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狐狸精 第二章
    風聲呼呼地自她耳邊呼嘯而過,她知道,她已經遠離了那些人,可是她的呼息卻還恢復不過來。

    確定已到安全地方,他停下來,將機車立穩,跨下車後轉身面對她。

    「還好嗎?」他拿下安全帽掛在手把上,看著臉色蒼白、呼吸極為不順的她,心頭微微一揪。

    辛皓熏撫著胸口,拾起眼。

    這男人……有一張很特別的臉龐,融合了性格和英俊。他表情很淡,似是不容易顯現出情緒:可是只要他眼神一變,他的神情就隨之整個顯現出來,就像現在他的眼裡含著莫名的擔憂,讓他的神情由冷漠轉為淡淡的關懷。

    「我……」她想回答「還好」,可是心跳卻緩不過來,胸口隱隱泛疼;他想也不想便摟抱住她。

    「鎮定。」他低語,俯下的唇輕觸著她臉龐,再緩緩移向唇辦,順著她的呼息吻住她,以自己平穩的呼吸,平復她的紊亂。「慢慢的,呼氣……吸氣……」

    他緩緩引導著她,低沉的嗓音彷彿具有某種催眠的效果,讓她不自覺依著他的聲音呼息,等她回過神時才意識到,他不但緊摟著她,還……還徹底地吻遍了她的唇!

    「好些了嗎?」他微微抬頭,審視著她,感覺她的呼息緩和不少。

    「你……吻我?!」她臉蛋泛起淡淡的粉紅,瞋怒地瞪著他。

    「不,這才是吻。」他忽爾一笑,再度低下頭,噙住她的唇辦。

    她倒抽口氣,感覺到他含著佔有意味的強悍入侵,他的雙臂箝制得她不能反抗,舌尖輕易打開她的唇齒,沒有逗弄,只是單純地吸吮,徹底深入。

    而她只能渾身虛軟地依靠著他,聞進他身上的氣味。

    這男人身上的味道,不難聞……

    「這才算得上是『吻』。」

    她甚至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放開她的,只知道,他的額貼近她的,而他的手指,正對著她柔嫩的頸項進行撫觸。

    「放開我……」話說出口,她才發現自己的語氣有多虛弱,呼息略促,但沒有到難受的地步。

    「我想放開的時候,自然會放開。」他勾起一抹笑,深邃的眼眸鎖望著她紅艷微腫的唇辦,神情有一點懷思、有一點危險。

    辛皓熏閉了下眼,深呼吸一口氣凝聚力氣,然後挺直身體推開他。

    「你是誰?」

    「妳說呢?」他挑眉。

    很認真地看了看他,然後,她確定自己不認識他。「我不認識你。」

    「那就當我是路人甲吧。」他拿出另一頂安全帽,「戴上它,我送妳回去。」

    「回去哪裡?」難道他知道她要去的地方?

    「熏屋。」他望了她一眼,然後戴上安全帽、跨上車座。「不是嗎?」再發動引擎,沒等她回答,他拉她的手環抱住自己,然後疾速往前馳騁。

    車速很快,辛皓熏別無選擇地只能抱緊他。

    真可惡!這人居然奪走了她成年後的初吻,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只是,他好像對她很瞭解。他到底是誰?

    晚上十一點半,台中美術館一片安靜,只有附近一排咖啡館還亮著招牌燈,閃閃爍爍地不肯休息。

    熏屋也在這條路上,只不過獨立在隔著一條十字路口的對街,花語咖啡屋的招牌亮著,店裡還有稀落的幾桌客人。

    熏屋,是一棟外觀漆成淡紫色、挑高的三層樓建築物,面寬有尋常屋子的四倍、深度則比寬度再多四分之一,住著屋主辛皓熏,與她四個最要好的朋友。

    它的一樓分成兩間店面,分別是「瑤精品店」和「花語咖啡屋」,二樓是兩個店主的住家兼儲貨間,三樓則分成三戶,由辛皓熏與另兩名好友居住。

    夜街中,一輛重型機車的引擎聲劃破這一區的安靜,它停在花語咖啡屋門口,吸引屋裡所有人都往屋外看。

    只見後座的女子下車,將安全帽還給騎士,那騎士不顧她拒絕地摟了她一下,低頭在她耳畔不知道是說話、還是親吻,一會兒才放開她,然後人與車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是小熏耶!」咖啡屋的店主花語蹦出一句驚呼。

    「她被一個男生用機車載回來?!」精品店的店主姚瑤發出第二句驚呼。

    「那男的身材挺不錯。」三樓住戶江寧淨邊用叉子切下一塊巧克力吉士,邊說道。

    「身材?挺不錯?!」這句冒火的疑問句來自寧淨的未婚夫--齊峻,他同時也是美國科技大亨。

    寧淨瞄了他一眼,甜甜地回了句:「搞不好比你有看頭。」

    「寧、淨!」齊峻簡直是頭上冒煙了。

    「幹嘛?」寧淨一點都不害怕,繼續吃她的巧克力吉士。

    「不准妳再看!」他把她的臉扳向自己,不准她看別的男人。

    「男人都可以看Playboy,為什麼女人欣賞一下別的男人都不可以?」她推開他的手,繼續吃吉士。

    「我沒有!」他才不看那種東西!

    「誰知道?」她哼。

    「他們吵起來了耶,怎麼辦?」花語一臉苦惱地望向自己的未婚夫--霍瑞克,他是香港的飯店大亨。

    而姚瑤同時也轉向自己的丈夫--日本知名軟件設計師高橋隆之助,

    「隆,你勸和一下好不好?」

    「不用擔心,他們吵不了多久的。」高橋隆之助摟著妻子逕自到另一邊去恩愛。

    他是到目前為止,最晚進駐熏屋的男人,因為同樣愛著住在熏屋裡的女人,所以他跟另外兩個男人--齊峻和霍瑞克,在剛來的三天內就變成了好朋友,並且一致認為,自己所愛的女人,就是全天下最好的女人。

    根據他來到熏屋生活後的經驗得知,齊峻和江寧淨是一對歡喜冤家,雖然總是吵嘴,但是他們的感情卻是屬於愈吵愈好的那一種。反正齊峻不管再怎麼生氣,都捨不得真正對江寧淨凶,他們也就不必多事勸架了。

    霍瑞克當然也把花語帶到一邊去,就讓他們兩個吵個夠。

    叮鈐--

    一陣風鈴聲響起,咖啡屋裡的人同時轉向門口。

    「小熏。」花語、江寧淨、姚瑤同時向她打招呼。

    「大家都在呀。」辛皓熏一如往常地拋給大家一個笑容,然後坐上吧檯前的高腳椅。花語立刻離開霍瑞克的懷抱,到吧檯調製了一杯飄浮冰咖啡給她,再回去她的專屬懷抱裡。

    「小熏,那個男人是誰?」江寧淨直截了當地問。

    小熏有著很好的家世及很令人著迷的外表,男人見了她,沒有不喜歡她的,但她同時也有六個充滿保護欲的父兄,隔開所有想追求她的人;在她們的記憶裡,小熏會開車、可以有司機,更可以搭私人飛機,但從不曾坐過任何人的車,更別說是肉包鐵的機車--就算那是一輛很帥的重型機車也一樣!

    「我不知道。」小熏單純地搖頭。

    「妳不知道!?」寧淨的語調至少提高了八度。

    「我的車半路出狀況,他就出現了,自願送我回來。」小熏完全跳過她被包圍的那件事。

    「我才不信。」寧淨皺眉,「妳才不會亂搭陌生人的便車。」

    更何況,不論小熏的車在哪裡出問題,只要手機能通,她隨時可以找到人替她修理,順便將她給安全地送回來。

    「可是,這是事實。」小熏露出一個很可愛的微笑。「不過,事實證明我的運氣很好,他把我安全送到這裡了。」

    江寧淨只能瞪著她。小熏是很聰明的,當她不想說某件事時,絕對有本事把話說的讓你直想吐血,結果還是聽不見你想要的答案--就像現在。

    「誰的運氣好,可不可以去幫我買張樂透,看會不會中頭彩?」

    咖啡屋裡貼著「員工專用」的門被推開,伴隨著一句疑問,寶兒直接走到小熏的旁邊坐下,一手還揉著張不開的眼。「小語,我需要一杯拿鐵,還有一份蔬菜意大利面。」

    「好,我馬上去做。」花語立刻離開霍瑞克的懷抱,先調好拿鐵遞給寶兒,接著奔進廚房。

    面對未婚妻這種「朋友的肚子餓」永遠比他的懷抱可愛的情況,霍瑞克只能無語問天花板。

    「剛起床?」小熏很同情地看著她。

    「對,而且在吃飽暍足後,我要再帶兩大杯拿鐵回家,挑燈夜戰。」

    寶兒是個插畫家,作息是日夜顛倒。現在她剛睡醒,所以還不太清醒,不過十二點過後,她的精神就會全來了,直到天亮又開始委靡。

    「對了,剛剛妳在說什麼運氣好?」寶兒再揉揉眼,思緒漸漸恢復清明。

    「寶兒妳知道嗎?今天晚上小熏居然讓一個身材一級棒,騎著重型機車的男人送回來。」寧淨一口氣沒斷地直接說完。

    聽到「身材一級棒」五個字,齊峻的臉色當場又黑了。

    「哦?他帥嗎?」寶兒瞥了齊峻一眼,忍住笑。

    「這不是重點好嗎?重點是,這樣一點也不安全。」寧淨大聲宣佈。

    寶兒回頭瞄了小熏一眼。「一定有什麼理由,才會讓妳坐上一個陌生男人的機車吧?」

    「我的車半路出狀況。」小熏用同樣的理由。

    「那不是重要原因。」寶兒暍了口拿鐵。「如果因為要修車而沒車開,我相信妳的哥哥們都很樂意為妳服務。」

    只要是小熏的事,他們絕對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

    「好吧,我被跟蹤了。」寶兒真是太精明了,連剛睡醒時都無法讓她笨一點。

    「跟蹤?!」姚瑤瞪大眼。

    這下不只是女人們關心,連在場三個男人都注意在聽了。誰叫辛皓熏的安危是他們的女人關心的事務之一,他們不想管都不行。

    「也沒什麼,就像以前一樣,剛好我的車子又出問題,差點逃不掉的時候,那個男人就出現了,他載著我甩掉那些跟蹤的人,然後把我送回來。」小熏聳聳肩,輕描淡寫地帶過。

    「妳認識他嗎?」江寧淨問道。

    「不認識。」  

    「可是剛剛他在門口擁抱妳,妳沒有推開他耶。」姚瑤好奇。如果不認識,小熏怎麼可能隨便讓人家摟抱?

    「那是因為我還來不及推開他,他已經很識相地先放開我了。」想到這裡,小熏眼裡飄過一抹氣悶。

    「妳沒問他是誰?」寶兒把拿鐵暍完。

    「沒有。」小熏搖頭。當時,她忙著氣他都來不及,然後一路飆回這裡,接著是他臨走前的那句話--「我回來了,為妳」,讓她莫名其妙到現在。

    他為她回來?!她怎麼不記得自己認識他?

    「沒有什麼?」花語正好從廚房走出來,端著一盤香味四溢的蔬菜意大利面放到寶兒面前。

    「小語,謝謝妳,妳真是我的救星。」寶兒一臉感動,拿起筷子就開始吃了起來。

    「只是一點點小事而已。」花語笑的嬌憨,很自動地把寶兒喝完的空杯收回去,換上一杯開水。

    「這個男人有問題。」寧淨想了想後說道:「怎麼可能妳正好落難,他就出現?又不是在拍戲!」

    「可是,美女就應該有這種遭遇呀。」姚瑤帶點夢幻地說。「我看過一本小說,女主角是個大明星,可是她的真實個性卻很內向,後來她計劃逃開經紀人,不做大明星的時候,正好跟男主角搭同一班飛機,男主角就幫了她,還對她很好很好,很寵她,最後兩個人就幸福快樂的在一起了。」

    「這是哪個笨作者寫的?」寧淨瞪著她。

    幹嘛女人就一定要男人救?

    「呃,笨作者?」會笨嗎?她覺得這個劇情很美啊!

    寧淨揉揉額角,「高橋先生,請把你老婆帶回去再教育,不然難保她不會在哪一天你不在的時候,被個笨黑馬王子給拐跑了。」

    「我才不會……」姚瑤還沒抗議完,就被高橋隆之助摟到一旁去。

    「瑤,別跟她辯,妳知道她一點浪漫細胞都沒有,幸虧還有一個全身上下也沒什麼浪漫細胞的齊峻愛她,不然她就沒人要了……」

    好女不跟男鬥。寧淨不想跟倭人計較,可是有人卻聽不下去了。

    「高橋,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齊峻橫過去一眼。

    「不然,寧淨有哪裡浪漫?」高橋隆之助頭也沒回地反問一句。

    「她浪不浪漫關你什麼事?你要再教育你家女人,也不必貶低我的女人來達到目的。」士可殺、自己的女人不可辱,齊峻槓上高橋了。

    「誰說姚瑤需要再教育?姚瑤好得很。」喲!槓上他是吧?奉陪到底。「手藝好、個性溫柔,比某人的暴躁脾氣好一百倍。」

    「誰說那是暴躁,那叫真性情!」

    「你根本是情人眼裡出西施,才會看不出那就是暴躁。」

    「你才情人眼裡出西施,把遲鈍當溫柔!」兩個男人當場一句來、一句去,花語看的好擔心。

    「瑞克,你勸他們別吵了,好不好?」

    「不用勸,反正他們太無聊,要耍嘴皮子當成腦力激盪也不錯。」霍瑞克摟著花語,才不管他們。

    「可是……」

    「放心,他們吵不久的。」顯然最近日子過的太無聊,這兩個男人才會火氣大,這時候去喊停不是在勸架,簡直就是去當炮灰的,他才不當呆子。

    「那是怎麼回事?」吃完蔬菜意大利面,寶兒滿足地用開水清清嘴巴,然後換她問。

    「什麼怎麼回事?」辛皓熏眨眨眼。

    「跟蹤的事。」寶兒擦擦嘴。「他們有傷到妳嗎?」

    「沒有。」辛皓熏一頓,「妳怎麼知道?」

    「如果他們沒動手想抓妳,妳怎麼會放棄自己的車子?」這很容易聯想。「知道對方是誰嗎?」

    「不知道。」小熏吃完咖啡裡的冰淇淋,淺嘗了一口咖啡就停。「最近公司也出狀況,我哥要我暫時留在台北,所以明天回去後,我大概有一段時間不會回來,熏屋就交給妳們囉。」

    「不告訴她們嗎?」寶兒瞄了一眼還在吵的那群人。

    「告訴她們,只會讓她們多擔心而已。」小熏笑了笑。「台北有我的爸爸和哥哥們,如果情況嚴重,我大哥還打算請翔殷保全的人來做我的私人保鑣,到那時候我就沒自由了。」想起來就覺得哀怨。

    「安全比較重要吧。」寶兒瞥了她一眼,「妳也不必太哀怨,說起妳家那些男人們疼妳的程度,只怕全台灣沒有任何女人不想變成妳。」

    「太過度的保護也是一種負擔呢。」小熏交握雙手撐著下巴,「幸好我不是一個太挑剔的人,不然肯定被他們的關愛給悶昏。」她吐了吐舌頭。

    「妳不太挑剔!?」寶兒滿眼懷疑。一個非美食不吃、非美屋不住的女人說她不挑剔?那天底下大概沒有挑剔的人了。

    「至少對我家裡的人來說,我很隨和啊!」她多聽話呀。

    「好吧好吧,算妳不挑剔。」寶兒咕噥。

    「要不要祝我好運?」小熏捧起自己面前的那杯開水。

    「當然要。」寶兒也捧起自己的。「希望妳好運,順便--把那個我無緣見到的重型機車猛男給釣回來。」

    「寶兒,他不算猛男。」被寧淨一說,好像那男人有多可口似的。

    「好吧,至少他是個男人。」寶兒修正說法。

    「我不釣他不行嗎?」小熏挑剔地問。

    「依照一般小說劇情走法,妳跟那男人一定還會有牽扯。」

    「妳什麼時候也開始相信小說了?」她記得,愛看小說的人應該是她吧。

    「從我認識一個愛看小說的女人開始。都被她帶壞了。」寶兒一臉遺憾。

    「才怪,我沒有帶壞妳。」小熏嬌聲嚷嚷。

    「妳有。」寶兒放下杯子,「妳向辛大哥要了這塊地當生日禮物,又請他蓋了熏屋,讓我們這四個幾乎沒有家的女人可以住在一起,互相關愛。」

    「那是剛好。我也想在這裡擁有一個獨立空間啊,所以把妳們找來一起作伴……等等,這跟帶壞妳有什麼關係?」小熏拉回主題。

    「妳做的事,就很像小說裡善良的女主角才會做的事呀,那麼善良的女主角,當然也要有一個很棒的男主角來配她才行囉!」小說都是這麼寫的嘛。

    「寶兒,現在是換妳在思春了嗎?」小熏翻翻白眼。

    「看看他們,」寶兒指著那甜蜜的三對,現在已經從吵嘴變成在笑鬧了。「妳不想也找一個疼自己的男人嗎?」

    「我已經有夠多男人疼我了,不需要再多。」

    「那麼,一個敢吻妳,不怕被妳的哥哥們打成豬頭,可以猜出妳心裡想什麼,不把妳當成腦袋空空的陶瓷娃娃,懂妳、愛妳的男人呢?」寶兒每說一項,辛皓熏就想起剛剛的事。

    敢吻她,不怕被打成豬頭的男人……剛剛已經出現了,只不過他可惡的不像多珍惜她,對她的舉止介在溫柔和粗魯之間,根本沒有把她當成需要人保護的陶瓷娃娃。

    「小熏,妳在想男人。」寶兒一笑。

    「什麼想男人?講的真粗俗。」小熏臉蛋微微泛紅,幸好咖啡店裡燈光沒多亮,不然寶兒一定看得出她臉紅了。

    她也不想想,「思春」可沒比「想男人」優雅到哪裡去。但寶兒就不跟她計較這個了。

    「粗不粗俗都沒關係,妳知道自己心裡在想什麼就好了。」寶兒聳聳肩,拿了花語早為她準備奸的兩杯外帶保溫拿鐵。「我回去工作了。」轉身跳下高腳椅,寶兒瀟灑走人。

    辛皓熏無聊地轉頭看向旁邊還在抬槓的那三對。

    看著那三個男人把自己的女人抱坐在腿上,保護得不得了的模樣,小熏開始覺得自己像電燈泡了。

    唔,學寶兒一樣溜回自己屋裡,泡個澡、聽聽音樂、看看小說,安撫一下自己飽受驚嚇的心是個不錯的享受。

    說走就走。

    結果,小熏才走上三樓、都還沒進自己家門口,手機就響了。她瞄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大哥。

    「大哥。」

    「小熏,妳沒事吧?妳在哪裡?」辛皓烽很難得有這麼著急的時候。

    那些保全人員的本事根本不夠!在小熏遭到伏擊後,他們竟然因怕被罵,在找了一會人,卻找不到她的情形下,拖到現在才打電話給他

    「我沒事,已經回到熏屋了。」小熏邊拿鑰匙開門,邊應道。

    「沒事就好。」辛皓煒鬆了口氣。「明天我親自去接妳回來,妳就在咖啡屋等我,別一個人亂跑。」

    「好。」小熏乖乖應道,知道大哥一定接到她棄車逃跑的消息,才會這緊張。

    「那妳早點休息,晚安。」辛皓惚雱硐“飽C

    「晚安。」小熏掛上電話。

    這下不用再想,大哥一定會替她請保鑣的。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