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戀人 第四章
    會把自己的家搞成這樣子的人,真的是變態!彭齡想。

    一走進於家主屋,就見門口由兩塊透明的壓克力所級成的一道除塵自動門,跟一般餐廳的自動門很像,不同的是在門口的上下都有往外吹的空氣閘,用以把人身上的灰塵給除去。

    這種門只有在GMP的工廠裡才能看得見。怎麼會有人把它放在家裡,難不成把自己的家當成實驗室了?

    彭齡打量著身邊一身白的於立志,覺得他看起來真有點像是實驗用的小白鼠。

    「你怎麼把除塵門放在家裡?」彭齡問。

    於立志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心裡卻在想,她怎麼知道那是除塵門?一般的人都會以為那是氣孔,不會去特別注意。

    等彭齡走進房子裡,大門便自動關上。

    她環顧著四周的擺設,光是玄關就有她的房間那麼大。

    作成圓型的玄關,在大理石的地板上中間,還鑲入了一個太陽的圖型,看起來十分氣派,而在進入正廳的門口則一左一右的放著跟人齊高的大花瓶,襯著那座半圓型的大門氣勢十足。

    彭齡有點生氣的想,為什麼這種人住這種好地方呢?

    「請。」於立志把彭齡請進了客廳裡。

    客廳則是跟玄關延續的古典造型,也是中西合璧的裝潢方式,但彭齡注意的不是廳裡絲絨的沙發,也不是書架上的古董,而是一座直通二樓的樓梯。

    那是座迴旋式的樓梯,在客廳的右邊往下蜿蜒,像是歐洲宮廷式的建築,而且除了底座是石造的以外,扶手跟支架全部都是雕花,白底金漆,像是隨時會有一位公主或王子走下來一樣。

    「真漂亮。」彭齡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踩著那鋪著紅毯的樓梯,摸著金質的扶手,抬頭看著樓上,幻想著自己是位等待著王子的公主。

    可是現實總是來得很快,於立志的聲音打碎了她的美夢。

    「你不是來我家作白日夢的吧?」於立志在她身後冷冷的說。

    彭齡閉上眼睛,痛恨著於立志的多嘴,然後才回過身去自了他一眼,「我今天來是奉我媽之命,看你有哪裡需要幫忙的。」

    「是嗎?」於立志一揚眉,他踱回沙發,像是在考慮要不要坐下去。

    這幾天他不在家,吩咐傭人放假幾天,但是他提早回來了,看到家裡生了一層灰,不習慣的他想叫傭人早點回來,不過現在有人自己送上門來了,不用白不用嘛!

    「怎麼樣?你家看起來很乾淨嘛!看來是不用我幫忙了,這樣我也好回去交差。」彭齡跟著走回沙發,一屁股坐下去。

    「等等!我剛想起來我們家的傭人都放假去了,一時之間找不到人,我身體又不舒服,你看,灰塵都積得那麼厚了。」於立志用手指畫過桌面,給彭齡看他手上的灰塵。

    但是彭於左看右看,看不出有一絲髒的痕跡,「沒有哇!」

    「唉!其實也不是很難的工作,既然彭太太那麼熱心請彭小姐來幫忙,我也不客氣了,就只是把客廳掃一掃,花園灑灑水,到廚房做幾道菜就行了,這點小事應該不會太難吧?」於立志走到樓梯旁。

    「喂!」彭齡的抗議被於立志的一句話給塞回去。

    「我會打電話給彭太太的,謝謝她的好心。」於立志使出了撒手鑭,這幾天在醫院的觀察所得,就是彭齡很怕彭李妹,彭李妹說什麼,就算彭齡不願意,最後一定也會乖乖的答應。  

    「你……」彭齡跳了起來,手指著他。

    「一切都交給你了!」於立志吹著口哨上樓去了。

    彭齡原本板著的一張苦瓜臉,突然亮了起來,「是你自己說的,『一切都交給我了』!那可怨不得我,呵呵呵!」

    雙手叉腰,彭齡笑了起來,聽到笑聲的人可能會以為是哪個鬼屋傳來的淒厲慘叫聲。

    &   &   & 

    於立志拿起電話,熟練的按了幾個數字,隨即電話就接通了。

    「于氏電機,您好!請直接按分機號碼,若有事,請按九,由總機為您服務。謝謝。」電話錄音的甜美女聲從電話那端傳來。

    於立志沒把電話錄音聽完,直接撥了三個號碼。

    「喂!我是江淑娟,您是哪位?」另一個女聲從話筒裡傳來。

    「淑娟,我是於立志,公司今天怎麼樣?」

    「老闆!你死哪去了?一大堆事等著你處理,你就上個禮拜六打了通電話,說你要休息幾天,以後音訊全無,我差點去登報尋人咧!」江淑娟是于氏電的總務部經理,是於立志的大學同學兼死黨。

    「我住院了。」於立志聲調平板的說。

    「什麼?!在哪家醫院,發生了什麼事?你不會是跟人打架吧?」江淑娟大叫,於立志聽得耳朵痛死了。

    「江淑娟,你不用詛咒我。」把話筒拿開了一點,於立志揉著耳朵,怕她的大嗓門把耳朵給廢了。

    「那你怎麼說你住院了?嚇我一跳!你不是跟人打架怎麼會進醫院?拜託你別那麼沖好不好?」

    「不是,我只是說我住院,沒說我打架。」於立志知道江淑娟又在舊事重提,比起以前的他,現在他的脾氣收斂了很多,不會一不高興就跟人過不去。

    「那倒也是。怎麼了,嚴重嗎?要我去看你是不是?在哪家醫院哪?老闆大人。」

    「我已經出院了,不過還得在家休養幾天。」

    「休養?!我沒聽錯吧?業界有名的工作狂要休養?你的桌子上可是積了一堆要你批示的文件,不然我做做好事,帶去你家給你好了。」

    「江小姐,江淑娟,請你搞清楚,既然我是老闆,我花錢請你來不是要你幫我積文件,也不是要你當跑腿的。」於立志不滿的說,「而且我現在還是病人,你聽清楚了沒有病人!我要休息。」

    「你是老闆沒錯,所以你就得負責啦!哈哈哈!」江淑娟在電話那頭笑得花枝亂顫,絲毫沒有同情心的大笑著。

    「江淑娟!」這次換於立志大叫。

    「生氣了?好啦!可是有幾件事還是得讓你知道,不然你又會說:『我花錢請個啞巴來做事嗎』?」停止了笑聲,江淑娟模仿著於立志的口氣說。

    於立志現在真希望她是啞巴,不然自己聾了也好。

    「說吧!」他不情願的說,順便抄起紙筆。

    「倫巴特發傳真來,那件工程……」

    兩個人開始討論起公事來,於立志一邊拿筆記下,一邊回答江淑娟的問題。

    「有關的文件我會叫紀雅蕙把報告作出來,等你回來處理,不過,還有一件事。」江湖娟說。

    「還有什麼事,李太太?你不煩哪!真懷疑你先生怎麼可以忍受你的長舌,囉唆死了!」於立志煩躁起來,真想把電話摔掉。

    「我會記得問他的,不過,在某方面來講,他是滿喜歡我的啦!唉呀!我要說的不是那個,都是你,弄得我糊塗起來了。」

    「什麼事?快點說!」於立志真恨自己,幹什麼把老同學弄進公司,簡直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嘛!

    「我只是想問你一句話,幹什麼那麼凶?好啦!好啦!你別在電話那頭吹鬍子瞪眼睛的,我長話短說啦!老闆大人,您什麼時候回公司來主持大局?」江淑娟問。

    「至少要等我爸從歐洲回來再說,我也想休息一陣子,等他一回來,我就只好回公司避靜。」於立志突然想起於仁豪跟他老爸之間的對話,說是要為他辦個「相親」什麼的,就覺得不愉快起來。

    「那好吧!祝你這半個月休息愉快,早日康復。」

    「謝謝。」於立志掛上電話,眼光看著窗外的陽光,有點疲倦的感覺。

    &   &   & 

    彭齡左晃右晃的,好不容易把於家整個樓下逛了一圈。

    她有個發現,那就是於家的傭人很盡責,把於家打掃得「非常」乾淨,地板跟鏡面一樣亮,黑色的大理石地面竟然可以照出人的身影來,真是太可怕了! 

    「於家的傭人是不是薪水很高啊?這麼乾淨?」彭齡晃來晃去,自言自語的說。 

    她蹲在地板上看著自己的倒影,不禁咧嘴一笑,看著地板上的倒影也回她一笑,她才站起身來繼續打量。

    「剛才『愚』先生要我看桌面是要我看什麼?哪有灰塵的影子?」彭齡用手在桌面畫了畫,跟她家的桌子比起來,這種小小的灰本算不了什麼。

    因為飯店總少不了油煙,而她們住飯店的樓上,大家都忙著飯店的事,她那幾個弟弟只要有得吃,有得住就好了,哪管家裡乾不乾淨?

    而她老爸的名言是:「不乾不淨,吃了沒病」,就這樣把家裡的小孩隨便的養大,除了早產的彭鐵比較虛弱以外,也沒見過彭家的小孩生過什麼病。

    「住在這裡的人都是神仙不成,那麼乾淨做什麼?」彭齡又踱進客廳。再次看到那個美麗的手扶梯,她不禁又作夢來。

    她是落難的公主,等著王子來把她帶進他的皇宮裡,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等等!樓梯上怎麼真的出現了一個王子?

    於立志換了套休閒服,米黃色的麻質外套,裡面穿著一件白色無領的襯衫,還有跟外套同系列的長褲,腳上穿著薄底皮鞋,他走下樓梯,看到彭齡一臉癡呆的望著他看。

    「你怎麼?」他問。

    「沒事!沒事!」彭齡連忙閉上嘴巴,她是怎麼了?怎麼會認為他是夢中的王子?他是很帥沒錯,但是她不會喜歡一個那麼「龜毛」的人,一定是她看錯了!彭齡狐疑的看著於立志,否定她剛才那種心動的感覺。

    「你把事情都做好了?」於立志打量著彭齡,不可能在他上樓的這一個鐘頭裡,她就把事全部完成了吧?

    「沒有我要做的事呀!」彭齡兩手一攤。

    於立志瞪著她看,「什麼叫作沒有你要做的事?」

    「對呀!你們家那麼乾淨,地板很亮,桌子很亮,窗戶很亮,還有哪裡不乾淨的?」彭齡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哪裡不乾淨。

    「你倒說說看,你所謂的乾淨是什麼?標準在哪裡?」於立志懷疑彭齡的大眼鏡是不是白戴了,那麼髒都看不見。

    「拜託!這裡又不是實驗室,要完全除菌是不是?拿紫外線去照一照算了,這樣子不叫乾淨,那要叫什麼?」彭齡瞪著於立志,不明白他要的乾淨是什麼標準。

    於立志把彭齡推到桌前,那裡有剛才彭齡留下來的指印,「你自己看,這叫作乾淨?」不等彭齡回話,於立志又把她帶到沙發上,絨底的沙發上有著一層白白的灰,但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沙發上有灰也叫乾淨?」

    他又把彭齡扯到樓梯旁,「這座樓梯的地毯灰塵跟扶手上的袨部A你看見了沒有?這叫作乾淨?」

    彭齡甩開於立志的手,「你這不叫作乾淨,叫作吹毛求疵。哪有人一天到晚都在注意那些小事情的?而且你想累死我啊!這麼大的房子要我一個人整理,我又不是頭殼壞了,地板只要沒髒,桌子可以用,沙發可以躺就行了,管那麼多做什麼?」

    「你還真懂得『乾淨』的標準啊!。於立志覺得他快要被氣死了,怎麼有女人那麼不愛乾淨的?

    「不然怎麼辦?你沒去露營過嗎?那裡不都是灰是土,那你還得把地給掃得像你家一樣,放消毒水消毒不成?」彭齡頂嘴。

    於立志一時語塞,沒想到這個小女孩還真尖牙利嘴!

    「好了,既然沒有本姑娘的用武之地,我要回家去了。」彭齡白了他一眼。下次用轎子抬她來,用勞斯萊斯載她來,她都不屑來,可是那座樓梯……彭齡覺得好喜歡,念念不忘。

    「等等,我還有件事要請你幫我。」於立志不想這樣讓她走,想了個理由留下她,他還有「大計」沒有實行,趁現在休假沒事,找個人鬥鬥嘴也算是休閒運動吧?

    「有什麼事快說,有什麼屁快放,姑娘我忙得很。」彭齡在於立志面前一點形象都不顧了。

    「我餓了。」於立志看著她說。

    &   &   & 

    站在於家的超級大廚房裡,意外的,彭齡在冰箱裡並沒有找到任何菜或是可以煮東西的材料,翻了半天只找到一包人參之類的東西,整個冰箱都是飲料跟礦泉水。

    「你們家不開伙的嗎?」彭齡關上冰箱,轉頭問於立志。

    「沒有。」於立志嫌煮東西有油煙,通常都是在外面吃完飯才回家,所以於家的廚房才會乾淨得什麼都沒有,不過煮東西的傢伙一應俱全,調味品一樣不缺,只是大多都是完封的。

    「既然不開伙,廚房那麼大做什麼?又不煮東西,幹麼買那麼多鍋子,碗盤的,天哪!你們真浪費,不煮飯還用那麼好的飯鍋做什麼?發神經了?」彭齡玩著一台全自動的煮飯機器,心裡想著把它給摸回家該有多好?

    「都是我爸買的。」於立志推卸責任,其實都是他自己買回來的,他喜歡用最好的,不管用不用得著。

    電話響起,於立志接起設置在廚房的分機。

    「我是於立志,請問是哪位?」

    「于先生嗎?我是彭齡的媽媽啦!我女兒去你那裡有?」

    「彭小姐在,你要請她聽電話嗎?」

    「好啦!」

    於立志把話筒交給彭齡。  

    接過電話,彭齡就聽到彭李妹的大嗓門傳來,她連忙把耳朵離話筒遠一點,以免耳朵遭殃,她還不想太早失聰。

    「老媽,找我什麼事?」

    「你有沒有幫干先生好好做事哪?」

    「有啦!有啦!」彭齡不負責的說。

    「那就好,都中午了,你有沒有煮東西給于先生吃?他剛出院,身子虛,要多補一補才行。」

    「好啦!好啦!」彭齡想著那個大冰箱什麼都沒有,要她煮屁啊?

    但是為了打發老媽,她只好撒謊啦!反正老媽電不會知道她有沒有煮。

    「你又在敷衍我了?請于先生聽電話。」知女莫若母,彭齡在想什麼,彭李妹怎會不知道。

    「哦!」彭齡把話筒交回給於立志,「找你。」

    於立志接起電話,「彭太太。」

    「我叫我們家齡齡去給你幫忙啦!你有什麼事儘管叫她做沒關係,我給她講,叫她煮東西給你補補身體啦!」

    「不用麻煩了,我叫外送就可以了。」於立志客氣的說,看到彭齡一臉不予苟同的臉。

    要叫外送不會早點講,那叫她來這幹什麼?彭齡不悅的想。「不行的,吃外面不好,你身體剛好,吃外面不好啦!」彭李妹忘記她開的飯店就是「外面」了,說得於立志不禁有點好笑。「那就要麻煩彭小姐了。」「沒關係,齡齡就是去幫忙的,你不要客氣,把她當妹妹看好了!好了,那我再打了,再見。」

    妹妹?他看著站在面前的彭齡,當他妹妹?他不覺得彭齡像是妹妹,看起來倒像是一臉討債的樣子。

    「電話打完了?」彭齡問。「彭太太交代完了,希望你好好幫我的『忙』,還叫我有事可以聯絡她。」於立志板著臉。

    「是嗎?可是現在我們有個大問題耶!先生,你說肚於餓了,可是冰箱沒有東西可以煮給你吃,怎麼辦?」彭齡敲敲冰箱門,看看能不能變出一點東西出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句話正好形容她現在的處境。

    「要不然去外面吃好了。」於立志聳聳肩,他知道彭齡會說什麼,因為彭李妹剛才那通電話是要彭齡「好好照顧」他。

    「先生,你想害我被我老媽殺死嗎?你以為你現在可以去吃大餐嗎?算了吧!我可不想又害死另外一家餐廳,因為您的食物中毒而倒店。」彭齡說這句話時臉不紅氣不喘的,因為她對於自己做過的壞事可是很健忘的,早就把她做的事忘得一乾二淨了。

    於立志想想也對,出院時,醫生也告訴他要吃一些清淡的東西,但是現在去哪裡找那些東西? 

    「算了,今天本姑娘心情好,做做善事,正好你這裡有電鍋,還有點米,我煮點粥給你吃好了,待會我再去買點菜,算是慶祝你出院好了。」彭齡一臉「我是大善人」的樣子。

    「你會煮菜?」於立志用的是激將法。

    「請你不要用懷疑的眼光說這句話,我會把這句話當成污辱的,我們家是開飯店的,先生,我可是未來的繼承人,不會兩下子怎麼行?對了!你們家的刀子該磨 ,磨刀石在哪?」彭齡自 於立志一眼,示威似的拿起菜刀揮了兩下。

    彭齡一邊磨菜刀,一邊說話,「做萊要好吃,是有些訣竅的,首先要刀功好,如果刀功不好,好材料也都變成垃圾了。」

    「是嗎?」於立志踱到冰箱旁,拿了一罐礦泉水,順便避開彭齡的菜刀,怕她把菜刀當飛刀玩,萬一失手,他可不想當刀下冤魂!  

    「第二是要火候足。如果該快炒的菜只用了文火,該脆的不脆,反而軟膩吸油,該燉的菜,開了大火,就活該吃焦炭了。」彭齡一邊把菜刀放在磨刀石上一邊沾水使菜刀更好磨。

    「有點道理。」於立志喝了口水,覺得彭齡好像真有點功夫。

    「還有啊!如果最後調味的手勢不對,那整道菜就玩完了。」彭齡拿起菜刀,欣賞那銳利的鋒面在光線下閃耀著銀光。

    「什麼叫作『調味的手勢』?」於立志不懂。

    彭齡做了一遍給他看,「鹽放得太早,菜會老,會脫水,會黑掉,但是放得太晚又不入味,所以放鹽要在起鍋前,放糖要在下鍋前,一個道理一個動作。」

    於立志不想讓她太得意,澆了她一頭冷水,「你倒是挺會說的,可是不知道做出來是怎麼一回事?」  

    「哼!你等著,我去買菜。對了!你知道附近哪裡有菜市場嗎?」彭齡拿起自己的機車鑰匙,才想起這裡不是她的地盤,只好問一問地頭蛇了。

    於立志看一看手錶,十二點半,太陽一定很大,他微微皺眉,就當做好事吧!省得她中暑昏倒。

    「超級市場倒有一間,我載你去好了。」

    彭齡本來想拒絕,但想想也好,省得她得冒著大太陽出門,中午的日頭可不是開玩笑的,大得不得了。 

    「好吧!」

    &   &   & 

    彭齡跟於立志走進超級市場,她叫於立志推著大籃子推車跟著她走。

    「你喜歡吃什麼?」彭齡瞄了他一眼,隨手拿起一包零食往車裡丟。

    「隨便。」於立志看了眼草籃裡的「垃圾」食品,不瞭解為什麼女孩子那麼喜歡吃零食?

    「什麼叫隨便?隨地大小便嗎?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噁心?」彭齡又丟了一包零食進車籃子裡。

    於立志握著車把的手一緊,隨即鬆開,「我要吃的,怕你煮不出來。」

    彭齡哼了一聲,「怎麼可能?什麼東西,說來聽聽。」

    「要不要打個賭,如果你做不出來的話……」於立志想到了那天聽到她整他的話,不由得心生一計。

    「笑話!你說得出我做得到,沒問題,那我如果做到的話,又怎麼算?」彭齡偏著頭看他,的確是長得人模人樣。  

    可惜個性不好,惡劣!可惡加卑劣,怎麼可能會有女人喜歡他?老媽說錯了,看他連笑都不會笑,噁心的人!

    「做不到呢?」於立志壓根不認為自己會輸。

    「我做不到就免費當你的女傭一個月。」彭齡話一出口,她就有點後悔了。她怎麼老是這麼衝動?

    「好!就這麼約定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於立志推著車又踏步走了。

    彭齡追上去,「喂!你還沒告訴我要做什麼菜呢!」 

    「我要吃會飛的魚,會叫的雞,會走動的牛。」於立志氣定神閒的說。

    「你作弊!哪有人會做這種菜的?」彭齡氣極了,他擺明了要她好看嘛!哪有人做得出那種菜?

    「你自己說的,如果你做不到就要當女傭。」於立志腳步沒停,心裡卻在暗笑,她生氣的樣子像顆紅蘋果,讓人恨不得咬上一口……他在想什麼!揮去他心中的那個念頭,卻又想起那天她醉態可掬的迷人模樣。

    「我不知道你這麼卑鄙。」彭齡拉住車子,阻止於立志再推著走。

    彭齡的一句話打醒了於立志,也讓他想起那天彭齡吐在他身上的事,還有下藥的事,不由得心頭火起。

    「做不到就算了,不用出口傷人。」於立志冷冷的說,推開彭齡放在車上的手。

    「我……」彭齡被於立志的殺人眼神給嚇了一跳,他怎麼突然變得那麼凶?

    於立志推著車子走遠了,留下她在原地生悶氣。

    她才不要當小人咧!可是……一個月的女傭耶!可不是開玩笑的,看於立志那德行,肯定會虐待她!彭齡為難的想。

    突然間,有個念頭在她心中浮現,讓她笑了起來,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彭齡怕過誰了。哈哈哈!  

    彭齡追上於立志的腳步,「好吧!一個月女傭就一個月吧!不過我要你計薪水,而且不能抱怨。」

    「你要多少薪水?」於立志看著她,覺得他實在不能對她維持怒氣,他開始懷疑彭齡給他下的是什麼藥了。

    「我從早上八點來上班,一直到晚上八點,總共十二個小時,算一個小時五百元好了,我不會要你太多錢的。」彭齡擺出陣式,一雙手十隻指頭開始算起來,一邊算還一邊念。

    於立志一挑眉,不置可否。

    「而且你不能對我的工作有微辭,可以不滿意,但是不能說我,不然我就不做。」彭齡放下手,挑釁似的看著於立志,看他怎麼說?她打著如意算盤,開出這麼討人厭的條件,於立志就會自己打退堂鼓了。 

    可惜,她料錯了,於立志只是淡淡的說:「也好,你就從明天開始來上班吧!」隨即把車子往前推去,不理呆掉的彭齡。 

    彭齡站在原地好久,好久,不能相信於立志竟然答應她的條件,難不成她叫他「愚」先生,還真的叫對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