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君憐 第二章
    凌海心?毒手郎君的親侄女?楚御庭難掩訝異的回過頭來,他倒沒料到眼前這位看似嬌美柔弱的姑娘便是他允諾叔父要好生照顧的人,而且,他也不禁懷疑凌海心這般大張旗鼓的亮著名號,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他不動聲色,靜坐在一旁,瞧這事怎生發展。不過,他注意到那位左足微跛的少年人與他一般,在聽到「凌海心」三個字的時候,神情大為震動,甚至連握劍手的都微微顫抖著,俊美的臉上更形蒼白了,但他始終沒有抬起頭,彷彿吃完眼前這碗麵才是他最重要的事。

    這又是怎麼回事?楚御庭不是好管閒事的人,但不知何故,這少年人引起他全副的注意,就連凌海心的事都被擠到第二順位了。

    客棧中幾位江湖人士發出幾聲譏諷的笑聲,「什麼是五絕門?大師兄,你可聽過?」

    「我聽過什麼百變門、萬刀堂,就是沒聽過五絕門,它是什麼來頭啊?這位姑娘是在跟我們說笑吧!」

    「就是嘛!小姑娘,掌櫃的都說沒房間了,倒不如過來跟我們兄弟坐坐,也好熱鬧些。」

    小婢怒極反笑,「不長眼睛的東西,沒聽過我們五絕門的名號還敢在江湖上混,瞧我讓你們嘗嘗五絕門的手段。」

    她正揚起手,凌海心卻出聲了,「寧兒,別胡鬧了,出來時我吩咐過什麼?」

    她的嗓音如黃鶯出谷,聽在耳裡舒服極了,可是話語中隱現的威嚴與不容人輕褻的口吻,頓時令客棧中人皆靜了下來。

    「是,小姐。」被喚作寧兒的小婢俯身一揖,逕自向掌櫃鹽難,「掌櫃的,既然樓上沒房間了,就給我們找張溫暖的桌子,我們要用餐啦!」

    老掌櫃仍是那副愛理不理的態度,「兩位小姐,不是我們不識抬舉,只是今兒個大雪,店裡擠滿了人,實在沒有多餘的桌子了。」

    寧兒四週一望,果然每張桌上都已有客人,有的看似一家人妻兒子女全擠在一塊,有的是江湖豪士,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只除了楚御庭和冷面少年這兩桌是只有一個人的。

    她正蹙眉,楚御庭體貼的站起身,解了圍,「這樣吧!我跟這位小兄弟同桌,你們到這邊來。」

    他很難解釋這是臨時起意,還是早就想這麼做了,總之,他換到這位少年的對面,不等回答便自行坐了下來,並招呼夥計將他的碗筷搬過來。

    對於這樣的安排,少年人不感興趣也不發一語,任楚御庭怎麼做,他都只專心的吃他的面。

    「小兄弟,冒昧打擾了,不過,我想你應該不會反對這樣的安排吧!」楚御庭漾開溫暖的笑容,兩道澄澈的眼光直往對方的臉上盯去,驚艷的發現這位少年比他想像中的俊美,五官精緻絕俗,肌膚吹彈可破,只是少了一層血色,顯得蒼白異常,再加上他瘦弱單薄的雙肩,行動舉止間的不便,在在引起楚御庭的保護欲。

    不語,神色間冰冷淡漠,全然不知在想什麼,心思彷彿飄得很遠了。

    楚御庭笑了笑,不住的勸他吃菜喝酒,儘管他不言不語,仍不以為忤。「小兄弟,這麼冷的天氣,你打算往哪兒去?如果不嫌棄的話,就和我一起走吧!哦,我叫楚御庭,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嗯,或許會先回一趟無爭山莊,你的意下如何?」

    找到凌海心,在他心裡的重要性竟比不上這個冷面俊小子,想來可笑。楚御庭瞧他低下頭默不作聲時,心中不禁歎息,這樣一個年輕的孩子,為什麼有滿腹的冰冷與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淡漠?彷彿這世上已經沒有什麼事能吸引他了。

    楚御庭心頭猛地一驚,非常不喜歡這種突如其來的感覺。他掏出自小掛在腰上的鷹形玉珮,塞到少年冷冰冰的小手中,「聽著,我知道你不想理我,不過,這塊玉珮你要好好收著,如果遇到什麼為難的事,只要托人將它帶回無爭山莊,我一定會出面幫你解決的。」

    少年不要,微使勁想掙脫他的箝制,但沒用,楚御庭的內力比他大的多,瞪著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楚御庭帶笑且溫暖的神情馬上映在他的眼中,令他疑惑了,為什麼會碰上像他這樣的人?熱心到粘人的地步。

    愁姨早就告訴他,這個世上的人都是醜陋而可恨的,除了父母親人,沒有人會可憐他,他必須自己學會照顧自己,沒時間自憐,更沒時間理會他人。自小長在深山裡的他,學會的求生法則便是弱肉強食,如果稍有一絲不忍,受傷害的一定是自己,正如他三歲時,為救一隻掉在陷阱裡的小兔子,不小心掉在山溝裡,摔斷左腳,愁姨故意延遲接骨時間,以懲罰他偶發的慈悲心,留下的卻是終身的遺憾……

    從山裡回到人世,唯一的目的就是向醜陋的人們復仇!但,怎麼會遇到這樣的人?全身散發溫暖祥和的氣息,笑意盈盈,令他冰冷的心腸為之動搖,這人到底有什麼目的?為何這樣待他?在推托不了,他只得非常不情願的收下那塊玉珮。

    楚御庭凝目直視,見他雙眸儘是遲疑,也不逼他,自顧自的說下去,「你的內力不弱,想必是自小苦練的,照這樣的氣候來看,這場雪可能會下到初三,今兒個才二十九,還有四天的時間,你想在哪兒休息?可有住的地方?」隨口一問,但他已有得不到回答的心理準備了。

    少年抬起頭回視著他,這是他第一回看清這位坐在他面前大半天的人,「我已經吃飽要走了。」

    說話的聲音相當清脆,就像剛學會說話的小娃娃般,說出的每句話都要經過很長的時間思考,令楚御庭感到欣慰且感動。

    「你總算肯理我了,太好了,你要去哪裡呢?可有親人等著,還是需要我陪你一程?」

    他實在太心急了,結果,匆匆拋下的這些問題,又如石沉大海般全無消息。

    少年站起身,沒有表情的慢步踱向櫃檯,行動是遲緩而吃力的,他非常簡緊的問著,「多少?」

    老掌櫃還沒開口,楚御庭便搶上前去,「記在我的帳上。」他挽起少年人未持劍的手,熱切的說:「認識得匆促,不過,我和你相當投緣,這一餐一定要讓我請。」

    少年淡漠的瞧了他一眼,又將目光移了開來,「我不喜歡欠債。」

    「我也不喜歡,不過,朋友有通財之義,除非你不承認我們是朋友。」楚御庭劍眉揚得好高,自知這種說法不僅唐突,而且有些耍賴,不過,他對這位少年實在充滿好奇與憐憫,正想盡一切辦法親近他。

    少年無可辯駁,喃喃自語道:「朋友?」

    在他孤絕的生命中,除了復仇的火焰偶爾提醒他所以存在的意義外,從不在意過什麼,但這個人喳喳呼呼的要和自己做朋友,他真的不知所措了,而且,從這人臂彎傳來的溫暖是如此舒服,竟今他不想揮開了。

    楚御庭鬆了一口氣,「對,我們是朋友,我虛長你幾歲,你就喊我大哥吧!不過,不叫也沒關係,反正我是不太可能放你一個人,你死心吧!」他處理完飯錢這些瑣事後,才發現這趟出來最最重要的事卻什麼都沒做。

    「你在這等一下,我馬上就來,別走開哦!」

    他才向凌海心那桌,就見到這位少年不發一詞的往外走去,他深深歎了一氣,正拿不定主意去追他還是讓他走時,門口又出現一些黑衣黑褲的蒙面人。

    整日飛雪的天氣,這些蒙面人竟在這家小店的四周與店內一字排開,擋了這位冷面俊少年的路!少年見前頭有人,腳步雖然緩慢,卻未停,與這些怪異莫名,且殺氣畢露的蒙面人正面對上了。

    「小心!」楚御庭情急之下就要出手,五指拈成劍訣,希望能來得及。

    「哪裡來的跛子,滾一邊去。」

    蒙面人大喝之下,五柄長劍齊刺向少年的前胸;少年似乎被嚇呆了,楚御庭赤手單掌的衝進劍陣中救人,飛快的將他拉到一旁,再退出,動作如行雲流水,姿勢瀟灑至極,眾人眼前一花,楚御庭和這位少年早已站在安全的一邊。

    少年人彷彿對眼前的劍拔弩張毫不知覺,只愣愣的望著自己的右手又被楚御庭緊緊握住了,唉!怎麼有這種人呢?還是他對每個人都這般熱心而親切?

    「好俊的功夫,閣下是?」蒙面人中有一人粗聲粗氣的問。

    「不敢,在下是無爭山莊的楚御庭。」楚御庭微微一揖,左手加重力道,放低聲音對少年說:「怎麼這麼不小心,刀劍不長眼,萬一傷到身子怎麼辦?」濃濃的擔憂溢於言表。

    手中傳來的觸感,今他不禁皺起兩道劍眉,這位少年的手冰涼而粗糙,但比一般男子小了些,想必是因他年紀尚幼的緣故,心裡這麼一想,就更同情小小年紀的他就得受這麼多辛苦的歷練。

    不是要以身試刀劍,只是想試試自己的武功罷了!沒想到你的動作這麼快,害我一點機會也沒有。這位少年的唇掀動了幾下,但終究沒有說出口,一股暖流流過心底知道這世上還有入關心他的感覺真的很好。

    「無爭山莊?希望你不要多管閒事。」這蒙面人冷哼了一聲,便往店內大聲說道:「凌海心,你認命吧!逃到哪裡都是死路一條,難道你要這店裡的人陪你一起喪命嗎?」

    楚御庭「咦」了一聲,將少年拉到自己身後,聚精會神的望著凌海心,左手仍是緊握著少年不曾鬆開。

    凌海心冷冷一笑,坐在椅子不為所動,「你想怎樣?像十五年前毀掉五絕門一樣,把這間店內的人全殺光嗎?」她陰惻惻的一笑,令人毛骨悚然,但畢竟知道五絕門的人不多,所以沒人驚覺這事的嚴重性,只以為是江湖上的一般仇殺,幾位看不過去的人已經大聲吆喝起來。

    「喂,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姑娘家,像話嗎?倒不如坐下來……」

    話還未說完,就教蒙面人一劍刺進了胸膛,那人連怎麼得罪惡煞的都不明白,就已經一命嗚呼。其他的人見這批蒙面人如此囂張,暗暗叫苦,偏偏店裡唯一的出口被他們堵死了,想逃都逃不了。

    「你們!」凌海心怒極,顫巍巍的站起身,「到底想要連累多少無辜,才肯罷休?」

    「這還不簡單,只要你交出五絕門的大輪斬及毒手郎君的藥書,我們就可以回去交差,你也不用擔心我們再跟著你。」蒙面人若有所思的望了楚御庭一眼,對他頗為顧忌。

    「笑話!凌家的武功傳子不傳女,江湖上誰不知曉,十五年前,凌家的一切全已失傳了。」凌海心冷凝著俏臉,心知這批人打什麼主意,而她也開始發難了,「楚公子,素聞無爭山莊最愛濟弱扶傾與插手天下不平之事,最為武林中人稱讚。」

    聽他們的談話,楚御庭已猜中七、八分了,一等凌海心點名找上他,除了哀歎這渾水他是趟定了外,也不禁怪起楚靖南沒吐實詳情。

    「不敢,凌姑娘,無爭山莊雖是個不甚起眼的地方,不過,說出來的保證,是有些人會聽的。」

    凌海心咬著下唇,無比的焦灼與惹人憐愛的甜美氣質,頓時成了眾人的焦點。倏地,她下定決心道:「好,我就將大輪斬的秘岌和藥書托給楚公子,希望楚公子能代為保管,直到我上少林寺回來。」

    楚御庭好不訝異,「你要上少林?」心細如髮的他,自然也聽到來自身後少年驚訝的低呼,他沒回頭,仍堅決的擋在少年前面。

    「是的,問問當年少林為何毀我凌家滿門?」凌海心哀戚的低下頭,那張美麗絕倫的小臉泫然欲泣,讓人不禁同情。

    楚御庭想也沒想的就說:「好吧!秘岌和藥書也別放在我身上,我護送姑娘上少林便是,至於你們應該都聽到我們的話了,在我和凌姑娘上少林之前,有本事就來搶書吧!我不在乎。」

    那些蒙面人互望一眼,「既然如此,閣下也該留下標記,好讓我們回去交差。」

    「這簡單。」楚御庭左右望了一下,「這裡太窄了,我們到屋外去。」

    趁著蒙面人往外退時,楚御庭匆忙的在少年耳邊低語,「待會如果我打不過,你就先走,不要回頭。」他才鬆開手,看到少年淡漠的表情,他反而笑了,「瞧我多慮了,你本來就急著要離開,都是我絆住你,真抱歉。」

    少年掀了掀唇,許久,才道:「我不會走,我等你。」

    楚御庭大喜,嘴角上揚,彎成一個很好看的幅度,神采奕奕的向他保證,「不會耽誤太久的,你放心。」

    一步出店外,大雪紛飛,但蒙面人馬上排出雙層劍陣,將楚御庭圍在中心,凌海心和店內的客人全擠在門邊觀看,不敢踏出店外,深怕刀劍無眼招呼到自己身上,只有跛足少年慢慢踱了出去,手中那柄長劍已不再斜垂向地,而是平行舉在胸前,似乎隨時準備出鞘。

    楚御庭身上沒有武器,左手虛捏如豹爪、鷹爪,右手五指屈伸,看不出他是要用拳、用掌,還是要用鷹爪功或是鐵指功,他的出手變化錯落,也沒有人能看出他攻擊的部位,所以儘管這些蒙面人手持兵刃,還是讓楚御庭攻得手忙腳亂。

    一陣廝殺,蒙面人紛紛敗下陣,楚御庭卻連呼吸都未見紊亂,為首者喝了一聲,蒙面人紛紛退開。「無爭山莊的傳人果然不凡,今天蒙閣下不殺,來日定當討教。」

    楚御庭微微一笑,「好說,也代楚某向貴派掌門致意,就說來日定當拜訪青城。」

    蒙面人見派門被識破,沒趣的「哼」了一聲,掉頭便走。

    凌海心走上前來,「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你別謝我,我也是受人之托。」楚御庭忙還了一禮。回頭一看,那少年還在,著實放下心來。「姑娘,今晚可有落腳的地方?要不,我們往前多趕一點路,到下個城鎮休息吧!」

    凌海心一想也對,這裡剛鬧過事,又死了人,的確不能待了,忙招呼寧兒收拾東西,告別老掌櫃的,上路去了。她們主僕坐上來時的馬車,由寧兒駕著馬,不疾徐的走在大雪裡。

    楚御庭從馬槽中領出全身黑得發亮的高大駿馬「追風」,暗自思忖著,隨即從包袱中拿出一件披風遞給少年,「披上,和我共乘『追風』。」

    少年並未理會,「我不冷。」

    「不要逞強,出門在外,要多照顧自己。」楚御庭順手扳過他單薄的身子,將披風罩在他身上,繫緊衣帶。這種動作,他倒是常讓人服侍,自己動手做可是頭一遭,不過,天生細心的楚御庭做得有模有樣且心甘情願。

    少年不知所措的望著他,欲言又止的模樣令他有些心疼,「算了,你也別謝我,上馬吧!再不快走,我們追不上凌姑娘啦!」

    「我……不會騎馬。」少年垂下頭,可憐兮兮的道。

    「啥?」楚御庭終於恍然,但為顧及他們之間好不容易培養出的薄弱情感,再加上不希望讓這冷面小子又退回自己封閉的世界,所以他選擇什麼都不說,一翻身俐落上馬,然後伸長左手,「來吧!抓著我,不要怕,把身體的重量全交給我。」

    少年只遲疑了一下下,便怯怯的伸出右手,楚御庭牢牢的握住後,一使勁,便將他帶上馬,其間,不愛嘮叨的楚御庭還是忍不住念道:「你實在是太瘦了!全身上下沒幾兩肉,真是不會照顧自己。」

    少年被他置在身前,一雙堅定卻溫暖的手臂擁著少年的腰操控韁繩。少年第一次坐上馬背,漂亮卻冷漠的大眼直直的望著前方,看著四周的景物不停的往後飛去,視線更比往常高上許多,種種新奇的事物,對他來說是連想也沒想過的。

    他心裡充滿著莫名的激動。從小到大,愁姨都只教他對人要設防、要冷淡,千萬不能交心,因為每個人都會害他,尤其是知道他真正的身世後……但一來到人群中,第一個碰上的人是楚御庭,這個男人帶給他溫暖——他從沒感受過的溫暖,而他竟然發現眷戀這種溫暖是會上癮的,只是,他無以回報。

    「謝謝你。」

    雖然聲音極低,又是在奔馳中,楚御庭仍然聽到了,他相當窩心的在少年耳邊低語,「不客氣,何況我早已把你當成自己的小兄弟,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許久,就在他以為不會得到答案,正打算再接再厲時,聽到前面的人兒低語:「我姓獨孤,單名一個絕字。」

    哪有人替孩子取這種不吉祥的名字,實在太……缺德了!楚御庭暗自生著悶氣。

    *9*9*9

    當他們一行四人找到落腳地,天色早已昏暗,在進入這家客棧前,下了一整天的雪也漸漸停了,為了讓彼此能夠照應,楚御庭只要了兩間上房,一間自然是供凌海心主僕使用,另一間則是給同樣是男兒身的自己和獨孤絕。

    在分別就寢前,楚御庭邀了凌海心深談,並乘機將叔父交代他的話告知凌海心,然而這一切,楚御庭並未刻意防著獨孤絕,反而讓他從頭聽到尾,把他當成至親看待。

    「凌姑娘,毒手郎君當年有恩於我叔父,所以,我奉命前來照顧姑娘。不知姑娘為何事上少林?如果可以的話,能否隨在下先返回無爭山莊?」楚御庭溫文儒雅的為她們打算著,如今凌海心已暴露行蹤,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人會找她們麻煩,倒不如回無爭山莊的好。

    凌海心蹙眉,「多謝楚公子的好意,海心有幸逃過當年的劫難,全靠奶娘一人,奶娘去年臨終前特別告知海心當年滅門的真相,海心必須親自上少林,弄清此事。」

    楚御庭沉吟著,「什麼真相?姑娘可否告知?」

    凌海心咬咬下唇,刻意望了冷漠坐在一旁的獨孤絕一眼。

    「姑娘請別在意絕兒,如果真有難言之隱,楚某也不便再問。」楚御庭挑眉不悅的道,他對女士通常都是彬彬有禮的,很少有拉下臉的時候,但好像只要扯上獨孤絕,他就會忍不住跳出來為他申冤,不容許絕兒受一點虧,尤其在他面前時。

    凌海心受了委屈,楚楚可憐的抿著小巧的紅唇,「公子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唉!奶娘告訴我,其實當年峨媚派女俠殷羽凡向少林派等人求援時,只希望他們代為合力活捉毒手郎君一人,並沒有要他們滅我凌家滿門,沒想到後來的發展和當初的約定完全不同,奶娘希望我上少林,親自面見掌門普生大師,向他求證,並還殷羽凡一個清白。」

    楚御庭心頭疑惑漸起,聽她這麼一說,似乎也不無可能,不過,身為凌家最後遺孤,如此關心殷羽凡的清白,又是什麼道理?

    「那青城派又是怎麼得知姑娘身上有秘岌與藥書的事?」楚御庭搖搖頭,再問。

    「公子以為合三派之力圍攻我凌家又是為了什麼?自然是因為毒手郎君的厲害武功和千變萬化的毒藥本事,在他們當年攻破我凌家卻空手而返後,追尋這兩本書的下落,便成為他們致力完成的目標,自然找上了我。」凌海心說到這兒,順手為楚御庭倒了一杯熱茶,正要端到他面前的桌上。

    楚御庭心頭一直有個模糊的影子,倏地,趁她纖纖玉手端著茶杯在他面前晃動時,他伸出兩指,直點她手腕上的合谷大穴。

    凌海心不覺如何,只往旁閃了一下,茶水濺了幾滴在她素手上,「哎喲!」了一聲。

    楚御庭這才相信她真的不會武功,忙掏出金創藥遞給她,「抱歉,請原諒在下唐突,沒想到姑娘當真不會武功。」

    凌海心縮回手,拿起藥膏塗抹已經發紅的肌膚,無比幽怨的瞪了他一眼,「凌家的武功傳子不傳女,相信公子早已知道了,就算我身懷秘岌與藥書,我又怎敢罔顧先人遺命,擅自修習呢?」

    「是,倒是在下想偏了。」楚御庭好生抱歉的笑著,看看已過二更天,「姑娘累了吧!還是早點歇息,明天也好早點趕路。」

    凌海心嫣然一笑,當真艷如明珠,頓時奪去楚御庭的呼吸。「一切有勞公子了。」

    她蓮步輕移,離開房間後,楚御庭才用手支著下顎,沉吟道:「絕兒,你覺不覺得這位凌姑娘彷彿擁有許多秘密?倒是我一直想錯了,她真的不會武功呢!」

    一直坐在一旁,悶聲不吭的獨孤絕目光閃了閃,沒好氣的說:「我卻發現你很喜歡她!」

    醋意十足的口吻,任楚御庭怎麼也想不到會從絕兒口中說出,他非常吃驚的瞪著那張漂亮的臉,「絕兒,你怎麼會這麼想?我根本談不上認識她,哪來的喜不喜歡呢!」

    楚御庭本是衝口而出,此時經他這麼一問,自己也不好意思起來,遂低下頭更氣的是自己竟有種怪異的感受,不想讓人分享大哥對他的溫暖照顧。

    楚御庭坐在他身旁,輕柔的抬起他的下巴,溫柔的望著他冰冷漸去,卻更顯不知所措的慌亂眼眸,「絕兒,我不是告訴過你,言語是人類最有用的溝通器具,你老實的把自己心裡所想的一切說出來,讓別人知道你的意思,並且尊重你的想法,才能真正的瞭解你。」今日在馬上的時候,他得知他的名字,也和他聊了許多事。

    「我說出來後,大哥一定會生氣,而且不會再理絕兒了。」往事的巨輪此刻正在獨孤絕的腦中轉動著,每當他小時候老實說出自己的感情與想法時,愁姨總是非常生氣,並且對他拳打腳踢,然後掉頭就走,好幾天不理他,久而久之,他忘了自己的七情六慾,也忘了自己是人。

    憐惜的情潮狂放的蔓延全身,楚御庭忘形的摟他入懷,他好嬌小,好像迷途的小動物,需要人費心的呵護愛惜。「不會的,大哥向你保證,大哥絕對不會生氣,而且絕對不會不理絕兒。絕兒忘記了嗎?一見面的時候,大哥就說過,你認命吧!大哥跟你一見如故,賴定你啦!」

    他帶笑的話語,奇異地安撫了獨孤絕的不安,也使他放鬆了揪緊的雙眉,「我不喜歡凌海心看大哥的眼神,好像想將大哥獨佔似的。」

    「哦,原來凌姑娘看大哥的眼神是這樣的啊!那大哥倒要看看絕兒看大哥的眼神是怎樣的?」他玩笑似的支起獨孤絕的臉,卻意外的見到這張絕美蒼白的小臉有著異常堅決的表情,黑白分明的大眼直勾勾的回視著,教他心頭猛地一震。

    「大哥,絕兒不要別人來分享大哥的溫暖,絕兒只想一個人擁有,就算大哥會生氣,絕兒也顧不了了,這是絕兒的真心話。」

    獨孤絕生平第一次如此確定而真摯的說出自己的感受,他沒受過詩書禮樂的教育,更不懂世俗禮教與兄友弟恭這一套大道理,他只知道他喜歡楚御庭,希望楚御庭能陪他到很久很久以後,他不要再孑然一身,獨自一人過日子。

    楚御庭愣住了,這樣的說法,好似絕兒已經想偏了去,而且在那一剎那,他竟恍惚地將絕兒看作女子,想想自己也笑了,他捏捏絕兒的臉頰,膚若凝脂,難怪會給他這種感受。「絕兒,都怪大哥做事瞻前不顧後,忘了告訴你大哥對你的憐愛之情,是可給很多人的,懂嗎?對你的好如果有十分,給別人的自然也有十分,而且,將來當你有喜愛的人後,自然也不會再把大哥擺在第一位了。」

    還真有點感慨,當初將絕兒硬帶在身邊,的確有照顧他之意,但現在見他如此依賴自己後,卻又得教他要開放心胸接納別人,呵,真是不忍且不捨啊!

    「我不會變的!」獨孤絕堅持道。

    「好好,大哥信你就是。」楚御庭脫去外衣,順手也將獨孤絕的外衣褪去,吹熄了燭火,摟著他睡下。

    獨孤絕偎在他溫暖的懷中,第一次和人如此親近,只覺得心撲通直跳,久久不曾稍退,漸漸的頰上浮現兩朵紅暈,他忙閉上雙眼,不去瞧楚御庭俊逸帥氣的臉,連雙手都乖乖的垂在身側。

    許久,許久,楚御庭就快要睡去時,迷迷糊糊的聽到絕兒在說:「大哥,凌家當年根本沒留下大輪斬和藥書,真的。」

    啥?他很睏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