杜蘭若發燒得厲害,李翔載著她直奔醫院掛急診。

    大雨的夜裡,醫院的急診室也熱鬧得很,明明都凌晨了,裡頭還是吵雜不堪。

    下大雨嘛!交通事故機率變高,讓醫院裡值夜的醫生護士全沒得閒。李翔抱蘭若進急診室後,立刻找來醫生替她看病。

    量完體溫、看完症狀後,醫生先替她打了一劑退燒針。

    基本上,半夜來掛急診的人有各種狀況,包含這種衣衫不整的,中年醫生見怪不怪,也沒多問地專心診治。

    「發高燒、有點受到驚嚇,只要燒能退下來就沒事,今天晚上要好好照顧,別讓她再著涼。她的情況不用住院,待會兒去批價領藥後,就可以先回去休息。如果有其它問題,明天再來看門診。」說完,醫生準備要走。

    「醫生,她臉上的傷……」李翔拉住他。

    「只是皮外傷,沒事的,我再配一份外敷的藥,每天早晚擦,很快就消腫了。」幸好他這個內科醫生會診的疑難雜症不少,這才能開藥。

    「謝謝。」李翔這才放開醫生。

    付了醫療費、領了藥,李翔抱著蘭若離開醫院。回到家,本來想將她安置在床上,後來想到她一身濕……

    醫生說她不能再著涼,她的衣服得換掉才行,問題是……

    她是女人,他是男人,這裡沒有其它人可以幫忙,怎麼辦?

    別讓她再著涼!

    醫生交代的話響在耳邊,李翔只能歎口氣。算了,也別掙扎了,她的身體要緊?

    一下決定,他先找出替換衣服,然後將她抱進浴室,放了熱水在浴缸後,將她的衣服全脫下來,再抱她放進浴缸裡。

    光是這簡單的舉動,他已經開始冒汗。

    不是因為熱水,而是……一個赤裸的美女就這樣昏迷著,任你為所欲為,除非那個男人無能了才不會冒汗!

    可是,這種時候若還只想著「那件事」,那這個男人未免也太獸性了!

    李翔很快替她洗完澡,呃……動作是有點不順手啦!沒辦法,他生平第一次幫女人洗澡,要順手也很難,唯一慶幸的是,在不可避免的肌膚相觸中,他發現她的體溫降低了。

    他忍不住鬆了口氣,然後在水變涼之前將她撈抱出浴缸,一手扶抱著她,一手替她擦身體。

    「李翔?」她半睜開眼。

    「嗯?」他忙著擦乾她的身體。

    「你在做什麼?」她疑惑地看著他的動作,腦子慢半拍。

    「替妳--」意識到不對,李翔忽然抬起頭,眼神對上她迷濛的眼。「妳醒了?」

    她遲鈍地望了他一眼。

    「我……」雙手勾在他肩上,她低頭看了眼赤裸的自己,迷惑地問:「我怎麼了?你為什麼要脫我的衣服?」不待他回答,她面色忽然一變,神情驚惶:「他們……他們抓了我……」

    「妳已經安全了,我把妳救出來了。」他沉穩著聲音,擦乾她的身體。

    「他們……我……我好怕。」她摟緊他。

    「不要怕,我們已經回到家了。」笨拙地拍著她的肩背,她赤裸的上身緊貼著他,讓他額上又冒了兩滴汗。

    「我以為……我以為你趕不來了……」她半閉著眼,靠在他肩上低喃,柔軟的嬌軀依偎著他。

    「不會的。」他暗自咬牙,努力把持。

    「你、你怎麼會知……」她沒說完,可是他已經知道她想問什麼,就直接回答--

    「感覺。」他表面上很沉穩地替她套上衣服,然後抱她走出浴室,放躺到床上、蓋上被,準備去收拾浴室。

    「不要走。」她拉住他,淚眼汪汪。「我不要你走。」

    「乖,我只是去收拾浴室,待會兒就回來。」她難得的脆弱神態,讓李翔有些心疼。

    就算是上回自己一個人逃出來,她也沒有這樣,即使被捉住了,她還是很有元氣地努力呼救,想辦法保護自己,就算後來哭了,也是因為知道自己

    安全了,所以很放心大聲、用力地哭,順便報銷他一件上衣。那時候不是害怕,而是在發洩受驚嚇的情緒。

    但這次,她卻連逃出來都做不到,還被扯下衣服……

    她一定嚇到了!

    想到這裡,李翔頓時覺得不該只打斷他們的手或腳而已,那簡直是太便宜他們了。

    「不要!你會不見!」她固執地拉住他的手。

    「不會的。」

    「會!你一定會趁我睡著的時候,跑去跟別人相親!」淚眼汪汪不見,她開始瞪他。

    相親?李翔拉開她手的動作一頓,在床沿坐了下來。

    難不成她是因為他要跟別的女孩子認識,所以才氣悶了一整個星期,然後又一個人跑出去淋雨逛街?!

    「蘭若,妳不想我去跟別人相親嗎?」他問道。雖然趁別人病了、神志不太清醒的時候來套別人的話,不是很君子的行為,但是這年頭,當君子的人總是容易被暗算,然後吃虧,誰還會呆呆的去當君子?

    當「情況特殊」的時候,他只能選擇當一下小人。

    「當然不想!」她瞪大眼。

    「為什麼不想?」

    「我討厭你身邊有別的女人。」她抱怨。「我討厭你對別的女人溫柔、討厭你對她們笑……討厭討厭。」每次看到女客人特別溫柔地對他說話時,她就很想拿掃把把那個女客人給掃出去!

    「只是因為這樣?」他莞爾。

    她一定不知道她現在的樣子有多可愛,會讓人忍不住想一口吞了她!

    「討厭、討厭……」她有些倦,眼皮快要合上,想睡覺,可是不行,他會跑掉,「不能睡……」她一邊喃念著,一邊把他手抓得更緊。

    「睡吧,不要擔心,我不會走。」他低身傾近她,吻了吻她額際,刷過鼻尖一路往下,直至含住她唇瓣。「蘭若,相信我,我不會走。」

    「嘻。」她這才笑了,輕吁口氣,睡著了。

    李翔就這樣任她握著手,不忘量她的體溫,直到她的體溫恢復正常,這才放心。

    等她真正睡熟了,他悄悄走開,清理了浴室後,也回房裡把自己打理乾淨,又把兩人換下的衣服丟進洗衣機後,再回到她的房間。

    她睡的很熟,呼吸均勻,撫著她臉頰上的傷痕,他有些自責。如果他早點趕到,她就不用多受這種罪了。

    直到此刻,他也才真正發現,他居然這麼關心她。察覺到她有危險的時候,他簡直是要急瘋了,對那些人雖然沒有趕盡殺絕,但是他的怒氣卻失控了。

    想到那些氾濫的水……哎!

    *

    隔天早上,李翔一個人去開店,准十點整,師母就來了。

    「阿翔,早。」師母笑容滿面。

    「師母,早。」

    「咦?蘭若呢?」怎麼沒看到人?

    「她感冒了,所以今天在家裡休息。」他回道,開始整理今天要上架的片子。

    「感冒?!嚴不嚴重?」師母一聽,立刻關心地問。

    「還好,退了燒就沒事了,只是需要休息而已。」今天早上,他特地陪著她吃完早餐,盯著她吃完藥,囑咐她多休息。她看起來還很疲倦的樣子,今天應該會睡一天。

    他特地熬了一點鹹粥放在冰箱裡,如果她肚子餓,只要微波一下就可以吃,這對她來說應該沒問題。

    「沒事就好。」師母一頓。「那今天晚上的飯局……你不就不能去了?」蘭若生病,就沒人顧店了啊!

    「這……」李翔猶豫。

    「阿翔,不然這樣好了,我叫我老伴來替你看店,我帶你去,介紹你們認識後,我再離開。」她趕緊想替代方案。

    這算是突發狀況。在一般的情況下,她當然會取消或改期,但是那位小姐恰恰好討厭第一次約會就遲到或不到的人,偏偏蘭若這時候又生病……她一點都不希望因為一點小小的狀況,就耽誤阿翔的婚姻大事。畢竟對方可是研究所畢業的財管碩士,性情也不錯,雖然驕傲了點兒,但哪個身世好、從小被稱讚到大的孩子不驕傲?幸好這不算是什麼大問題,兩個人都有意思,才是最重要的。

    「不用麻煩了,師母。」李翔溫和地回答道:「待會我會把提早關店的牌子掛上去,今天就提早休息吧!」

    「這樣不太好吧……」做生意,哪能老是提早關店?!上回為了去機場載她老伴,李翔才提早關店過一次,現在又要?!

    這樣顧客會不會跑光光啊?

    「沒關係的。」李翔一點也不擔心。

    「那好吧!不過如果你改變主意,可以隨時跟我說,反正我老伴在家也是很閒,讓他來幫你顧店還可以順便打發時間,免得他提早得老年癡呆症。」師母很順地說道。

    李翔聽到後來,終於忍不住笑出來。

    「師母,其實妳是覺得教授太閒,所以才想找事情給教授做吧?!」

    「呃……你怎麼知道?」沒想到阿翔那麼快就可以猜出她的心思。

    「師母,妳太熱衷替教授找兼差了。」這個星期,就常見她去哪兒都拖著教授一起,不讓教授太閒散,這就已經很明顯了。

    師母不好意思地笑了,但還是回答得振振有詞:「我也是為他的身體好。他不愛運動,平時除了在學校裡走路之外,也沒去什麼別的地方,人年紀大了,身體就要多動,才不會容易生蛂C」身為老婆的她,可是非常重視教授的健康。

    「那,晚上也請教授一起去吃飯好了。」李翔建議道。

    「這怎麼行?」今晚對阿翔來說很重要耶!怎麼可以多帶一個電燈泡?!

    「沒關係的,有教授去,師母也比較不會無聊。師母,就這樣決定吧。」

    「這個……好吧。」

    也對,要是他們兩個年輕人太有話聊,那她還可以跟老伴一起移到別桌去,學年輕人浪漫一下。

    「師母,今天有教授愛看的布袋戲新片,要不要順便借回去?」剛好整理登記到這部片,李翔順便問。

    「當然要。」師母忙點頭。教授今天休息在家,總要給他一點事情做呀!天知道教授等新劇集的同時,也在她耳邊叨念了一個星期,一會兒關心中原武林會不會被外星人佔領、一會兒擔心那些大俠們會不會全變成嗜血族,真是……

    看布袋戲就這麼認真,還一邊數日子等新片,怎麼運動都不會這麼記得?

    *

    「咳咳……」睡到早上十一點多,蘭若醒來,有一點點咳嗽的症狀。

    她翻被下床,走到客廳後,從陽台的落地窗望出去。

    外面天氣很好,昨天的大雨一點也沒有延續到今天,室內溫度有空調維持在攝氏二十五度,平常人可能會覺得很舒服,不過現在她是病人,就覺得有點涼了。

    正好,衣帽架上掛著一件他的外套,她一點也不客氣地拿下來,就往自己身上披。

    嘻,暖多了。

    外套上有他獨特的清爽氣息,隱隱約約,她想起昨晚發生的事。

    他是不是……幫她洗了澡?好像有這麼回事。早上吃早餐的時候她還有點迷迷糊糊的,所以沒想太多,可現在清醒了,一想到她全身赤裸地讓他做那麼親密的打理,她臉蛋瞬間爆紅。

    老天!杜蘭若蒙住臉,有點不敢見他了。

    蘭若:

    冰箱裡還有一碗鹹粥,如果餓了可以微波來吃,時間和溫度我都調好了,吃的時候小心燙。另外,別忘記吃藥。

    李翔

    廚房的餐桌上,有一張他的留言,明明早上他有交代過了,結果他還是寫下來再提醒她一次。

    蘭若頓時笑得甜甜的。依照他所交代的,熱一小碗粥來吃。吃完藥,她窩到沙發去,拿他的外套當被子,躺著躺著,不小心又睡著了。

    下午三點半,李翔提早關店回到家,小聲地開鎖進屋,卻發現那個該在房間裡睡覺的人,居然窩到客廳來了。

    他蹲在沙發旁,輕喚:「蘭若。」

    她輕顫了下,張開眼。

    「李翔?」她揉揉眼,試著坐起來。「你回來啦!」

    「嗯。」他點頭,扶她坐好。「妳怎麼不在房間裡睡,窩在這裡,要是不小心又著涼怎麼辦?」

    「那就是你的錯啊……咳咳。」她接得很順。

    「我的錯?!」他拍拍她的背。

    「誰叫你買的外套不夠暖。」她拉了拉身上蓋著的大外套。

    他這才發現,她居然把他的外套當棉被,還說得一副振振有詞的樣子。

    「外套是拿來出門的時候穿著保暖,不是用來當棉被的好嗎?」忍不住要白她一眼。

    「我不要一個人待在房間嘛!」她嬌憨地道,頭靠在他肩上,覺得還是想睡覺。

    「那也不能把沙發當成床吧?」

    「誰叫你都不回來。」她乾脆抱怨他。

    「我要開店呀。」這是正事。

    「開店……比照顧我重要嗎?」她瞅著他問道。

    「妳還能跟我抬槓,精神也很好,這樣還需要我照顧嗎?」他反問,笑著輕點了下她鼻尖。

    「哼哼。」她努努嘴。「那是因為我在家裡很無聊,沒有睡覺的時候就想著要怎麼跟你抱怨,才說得那麼順的好不好?」他真的以為她現在好了呀?

    「好,我知道丟妳一個病人在家裡,妳很委屈,所以我買了一點東西回來補償妳。」他笑著搖搖頭,打開紙袋,一陣香味飄了出來。

    「是什麼?」她被香味吸引過去。

    「新鮮的魚粥加上魚鬆,喜歡嗎?」

    「又是粥啊!」他沒回來之前,她還在想絕對不要再吃粥了,可是他一拿回來,光是那股香味,居然就引起了她的食慾。

    「我想,讓妳連吃兩餐的粥,妳一定也膩了,不過這碗魚粥料理得很好,我想妳應該可以接受。」

    「你怎麼知道我會吃?」不是找碴,是她好奇。

    「早餐是我煮的,中餐晚餐是我點的,妳的口味我還會不清楚嗎?」嘖,多了一個房客,他這個房東當場變成奶爸,不時得照料她的需求。

    同住了這一陣子,由於三餐都一同吃,所以李翔對蘭若挑嘴的食物非常清楚。

    她還病著,體力沒完全恢復,所以清淡又營養的食物絕對比較適合她。當然,前提是裡頭絕對不能有她討厭的食物,諸如不夠鮮嫩的肉或煮得太爛的蔬菜等等。

    選來選去,新鮮又湯頭美味的魚粥最適合她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沒吃過,會比較有新鮮感。

    「呃……」她吐吐舌。

    一個人出來外面生活,她才知道自己對生活笨到什麼程度。以前在家裡,日常瑣事有傭人代勞,連出門都有人接送,可是到了台灣,她先後碰到不同的狀況,要不是他,她一定會很慘。

    雖然是請求他收留她,但他做的卻不只這些,除了供她住、給她一份工作,三餐和很多生活上的事,他不介意教她,也不介意多照顧她一個,不要求她做什麼回報,也不嫌棄她笨手笨腳,這種溫柔讓她很感動很感動。

    在他的注視下,她吹了吹粥,然後吃進一口。

    「好吃嗎?」他問。

    「好吃。」她點點頭。「你吃了嗎?」

    她吃魚粥,他吃什麼?

    「我晚點再出去吃,要不要加一點魚鬆?」

    「好啊。」她點頭。

    他拿來一個小碟子,將魚鬆倒在上頭,附上舀匙,讓她可以由自己的口味,決定加多少。

    蘭若先加了一點點,連同粥吃進嘴裡,鹹中帶甜的香酥口感讓她驚訝地張大眼。

    「好好吃哦!」

    「好吃就好,妳多吃一點。」他起身去看她的藥包,確定經過一個中午後的確少了一包,這才放心。

    「那你要吃什麼?」她問道,沒忘記他沒有買自己的晚餐。

    「師母約了我今天晚上吃飯,妳忘了嗎?」他走回來,坐在她旁邊。

    蘭若吃食的動作一頓。

    「你還是要去相親?」

    「嗯。」他微笑地點點頭。「已經答應師母了,我當然要去。」

    「可是……我還在生病耶!」他又要把她一個丟在家裡嗎?!

    「妳已經好很多了,待會兒再吃一包藥,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我答應妳,不會去太久,頂多十一點就回來。」

    「你……你……」蘭若張開口,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嗯?」他不解地望著她。

    「沒什麼!」氣悶地低頭,她狠狠吃進一口粥。

    笨蛋、笨蛋……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