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雲台書屋>>現代文學>>老捨>>神拳

雲台書屋

第四幕


  時間 夏天,上午。

  地點 北京明宅的花園——內設神壇。

  人物 

  高秀才 

  高永義 

  丁雙喜 

  高大嫂 於鐵子 田富貴

  明大人 

  丘二頭 

  馮鐵匠 

  牛大海 

  吳 七 仙姑甲仙姑乙 賀天庚

  〔幕啟:宅子裡的花園,一門通街,一門通宅院。有假山、荷池與小亭等。神 壇在假山前,香案上有神牌,前供清水一碗,點著一根長壽香。

  〔園子本是精心佈置的,但已不大象樣子了:假山上長著荒草,池內荷葉枯萎, 小亭外曬著幾件衣服,遮住亭內。

  〔外面炮聲隆隆,隱隱有殺聲。

  高秀才 (獨自徘徊,立定,聽外面的殺聲、炮聲)殺聲震天啊!可是來到北 京兩個多月了,攻交民巷,攻西什庫,光死人,攻不下來,怎麼一回事呢?想不明 白!

  莫非天朝鴻運已盡,大難來臨,天下確是洋人的天下了嗎?……我,我這個老 秀才該怎麼辦呢?

  〔高永義、丁雙喜匆匆地進來,先向神壇行禮。

  高永義 三哥!看見田富貴沒有?

  高秀才 沒有!怎麼啦?他臨陣脫逃了嗎?

  高永義 那倒還沒有,就是這兩天他不大露面兒!

  丁雙喜 那小子,老那麼鬼鬼祟祟的!

  高永義 三哥,你留點神,多盯著點他!

  高秀才 是啦!大師兄,咱們已經來了兩個多月,到底怎麼樣啊?

  高永義 沉不住氣了嗎?三哥!

  丁雙喜 先生,別著急!勝也打,不勝也打,就能打勝!

  高秀才 我沉得住氣,我沒著急!可是,咱們這個打法都合乎兵書戰策嗎?咱 們打得勇,可也打得亂!

  丁雙喜 勇就行啊!管它亂不亂呢!

  高永義 雙喜,又勇又不亂一定更好!

  高秀才 怎樣?雙喜,你肚子裡還是少點墨水兒!大師兄,你看該怎麼辦呢?

  高永義 三哥,還得你動動筆!

  高秀才 那好啊!秀才不動筆,不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嗎?說吧,老二!

  高永義 你好好地編一套詞兒,要明白乾脆,不准轉文,多抄幾份兒,叫雙喜 去貼。

  高秀才 到底說什麼呢?

  高永義 說清楚:進京的神團有十多萬,打得都勇,應當所向無敵,可就是沒 有個總頭兒,總打法,打不出名堂來!

  丁雙喜 大師兄,你去跟各路神團的大師兄說說,推出一位來,不就行了嗎?

  高永義 那不行!他們各不相讓。我一去,他們準會故意地說:你就當總頭兒 吧。好嘛,咱年紀輕,道行淺,壓不住台呀!先貼出些傳單去。神團都那麼一紛紛 議論,不久就會出來個總頭兒,是吧?

  高秀才 嗯!嗯!老二想的對!不白進北京,老二,你長了學問!你像個文武 雙全的大將了!老二,咱們跟西太后要炮,有信兒沒有呢?

  高永義 (搖頭)一點信兒沒有!不懂,摸不清是怎麼一回事!一進北京,上 邊很重看咱們,可是一打起來,上邊又好像不樂意真干了!

  丁雙喜 看那些官兵,好像不是來打仗,是故意擋著咱們,不叫咱們往前攻! 拿交民巷來說,官兵一字長蛇陣拉開,密密層層,佔滿了長安街,叫咱們擠在南河 沿那一點兒,空有天大的力氣,使不開,乾著急!兵有好的,可是那些帶兵的……

  高秀才 大師兄,這,你何以教我呢?

  高永義 (漸怒)三哥!嘿!雙喜說的,我都知道,我日夜著急!可我是大師 兄,又得沉住了氣!我要不是大師兄啊,那可就好辦了,一死相拚,嘎崩脆!

  〔高大嫂飛跑而來。

  高大嫂 老二!老二!打的緊,快上去!

  高永義 雙喜,走!(丁雙喜急下。高永義跑了兩步,又立定)大嫂!你看出 點來沒有?

  高大嫂 什麼呀?

  高永義 咱們一進城,就找到東邊的小廟兒住下。可是明大人非把神壇請到這 裡來不可,天天過來燒香磕頭。這兩三天了,他沒再來過。什麼意思呢?

  高大嫂 謠言很多,說洋兵快到了,莫非……

  高永義 要真是那樣,大嫂,我想你得把仙姑們先帶出城去,決不能讓姑娘們 落在洋兵手裡!

  高大嫂 老二,我是來了不去,要去就不來!老伴兒,沒啦!

  女兒,沒啦!除了一肚子仇恨,我什麼也沒有!我死在這兒也不錯!

  高永義 好!可是那些仙姑呢?

  高大嫂 誰沒有冤枉,誰也不會捨命進北京!放心吧,老二,我們青燈照不會 丟了人!

  高永義 對!大嫂,你到西院看看去,看看他們幹什麼呢。看出點稜縫兒來, 咱們好有個準備!

  高大嫂 好!我就去!(入角門)

  高永義 先生,好好守著神壇!(下)

  高秀才 那,你放心吧!強將手下無弱兵啊!(獨白)話雖然是這麼說呀,可 究竟有什麼結局呢?看不透!好像什麼都怪籠統,看不出一條清清楚楚的線兒來! 怎麼辦呢?怎麼辦!

  於鐵子 (在亭內微弱地叫)秀才公!先生

  高秀才 於鐵子嗎?

  於鐵子 是我!(已受重傷,慢慢地爬出來)是我!

  高秀才 鐵子,要什麼,我給你拿去,你別動!於鐵子 先生,好先生!扶我 一下,我給神壇磕個頭再死!

  高秀才 小老虎似的孩子,這麼年輕,這麼有膽量有志氣,死不得呀!(攙起 他)於鐵子,孩子,你,你的手已經冰涼!

  於鐵子 手腳都涼了,心裡還熱!(慢慢往前移動)先生,咱們今天打的怎麼 樣?

  高秀才 還不知道。大概,大概還是很緊吧!

  於鐵子 先生,我們會打勝,一定!今天不勝,明天勝!(到了壇前,跪)諸 位上仙,助我們一膀之力吧!我,於鐵子,沒出息,不必管我!請多保佑大師兄們 吧!我磕頭,現在磕,死了也還磕!多*勾蛄聳ツ蹋n啞畚晡頤塹摹□喚怖淼難筧碩 幾嚇埽恕]拍*安安生生地睡在地下呢!

  高秀才 (攙他)行啦!行啦!回去躺著吧!告訴我,孩子,有什麼話捎給你 媽媽嗎?

  於鐵子 什麼話也沒有,沒的可說!我沒打勝了,對不起神,對不起人!

  高秀才 別那麼說!別!國家大事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可是你先流了血!血不 會白流!

  於鐵子 (要摘下紅包頭,自語)不能摘這個!我要頭裹著紅布閉上眼,好叫 閻王爺認出我是義和團!(解紅腰帶,對高秀才)把這個交給媽媽吧!告訴她:這 不是一條腰帶,是一股氣,有這股氣,挺得起腰板來,我們就不再受欺負!(往與 亭子相反的方向走,走向宅院的角門)

  高秀才 亭子在這邊!在這邊!

  於鐵子 我到那邊去!宅子裡有很多閒房子,我到那兒「睡」去,省得叫大師 兄看見傷心!

  高秀才 他們要問呢?

  於鐵子 不用告訴他們!我沒成功就「睡」了,值不得一提!

  忘了我吧,就好像沒有過我這麼一個小伙子似的,我心裡還舒服點!

  高秀才 好吧,於鐵子,你扶住這棵小樹,扶住了!(於鐵子扶住小樹)於鐵 子,請你受我一拜!(跪拜)

  於鐵子 (無法去攙高秀才,只急切地喊)起來!起來!

  高秀才 (立)於鐵子,你叫一個老秀才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義和團,你叫我 的老骨頭硬棒起來了!剛才我還憂慮,這件事的結局到底怎樣呢?我自己怎樣呢? 你呀,於鐵子,叫我不再為自己揪著心了!這些日子,我仔細想過了:四海之內, 皆兄弟也。古有明訓,那可得彼此以兄弟相待,想騎在我們的脖子上的不是兄弟, 是仇敵,對不對?

  於鐵子 對!走吧,別等他們回來,看見我!

  高秀才 走!我攙著你!(同入角門)

  〔田富貴同明大人在他們跪拜之際,賊似的從角門進來,隱於太湖石後,他們 走後才出來。田富貴持鐵鍬。

  田富貴 沒別的人了,好!那個糟秀才回來,我一拳就把他送到西天去!東西 在哪兒?

  明大人 亭子右邊,第五塊石頭下面。

  田富貴 快!(跑至亭右,掘石)

  明大人 你看,咱們還出得去城嗎?洋兵可是快到啦,千真萬確!

  田富貴 行!我有辦法!你倒是幫幫我來呀!

  明大人 我?難道你不知道我的指甲是養了多年的嗎?碰壞了多麼可惜!

  田富貴 命都保不住了,還管指甲?我的明大人!

  明大人 唉!真沒想到,義和團會惹出這麼大的禍來!洋兵一進來,雞犬不留 啊!

  田富貴 當初你可那麼虔誠,在自己的花園裡設起壇來,天天磕頭燒香!

  明大人 此一時也,彼一時也!朝廷原來禁止老百姓練團,可是團一進北京, 連西太后都不敢不說民心可用,團是義民了!我要是不信,他們敢說我是二毛子, 要了我的命!你想想,要不是那樣,我們這給朝廷辦大事的人,哪能夠輕易准小民 造反呢?在這兒設壇,為是保護我跟我的一家子人呀!

  田富貴 你的算盤打的真不錯!(挖出一小匣)就是這個?

  明大人 (急接過去)就是它!

  田富貴 裡邊裝著什麼好東西?珍珠?金剛鑽?

  明大人 那,你甭管!跟你說一句知心的話吧:你對我好,我必對你好!等天 下太平了,我給你弄個五、六品的官兒作作,一點也不難!快走吧!別叫團看見。 他們在這兒多跟洋人打幾天,咱們好逃得遠一點!

  田富貴 明大人,你陰透了!

  明大人 你不陰?大家拚命,你到處撿便宜!昨天你得到的那一對翡翠戒指, 值一千兩銀子!

  田富貴 你要是看不起我呀,我的明大人,咱們散伙,各奔前程,好不好?

  明大人 你看,你看,真是年輕,臉皮兒薄,禁不住一逗!得了吧!這不是挑 眼拌嘴的好時候!

  田富貴 那麼就走吧!

  明大人 這麼好的宅子,這麼好的花園,住了好幾輩子,真捨不得呀!

  田富貴 哼,洋兵一來,聽說這裡設過壇,要不一把火燒光才怪!

  明大人 真能那樣嗎?

  田富貴 你自己想想啊!

  明大人 那,那,我不想走啦!

  田富貴 你願意燒死在這兒?你們作過大官兒的,可真囉嗦!你到底要怎樣? 快說!我沒工夫跟你磨豆腐!

  明大人 唉!擱在平日,你要敢對我這麼說話呀,早就挨上了嘴巴!告訴我, 到底怎麼出城!要是沒準譜兒,我就等燒死在自己的炕頭上,反正什麼好的都吃過, 什麼好的都穿過,這一輩子總算沒白活!

  田富貴 明大人,聽著!你得去換換衣裳,這一套吃不開了。

  換上短打扮,我這兒有紅布,你也包上頭,戴上「老爺碼兒」。城門上遇見團, 一看是自己人,不會不放咱們出去。

  明大人 有你這麼一說。可是,包著頭,遇上洋兵,那才熱鬧呢,準死無疑!

  田富貴 明大人,細看看我:憑我這點聰明,能光帶紅布,不帶白布嗎?遇上 洋兵,扔了紅布,打起白旗,一點不費事嘛!

  明大人 你這小伙子,比軍機大臣還更足智多謀!可是,打著白旗,還出不去 城,怎麼辦呢?

  田富貴 那就更好了,帶著洋兵,去搜拿義和團嘛!我知道團都住在哪些小廟 裡,一掏一個准,掏出來交給洋人,就立了大功!

  明大人 好!好!我算佩服了你!我,頭品頂戴,三眼花翎,給你請安啦! (請安)

  田富貴 (還禮)不敢當!不敢當!大人請!(讓明大人先走)

  〔高秀才聽見了他們的話,由角門出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高秀才 學生高中道請大人安!(並沒請安)

  明大人 罷啦!

  高秀才 (猛啐明大人)呸!

  明大人 (倒退)怎麼回事兒?啐了我一臉唾沫,怪髒的!

  田富貴 老梆子,閃開!要不然,我一鐵鍬把你拍扁了!

  高秀才 田富貴,我不再跟你過話!你不止沒有一點人味兒,連貓狗的味兒都 沒有!

  田富貴 我(要打)……

  明大人 別打!別打!我就怕打架!高秀才,躲開!要不然呢,你也跟我走吧, 搭個伴兒!

  高秀才 跟你走?看見沒有?(示以手中的紅帶,往腰上系)我也是義和團!

  明大人 你老糊塗了,不想活著了!

  高秀才 糊塗?聽見你們剛才說的那些話,我全明白了!洋人洋教怎麼霸道, 我親眼得見,所以我才跟師兄們到北京來。進了城,我們住的是小廟,睡的是土地, 吃的是棒子面,不動老百姓的一草一木。我本想,有這麼多純正忠勇的義民,上邊 必然受到感動,上下實在可以一條心,一個勁兒,齊心對外,轉危為安。

  可是,我把你們這上邊的人看得太高了,太大了。你們另有打算,看團民不好 惹,就天天叫師兄,趕到看風頭不對了,你們趕緊想逃跑,又要打白旗投降,作漢 奸,殺義民!你們只知有己,不知有民;只知有家,不知有國!洋人猖狂,因為你 們膽小如鼠!百姓無衣無食,因為你們吸盡民脂民膏!你們吃裡爬外,欺軟怕硬! 義和團比你們勝強十倍、百倍!師兄們有顆真心,你們渾身連一根骨頭也沒有!我 不再多說了,看你把我怎麼辦吧,明大人!

  明大人 這,這真是,真是,豈有此理!

  田富貴 快走!用不著跟這個老瘋子費話!

  高秀才 不准動!有我,就不准你們由這兒逃出去!

  田富貴 真逗氣兒呀!老梆子,你自己找死,可別怪我!(舉鍬要拍)

  高大嫂 (急從角門出來,托住田富貴臂)田富貴!你個吃裡爬外,乘火打劫 的東西!我看明白了,放走孫知縣的必定是你!現在,你又巴結上了這個姓明的大 官兒,出賣義和團!你打算逃出去,哼哼,休想!

  田富貴 臭娘們!放手!別等我要了你的狗命!(對明大人)還不快跑嗎?

  明大人 哎喲!我的腿抽筋兒!快來背著我!

  高秀才 哈哈哈,還有比我更糟的人呢!

  〔丁雙喜攙著丘二頭進來,丘二頭受了傷。

  高大嫂 雙喜,快來!別叫這個漢奸跑嘍!

  丁雙喜 丘二頭受了傷!

  田富貴 (對明大人)快跑!快!

  丘二頭 我看誰敢跑!

  丁雙喜 二頭,別動!我去!(拉住丘二頭)

  丘二頭 (掙開)田富貴,漢奸,你跑不了!(抓住田富貴,扔出去,他自己 也倒下)

  高大嫂 二頭!二頭!怎麼樣啦?

  丁雙喜 二頭!醒醒!

  高秀才 醒醒!

  丘二頭 (猛地坐起來)雙喜,走,還得打去!

  高大嫂 什麼?你受了傷,很重!

  丘二頭 傷重,在這兒也好不了!要死,死在明處!走,好雙喜!別人攔我, 你總會陪著我走吧!

  〔外面炮聲大作,飛來一「巨彈」,噗哧一聲落在亭畔。

  明大人 (嚇昏,倒下)我的媽呀!

  丁雙喜 (拾起「炮彈」)先生,大嫂!洋兵是快到了!看,西瓜!

  高秀才 大炮打西瓜?這是開什麼玩笑呢?

  高大嫂 雙喜說對了!官兵放西瓜,既欺騙咱們,又不得罪洋人,不是嗎?

  高秀才 哼!進了趟北京,確是長見識,無奇不有嘛!

  丘二頭 他們放假炮,咱們真玩命,誰對誰不對,老天爺知道!雙喜,走!

  高大嫂 你們別走!等我把大師兄請回來,商量商量怎麼辦!

  明大人 (坐起來)師兄,仙姑!乘著洋兵還沒來到,把我送出城去吧,有你 們的好處!

  丁雙喜 你要再出聲,我一槍戳死你!

  明大人 別那麼辦,我乖乖的,我乖!

  〔高永義、馮鐵匠、牛大海、吳七、仙姑甲、乙,一同回來,均甚疲憊。大家 向神壇打問訊,而後坐下。

  高大嫂 仙姑們,去給大師兄們燒水!

  仙姑甲

  仙姑乙 是!(去燒水)

  丘二頭 大師兄!我把田富貴摔死了!要是我不對,你就罰我吧!

  高秀才 大師兄!我控告田富貴:混入神團,居心叵測,乘火打劫,搶劫民財, 其罪一;勾結官吏,臨陣脫逃,其罪二;準備降敵,出賣義民,其罪三!有此三罪, 死有餘辜!

  高永義 丘二頭,你作的對!

  丘二頭 我對?好啦,諸位師兄,咱們再見了!

  高永義 你幹什麼去?

  高大嫂 你已經受了傷!

  丘二頭 我受了傷,跟著你們是你們的累贅!我去打!我不會說什麼,你們要 是看我像個義和團,就叫我去吧!

  馮鐵匠 二頭!師兄!走到天邊上去,我老馮會背著你!你不是累贅,是我的 親手足!

  高永義 吳七哥!把他送到小廟裡去,上點藥!出了什麼岔子,拿你是問!

  吳七 好!我會不錯眼珠地看著他!走吧,二頭,還等什麼呢?

  〔丘二頭不肯走。

  高大嫂 二頭,聽大夥兒的話吧!把病養好,不是打的更有勁兒嗎?

  吳七 大嫂說的對!等你病好了點,我陪著你,你打到哪裡,我打到哪裡! (把丘二頭攙走)

  高秀才 唉!團跟團不一樣啊!有田富貴,也有丘二頭,叫我怎麼說呢?

  丁雙喜 (對明大人)起來!見大師兄去!

  明大人 好!好!大師兄!這兩天短看你們,十分抱歉!

  高大嫂 是呀,你忙嘛!忙著收拾金銀財寶,想逃出城去!你知道洋兵快到了, 就不告訴我們一聲,作個準備!

  明大人 那,那是我的疏忽,很對不起!現在,我告訴你們幾句良言:咱們哪, 打不過外國,別鑽死牛犄角!

  高永義 胡說!你怕外國,我們義和團不怕!

  明大人 是!是!你們不怕!我沒骨頭!這也不足為怪:我家大業大爵位大, 難免嬌嫩點;你們呢,風吹雨打慣了,就硬棒點,不是嗎?得啦,事到如今,誰也 別再抱怨誰,商商量量地辦吧!看見這個小匣子沒有?不大,裡邊的東西也不多, 可是無價之寶,又貴重,又輕巧!你們好好地把我送出城去,咱們二一添作五,你 們一半,我一半兒,好不好?

  眾人 (大笑)哈哈哈……

  明大人 怎麼?怎麼?還嫌少嗎?師兄們可以隨我到宅裡去,我多少還有幾件 康熙五彩的花瓶,乾隆御筆的福壽字兒,你們隨便拿!

  高永義 把匣子拿來!

  明大人 那,出了城,把我送出城,再分東西!

  馮鐵匠 (搶過匣子)拿來吧!(遞給高永義)

  高永義 (接過匣子,扔在荷池裡)去你的吧!

  明大人 哎喲!那是命根子喲!

  高永義 呸!你拿我們當作什麼樣的人了?我們是上這兒來撿瓶子罐子的嗎? 有你這樣的大官,天下怎麼會不亂呢!雙喜,把他押下去,看起來!

  丁雙喜 是!(對明大人)走!

  明大人 雙喜師兄,我老老實實的!到那邊,我先給你挑兩件值錢的東西,叫 他們瞧瞧!請吧,請!

  丁雙喜 少說廢話,走!(押明大人入角門)

  〔賀天庚跑進來。

  賀天庚 大師兄,聽說洋兵進了永定門!前門城上的官兵已經逃下城來,神團 上去了!可也有人說,那不是洋兵,是西北的老團。

  馮鐵匠 要是老團呢,更好;洋兵呢,咱們也不含糊!反正是窮棒子骨,死在 哪兒也一樣;死在家裡也不見得有棺材!

  牛大海 對!官兵撤下去,更好,省得礙咱們的事!

  高大嫂 老二,你怎麼說?誰沒有冤屈,誰也不會當義和團。可是,高家屯這 一團,多少總得算是咱們倆帶出來的,咱們得給大夥兒想個好主意!

  馮鐵匠 大嫂,乘早兒別那麼說!當義和團是天意,沒人怪你們高家!大師兄, 聽你一句話,你說往西,我們決不會往東!

  眾人 對!是這麼說!

  高永義 師兄們,到底咱們想打痛快仗不想?

  馮鐵匠 想得快把牙咬碎了!

  高永義 好!洋兵來了,好!咱們出城,迎著洋兵打!到城外,咱們人熟地熟, 又有青紗帳,憑咱們的勁頭兒,再鬥點智,準能打勝仗!在這兒,西太后、明大人、 田富貴,全騙咱們,叫咱們有本事施展不出來。到了城外,咱們自己作主,該怎麼 打,就怎麼打,不受別人的氣,不上別人的當!大夥兒看怎麼樣?

  牛大海 大師兄,你的看法對!

  高大嫂 這麼打不好,就那麼打;打活了,才能打勝!

  馮鐵匠 好!大嫂說的好!怎麼打都行,我就是不打白旗,給鬼子兵跪下!

  高永義 先生怎麼說?

  高秀才 我不懂兵書戰策,不敢亂說!跟你們在一塊兒這麼多日子,叫我看明 白,民非亡國之民,朝廷乃亡國之朝廷!民可用而不用,官可殺而不殺,傷心哉! 不多說,我跟著你們走,死而無怨!

  〔一巨響。吳七飛跑而來。

  吳七 大師兄,洋炮打前門!官兵四下逃散!

  高永義 七哥,快把我們的人全調回,在小廟外聚齊,等號令,往城外衝!

  吳七 是!(飛跑而去)

  高永義 大嫂,帶仙姑們到西院去,調回雙喜,看有糧沒有,借一點,不准動 別的東西。小廟外會齊兒!

  高大嫂 仙姑們,走!(領她們入角門)

  高永義 馮師傅,天庚師兄,你們打先鋒。

  馮鐵匠

  賀天庚 是!

  高永義 大海師兄,你督後隊。

  牛大海 是!

  高永義 先生,你捧神牌,人到哪兒,神牌到哪兒。神保佑你!

  高秀才 神保佑大家!(端起神牌)咱們的國是大國,民是良民,別叫洋人把 我們當作一塊肥肉,分著吃了,滅了我們!

  高永義 還有,還有於鐵子呢!

  高秀才 他,他的紅腰帶,我繫上了!(一個流彈飛來,打中了他)啊!(倒 下)

  眾人 先生!先生!

  高永義 (把神牌拿起來,抱在懷中,單腿跪下)三哥!於鐵子!睡過去的眾 師兄!都好好地睡吧!有咱們,多少外國,多少洋槍洋炮,也永遠分吃不了咱們, 滅不了咱們!

  〔眾垂首,打問訊。外面槍炮聲更急,殺聲震天。
雲台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