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蘭聖女 第五章
    天哪?是他們眼花了嗎?大王竟會聽任一個女人又咬又捶的!

    “大王,究竟出什麼事了?”伊修頌問出在場所有人的疑問。

    “她是蘇祺莎的替身。”

    “我才不是呢!”林羽立刻反駁。

    “蘇祺莎,你怎能忘記我們的約定?!”摩迦終於失去耐心,猛的攫住她,大聲咆哮,“你答應過要回到我身邊的!”

    “你頭殼壞掉了是不是,我都說了我叫林羽,不是你的蘇祺莎!”林羽言辭激烈的道。

    “我不管你是叫蘇祺莎還是林羽,總之你是我的!”

    “我不……唔……”她的抗議很快被熾熱的吻堵死在喉嚨口,他的舌甚至順勢探進了她的嘴裡。

    林羽實在氣不過,心一狠干脆咬了他的舌頭。

    “嗯……”這回輪到摩迦痛得悶哼了。

    本以為這疼痛會令他退縮,誰知直到舌尖嘗到了鮮血的鹹澀,他依舊不放開她,倒是她先投降了。

    畢竟她不是什麼噬血之輩,膽子又小,連恐怖片都敬謝不敏了。沒想到——唉!罷了,就當她是被一個大水桶親到算了。

    他確實既高大又壯碩,可問題是,他根本不像水桶!

    才這麼想著,她竟敏感的感覺到他隔衣抵著她的發達胸肌,平坦腹肌,以及那堅硬的……

    如果她的常識沒錯的話,那就是所謂的男性欲望了!

    他、他、他不分時間地點場合都能發情嗎?

    林羽詫異極了。

    不料——唇上猛的劇痛,她“啊”一聲,忙不迭捂住流血腫脹的嘴唇,責備道:“你……你怎麼可以咬我?”

    “你不是希望一個火辣辣的吻嗎?”摩迦雪白的牙齒上沾著血漬,有他的,也有她的。

    “你——簡直瘋狂且不可理喻!”

    “為你瘋狂不好嗎?”摩迦挑起了一邊唇角。

    林羽恨恨的瞪他一眼。

    “開始吧!”摩迦示意古蘇拉,祭祀可以開始了。

    “大王,這女人該在哪裡呢?”古蘇拉暗示他該把林羽驅逐出神聖的神殿。

    “她和蘇比就站在我身邊。”摩迦道。

    “這於禮數不合呀!”古蘇拉蹙起眉。

    這狂妄自大的男人,她才不要和他站在一起呢!

    林羽正想反駁,不料——“三思而後行。”摩迦在她耳畔輕聲警告,“你不想破壞蘇比的快樂吧?”

    “小羽……”蘇比哀求的看著她,他還從未與父王如此親近過。

    “我……”看著這張渴望父愛的小臉,她說不出拒絕的話,只能嘀咕一句,“你真是個卑鄙小人?”

    “住嘴!”摩迦將她摟在懷裡,力道之大,讓她幾乎以為自己要碎裂了。

    “小羽,你就不要和父王吵架了。”蘇比一臉的哀求。

    “你沒看見我們很‘相親相愛’嗎?”林羽擠出個虛偽到極點的笑容。

    幸好,在接下來的祭祀中,場面堪稱和平,再沒鬧出什麼亂子。

    如果小羽是他溫柔的母後,而父王一直都像今天這麼慈愛就好了……

    蘇比暗暗下定決心要撮合他們,即使得不擇手段。

    這天的祭祀儀式特別短,上至樓蘭王,下至樓蘭百姓,幾乎每個人都心不在焉、若有所思。

    神女古蘇拉向神明獻上青蓮花時,甚至失手讓花落了一地。

    本該神聖的祭祀典禮,意外的充滿了詭異的氣氛。

    D***e***s***i***r***e***r

    樓蘭王宮御書房

    “伊修頌,你能想到事隔十年她真的出現了嗎?”摩迦仍沉浸在失而復得的狂喜裡。

    “大王,這王妃似乎與以前不太一樣。”伊修頌小心翼翼的提醒。

    事實上,何止是不太一樣,簡直是全然沒有相似之處!

    “當我第一眼看見她時,也有和你一樣的疑惑,可我們都知道,除非是得到蘇祺莎指引,否則她沒辦法進到那裡去。”摩迦細述發現她的經過,以及那把神奇的鑰匙。

    伊修頌知道凡事一涉及蘇祺莎王妃,冷靜的大王就變成毛躁的小伙子。雖說這無損大王的魅力,可——為了樓蘭的未來,他有責任阻止任何會威脅到樓蘭的人或事。

    這是他的首要職責,他不會為了任何人而改變自己的立場,即使是樓蘭王也不能影響他的決定。再說,在這種情形下,更需要他的冷靜了。

    “那您要怎麼處理與匈奴公主的婚事呢?”他務實的指出目前面臨的難題,“您想掀起戰爭嗎?”

    “我不希望我的人民再次流血。”摩迦很快回答。

    他早在經驗中懂得,戰爭只會帶來生靈塗炭、血流成河的結果,對樓蘭的發展並無任何好處。

    這次,他會盡全力阻止他的子民再次陷入水深火熱中。

    “那麼,您會娶公主了?”伊修頌得出結論。

    “我——”摩迦才開口,外面就傳來了喧嘩聲,打斷了他的回答。

    出什麼事了?

    莫非想造反不成?

    他的眉蹙潔,臉上也露出明顯的怒意。他還沒想好該怎麼處罰這些大膽的僕役,“砰”的一聲,書房大門已被粗魯的推開了。

    “拉出去!”摩迦頭也不回的命令。

    王宮內典規定:沒有傳喚,任何人不許進入御書房,違者斬立決!

    每一個僕役都清楚,擅自進入御書房,也就意味與死神結伴同行。因此,他即位十二年來,沒有一個人違反這項規定。

    可現在——“我不要住進你的房間!”

    是她的聲音!

    她究竟在做什麼?想砍頭嗎?

    摩迦怒目而視。

    “你不能強迫我住在你的房間!”可歎林羽還不知自己大難臨頭,猶在做徒勞的抗爭。

    “我真的不能嗎?”這次,摩迦微笑了。

    不知怎麼回事,落在林羽眼裡,這微笑竟比他蹙眉時更讓人覺得危險,可是,如果她輕易就被嚇倒,那就不是她了。

    “當然不能了,這違背了我的意願!”她硬著頭皮苦撐。

    “哦?”樓蘭王似笑非笑。

    “小羽,還不快道歉,請求父王原諒你!”也跟著沖進御書房的蘇比,一見大勢不妙,連忙提醒她。

    “道什麼歉,我根本沒做錯什麼……”她討厭以勢壓人的人了,而其中最可惡的莫過於樓蘭王,她的唇還在痛呢!

    “小羽——”蘇比擔心的看著她。

    “看樣子,有人忘記警告你了。”摩迦挑起一邊眉,“在王宮裡,得時刻記著謹言慎行,否則……”

    “否則怎樣?”她才不信闖進書房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呢!

    “伊修頌,不如你來給林羽解釋一下。”摩迦點名道。

    “謹遵大王的吩咐。”伊修頒戲劇性的清清嗓子,“這位姑娘,這王宮可不是尋常百姓家,別的不說,單就姑娘剛才擅闖御書房之舉,就該斬立決了。”

    不會吧!她只小小的打擾了一下,不至於這麼嚴重吧!

    林羽一開始還半信半疑的,可看到蘇比那張哭喪著的臉,就隱隱意識到事情好像真的不太妙。

    “真……真的嗎?”這回輪到她拉著蘇比的衣角不放了。

    “當然是真的。”蘇比一臉要哭出來的表情。

    天,不會這麼慘吧?!

    林羽覺得自己的頭皮一陣陣發麻。

    “你為什麼不攔住我?”她小聲向蘇比抱怨,早知道就捺著性子,等樓蘭王回房再理論了。

    “誰教你跑那麼快!”蘇比也抱怨。

    人長腿長的,僕役都沒能攔住她,何況是人小腿短的他呢?再說,他的小腿到現在還在泛酸呢!

    “來人啊!“摩迦厲聲道。

    “是。”訓練有素的侍衛應聲推門而入。

    “父王,不要殺小羽!”這下,蘇比急得眼淚都掉下來了。

    “殺就殺,沒什麼了不……”她一再告誡自己,就算死也要死得瀟瀟灑灑的,可嘴裡逞能的話還沒說完,兩條腿已抖個不停。

    “殺就殺嗎?”摩迦一眼就看出她的害怕。

    “是……是……呀……”她的嘴是硬的,心卻在哀鳴。

    嗚,誰來救她?!

    “這樣啊——”摩迦刻意拉長音,就在她以為自己或許能逃過一劫時,命運之神露出猙獰的笑,“拿下她!”

    她立刻被逮住了,而抓她的侍衛還很沒愛心的將她的雙手扭到身後去。

    “不,不要這樣嘛!”理智回籠,林羽這才意識到事情是大大大的不妙,“我……我……我道歉還不成嗎?”

    生命誠可貴,面子算什麼,趕緊保命才是!

    “小羽都道歉了,父王,您就原諒她好不好?”蘇比哀求。

    快呀、快呀,快說句原諒我的話呀!

    林羽眼巴巴看著他的嘴,原本還在祈禱最好他舌頭上的咬傷讓他三天說不出話來,可現在她卻巴不得他趕緊說出十七、二十個原諒來。

    “已經——遲了。”摩迦面色一整,“帶下去!”

    “大王,屬下該將人犯帶到哪裡?”領頭的侍衛問。

    “既然她這麼不願住在我的房裡,就讓她待在侍女該待的地方好了。”摩迦吩咐,“我房裡不需要她了,明天就讓她去做侍女該做的事。”

    “是。”侍衛架著她出去。

    “可是父王……“小羽真的被貶為侍女了嗎?蘇比眨眨大眼,難過得似乎又要哭了。

    “你不是很想留下林羽嗎?”摩迦拋下一句。

    對喔,這樣小羽就跑不掉了!

    “謝謝父王!”蘇比開心的追到侍女房去了。

    “看樣子,大王已經決定留下她了。”伊修頌若有所悟。

    “我已經等待了十年,再也無法失去她了。”對一個男人而言,生命中又能再有幾個十年?這次就讓他徹底自私一回吧!

    “大王……”不知怎麼,伊修頌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似乎危機正要開始,而他無法阻止什麼,只能眼睜睜……

    “如果你也曾愛過,你就會了解我此刻的心情。”等待是世上最殘酷的刑罰,他再也無法承受第二次了。

    “那匈奴公主怎麼辦?”伊修頌不禁憂慮。

    “我自有主張。”他會把一切擺平,或許這過程中會有委屈她的地方,不過她應該能夠理解吧?誰教她的夫婿是樓蘭之王呢!

    說也奇怪,雖然她的外貌、個性、說話的方式等等,與蘇祺莎全無相似之處,可他卻深信,她的體內有著蘇祺莎的一部分靈魂,這就是他要找的——蘇祺莎的替身。

    也因此,在他找到她的那一刻,橫亙在胸中長達十年的空虛都被填滿了。

    即使她把他看成野蠻人,他也會不擇手段的將她留在身邊,就算她因此怨他、恨他,他也顧不得了。

    不過,他得先解決匈奴公主的事,因為這牽涉到兩國的邦交,問題十分棘手。

    摩迦的赤眉打結,眉宇間亦是一片陰沉。

    “迎接公主到來的諸項事宜已准備妥當,不過——”伊修頌欲言又止。

    原本是安排了大王親自迎接公主,以顯示樓蘭對這樁聯姻的重視,可現在……

    “公主的車還是由我去迎接吧!”伊修頌提議。

    “不必,我親自去。”摩迦斯然拒絕。

    “可是……”伊修頌仍猶豫,也許他能勸說公主改變主意呢!

    “你以為匈奴公主是這麼容易就會說服的嗎?”摩迦看穿了他的心思。

    既然涉及到政治,就不是男不歡女就不愛這麼單純了,匈奴單於絕不會因為幾句空洞的話,就放棄聯姻所能帶來的利益。

    再說,依手邊的資料來看,匈奴公主的刁蠻任性也不是伊修頌能制住的。

    “出去時告訴總管,就說林羽的一切等同於普通侍女,不必特別照顧。”摩迦暗示他可以離開了。

    “可是……”這林羽不是王妃的替身嗎?大王該對她呵護備至才對,怎麼會……

    伊修頌大感詫異。

    “你不是還有很多事要辦嗎?”摩迦明著下逐客令了。

    “屬下這就告退。”伊修頌無可奈何,只得告退。

    摩迦想要留下這照亮了他灰暗人生的神秘女子!

    不過,做樓蘭王妃並不像一般人以為的那樣,享盡榮華富貴。事實上,她必須熟識王宮的運作,並切實擔負起組織管理的工作,甚至在非常時刻(如戰時),承擔侍女兼衛士的責任。

    她——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這也是他借故將她貶為侍女的原因。

    摩迦起身,來到窗前。

    書房正對著孔雀河,此時晚霞映紅了西邊的天空,映襯得河水也鍍上一層粉紅。寬闊的河面上,獨木舟修長輕盈地劃過。

    青蓮花盛開於水澤,采蓮女三三兩兩踏上回家的路,那思歸的輕歌從高過頭頂的蓮葉中隱隱傳來。

    “我神河龍,幫助我留下她吧!”

    摩迦默祈著。

    侍女房裡,林羽好努力好努力祈求——

    “如果這世上真的有神存在,請聽我傾訴吧!”

    “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差錯,可我確定自己不屬於這兒,如果……如果你真的存在,請送我回家吧!”

    王宮深處。

    “神哪!請你趕她走!”仰望諸神的水藍眸子滿是決絕,“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我都願意……”

    這夜,樓蘭王宮一夜無眠。

    D****e****t****e****s****t****e****r

    清晨第一道陽光射在孔雀河上時,侍女已起身,林羽自然也不例外。

    “你就是那新來的?”她才匆匆吞下幾口食物,負責內務的王宮總管就出現在她面前。

    “唔……嗯。”她差點沒噎死。

    “你跟我來,還有你們幾個也——起來。”總管一臉的高傲。

    “是。”侍女們不敢怠慢,林羽亦隨著起身。

    “你穿的是什麼衣服?”發現林羽的衣服明顯不同於其他侍女,總管不滿的拉長了臉。

    “我……不知道。”這都是蘇比找來給她的衣服呀,應該沒問題吧!

    “你,帶她去換上侍女該穿的衣服。”總管悍然下令。

    “是。”被點到名的侍女,趕緊拉她下去換衣服。

    侍女的制服是一襲粗糙的葛衣,織物的經緯刺痛了她的肌膚,惹得她渾身不舒服。

    一行人跟著總管來到工作區,依次被分配到各個崗位上。林羽身邊的人一個個減少,最後終於輪到了她。

    “你就在這裡干活。”她總管推進一個悶熱的大房間。

    “這是做什麼的?”林羽好奇的望著囤了一屋子的雪白羊毛。

    “織地毯你都不知道嗎?”總管一臉的不可思議,以為自己看到了一個白癡。

    她曾不只一次從怯盧文書上看到“地毯”、“和田地毯”名稱,也曾在博物館看過古代的地毯殘片。甚至還知道樓蘭地區出產的栽絨地毯,是用核桃皮、石榴皮,沙棗皮等植物果皮,攔上鐵袢o酵所制成的天然染色的。

    可她怎麼也想像不出,這一屋子雪白的羊毛是怎麼變成美麗的地毯的?

    再說,她不以為自己能勝任這個工作。

    “捻羊毛線是制地毯的第一步,你必須盡快學會。那樣,一個月後你就能到織毯房去了。”總管指派道:“阿茉邐,你負責教會她。”

    “是。”一個手腳俐落,長相清秀的年輕侍女回答。

    “別以為王子護著你,你就可以偷懶,一旦被我發現你偷懶,我一樣治你。”總管嚴正告誡。

    “是。”林羽口氣恭謹,卻在胖總管轉身之後,沖著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

    “哈……”有侍女笑出聲,雖然很快克制住,卻已經引起總管的注意。

    “什麼事?”總管轉身查問。

    所有人加快手裡的動作,沒人敢再哼半句。

    “皮繃緊點!”這次總管終於出去了。

    “你就是大王等了十年的那個替身?”侍女好奇的問。

    “才不是咧!”林羽悻悻然地道。

    她才不相信這種荒謬的事呢!樓蘭王頭殼壞掉是他家的事,她可沒必要陪他一起發瘋!

    “可是,人家明明說……”侍女迷惑不已。

    “快干活吧?否則中飯就別指望了。”阿茉邐柔聲警告。

    立刻,房間裡鴉雀無聲,只有捻羊毛線的聲音。

    “我……我不會呀!”眼見別人都在忙碌,自己卻在一旁發呆,林羽著急得很。

    總不好活是人家干的,飯卻是她吃吧!

    “別擔心,我來教我。”阿茉邐停下手,認真的教她。

    “這樣嗎?”

    “這樣才對……”阿茉邐再次示范,“你再試試。”

    “哦!”這次她似乎摸到一點點門道了。

    “那只手再過來一點。”阿茉邐幫她調整姿勢。

    “這樣?”這次一切都很完美。

    不多時,林羽看著漸漸長大的羊毛線團,心中十分自豪。

    “小羽!”門忽然被撞開,蘇比急急的沖進來。

    猝不及防的,線團滾出了她的手。

    “我的線團!”林羽慘叫一聲,趕緊去追她辛苦得來的成果,不料腳下一滑,竟一頭栽進羊毛堆裡。

    一時間,只見兩條腿在外面晃,人則整個陷了進去。

    “小羽,你沒事吧?”蘇比眼明手快,將她從羊毛堆裡拉了出來。

    “咳咳咳……”她差點沒窒息而死。

    “參見王子。”滿屋子的侍女都起身行禮。

    林羽就沒這份好心情了。

    “槽糕,遲到了!”蘇比急得跳腳。

    他可不要父王的心被遠來的狐媚女人給占去了,他得趕緊想辦法才是!當然,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占位!

    “來嘛,我保證你不會後悔……”也不管她這樣子是否適合見人,他極盡推拉拖拽的本事想帶她走。

    “蘇比,好痛,你不要拉嘛!”林羽抗議,卻是身不由己。

    身後,一群侍女瞪大了眼睛,望著這滑稽的一幕。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