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君憐 第三章
    如果在過去的十幾個年頭有人問他:這輩子活著的目的除了復仇之外,還曾在乎過什麼?

    沒有——這是他此生唯一的答案,除了向應付出代價的人們報復外,他不曾要過其他的。

    打從他生下來後,從沒過過一天好日子,每天睜開眼,就是練功、練刀、練劍身體疲倦了,就去打坐練氣。身旁的人只有愁姨,再者就是山中無日無月的死寂歲月,與沒有止境的勤練武功,彷彿他這人只為復仇而生,除此之外,他什麼也不是。

    五歲那年冬天,山中整日飛雪落個不停,相依為命的愁姨獨自喝個酩酊大醉,他呆呆站在牆角,他已累了,可是不敢先去睡,因為愁姨隨時可能會把他叫醒……

    就在那個晚上,愁姨告訴他一切,一切有關仇恨與背叛、愛慾與怨懟、刀光與鮮血交織的前塵往事。他永遠也忘不了愁姨猙獰著那張原本美貌年輕的面孔,半哭半笑的對他狂喊:「你必須牢牢記著,復仇是你活著的唯一目的,也是我忍辱偷生、含辛茹苦的救你、養你、教你的唯一理由!如果不是為了復仇,你就是死了也與我無關,聽懂嗎?死了也與我無關。」

    他這一輩子也忘不了那一晚、那段話,和那桌上熱騰騰兀自冒著熱氣的甜美佳餚。

    山中過著貧苦歲月,一直到很久以後,他才有些明白為什麼愁姨放著眼前好吃的東西不吃,只是光喝酒,痛罵著天下人。

    因為仇恨已深種在血液裡,只要身體內的鮮血仍在流動,仇恨就不會止息,如同他長大後,心也和愁姨一樣是冷的,只有復仇的火焰才會讓他打從心底熱起來,可是,情感早已冰封在內心的最底層,為什麼還會因一雙溫暖的手輕易地發掘,就赤裸裸地跑出來呢?

    「不不,凌姑娘,還是我來就可以了。」遠遠望去,柴火邊傳來俊朗男子從容不迫的聲音。

    「怎麼了?」難掩嬌媚嗓音的溫婉女子顯然有些緊張起來,「我是不是錯過什麼?壺口在冒著氣,我以為水開了……」

    他幾乎不用抬頭,便可以想見俊雅溫文的男性臉龐浮起的體貼微笑。他那接近死寂的臉色此刻更為蒼白了,咬緊牙根,試圖忽略現實中的一切,雙手緩緩擦著黝黑色的劍鞘。

    「你沒做錯,」男子接過正在冒著氣的熱水壺,適時解了女子的困窘,「是這壺水剛燒開,冒出來的水氣足以燙傷你嬌嫩的肌膚,這種事還是讓我來吧!你只要在旁邊等著就行了。」

    「這怎麼行呢?我看我還是再去找些干木柴來好了。」女子要起身。

    「別忙啦!現在外頭正下著雪,我們唯一的一件雪衣已經被你的寧兒穿去張羅吃的東西,你要怎麼出去?」

    「說的也是。」兩人相視一笑,火光照耀下,兩人看起來當真是郎才女貌,好一對珠聯壁合。

    他淡淡地瞥了一眼外頭的飛雪,直起長劍,倚在身側,努力不回過頭,拒絕去想著那兩人相鄰而坐的親暱舉止。

    自山裡出來後,意外地發現他竟成為眾人矚目的對象,為什麼?他長得那麼奇怪嗎?還是別人看出他的目的?唇邊緩緩逸出一個絕艷的冷笑,何妨?他獨孤絕根本不在乎任何人。

    「凌姑娘,你真教我敬佩不已。」楚御庭此刻的口吻爽朗而親切,「當年凌家遭到那麼慘烈的不幸,身為凌家唯一傳人的你一定受盡磨難,對人生應該充滿恨意與不平,沒想到姑娘知書達禮、落落大方,對人、對事均有一番獨到的見解,當真難得。」

    「楚公子謬讚了,我不是豁然開朗,只是看開了,憑我一己之力,能對當年之事有多大的幫助?武林中三大派彼此互通聲息已經好多年了,我們凌家的血債誰肯出面?」她幽幽的輕歎,火光的映照下,只顯得俏臉如玉般透明,「有我這般不爭氣的子孫,想來凌家的祖先們在地下也要不甘心呢!」

    「哪兒的話,姑娘太客氣了。」楚御庭俯低了頭,滿臉關懷的望向垂首佳人。

    獨孤絕若有深憂的皺起眉頭。

    自從大哥決定照顧她們主僕倆開始,他的四周逐漸起了變化。

    大哥日復一日,夜復一夜的被這女人吸引,假以時日,大哥就會忘掉自己,再也不會理會他了。

    半晌,他支手托腮,盯著長劍好一會兒。生命對於他,究竟有何意義?沒有歡笑的死寂歲月向來一直跟隨著自己,為何現在會感到如此難受?

    「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結,奶娘告訴我當年的事誰都有錯,我希望……」

    冤家宜解不宜結?說這話的人一定沒有遇過太多的苦難,才能輕易的說出這樣輕描淡寫的話來,該死的,這女人到底在想什麼?

    獨孤絕一個人坐在山洞邊靠近洞口的地方,遠離溫暖的火堆,寒風撲面,吹得他雙唇有些發白。

    「姑娘能這樣想最好。或許姑娘可以考慮到無爭山莊長住,當年五絕門與無爭山莊齊名,算來也有同氣連枝之誼,無爭山莊定將姑娘視為上賓,妥善安排日後的生活。」

    即使在另一頭,楚御庭的聲音仍清晰地傳來。

    印象中,大哥似乎也跟他提過無爭山莊這個地方,去那裡,似乎就能遠離一切煩惱,他早已有些心動,可是,復仇的事一天不了,他就一天不得安穩。

    何況,大哥也要帶這女人回無爭山莊嗎?

    凌海心輕咬一下唇,無限嬌羞怯弱的說:「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我……我只想上少林把事情問清楚……」

    楚御庭的上半身輕靠過去,右臂似乎就要伸了過去……

    獨孤絕倏地起身,再次冷淡地瞄了他們一眼,楚御庭正俯首不知安慰她些什麼,而低著頭的凌海心偏過臉來怯生生的一笑,兩人情意正濃,渾然忘我,獨孤絕心頭莫名掠過一陣尖銳的刺痛,跛著腳,急急的往洞外而去,心想:投入滿天的風雪中,就能減去這種刺痛了吧!

    寧兒手中捧著一包用油紙包裹的凍雞,才從外走進,便和獨孤絕撞在一塊兒,驚魂甫定的她沒好氣的開罵,「哎喲!怎麼走路不長眼睛,幸好我拿得穩,要不然,大家都得餓肚子啦!」

    獨孤絕哪見過這種陣仗,不知所措的他,不發一語的往外奔去,眼眸中的茫然與癡傻是那麼清楚,卻無人聞問。

    楚御庭見狀,忙拋下凌海心,站起身便要上前追他,可惜撲了個空,山洞口早已沒人了。

    「寧兒,怎麼這麼說話?」凌海心低斥了聲。

    楚御庭微蹙起眉峰,離開主僕倆,往外看了看天候,滿天大雪的,絕兒能到哪兒去?

    「小姐,這事怎能怪我,我在這山裡兜了好大圈,好不容易才在山腳邊的小村子跟人買了這隻雞,要是教那跛子撞到地上髒了怎麼辦?」寧兒餘怒未消,恨不得再瞪大兩眼。

    楚御庭瞇起眼,模糊印象中,凌家之後應該是倉惶無措,如驚弓之鳥的受害者才是,哪像這對主僕,雖在避難,卻尊貴得一如官宦千金。

    而且他非常不喜歡她們對待絕兒的臉色,非常……非常的厭惡。

    「就算髒了,只要弄乾淨就好,何苦這樣說人家?」凌海心搖著螓首,溫婉的說了幾句。

    「小姐,你不覺得那位獨孤少爺的架子大得很嗎?」寧兒早就看那少年不順眼了,一雙冷眼教人看得心底直發毛,偏偏視她們主僕倆如糞土,連正眼都懶得瞧她們一眼,怎不教人氣惱?

    趁著那人不在,楚公子和姑娘的感情似乎大有進展之際,寧兒奉上幾句讒言,「自從咱們一起上路以來,獨孤少爺不是冷冷的坐在一旁啥都不管,連話也不應上一句,就是逕自在擦那把破劍,好像挺不屑跟咱們在一起似的,那乾脆大家各走各的好了。」

    「寧兒,你的話太多了。」凌海心怒道,山洞邊,只見一道白色人影飛快掠出,看來楚御庭還是生氣了。

    「絕兒。」

    才出洞口,迎面而來的冷風雪片,吹得楚御庭難以睜開雙眼,心裡非常擔憂,焦急地開口喚著。

    獨孤絕沒有走遠,就站在山邊的懸崖處,正拿不定主意,是就這樣離去,還是若無其事的回去,兩者對他來說,都是艱難……

    聽到了熟悉的聲音,獨孤絕還是沒有回頭,只是心裡和雪一樣冰冷。

    「絕兒。」楚御庭見到那抹纖細瘦弱的背影,驀地鬆了一口氣,然而當他看清絕兒站立的位置時,冷不防的倒抽一口涼氣,「絕兒,快後退,站在那兒太危險了!」

    楚御庭身形拔高,以最快的速度掠到獨孤絕的身旁,緊緊抓住他的手往後一帶,沒等他從茫然的狀態中恢復,便開口,「絕兒,你這麼不會照顧自己,教大哥怎麼放心呢?」

    獨孤絕緊抿雙唇,倔強的不發一語。

    「你在責怪大哥?為什麼?」

    「我沒有。」獨孤絕隨口應道,難言的事就讓它深埋心底。

    終究各人有各人命啊!誰管得了誰呢?他,獨孤絕的命運早已擺在那裡了,昭然若揭。

    毫無預警的,他的臉頰被人支了起來,目光被動的上揚,這才對上楚御庭發怒的臉。「絕兒,有事不要放在心裡,你不說出來,誰知道你在想什麼?凌姑娘是大哥很重要的客人,我們做主人的當然要多照顧她們一點,偶爾委屈一下,有什麼關係?」

    百般呵護也算是照顧嗎?獨孤絕揮開他的手,背轉過身,「我也能算是主人嗎?充其量不過是到處惹人嫌的廢物罷了。」

    「胡說,誰讓你有這種想法?」楚御庭微慍的拉過他的身子,「你再這樣莫名其妙的吃醋下去,大哥都要懷疑起絕兒的性子了。」

    「怎麼?」獨孤絕愕然問道。

    「不像個男人,簡直是個娘兒們。」楚御庭皺起眉峰,輕拍他冷冰冰的臉頰,「我可不希望我的絕兒是個女人。」

    獨孤絕臉色未變,心卻抽緊,澀澀的問:「為什麼?」

    「若絕兒是個女子,大哥的心神準會被迷了去,瞧這張臉,比女子更教大哥心動呢!」他的黑眸促狹的閃了閃,手指撫過他的唇,低笑,「幸好你不是女子。」

    飄遠的心無奈的重重落地,獨孤絕低聲附和,「是啊!所以大哥以後別開這種玩笑。」

    楚御庭自然的牽起他的手,「好好,走吧!回去看看寧兒為我們準備什麼好吃的,為兄快餓慘啦!」

    「大哥不覺得那兩人的來歷有問題嗎?」狀似不經意,但他早想說出口了,心心唸唸的,就是怕大哥吃虧,教人利用了都不知曉。

    楚御庭驀地停下腳步,回首沉吟的道:「絕兒,大哥也不曾問過你從何而來,要往何去,師承何人,家裡又有哪些人吧!」

    他明白了,這位大哥寧可人負我,也不願我負人,這種情操值得讚揚,卻不值得鼓勵。

    「所以,她們主僕倆究竟有何目的,大哥並不想深究,目前,只要盡力完成她們的要求就好。」

    為此,獨孤絕暗下決心,只要還在大哥身邊一天,他就不讓那兩個女人有傷害大哥的機會。

    *9*9*9

    少室山上,百年古剎少林寺正筆直豎立著,以擎天之姿宣告世人:唯我少林,方為武林至尊。

    獨孤絕推開廂房大門,略帶歉意,回首望了一眼因醉迷香的藥效發作,此刻正熟睡不醒的楚御庭。

    對不起了,但這事只能我自己來,所以,委屈大哥先睡一晚,明天,明天一切就會恢復正常了。

    少林寺知客僧告訴他們住持方丈正在閉關,不見外客已有半個月之久,凌海心堅持等到方丈出關,於是他們只好在少室山上住了下來。

    少林寺中禁止女客住宿,凌海心和侍女寧兒只得待在寺外三百里處的小城鎮,幸好小鎮裡的人都與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學了一些武藝,她們住得倒也安心。

    楚御庭和獨孤絕理所當然的成了少林寺的座上客,不為什麼,只因他們是男兒身。

    獨孤絕抿唇笑了笑,飛快的在每間禪房外探視再抽身撤退。他的輕功身法很奇特,很輕巧,而且十分優美,在他施展輕功的時候,絕沒有人看得出他是個負了傷的跛子。

    在一座獨棟別院的禪房外,獨孤絕遇到偷襲,一股排山倒海的渾厚掌氣迎面而來,他不拒反迎,雙掌推出,無奈不敵,震得他五臟六腑彷彿全移了位,胸口一痛,吐了半口血在地上,隨即禪門房詭異的開啟了。

    「我已經等你很久了。」眉鬢盡白的年老僧人緩緩步出,一雙炯炯有神的眸子緊盯著他。

    獨孤絕緩緩的直起身,「你早知道我要來?」

    「你……實在是太像了!」老僧轉身走回禪房,「進來吧!我知道你有滿腹的疑問與不平,我會一一給你解釋的。」

    獨孤絕冷嗤一聲,「殺人的劊子手需要什麼理由?」話雖如此,他還是踏進禪房,背後一陣輕響,他知道門已關上,再也沒有退路了。

    「你難道不想問當年的事,究竟誰是始作俑者?難道你想讓真兇逍遙度日嗎?」老僧年已近百,什麼悲歡沒見過,當年的事,人人皆覺殘忍,但又有誰去探究真相?去認清當年任誰都有不得已的苦衷?

    獨孤絕驀地大笑起來,聲音尖銳刺耳,「對或錯,誰能辯得清?你別想借此逃脫你的罪行,當年若非你一聲令下,凌家何致慘遭滅門?」

    「看來你心中早有定見,又何苦上我少林索回公道呢?」老僧不禁納悶,如果不是為解惑而來,為何江湖上近來一再傳言凌家之後身懷異書,準備上少林為當年慘事翻案?

    「我不想聽任何解釋,我只知道殺人償命,血債血還。何況,死人不會為自己辯駁,可是活人卻千方百計的為自己找借口,以求苟延殘喘。」清秀絕美的臉龐此刻閃爍著無比淒艷的色彩,彷彿他的生命因復仇而變得有意義。

    老僧的神情從嚴肅正經轉為慈祥憐憫,「孩子,這段期間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對這人世,也一定充滿著不平與怨恨吧!」

    「不關你的事。」獨孤絕拒絕打開心門,別過臉去。

    老僧長歎一聲,「當年的事留下來的後果,竟然連累到這麼多人,老納的確過意不去,剛才那一拳,老納只用了六成功力,你的武功雖強,內臟卻已經受到震傷,非得靜養半個月的期間,方得復元,武當掌門的武功不下於我,而青城派的武力與少林也不相上下,你以為你能贏得了他們?」

    獨孤絕此刻半點力氣都提不起來,自然明白他說的話千真萬確,但儘管如此,他還是難以退卻,因為已沒有回頭路了。

    「這樣吧!老衲已近天年,當年的事雖說是秉持正義之師,但老衲的確有錯,」敞開胸前門戶,老僧釋然的笑笑,「你來復仇吧!為當年冤死的亡魂復仇,老衲絕不閃躲,不過,這一掌打下去,你可得保證不許再向其他兩派尋仇,這段恩怨,至此一筆勾消。」

    老僧雙眸稜稜,用意卻是良善的,就憑他一人想向三大門派尋仇,簡直如卵擊石,一點勝算都沒有,就算勉強拖上一個無爭山莊,結果還是一樣,老僧寧可犧牲自己,也要他好好活下去,為苦難的凌家添一點希望。

    更何況,真兇至今仍在逍遙,難保不會繼續追殺,老僧實在為此年輕人憂心哪!

    「哪能就此作罷?數十條人命,你說算就算,教我如何對得起死去的先人呢?」獨孤絕緊緊咬著下唇,難以想像他為何自裁。

    內疚,絕對是為了內疚,沒有人可以在做下當年那段慘事後,還能理所當然、平安快樂的過日子。

    老僧哈哈一笑,緩緩倒向蒲團,「活的人總是比死的人多佔些便宜,怎麼你到現在還不明白?雖說你不想聽解釋,但老衲還是要說,當年除了峨媚派的殷羽凡向少林、武當求援外,還有另外一個人在武林中造謠,說毒手郎君之所以武功高強、千變萬化,是因為他得了武林中數十年前早已失傳的撼天秘鑒,這部秘岌,武林中人人想得,我少林和武當就是衝著這部書,才攻上凌家。」

    「可是,我從未見過什麼撼天秘鑒。」獨孤絕蹙眉,看著這位老僧緩緩倒下,心中竟有一股說不出的哀傷。

    「是啊!我們把五絕門徹底翻遍,仍然沒見到這部書,原本以為被凌家人藏起來、可是看情形又不像,這才恍然,原來我們都被騙了。」

    「為了一本書,殺那麼多無辜的人,你們太狠、太絕了!」獨孤絕咬牙切齒的道。

    老僧長長的歎了一口氣,「貪心一直是世間人看不破、闖不過的關,就像老衲已經投身佛門數十年,一聽到武林中早已失傳的撼天秘鑒在毒手郎君手中,也不免再踏紅塵,枉費數十年的修為;孩子,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凌家真的是最無辜的受害者,所以,你想如何復仇,我都能接受。」

    獨孤絕聽得滿腔悲憤,拚命的緊咬著下唇,他不哭,絕不能哭!早已知道的事實,不會再引起他一絲一毫的情緒,不值得的,何況,他早已沒有淚水,愁姨從小就教他,在人前不可以洩漏他的軟弱,尤其是淚水,在人前流下,只會讓自己看起來更悲哀罷了。

    「你這就去吧!十五年前欠下的債,十五年後只要你一條命來還,怎麼算,你還是佔盡便宜。」獨孤絕冷冷的說完,不再望向臉上血色漸褪的老僧。

    自絕經脈的老僧痛苦的撫著前胸,勉強提起最後一口氣勸道:「孩子,你還是不肯放過其他兩派和我少林寺的弟子嗎?」

    「我有我的行事準則,你不用說了,我不想聽。」

    「你究竟意欲為何?」老僧急了。

    獨孤絕緊抿雙唇,經過好長一段時間後,才說:「我要找出三大派的首腦,要他們為我凌家慘案付出應償的代價,我也明白參與當年之事的人太多了,一時之間,也找不齊全,不過,我會慢慢收拾,曾染過凌家血的人,一個也跑不掉!」

    「可是,隱藏在幕後的呢?那個手中雖未染血,但心中藏著無數把刀劍,每招都將置凌家於死地的真兇呢?」老僧不甘也不忍,拼著最後一口氣,嘶啞的問。

    這個孩子,心中有太深、太重的仇恨枷鎖,將成為他一生的重擔,總要有人幫他卸下這些,否則,即使他如願以償的報仇後,他依然不會快樂。

    「啊!你倒提醒了我,當年造謠的人究竟是誰?」獨孤絕冷眼瞧著已虛弱得快要死去的老僧,胸口莫名的悲傷始終環繞著,久久不去。

    為什麼?他從不曾問過愁姨的安排與決定,一直認為那全是對的,可是,為什麼第一個復仇對像不如想像中的該死?為什麼會引起他內心深處的一絲絲愧疚?

    他一定是瘋了,復仇是唯一的目標,他不能再迷糊下去,收起原本伸出來的雙手,臉上的神情恢復先前的一片漠然。

    老僧驀地長長歎息,這似乎也是他的最後一口氣了,他看得出這孩子的心地不壞,只是沒太多機會學習愛人與被愛,「孩子,如果我告訴你幕後真兇,你可否答應老衲一件事?」

    「什麼事?」只要能復仇,他什麼都可以放棄,別說一個條件,千百個條件他都能答應。

    「你只能向這個人尋仇一次,一次過後,不論成敗,你都得停止報仇的行動,不許再向他挑戰。」

    「為什麼?」獨孤絕怒問,要是一次失敗,他的仇不是永遠也不能報了?

    老僧搖頭低歎,「因為這人背後的勢力太大了,如果你一擊不成,他一定會傾盡所有力量誅殺你,我不希望是那樣的結果。」

    「我的死活不用你操心。」獨孤絕冷冷一哼,背脊挺得更直了,「從我開始復仇的那天起,我就不打算活著回去。」

    「唉!冤孽,」老僧氣力放盡,咳出一身的血,「當年造謠的人是青城派的……」

    「是誰?」獨孤絕一急,扶著老僧的上半身,不住喝問。

    此刻,平靜的廂房外傳來一陣雜杳的腳步聲,然後是敲門聲,「住持方丈,住持方丈,您還沒睡嗎?弟子好像聽到您的說話聲。」

    獨孤絕低聲怒道:「快叫他們退下。」

    老僧歎了一聲,「孩子,放心吧!他們沒有我的命令,不會進來的,倒是你自己,急怒攻心,胸口的傷又加重了一成。」

    他怎麼會不明白,此刻胸口的傷如火炙般疼痛,但他拒絕因此退卻。

    「你們退下吧……」一口氣提不上來,老僧重重的咳嗽著,咳出大量鮮血,獨孤絕終究不忍心,拍撫著老僧的背,神情不再冷漠無情。

    門外的僧侶見情況不對,連忙撞開房門,觸目所及的,就是住持方丈倒在血泊中,而殺人兇手,正是這位才投宿兩天的獨孤絕。

    「好大膽,竟敢到方丈房中行兇,各位師兄們,我們拿下他,替方丈報仇。」僧侶們一呼而上,獨孤絕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抽出腰間長劍,擋了幾招。

    「住手……大家住手。」老僧重重的喘息著,端出少林掌門的威嚴,雖然氣息很弱,倒也制止了戰事。

    獨孤絕橫劍當胸,退到牆邊調整內息,他知道剛才那一掌傷他太重,他並沒有把握能突圍,但要他死在這裡,卻又不甘,尤其是他還沒再見大哥一眼,他不甘心哪!

    「你們……你們怎麼會來這裡?」老僧疲憊的望著僧侶一眼,隨後喚一位年紀較長的弟子,「修緣,去跟你大師伯說一聲,就說我心塵塵緣俗事已了,遺命要他接下少林掌門一職。」

    此語一出,眾僧錯愕不已,「方丈,是誰傷了您?快告訴我們,我們替您報仇。」

    「冤冤相報何時了,」老僧心塵已經合上雙眼,「我走了後,你們也別為難這人。」

    「獨孤絕,你好狠的心,住持方丈已有十五年未踏出禪房一步,他跟你究竟有什麼仇?」修緣悲憤不已,但礙於師命,又不得向他尋仇,雙手緊緊握成拳。

    獨孤絕抿緊雙唇,冷傲的別過臉。

    踏出房門一步,為什麼?他畢竟是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啊!可笑,原來自己只不過是來給他一個解脫罷了。

    驀地,老僧心塵卻訝異的睜開不信的眼,「獨孤絕?不是凌家的人嗎?為什麼不是呢?」

    「師父,凌家來的凌海心姑娘和隨身丫環此刻還住在鎮上呢!這人是獨孤絕,和楚御庭一起上少林的。」修緣忿忿難抑,但仍替神志已不清的師父解釋著。

    「不……不可能啊!他長……長得實在太像……太像凌休恨……凌家之後不可能另有其人啊!」老僧塵的思緒回到當年,毒手郎君的俊美風采,和眼前這位年輕人太相似了,只是這年輕人眉更細,唇更小,舉止更為陰柔,而且他深知當年慘事,凌家之後不是他,會是誰?

    獨孤絕沉痛的看著漸漸失去意識的老僧,「告訴我,當年造謠的人,是青城派的什麼人?」

    「是……」驀地,老僧心塵嚥下最後一口氣,結束他多采多姿,也充滿悔恨的一生。臨終前,他滿是憐憫的眼眸緊緊鎖住獨孤絕刻意冷冽,卻猶嫌稚嫩的俊秀臉龐。

    願,諸天神佛將欠他的,早日還給他。

    「來人啊!抓住他,別讓殺人兇手給逃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