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狐狸精 第六章
    離開別墅後,銀色跑車開上道路,隨著車子的前進,路燈一閃一閃地照耀而過,在他們身上投射出一明一暗的光影。

    「你的重型機車呢?」除了第一次,她沒見過他再騎車。

    「在家裡。」

    「騎車的男人比較帥。」她斜睨著他。

    「妳穿著小禮服,不適合坐機車。」殷逢倫雙手輕鬆地駕馭著方向盤,忽然問道:「妳會怕嗎?」

    「怕什麼?」

    「我們有『朋友』來了。」從後照鏡裡,他清楚地看見兩輛車緊跟著他們。

    「朋友?」她一臉疑惑,順著他的眼神看向後照鏡,瞥見後頭的車影。

    「我們被跟蹤了!?」

    「算是。」他點頭,技巧地擋住後方超車。「坐穩。」

    非常時候,辛皓熏聽話地不再開口,只注意著後方動作--超車不成,看他們加速的形態,似乎想……撞車?!

    殷逢倫再度技巧地閃過。

    「咦?你開車技術好好。」她笑望著他。

    「普通。」他分神瞥了她一眼,沒忽略她眼裡閃過的調皮。

    「那我們陪他們玩一玩好不好?」從剛剛他引開對方衝撞的舉動看來,她不必擔心會發生像那天晚上一樣,讓她棄車逃跑的事了。

    「妳想怎麼玩?」

    「有什麼方法可以教訓他們,又不至於造成太大傷害?」

    殷逢倫邊開車將他們引到比較少人的路段,邊想著能對付他們的方法;但他還沒出擊,對方已經開始加速。

    他注視著後照鏡,臉上浮現一抹笑。

    「看來,他們想逼我們停車。」光看他們分抄兩邊的路徑,就知道他們想幹什麼。

    「討厭,為什麼我總是會碰到這種事。」辛皓熏咕噥,而且今年特別多。

    「因為有人想追妳,同時也想找機會入主辛氏財團的董事會。」他快速通過一個彎道,邊回道。

    「什麼意思?」

    「放心,妳大哥不是那麼無能的人,他能夠處理所有狀況。」除了特別注意她的安全之外。

    「是誰想入主辛氏的董事會?」她立刻問。

    「別擔心,不會有事的,他們起不了什麼大作用。」發現兩輛車想左右包夾他,他繼續加速往下一個坡道,然後下坡十秒後緊急煞車,讓那兩輛車不得不慌了手腳,他再一個加速往前,在路口回轉。

    那兩輛車緊跟著他,沒想到他會突然回轉,在角度沒有控制好的情況下,兩輛車眼看著就要撞在一起,連忙緊急煞車。

    吱--砰--兩輛車還是撞上。

    「還奸嗎?」不急著去看那兩輛車,他握住她略嫌冰涼的手。

    剛剛的車速忽快忽慢,她沒嚇到吧?

    「還好。」她深吸口氣,反握住他溫熱的手。

    「跟我回家?」他問。

    「嗯。」她點頭。

    記下那兩輛車的車牌號碼,決定梢後去查清這兩輛車的來歷,而後,他旋轉方向盤,將車往市區的方向開去。

    「他們是誰?」回到他住的公寓,她開始進攻在路上順便買回來的鍋貼。

    「一群沒名的小混混。」脫下外套,他坐到她身旁,打開另一袋鍋貼。

    「少來,你一定知道他們是誰,快點告訴我。」

    「他們不值得妳費心,好好過妳的生活就好。」夾起一個鍋貼,他餵進她嘴裡。

    她瞪大眼,又不能吐出來,只好咬一咬吞進肚子裡。

    「不要拿食物來塞我的嘴啦!」她抗議地嗔叫。

    「這是在疼愛妳。」他卻像是玩上興頭,摟她入懷,再喂一顆。

    「我才不要你疼愛。」好不容易吞下,她推推他,眼神很認真地警告他別再餵了,她自己會吃。

    「真的不要?」

    「當然不要,」她小嘴微嘟,不再追問剛才的事。「還說疼愛我,結果你都偷親我,『大壞蛋』!」

    他眉眼微挑。「妳想起來了?」

    「想起什麼?」她裝傻。「想起十三年前有一個在樹上偷睡覺,然後又很惡劣地偷走我初吻的壞蛋嗎?」

    想起的同時,她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他會在送她回熏屋時,對她說那句話了。

    殷逢倫卻笑了。「妳介意?」

    「我當然介意!」她氣呼呼的,「哪個女孩子不希望自己有個很美很美的初吻回憶呀?結果我的初吻卻被一個我不知道是誰的人偷走,最可惡的是他一路抱我走回家,卻沒自我介紹,之後又像從世界上蒸發了一樣,沒消沒息。」

    「但是現在,他主動回來了。」他溫柔地望著她。

    「那又怎麼樣?」她反問。「小時候的事,過去就算了;但是現在不同,我不想屬於你。」她微微笑著,神情極度傲然。

    如果她想有個男人,早八百年前就可以找到對象了,用不著現在還被一堆男人追著跑。

    「哦?」他望著她格外燦然的小臉。

    「我有很好的家境,讓我不必找飯票,也可以悠悠哉哉過日子,我喜歡現在的生活,不想有男人來約束我。」她太愛她的自由,不想受到任何束縛。「你是與別人不同,也吻了我好幾次,可是你真的很過分,紳士不會一直偷吻淑女的。」這是順便抱怨。

    「這是妳拒絕我的理由?」等她說完,他才緩緩開口。

    「對。」她點頭。

    「除了怕束縛,還有別的原因嗎?」

    「還有,要當我的男人有很多條件,你一定會覺得不耐煩。」一開出來,十個有九個半都會嚇跑。

    他撥開她額前的髮絲,一手撐在椅背上,眼神略帶慵懶地望著她:

    「除了--要很厲害,可以保護妳不被臭男生騷擾;要很聰明,讀書不可以輸給別人:要很能幹,未來職位至少要是總經理;要有錢,不讓妳為生活煩惱;要很讓妳,不可以贏妳;要很疼妳,妳說什麼都要聽;要很寵妳,不管妳做了什麼事都不會罵妳;要對妳很好很好,絕對不可以對別人比對妳好……」他一口氣說了許多,然後問:「除了以上這些條件之外,這些年妳還有增加其它條件嗎?」

    「你怎麼知道?!」她瞪大眼。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妳就說過了,妳忘了嗎?」他語含笑意。

    對哦。「可那時候……我是隨便說的,這樣你就記住了!?」太厲害了吧?

    「這幾年,我一直努力達成妳的要求。」他坦白道:「要很厲害,可以保護妳;這一點,我做到了。」這幾次的相處,哪一次不是從救她開始?

    「十三年來,我教訓過不下幾十個男人,熏,妳的魅力真的不同凡響。」

    這一點,真不知道該是說他的眼光好,看上一個極為迷人的女子,還是該抱怨她太迷人,讓一堆男人前仆後繼。

    「原來是你……」辛皓熏這才明白。

    從小到大,她身邊的追求者從來沒斷過,即使父兄全力防堵,也還是會有漏網之魚,可是從那之後,凡是對她表白的人,從來不會在她面前出現超過兩次,原來那都是他在暗中作了手腳。

    「至於要很聰明,讀書不能輸給別人這一項……」他想了下。「我有從十三年前開始就一路第一名,一直到拿到信息管理與財務管理兩項碩士的成績單,妳要看嗎?」

    她搖搖頭。他說的話,已經足夠讓她相信了。

    「要很能幹,至少是總經理。」他繼續往下說:「我現在就是翔殷保全的總經理,負責管理與信息研究,這應該也算達到妳的標準。

    而有錢這一項--我雖然比不上辛氏財團富有,但個人資產有個幾千萬,加上國外的投資,總財產至少上億,應該養得起妳了。」這還是最保守的算法,只算現金流量,不包括其它不動產與長期投資。

    她只能點點頭。他每說一件,她就驚心一次。

    他說的容易,但要達到這些成就,她知道那並不容易。

    也許對那些大財團的子弟來說,光繼承的財產就不只這些;可是對一個沒有背景的人,要從什麼都沒有到擁有這麼多,其中所要付出的努力,絕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

    尤其,在努力之餘,他還要對付她那些追求者,既能全部掌握住,又能及時想出那麼多花樣,來讓那些臭男生不得不離她遠一點,她就無法不佩服。

    「然後,要讓妳、疼妳、寵妳,對妳很好很好……」殷逢倫輕撫著她的臉頰,「我盡力做,這一點,只能由妳來評分。」

    辛皓熏真的沒有想到,當初的一時戲言,他卻牢牢記得,努力實踐。有形的條件,他全達到了,而那些疼寵她的部分,從這幾回的相處中,她也感覺到了。

    他是真的很讓她、很寵她,無論她說什麼,他從來沒有說個「不」字,不會因為他是男人、不會因為他比較懂得什麼,就希望她聽他的,進而改變她的想法或作法。不管她有理無理,他幾乎是完全依著她。

    什麼樣的男人,會這樣對一個女人,在完全沒有任何人情與血緣關係的情況下?

    又有什麼樣的男人,會對一個女人癡迷十三年,人不在她身邊,卻依然為她排解所有的困擾?

    什麼樣的男人會對她一時的戲言認真、進而徹底實踐?

    又是什麼樣的男人,可以讓她不心生厭惡,任意撒潑卻不必顧忌、不必擔心得罪人--

    光是想到身邊發生過的那些事,再知道他全有份參與,就不難想像,他為她費了多少心……

    「你讓我……覺得欠你好多、好多……」她低啞了聲音,心頭有點酸、有點甜,有種分不清的複雜感覺。

    這些事如果是別人做,她可以一點都不在乎、可以聽了有點心虛,但不會有太多感動--本來嘛,對於一個你不認識、或是你厭煩的人,就算他付出再多努力,你都只會覺得煩;可是他不同。

    一個人能不能接受另外一個人,身體的直覺是最明顯的,而很顯然,她並不排斥他的碰觸,對他的吻也有感覺,否則不會允許他一再越界。

    「告訴妳,不是希望妳愧疚,只是不要妳對我覺得陌生。」他低道,凝望著她低垂的表情。

    「不公平。」察覺到他愈來愈靠近,她的手臂再度抵著他胸膛。

    「嗯?」

    「那不算。」她咬了下唇。「那些事我都不知道,你不能拿那十三年來跟我算感情,我現在才認識你、才見過你三次,你不能要求我以同樣的用心來回報你。」她不要頂著一種歉疚的心來面對他,那會讓她覺得好累。

    「我從來不敢作這種夢。」他低沉一笑,看出她的倉皇與無措。「我不需要妳做同樣的回報,只要妳現在對我多一點瞭解,暫時這樣就夠了。」

    「然後呢?等再過不久,你就會開始計較我付出的沒有你多、對你的好不如你對我的好、沒有像你一樣認真--」她的唇忽然被他點住。

    他搖搖頭。「熏,妳想太多了。」

    她真的很怕被束縛住、怕對方要求的太多、怕自己被困在一段感情裡。

    「你不會嗎?」男人如何能無限制地包容一個女人?!

    「我承認我也有私心,但那與妳想要的生活並沒有衝突。我們為什麼不能順其自然呢?」

    「如果已經知道結果,為什麼我們還要試?」

    「如果不試,妳又怎麼知道結果不會不同?」他輕啄了下她的唇,把她微噘的唇辦吻平。

    「熏,我不想逼妳,也可以縱容妳任何事,唯獨不能忍受的,是妳有逃開我的念頭。我是男人,也會有獨佔欲,但是我同樣要妳快樂;在我的守護之下,妳可以盡情做妳自己、展露妳的笑容。」

    他守候她十三年,可不是用來等一個沒有結果的戀情。

    回到家,換下一身累贅、梳洗過後,辛皓熏抱著抱枕賴在紅色柔軟沙發裡。

    她活了二十五年,這還是第一次認真考慮跟一個男人交往。

    殷逢倫不會令她害怕,甚至可以說,他真的是很嬌寵她的;可是她就是有一種被控制住的感覺--就像某件事的決定是她要下的,但那個決定,還是在他控制的範圍內。

    叩叩--虛掩的門口傳來敲門聲,她抬起頭。

    「大哥。」

    「都一點了,還不睡?」辛皓煒走進來,拉過梳妝台前那張椅子,坐在妹妹面前。

    「還不睏。」她搖搖頭。

    「有什麼煩惱嗎?」他疼愛地看著妹妹。

    「哪有?」她皺皺鼻子。

    「如果沒有,妳怎麼會坐在這裡、抱著抱枕發呆?」辛皓烽取笑道:「說出來,讓大哥幫妳出主意。」

    辛皓熏考慮了一下,問問大哥也好,他是男人。

    「大哥,你跟女人交往過,你會不會保護自己喜歡的女人?」她問。

    「當然會。」正常的男人,哪個不會保護自己在乎的人?

    「那,癡情十三年?」她再問。

    辛皓烽想了下。「以我而言,不太可能。」

    一般男人,大概也不會想當「男性王寶釧」吧!

    「那,守護你鍾意的女人十三年、為她排除所有困擾、努力提升自己到最好,這種事你也不會做囉?」

    「小熏,現在還有這種情聖嗎?」他笑了,「回答妳的問題,目前還沒有女人能讓我這麼做。」基本上,他是個商人,如果不是絕對有把握一定會得到那女人,他不可能會為那個女人付出太多。

    癡情,值得欽佩,只是這個年代已經不流行……慢著,小熏怎麼會突然問他這些問題,難道--

    「有男人對妳說,他為妳付出這麼多嗎?」辛皓煒敏銳地反問。

    「嗯。」她老實地點頭。

    「妳對他動心了?」

    她猶豫了下。「我不知道。」蜷縮的雙腿放下沙發,她倚進大哥懷裡。「我還在想,自己應該怎麼面對他。」

    「他是誰?」把這個消息告訴弟弟們,保證那個男人一定會立即被撲滅!

    「我不告訴你。」她眨眨眼,俏皮地笑了。「因為,我準備給這個男人機會。」

    「小熏?」小妹在護著那個男人!這個前所未有的舉動,讓辛皓煒心驚。

    「大哥,莊氏最近一直跟我們過不去,對嗎?」她想起殷逢倫說過的話。

    「生意上的事妳不用擔心,大哥會處理,憑他還動搖不了辛氏。」辛葥雯握什{過一絲冷酷。

    「我也相信,大哥有能力守護辛氏,讓辛氏更加壯大。」她親了哥哥的臉頰一下。「大哥,我已經長大了,可以保護自己,你不用擔心我。」

    「不管妳多大,永遠都是我的小妹妹,做哥哥的怎麼可能不擔心妹妹--尤其當這個妹妹又美麗又漂亮的時候。」

    「你是哥哥,當然認為自己的妹妹漂亮,你說的不准啦。」她撒嬌地道。

    「不准?那看看有那麼多男人追著妳,害大哥像除蟲一樣撲滅完一個又一個,這總是事實吧?」天知道他這個哥哥實在不能算好命,忙著當工作狂之餘,也不忘得照顧妹妹。

    「對不起嘛。」她愧疚地道。

    「不用對不起,大哥只希望妳快樂。」辛皓煒友愛地望著她,「不論妳想做什麼,大哥都會盡力成全妳,唯獨不要看到的,是妳有一點點的不快樂。」

    「謝謝大哥。」她感動地抱了大哥一下。

    爸爸和哥哥們都那麼疼愛她,都希望保有她快樂無憂的生活,那,她唯一能回報他們的方式,就是讓自己過的好囉!

    面對什麼事,都以快樂為前提;面對殷逢倫,也該是這樣。

    她忽然想通了!

    與其擔心未來,倒不如去主動、去改變。他都鎖定她為目標了,那她怎麼可以有想躲的念頭,那樣很丟辛家的臉耶。

    她身為辛家唯一的掌上明珠,當然不可以做這種丟臉的事囉!

    早上十點,側背袋裡裝著兩本書,辛皓熏站在翔殷保全辦公大樓門口。

    多虧有小楊,讓她省去了找路的麻煩,她走向一樓大廳的服務台。

    「請問,殷逢倫總經理在嗎?」

    聽到總經理三個字,服務台小姐的笑容變得很冷淡。「請問妳是哪位?有預約嗎?」

    「我姓辛,沒有預約。」

    「那很抱歉,總經理沒有交代有訪客,我無法讓妳上樓。」

    「那請問,他今天會到公司嗎?」

    「總經理人在樓上辦公。」

    「謝謝妳。」辛蜋嬤咻^門口,在一旁找了個石階坐了下來,掏出書本開始看。

    她忘了,凡是高階主管,架子都很大,沒有預約是見不到人的。幸好她有帶書來,就等他下來好了。辛皓熏就這 在路旁逕自看起書來。

    粉紅色的套頭上衣、白色的牛仔褲,配上一件厚度適中的白色短外套,既清新又亮眼,路過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她兩眼,不到二十分鐘,已經開始有人上前搭訕了。

    「小姐在等人嗎?這裡風很大,我有沒有榮幸可以請妳到對面喝杯咖啡?」

    「不用了,謝謝。」快點走開,還給她一個安靜空間,就算是功德一件了。

    「那,我請小姐喝杯飲料,妳想喝什麼,我幫妳買?」再接再厲。

    「都不用,謝謝。」她頭也不拾。

    「還是小姐想吃什麼,我請客。」他不死心繼續問。

    辛皓熏拾起頭,看到他身上的識別證。「你在這間保全公司上班?」

    「呃,是。」好、好迷人的眼神,他要醉了……

    「那你去問問你們的總經理,如果他同意你可以蹺班請我喝咖啡,我就讓你請。」她甜甜地說。

    「總經理?」那人被她的笑容電昏了頭。「哦,好,我立刻去問。」

    才轉身要跑進大樓,沒想到身後就站了個人,他差點撞上去。

    一抬頭,總經理!?

    「不必問了,總經理說:『不可以』!」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