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異能快感 第一章
    時間:一百年後。

    西元二千年後,地球上的科技進入生化時代,突飛猛進的科技,將全球所有人類的語言帶人統一,人類一出生,腦中便被植入語言程式,全球進入無語言隔閡的年代。

    而一百年前的世界大國在一次世界大戰後紛紛瓦解,形成了數以百計的小國,在這數百個國家中,經由各國領袖遴選出一位領導全球的領導者。

    人們稱他為聯邦主席,而這個年代我們稱為——新世界。

    M國是位於新世界中中亞地區的小國。

    M國的國王是史坦博土,年約五十的他,發絲雪白,雖然貴為一國之首,但他卻對國家的政務不感興趣,將治國的責任全交給他的首相彼特。

    史坦終其一生部沉溺在生化研究的領域裡,他的皇宮基本上就是他的研究實驗室,他幾乎成天都待在實驗室裡,對於外界的一切根本就不過問。

    彼特每隔半個月就會到實驗室晉見史坦,請史坦簽一些文件,而那些通常都花費不到半個小時的時問。

    一如往常,史坦沉溺於他的新研究裡,而那足足有一面牆大小的板子上,寫滿了一大堆化學方程式,他拿著筆,站在牆板前一動也不動。

    “亞雪莉,這不對啊!為什麼……恍史坦轉過身,呼喚實驗室裡惟一陪伴著他的人他的女兒亞雪莉公主。

    “爸爸,怎麼啦?”原本坐在實驗室角落的沙發上的亞雪莉,抱著她心愛的小雪貂,走向她父親。史坦回過頭來看著亞雪莉,每一次看著她,他的心中就有一份擔憂。

    “女兒啊!你會不會怪我把你藏在這個乏味、無趣的實驗室裡啊?”

    “不會啊!實驗室裡很好玩,有看不完的書,還有小雪陪我啊!”亞雪莉輕撫著懷中的寵物,走到史坦的身邊。

    “打從你八歲之後,就沒跟除了我以外的人說過話,你太寂寞了。十年了!你今年十八歲了吧?”“爸爸,你不要擔心,我很開心,能陪著你做研究很好玩的。來,告訴我,你在計算什麼?”亞雪莉試圖把父親的注意力拉回牆板上的程式。

    “這是我這幾個月研究出來的解毒程式,它被用來解除一種中樞神經毒劑。”史坦解釋著。

    “那是什麼樣的毒?”

    “發明這種毒劑的人一定是個天才,他將地球上最凶猛的生物的基因重組,制成一種強效毒劑,人類只要服用這種毒劑,體內的基因及身體結構便會馬上重整,在一定的時效內,他將擁有過人的體能及隨意變化身形、相貌的能力。這些帶有原始獸性的變種人,我叫他們為‘人形獸’。”

    “‘人形獸’?”亞雪莉重復著這個奇怪的名稱。

    “是……”就在史坦要繼續解釋時,實驗室門口的紅燈突然亮起。“亞雪莉,有人來了—大概是我的好朋友布萊恩,你以前見過他的,記得嗎?他要來我們這裡住個兩、三天。好了!好孩子,你快進去吧!”

    “嗯!”亞雪莉點了點頭,抱著小雪,在那寫滿方程式的牆板前一按,那面牆立即變成透明,像是消失了一般。

    亞雪莉一踏進牆後,那面牆立即回復原來的樣子。

    史坦對著牆板笑了笑,才轉過身去開實驗室的大門。一見門外的男子,史坦開心地對他展開雙臂以示歡迎。

    “布萊恩。”史坦親切的呼喚。

    “博士。”布萊恩扯出一抹笑容,接受史坦的擁抱。

    史坦的體格瘦弱、身形矮小,他和布萊恩站在一起,兩人簡直是天差地別。

    布萊恩的年齡不超過三十歲,身高卻足足有一百九十五公分,一頭深棕色的短發、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剛毅的臉龐上有著貴族的氣度,和超乎他年紀的沉穩,這或許是因為他不到三十歲,就扛下了聯邦主席的頭銜與責任的緣故吧!

    聯邦主席——這個稱號代表了他是這個世紀、這個年代的全球首腦領航者,這份責任是無比重大與沉重的,也正因為這樣,布萊恩很少笑、很沉默,不輕易流露出心裡的情緒。

    “國王。”

    “史坦國王。”

    隨著布萊恩一同前來的還有兩人,一個是M國的首相彼特,另一個則是布萊恩的首席秘書長安娜。

    “彼特、安娜,你們都來了,坐、坐!”史坦客套的招呼他們。

    事實上,實驗室裡惟一的一張大桌上,堆滿了各種文件,就連椅子上也是,根本沒有可以坐的地方。

    史坦拉著布萊恩來到亞雪莉剛才隱身於後的研究牆板前。

    “布萊恩,你來得正好。你來幫我看看,我這個程式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可是就在這裡……”史坦指著牆板上最角落的一個算式。“到這裡,我卻找不出它的值能,只要算出這個值,我就可以破解‘人形獸’的毒性了!”

    史坦的話一說完,其他三人大為吃驚。

    “真的嗎?國王。”彼特訝異地問道。

    “史坦國王果然是生化權威。”安娜輕聲的說。

    “博士,你辛苦了。”布萊恩向史坦說。

    “不辛苦、不辛苦,是你費了千辛萬苦才找到‘人形獸’,從他身上抽出血清,我才有機會研究的。況且,有實驗做,我高興都來不及了呢……”

    亞雪莉一直抱著小雪站在牆的另一頭,仔細的端詳著眼前的人。

    彼特每隔一、兩個禮拜就會來找父親。他的身高大約一百八十公分,黑色的發絲,有著一藍一綠的眼眸,中等微胖的身材,年齡也不算大,大概三十三歲左右吧!

    和彼特站在一起的是一個很好看的女人,一頭漂亮的金發、灰色的眼眸、厚厚的雙唇、白皙的皮膚,還擁有非常豐滿曼妙的身體曲線。亞雪莉知道她叫安娜,她見過她兩、三次。

    亞雪莉把視線拉回來,隔著透視牆站到那個和父親並肩而立的男子前面。他就像巨人般高大,她必須踩到椅子上才能直視他的眼眸。對她來說,能這樣看人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這面史坦用來做研究推算的大牆,其實就是亞雪莉這十年來的藏身之處的入口。當年亞雪莉的母親因病去世後,他便偷偷建了這個小房間,將亞雪莉藏在裡頭。為了怕亞雪莉感到無聊、害怕,他費盡心力設計了這面特殊的透視牆,讓她能從裡頭看見外面的一切,那樣不論他在實驗室的哪個角落,她都可以看得到他,那她也就不會害怕了。

    亞雪莉仔細地打量著布萊恩。他是父親最要好的朋友,每次父親一見到他來,都笑得很開心,還會跟他說很多話。

    這些年來她見過他很多次,但是,每次看見他,他臉上的笑容便又少了些。父親說,他的責任太沉重了,才不得不變得剛強。

    亞雪莉也記得,幾個月前他來了之後,父親才開始研究“人形獸”的解毒劑。幾個月不見,他的眼裡似乎多了一絲疲倦和沉重。

    亞雪莉忘情的伸出手,隔著透視牆勾勒著他的臉龐。他的臉頰撫摸起來會是什麼感覺?應該不像父親那樣大布滿皺紋吧!他應該要放輕松一點的。

    “……就這樣,只要完成這個算式,我的研究就完成了。”史坦花了五分鍾的時間向布萊恩解釋他精心研究的成果。當他的目光從牆上移回布萊恩身上時,不由得道:“孩子,你太累了,你該放松自己,休息一下。”

    “我很好。”布萊恩簡短的回答。

    “把全世界的責任全扛在肩上,你太苛求自己了。”史坦搖頭歎息。

    “這是我該做的。”

    “好孩子。解毒劑的研究大概這幾天就會有結果了,你先去休息吧!再給我兩天的時間。”史坦拍拍布萊恩的手背。

    “博士——”布萊恩才開口,便被打斷了。

    “聽我的,布萊恩。 彼特,你帶他和安娜去休皂吧!”史坦轉頭吩咐彼特。

    “是。主席後天才會離開。”彼特恭敬地道。

    “幫我好好招待布萊恩。”

    “是。”

    不再理會布萊恩的抗議,史坦揮揮手,示意他們離開。

    當他們三人離去後,史坦才對著牆板招了招手。這是他每次召喚亞雪莉時慣用的手勢。

    “爸爸!”亞雪莉走出透視牆,來到史坦的身邊。

    “亞雪莉,原諒爸爸必須將你藏起來,因為你實在太漂亮了,你的美麗足以論你帶來傷害,除非找到能保護你的人,否則我絕不會讓你出現在世人面前的。我太老了,已經沒有力量保護你了。”史坦輕撫著亞雪莉的秀發,他萬般憐愛這個惟一的女兒。

    史坦怎麼也想不到,老天爺會賜給他這麼一個完美到令人無法置信的女兒。一頭及臀的飄逸黑發、小巧的臉蛋、圓圓的大眼、小巧的鼻子、殷紅的小嘴,以及纖弱卻曼妙的身材……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亞雪莉還美的女子了!

    這也是史坦費盡心力地想把亞雪莉藏起來的原因。

    沒有任何男人可以抵擋亞雪莉的美,而這分美麗勢必會給亞雪莉帶來災厄。

    他該如何保護她呢?史坦不禁在心裡擔憂著。

    亞雪莉十八歲了,她已經准備好要去迎接屬於她的人生。該把她托付給誰呢?

    布萊恩!

    他是惟一可以讓史坦信賴的人。

    史坦微微露出一個微笑。布萊恩和亞雪莉,他們將會是世人所稱羨的一對啊,

    “爸爸,我不需要別人的保護,我在這裡很開心。你剛才不是說有什麼算式解不開嗎?我來試試看吧!”

    亞雪莉將父親的注意力重新轉回研究上。因為她不喜歡父親每次看著她時,臉上那種沉重的表情。是因為她的紫色眼眸吧!父親總說她的眼睛跟母親一模一樣,只要看見她,父親就會想起已經過世的母親,神情也會變得凝重哀傷起來。

    午夜時分——

    這麼深、這麼漆黑的夜,所有人應該都入睡了吧!

    一個黑影出現在長廊的角落。

    “他居然只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就研究出解藥,的確很厲害,可就因為他太厲害了,所以不能讓他活著。 別怪我,只怪你出自己了……”

    黑影自腰間取出一只細長的小瓶子,在一片漆黑中,只見那瓶子問著銀色的光芒。

    黑影沒有費心去欣賞那令人迷炫的銀光,他將那銀色的液體一飲而荊

    “呃……”

    頓時,黑影的身上冒出一陣銀白色的輕煙,跨步走向走廊玄關處的鏡子前。

    “哈……”

    看著鏡中的倒影,黑影不禁笑出聲,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在長廊上。

    實驗室裡,即使時鍾顯?

    “爸爸,你看如果是這樣呢?”亞雪莉在牆上快速的寫下一堆算式。

    看著亞雪莉筆下的算式,史坦原本糾結在一起的眉頭一點一點的解開,最後臉上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

    “天啊!亞雪莉,你真是太聰明了,這……完成了!完成了!太好了!”史坦手舞足蹈的樣子根本不像個年過半百的老人,反而像個孩子。

    亞雪莉也笑了,她也沒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把這個值給解出來了。跟著父親這麼多年,她也同樣著迷於各式研究中,所以,她也算得上是史坦的親授弟子,而這些年來,她也幫了史坦不少忙。

    就在父女倆開心狂喜的時候,大門口的紅燈又開始閃動了。

    “這麼晚了,會是誰呢?礙…一定是布萊恩,一定是他睡不著,來跟我研究算式了。女兒,你先把結果擦掉,我來考一考他,看看他是不是像你一樣聰明!”史坦此刻就像個頑皮的孩子般。

    亞雪莉沒多說什麼,她溫柔地順著父親的意思,把牆板上最後的算式拭去,然後再躲回透視牆後。

    史坦幾乎是連蹦帶跳的到門口開門的。

    “布萊恩!我就知道一定是你,來、來、來!”史坦開心的拉著布萊恩的手,往算式牆的方向走去。“砰、砰、砰、砰、砰……”突然,一陣槍聲響起。

    “礙…”史坦淒厲的叫聲回蕩在安靜的實驗室中。

    亞雪莉被透視牆外的可怕畫面給嚇壞了,她在密室裡大聲的尖叫,死命的往後退,她的雙手本能的捂住自己的身體,好像子彈貫穿的是她的身體一般。

    “礙…嗚……”亞雪莉的淚水狂飆,眼中除了驚恐外什麼都沒有,她無法相信她所看到的一切,她跟跡的退後,一個下留神,竟被椅子絆倒,她的頭部猛烈地撞擊到地面,昏了過去。

    史坦倒臥在一攤血泊中,他不敢置信地圓睜雙眼,看著那有著布萊恩形體的人,用他手中的槍朝實驗室的桌面掃射,然後才轉身揚長而去,消失在漆黑的長廊裡。

    “博士!”睡在實驗室樓上的布萊恩,因那猛烈的槍聲而驚醒,直奔而來。

    布萊恩跪在史坦的身邊,試圖挽救他的生命。

    “呼、呼……”史坦微弱的吐息,還吐出一大口鮮血。

    “博士、博士!”布萊恩焦急的呼喚。

    “布、萊、恩……”史坦張大眼,在和布萊恩的眼神交會的那一刻,他仿佛明白了什麼。“‘人形獸’化成你的樣子……亞雪莉……亞雪莉……布萊恩,答應我……保護她,給她……幸福……”

    吐出最後一口氣,史坦被自己體內湧出的鮮血給淹沒了。

    布萊恩的眼中寫滿無限的哀慟,史坦對他而言亦師亦友,更是如同父親般的親人。

    而他就跟史坦處在同一幢樓裡,居然沒有辦法保護史坦,而讓史坦死在他懷裡。這……

    雜杳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實驗室裡開始聚集人潮。

    布萊恩沒有落淚,他只是伸出手,將史坦的雙眸闔上。

    看著史坦指向牆板的手,布萊恩不明白剛才的那一番話。

    亞雪莉……這個名字似乎有些熟悉……

    對了!那不是史坦十年前身亡的女兒嗎?

    為什麼史坦臨終前交代他要保護亞雪莉呢?

    還有,史坦說——

    “人形獸”化成你的樣子……

    這一切的一切,在史坦死後全成了謎團。

    “主席……史坦國王……”看見史坦的慘狀,安娜驚得說不出話來。

    “國王……”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同時,彼特也飛奔而來。

    “國王……怎麼……主席……”目睹眼前的景象,彼特一臉的驚恐。

    布萊恩沒理會眾人,他站起身,慢慢走向史坦所指的那面算式牆。他伸手在牆上敲打著,認真的眼神像是要將這面牆看透一般。

    “叮……叮……”一陣非常細微的鈐鐺聲響起。

    布萊恩回頭緊盯著那傳來鈐聲的角落,在那角落的沙發底下,布萊恩看見了雪白的尾巴。

    布萊恩再度將注意力轉日牆上,他的大手在牆上不斷的來回拍打、碰觸。

    沒有人知道布萊恩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舉動,但誰也沒有勇氣去制止他,即使是彼特也不敢,因為布萊恩渾身散發出來的威嚴氣勢,就像個天生的王者,誰也不敢質疑他的行為。

    在摸索了大約三分鍾後,布萊恩的大手緊貼在那面牆上——

    霎時,那面牆變成透明。

    現場立即變得安靜無比,所有人都不再出聲,每個人的眼光都集中在那面牆上。

    布萊恩毫不遲疑地步入牆後。在穿過牆後所看見的一切,是那麼的令他吃驚,原來牆後還有一個小天地,床鋪、被褥、沙發,一應俱全。

    布萊恩的視線掃向四周,立刻發現昏倒在地上的人兒。

    天啊!

    布萊恩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她居然擁有那麼不可思議的美麗……即使此刻她正在昏睡當中。

    沒有遲疑,布萊恩跨步向前,在發現她仍有生命跡象後,他伸手將這美麗得今人無法逼視的女子抱起,向透明牆外走去。

    “礙…”

    “哦!真美……”

    “天礙…”

    驚歎聲此起彼落。

    “主席——”安娜的聲音在看見布萊恩懷裡的女子後中斷。

    “主席,你……”彼特則是完全說不出話來。他那原本就特別的眼眸,此時因為眼中泛起的光芒而更顯得奇特。

    “安娜,我們回去。”布萊恩仍然是一貫的嚴肅表情。

    “是。”安娜的聲音有些不安。

    “彼特,M國現在就交由你來管理,史坦國王的一切身後事要立即辦理。”布萊恩的眼光瞄向彼特。

    “是。”彼特恭敬的回應。

    布萊恩沒有再多說任何話,抱著懷中的女子,他邁開步伐,只在角落的沙發處停留了一下,便繼續向外走去。

    這幾分鍾內所發生的一切,令眾人一下子反應不過來。這太……離奇了!

    史坦國王為什麼會死?是誰殺了這個不問國政、成天流連於實驗室中的國王?

    而那名女子又是誰?

    她擁有讓人無法忘卻的美麗,那如黑夜般漆黑的長發,那如雪般白皙的肌膚,那E纖合度、曼妙的身段……不論誰看見她,都難以將目光移開。

    但她是誰?她為什麼會出現在史坦國王的實驗室裡?

    疑問在眾人的心中不斷滋生,但卻沒有人可以解答。

    數分鍾後,只見布萊恩的專屬飛行器升空,離開M國,往他的家,也就是聯邦總部飛去。

    看著布萊恩的飛行器消失在視線裡,彼特失神的喃喃自語,“就算他是聯邦主席,也不能帶走她礙…她……她是我的!”

    彼特的大掌擊向眼前的大桌。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