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蘭聖女 第四章
    有賴蘇比的特殊身份,以及幾句合理的謊言,他們順利來到蘇祺莎王妃的陵寢。

    出乎林羽的意料,陵寢周邊守護森嚴,可陵墓主體竟無人守護,這使他們的行動出奇的順利。

    此刻,王妃的陵寢正靜靜屹立在日光下,一如兩千年後,它屹立在那片鹽漠中一樣。

    她心中不由湧起了希望,也許當她再次打開這陵墓的大門就能回到現代了。

    「小羽,我母后就在裡面。」蘇比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我真的能見到母后嗎?」

    從小到大,蘇比只知自己的母親長眠在水晶棺裡,卻從未能看上一眼,甚至連父王也將他忽略得徹底。

    想到終於能見到母后了,他眼裡滿是盼望的神色。

    這提醒了林羽,她的突然消失會嚇壞年幼的蘇比。

    「這門鎖似乎有些生蚺F,」她藉故打發他,「蘇比,你去找些油脂來好嗎?」

    「可是……」蘇比猶豫著。

    「我保證你一回來就能看見你母后。」反正,即使她離開了,陵寢的大門還是開著的,蘇比一樣能夠看見他的母后。

    「好。」蘇比終於去找油脂了。

    林羽拿出到古代後從未離身的槍匙,將它小心的插入鎖孔,一轉——

    開鎖的過程出乎意料的順利,才一轉,機括就活動了。

    「咯吱」幾聲,圖案自動組合完畢,「哎呀」一聲,陵寢之門開了一條縫。陽光自她身後射入,照亮了昏暗的甬道。

    一瞬間,林羽似乎又回到了現代,也是這樣,文明之光劃破了沉寂兩千年的黑暗……

    這次,時光可還會流轉?

    沒有達銳的陪伴,她必須獨自面對她的命運。林羽的內心忐忑、恐懼……

    終於,她將顫抖的手按上了門,使勁一推——

    門終於敞開了,她邁步走入。

    「蘇祺莎王妃,如你所願,我將你的兒子帶到了你的身邊,」林羽喃喃的禱告,「現在,請將屬於我的生活還給我……」

    她的根在現代,她的朋友也在現代……

    這許許多多的牽絆,並不是輕易就能捨棄的!

    可當她睜開眼睛,竟發現自己仍在原地,不曾移動分毫!

    她沒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老天要這樣懲罰她?

    她該怎麼辦?

    林羽心中一片茫然,全然沒注意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

    「蘇祺莎,你終於回來了!」兩條鐵臂自身後牢牢圈住了她,一個飽含深情與痛苦的男聲侵入了她的耳裡。

    「呃……」近乎野蠻的力量摟得她生痛,而他那份煎熬卻莫名扯痛了她的心房!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林羽還沒反應過來,身後的鐵臂一用力,她就身不由己的倒入一具寬闊的胸膛裡。

    一種混合著馬革的男性氣息侵擾了她的嗅覺,接著,熱情又急躁的吻,堵住了她即將衝出口的驚呼!

    「唔……」她掙扎著。

    她拒絕被一個陌生男人輕薄,可這份徒勞的掙扎,很快就消亡在更蠻橫的擁抱裡。

    彷彿傾注了太多的熱情,他的唇舌似火,灼熱得她透不過氣來。

    她想要找回理智,可理智就像是融化在火焰裡的黃油;她想要抗拒,可這火一樣的吻燒融了理智,她的微弱抵抗就像一滴溶入大海的水……

    「蘇祺莎……」摩迦狂亂的低喃。

    他已等得太久了,迫不及待的想要感覺更多!

    蘇棋莎有一頭燦亮的金髮,多年前他就喜歡用手指在其中穿梭。此刻,他不假思索的扯掉蓋住她燦亮長髮的兜帽,他的迷夢卻也在這一刻被打破了。

    不,這不是真的!

    上天不可能如此殘忍,可任憑他詛咒了千遍萬遍,在他掌中的仍是一頭漆黑的長髮!

    「該死!」摩迦暴怒,「你怎敢欺騙我?!」

    「我沒有!」她連他是誰都不知道,又怎會欺騙他?這簡直是無稽之談嘛!可從他那越抓越緊的大手,可以看出他是不打算講理了。

    唉,真是流年不利呀!

    林羽忍不住哀歎。

    「為何要假扮蘇祺莎?」摩迦粗魯的逼問。

    「我……」沒搞錯吧!她為什麼要假扮一個死人?她又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再說,被強吻的是她,有資格惱怒的也該是她才對,他憑什麼……

    林羽正自忿忿不平,不過,當觸及那雙摻雜著狂怒的烈焰與未退的熱欲之眼,她決定還是主動閃人。

    「拜託,借過。」

    可他根本沒有放開她的意思,大手抓得她幼嫩的肌膚青紫一片。

    「說!你是誰?」他強迫她直視他的眼睛。

    火焰般的赤髮代表著他的易怒,漆黑的雙眸昭示著他的無情,冷硬的臉部線條則顯現出他性格上的粗糙……

    她知道他是誰了!

    畢竟啊,只有樓蘭王才有赤髮黑眸的奇特組合,也只有他才有如此狂肆的氣勢!

    「放開我,樓蘭王。」她一字一頓的道。

    摩迦從不接受別人的命令,事實上,他才是有資格發號施令的人,可——她會是蘇祺莎的替身嗎?

    「誰放你進來的?神女古蘇拉嗎?」他換了一種方式盤問。

    他曾下令,除古蘇拉外,任何人不得進入陵寢,否則殺無赦。因此,這世上唯有古蘇拉才有另一把能打開這陵寢的鑰匙。

    「沒人放我進來,我也不認識什麼古蘇拉。」林羽不卑不亢的。

    「那你是怎麼進來的?」摩迦的黑眸變得深沉。

    「從大門進來的。」話題似乎變得危險,她不自然的捏緊右手。

    「哦?」摩迦挑起赤眉,迅雷不及掩耳的,她的右手已落到了他的手裡,「掇開手!」

    察覺她仍有頑抗之意,他的手用力收緊。

    「痛!」她知道自己想擋住他簡直就像螳臂擋車。於是她無奈的鬆開手,手中正是一把不屬於這時代的不袗鑰匙。

    「這是什麼?」他掂起了這亮閃閃的小東西。

    「這裡的鑰匙。」林羽老實招認。

    「哦?」摩迦拿起他的鑰匙進行比對,果然關鍵的部位完全吻合,唯一的區別是造型與質地。

    他從未見過如此奇特的造型,也從未見過如此奇特的質地。

    不過,這恰恰說明了她的身份——她正是他等了十年的人!

    剎那間,摩迦狂喜不已。

    他充滿佔有慾的眼神,讓林羽極度不安。

    「我無意冒充你的妻子,也無意造成你的困擾,更沒有什麼惡意,」她試圖說服他放了自己,「如果可以,希望你能放我走,我再也不會來打擾你……」

    「想都別想!」摩迦斷然拒絕。

    「你不能囚禁我!」林羽忍不住大聲抗議。

    她要自由,這並非不合理的要求呀!他怎能專獨行呢?!

    「你是蘇祺莎的替身,既然是替身就是屬於我的。」摩迦十分堅決,「我不允許你的背離!」

    「替身?」林羽張口結舌。

    她記得有資料記載,這是古樓蘭的傳說,據說恩愛夫妻在世的一方,可以憑借找替身來尋回對方。

    可兩千年後的現代文明已經證實了,這根本就是荒誕不羈的迷信呀!他怎能強迫她成為這鬧劇的主角?!

    「你一定是在開玩笑!」林羽喃喃的說,只期望這一切只是一場可笑的夢。

    「不,你就是蘇祺莎的替身,你是屬於我的。」摩迦冷酷的話打破子她最後的幻想。

    現在,她只能自救了!

    她大叫一聲,用力推開他。

    猝不及防的,摩迦踉蹌了一下,雖然他很快穩住身子,可卻來不及阻止她。

    林羽趁此機會,轉身就往外跑,不料——「砰」的一聲,與蘇比撞了個滿懷。

    陶罐打碎了,油撤了一地,而她也再次落入樓蘭王的掌握之中。

    該死,林羽沮喪極了。

    「父……父王?」蘇比愣住了。

    這些年來,雖然摩迦始終對他不理不睬的,可蘇此一直崇拜著他的英雄父王。他從未想過,自己能和父王離這麼近。

    他仰望著父王,興奮得說不出話來。

    「蘇比?」面對這出自自己的骨血,樓蘭王有一刻的喜悅,然後厭惡地再次抬頭。

    他不能忘記,正是這孩子讓他失去蘇祺莎!

    「出去!」摩迦怒斥。

    「父王……」蘇比好想親近自己的父王,而林羽的在場給了他靠近父王的勇氣。

    「滾出去!」樓蘭王的咆哮足以嚇倒許多心臟不健全的人,可林羽不是其中一個。

    「我不許你遷怒於蘇比!」她挺身擋在蘇比面前,「如果你一定要恨,建議你第一個該痛恨自己。」

    「你——好大的膽子!」摩迦的眼神危險極了。

    「謝謝。」林羽嘲弄的一鞠躬,「這得歸功於您的治國有方。」

    「什麼意思?」摩迦被她說得困惑不已。

    「意思很簡單,這說明您的暴政很成功。因為成功,身邊自然沒什麼忠諫之臣,所以才會將膽小怕事的弱女子當作大膽的奇人。」林羽罵人不帶髒字。

    「弱女子?你的嘴可厲害了,足以抵抗一支強大的軍隊。」摩迦不怒反笑。

    「呃?」這回輪到林羽張口結舌了。

    「小羽?」蘇比拉拉她的衣衫,一臉的擔憂。

    「別擔心,我沒事的。」林羽輕聲安慰。

    「為什麼我第一個該恨的是自己?」摩迦問道。

    「因為,你妻子之所以會死,罪魁禍首就是你。」

    「胡說八道,我那麼愛蘇祺莎,怎會害她呢?!」摩迦目露凶光。

    她被那凌厲的目光嚇著,一直後退,直到身子抵住那具水晶棺,退無可退才停步。

    驀然,似有源源不斷的勇氣注入她的體內,讓她變得比較勇敢。

    「如果不是你,蘇祺莎王妃又怎會懷孕,最後死於難產呢?」林羽口齒清楚的道,「所以你才是罪魁禍首,遷怒蘇比只是掩飾你的懦弱罷了。」

    「你——」摩迦為之氣結。

    「我說錯了嗎?難道偉大的樓蘭王不正是一個懦夫嗎?」在理智阻止她以前,挑釁的話已溜出她的雙唇。

    「膽敢污蔑我為懦夫的,早已下地獄去了。」摩迦的面目更猙獰了。

    「是嗎?為什麼我覺得蘇比早就已經在地獄裡了?」正義感讓林羽忘了害怕。

    「你——」摩迦氣得整個人都發顫。

    「蘇祺莎王妃以生命作為代價,為你帶來了子嗣,可你——偉大的樓蘭王,你為蘇比做了什麼?」林羽咄咄逼人,「你甚至以他為恥,懦弱得無法承擔起做父親的責任!我想,如果王妃死後有知,一定會後悔讓這孩子來到世上!」

    以必死的決心說出心裡話,林羽閉上了眼,等待那巨掌劈下。

    可——咦,為什麼沒動靜?

    她好奇的睜開一隻眼睛,卻發現樓蘭王的臉上竟沒有怒意,只有迷惑的表情。這一瞬,他不是威名赫赫的樓蘭之王,而是一個迷失的大孩子。

    「父親的責任?我不知該怎麼做……」每次看見這孩子,都讓他的心好痛,久而久之,他索性徹底避開他。

    他以為供給豐富的物質生活就夠了,沒想到不但辜負了蘇祺莎當年的犧牲,還讓他唯一的兒子生活在痛苦之中!

    他該怎麼辦?

    摩迦的眼裡充滿了無助。

    這大男人的無助打動了她,她的手彷彿有了自己的意識,撫上那冷硬的線條。她能感覺他的悲傷與無奈,不知自己能為他做些什麼,這讓她的心臟起了一陣莫名的疼痛。

    「幫我,蘇祺莎,幫我!」摩迦將臉埋進她的掌心。

    她的掌心感覺到一股濕熱,這蠻橫不講理的樓蘭王——竟哭了嗎?

    「我們不能讓蘇比背負剋死母親的罪名!」話才出口,林羽就意識到,這不是承認她是蘇祺莎的替身了嗎?

    不,她才不是什麼替身,樓蘭王休想把不屬於她的身份強加給她!

    林羽暗自提醒自己,她的生活是在未來,而不是與一個已經作古的男人糾纏不清!她一定得鎮定才行。

    她抽回手,悄然拉開與他的距離。

    「蘇祺莎,你還是不肯原諒我嗎?」他抬起臉,眼眸仍是微紅的。

    「這不是原不原諒的問題,事實上……」哈,她是瘋了才會和他探討起這事來!

    畢竟啊,她只是來自未來的平凡女子,什麼活著的樓蘭王、死去的樓蘭王妃,根本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事!

    「蘇祺莎……」摩迦深情的喊道。

    老天哪!林羽忍不住悲歎,再這麼下去,她一定會先瘋了!

    「你聽好了,我叫林羽,不叫蘇祺莎。」她表明自己的身份,「你和你兒子的問題,你自己去處理!」

    「原來,你今生的名字叫林羽……」摩迦的臉上露出喜悅的微笑。

    「原來你真是母后的替身!」蘇比興奮的說。

    他們一定都瘋了!

    林羽翻個大白眼,正想嚴正否認,誰知——門猛的被推開了,一個氣質高雅的女子衝進來。

    「她當然不可能是姊姊的替身了。」

    她是蘇祺莎的妹妹?

    單就外表而言,她是屬於艷光四射的那種類型,如果蘇祺莎還活著,一定也有如此的神韻吧!

    林羽思忖著,由此看來,樓蘭王對已故王妃念念不忘是有原因的。不過,他看人的眼光也未免差太多了吧?要說王妃的替身,眼前這王妃的妹妹更像,為什麼他會認為是她呢?

    「古蘇拉,樓蘭的神女。」摩迦為她們介紹。

    「你好,我是林羽。」林羽自我介紹。

    不料,古蘇拉理也不理她,逕自勸誡,「大王,您不該被一個女騙子蠱惑!」

    「我才沒有……」蠱惑他呢!

    林羽正想為自己辯解,蘇比那清亮的童音已搶先響起,「你胡說,小羽才不是女騙子呢!」

    「小王子,你——」古蘇拉沒想到蘇比會公然反駁自己,一時竟想不出該怎說服他。

    他們才剛相識啊!蘇比竟毫無保留的相信她!

    林羽激動得說不出話來,而後發現自己竟盯著樓蘭王,似乎……似乎在等著他替她辯護一樣。

    見鬼了!他之於她,不過是個陌生人而已,她怎會妄想得到他的信任呢!

    林羽嘲笑自己,但不可否認的,他沒有為她辯護的事實,讓她的心感覺到久違了的空虛。

    「一會兒她會一起參加祭祀典禮,你先去安排吧!」摩迦吩咐。

    「您不能這麼做,她只是一個騙子而已!」古蘇拉激烈的反對。

    「我不是騙子!」林羽大聲反駁,可遺憾的是,現場另外兩個成年人沒有理會她,只有蘇比給她些安慰。

    「她是從大門進來的。」摩迦突然道。

    「什麼?」不可能呀!古蘇拉忍不住懷疑自己的耳朵。

    「你沒有聽錯,她確實是從大門進來的。」摩迦再次肯定。

    「不——不可能!」古蘇拉的表情好似見了鬼一樣,「大王,您只是在開玩笑吧?」

    「她有鑰匙。」

    「可——絕對不可能呀!」古蘇拉幾乎是大叫了。這世上只有兩支鑰匙,一支在樓蘭王身上,一支則在她身上,怎可能會有第三支?!

    「就是這支鑰匙。」摩迦將那把質地奇特的鑰匙遞給古蘇拉。

    「這——」古蘇拉拿出自己保管的鑰匙一比,果然齒痕完全吻合,可這質地——古蘇拉迷惑的看著這神秘的銀白色鑰匙,「這是用什麼做的?」

    「我從未見過。」而且他也不以為會有人見過。

    「她一定是邪靈派來的女巫!」古蘇拉苦苦哀求,「大王,您千萬不能被她迷惑了!」

    「這是蘇祺莎的意志,她絕對是蘇祺莎的替身,」摩迦堅持,「而且很快會成為我的妻子。」

    「不!」這次,林羽與古蘇拉一起哀號出聲。

    這一定是開玩笑的吧!她會回到現代,而這古代的一切,包括樓蘭王本人,都不過是一場荒誕的夢而已!

    林羽狂亂的安慰自己。

    「你一定是開玩笑。」林羽光潔的額上,冷汗一顆顆冒出。

    「你看我像開玩笑的樣子嗎?」樓蘭王表情肅然。

    他那冷凝的目光示著:他是認真的!

    老天,這一切在是太荒唐了!林羽瞠目結舌,不知該如何與他講理。

    「您不是與邪莫爾單于訂定了聯姻的計劃嗎?」絕望之餘,古蘇拉忽然想到,「現在,匈奴公主已在前往樓蘭的途中了。」

    換言之,這場政治聯姻已經不可避免了。

    「匈奴公主?」摩迦這才醒悟到,他們之間還橫亙著一樁政治聯姻!

    「是啊!大王。」古蘇拉理智的分析,「單方面的悔婚是會挑起兩國戰爭的,您一定要三思呀!」

    雖說以樓蘭的實力未必會輸,可以往的經驗告訴摩迦,戰爭從來就沒有真正的贏家!

    對所有依附於他的子民負責,是作為樓蘭王不可推卸的職責!摩迦思忖著,他一定得避免戰爭。

    「你——會娶匈奴公主嗎?」林羽告訴自己,她之所以關心不過是不喜歡這種懸而未決的感覺,可為什麼她的心跳得如此快呢?

    怦……怦怦……怦怦怦……

    「你在意嗎?」摩迦的心不由雀躍了一下。

    「我……」她應該是不在意的吧?

    十年前,他痛失愛妻蘇祺莎,在心痛得無法抑制之時,他選擇了戰鬥。當年的恣意妄為雖然擴展了樓蘭的疆域,卻也讓他的子民付出了血的代價!

    他虧欠他們,因此,這次他會不惜一切阻止戰爭的爆發。

    如果事情真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為了樓蘭,他會娶匈奴公主。

    他不願以謊言欺騙她,也相信知他如她,必會理解他的萬不得已。

    於是,他真誠的告訴林羽,「若一切真的無法挽回,我會遵守諾言迎娶公主,不過在我心裡最愛的始終是你。」

    「我確信你會這麼做的。」愛美人不愛江山只是傳說而已,樓蘭王絕對有理由愛江山也愛美人!

    林羽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蘇祺莎,也不是什麼替身,更不屬於這一時空,這裡發生的一切都該與她全然無關才是,可為什麼她會在意他的回答,在意得連心都被擰痛了呢?

    也許,只是心臟的不適吧?

    「你怎麼了?」摩迦察倪到她的蒼白,擔憂的問。

    空氣似乎突然變得稀薄,林羽再也無法忍受這一切了!她「啊」的大叫一聲,衝出蘇祺莎的陵寢。

    「你做什麼?」一番追逐之後,摩迦再一次攔截住她。

    「放我走!」挫敗的情緒主宰了她,她憤怒的尖叫。

    「不行。」任憑她打他、咬他,摩迦就是不放手。

    「你已有匈奴公主了,為何還要來招惹我?」捶累了,咬酸了,嗓子也喊啞了,林羽終於放棄掙扎。

    「不,我從來就只有你。」樓蘭王在她耳邊歎息,「蘇祺莎,沒有了你,即使擁有樓蘭,又有什麼意義呢?」

    他一定是瘋了,連帶她也有點瘋狂了。

    這些都是他對蘇祺莎說的情話,可她竟覺得感動!

    「大王,大家都在等您呢!」古蘇拉輕聲提醒道。

    林羽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她竟跑進了神殿。此時,神殿裡肅立了許多樓蘭人,其中還包括羅布村的村長!

    眾人臉上的表情都很古怪,想必她剛才打他、咬他的德行全讓人看見了。

    老天,讓她死了吧!

    林羽的臉整個燒紅了。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