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男子寮 第六章
    長夜漫漫,新月如鉤,朦朧的月光透過層層薄紗,映入室內,打開了天窗,深凝如墨的夜空零落灑著幾顆星辰,微泛著寒光,身畔還坐著兩位曠世美男子,一同暢所欲言談古論今。

    和諧、浪漫的情調充溢室內,只是——

    一陣暴吼傳來, 「為什麼?為什麼這些女人會出現在我的宿舍?」南宮琉璃指著眼冒顆顆紅心的花癡女們,揪著花應然吼個不停。

    「人家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咳咳……你放手,咳咳咳,有話好商量……」

    「南宮!」殷洛寵溺地張開手,及時解救了花應然。

    她乖乖地放手,撲進他懷中,將臉埋在他的頸窩上,任性地嘟嚷, 「我不管!我要你立刻讓她們滾出去!」

    「都一年多了,你的脾氣還是一樣壞!」他溫柔地笑著收緊了手臂。

    「只要對你不壞就可以。」雙手勾住他的頸子,她再偎近他一些,兩人旁若無人地親暱著, 「你叫她們滾!」

    「不行!」他輕撫著她的發, 「她們是學生會來討論會議內容的,不可以趕!」

    「那為什麼她們一句話都不說光盯著我們看呢!」

    「這個……」

    即使恐龍變家貓,古董變活人的場面已看了無數次,但當它再一次上演,一堆人仍是大跌眼鏡。

    「看久了,我覺得南宮學長還是暴怒時的模樣最性格!」

    「就是哦。」跟南宮學長第一次見面時冷漠疏離的感覺比.他還是比較適合暴烈的形象,整個人看上去好像會發光一樣。」

    「是啊,殷學長平時人很淡漠,總是跟每個人保持距離,可是只要一碰到南宮學長,好溫柔好深情的表情真是迷死了了。」

    「對耶,對耶,唉!反正他們那麼般配,再怎麼輪都輪不到我們頭上。」

    「嗯,他們倆在一起的畫面真的很惟美……」就像是從日本同人志漫畫中走出的男主角!

    「沒錯!」少女們陶醉地低語, 「他們真是絕配!美呆了……」

    「Stop!」眼見她們越傳越離譜,她出面澄清,搞什麼?「我跟殷洛只是感情要好的……兄弟而已!」

    兄弟?似被人驟然重重打了一拳,淡漠的眼毫無焦距地對上眼, 「我們……只是好兄弟?」

    心「登」了一下,她頓了頓,但仍沒有迴旋餘地道: 「只是好兄弟!」

    她又狠狠地在胸口刺了一刀,那股疼痛讓他幾乎無力再抱住她,他只能輕擁著她,艱難地吐出幾個字: 「好!我明白了。」

    突然一下子覺醒,他愛上他了?是的,所有的反常都有了解釋!

    他早已愛上她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或許.早在那團冰藍色火焰撞進視線的一瞬間,他太粗心,連逃避的機會都沒有,粗心地讓那團高傲的火焰肆無忌憚地燒進心頭。

    還來得及抽身嗎?他捫心自問。

    只怕——早已深入骨髓,撕心裂肺了。

    ——*#*——

    「殷洛!說話呀,殷洛!」

    漠然的眸子看也不看花應然一眼,他沉默一如以往。

    「喂!你叫我來總不會是要人家看你發呆吧!」花應然舒服地坐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背抵著牆,「你說話呀!」

    「你最近沒那麼經常自稱人家。」他淡淡地說著,順應他的要求。

    「沒辦法,在卡斯洛同性戀區講習慣了!」

    「你還有陪他去卡斯洛?」他淡漠的語調試圖掩去深埋其中的在乎。

    「那兒有一位玻璃法老好好玩,我們每次都去那陪他打打牙祭!」他微露興味地傾身問殷洛, 「在乎啊!在乎就陪我們去呀!」別在這衰掉失戀,扮自閉症患者。

    犀利地瞪了他一眼.殷洛迅速起身走向陽台,倚在冰冷的欄杆上,仰望遼闊的蒼穹,深吸口氣,淡然地道: 「我希望你轉告他,我……不跟你們去英國休假。」

    「你是怕跟他處得越久就會越無法自拔地更愛他吧!」花應然一針見血地指出事實, 「你愛上他了!」

    「你胡說!」殷洛驀然轉身面對他,暴喝出聲。

    「你愛上他了!」花應然再一次重申, 「你愛上他了。」

    「你胡說。」殷洛吼得更大聲,用力摀住雙耳,「胡說。」

    「你真的愛上他了。」花應然不斷重申, 「你愛上他了,你愛上他了,你愛……」

    「不——」殷洛再也忍不住地攫住他的肩用力搖晃, 「停止!住口!你不要再說了,不准說!不准!不要再說了……」

    「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瞧瞧你現在的表情,你一向淡漠的脾氣呢?你的冷靜呢?你的自製呢?」花應然深深凝視著他, 「我能夠幫你!」

    很久一段呆滯以後,殷洛像是忽然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他緩緩地鬆開手,疲憊地將頭埋在十指間,喃喃地道: 「你能夠幫我?」

    「是的,」花應然自信地頷首, 「雖然我不敢確定他是否愛你,但他一定同樣對你有感覺!」

    「真的?」他還能有一絲希望嗎?

    「他只是對感情比較遲鈍,」花應然儼然是專家一樣評論道, 「他不是不喜歡你,只是他不知道而已!」關於這點,他也很挫敗。

    「你是在安慰我嗎?」他在那夜都說跟他只是好兄弟,堅決斬斷了其他可能!

    「別想那天的事了!」花應然悠然地泡一壺龍井送到他手中,讓殷洛安定心神, 「你想想,到目前為止全校惟一有誰沒被他凶過?全校他惟一最聽誰的話?全校他惟一對誰最好?全校他惟一最準許誰親近他?而且你也是惟一一個朝他嘮叨而不會被他惡扁的人等等,難道還不足以證明他對你也有感覺?」

    好幾個惟一砸下來,殷洛被震得開始頭昏, 「你確定,那不是兄弟方面的……感覺?」

    「那你說你對兄弟說話時會不會臉紅?」

    殷洛「噢」了一聲表示理解,然後再度提出疑問: 「可是,那也只是可有可無的感覺啊!」

    「所以說你才要多和他相處培養感情啊!」花應然念得口乾舌燥, 「現在你明白了嗎?」

    「嗯!」殷洛大方點頭,過了不久,他又轉過頭來對花應然乾笑, 「啊,呃……我要明白什麼呀?」

    「你……」真是!花應然再度挫敗地伸手抹一把臉, 「就是跟我們一起去英、國、休、假啦!」

    「哦!我明白了!」要他去英國直接說唄,還要搞得那麼複雜, 「神經!」

    「既然你明白了!」花應然擺出送客的姿勢,「那麼,再見!不送了!」

    「好吧!」殷洛朝他感激地笑笑, 「再見!」房門便當著他的面被重重關上。

    後來直到走出大門來到街道上,殷洛才猛然憶起,不對啊,那所房子的真正主人——是他!

    「沒想到祭司也會騙人!」從房內窗紗背後的晦暗角落緩緩踱出一道黑影, 「我記得,那小子可是早就跟你說過——她喜歡殷洛。」

    「可是……」花應然面不改色,依然無辜地望向他, 「你不覺得,這樣比較有趣嗎?冥煌叔叔!」

    兩個人相視片刻,一起賊賊地笑起來……

    ——*#*——

    「呵呵!想用美人計設計我!沒門!」南宮琉璃坐在頭等艙窗的位置,蹺起二郎腿,我可沒那麼笨!是,我是對女人沒耐性怎麼樣!你在學校布上再多的女人又怎麼樣,我就是三天兩頭不到校,看你能奈我何?哼哼!

    沒錯!課,她照上!書,她也照讀!獎學金!她還是照拿!她就是不見女人!呵呵,他又能怎樣?硬逼著她去見女人嗎?「哦呵呵呵呵……」

    「南宮……你在想什麼?從剛才到現在你已經笑了快一個鐘頭了!」臉不覺得抽筋嗎?

    「啊?嗯,哦!有嗎?原來我笑了這麼久!」她摸摸嘴角,難怪會覺得面部肌肉好僵硬啊!

    「那我問一下我們這趟英國之行是去幹什麼的?」他細心地為她詞好安全帶,淡淡地順口問道。

    「我想到那裡看看真正的城堡,還有護城河!聽一些關於幾百年前皇室貴族的軼事!如果可以,我還想把整座城堡都買下來,作為我以後長住的度假別墅!」她一臉神往, 「不知道為什麼,呵呵,我就是想去英國的城堡看看。」

    「那我們這一次住的是城堡,是真的!」花應然興味地來回把玩著自己的微卷的銀色發尾。

    「當然是真的。」她亦雀躍不已, 「真想立刻就飛到城堡去瞧瞧!」

    「那我們這是去哪一座城堡?」殷洛淡淡地問道。

    「Devil城堡!」為什麼取這麼不祥的名字?

    「Devil?」花應然驚呼, 「惡魔之堡?」

    ——*#*——

    反正到都到了,一行人便也無所顧忌地繼續往前走,當他們到達堡前已是夜半一點多鐘。

    這晚的天氣實在不好,雷電交加!一條長長的護城河圍住整座城堡,陰森的城堡上空閃電一道接著一道,由黯黑的天幕劃過,一陣陣轟鳴的響雷撕破了暗夜的寂靜,城堡四周方圓幾里外都荒無人煙,就只有這座城堡孤獨森冷地聳立在山尖上。

    「我們,真的……要進去嗎?」花應然心中有些發毛。

    「來都來了,我們……還是進去吧!」開玩笑,大家一起被嚇死總比她一個人被笑死好!

    「可是……」花應然欲言又止, 「你不覺得……這很像,鬼屋嗎?」

    「別開……開玩笑了!」她強壓下恐懼, 「這一點都不好笑。」

    「我不是在、開玩笑,」花應然提議,「不如……我們先下山,等到明天天亮的時候……再到這,我們,還是先回去吧……」他發誓,他情願待在外面淋整夜的雨也決不想踏進那座鬼屋一步。

    「別說傻話了。」殷洛淡淡地打斷他的話, 「要是你們怕的話,那就讓我先進那座城堡吧。」

    「等、等一下,」不得已,她只得硬著頭皮開口, 「不用你了,還是我先進去,畢竟提議來這裡的人……是我。」

    她提心吊膽地率先走下通往城堡的袑騑陷釭瘍K索橋,整座橋隨著三人的走動搖搖晃晃加上大雨的不斷沖刷,幾乎讓人站不住腳,短短的幾百米路,三人走了將近半個小時。

    剛一踏上平地,一行人是用沖地到了城門底下。滿不在乎地用手抹去一臉的雨水,她抬起頭仔細審視整座城堡,在電閃雷鳴中,這座森冷而年代久遠的鬼屋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幢——鬼屋。

    上帝吶!耶穌吶!她南宮琉璃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那些飛來飛去,不是人的髒東西。啊!好恐怖啊!

    話說當年,在她4歲的時候,那夜也是風雨交加——

    「媽咪,」那時的小琉璃十分可愛和善良, 「為什麼要爹地在大冷天睡客廳,讓爹地睡地板好不好!」

    「琉璃乖,不要在媽咪面前提爹地!」莎琳娜溫柔地撫摸著她的秀髮。

    「為什麼?」她奶聲奶氣地問, 「喔,琉璃知道了,是不是爹地沒有大哥漂漂?」她好聰明哦!

    「不是,」莎琳娜恨恨地道, 「因為你爹地他是個老色鬼!」

    「咦?什麼是鬼!好吃嗎?」小小年紀的她,充分發揚了中華民族不恥下問的優良傳統。

    「……不好吃。」望著琉璃寫滿問號的小臉,她突然發現她女兒長得好可愛,好可愛。可愛到簡直讓人想欺負一把,此時,幾道閃電接連打下,耀眼陰冷的光照亮了她臉上可怖的表情,雷聲也跟著「轟隆轟隆」地巨響。

    在雷雨閃電之下,她的聲音在黑暗中鑽進小琉璃的腦子, 「鬼呀,很可怕的!專門吃壞小孩還有聰明的小孩,它把他們的手啊腳啊統統拔掉,再把他們的肚子剖開,血淋淋地抓他們跳來跳去的心臟吃哦!還有肚子裡的腸子呀、胃呀、肝呀、肺呀都會稀里嘩啦地流出來,還會把他們的腦子砸碎,把裡面的腦漿,骨髓都掏出來,白白的、黃黃的全滴到地上,一滴一滴、一滴一滴好噁心啊!而且他們的眼珠會像你玩的彈珠一樣,被扯出來,扔在地上流啊、滾啊……」

    從此以後,即使她對小時的記憶已經所剩無幾,但當晚的一幕幕已經深深烙在她的腦海裡,拔也拔不掉!於是,不管她長得多大,膽子也多大,但只要稍稍碰到有關於鬼怪的事情,她都會十分十分地……嗯!敏感!真是太可恨了,這是她一生的污點啊!

    可是,作為一個新時代的女性,作為一個殺手界的紅人,作為一個為非作歹的霸後!她絕對不會再退縮了。

    面對著森冷的大門,她終於勇敢地提起右腳,重重地、迅速地、用力地、敏捷地——躲到殷洛背後去!

    「你幹什麼?」花應然歪著頭看著緊揪著殷洛衣角不放的南宮琉璃, 「你該不會是……害怕了?」

    這句話立即狠狠地打擊到她至高無上的自尊心,飛速激起了她的萬丈傲氣!

    她馬上從殷洛身後跳出, 「啐,誰說我害怕了!神經。」而後,將仍發著抖的雙手緊緊貼在袑魌a橫的城門上,咬緊牙關,閉上雙眼,鼓起勇氣地奮力一推——

    「光啷。」城門應聲而開。

    「哇叫、璃璃,你好厲害哦。力氣這麼大,居然把鐵門都震開了。」花應然嘖嘖稱奇。

    「白癡!」她沒好氣地解釋, 「這城門管家根本就沒有關啦。」

    —行人關上沉重的城門,緩緩進入僅有零星火光的堡內,堡內的牆壁已剝落了大量彩漆,但由美輪美奐的佈置和格局仍能看得出它往昔的輝煌及盛大。

    著了迷般,她舉著火把照明,忘情地欣賞著堡內所有精緻華麗的擺設,似有若無的熟悉感不斷湧上心頭,她竟近似於懷念般在堡內來回遊走,流連不已。

    視線內突然出現了一樽水晶瓶,在火把光中燦亮地燃燒著光輝,美麗得教人難以逼視,她用力甩了甩頭,總覺得好像曾在哪兒見過,第一眼看到它就喜歡上它!真的好美麗,她失神地伸手撫摸它……

    「住手!」

    伴隨著這道陰沉的男音的,還有一隻及時攫住她的冰冷的手,她不悅地轉過頭剛想開罵,眼前卻赫然出現一張慘白、無血色的臉!兩隻眼空洞虛無地緊盯著她。

    在短暫地呆愣之後,一陣震天價響的淒厲尖叫由她口中逸出。

    「啊!有鬼呀——」

    ——*#*——

    「對不起呀,我不知道……原來你就是管家。」她歉意地道, 「對於剛才的事……真是不好意思。」

    「沒事。」老管家了無生氣的聲音慢慢飄起,「是我招待不周,今晚下雷雨,所以堡內斷了電,真是抱歉。」

    「哪裡,哪裡。」

    「噢,對了。」花應然趴在黑色真皮沙發上支著額,長長的黑髮在肩部以下微捲起層層波浪,銀色的發尾披灑在黑色中,形成一黑一白的鮮明對比,強烈地散發著他慣有的乾淨、無辜的味道。 「為什麼這座城堡……取名為Devil?」

    「是啊!」南宮琉璃附和, 「為什麼取這麼不祥的名字?」

    一向淡漠的殷洛也反常地等待起答案。

    「這件事……」老管家沉吟, 「大概要從一百多年前說起,一百多年前,這裡是一片繁華的土地,這裡的人民大都與世無爭地在這生活著。擁有這大片土地的是我們的城主,他是一位上流社會的貴族,爵位很高,他只有一個獨生女兒,他非常地疼寵她……那位小姐也長得很美、很高傲、耀眼……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愛上一位天天送玫瑰花給她的漂亮少年,只是那少年畢竟是一介平民……那位少年最後是死在送玫瑰給公主的途中,他是被堡內的車伕在路口給輾死的……從此她就病了,整天把自己關在房裡身著盛裝,打扮得非常漂亮,說是要等那位少年回來……這樣一年過了一年,她年年都待在那等他,最後她終身不嫁,在堡內孤獨終老……」

    「故事並沒有就這樣結束,」他毫無高低起伏的聲音繼續飄起, 「在她死了之後,每到玫瑰花開的時節,每天夜裡在堡內,總有人看見在漫天星光下,一大片火紅的玫瑰叢中有位身著盛裝的美麗少女坐在那等待……漸漸地,在民間就相繼謠傳著堡內出現了公主的幽靈,紛紛恐懼地搬遷別處,久而久之,外人就把這稱做惡魔之堡。許多年以後,連我們自己也忘了城堡原先名字,便也順理成章地稱它——Devil城堡!只是公主……已不再出現。」

    「哇!」花應然陶醉地雙手捧著臉頰, 「好浪漫悲苦的故事啊!」

    「浪漫?」南宮琉璃冷嗤, 「我可不認為一個人的後半輩子都在自責與等待中度過,有什麼好浪漫的!」

    「可是真的很浪漫嘛!」

    花應然反駁道。

    「就算是……」她揮去心中突來的莫名感傷,「也只是那種最苦痛的浪漫。」

    「苦痛的浪漫。」殷洛細細咀嚼著這句話,真貼切的形容詞……

    「管家。」花應然突然興致勃勃地扯著老管家的袖子, 「玫瑰現在還有沒有開啊。」

    「玫瑰花開的季節早過了,」殷洛好心地提醒,「現在是冬天。」

    他詛喪地「哦」了一聲。

    「哎!你真是笨吶!」她深以與此人同行為恥,「不過……你很特別。」

    「真的?」花應然立刻心花怒放,算他有眼光!

    「是啊!」她瞟了他一眼, 「特別笨啦。」

    「你……」

    「各位,現在已經是深夜兩點,」陰冷的聲音飄來,老管家舉著火把走上台階, 「我領你們到各自的寢室休息,隨我來。」

    一行人也跟著上了樓梯,木製的階梯每走一步,都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在一片寂靜黑暗中顯得格外恐怖。

    直到這時,她的恐懼感才姍姍來遲,她小心翼翼地問老管家: 「那個,公主的幽靈是不是……真的有出現過?」

    「當然,」老管家陰沉地透出懷念, 「在我小時候曾經在玫瑰花房中見過她,她長得真的很美,月光朦朦朧朧地透過她的身體,照在一整片火紅的玫瑰上,一雙冰藍的眸子完全沒有人氣地望著遠方……虛無飄緲的表情只要看見她一次,這一輩子永遠都不會忘記。」

    「嗚……是,是嗎?」怪令人發毛的,她不想再聽到有關於這類東東的話題,轉移陣地,她挽住殷洛的手, 「管家,你不用安排我的住房了,今晚我跟他睡,呵呵!」

    「為什麼?」殷洛低頭看向被她霸佔的手臂。

    她選擇暫時性失聰,忽略這句話,兀自轉頭問管家, 「哦……我們的行李箱放在哪裡?我先帶過去吧!」企圖矇混過關,搞什麼!這麼丟臉的原因怎麼能說?

    「行李箱放在二樓玄關處。」老管家冷冷的聲音又飄起。

    「二樓啊……現在剛好是,我們一起去吧。」她依然死拽著他的手不放。

    任由她將袖子扯得皺巴巴的,他漠然的眼瞳只停駐在她身上,不再言語。若是她不想說,就算了吧?與她相比,答案並不重要。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