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愛天堂 第七章
    三天的期限轉眼即逝,周美妮果然守信,第三天晚上給宇飛打了個電話。

    電話是若雲接的。

    「喂,您找誰?」

    「宇飛在嗎?」

    若雲一聽聲音就知道是周美妮,「你等一下。」

    若雲到樓上叫宇飛。「她打電話來了。」

    宇飛正等得心焦,以為周美妮失信了,聽到有電話,他飛快地去接,若雲緊跟在他後面。

    若雲聽不見周美妮的聲音,只是緊張地注意著宇飛的表情。

    宇飛微微蹙著眉,支吾了好一會兒,「好吧!我馬上就去。」

    若雲急著問:「什麼事?你要去哪兒?」

    周美妮在電話裡要宇飛去她的別墅,說有要事商量,宇飛不得不聽從。現在公司的一切都操縱在她的手裡。

    但是宇飛沒有告訴若雲他要去周美妮的別墅:「我去一趟公司,可能她會提出修改合同。你放心,我一會兒就回來。」他怕若雲多心,還是不告訴她為妙。

    若雲毫不懷疑:「早去早回。」

    宇飛穿上外套去車庫開車,若雲送他到門口,看著那輛白色的跑車消失在夜幕之中。

    江若帆和林菲口來問起宇飛,若雲迫不及待地告訴他們剛才發生的事。

    林菲神色有些凝重,她比若雲經歷要多,等若雲上樓去後,她悄聲問江若帆:「你說周美妮會修改合同嗎?」

    「可能會吧!上次宇飛不是和她談清楚了嗎?她再玩下去,有什麼意思?」

    「我覺得不太可能,這麼晚了,為什麼要去公司,如果她真的答應,電話裡說一聲就可以了,何必讓宇飛親自跑去公司。」

    江若帆笑呵呵地說:「這你就不懂了,做生意最講究信用,口說無憑。周美妮也許為了讓宇飛放心,令晚就重新立約,這也不是不可能的。」

    林菲嘴上應諾,心裡仍存疑忌。

    宇飛駕著車來到周美妮的別墅,這是一座法國鄉村式的小別墅,外面看上去並不十分顯眼,但一走進內室,就會被它的豪華所驚懾。

    周美妮早已恭候一旁。「我還以為你不來了,沒想到這麼快,你的小情人有沒有哭啊?」

    宇飛看見桌上放著空酒杯,加上周美妮說話時一股酒氣,知道她喝過酒,但並不理會她。

    「我想你一定說到做到,今天是最後一天,我來就是為了你的答覆。」

    「要答覆?那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要急,看你,都出汗了,是不是很熱啊?」

    周美妮妖艷地撲倒在宇飛身上,解他的領帶。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無袖紗裙,高聳的乳峰在半透明的衣裙中清晰畢露。兩條柔軟的手臂纏繞在宇飛脖子上,像兩條蛇一樣,宇飛用力拉開她的手。

    「請你自重一些,我是來和你商量公事的。」

    「哈哈,公事?」周美妮大笑著轉了個圈,「什麼是公事,和我上床嗎?」

    宇飛氣得臉色發白,但成敗關鍵仍掌握在周美妮手中,他也不好發作。「美妮,你喝醉了,我叫傭人給你拿醒酒藥。」

    「傭人?傭人今天全部放假,這裡只剩下你和我。」

    周美妮瞇著眼睛盯著宇飛,「來,你和我乾一杯,我就答應你的條件。」

    「你說話算話。」

    「喝呀!我說到做到。」周美妮斟滿了一杯酒,遞到宇飛嘴邊。

    宇飛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好,好極了。」周美妮拍掌。

    「你答應我的條件?」

    「答應,當然答應。」

    「那麼你在這份合同上簽個字。」宇飛從皮包內拿出一份合同,「只要你簽了宇,這份新合同就立即生效,我們會非常感謝你。」

    「還要簽字?我說過我答應你了就是答應你了,簽什麼字呢?」

    宇飛變色,「你真的喝醉了,美妮。一分鐘前說的話怎麼可以反悔?」

    周美妮慵懶地陷在沙發上:「我說過答應你,並沒有說要簽字啊?你也沒有提出過要簽字。」說完她衝著宇飛直笑,嘲笑他焦急的樣子。

    「你今天的確醉了,我等你酒醒了再來,告辭。」宇飛轉身向門外走去。

    周美妮從沙發上跳起來,攔在他面前,「已經這麼晚了,回去幹什麼?陪你的白雪公主?不如在這兒過一夜,你會永生難忘的。」

    宇飛用力推開周美妮,突然覺得渾身無力,頭也暈起來,剛才那杯酒,周美妮不知動了什麼手腳。

    周美妮緊緊地抱住宇飛,烈焰般滾燙的嘴唇貼在他的臉上。

    宇飛對自己說不能這樣,千萬不能,但周美妮像籐一樣纏在宇飛身上,怎麼掙脫都擺脫不了。

    「不要這樣,美妮!」宇飛喊道,但無濟於事。

    周美妮像著了魔一樣狂吻著宇飛,宇飛只覺得燥熱難耐,渾身的慾火似乎要燃燒起來。

    周美妮迅速地把紗裙一扯,紗裙就輕飄飄地滑落在地上。

    在宇飛面前的周美妮只穿了一條內褲,光滑而豐滿的軀體顫動著,宇飛克制不住自己焚燒的慾火,摟住她的腰,貼緊自己。

    周美妮脫掉宇飛的外套,冰涼的手指觸到了宇飛的肌膚,宇飛渾身打了個冷顫。

    他猛地驚醒過來,他在幹什麼?

    他一下子推開周美妮,晃了晃自己的腦袋。

    周美妮情慾難自控,猛地被宇飛推開後又靠過來抱住他:「不要,不要離開我。來啊,宇飛,你來啊!」

    宇飛瞥見手邊一大杯的冷水,拿起來就淋在周美妮身上。

    「啊!你搞什麼啊!」周美妮尖叫起來。

    她抱住雙臂,滿頭滿身都是水。

    她瞪眼望著宇飛,只見宇飛抿著嘴唇,一言不發。

    周美妮被水一潑,也清醒了大半,兩隻淡褐色的眼睛睜得大大的,顯得非常可怕,嘴微微張著,嘴唇上還滴著水珠,平時高貴美麗矜持的周美妮竟然變得如此醜陋,呆若木雞。

    好一會兒,兩人才漸漸醒悟過來,宇飛撿起衣裙,扔給周美妮:「穿上吧!小心著涼。」

    周美妮沒料到宇飛的口吻竟如此溫柔,忍不住掩面哭泣起來,跑到浴室裡打開水龍頭,哭聲淹沒在嘩嘩的水聲之中。

    宇飛愣在那兒,不知該走還是該說些什麼。

    他剛要跨出門,周美妮已經從浴室出來,從後面叫住他:「慢著,宇飛,我有話要跟你說。」

    宇飛回過頭,周美妮又恢復了原來鎮定自若的神態,穿了件厚厚的睡袍,臉上的脂粉也沖洗乾淨了,比原來少了一份妖艷之氣。

    「有什麼話,明天再說吧!現在已經十二點多了。」

    「我說完,你就走,我只說幾句,你聽不聽?」

    宇飛猶豫一會兒,回來坐在她對面。

    「剛才我的確喝醉了,請你原諒。我們只當它沒有發生過。」

    周美妮起身倒了一杯冰水,一口氣全部喝了下去,「我後天就回美國。」

    宇飛還惦念著公司的事,經過剛才的事,他知道希望渺茫了,不覺心灰意懶。

    周美妮繼續:「我本來一直想報復你,你知道嗎?」

    「為什麼?」宇飛不解。

    「每次你見到我時,你都冷若冰霜,甚至當著別人的面使我下不了台,我第一次見到你就被你吸引,但是你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現在機會來了,我可以隨心所欲地擺弄你,就像玩一隻小貓小狗一樣容易。」周美妮把玩著手裡的杯子。

    「你不覺得這樣做太過分了嗎?」

    「只要我高興,我願意怎麼做就怎麼做。」

    「你太傻了,就算你成功,又能怎麼樣呢?」

    「我可以看著你一步步倒楣,看著你被我拎來拎去,看著你落魄潦倒。」

    「然後你就心滿意足了?」

    「是的,我的目的就在於此。只要我想做的,就一定能做到,不論花費多少錢,錢對我來說不算什麼。」

    「所以你就買通另外兩家公司,和我們公司作對。」

    「對!你大概沒想到,你們老闆也是我的合夥人之一。」

    宇飛一驚,「什麼?他也被你收買了?」

    周美妮仍然轉著玻璃杯,「沒錯,你說是你傻,還是我傻?其他人都知道,就你蒙在鼓裡。」

    「還有什麼事情我不知道?」

    「對了,還有,你們公司三天前,就是你約我吃飯的那天,已歸入我的名下,這筆帳務已經取消,既然成了我的公司,我就要為它服務,原料已經投入生產了,交貨日期一到,馬上出貨。」宇飛震驚不已,他竟被周美妮玩弄於股掌之間。

    「什麼?」宇飛倏地站起。「你太卑鄙了,你太狡猾了。」

    「沒有一點手段,我怎麼能獨當一面呢?」

    周美妮見那份合同還躺在桌子上,拿起來慢慢地撕得粉碎,往空中一拋,紛紛撒落下來。

    「哈……」又是一陣剌耳的笑聲。

    「現在你滿意了吧!」

    「非常滿意,你已經成為我的正式僱員,我聘你為公司的總經理,明天就可以上任了。如何?還不謝謝我。」

    宇飛本來以為她清醒之後會有所悔悟,沒想到她變本加厲。

    「我不會成為你操縱的木偶,你休想。」

    「不要激動,我不會干涉你的事情,我說過我就要回美國了,我不會再在這兒管這份閒事,你可以安安心心地做生意,就當沒有我這個老闆;有事嘛,可以和我的代理人聯繫。」

    宇飛不會再上她的當。「謝謝你的好意,我實在擔當不起。我明天回去就寫辭呈。」

    「哼!夏宇飛。我知道你有傲骨,但別忘了你現在可是個『有家室』的人,說不干就不干呀!還有……你的那位白雪公主是不是很心疼你啊?」

    宇飛不知她又要打什麼鬼主意,「你想幹什麼?你離她遠點。」

    「你放心,我能怎麼樣呢,我只是覺得她好可憐,她知道你來這兒嗎?」

    「不知道。」宇飛沒有好氣。

    「不知道?你心虛,沒敢告訴她?!」

    「你有完沒完?你還想怎麼樣?難道你的遊戲還沒有結束嗎?」

    周美妮望著宇飛憤怒的臉,宰災樂禍,「你的白雪公主現在也許正在默默地流淚呢!未婚夫一夜未歸,你保證她不想入非非?」

    宇飛看了看表,竟然已是凌晨四點,窗外已經一片微白。

    「我要回去了,告辭。」宇飛拿起外套,頭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我們有緣會再相見的,我的總經理先生。」周美妮的聲音遠遠落在身後。

    宇飛只覺得頭重腳輕,兩眼發黑,開起車來也搖搖晃晃,好幾次差點撞到電線桿。

    好不容易開回家,江宅內一片寧靜,只有客廳內燈光通明。

    宇飛拖著步子慢慢地挪到沙發前,倒了一杯水,他口渴極了。

    他聽見樓梯上有腳步聲,抬頭一看,是若雲,她穿著睡袍,睡眼惺忪。

    「宇飛,你現在才回來?」

    「嗯。」宇飛仍然在喝水。

    「事情辦得怎麼樣?是不是解決了。」

    宇飛愣了愣,苦笑了一下:「沒事了,一切事情都沒有了。」

    「真的?」若雲高興地跑過來抱住宇飛。

    「咦?什麼怪味道?」若雲皺著眉,「是香煙?不對,是香水的味道,這是什麼?」

    宇飛低頭一看,雪白的襯衫上點點唇印,他也不知是怎麼回事。

    若雲突然變了臉色,面孔慘白,「你騙我,你騙我。」

    宇飛不明白:「若雲,怎麼啦?」

    「你不是去公司,你和周美妮在一起,是不是?直到現在天亮才回來,就你們兩個人,是不是?這香味明明是女人用的香水,這明明是口紅印。」

    宇飛想起來剛才周美妮吻他的時候,一定是她的唇膏印在他的襯衫上了。

    「若雲,你聽我說。」

    「你什麼也不用說了,我都明白了。」若雲的淚水奪眶而出,「你的事情解決了,我知道是怎麼解決的了。好無恥,好卑鄙。」

    宇飛想解釋,但又不知如何說起,他知道他越辯解,若雲對他就越不信任。他剛剛跳出一個騙局,現在又陷入另一個誤會之中。

    宇飛歎了口氣,頹然倒在沙發上,緊閉著雙眼,他已經受夠了。

    若雲本想聽他為自己辯護,沒想到宇飛喟然一聲長歎後不言不語,似是默認了剛才的話,她更加生氣,「哇!」地一下大聲哭起來。

    「我求求你,若雲,讓我靜一會兒,好不好?」宇飛的語氣盡量委婉。

    但若雲聽在耳朵裡,就變成另一種意思。「你嫌我煩,是不是?你為什麼還要回來?你去找那個什麼周美妮好了。」

    「不要提她的名字。」宇飛粗暴地打斷她,他一聽這個名字就噁心。

    宇飛從來沒有用這種態度和她說話,若雲怔住了,隨即飛奔上摟,「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江若帆和林菲被他們的說話聲驚醒,都下樓來看發生了什麼事。

    客廳裡只剩下宇飛一個人躺在沙發上,神色倦怠。

    他們已經隱約聽到了幾句爭吵,不想再質問宇飛。

    林菲示意江若帆回他的房間,自己則輕聲下樓,坐在宇飛對面。

    林菲問道:「你今晚沒有去公司,對不對?」

    宇飛不加否認,他現在點頭搖頭都是無濟於事的。

    「我問你,你愛不愛若雲?」

    「當然,還用問。」

    「既然你愛她,就應該把真相全部告訴她,不應該有半點遮掩。」

    宇飛凝神片刻,不知怎麼回答才好,他是想告訴若雲,但又怕她不相信他。

    「周美妮這女人很不得了,對不?」

    「不要再提她,她就要回美國了,從今以後,她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我永遠不想見到這個人。」

    林菲直覺地告訴自己事情不合這麼簡單。

    「你去洗個澡,休息休息吧!多安慰安慰若雲,對女孩子最重要的是耐心。」

    宇飛感激地謝謝林菲。

    宇飛一覺醒來已經是中午,感覺精神好多了,昨天的一切彷彿一場夢,回想起來是那麼不真實。

    洗臉刷牙過後,他問英姊:「小姐呢?」

    「小姐還在房裡,今天早晨就沒有起來,我敲了好幾次門,她都不開,好像還有哭聲,我趕緊叫林小姐,林小姐勸了她半個鐘頭才好些,剛剛又躺下睡了,現在恐怕還沒起來。」

    宇飛上樓敲若雲的門,沒有聲音。

    「若雲,是我,你不開門,我可要進來了。」

    還是沒有聲音。

    宇飛一推門,床上的被子亂七八糟,沒有人。宇飛心裡一緊,忙跑到陽台上。

    若雲披著長長的頭髮正站在陽台上,睡袍被風吹得鼓了起來。

    「你嚇了我一跳。」宇飛從背後抱住若雲。

    若雲猛地掙脫開,「不要碰我。」

    「生氣了?」

    「你還嘻皮笑臉?你做的好事,你不覺得羞恥嗎?」

    宇飛見若雲臉上還掛著眼淚,不再跟她開玩笑。

    「我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擔保。」

    若雲淒慘地搖搖頭:「你不要說了,證據都在你身上,你賴也沒有用。」

    宇飛急了,但記起林菲說的那句「對女孩子要特別耐心」,又緩和下來:「我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地告訴你,好不好?你先不要說話,你聽完了再評判我對不對、有沒有騙你。」

    若雲不作聲。

    宇飛見他的話生了效,便摟住她的肩:「我們進房間說,這裡風太大,你會生病的。」

    若雲鼻子一酸,又是一滴淚滑落,她連忙用手拭去。

    宇飛於是將事情的始未都說了出來,至於昨晚的一些細節能省的都省掉了,畢竟不是光彩的事,尤其是在若雲這樣一個單純的女孩子面前。

    若雲靜靜地聽著,起初還望著別處不想聽進去,後來聽得越來越專注了。

    宇飛講完了之後,問了一句:「現在你知道怎麼回事了?」

    若雲撇了撇小嘴:「那麼是我錯怪你了?」

    「不能這樣說,我知道你是擔心我、關心我、愛我,才會這樣做的,是不是?我應該上高興都來不及。」

    若雲為周美妮的行為所駭倒:「沒想到她竟然陰險到這種地步。」

    「好在沒有什麼損失。」

    「你說你辭職了,那不是沒有工作了嗎?」

    「沒關係,我可以從頭幹起,現在我要自己開公司。」

    若雲滿懷歉意地望著宇飛,「你太委屈了。」

    宇飛見若雲已經原諒他,不覺心滿意足,「只要你瞭解我、幫助我,永遠在我身邊那就足夠了。我什麼也不怕,我最怕失去你。」

    宇飛建議道:「我現在覺得好輕鬆,什麼負擔都沒有,像又回到了學生時代,我放自己的假,我們好久沒有出去玩過了,明天我們出去好好玩玩,散散心。」

    若雲也有同感,當即贊成。恰巧英姊來叫他們吃午飯,兩人興匆匆地下樓去吃飯。

    ※      ※      ※

    若雲將宇飛那晚與周美妮的事告訴了林菲,林菲對宇飛的話產生了懷疑。她那受傷的心靈泛起了絲絲漣漪,她不禁擔心起若雲的幸福。

    林菲站在臥室的窗前,呆呆地望了許久。突然,目光在大門前的信箱上凝住。只見周美妮將一疊厚厚的東西放進信箱後,立即轉身離去。林菲飛快地下樓,取出了信箱中厚厚的信封。

    林菲回到臥室,細看著信封裡數十張宇飛與周美妮親熱的照片,臉色由紅變白,由白變青,心情由好奇到激動,由激動到憤怒。

    林菲獨自在臥室裡踱來踱去,她不能讓宇飛傷害若雲,她必須先和宇飛好好談談。

    當天晚上,林菲叫英姊找宇飛,說是有要事相談。不一會兒,門上響起敲門聲。

    「菲姊,我可以進來嗎?」

    林菲愣了愣,「進來。」

    宇飛剛洗完澡、吃了飯,頭髮還是濕淋淋的。

    「有什麼事?要找我單獨談?」

    林菲不說話,她覺得宇飛和葉志南越來越相像,連說話的腔調都一樣,以前怎麼沒有發覺。

    她拿起信封,扔給宇飛。「你自己看。」

    宇飛不知是什麼,還喜孜孜地一張張抽出來,邊抽邊問:「是誰的照片?是你和若帆的——」

    話說到一半就停住了,林菲盯著他,宇飛的臉色由紅轉白,由白泛青,雙手不住地顫抖。

    「無恥,卑鄙,下流。」

    「罵得好,你早就應該罵自己了。我真不知道你怎麼會落到這種地步,還是天性如此。」

    宇飛驚駭地睜大眼睛,「菲姊,你相信這些照片?」

    林菲火冒三丈,「怎麼?有證據,你還要抵賴?照片上的男人不是你是誰?」

    「可是我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

    「誰相信你?」

    「我知道,誰都不會相信我,除了我自己。」宇飛喊道。停了片刻又問:「你是從哪兒得到這些照片的?」

    「這個你不用管。」

    「是周美妮派人送來的,是不是?」

    林菲不回答他的話。

    「菲姊,我比你更清楚她的為人,她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她一心要整我,你怎麼可以相信她?」

    「我不相信她,但是這些照片你怎麼解釋?」

    「她如果真想達到目的,偽造照片不是不可能的。」

    林菲搶過這些照片:「偽造?你不承認你和周美妮發生過關係,是不是?」

    「根本沒有做過的事情,我為什麼要承認?」

    林菲不由得激動起來,「宇飛,紙包不住火,總有揭發的一天,你對得起若雲嗎?」

    宇飛無奈,只得耐心解釋:「菲姊,你聽我說,這件事情從頭到尾是一個大騙局,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林菲看著宇飛,昔日的一幕幕在眼前閃過,為什麼男人可以在謊言中談愛情,為什麼若雲要承受這一份不實的愛情呢,林菲正色道:「夏宇飛,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今天周美妮犯不著為了報復你,讓她自己如此……如此低賤,你……你真是得其父真傳。」

    林菲這話脫口而出,宇飛百口莫辯,詫異地道:「菲姊,你為什麼對我成見如此之深,這和我父親又有什麼關係?菲姊,我和若雲已經決定自己開公司了,請你不要太過分了。」

    「我過分?」林菲不可置信宇飛竟如此對她說話,不覺毅然地說:「看來,若雲是被蒙在鼓裡,我必須告訴她,讓她及早認清你,免得將來傷得更重。」說完便往外走。

    宇飛飛快地攔在林菲面前,不讓林菲出去。

    「菲姊,你要怎麼樣才肯相信我?好,我立即把照片拿去化驗,如果證明照片是偽造的,那麼我就是清白的,是周美妮故意陷害我。」

    「夏宇飛,你不要再騙人了,你想銷毀證據嗎?」

    宇飛歎著氣搖搖頭:「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也找不到證人來證明我的清白。但是我只想告訴你,菲姊,不要驚動若雲,她有心臟病,受不了刺激,如果你真的疼她,為她著想,就該由我們來證實一切真偽,而不是驚動若雲,否則你一定會後悔的。」

    林菲想想他,說的也有道理:「好,我答應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

    「你必須離開若雲。」

    宇飛一下子跳了起來,堅決果斷地回答:「不可能,絕對辦不到。」

    「那你別怪我。」

    「菲姊!」宇飛大吼一聲:「你有沒有理智?」

    「我頭腦很清楚,你放心,我不會傷害若雲,她像我的親妹妹一樣,我愛她,我要保護她,我不會讓她落在你的手掌之中,被你玩弄。」

    宇飛雙手掩目,痛苦之極,他不明白那個周美妮,更不明白現在的林菲究竟想幹什麼。

    林菲見他說不出話來,便認為宇飛是默認心虛了。「夏宇飛,你真應該姓葉,你們父子倆一個樣,你還記得上次咖啡館的談話嗎?我已經警告過你。你說你是你,你父親是你父親,你讓我放心。我當時真的相信了你,就像當年相信你父親一樣,誰知道結果是一樣的,騙子,你們一家都是騙子。」

    宇飛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林菲一再提到父親,而且恨意如此之深。

    正在這時,若雲忽然闖了進來,「你們在吵什麼?聲音這麼大。」

    宇飛和林菲同時一驚,林菲慌忙之中把照片撒了一地。

    「什麼照片?讓我看看。」若雲好奇地去撿照片。

    宇飛和林菲又同時去搶,「若雲,把照片給我,不要看。」

    他們越叫她不要看,她越是要看個究竟,若雲抓起照片跑到一邊去看。

    宇飛想攔也攔不住,林菲則愣在那兒,不知會發生什麼後果。

    若雲的笑容凝結成一塊冰,嘴半張著,她的臉色從來沒有這麼難看過。

    宇飛奪過照片,拚命解釋,「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奇怪的是若雲不哭也不鬧,像個木頭人一樣,兩眼無神。

    「若雲,你怎麼啦?你說話呀!」宇飛搖著她的雙臂。

    若雲突然「哇」地一下尖叫起來,飛快跑出林菲的臥室,林菲想拉住她也拉不住。

    宇飛推開林菲跟了出去。

    若雲沒有回自己的房間,突然轉身向屋後天台上跑去。

    宇飛知道事情不妙,用盡全力要追上若雲。

    但已經遲了,若雲已經站在天台的欄杆邊上。

    「若雲,不要幹傻事,快回來。」宇飛急得一身冷汗,大聲吼叫。

    「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若雲喃喃地說。

    「你快過來,有什麼事我們慢慢商量。」宇飛心急加焚,但嘴上只能耐心勸解。

    若雲淒楚地朝下望一眼,下面是堅硬的水泥地,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做什麼,只是下意識地告訴自己,一切都完了。

    宇飛的聲音從很遙遠的地方飄過來,他在說些什麼,她已經完全聽不清楚。

    她望著他,視線裡只有一個模糊的身影,淚水迷濛著她的眼。

    那個男人,是她的最愛,她真想撲倒到他的懷裡。驀然照片上的情景一一浮現她眼前,她真想吐。

    什麼忠貞,什麼海誓山盟,原來都是騙她的,根本就是一場空。

    連她最信任最愛的人都會欺騙她、背叛她、傷害她,她還有什麼理由活下去呢?

    若雲無意識地把一隻腳跨了出去。

    「若雲。」宇飛大驚失色。

    這聲叫喊彷彿把她喊回了塵世。

    我是活著,還是死了?若雲問著自己。

    是宇飛在叫她,他快要成為她丈夫,他在叫她,他伸著雙臂要擁抱她。

    宇飛見若雲臉上露出了微微笑容,以為她想通了:「過來,若雲,過來,若雲,到我這裡來,我是宇飛,我永遠愛你。你要相信我。」

    林菲看見若雲的模樣,驀地變了臉色:「若雲,你不要做傻事。」

    「你們不用管我,我沒人可以相信了。你們都是騙子,大騙子!」若雲嗚咽著。

    「若雲,我知道你受到了傷害,但是還有我和你哥哥啊,我們會讓宇飛給你一個交代的,下來,乖。」

    突然若雲抓住的欄杆晃了一晃,三個人的心都劇烈地跳了起來。

    那欄杆因為房子老舊,再經過風吹雨淋,早已生蛂A用力一搖就有斷裂的危險。

    若雲嚇壞了,抓得更緊,手不住地顫抖,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宇飛和林菲都嚇得臉刷白,宇飛不顧一切,衝了上去。

    若雲見有人過來,更害怕,手一鬆,人頓時癱軟下去,倒在宇飛懷裡。

    林菲也衝了過來,她急忙扶住若雲,見宇飛正擁著若雲,一股無名之火愈燃愈烈,她猛地推了宇飛一把,「你走開,不許碰她。」

    宇飛沒想到會有這麼一下,整個人的重心不穩,退了幾步,撞在欄杆上。

    欄杆易斷,禁不起人的重量,「咋喳!」地斷裂,宇飛的身體支持不住,往後倒去,短短的幾秒鐘,宇飛的身體已經隨著一聲慘叫,重重地跌落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這一切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誰也沒有想到,林菲和若雲剛從恐懼中驚醒過來,又陷入了更大的恐怖之中。

    若雲連叫也沒有來得及叫出口,就暈倒在林菲懷裡。

    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不容得林菲有思考的餘地:「宇飛,若雲。」

    叫誰誰都沒有回音,她慌了,不知所措。

    傭人們都跑出來看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一片混亂,大哭小叫,打電話的打電話,叫人的叫人。

    救護車來了,帶走了宇飛和若雲。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