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班的魔女軍團 正文 第五章 死纏爛打
    什麼破英雄救美,又失敗了,還敗得一塌糊塗!

    好了,本英雄做事,就要敢作敢當,明天的事情明天再想去!

    自我安慰和自我催眠了半天後,才強迫自己陷入沉沉地夢鄉。

    第二天上學,八卦社團。

    「團長,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八卦社團能找我有什麼事情?肯定是昨天警察來被好事之人看見了,反映到八卦社來了。

    「昨天傍晚放學時分,喬治萊特貴族學校後街一神秘小巷內,發生了一起神秘的事件。聽說你是當事人之一,韓斯信和車蓮蕙都是主角,嘿嘿嘿……咱們老價錢,把事情反映出來,我們好出刊!」團長笑瞇瞇地。

    「這個……這個……」往事不堪回首啊!有點不想報道這件事。

    「要麼,在老價錢上再加一成?」

    「這個……這個……」

    「加兩成?」

    「這個……」

    「最多三成了!」滿腦子都是團長大人充滿誘惑的聲音。

    其實,在她加到兩成的時候,我內心深處就有一萬個聲音在喊:答應她,答應她,答應她……可是我的嘴巴發不出聲音來,只是下意識地說「這個」兩字,熬了一會兒,她終於說出了加三成!

    「好!成交!」我洪亮有力的聲音把自己都嚇了一跳。

    下午時分,喬治萊特貴族學校但凡有人的角落裡都傳來了興奮的叫賣聲:

    「本期特刊!石破天驚大消息,喬治萊特貴族學校第一王子韓斯信,真正的身份其實是一武林高手……欲知詳情,八封社獨家為您報道……」

    「昨夜喬治萊特貴族學校第一王子韓斯信小巷遇襲始末……八封社全程為您報道……」

    「喬治萊特貴族學校八卦社不僅為您報道真相,還為您報道眾人所知所想所猜所疑……昨夜韓斯信王子身邊又同時驚現車同學和趙同學,三人的三角關係到底發展到哪一步了呢?請您關注八卦雜誌……」

    《八卦》雜誌一般一個星期只印一期,遇到特殊情況除外,其時效性非常強。例如今天,上午整理的新聞,下午就刊印了!

    被冠名為:《八卦》神秘特刊!

    在校園裡,一石激起千層浪!

    各位同學紛紛奔走相告,韓斯信、車蓮惠、趙小衣三個人的名字在喬治萊特貴族學校的提及率達到平時的幾百倍。隨便在校園的犄角旮旯裡都會聽到一些議論。

    比如說:

    「喂,韓學長一個人真的能打那麼多人?哇——好英勇哦!我好喜歡……」你就青天大白日做夢去吧,哼!

    「是啊!真沒有想到韓學長還是一個武林高手,光想像他當時的英雄氣勢,我就要陶醉啦!神啊——上帝啊——他就是我的夢中王子!」笑死了,不過說得對,你也就只能做夢時夢夢罷了!哼!!~`

    「你少來了,誰說韓學長是車蓮蕙的,那都是車蓮蕙一廂情願!」這句我愛聽!啦啦啦!

    「聽說,趙小衣是個狐狸精,她想從車蓮蕙手裡面搶韓學長。也不去照照鏡子,她哪一點比得上車蓮蕙,她還是後媽帶過來的拖油瓶呢,倒貼都沒有人要!」我倒貼都沒人要?喂喂,你們太惡毒了吧?

    我倒貼都沒有人要?

    啊啊啊啊!說得太準確了,我真的是想倒貼韓斯信,他還不要啊!!

    既難堪又難受,奇恥大辱啊!要報仇雪恨啊!

    痛苦!痛苦!

    往事不堪回首中。

    「趙小衣,這些都是你幹的吧?」車蓮蕙把手上的一堆雜誌報刊,「啪」地一下丟在我面前。

    《八卦》神秘特刊!

    「什麼叫都是我幹的?」我愛理不理她。繼續在茶室休息廳喝茶聊天,現在俺也有錢了,就要消費,學校裡有個專業級別的茶社團,就是供同學們消費的。茶社團大多都是俊男美女,男生來了,美女服務,女生來了,帥男服務!所以這裡的生意奇好。當然消費水平也是相當高的。

    「趙小衣,這上面寫得這麼詳細,像親眼見到一樣,當時是我們三個在場,我和信都不會說出去,除了你還有誰?你可知道你這樣會對信產生多麼大的影響,現在到處都在議論他,他會很煩的。」車蓮蕙說。

    煩就對了,我還怕他得意和驕傲呢。

    我嘻嘻一笑:「車同學,你怎麼知道信君會煩呢?說不定信君喜歡被人說三道四呢。要不要我們倆親自去問問他?」

    「你是什麼意思,趙小衣?」車蓮蕙面上掛不住了。

    她本來就是來找麻煩的,這麼快就失去耐心了,真是的,沒定力!鄙視一下!

    「什麼什麼意思?還有,娛樂大眾嘛,哪個學校沒有這種八卦,只不過我們比人家更精彩了一點,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們八卦社的目標是,力爭做到更好,更強,更深入人心!車同學,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八卦社?」我喝口茶,繼續說。

    茶社團頓時熱鬧起來,八卦社團成員早已經準備好傢伙,準備開工了!

    這一戰,趙小衣VS車蓮蕙!誰勝誰負呢?

    張麗妮她們也早已經聞風而來,開起了賭局,張麗妮很捧場地又選了我贏,果然是賭神家的後人啊,有一雙平常人沒有的超雪亮的眼睛!知己,知己啊!

    感動!

    車蓮蕙冷笑一聲,回答我:「加入八卦社?哼!沒興趣!」

    「那不就結了,沒興趣算了,你今天來還有什麼事情嗎?」我微笑。

    我不發怒的時候,微笑起來,親和力超強,完全可以競選學校「天使之星」了!

    喬治萊特貴族學校每兩年會舉行「天使之星」選拔大賽,由全校同學採取不計名投票方式,先提名,後預選,最後終選出一名形象最好,笑容最甜美,最受人歡迎的女生出來,擔任「天使之星」!

    而上一屆的「天使之星」,不用說,當然是車蓮蕙。

    「希望你下次不要再把關於信的一些事情大眾化,信會煩惱的!」車蓮蕙深吸口氣。

    「切!我願意!娛樂大眾,服務大眾就是我們八卦社的宗旨。大家支持不支持八卦社?」我笑著對眾人說。

    「支持!」群眾的力量是強大的,聲音洪亮,整齊有序,跟唱國歌一樣有氣勢!

    我擺擺手,表示沒有辦法。「喬治萊特貴族學校是個相當民主的學校,校風如此,我也沒有辦法!再說了,大家都喜歡信,所以才對他感興趣的。說明他人氣高嘛!這也不是什麼壞事,是不是?」

    「不是壞事?現在沒教養的女生多的是,我可不想信再被人隨便砸蛋糕,砸飯菜……」車蓮蕙冷笑。

    「你說誰沒教養?」我有點怒了。

    「其實沒教養我們也能理解,畢竟是後媽帶過來的嘛!從小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長大後,也不指望她能做出什麼事情來……」車蓮蕙唯一的淑女風範也失去了。

    我怒!

    這丫頭找死吧?

    我一下子從凳子上躥起來,走到她的面前,一手就揪過她的衣領,舉起拳頭就要揍下去……頭腦中一個聲音在勸我:不要亂來,風小袖!

    對付這種人,一定要有技巧。揍她一頓雖然痛快,但是她爸是校理事長,一定會開除我,她等的也就是這個機會。

    風小袖,你一定要冷靜,不能讓她得逞,「抓狼計劃」還沒有完成呢。

    任重道遠!

    不能因為她,而把一切都葬送了,不划算啊,風小袖!

    三思而後行啊!

    想到這裡,我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放下了。我立即露出微笑,給她撫平衣領,嘻嘻一笑:「呃,我在上面看到一隻小跳蚤,幫你抓抓!嘻嘻!」

    眾人看著這戲劇性的轉變,個個張大嘴巴,啞然失笑!

    「無聊!」車蓮蕙被剛才的一幕嚇了一跳,見我放開她,她明顯地鬆了一口氣!

    「仔細想想,車同學說得也有幾分道理,我從小沒有受到良好的教育,所以粗枝大葉,想到哪裡就是哪裡,不像車同學這樣考慮得周全,什麼都要算計一番。不過幸好,信君就喜歡我這種性格的人!呵呵呵……」我微笑地看著她說。

    我這一句話,擲地有聲,在喬治萊特貴族學校的史冊上光榮地劃上了神聖的一筆!若干年後,還有人拿我當前輩,頂禮膜拜我!

    這句話讓全場響起一片「哇哇——」「呀呀——」「啊啊——」「嗚嗚——」「咳咳——」之類感慨聲……

    果然,車蓮惠的臉上風起雲湧,變幻莫測!

    這一招用對了!對待厲害的敵人,就要找出她的致命弱點。車蓮蕙一直徘徊不定,肯定是還沒有摸清楚韓斯信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對自己沒把握。

    我就要趁機打擊她!

    反正我在韓斯信面前,面子已經全丟光了,再丟一次又如何?

    跟韓斯信都已經涕淚交加地表白過了!啊啊啊——往事不堪回首啊!|

    「信會喜歡你?開玩笑吧?」車蓮蕙臉上混和著一百種表情說。

    「呵呵呵——你心裡難受嗎?你是因為你喜歡他,而他不喜歡你難受呢,還是因為你覺得我沒有你好,而他卻偏偏喜歡我而感到不甘心呢?」我懷疑我修煉了厚臉皮神功!

    全場再次爆發「哇哇——」「呀呀——」「啊啊——」「嗚嗚——」「咳咳——」的感歎聲

    「少不要臉了,趙小衣!當眾這麼說胡話,我看你是瘋了!」車蓮蕙再次冷笑。

    「你才少不要臉了呢,人家明明不喜歡你,你還一副自作多情的架式,成天管東管西的,你噁心不噁心啊!你不噁心,我們都要噁心了,你與他是什麼關係?你說啊!茱麗葉與羅密歐?哈哈哈,要笑死我了!我真的真的很佩服你,連這樣宇宙超級無敵火星人都講不出來的話你都講得出來!」我哈哈大笑。

    我就不相信,車蓮蕙這下還不抓狂?還不瘋掉?

    果然不出所料,車蓮蕙瘋了!她很沒有形象跳起來,把桌子面前的一大堆茶具全部掀翻,「■■■」碎了一地。然後用通紅的雙眼橫掃一下全場,眼神所過處,人人噤若寒蟬。(這些可都是從巴黎空運過來的高檔茶具,哈哈!恭喜她又要破費一筆了!生氣又賠錢,我好開心!)

    最後,她咬牙切齒地說:「好,趙小衣,你記住今天說的話,我倒是要看看信到底是喜歡你還是喜歡我!一個禮拜的時間,讓大家來證明。如果他喜歡你,我就退學;如果他喜歡我,你就給我滾出喬治萊特貴族學校,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了!沒教養的拖油瓶平民!」

    她瘋了,當然,她下屆「天使之星」的稱號恐怕是要拱手讓人了。

    這裡在場的人基本上都是學校最八卦的一群人,他們全部見識了我怎麼樣把一個淑女轉變成瘋婆子的全過程,不知道又要傳出去多少種版本!!

    至於我本人,哈哈哈!我本來就是瘋婆子!我最大的愛好就是——把淑女轉變成跟我同一類型的人,一層層剝掉她們身上華麗的光環!

    我檢討!

    我是魔鬼,風小袖是魔鬼!!嗚啦啦啦……

    更誇張地是二年級C班的女生,以張麗妮為首的一夥革命同志們喊起了口號:

    「趙小衣必勝!」

    啊啊!暈倒!

    難道她們以為是開運動會不成?

    ……

    一個禮拜的時間,讓大家來證明。如果他喜歡你,我就退學;如果他喜歡我,你就給我滾出喬治萊特貴族學校,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了!沒教養的拖油瓶平民!

    ……

    不知不覺中,這個賭就稀里糊塗地打下來了。

    賭是打下來了,仍舊沒有頭緒,回家之後,又翻開那一大堆書來看,無意間翻到一句話: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只要臉皮厚,鐵杵磨成針!

    我總結成了四個字:死纏爛打!

    我的厚臉皮神功日漸增長,早已經涕淚交加地跟韓斯信告白過了,還怕什麼?不妨再玩玩這一招!

    如果失敗,我將再也不理韓斯信了,我直接去想其他的辦法,比如打劫某富家子弟,或者綁架有錢家的千金,反正這喬治萊特貴族學校學校裡的資源多得是,還怕找不到合適的?5000萬,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好像有點犯法,太損了一點。不行,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用)。

    如果成功的話,說明韓斯信真的被我迷得東西南北不分了,那就直接跟他提,不要收購趙氏。想必他也是會答應的,畢竟他們家那麼強大,收購不收購小小的趙氏根本對韓氏集團沒有什麼大的影響。

    只要他簽立了字據,我就玩神秘失蹤,然後,過幾天讓趙家跟他說,趙小衣出車禍了,已經火化了。要不要給他留遺書呢?遺書是什麼體裁的?偶作文差得一塌糊塗,不過這些都是小事,以後再說啦!

    想像多麼美好!世界多麼美好!生活多麼美好!

    風小衣,你看你妹妹我好強!HOHO——

    「死纏爛打」計劃即將上演,風小袖出馬,無往不利!

    第一式陪吃

    中午,學校餐廳。

    「信,要不要吃芹菜?我再幫你拿點來?」我期待地問。

    韓斯信看了我一眼,不耐煩地端起自己的食物起身走向別處,我跟上去。整個吃飯的過程中,他像這樣換位,換了不下5次,可真是難為我了,明明要發怒的時候,一想起計劃,就把怒氣又活生生地壓了下去。

    大家都瞧著我們倆人,竊竊私語,低笑我。

    笑吧,笑吧,笑死你們!把幸福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豬們!你們就笑吧!

    哼!

    韓斯信走,我就走,韓斯信站,我就站,不管怎麼樣,我臉上的就是堆滿笑容!

    最後,韓斯信有點妥協了。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來,當我不存在,完全無視我,開始吃東西。

    「信君?你平時愛吃什麼呀?告訴我,我下次親自給你做。」我也坐下來,邊吃邊問。

    「你知道不知道你很煩噯?沒見過你這樣的女生,臉皮厚到家了!」韓斯信終於忍無可忍。

    一切為了計劃!上帝保佑我千萬不能發火。

    「人家是關心你嘛,這麼凶幹嗎?」我撇撇嘴。

    「謝謝!我不想被你關心。」韓斯信說。

    這傢伙真不容易搞定啊!真是一塊又臭又硬的石頭,要是一般的男生,憑我風小袖長得這般花容月貌,只要稍微勾引一下,還不是手到擒來?

    「韓斯信!你再這樣,我要生氣了!」我威脅他。

    「那真是太好了,趕緊生氣走吧,快點!」韓斯信聞言,居然立即露出一點笑意。

    「可我不能生氣,也不想走,我就要陪著你!」我會上當?告訴你吧,不會的!我近來的修養和智商都大大提高了。

    韓斯信立即又陰沉了臉:「趙小衣,我上次怎麼跟你說的?我說幫你解決警察局那件事以後,你就保證不再與我糾纏了,為什麼說話不算數?」

    「我又不是君子,我為什麼要說話算數?」我夾起一塊芹菜就往嘴巴裡喂。

    「趙小衣,你——」韓斯信怒目以視。

    小樣,發怒的時候也好帥!今天他把長髮隨意紮了一個小辮子,顯得比往日更加神采飛揚。

    我專注地看著他,叫了一聲:「信君?」

    「什麼?」他回答。

    「信君,你越長越帥了!我徹底明白書上寫得帥到天地失色,慘無人道是什麼樣子了,嘻嘻——」我白癡地嘻嘻一笑。

    韓斯信的臉微紅了一下,低下頭裝作吃飯的樣子,悶聲說:「花癡!」

    哈哈哈,韓斯信也會臉紅啊!奇跡啊!

    我決定趁熱打鐵,向他拋媚眼,這是我昨夜一個人躲在房間裡練習了半夜的一門泡男秘技!

    「信君!」我叫他。

    等他抬頭看時,我身體微側,書上說一定要微側,要凸顯一下身材比例,會加強效果,然後,把一隻眼睜得老大,另一隻眼半睜半閉,再然後,眼角含笑,單眼眨一下,緊接著兩眼再眨兩下……嗯哼?有沒有那種媚眼如絲的感覺?

    「咳,咳咳——」韓斯信不幸嗆倒了!

    我還沒有來得及問他是什麼樣的感受,這時候,有人把一杯水及時地遞給了韓斯信,韓斯信接過來就喝……

    當然,又是車蓮蕙!

    每到關鍵的時刻,總是她出現,她以為她是救世神嗎?

    車蓮蕙,我風小袖與你不共戴天!

    「信,好點沒有?」車蓮蕙站在我的旁邊,關心地問韓斯信。

    韓斯信喝完水,順了一口氣,點點頭,向她微笑說:「謝謝,好多了!」

    「我可以坐在這裡嗎?」車蓮蕙手裡拿著食物,禮貌地徵求韓斯信的意見。

    韓斯信點頭,還回報她鼓勵性的笑容。

    哼,韓斯信對我和對她,完全是截然不同的態度!

    對待她,總是帶著微笑。

    對待我,總是掛著一副「生人勿近」的標牌。

    相差這麼懸殊,我能有多少勝算?我暗地估摸了一下,信心又少了一分!

    接下來三人吃飯的時間內,我一言不發。車蓮蕙和韓斯信兩個人偶爾談笑一下,從餐廳高大的落地窗折射進來的陽光落在我們三人的身上,車蓮蕙像陽光下的天鵝那般雪白高貴,而韓斯信就像城堡裡的王子那般優雅自若,而我陪襯在旁邊,灰撲撲的,勉強算是個灰姑娘吧!唉,真是鬱悶啊!

    趙小衣VS車蓮蕙,車蓮蕙勝!

    自我摧毀中……

    死纏爛打二式陪練

    喬治萊特貴族學校最大的籃球場。看台四周上坐滿了人。啦啦隊身穿統一的運動服,每人胳膊上都戴著寫有韓斯信名字的袖章,或者手裡拿著小旗,當然旗上繡有韓斯信的名字。

    眾人揮動小旗或者袖章,個個興奮得高聲尖叫,偌大一個籃球場被擠得水洩不通。

    不要以為這裡正在舉行運動會什麼的,其實這裡只是韓斯信在偶爾練一下球而已。

    韓斯信的愛好是籃球。這是人皆共知的!

    我帶領著八卦社和支持我的一夥,戴著寫有韓斯信名字的袖章佔據了東邊看台。車蓮蕙帶領著信君粉絲團佔據了南北兩個看台,她們拿著的是有精美繡字的彩色小旗。還剩下一個方向的看台,由各無門無派的自由人士盤踞。

    我有點佩服韓斯信,這麼多人一起瘋狂地叫他的名字,他還練得下去球?

    不過想想也沒有什麼不可能,他早已經被騷擾成習慣了,再多人的他也當看不見,也照樣安然自得。啊!這也是一種境界啊!

    「信君,加油!」

    「韓斯信,加油!」

    「信君,必勝!」

    小旗隊的人明顯勝過袖章隊,我們的喊聲全部被她們壓下去了,本來人就少,這樣更是沒有氣勢了。

    「張麗妮、李小美,你們去餐廳借幾個盆來。」我悄悄地跟旁邊的兩個人說。

    「借盆?」兩人疑惑地看著我。

    「是的,要鐵盆!」

    「幹什麼用?」兩人不解。

    「多借幾個,借來我再告訴你們!」

    兩人去了,不多一會兒,兩人拿來三個不袗盆。

    我很滿意。

    「韓斯信,加油!彭彭彭——」我邊敲邊打。

    「韓斯信,加油!彭彭彭——」張麗妮學我的樣。

    「韓斯信,加油!彭彭彭——」李小美也敲打起來。

    全場的焦點迅速集中在我們袖章隊的身上,有幾個場中正和韓斯信練球的運動員,聽到這種「彭彭彭」的巨響聲,嚇得差點拿不穩手上的球,飛出場外。

    韓斯信看過來,我看見他分明眨了一下眼,似乎不相信似的,很快,一絲笑意掠上他的嘴角。

    「韓斯信,加油!彭彭彭——」我邊敲邊大喊大叫,我後面的戰友們深受鼓舞,也一起狂喊起來。

    這下終於把小旗隊的聲勢壓下去了!

    小旗隊集體呆愣了半晌,又不服輸地喊起來:

    「信君,加油!」

    「信君,必勝!」

    「韓斯信,加油!彭彭彭——」

    「韓斯信,加油!彭彭彭——」

    但是再怎麼喊,也沒有我們袖章隊有氣勢了,不一會兒,車蓮蕙就帶著代表團殺過來了。

    「趙小衣,你真是令人想不到啊,這樣沒教養的事情你也做得出來?難怪是天生的平民!」車蓮蕙怒氣沖沖地說。

    「你還真是目光短淺喲!——你知道我們是屬於哪個流派的嗎?告訴你,我們是豪放派的!你知道今年最流行什麼嗎?就是豪放派!你們這種假惺惺地婉約派早已經不流行了!你們還是下場吧,想當最佳啦啦啦隊員?永遠別想了,下場去吧——」我煞有其事地說。

    「沒教養就是沒教養,還狡辯!」車蓮蕙說。

    「我是沒教養,但是還有人偏偏找上門來和我講話,我想那人的教養也好不到哪裡去。噯——車同學,咱們半斤八兩,誰也不用笑誰!」我笑。

    她越是怒,我就越是好笑。

    「你……給我提鞋也不配!」車蓮蕙氣結。

    「如果你想給我提鞋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哈哈哈哈……」我說著,哈哈大笑。

    車蓮蕙氣得臉都綠了,但是她環顧一下四周,隱忍著,在發怒之前灰溜溜地走掉了。

    袖章隊勝利!

    中場休息,我迅速拿著毛巾和冰水沖向休息台。

    「信君,嘻嘻……累了吧,來喝口水,擦擦汗。」我衝他甜甜一笑。

    老天保佑,韓斯信接過去了,沒有在大庭廣眾之下,掃我的面子。

    「你剛才和車蓮蕙講些什麼?她好像很生氣地離開了。」韓斯信邊喝水邊小聲地問我。

    「沒什麼啊!車同學對我很熱心,說想幫我提鞋,我說可以給她一個機會。她就回去勤練提鞋技能去了。」我說。

    韓斯信「噗」的一聲,口中的冰水嗆了出來。

    我趕緊拿毛巾幫他擦,「喝水也嗆到,真是的,高個子的人除了會打籃球之外,其餘都笨得沒話了!」

    好不容易他再喝口水,又「噗」的一聲嗆到了!

    「你是什麼意思?」韓斯信不爽地問。

    「呃,其實呢,也不是泛指你一個人,是所有的個子高的人,你看我個子矮多好!不會打籃球,不喜歡體育活動,嘿嘿嘿。」我趕緊陪笑臉。

    「那是你懶!」韓斯信不客氣地指責我。

    「我懶?我以前每天4點起床,蹲馬步、走梅花樁、打坐……比公雞還要勤快!」我不服。

    韓斯信瞟了瞟我,不相信似的:「真的假的?」

    「不信,有機會咱們切磋切磋啊!可惜上次的英雄救美活動失敗了,要不然的話,你早就見識了本女俠的大俠風範了!」我洋洋自得。

    韓斯信拉長臉:「你還說!」

    「我不說了。」識時務者為俊傑。

    這時候,下場訓練開始了,我回到了看台。

    第二回合,趙小衣VS車蓮蕙,趙小衣勝!耶——

    一負一勝,平手!

    死纏爛打三式陪看

    學校一般上午有課,下午都是自由活動時間,可以呆在教室學習,也可以去圖書館看書,也可以參加各種社團活動。

    總之,呆在喬治萊特貴族學校,你不會寂寞,總有適合你的事情任你去做。

    喬治萊特貴族學校,圖書館四樓。

    「啊!信君,這麼巧啊?你也在這裡看書啊?」我順手從書架上拿下一本童話故事,悄悄地爬上四樓陽台處。

    韓斯信不理我,背過身去……

    真是的,我都已經說是巧合了,還給我背影看!

    我繞上前去,看了看他手中的書,天文學方面的。我搬了一張凳子,挨著他坐下。

    「信君,你很喜歡天文學?」我討好地笑道。

    韓斯信不理,又轉了一個身。

    哎,小子,你很過分啊!老拿背影對我!真是的!

    不過,我風小袖也真夠變態了,為了完成計劃,簡單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以前那個驕傲、狂暴,從來不受欺負的火龍少女的特徵全部被隱藏了,現在暴露出的是特別特別虛偽的一面,為達目的什麼花招都想得出來!真不愧是巨蟹星座的女生!哈哈哈哈——

    風小袖,你變態啊!

    我鄙視自己啊!

    好在韓斯信也長得無敵帥,如果他長得跟趙光武那樣,那就算了吧。我早綁架其他同學去了,就算被抓住了,坐牢也比幹這個強!

    這樣的帥哥,人生有幾回見啊!風小袖,你丟人也值了!

    哈哈哈——這樣一想,心裡平衡了。

    「韓斯信,你頭上有毛毛蟲!」我嚴肅地說。

    韓斯信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看著我:「趙小衣,你又來這一套,你不覺得無聊嗎?」

    我打開書,無聊地翻了翻。

    「嘻嘻,自從那天以後,我就沒有抓過毛毛蟲了,你不知道那些蟲子長得多麼噁心,有的油亮亮的,表皮像塗了一層油;有的呢,黑乎乎的,像發了霉;有的呢,花花綠綠的,五彩繽紛,毛毛又厚又多……」

    我還沒有講完,韓斯信就一手摀住嘴巴,另一手拿書擋住我的嘴巴。

    他的臉色異常難看,眼睛裡有恐懼,也有噁心……

    「混蛋丫頭,你再多講一個字試試!」韓斯信怒道。

    「那我就不講了唄!我也不是很喜歡,只不過逼不得已嘛!我去抓它們的時候,全副武裝的,穿盔甲,從頭包到尾,怕一不小心,讓毛毛蟲鑽到我的衣服裡。那些毛刺都有毒的,你知道嗎?一粘到人身上,就會起疹子,一大塊一大塊,奇癢奇痛!那種滋味,甭提多痛苦!如果不幸它咬你一口,唔唔唔……」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嘴巴就被韓斯信的大手給結實地堵住了。他是從我的身後突然襲擊的,要不然,我這樣厲害的女俠是不會輕易讓他得手的。

    他的手把我的鼻子和嘴巴一起緊緊地摀住了,我掙扎著,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

    「讓你不要說了,你還說,你個混蛋丫頭,你找死啊!」韓斯信惡狠狠地說。

    哇哇——酷哥發飆了!

    空氣越來越少,現在不是我崇拜他的時候,我先要自救!

    我用雙手掀他的手,他的大手像一把鉗子一樣緊。

    「唔唔……救……命……唔唔……」

    早知道他的身手是比我強,沒想到強這麼多,這要放在一般男生,誰能制住我?早就被我一個雙手翻甩到地板上挺屍去了!

    「放開你也行,你下次在我的面前不准再提『毛毛蟲』三個字!」他在我的耳朵後面威脅說。

    「唔唔……」我趕緊點頭。

    「也不准提與毛毛蟲相關的字眼,比如說,鑽入衣服內,黑乎乎的,油亮亮的,花花綠綠的,又厚又多之類的,知道嗎?」他再說。

    「唔唔……」我連連點頭,我不點頭不行,呼吸越來越困難了。

    「光答應沒有效果,你發誓,以神靈的名義發誓,你下次違了約,讓神靈來懲罰你!你這個說話不算數的小人!」韓斯信再說。

    不答應能行嗎?

    我很快地權衡利弊,乖乖地舉起手,「唔唔唔……」

    他放開一點縫隙,催促我:「你是什麼星座的?就以星座守護神的名義發誓,如果違背你的誓言,守護神就再也不理你了!」

    「巨蟹座的。」我說。

    「那你就以戴安娜的名義發誓吧。戴安娜是正義的化身,專門去懲罰那些撒謊不守信用的人。」韓斯信想了想說。

    「我發誓可以,但是,韓斯信,你不覺得有點幼稚麼?」我仰頭,甜甜地對他一笑,這個笑容,百分之百純天然無公害!

    他長得真叫高大,整整高我一頭。|

    「你不要顧左右言它,快點!」韓斯信呆了一秒鐘,很快就恢復了常態,不耐煩地催促我。

    「好吧,我以巨蟹戴安娜的名義發誓,我從此以後再也不在韓斯信同學面前提毛毛蟲,以及與毛毛蟲相關的詞語。行了吧?」我調皮地衝他做了鬼臉。

    韓斯信臉上的表情放鬆了,正準備放開我。

    後面,車蓮蕙的氣急敗壞的聲音響了起來:「你們——你們——」

    我們怎麼啦?

    韓斯信從後面用手摀住我的嘴巴,而我又一掙扎,我的力量非常人所比,所以,他又稍稍地摟緊了一點,從車蓮蕙的角度看,就像是我們兩個人非常親熱地依偎在一起。

    恐怕她不誤會也難了。

    哈哈哈!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打擊她的自信力,讓她主動棄權最好!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我太小看車蓮蕙了。

    車蓮蕙二話不說,衝到我的面前來,拿起手中的書就向我砸來。韓斯信仍舊把我的身體禁錮得不能動彈。就在那一霎那間,我看見書頁中寒光一閃,那裡藏著一把薄薄的刀片。從我這個角度看得清清楚楚,但是韓斯信看不到。

    想躲開卻來不及,我本能地伸出左手擋住,因為那書是直直地朝我的臉飛來的。

    書砸中了我,我的左手一陣巨痛,我立即用右手按住。

    如果不是我用手擋住,肯定是要劃到我的臉上的!車蓮蕙的真正意圖是毀我的容?

    她恨我恨到如此地步?

    韓斯信完全愣住了,他放開我,上前一步向車蓮蕙解釋說:「蕙,你誤會了,我和趙小衣其實沒什麼——」

    蕙?信?關係這麼好?

    這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看車蓮蕙吃不準韓斯信的態度,好像他們沒有多親密的關係呀。但是,兩人的稱呼又這麼親密,而韓斯信也從未正式否認過他與車蓮蕙的關係。

    「信,我知道的。是趙小衣同學在打你的主意。」車蓮蕙勉強露出笑容。

    在韓斯信說出我和趙小衣其實沒什麼的時候,我已經怒了!

    狂怒!

    為他做了這麼多事,他居然說沒有什麼。還恨不得立即與我劃清界線以示清白,虛偽!

    我不幹了!這帥哥不是人泡的!

    長得超帥了不起嗎?長得帥就能隨便傷害別人嗎?他故意禁錮我,讓車蓮蕙欺負我的吧?哈哈哈——我感覺我像是一個跳樑小丑,總是自以為是地演著戲。

    在所有人心目中我都是一個丑角!

    「車蓮蕙,你說錯了,不光是我打他的主意,你還不是打他的主意?那這樣吧!咱們也不多說了,反正有個賭約,現在就公佈結果吧!」我忍著手上傳來的疼痛,冷笑一聲說。

    「什麼結果?」韓斯信扭頭問我。

    車蓮蕙的臉上有得意地微笑:「就是賭一個星期之內,她和我公平競爭,看到最後,信到底喜歡誰!」

    「說吧!快點。」我催促,右手心一片溫熱,估計血已經流下來了,很痛很痛,但是更痛的不是手,好像是心。

    我沒有理由心痛的,就算韓斯信不喜歡我,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我泡他只是為了達到我的目地而已,連告白都是假的。還有什麼好心痛的?

    韓斯信的臉陰沉了下來,他的週身散發著冷冷的空氣,不說話。

    「信?」車蓮蕙小聲的帶著期待地喊他。

    「韓斯信,你快點說啊!你裝白癡啊!」我的血已經開始溢出右手心,我乾脆把手藏在身後。那是恥辱的血,我不想叫他們看到。

    「我只想說一句:你們很無聊!」韓斯信冷冷地說了一句,轉身離開,走向樓梯口。

    車蓮蕙急忙喊他的名字:「信!信!」

    韓斯信不理她,逕直下樓去了。

    「車蓮蕙,你留下,我們好好談談。」我叫住了正準備追韓斯信而去的車蓮蕙。

    車蓮蕙停下來,傲慢地看了我一眼:「我們有什麼好談的嗎?」

    「當然有,你剛才用藏刀片的書砸我,我還沒有向你討回來呢。」我冷笑一聲。

    車蓮蕙聽說,嚇得轉身就跑,我快步上前,對著車蓮蕙的背後一個鴛鴦連環腿,車蓮蕙慘叫一聲,應聲而倒,後腦勺著地,撞得她眼冒金星。

    緊接著,我一腳勾起她,把她拋向半空中,她翻了一個身。我然後又是一記掃膛腿,她再次重重地撞倒在地上,這次是前額著地,一個漂亮的狗啃泥!

    車蓮蕙的慘叫聲不斷,比上次薔薇園毛毛蟲事件更是慘烈十倍!尖叫的聲音差不多快把圖書館的四樓屋頂掀翻了。

    我覺得不過癮,再準備來給她弄兩個全身翻玩玩,被韓斯信趕上來,拉起我的胳膊,厲聲道:「趙小衣,你這是幹什麼?」

    「幹什麼?你看不到?我踢沙包玩呢。」我冷笑一聲回答。

    車蓮蕙一見來了救兵,立即哭訴開來:「信……嗚嗚嗚……趙小衣她打我……信……」

    韓斯信放開我,去扶地上的車蓮蕙。

    我看見地上的車蓮蕙偷偷地衝我得意地笑……

    以為韓斯信來了,我就會怕他嗎?如果說我以前要在韓斯信面前裝淑女,裝可愛的話,那只能代表過去式,現在我恐怕就不會了。

    風小袖只有本性,沒有虛偽。

    我鄙夷地看了她了眼,趁韓斯信不注意,腳下運力,朝車蓮蕙的屁股狠狠地踢過去。

    「啊——」

    如荒漠孤狼一樣的慘叫聲從車蓮蕙的嘴巴裡發出來……

    韓斯信惱怒地瞪著我,「趙小衣,你太過分了!給我住手,再動手,小心我不客氣!」

    「是嗎?請問,怎麼不客氣法?要打架嗎?你以為我真的怕你不成?哈哈哈哈哈哈……」左手放在背後,貼在我的裙裾上,那裡一片濕漉漉的。疼痛一陣一陣襲來,我的臉上卻在笑,大聲地笑。

    笑到淚花都要出來了。

    「你簡直不可理喻!」韓斯信直接抱起地上的車蓮蕙走向樓梯。

    因為慘叫聲引來了一大片的老師和同學,大家就看到韓斯信抱著車蓮蕙下樓梯,然後,剩下孤零零的我站在這裡大笑特笑。

    我讓他們離開?安然地離開?

    我的手痛誰來賠償?

    我的心痛誰來賠償?

    風小袖就算兩敗俱傷,也沒有讓敵人幸福的道理。

    我出拳了,風家拳法十二式「流星劃月」,以「旋風腿」加以輔助。能擋『流星劃月』的人,就不能避免『旋風腿』,能擋『旋風腿』的就不能擋『流星劃月』。這是我的殺手鑭,這兩招都很狠毒,一般人是受不了的,非殘即傷。

    這次的目標是韓斯信,他抱著一個人,我傷了一隻手,兩者扯平,也無所謂公平不公平。

    『旋風腿』可以同時傷兩人,『流星劃月』拳只能傷一個人,韓斯信選擇了中拳,避開了『旋風腿』,我一拳擊中他的後背,他一個踉蹌,撲在書架上,很快,嘴角湧出了血……

    他冷靜地對眾人說:「趙小衣瘋了,請學校保安人員先把她制止住。」

    眾人早已經驚呆了,聽他一說,才反應過來。

    幾個學校保安人員向我衝來,我感覺有眼淚要流下來,但是極力忍住了,韓斯信抱著車蓮蕙頭也不回地下樓去了。

    兩個保安人員一邊一個架住我的胳膊,我轉過身。

    眾人一片恐怖的驚叫聲!

    「啊啊啊——她的衣服上全是血……」

    「啊啊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天啊!人怎麼可能會流這麼多的血?天啊,好恐怖啊!」

    我的裙子後面全部染紅了,濕濕的一片,那樣的妖艷!

    刀片在我的手腕動脈血管處深深地劃了一刀,我拿出左手來的時候,血仍舊在滴滴答答濺在地板上,發出輕輕的「啪,啪」聲。

    原來這就是流血的聲音,很清脆,也很溫柔……

    像唱著一首好聽的催眠曲,可惜我小時候,徐芝荷從來不唱催眠曲給我和姐姐聽現在自己的血唱給了自己聽。

    於是,我想睡覺。

    很想很想……

    我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本站首頁 | 玄幻小說 | 武俠小說 | 都市小說 | 言情小說 | 收藏本頁