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狐狸精 第九章
    她真的跟他上床了。

    每次一想起兩天前的事,辛皓熏就很想搗住自己的臉,不要見人了--事實上,從那天晚上他送她回家、跟她吻別後,她已經待在家裡整整兩天,連屋門都沒踏出一步。

    她本來只想跟他交往,讓自己有機會體驗男女情事,可是他對她的付出,卻已經不容許她輕易揮手說再見。

    碰到這種上不上、下不下的情況,她想要尋求幫助。

    抓起電話,小熏直接撥給寶兒。

    「喂?」響沒三聲,電話就被接起。

    「妳……寧淨?」小熏訝異,她應該沒有撥錯電話吧?

    「小熏!」寧淨在那頭大叫。

    「怎麼了?」聽到她的聲音不用這麼興奮吧?

    「妳沒事了吧?」寧淨忙問。

    「我很好呀,妳怎麼這麼問?」

    「翔殷保全還在保護妳嗎?」寧淨又問。

    「是寶兒告訴妳的吧。」辛皓熏一笑。在回台北前,她對寶兒提過,大哥可能會請翔殷保全保護她。

    「是呀。」寧淨開始抱怨:「妳也真不夠意思,發生這種事妳居然只告訴寶兒,我們是好朋友耶,妳居然沒對我說……」

    「寶兒呢?」小熏連忙打斷她。再讓寧淨抱怨下去,什麼事都不用問了。

    「寶兒……」寧淨歎口氣:「寶兒為了妳,『賣身』去了。」

    「賣身?!」

    「翔殷保全的董事長殷逢遠,以妳的安全作為交換條件,要寶兒當他的女人……」寧淨愈說,小熏愈驚駭。

    居然有這種事,可惡的殷逢倫!

    他最好別是知情的!

    掛斷電話後,小熏直奔翔殷保全,這次不必她開口,服務台小姐一見到她,立刻將她引上樓,直達總經理室。

    小熏連門也不敲就闖進辦公室。

    「信息部正在研發--」正在報告的聲音被開門聲打斷,信息部經理望了望她,又望向總經理。

    「呃,總經理……」還要繼續報告下去嗎?

    「你先下去,研發繼續,報告延後。」殷逢倫直接裁決。

    「是。」信息部經理得令,很識相地飛快退出辦公室。

    小熏直接走向前,隔著辦公桌與他面對面。

    「熏。」他站起來,想擁抱她;她卻退後,與他拉開一段距離。

    「我有事要問你。」她昂起頭。

    「妳問。」他停住動作,明白她肢體所傳達出的訊息--拒絕。

    那天她在他懷裡小睡醒來後,他半是刻意、半是渴求地再佔領了她一次,為的就是要加強他在她心底的份量,讓她正視兩人之間的事。

    他知道這兩天她都一直待在家裡,應該是刻意不出門的吧!雖然兩人的關係進展了一大步,但是感情的基礎還很脆弱。雖然她沒有後悔讓他抱了她,但事後必定會有一些懊惱,需要想一想,所以他也就沒去打擾她。

    但是不見她兩天,也已經是他的極限,本來打算今天下班去逮她的,結果她卻自己來了。只是,她的表情不對。這兩天是又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大哥委託你們保護我?」

    「對。」他點頭,看出她神情有異。

    小熏一向不太激動的,但此刻--她眼裡卻明顯含著怒火。

    「付了該付的金額?」她再問。

    「是。」他再度點頭。

    「那麼,同一個對象,翔殷為什麼收兩次費?!」她質問。

    「妳是指--」

    「不要跟我玩套話的遊戲,你應該很清楚,我指的是寶兒。」她瞪著他。

    「熏,別激動。」他只擔心她。

    她沒有怒氣大發,連質問他,語氣都盡力保持平緩,可是她的呼息卻不平穩,這顯示了她的情緒受到很大的波動;而她努力想平復,卻做不到。

    「你早就知道了!?」她不要為他的擔心而感動!

    「我……是。」他點頭,坦白承認。

    「為什麼不告訴我?」如果他真的熟知她這些年來的種種,就該知道熏屋的朋友對她來說有多重要!

    「那是寶兒和大哥之間的事,由他們自己處理,我不能過問。」

    「如果只是他們的事,為什麼用我當借口,逼寶兒到他身邊?」她咬住唇,一手按住跳動劇烈的心口。

    「熏,別激動。」殷逢倫臉色一變,上前想安撫她。

    「不要過來。」小熏連連後退,「我不會有事。」她深呼吸,努力平復情緒。

    殷逢倫只能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她、為她擔心,卻不敢再向前,就怕再度惹她動怒。她的情緒不能再激動了。

    「大哥對寶兒……不是沒有動心的。」殷逢倫放柔了聲音,希望能安撫她,「我大哥是個很自負的人,他想做的事就一定會做到,但對於女人--跟他當兄弟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他為一個女人這麼費心。

    大哥也許不是癡情的人,對女人也從不在意,但他對寶兒……絕對有一份不同於對所有人的專注,只是他自己還不知道罷了。」

    「只因為這樣,他就有權力逼寶兒屈服嗎?而你該在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就告訴我,而不是等我發現了才來解釋。」他,算是共犯一名。

    「如果我早一些告訴妳,妳會怎麼做?」他反問。

    「我……」辛皓熏一頓。「不管我會做什麼,都比什麼都不做來的好。」寶兒為了她這樣犧牲,叫她怎麼能安心?!

    「熏!」殷逢倫大步跨向前,不顧她掙扎地將她擁入懷。「妳可以氣我,但不要自責。」

    她讓他抱著,卻不肯抬頭看他。

    他也不勉強她,只是輕聲道:「熏,感情的事,讓大哥和寶兒自己決定,妳別過問,好嗎?」

    「不。」她吐出拒絕。

    「熏,」他想歎氣。「大哥是個很強勢的人,他的事連我這個做弟弟的都管不了,如果妳堅持要介入,大哥對妳……不會客氣的。」

    「他對我不客氣,那你呢?」她手掌平貼他胸膛,終於抬起眼。「你會幫你哥對付我嗎?」

    「妳明知道我不會。」他怎麼可能對付她?!

    「那我和你大哥,你選哪一個?」

    「熏……」親情、愛情,對他來說一樣重要,他不可能只選擇其中一方!

    「如果我夠壞心,就應該逼你作出選擇,然後再來好好對你發飆。」她皺了皺眉,「不過,一來我很善良,二來發飆這種事,對我來說有技術上的難度,所以我只好放棄這個可以光明正大罵你的機會。」她的語氣是委屈的。

    殷逢倫聽得哭笑不得,又有點提心吊膽。

    她善良?呃,雖然她是他心愛的女人,但對於這兩個字,他認為跟熏不太搭得上;至於後者,倒是實話,以熏身體的承受度,是發不了飆的。

    「但是,你是共犯,我也不會就這樣原諒你。」她以指尖頂了下他額頭。

    「妳要什麼?」殷逢倫暗自苦笑。

    果然,當她冷靜下來,就開始恢復本性了。希望她的要求不會是他做不到的。

    「我要你帶我去見寶兒。」不拐彎抹角,她直接說了。

    他表情一頓。「這不太好。」

    據他所知,大哥將寶兒護的可緊了,任何人都休想接近,而且大哥住處的保全系統,絕對可以電死一支特種部隊。

    「一句話,帶不帶我去?」

    她居然露出微笑?!事情大條了。

    如果這種時候她還笑得出來,表示她一定在算計著某件事。殷逢倫深深感覺到自己非常危險。

    「妳……為什麼想見她?」他最好問清楚再作決定。

    「抱歉,女人間的私房話,我不能告訴你,你只需要回答我的話,肯或不肯?」

    殷逢倫猶豫。

    「好吧,我不勉強你。」小熏踮起腳尖吻了下他的臉,才退出他懷抱。「很抱歉打擾你的辦公時間,我先走了,你繼續辦公吧!」說完,還真的轉身,優雅地朝門口走去。

    殷逢倫沒多遲疑,兩三步就追上她。

    「奸,我帶妳去。」他按住她握到門把的手。

    小熏偏回頭,一臉體諒,「我不想勉強你。」

    「如果我不帶妳去,妳打算自己去,對嗎?」以辛氏的能力,要查出大哥的住處並不難;但是她自己去……他光想到就頭皮發麻。

    「是呀,我一定要去見寶兒。」這男人果然很瞭解她。

    「我帶妳去。」他再度想歎息。「不過妳要答應我,見到我大哥,跟他好好談,不要惹他生氣。」

    「到時候再說。」她甜甜回道。

    跟他好好談?她沒直接找人去海扁他一頓,算是很客氣了!

    「熏!」他開始擔心了。

    「你現在就能帶我去,還是要等下班後?」才不理他擔不擔心,他活該受點罪,哼。

    「我現在就帶妳去。」早點去,事情好早點解決。殷逢倫已經有預感,熏對他……才沒那麼快就諒解!

    把待辦公事交代下去,殷逢倫摟著她下樓。

    一路上,小熏都不開口,只是安靜地坐在他身邊的位置,望著車窗外的街景。

    殷逢遠固然有個威逼的好理由,但寶兒卻從來不是個會乖乖順從的人……好!算之前為了她不得不妥協,那麼,一旦知道她無恙了呢?寶兒會怎麼做?

    不管怎麼樣,她都不會讓自己的好朋友受委屈!

    一個小時後,殷逢倫將車開進一處高級住宅區,停在一棟洋房別墅前,以搖控的方武開門,然後將車停進車庫。

    下車後,他牽著她一路通過屋前的綠地,來到正屋門口。

    「大哥在家。」

    「那最好。」她點點頭。

    「熏,答應我,別跟大哥吵架。」

    「看看。」丟給他這兩個字當是回答。「你先留在這裡,我要跟他單獨談談。」

    說完,不理會他擔心的眼,她逕自進屋,讓殷逢倫想阻止都來不及。

    為了避免再惹她生氣,他只好先捺下擔心,緊守在門外,準備隨時進屋。

    辛皓熏踏進屋裡,所看到的就是客廳,屋內裝有自動空調,所有的視廳設備都是最高級的,風格明顯的以舒適、簡單為原則,整個客廳,沒有任何多餘的擺設。

    挑高的樓梯玄關處傳來一陣腳步聲,小熏抬起頭。

    「你好,殷董事長。」她微笑,看著他走下樓,神情淡漠地直接在沙發上落坐,姿態傭懶中帶著令人心折的王者之風。

    辛皓熏再望一眼二樓樓梯的玄關處,似乎瞥見一點人影。她不動聲色地走到他面前,不請自坐。

    「久仰。」殷逢遠這才開口。

    他沒找她,她倒自己找上門來。因為殷逢倫的關係,讓殷逢遠對她保留三分尊重。

    「寶兒在你這裡,對不對?」她直接問?

    「是又如何?」殷逢遠冷冷瞥她一眼。

    「我來看她。」

    「她在休息,不見客。」

    「就算寶兒在睡覺,她也會見我的。」小熏笑笑地起身,走向樓梯。

    殷逢遠連拾眼也沒有,只冷冷地道:「這裡不是辛家大宅,別指望我會容忍妳做任何事。」

    「我也沒有要你容忍啊。」小熏回身,「如果你生氣,可以對我出手,可是要記得,千萬不要被寶兒知道你欺負我喔!」

    一句「寶兒」,直接點中殷逢遠的罩門。

    「妳的來意,就只為了見寶兒?」他語氣更冷了。

    「當然,這是最重要的。」辛皓熏笑咪咪地,一雙黑白分明的靈動眼眸,像隨意一轉,就能變出出人意料的心思。「另外,我很好奇你用什麼方法,讓寶兒心甘情願留下來。」

    「這應該與妳無關吧。」殷逢遠打量著她,猜測她真正的來意。

    他已經可以想見,倫弟為什麼對她那麼慎重其事了。她東兜西轉的話,就是沒說出重點,加上美麗動人的外表、毫無敵意的態度,遲鈍一點的人早被她的話要的團團轉,根本不記得自己是誰了。

    「如果你用我的安全來當條件,就和我有關了。」辛皓熏重新坐下來,殷逢遠則依然面無表情。

    這個男人很深沉哦,如果不是她一向觀察入微,絕對不會發現他的眼神有絲閃動。

    「那又如何?」他只挑了挑眉。

    「殷先生,如果寶兒知道,我根本不會有危險,她還會留下來嗎?」這男人連否認也沒有,直接承認他所做的事,辛蜋懂X乎有點欣賞他了。不過,就算再欣賞,朋友還是擺第一。

    「她留不留,都是我和她的事,沒有外人置喙的餘地。」

    「感情的事,的確是沒有外人插嘴的餘地,可是……你確定你跟寶兒之間是感情,不是交易?」她覬著他的表情,不得不承認,這男人真是狂。

    明明知道自己被威脅著,他還是沉穩如山,這到底是他太有把握寶兒不會離開,還是他壓根兒就不介意寶兒的去留?

    「這與妳無關。」他不跟任何人討論寶兒。

    「如果你一點都不在乎寶兒,我就要帶她離開。」辛皓熏臉上笑意淺了。

    「妳有這個本事嗎?」就憑她也敢來威脅他?笑話!

    「如果沒有,我何必來?」辛皓熏瞇眼,突然一笑,然後朝樓上大喊:「寶兒!」

    這個小熏……躲在樓梯上的人兒頓時哭笑不得……

    殷逢遠皺眉。

    「我沒打過女人,希望妳不會是第一個。」他沉著聲,很是威脅。

    辛皓熏卻是嘻嘻一笑,「如果我會怕,就不會來了。」她豈是那 容易受威脅的人。

    殷逢遠怒眸一掃,沉聲低吼:「殷逢倫,立刻把你的女人帶走!」

    這時候,藏在門外的殷逢倫只好進門。

    「大哥,你怎麼知道?」他發問,半是愧疚、半想歎息。

    夾在兄長和熏之間,他似乎怎麼做都無法兩全其美。

    「如果不是你,她怎麼能進來?!」見色忘兄的弟弟!

    如果不是有人放行,辛皓熏在外面的院子時早就被紅外線掃中了,哪還有命進得了門!?而會放她進來的人,除了殷逢倫,還有誰?

    「這個……」看出大哥真的很生氣,殷逢倫摟住辛皓熏。「我們先離開吧。」

    「不行。」她還沒說夠。

    「大哥和寶兒的事,他們自己會解決,妳別介入。」殷逢倫當然知道她是心疼好友,可是這也要看情形的。大哥,是不能隨便惹的。

    「寶兒的事,我們不會不聞不問。」除了她,更有熏屋的三個好友。「如果你怕得罪自己的哥哥,那你不要管。」

    「殷逢倫,限你一分鐘之內,把人帶離我面前,否則……」殷逢遠留住話尾,殷逢倫就知道事態嚴重了。

    「這件事下回再談,今天到這裡就好。」不由分說,殷逢倫趕緊把辛皓熏給帶離現場,免得大哥發火,那是誰都擋不住的。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