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睡美男 第九章
    方雨欣謀害未婚夫的案件,轟動了整個社會,也引起各方強烈的討論。尤其是方雨欣的外表看來如此的美麗賢淑,卻做出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更令人震撼不已。

    方雨欣以謀害親夫未遂被起訴。在偵訊過程中,她不僅毫無悔意,更強調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愛的表現,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因為她毫無悔意,於是法官判了她重刑,而醫師李奕英,也以協同犯罪的罪名被起訴。

    李奕英被起訴,同樣的造成社會的一陣喧嘩,他的名聲也立即一落千丈。但此刻李奕英只覺得,名譽及社會地位已經不算什麼了,他只要目前這分心安的感覺。行醫多年,他從來沒有害過一個人,而這次的事件令他只覺得罪孽深重,現在,他終於可以從惡夢中解脫了。

    原以為方雨欣會供出他提供毒藥及強暴她的事,卻……

    原來,在方雨欣的供詞中,她供稱所有的犯罪行為全是她一人所策畫進行,那毒藥是她利用李奕英的名義去取得的,她也隱瞞了年少時李奕英對她的暴行,一個人承擔了全部的過錯。

    李奕英十分的不解與愧疚,「為什麼你不把我對你所做的事全供出來呢?」他已做好接受制裁的心理準備。

    方雨欣望著這個惟一疼愛她的親人,平靜的說:「因為,你是這世上最關心我的人,也是惟一給過我真愛的人。從我十五歲失去父母的那天開始,你一直是我最親近的人,是你陪我度過那些痛苦的日子。」

    李奕英頓時熱淚盈眶,「我……對不起你,我沒有做好監護你的責任,我應該在你性格轉變的時候,就幫助你調整過來的,而不是放縱你予取予求……」

    方雨欣的笑容十分淒美:「舅舅,晴海和你,是我這一生惟一愛上的兩個男人。」

    李奕英看著法警將方雨欣帶離了他的身邊,不禁痛哭失聲。「雨欣,你的命運不該是這樣的——」

    審判結果,方雨欣被判無期徒刑。

    李奕英在濛濛的細雨中走出法庭。經過這次的事件,他辭去了院長的職位,也立誓不再行醫了。

    一個原該濟世救人的醫生,竟有了害人之心,他已經沒有資格再當一名醫者了。

    懷著一顆愧疚的心,李奕英拋棄了妻子兒女、名譽地位,不知去向。

    ☆☆☆

    趙家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和樂現象。原本一向相敬如「冰」的趙光耀及江美艷兩人,從針鋒相對轉成為打情罵俏,教人不覺莞爾。

    趙晴海望著那對老夫妻,搖了搖頭,他從沒見過夫妻到了半百的年齡,才開始談戀愛的。

    「我的家人好像全是些怪胎。」趙晴海說著。

    「沒錯,就連你也是。」白未曦同意的說。

    「以後你也會是。」趙晴海一臉壞壞的笑。

    「是嗎?」白未曦臉上笑著,心裡卻有另一種想法。

    趙晴海望著自己的身體,皺起了眉頭,「李醫師給的解毒劑到底有沒有效?喝了兩天了,我的魂還在體外,一點起色也沒有!」

    「你體內的毒性太重了,不會那麼快就恢復的,不過,應該也快醒了吧?」白未曦不確定的托著腮說。

    趙晴海環住了白未曦的身子,吻著她的髮際,「我真想摸摸你。」

    「趙晴海!你能不能想點正經事?」白未曦紅了臉。

    「這不是正經事嗎?」趙晴海故作驚訝的問。

    「當然不是!你應該想的是,如果你康復了,能對社會有什麼貢獻!」白未曦曉以大義的說。

    「神經,」趙晴海翻了翻白眼,隨即又邪惡的笑著,「不過,我還真的能為國家社會做一件大事呢!」

    「什麼大事?」白未曦根本不相信。

    「傳宗接代啊!中國人一向視傳宗接代為人生大事,我們可以製造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這也是一種社會貢獻啊!不過……我很害怕我的孩子以後會臭頭……」

    「去死吧你!」白未曦氣呼呼的站起身,穿過他的魂。

    這時,趙晴文開門走了進來,「未曦。」他笑著。

    「大哥應該快醒了吧?」趙晴文望著床上的趙晴海。

    「沒錯,所以不准你再打未曦的主意。」趙晴海在一旁說著。

    趙晴文望著白未曦微笑。「大哥這次能得救,完全是你的功勞,如果不是因為你的熱心,我們也不會知道方雨欣的陰謀了。」

    「所以我打算以身相許!」趙晴海望著白未曦,一臉深情的模樣。

    白未曦才懶得理他,「我只是倒霉,剛好遇上了,又不能見死不救,唉——」

    「能得到我趙晴海至死不渝的愛,全天下只有你一個女人而已,這可是你的福氣!」趙晴海施恩的說著。

    白未曦的內心很感動,可是……有許多的可是啊!她暗自歎了口氣。

    趙晴文笑了起來,「多虧這次的事件,我家那原本非常不和睦的父母,現在倒成了熱戀中的情侶,而且他們還會關心我們呢!」

    「夫人應該是很早就愛上老爺了吧!只是老爺到處風流快活、捻花惹草,所以夫人才會由愛生恨!她之前被迫和情人分開,心不甘情不願的嫁人趙家,好不容易對自己的丈夫有了一些愛意,卻發現他一點都不在乎她,於是造成之前那種局面。」

    「未曦,你真瞭解人性。想不到我媽冷漠的心,竟輕易地被爸爸的柔情融化了。」

    「女人是很容易受到感動的。何況,你們趙家的男人哄女人一向很有一套,這全是出自老爺的真傳。」

    「我不算!我哄不了女人的……」趙晴文沮喪的說。

    「方雨欣不就看上了你嗎?」

    「那是因為她在趙家孤立無援,才會找上我的。因為她是一個很怕孤單的女人。」

    「晴文,你別沮喪!你是個好男人,將來一定會遇上一個好女人的。」白未曦安慰著說。

    「那麼你……算不算我遇上的好女人呢?」趙晴文小心翼翼的問著。

    「當然不算,」趙晴海在他耳邊大聲的說。

    還好趙晴文聽不見,否則這下可能聾了。白未曦沒好氣的望了趙晴海一眼,笑了起來。趙晴海那副吃醋的模樣,看來有趣極了。

    趙晴文望著她,有些澀然,「我問的問題很好笑嗎?」

    「不……」白未曦止住了笑,「只是,你別被一時的情境誤導了,人在慌亂時,總會不自覺的投入不適當的感情,有時還會誤以為那就是愛。」

    「你認為我是被一時的情境所誤導嗎?」趙晴文問著。一時之間,他也開始不確定他對白未曦的那份好感,是不是出自於真愛了。

    「是啊!你好好的想一想吧!愛是不能隨便承諾的。」

    「否則會招來殺身之禍,就像我一樣。」趙晴海補充道。

    趙晴文哪聽得見大哥的話呢!?他站起身,表情有些困惑,「未曦,我的確該好好的想一想。」

    「你最好別想太多了……」趙晴海囑咐道。

    白未曦笑著目送趙晴文走出房門,正想惆侃趙晴海時,卻發現他不見了?

    剛才他明明還在這裡,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人影了?

    「晴海!你躲到哪裡去了?」白未曦開始四處找著,打開了衣櫃,掀開了窗簾,低頭趴在床底下找……莫非,趙晴海在跟她玩捉迷藏?

    「未曦,你在做什麼?」白奶奶突然站在她面前問著。

    白未曦忙爬起身,「奶奶,晴海剛才還在這裡和我說話的,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

    白奶奶往四週一看,不禁笑了起來,「大少爺不就在那兒嗎!」白奶奶往床上一指。

    白未曦皺起了眉頭,床上只躺著趙晴海的身體,他的魂呢?「哪有?我怎麼看不到?」

    「傻丫頭,你沒看見大少爺的臉色紅潤起來了嗎?他的身體已經慢慢甦醒了,所以魂被拉回身體裡了。」

    「奶奶的意思是,大少爺快要醒過來了嗎?」

    「是啊,可能這兩天就會醒了,我得去準備一些補品來幫大少爺進補才行。」白奶奶說完,開心的往門外走去。

    然而,白未曦卻憂傷的望著趙晴海。她的戀情就這樣結束了嗎?她坐在趙晴海的床邊,凝視著他,心中苦澀的想。

    趙晴海的氣色的確是好多了,可白未曦的淚卻慢慢的滑落,「晴海,你就要醒過來了,我應該替你感到高興才對,可是我的心裡卻好難過啊!」

    白未曦拭著淚,「我得走了!我會永遠記得這些和你相處的日子……這是我第一次吻你——」白未曦低下頭,輕輕的在他唇上一吻。

    然後,她起身道:「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吻你。很抱歉,我不能成為你醒來第一眼看見的人,因為,我不想變成可憐的女人,也不想在我們共同的美好回憶之中留下傷感,所以,我決定要在你醒來之前離開。」

    說完,她忍不住又捶了趙晴海一下,「你這個死沒良心的,一定會在我離開之後去找其他女人吧?你一定很快就會把我忘記的……」

    白未曦忍不住哭了起來,好久好久,才止住了淚,「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保重。」

    這一次,白未曦頭也不回的走了。

    ☆☆☆

    趙晴海終於醒來,他睜開眼,首先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張充滿感動的臉——白管家,心底一陣惆悵。

    「大少爺,你終於醒來了……」白管家感動的說。

    一時間,他被不同的人輪流抱著、親著,他的父親、母親、弟弟、白管家、張嬸、安叔……幾乎令虛弱的他再度昏迷過去。

    而且,他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可能是昏迷太久的關係吧!他只覺得全身疲勞、口乾舌燥,渾身上下難過得要命。不過,身體恢復知覺的感覺真好,雖然很痛,他還是嘗試的握了下拳頭,好痛啊!

    「未曦……呢?」他十分努力的擠出幾個字。

    白管家一聽,馬上自作聰明道:「稀飯是吧?我早就幫你準備好了。睡了這麼久,你一定很想吃東西吧?」

    他問的是未曦!趙晴海很想大聲喊,可是,全身無力的他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只能皺著眉頭。

    白管家端著稀飯,一邊小心翼翼的餵著趙晴海,一邊說:「先把身體養好,有什麼話以後再說吧!」

    趙晴海困難的喝著稀飯,心裡想的全是那個答應要讓他一睜開眼睛就看見的白未曦!她怎麼會在他終於醒來的時候,不見人影呢?

    她到底躲到哪裡去了?難道是害羞不敢見他?還是故意惡作劇,讓他找不到她?趙晴海生氣的想著。

    或許明天,她又會突然出現在他面前,露出最可愛的笑容,然後告訴他,她只是害羞,所以就躲起來了……趙晴海想著。

    ☆☆☆

    過了一個禮拜,經由白管家細心的調養,趙晴海已經能開口說話,甚至能坐起來,可是,現在的他卻十分生氣。

    「未曦呢?為什麼我醒來這麼久了,都沒看見她呢?」趙晴海滿臉怒氣的望著白管家。

    白管家端著療養品,一臉無辜的望著他說:「未曦要我告訴你,她過幾天才會來看你。」

    「她在哪裡?」趙晴海忍不住問著。自從他能開口講話之後,不知問了幾百遍了。

    「等你調養好身子,我再告訴你吧!」

    「我現在就要知道!」趙晴海不妥協的嚷著。

    「大少爺!你何不安心的調養身子呢?等你病好了就會忘了她,所以她才離開的呀!」白管家歎息似的說。

    其實,她何嘗不是和孫女有相同的想法呢?大少爺是如何風流的男人,她再清楚不過了。他總是在愛情開始時熱呼呼的,不久就冷掉了。她也不希望一向開朗的孫女受被拋棄之苦……所以,未曦離開大少爺,她也沒有反對。

    「未曦……她怎麼會有那種想法?難道在我們相處的這些日子中,她還不瞭解我對她的真心嗎?」

    「大少爺,你就當她是你的一場夢吧!外頭的女人多得是,我家那丫頭不成材得很,個性差、膽子小,連胸部也很小呢,」說完,白管家還哈哈的笑著。

    「我就喜歡她那樣。」

    白管家張著嘴,驚訝得笑不出聲,「是嗎?」

    原本要說孫女的缺點,好讓大少爺死心,沒想到竟成了反效果!看來大少爺好像動了真情呢!

    「白管家,你一定也認為我是花花公子,不放心把孫女交給我吧?」

    白管家頓了頓,不自在的笑著,「我哪有這麼想……哈……」打死也不能承認她的確是這麼想的。

    「我知道你是這麼想的,可是,這一次我是認真的,從來沒有人能讓我有想安定下來的感覺,可是未諶慈夢矣辛蘇庵窒敕ā0墜薌遙未曦對我很重要,我要她永遠留在我身邊。」

    頭一次看見大少爺這麼認真的臉,白管家怎麼不受感動呢!她微笑了起來,「大少爺,真高興你終於成熟了,也很高興是我的孫女讓你改變。現在,我可以放心的把未曦交給你了,不過……」

    「不過什麼?」趙晴海忙問。

    「你得先把身體調養好才能去找她。」

    說罷,白管家把手中的十全大補湯,一口一口的餵進趙晴海的嘴裡。

    ☆☆☆

    年輕人的恢復力是十分驚人的。經過一個多月的復健與療養,趙晴海終於找回健康,恢復昔日英俊非凡的模樣了。

    促使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恢復健康的,只有「愛情」這兩個字了,他為了能早日見到白未曦,每天不斷的強迫自己吃補復健,才能讓他在極短的時間內找回健康。

    一大早,白管家又端著補品走進趙晴海的寢室中,一進門後,沒看見趙晴海,卻看見一臉沮喪的趙晴文坐在床上。

    「二少爺,你怎麼會坐在大少爺的房裡?」

    「大哥要我在這裡好好的反省……」趙晴文傷心的說。

    「反省什麼?」白管家好奇的問。

    「他說,我和他身邊的女人上床的事情,他全都知道。他還問我,他到底哪裡得罪我。」

    「什麼?這種事我還真不知道呢!」白管家驚駭的望著他。

    「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情不自禁啊!」趙晴文委屈的說。

    「呃……我瞭解……」白管家虛應的點了點頭。

    「大哥還說,未曦是他這一生中最愛的女人,他不准我覬覦未曦,要我在這裡好好的反省。」

    「大少爺跑去找未曦啦?」白管家驚駭的問。

    趙晴文歎了口氣問:「未曦會不會也有被大哥拋棄的一天呢?」

    「二少爺,你想太多了……」白管家安慰的拍拍他的肩頭。

    她另一方面又想,怎麼辦?未曦現在又不在家中,大少爺肯定會撲空的。

    不過!管不了那麼多了,如果大少爺真找得到未曦,那也算是緣分吧!

    ☆☆☆

    趙晴海懷著一顆興奮的心來到白未曦的家門口。望著這乾淨素雅的平房,他不禁想起小時候,他和弟弟一起來這裡玩耍的情景。

    而那時,未曦總是被他欺負得哇哇大叫呢!每當想起小時候,趙晴海總會不經意的笑出聲。

    他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打算讓白未曦看見他煥然一新的面貌,最好讓她措手不及……

    誰教她要讓他思念這麼久呢!趙晴海沒按門鈴,直接打開半掩的門,走了進去。

    一樣的平房,一樣的庭院,一樣的花草……趙晴海終於在庭院一角看見了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纖細的身材,長長的髮辮,即使她正背對著他蹲在院子裡拔草,可是他一眼就認出是她。

    「未曦……」趙晴海倏地把她拉起來。

    「哇,你是誰啊?你想幹什麼?」白未央手中抓著草,一臉害怕的大叫。

    她是白未曦的妹妹,還是個清純稚嫩的高中生。

    趙晴海望著懷中的人兒,雖然她和白未誄イ糜行醍坒h卻是一臉的稚氣。趙晴海失望的放開了她。

    「你不是未曦……」趙晴海沒有再多看她一眼,就四處去找尋白未曦的蹤影了。

    白未央丟掉手中的雜草,拍拍屁股跟了進去。怎麼會有這種人啊?隨便闖進人家家裡,真是沒禮貌!可是,這個男人可是她見過最帥的男人呢!所以白未央沒有了恐懼。

    「喂!你是誰?你找我姐姐做什麼?」白未央問著。

    「你姐姐?原來你是未央!我是趙晴海啊!」趙晴海說著,露出了親切迷人的笑容。

    「啊!?你就是那個木頭人啊?」白未央開心的說。

    「什麼木頭人?」趙晴海一臉的疑問。

    「我姐說她要去照顧一個木頭人,就是晴海哥哥你嘛!想不到你變得這麼帥,害我都認不出來了。」

    趙晴海的笑容凝在臉上。這個臭頭妹,竟敢說他是木頭人,真是太可惡了!等他找到她之後,一定要好好的跟她算這筆帳!趙晴海忿忿的想著。

    「未央,你知道未曦去哪兒了嗎?」趙晴海問著。

    「姐姐交代我不能說!」白未央摀住了嘴。

    「告訴我吧!我很想念她呢!」趙晴海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白未央對於帥哥是沒有免疫力的,她放開摀住嘴的手說:「好吧!我就告訴你。姐姐到台東的醫院了,她說那裡好山好水的,適合失戀的人去修行。」

    「台東的哪家醫院?」趙晴海又問著。

    「台東最出名的那一家醫院呀!」白未央笑著說。

    趙晴海馬上就想到了,「未央,謝了。」

    ☆☆☆

    白未曦穿著一身潔白的護士服,跟在一個護士小姐身旁。今天,是白未曦到醫院報到的第一天。

    她被分發到小兒科。當小兒科護士也不錯,小鬼總比大鬼來得可愛多了!白未曦安慰著自己。

    本來她都已經打算這輩子不再當護士的,可是為了逃離趙晴海,她必須倚靠自己的一技之長謀生。她母親已決定不再支援她了,而她在趙家領的薪水也支撐不了幾個月,所以她只得重操舊業。人活到不得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時,真是太悲哀了!白未曦悄悄為自己滴了幾滴眼淚。

    醫院的小鬼們,請你們看在我這麼可憐的份上,別亂跑出來嚇我了,白未曦誠心的在心裡祈求著。

    「喂!」正在為白未曦做環境介紹的婉君叫著。

    「什麼事?」白未諭著病房內天真無邪的孩童們。

    「你有沒有發覺,小孩子都長得一副愚蠢的模樣?」婉君一臉正色的望著白未曦說。

    「啊……」這是小兒科護士該有的想法嗎!「該說是天真無邪吧!」白未諦ψ潘怠

    「告訴你,小孩子其實很好騙,你只要告訴他們,若不乖乖吃藥,晚上會被鬼抓走,他們馬上就會乖乖吃藥了!」

    「鬼——」白未曦驚訝的叫出聲。她看見一個小鬼正朝著她扮鬼臉,飄了過去。老天爺……

    「怎麼了?該不會連你也相信這種事吧!你又不是小孩子!」婉君一臉嘲笑的看著白未淞

    「可……可是……」我真的看見啦,白未曦不敢說。

    「少蠢了,這是科學的時代,你不會真的相信鬼怪那回事吧?」

    「是……是啊……」白未曦壓抑內心的恐懼,待在醫院中,對她來說真的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啊!

    ☆☆☆

    白未曦好不容易等到輪休的日子,她壓抑著滿心的煩悶,獨自來到台東美麗的海邊。

    台東的海真是澄淨美麗,這樣海天一色的景致,教人想心情不好也難。

    白未曦望著海,本想紆解的情緒卻更加複雜起來。這好天氣和美麗的海洋,反而教她想起了那午夜夢迴的情人了。

    「大海啊!你教教我怎麼忘記他吧!」白未曦掩面哭了起來。

    她離開趙晴海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了。本來以為隨著時間流逝,很快就能忘記他的,可是,時間愈久,她卻愈想念他,她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否則,怎麼想念一個人會想到心痛呢?

    照顧趙晴海的那段日子,是她有生以來最快樂的時光了,雖然危險刺激,卻充滿著難忘的回憶。

    不知道趙晴海現在怎麼了?還是躺在床上嗎?還是他已經能下床走路了?如果他能下床活動了,想必他現在一定樂得風流快活吧!

    白未曦只要想到這點,就忍不住恨恨的生氣。她擦掉眼淚,對著遼闊的海洋大罵:「趙晴海,你這個無情無義的東西,死了算了!」

    突然,她背後傳來一個低沉的嗓音道:「臭頭妹,你叫誰死了算啦?」

    白未曦氣得往後一指,「不准你那樣叫我……」

    一看見身後的人,她驚嚇的張著嘴,手僵在半空中。趙晴海就站在她身後,臉上帶著一抹笑容。

    「我終於找到你了!」趙晴海說著,眼中柔情無限。

    不料白未曦卻大叫:「見鬼啦!趙晴海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她嚇得拔腿就跑。

    「白未曦,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之後,你竟然敢跑!」

    趙晴海手長腳長的,三兩下就抓住她,將她壓倒在沙灘上。

    白未曦一臉驚嚇的望著他,「你……你真的是趙晴海!?」

    「沒錯,木頭人,你是這麼形容我的吧?」

    「啊!我可以確定你真的是趙晴海。天啊!你真的活過來了!呃,不!你幹嘛壓著我,這種姿勢很不雅觀耶!」白未曦紅著臉推了推趙晴海。

    「我才不管它雅不雅觀,我只要抓得住你就好了!」趙晴海一臉不客氣的說。

    「那你就用『柯尼卡』就好了,它……抓得住我。」白未曦說著。

    「別跟我裝傻,我是來找你算帳的。」

    「這樣人家好不自在!你……要算什麼帳?」白未曦有些懼怕的望著他。

    「是誰說要當我醒來之後第一個看見的人啊?」

    「我可沒答應你這種事,那全是你一廂情願的。」

    趙晴海一聽,十分生氣,「你……好,這件事就這麼算了!那為什麼我好不容易醒來了,你又要逃離我身邊?」

    「你的病都好了,我還留在你身邊做什麼?我想等你病好了就一拍兩散的……呃!我忘了跟你拍一下掌再解散的,我們現在拍一下吧!」白未曦舉起了手。

    趙晴海卻拍向她的額頭:「拍你個頭啦!」

    「好痛。」白未曦含著淚說。

    「我不要一拍兩散,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

    白未曦感動得流淚,「為什麼是我呢?外面的美女那麼多,你隨便一招手都會有一卡車的女人纏著你……」

    「你認定我會風流一輩子,不可能對一個女人認真嗎?不管我說了多少次愛你,你也不相信,對不對?」

    「只要時間一久!你就會把我忘了。」

    「為了能見到你,我拚命的做復健、食療,而你竟然還想逃跑!?」

    白未詒桓卸了。其實在她心底,早已深深愛上趙晴海了,可是……白未曦流著淚說:「我不想成為你身邊可憐的女人。」

    「那麼讓我成為你身邊可憐的男人好嗎?」

    望著趙晴海深情的眼睛,她忍不住破涕為笑,「在我身邊的只有幸福的男人,沒有可憐的男人。」

    趙晴海撫著她的發、她的眉、她的臉頰,「未曦,我早就想這樣的摸摸你了,感覺更好……」

    說完,趙晴海低下頭,準備親吻她的唇,不料,白未曦竟將雙手捂在唇上。

    趙晴海生氣的問:「你幹什麼!」這可是他等待很久才等到的一刻,她居然敢阻止他!?

    白未曦眨著眼說:「除非是我認定的未來另一半,否則我不會讓任何人吻我的,除非你說,你永遠只愛我一個人。」

    趙晴海望著她的眼睛,暗自歎了一口氣;他從來沒想過一個吻竟會如此難得。

    他真誠的望著白未曦說:「今後我只會愛你一個人,絕不變心!」

    白未曦笑了,「晴海……」

    趙晴海一把拉開她的雙手,「別再阻止我了。」

    說罷,他低頭吻上那甜蜜的唇。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