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蘭聖女 第三章
    女子做新娘打扮,衣上繡滿精緻的花紋,裙裾鋪瀉而下,燈下閃出上等絲綢的奪目光澤。

    黃金色的長髮披散在絲枕上,點綴其間的黃金發飾熠熠輝。

    額上的玉冠呈現出青蓮花的形狀,栩栩如生,一眼望去鮮嫩潤澤,似乎才剛從蓮梗上摘落一樣……

    這、這分明是真人呀,怎會是兩千年前的樓蘭新娘呢?!

    林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也許——這不過是達銳開了一個玩笑罷了!

    「這……這一定是玩笑吧?」林羽吶吶的。

    達銳的回答是抓著她的手,一同觸向那樓蘭女子。

    她本以為會碰到柔軟的肌膚,誰知——「這……」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手指所碰觸到的竟是一具水晶棺?

    「確實是水晶棺。」達銳證實了她的發現。

    再仔細觀察,她終於看出不對勁的地方,「她的皮膚怎麼會……」

    如果不是她的臉色微微發黑,她幾乎要以為這樓蘭新娘只是陷入沉睡罷了。

    「看這裡。」達銳牽著她的手,讓她觸摸水晶棺蓋上不為人注意的裂縫。

    「這是怎麼回事?」林羽好奇的問。

    「地震時水晶棺蓋斷裂,裸露的皮膚接觸空氣,發生了氧化反應,才導致體表的發黑。」達銳極專業的解釋。

    「原來是這樣。」她明白了。

    「這裡嵌有她的名字。」達銳帶她繞到水晶棺的另一端,指出那鑲嵌在上面的銘牌。

    那是一個蓮花狀的金製銘牌,上面刻著些奇形怪狀的盧文字。

    「蘇……蘇祺莎?」林羽曾學過這種文字,依稀認得最上面的幾個字,至於下面的,應該是這女子的簡要生平吧!

    「是啊!她的名字就叫蘇祺莎,根據記載,她應該是古樓蘭的王妃呢。」達銳特別指出銘牌上的幾個字,「你看這裡,上面記載著她丈夫的名字。」

    「樓……樓蘭王摩……摩迦。」林羽拼出了樓蘭王的名字。

    她記得樓蘭並非盛產水晶的國度,如此大塊的水晶只有崑崙山才有吧?那麼這幾近無瑕的水晶棺木,代表的該是古代樓蘭王執著的愛情吧!

    一瞬間,兩千年的時光洪流忽然不存在了,一個古代女子的悲傷襲上林羽的心頭……

    不知為什麼,她的眼淚流個不停。

    「小羽,你怎麼了?」聽得她的低泣,達銳關切的道。

    「她好可憐……」她的心被擰得好痛!

    「小羽……」他不知如何才能安慰這易感的小女人,情急之下只得將她緊緊抱在懷裡。

    「我心裡好難過喔。」她不知自己是怎麼了,只知道心頭湧上的悲傷似乎沒有停止的一刻。

    「小傻瓜……」達銳寵溺的微笑了。

    她含淚的樣子是如此惹人心憐,他忍不住低下頭去攫取她唇畔的芬芳。

    「別——樓蘭新娘正看著呢!」她以一隻手指點住他降下的唇。

    「蘇祺莎?」達銳忍俊不住。

    死了兩千年的樓蘭王妃,怎會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呢?不過,他喜歡她的率真,也無意去改變她。

    「我想她不會介意……」他的話戛然而止。

    水晶棺木不知何時挪移過了,某樣東西的一角暴露在他們的視線裡。這掩藏在棺木底下的,究竟會是什麼?

    他正在思考,林羽已先一步撿起了它。

    那是一個精緻的玉盤,周圍雕刻著精美的圖案,中間則刻著一些古老神秘的文字。雖說它的正中已裂開一道口子,可即使如林羽這樣的外行,也能看出這絕對算是一件珍貴的文物。

    「這是什麼?」她好奇的問。

    「這是……」達銳正想說什麼,一個聲音忽然切進了林羽的思維。

    讀它……讀它呀……

    「讀……讀……」她不由自主的呢喃著。

    這一瞬,她忽然覺得玉盤上的文字好眼熟,似乎有什麼正要從她的咽喉處擠出來!

    「哞……」她聽見自己讀出一種奇怪的音節,然後——腳下踩著的堅實大地突然開始顫抖了!

    這是怎麼回事?

    她的腳下一片虛空,驚慌讓她尖叫出來——

    「達銳,救我……」

    前一刻,這世界還好好的,而下一刻,世界已然傾倒了!

    達銳尚未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耳邊已傳來林羽的尖叫,「達銳……救……救我!」

    他看見她在消失!

    「小羽,抓住我!」他嘶吼。

    一隻溫暖的手攫住了她的,那是達銳的手!

    林羽的心這才稍定,孰知一種神秘力量自黑暗中伸出觸鬚,纏住她、牽扯她,令她不斷的下陷、下陷……

    我樓蘭的守護神哪……

    ……幫幫……我呀……

    我已等待了兩千年……

    「……不——救我——」可腳下的虛空竟沒有盡頭!

    她止不住的下墜,而眼前閃爍著好亮好亮的七彩光焰。

    達銳努力的抓住她,不讓她被那種不知名的力量扯入黑暗裡,可她的手掌仍是滑出了他的掌心!

    「不——不要!」

    他不要失去她!

    可他最終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在燈光的照射下消失。

    「不——」達銳嘶吼。

    為什麼會這樣?!

    「叮」的一聲,林羽一直握在手裡的玉盤跌落在地上,斷成了兩半。

    誰能告訴他,究竟出什麼事了?

    達銳心中一片茫然。

    甬道裡忽然響起凌亂而惶急的腳步聲。

    「少爺,你在哪裡?」飛行技師焦急的衝進陵寢,發現達銳安然無恙,這才鬆了口氣。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羽為什麼忽然消失在他面前……

    達銳的心神仍然恍惚。

    「地震了,快走吧!」飛行技師左顧右盼,仍沒看見林羽,「小姐呢?快叫她一起走呀!」

    外面的情況已經很槽糕了,一不小心他們就要葬身此處,他得趕緊把少爺他們帶出去才行。

    「小羽……小羽她……她消失了。」達銳失神的說。

    他說的是事實,可聽在飛行技師耳裡卻是荒謬至極。

    「少爺,別開玩笑了,」飛行技師急得一臉是汗,「還是快讓小姐出來吧,這裡快塌了!」

    整個陵寢都在震動,牆壁已經開始變形,壁畫也慢慢剝落,甬道更隨時有倒塌的可能……

    「小羽,快回來!」達銳開始敲打她消失之處的土地。

    他就不信真有什麼怪力亂神的事,一定是有什麼機關暗道。可他幾乎找遍了每一寸土地,仍未發現有什麼暗門、機關之類的東西,只有那只古怪的玉盤在嘲弄著他的無措。

    她真的這麼平空消失了?!

    這是多麼荒謬的事呀!

    達銳拒絕相信這聊齋的現世版,可他想不出任何有關材羽失蹤的合理解釋。

    甬道開始崩塌,黏土塊四下掉落,看得出這陵寢已經支持不了多久了。

    他們不能再等下去了!

    飛行技師做出最後的決定,「少爺,我們快走吧!」

    「不,小羽還在裡面!」達銳狂亂的說,他怎能棄她於不顧呢?

    「沒有時間了!」這次的地震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厲害,再不離開他們就得葬身在這裡了!

    飛行技師強拉著他往外走。

    「不——小羽——」達銳激烈掙扎著。

    無可奈何,飛行技師只得掄起拳頭敲昏他,扛著他衝出即將崩塌的陵寢。

    「快!快!快……」

    「大家快上外面的飛機……」

    「資料怎麼辦?」

    「來不及了,人先走!」

    毀滅性的地震突如其來,地面劇烈震動著,營區裡一團混亂。

    等飛行技師背著被敲昏的達銳趕到簡易機場,機長已經發動引擎,做好立即起飛的準備,副機長也正在倒數計時,如果再遲半分鐘,他們就趕不上飛機了。

    「立即起飛!」他們一衝進機艙,機長就下令。

    飛機騰空不久,剛才停機的地面就陷下去了。

    如果再晚一步,就……

    所有的人都捏了把冷汗,慶幸自己大難不死。

    自舷窗望去,他們的營區已成了地陷的犧牲品,而遠處——真正的樓蘭古城隨著地表的開裂,突破了覆蓋它的鹽漠,聳立而起,向世人展現它的風采。

    這未遭盜墓者褻瀆的樓蘭故都呀!粗獷、壯觀、古老、神秘……

    它吸引了所有人的視線,探索古文明之熱血,再次在這些考古學家的血管裡沸騰。

    「快拿攝影機來!」不如誰喊了一句。

    然後他們才想起,為了保住生命,他們幾乎拋下了一切,帳蓬,照片、攝影機、照相機……甚至是最重要的考古筆記。

    此刻,這一切都被捲入了鹽漠裡。

    地動更猛烈了,珍貴的樓蘭古城在劇烈的地動中開裂,然後倒塌,再次回歸為塵土……

    「小……小羽……」達銳在昏迷中呻吟。

    這提醒了他們:還少了一個人……

    C***o***m***p***t***e***r

    古代樓蘭

    黑夜即將逝去,黎明就要來臨。

    「不,蘇祺莎,不要離開我!」

    摩迦大叫著醒來,這才發現自己仍獨自睡在大床上。

    黎明的曙光射入王宮,新的一天即將開始,可他的心仍是冰冷的。

    失去蘇祺莎之後,空虛似是一劑慢性毒藥,吞噬著他。

    漫長的十年,有好多次他幾乎以為自己會死在對她的思念裡,可等待似乎總是沒有盡頭!

    答應匈奴單于所提出的聯姻,不僅是因為兩方聯合對於樓蘭來說有利無弊,更因為他再也無法忍受這無盡的等待了。

    他再也受不住,日想夜盼,想來的、盼來的卻總是一場空。

    他以為娶了匈奴公主,就能斷了自己的思念,可思念不僅未曾斷絕,相反的,隨著匈奴公主來到樓蘭的日子越近,就越發氾濫!

    他忘不了她啊!

    「蘇祺莎……」摩迦忍不住呻吟。

    不要再這麼折磨他了吧!畢竟他也只是凡人而已,逃不過生老病死,更逃不過愛怨癡狂。

    都已經十年了,他不知自己還能承受多久……

    「大王,您怎麼了?」不請自入的是伊修頌——他最得力的大臣。

    這天正逢一年一度祈求神明保佑樓蘭豐收富足的大祭,是樓蘭的頭等大事。

    也因此,伊修頌這些天都留在宮中,負責籌備這一切。

    「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嗎?」樓蘭王岔開話題。

    他並不想將自己的脆弱暴露在臣屬而前,即使是他最信任的伊修頌。

    「一切都已準備就緒,只等神女主持祭祀了。」伊修頌報告。

    他很想裝作不曾注意到大王的氣色不佳,可他仍忍不住關心,「大王,您還好吧?」

    「我沒事。」摩迦很快地道,隨即命令,「告訴古蘇拉不必等我了,我會直接在神殿與她會合。」

    「可是……」這不符合規矩呀!大王應該與神女連袂出現,並接受人民的崇敬與膜拜,沒道理……

    他還沒想通其中的關節,摩迦已換上便服,打算出門了。

    「大王,您要去哪裡?莫非……」伊修頌若有所悟,「您不是決定要忘記蘇祺莎王妃嗎?為什麼還要……」

    「如果我知道就好了!」摩迦沒好氣的說。

    他就像個傻子,無法抗拒想見她的狂熱。

    「大王,您不是決定要娶匈奴公主了嗎?」作為理智的政治家,伊修頌很看好這場聯姻,也不希望這樁婚姻臨時出什麼狀況。

    如果他能命令自己的心,就像命令軍隊一樣就好了?

    可——「該死!」摩迦忍不住詛咒。

    為什麼?為什麼在他下定決心要拋棄過去時,讓他再次夢見她呢?

    在他終於決定要放手時,為何還要來擾亂他的心緒呢?

    這次,出現在他夢裡的黑髮女子又是誰?

    她會是找回蘇祺莎的線索嗎?

    摩迦的心為之煩亂不已,所有的期盼、所有的熱望、所有的疑問……都化作了想見她的狂熱。

    什麼祭祀、什麼聯姻、什麼生死,他統統不在意了,他在意的只有——他要見到她,立刻、馬上!

    摩迦衝出寢宮,躍上戰馬,策馬狂奔。

    身後,伊修頌一臉的擔憂。

    他不瞭解何謂愛情,卻知道如果再這樣下去,匈奴公主的到來絕對會是一場災難!

    可他對此毫無辦法,唯有默祈而已。

    「我樓蘭的守護神呀!請你保佑我們的大王,也保佑這富饒美麗的樓蘭國土吧……」

    C****r****o****i****r****e

    這發生的一切就像一出荒謬的科幻劇,可問題是,她的麻煩絕不僅僅只是一出虛幻的戲而已。

    經過近一個月的實地考察,林羽有確切的證據證明自己迷失在兩千年前的樓蘭。

    她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以及為何會發生,只知道前一刻她還在為樓蘭新娘難過,下一刻就墜入了無底的深淵。

    之後,她失去了知覺,等再次醒來,已來到兩千年前的古樓蘭。

    當時她身無分文,也聽不懂古樓蘭的語言,幸好羅布村人好心收留了她,為她找了一份青蓮的工作,這才維持了她的生計。

    也許,她對語言真有那麼一點小天分吧!現在她已經能說一口流利的樓蘭古話了。

    當時,怯盧文字還是一種神秘的東西,只有樓蘭貴族才能讀會寫的。林羽對怯盧文字的熟識,使她成了羅布村裡少有的能讀會寫之人。

    更有甚者,一次她在無意間得知村長正為帳目混亂所愁時,便設計了一種記帳的表格,以替代原本混亂無比的帳本。

    這讓她贏得了村人的尊重。

    這些天她左思右想,仍想不出回到現代的辦法,可她也想明白了,她之所以回到古代,一定與王妃的陵寢有關。

    若能再回到那陵寢,也許她就能找到回去的辦法了,只是,看守陵寢的樓蘭士兵禁止任何人靠近,每次她都鎩羽而歸。

    日子一天天過去,回現代的希望依舊渺茫。

    不過,雖說是在舉目無親的古代,雖說文明倒退了兩千年,雖說她極想回到兩千年後的現代……可平心而論,鋼筋水泥的現代都市充斥著冷漠,而古代樓蘭卻洋溢著濃濃的人情味。

    這天適逢樓蘭一年一度的大祭。

    按慣例,在祭祀典禮開始前,樓蘭王會與神女一起出巡。對樓蘭人來說,能同時睹仰樓蘭王與神女的風采,簡直就是天大的幸事。

    所以這一天,樓蘭幾乎是萬人空巷。

    事實上,整個羅布村也幾乎空了,只有少數老弱病殘還留在家裡,能走的都去瞻仰樓蘭王與神女的風采了。

    林羽採完供奉神的青蓮花後,獨自來到屬於她的秘密小灣。

    清涼的河冰汨汨流入這一隅,她以手掬起流水。好清涼啊!

    這是她無意中撥現的,內凹的地勢、陰涼的胡楊木、搖曳的蘆葦、糾纏的荻草……共同構成了這天然浴所。

    林羽忍不住誘惑,脫下衣衫,步入清涼的河裡。

    好舒服!

    她微揚起頭,放鬆身心,享受這與自然融為一體的感覺。

    這種感兒好好啊!她忍不住伸出手臂,想要擁抱天地

    「喂,你在做什麼?」

    「呃!」林羽霍然轉身,驚愕之下連舉在半空的手臂也忘了放下。

    她本以為是登徒子之流的,誰知在岸上的竟是個小男孩,當下不由張口結舌。

    「喂,你的樣子好呆喔!」小男孩嘲弄道。

    「喂,偷看人洗澡是很不禮貌的!」林羽「喂」回去。

    「你——」小男孩氣得腮幫子一鼓一鼓的。

    「你的樣子好像一隻大青蛙喔!」林羽嘲笑回去。

    「你——亂講!」小男孩氣急敗壞,腮幫子鼓得更厲害了,「我是蘇比王子!」

    「青蛙王子,好像好像喔!」她笑得更大聲了。

    「我是王子,我命令你不許笑!」蘇比老羞成怒。

    「好個霸道的王子,王妃沒教過你對人要有禮貌嗎?」林羽一點都沒有被他的頭銜嚇倒,「小孩子要乖乖的才討人喜歡。」

    「我——沒有母后,我一出生她就死了,」蘇比的眼眸蒙上倔強的淚水,「他們說是我剋死了母后。」

    「亂講,你才不會咧!」林羽不敢相信有人這麼可惡,竟如此傷害一顆幼小的心靈。

    「父王也不喜歡我,他就要有新王妃了,他們都不要我了!」蘇比想得傷心,鬱積在心底的委屈突然爆發,忍不住嚎啕大哭。

    「不會的,不管怎樣你還是你父王的兒子呀!」林羽偷空匆匆套上衣物,然後小心的安慰他。

    「嗚……」

    「好了好了,別哭了,你不是驕傲的王子嗎?」

    「嗚……」

    她也要「嗚」啦!說了老半天,這小王子還是哭個沒完,真是敗給他了!

    「再哭,我也不要你了!」她終於火大,轉身欲走。

    「喂,別走!」一雙小手猛的抓住她,一雙哭得通紅的兔眼瞅著她,「你……嗚……你叫什麼名字?」

    林羽停下腳步,「你決定不哭了嗎?」

    「嗯,你不要走嘛!」蘇比一邊擦眼淚,一邊可憐兮兮的道。

    「那你得保證不再哭了。」林羽威脅,「再哭我就真的走了。」

    「嗯。」蘇比怪委屈的點點頭,「你叫什麼名字?」

    「林羽。」

    「林羽?嗯,我要你做我的女人。」蘇比發出驚人之語。

    「做你的女人?」林羽差點讓口水嗆死!

    是天要下紅雨了嗎?還是她的聽覺出了問題?

    「我就是要你做我的女人。」蘇比重複。

    哦,MyGod!太刺激了吧!她的心臟簡直不堪負荷了。

    「這樣你就不能隨便離開我了。」蘇比正為自己的「好點子」沾沾自喜呢?

    「開什麼玩笑,我的年紀都快能做你娘了!」這次輪到林羽尖叫了。

    「我不在乎!」蘇比的個子雖小,態度卻很堅決。

    「你——」一定是瘋了!

    林羽正想著該如何罵醒這幼稚的小男孩,唇上已傳來一陣劇痛!

    「哎喲!」她痛叫一聲,手忙腳亂的推開他,可已經來不及了,她的唇早被咬出了鮮血?

    「你瘋啦?好好的幹嘛咬人!」林羽生氣的罵道。

    「現在你有了我的烙印,就是我的人了。」蘇比得意洋洋的道。

    「你簡直……」小瘋子,不可理喻!林羽咬牙切齒。

    不能與瘋子論理,遇見這怪小孩就當她倒楣吧!反正她近來發生的倒楣事也夠多了,不差這一樁!

    她惹不起,還躲得起呢!

    她自我安慰著,正想悄俏撤退,不料——

    「你不喜歡我了?」蘇比的聲音滿是委屈,「你也認為是我剋死了母后嗎?」

    「沒人能剋死另外一個人。」雖說理智告訴她,越早離開越安全,可這蘇比看來兮兮的,她在沒法若無其事的走開。

    「騙人,他們都這麼說,連父王也……」蘇比的聲音沙啞了,手握成了小拳頭,「你騙人!」

    「我沒騙你,真的……」

    「父王從不曾看我一眼,一定是因為我害死了母后……」

    「這不是你的錯。」林羽不知怎麼安慰他。

    「是我的錯!他們說如果不生下我,母后也不會死……」蘇比哽咽著,「我好想見到母后,可母后睡在水晶棺裡,父王又不許我去看母后!」

    「你的母后——是蘇祺莎王妃嗎?」她心中若有所悟。

    「嗯。」蘇比抽抽噎噎的。

    這就是她的使命嗎?

    她穿越時空,離開熟悉的現代生活,就是為了幫助這小男孩嗎?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握住那柄不袗鑰匙——打開王妃陵寢的鑰匙,「蘇比,我能讓你見到你母后。」

    「真的?」蘇比抬起淚眼。

    「嗯。」林羽保證。

    祺莎,如果這就是你的願望,我會努力去做。

    不過,也請你為我開啟時間之門,讓我回到屬於我的時代吧……

    林羽暗自祈求。

    清風掠過耳際,似是一種撫慰、一種回答、一種承諾……

    可其中的含義除了清風,誰也不懂。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