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尖狐狸精 第一章
    說起台灣商界的傳奇,沒有人不知道「辛氏財團」。

    辛氏財團,以建築業起家,在辛盛手中發展成辛氏財團,漸次轉投資經營,繼而橫跨至其它行業,甚至他還預備將商業版圖擴大至整個亞洲與美歐等地。

    這個理想,在五年前被徹底實現。

    八年前,辛盛毅然將財團經營權正式交給長子,而自己只當掛名總裁,不再管事。

    那時,辛家長子辛皓煒才二十三歲,所有商界人士都等著看辛氏財團頹倒。畢竟,一個才二十三歲、毛都還沒長齊的二代公子哥兒能幹出什麼好成績?!

    但,跌破大家眼鏡的,辛皓煒不但穩健地撐起辛氏財團的經營重任,更在其後三年間逮住兩個同樣學商的弟弟到公司幫忙,三兄弟齊心協力,實現父親規畫的事業版圖,一起將辛家的事業推上各行業的頂尖位置。這種能耐,讓那些子孫不成材的商界長輩們無不捶胸頓足、大歎老天不公。

    一般商界名流之家,一個家庭裡能出現一個商業奇才來維持家業不墜,人又品性端正、不具敗家子的闊氣性格已經很不容易,但辛家一下子就出現三個,這怎麼不叫人羨慕兼嫉妒辛盛的好運氣?

    然而,這還不是辛家最惹人注目的事。

    辛盛一共有六個孩子,前五個是兒子,最小的一個是女兒——辛皓熏。辛盛與妻子極為恩愛,在好不容易盼來這唯一的女兒後,幾乎是把她捧在手心裡疼,在妻子因病去世後,辛盛更是把這個肖似妻子的女兒給疼入骨子裡,捨不得她熱到、捨不得她凍著、捨不得她餓著、捨不得她有任何委屈……這樣的疼寵,在辛盛退休後發揮到極致。

    年過六旬、身體硬朗、熱愛高爾夫球運動的辛盛,在退休後只有一件樂事,那就是——疼女兒、陪女兒。

    在父親的熏陶之下,辛家五個兄弟自然也把這個妹妹當成寶貝來疼,他們更有一句共通的座右銘:「任何事物與妹妹牴觸著,無效!」

    女兒,一向是被唯利是圖的商家們視為賠錢貨,但是辛家的女兒可不同,她可是辛家男人們千疼萬寵的寶貝,誰敢冒犯她,絕對是殺無赦!

    晚上六點,陽明山辛家別墅的客廳,辛家五個兄弟都回來了。

    每個月的第三個週末是辛家固定的家庭聚會日,辛盛規定在這一天,所有辛家成員都要回家一同吃晚飯,除非真的有什麼不得已的事,而且要經過他同意,這一天才能夠不回家,否則,他就等著被罵成豬頭吧!

    秉著中國傳統的孝道美德,加上辛家兄弟對家庭原本就有極高的向心力,再加上這天妹妹也一定會回家,他們當然更沒有理由不到了。

    依照固定的行程,小熏會在這天一早就陪爸爸待在高爾夫球場,直到爸爸打的盡興了,就一起在俱樂部裡吃點心,晚餐時間才會回到家。

    原本家聚這天,大家都是很高興的;可是今天,在他們臉上卻完全看不出任何快樂模樣,反而個個一臉嚴肅地坐在客廳裡,每個人面前都放著一杯咖啡。

    「再過半小時,爸爸和小熏就會回到家,我們先討論最近發生的事。」辛皓煒身為大哥兼當主席,首先開口說道:「辛氏建築工地三天前發生一起火警,幸好及時撲滅,沒造成任何人傷亡。」

    「四天前,我的信息中心被駭客入侵,但及時攔截住,數據沒外洩。」辛氏金控公司的管理者辛皓城報告,他在辛家兄弟裡排行第三。

    「五天前,南科的分公司被人謊報有爆裂物,停工一天,結果是虛驚一場。」管理辛氏科技的辛皓鈞也開口,他排行第四。

    唯二不在辛氏體系內工作的老二辛皓楷與老五辛皓濯對看一眼。

    「還有,保全部發現最近有人在跟蹤小熏。」辛皓煒補充說道。

    「小熏沒事吧@」一聽到這句話,四個兄弟同聲齊問。

    「她沒事,那些跟蹤的人,不知道為什麼,在一天後又消失了。」要是出事,他們現在哪還能悠閒地坐在這裡喝咖啡、聊是非?

    「最近有人想跟我們過不去嗎?」

    辛皓城一提出疑問,其它人全都一臉沉思。

    在商場上爭長短,難免會得罪人,可是他們做生意從來只靠本事、不走旁門左道,不至於真的會結下什麼梁子;而且以現在辛氏財團在商場上的影響力,有誰敢挑釁?

    一時之間,他們實在想不出人選。

    「能確定這些動作是針對辛氏財團的嗎?」

    辛皓楷一說,其它人都一愣。他喝了口咖啡,接著道:

    「你們知道,當手腳不聽使喚,不見得就是四肢的問題,也有可能是中樞神經協調出問題;當我們肚子痛的時候,不見得一定是胃病,也有可能是腸子,或者腎臟出問題。」

    簡單來說,就是你要一個人痛苦,不見得一定得把他打到哭爹喊娘,也可以藉由傷害他在意的人,來達到目的。

    學醫的人就是這樣,連作比喻都不忘宣揚一下病理推斷,果真是三句不離本行。

    「如果不是針對辛氏財團,那又會是為什麼?」辛皓鈞問。

    「小妹。」辛皓濯說出第一個可能。

    所有人一聽,腦海中開始浮現近一年來小熏的追求者——

    某證券公司王總經理,去年參加宴會時,意圖對小熏上下其手,封殺;某知名投資分析師,意圖擺闊迷倒小熏、言行過度自大,封殺;某百貨大亨,在小熏拒絕後依然糾纏不休,封殺;知名軟件業經理人,想利用小熏進入辛氏,封殺;知名傳媒業者藉著想捧紅小熏作為追求手段,封殺……直到最近一個,莊氏企業少東莊子強,聲稱在某場宴會裡對小熏一見鍾情,雖然態度誠懇、對小熏也很尊重,但近來不斷送花、打電話來邀約,一樣封殺。

    就印象所及,比較具代表性的大概十幾個,但這些人早被他們警告過,應該不敢再亂來,除了最後一個莊子強,因為他沒有太大的動作,所以他們僅予以口頭拒絕。

    會是他嗎?辛家兄弟們的腦中開始擴大思考。

    「也許對方的確是針對辛氏而來。」辛皓城客觀地道。對付小熏,也許是一種讓他們分心的手段。

    「如果目標是辛氏,說得通,因為實際上受到攻擊的,就是公司;但如果目標是小妹,針對我們,對他並沒有好處。」辛皓鈞分析道。

    「但是,針對辛氏下手,起碼可以讓我們三個忙得無暇他顧。」辛皓煒指出實際的情形。

    讓他們忙得無暇進行封殺,等於就多了追求小熏的成功機率。

    「沒有你們,還有我和二哥和爸爸。」辛皓濯說道。「再說,小妹『熏屋』裡的朋友也不全是軟腳蝦,他們會費盡心力保護小妹安全的。」

    「如果所有公司的狀況都是同一個人搞的鬼,那麼我們可以確定這個人並沒有多神通廣大。」辛皓楷忽地一笑。

    三個危機都及時被化解,加上跟蹤小熏的人又蹩腳的自動消失,這波行動等於是完全失敗;如果對方真的夠厲害,結果應該不至於是這樣「全軍覆沒」才對。

    理解了對方不是難纏的對手,大家臉上的表情都放鬆了一點點;但是對於小妹的保護工作,他們依然會徹底進行。

    「你知道嗎?楷,你不進公司真的很浪費。」辛皓煒這次是真的感歎了。如果楷把這種當醫生的縝密思考用在商業,那麼他敢保證,辛氏財團絕對不只於今天的規模。

    「我還是喜歡手術刀。」辛皓楷嚴正地表達他唯一的選擇。「容我提醒,距離小妹和爸爸進門,只剩十分鐘。」

    「好吧。」辛皓煒立刻作出總結,「既然我們無法確定對方的目標是什麼,那我們只好每個方面都加以防範,公司的危機處理不是問題,重點在小熏。」

    「告訴小熏這陣子少外出,另外,加強保全人員。」辛皓城實際地道。

    「如果要小熏減少外出,一定要有原因。」辛皓鈞說道。小妹嬌弱歸嬌弱,可也不會無主見到乖乖聽別人的話。

    「那就告訴她實情,小熏會理解的。」辛皓城不認為該瞞。「何況,如果小熏明白了,也會比較小心自己的安危。」

    「就這麼辦。」辛皓煒點點頭,「晚飯過後,我會找小妹到書房單獨談話,這件事不必讓爸擔心。」言下之意就是,這件事他們負責解決,不用讓退了休、生活快樂的老爸為一個小丑玩的把戲苦惱。

    在場其它四人都同意。

    「如果有必要,我們不妨請專人保護小熏。」辛皓濯建議道。

    「小熏並不喜歡身邊有人跟著。」辛皓鈞搖搖頭。

    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們派出的保全人員都只是暗中跟著,以不打擾小熏的生活為原則。

    「依目前的狀況看來應該還不需要,除非對方的目的真是小熏。」辛皓煒頓了頓語氣,「不過,如果真的需要另外請保鑣,你們有人選嗎?」

    「我認為『翔殷保全』不錯。」辛皓濯首先回道。

    翔殷除了保全系統的固定業務外,主要的服務訴求就是保護人,他們收費高,但派出的保鑣也具有相當的能力,在保鑣業務上有著極佳的名聲。

    「我投它一票。」辛皓鈞首先附和。

    「我也是。」接著是辛皓城。

    「我沒意見,只要小熏能安全就好。」辛皓楷聳聳肩。

    「那麼,就這樣決定。」辛皓煒作出結論,他們這才真正端起咖啡,打算好好享用一番,結果大門開啟的音樂就響了起來。

    「小熏回來了!」五個兄弟同時放下咖啡,站起來往門口走去,迎接他們的父親和小妹進家門。

    晚飯後,辛盛和四個兒子在客廳聊天,辛皓煒悄悄將辛皓熏帶到二樓的書房,將他們討論的結果告訴她。

    「大哥,我不用保鑣。」小熏一聽就拒絕。

    「只是暫時的,他最主要的目的,是讓我們可以放心,知道妳安全無虞。」辛皓煒解釋。

    「大哥,我不是第一次被跟蹤了,而且你們不都有派保全人員跟著我嗎?不需要其它人了。」她柔聲地說。

    「妳放心,在必要時,我們才會考慮外請保鑣。不過,在還沒查出搗蛋的人是誰之前,妳暫時留在台北,這樣大哥比較照顧得到。」面對妹妹,辛皓煒這個商場鐵漢難得有了溫柔的神態。

    「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會照顧自己,你們不用這麼擔心我的。」真是的,老把她當三歲小娃娃。

    「沒辦法,妳是我們唯一的妹妹,要我們不擔心妳,那是不可能的。」辛皓煒揉了揉妹妹的頭。

    辛皓熏無語問天花板,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答應大哥,妳會留在台北。」辛皓煒半拐半命令。

    「我要先回台中一趟,之後我答應你,會留在台北就是了。」面對大哥的保護欲,辛皓熏只能妥協。

    她可以想像,如果她現在不同意,待會兒就會有二哥、三哥、四哥、小哥輪流上來勸她;最後再不行時,老爸就會出馬。雖說爸爸寵她,可是只要一扯上關於她安全的事,爸爸一定站在哥哥們那一邊,弄到最後,她還是得接受他們的安排。

    既然結果都一樣,她還是認清事實,趁早點頭比較省事。

    「大哥陪妳回去。」辛皓煒立刻道。

    「不用了啦,到台中的路我知道怎麼開,而且,我是去和寶兒她們聚會的,大哥去多不方便。」

    「好吧,那妳什麼時候要出發?」看在她乖乖聽話的份上,辛皓煒讓步。

    「待會兒。」

    「妳要開夜車?!」辛皓煒馬上變臉,「不行。」

    「可是爸爸已經同意了。」辛皓熏笑咪咪地說。

    辛皓煒暗自詛咒。別以為小妹外表嬌嬌弱弱的、從小又受盡他們的保護,就會長成一個蠢真、凡事只依賴父兄保護的千金呆呆女,那可就錯了,事實上,在必要的時候,她的難纏可不輸給他在商場上的對手。

    畢竟,她身上流著的可也是辛家人的血,而她的智商更不比任何一個男人低。

    「好吧,妳自己開車回去。」老爸都同意了,他還能有什麼話說?「但是答應大哥,妳會特別小心。」

    「我會的。」她點頭。

    「好吧,那就這樣,我們先下樓,免得爸爸以為我把妳拐跑了。」辛皓煒邊說邊摟著妹妹步出書房,一同下樓。

    回頭,他得叫保全部的人跟緊小熏才行。

    高速公路上夜燈暈黃,路上的車子不多,正好適合時速一百公里的飆行。

    好吧,在高速公路上一百公里只能算是慢速,但是沒辦法嘛,誰叫她是個遵守交通規則的乖寶寶呢?  

    南下的路段上,不時有鄰近車道的車子超越她,但也有幾台是跟她一樣,維持著穩定的車速行進,固定地跟在她車後;在鄰近車道也有幾輛車固定跟隨著,偶爾被超過的車擋去了車影,但是不一會兒又會出現。

    這種情形很平常,因為她知道哥哥們總是會派保全人員跟著她;可是,這次有些不尋常,如果是保全人員,不會一次來這麼多輛車引她注意。

    過了中壢交流道,辛皓熏開始注意後方有多少輛車跟著她。

    黑色轎車兩輛、藍色廂型車兩輛,另外還有一輛白色的轎車;觀察間,一輛黑色轎車突然超到她側方車道,它只要加速就可以往前,但它沒有,只保持著領先她一個車身的距離往前開,後面幾輛車則跟著排開,堵住了她周圍的道路。

    這下,辛皓熏確定自己被跟蹤了。

    但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引他們行動。

    主意一定,辛皓熏在新竹交流道離開高速公路,轉入市區道路慢慢開;而那些車還是緊跟著她。

    該不該打電話向大哥求救?

    就在她思考間,她正好轉入一個偏僻的路段,藍色廂型車突然加速超到她面前,兩輛黑色轎車擠到她兩邊,再一輛藍色廂型車跟在她車後。

    她被包圍了!

    四周車子的車速統一慢了下來,逼得她不得不停車。    辛皓熏冷靜地坐在車子裡,看著前頭的車子走下一個男人。

    「請下車。」他在車窗外說道。

    辛皓熏衡量著開車逃脫的機率……

    「辛小姐,如果妳不下車,我們只好動手『請』妳,到時候驚嚇到妳,可就不好了。」

    可惡,大哥派的保全人員到哪裡去了?為什麼需要他們的時候卻不在?!

    才想著,後方突然撲上來幾名男子,又被藍色廂型車裡跳出來的人擋住,雙方打了起來。

    「辛小姐,請下車。」男人沉了面色。

    下了車,她就真的只能被押著走了。呆子才下車!

    辛皓熏再度踩下油門,那男人一聽到引擎聲轉強,立刻動手敲破後座車窗,辛皓熏嚇了好大一跳,接著那人伸手想扳開前車門鎖,辛皓熏及時反應的壓住他的手用力反拗。

    見男人受制,左右兩邊黑色轎車便各自跳下一人。

    這下子情況不妙了!辛皓熏當機立斷地抓起他的手往車門桿上一敲,讓那男人痛得半死,接著抓起皮包利用車門打開的衝勁,再打傷另一個男人,然後一下車便用皮包狠狠甩中第三個男人,接著拔腿就跑!

    「快追!」

    不必回頭看,辛皓熏也知道很多人在追她,憑她的體力跑不了多久的,事實上,才跑了大約五十公尺,她已經快要喘不過氣。

    不、不行了……

    忽然,一道重型機車的引擎聲呼嘯而來,停在她身前兩步遠的地方。

    「上車。」騎士沉聲命令。

    辛皓熏停步急喘,猶豫。就這幾秒鐘,那些人已經追上來。

    騎士毫不猶豫地回車到她身後,身手利落地踢開那些人,再回到她身旁,將她扯上車後座,然後催著油門迅速呼嘯而去。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